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
万维读者网 > 新 大 陆 > 帖子
巴列维的恶梦-历史在中国会重演吗(ZT)--by--静庵居士
送交者: wrong99 2002年01月09日17:29:47 于 [新 大 陆] 发送悄悄话

巴列维的恶梦-历史在中国会重演吗?
---静庵居士

1979年2月,伊朗沸腾了。长期通过铁腕统治伊朗的国王巴列维明显地
失去对局势的控制。长期流亡海外的伊斯兰精神领袖霍梅尼在西方国家
默许下回到了阔别多年的祖国,受到人民热烈的欢迎。伊朗伊斯兰革命
爆发。无数学生市民涌上接头,拥抱“人民的意志”,庆贺巴列维专制
政权的垮台。但是,欢呼仅仅持续了几个星期。霍梅尼组织的伊斯兰革
命卫队在控制了国家以后,立即以铁的手腕开始了对人民的镇压。妇女
被要求严格遵从的中世纪的伊斯兰教规。呼吁在后巴列维时代实现民主
自由的知识分子被无情投入监狱,甚至当众在德黑兰处决。当人们认识
到原来霍梅尼是比巴列维更为凶残的一个志在复古的恶魔时,为时已晚。
伊斯兰革命卫队迅速接替了原来巴列维的秘密警察。不同的是,过去的
骚扰和暗杀,代之以今日的酷刑和公开处决。伊朗陷入恐怖的历史大倒
退。

伊朗最为著名的作家拉什迪这样评论,如果巴列维不把他的反对党全部
投入监狱或者流亡海外,如果伊朗还有一个中立的声音,霍梅尼就不能
统治伊朗。理智将拯救这个国家。巴列维消灭了那些拥有独立见解的知
识分子,却无意间摧毁了国家稳定的屏障。

巴列维当政时期是伊朗高速走向现代化的时期。滚滚石油美元使得伊朗
迅速建立起中东最为强大的经济。美国的保护使得西方影响无处不在。
王朝专制下,人民有一定的经济自由,但是言论权利受到剥夺。巴列维
如同当今中国的独裁者一样,鼓励经济开放,却全面实行政治高压。秘
密警察肩负着消灭一切“不安定因素”的重任。随着社会两极日益分化,
贪污腐败严重,言路堵塞,经济的发展带来的是社会不满日益升高,人
们开始寻求新的精神寄托。当严肃的社会讨论不能顺利进行时,各种变
异的学说开始悄然在地下大行其道。任何挑战王权反对巴列维独裁的人
物成为人民心目中带来变革进步的希望。时事造就了霍梅尼这样的英雄。
霍梅尼对于现代西方社会民主思想根本不感兴趣。霍梅尼向往的是建立
一个中世纪独裁的伊斯兰帝国。但是,当时的普通伊朗百姓,面对社会
腐败,政府专制,传统社会价值体系崩溃,更能理解的是霍梅尼要求恢
复中世纪纯洁的伊斯兰道德的呼吁。伊朗中立的知识分子不能够自由地
向人民解释现代社会理念。很多伊朗的早期自由思想家,由于长期受到
巴列维打压,绝望中改为转向霍梅尼,将推翻巴列维政权而非实现社会
最终民主作为自己首要目标。许多人认为只要推翻巴列维政权,伊朗就
能够变得更好。他们中的很多人开始激烈抨击霍梅尼的批评者为巴列维
政权的鹰犬。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巴列维是推翻了。伊朗几乎在一夜之间被推向倒退
深渊。但是,端倪早已经显示。由于巴列维长期打压。伊朗已经没有一群
中立的知识分子承担社会良心头脑的重任。这造成了悲剧无法制止的
根源。

巴列维的恶梦似乎不仅仅属于伊朗,此后,在阿富汗等其它回教国家历
史一再重演。世纪之交的今天,我们不得不将关注的中心转向中国。中
国会出现巴列维吗?中国会出现自己的霍梅尼,把民族再次推向大倒退
当中去吗?对比今日中国和当年的巴列维王朝,答案恐怕并不让我们感
到轻松。

中国的今天似乎就是20多年前的伊朗。经济高速发展,社会价值体系受到
前所未有的冲击。政治上一党专政的铁拳仍然牢牢控制整个社会。中立的
知识分子团体,他们的声音是那样微弱。腐败贪污盛行。但是,这样的环
境常常为类似霍梅尼式的人物创造肥沃的土壤。当人心思变,人民心智
普遍未开时,普通下岗的中国工人更能够接受的是类似法轮功这样的说教
呢,还是卢索孟德鸠斯甚至孙中山这样人的深刻论断。当连何清廉这样的
作家都无法在中国生存的时候,中国还有多少人在严肃地讨论社会民族的
前途,在向民众传播文明进步的火种呢?也无怪乎许多极度失望的人们这
样迫切看到中共统治的削弱,以致迫不及待地冠法轮功以中国民权运动希
望的称号。情绪的热烈不亚于当年渴望改革的伊斯兰大学学生盛情欢呼霍
梅尼的到来。

文章写到这里,在进一步展开以前。让我们先来作一些简单对比,从世界
和历史角度看看今天中国独特的社会想象-法轮功。

有许多海外学人认为法轮功和平修练,远远比不上伊斯兰革命运动激进。
这有一定道理。但是,不要忘记,霍梅尼当年流亡法国时,并没有在伊朗
展开大规模武装斗争,或者组织大规模示威暴动。经过对比,我们发现
霍梅尼的伊斯兰革命不仅在承受政府镇压方面同法轮功有相同经历,甚至
更富牺牲精神,两个运动在许多做法性格非常相似。

霍梅尼的伊斯兰革命要求恢复中世纪纯洁的伊斯兰道德。法轮功要求道德
上层次。霍梅尼要求人们有公开传播伊斯兰教的自由,当然这种传播的自
由仅限于霍梅尼版的什业派伊斯兰教义。法轮功强烈追求其练功自由,
但是这种自由不包容其它社会成员批判法轮功的自由。霍梅尼得到许多对他
并不了解,却厌倦巴列维的西方人和伊朗人的支持。尤其是流亡海外的伊朗
人的支持。法轮功受到许多对李洪志了解不多,但是强烈反对中共的外国人
和流亡海外迫切希望看到中共政权结束的中国人的支持。霍梅尼强烈抨击
同性恋,混血儿,和西方文明。法轮功强烈谴责同性恋,鄙夷混血儿,宣称
西方科学革命是外星人控制地球的手段。霍梅尼自称找到伊斯兰最伟大真谛,
李洪志自称为宇宙大觉者。霍梅尼自称自己的发现暴露出一切伊斯兰乃至
人类社会的罪恶。法轮功自称大法一出一切不正的都暴露了。霍梅尼从来不
屑于同反对者争辩。最直接的反击在他上台以后就是公开处决。法轮功至今
还没有掌握国家政权或者明显影响国家政权的能力。但是法轮功基本上是
不屑于同不在一个层次的常人辩论的。在还没有上台当政的今天,法
轮功祈祷所有反对它的人都遭到报应,受到地震洪水火灾疾病甚至暴力犯罪
的惩罚。法轮功在其明慧网的宣传中无数次引述这样的报应案例,尽管这种
案例对于心智成熟的人仅仅是可笑的一厢情愿的杜撰而已。

有人问,伊斯兰政教合一,法轮功并没有明确表示要夺取政权。法轮功和
霍梅尼会最终走得这样类似吗?

让我们先来比较一下人类历史上出现的几种排他型意识形态的行为特征。

任何一种排它性的信仰系统,必然拥有左右某种世俗权力的欲望。因为只有
掌握世俗权力,或者能够左右这种权力,才能够彻底保证排它性实现。

法轮功是一个极为排它的信仰体系。同其它一切排他性信仰体系一样,它
宣扬一种不能包容其它意识形态体系的“善”。这种善是这些专制思维合法
性的柱石,也是他们压迫其它意识形态的依据。 比如,共产主义宣传善。
宣传平等,人民大众的权益等等。但是一旦共产主义认为对方不属于其相同
信仰体系,那么,其反应就是彻底排斥,或者在掌握政权后无情镇压。又比
方纳粹主义,宣扬对于高等的雅利安种族绝对的善,伸张雅利安权利。强调
在雅利安社会建立绝对道德秩序(第三帝国早期德国刑事犯罪率极低)。但是,
对于非属这个体系的任何信仰,它都强烈排斥,或者在掌权以后镇压。霍梅
尼的极端伊斯兰教派也是同样情况。

法轮功教义本身宣扬的也是这种类似的狭隘的善。这种善有前提。那就是你
必须属于李洪志的信徒团体,才能够享受。李洪志本人志在度人。但是只是
他认同的一部分。其它人不仅不属于这个善涉及范畴,而且要受到诅咒。批
评者要受到围攻。

法轮功虽然不属于政治党派。但是它是中共一手扶植的。因此对于世俗权力
法轮功历来是极为渴望的。它曾经要求中共以铁拳粉碎其批评者。这就是许
多讲真相活动的根本目的。来到西方以后,法轮功从来不同批评者严肃论证,
而是直接宣称对方为中共特务,直接要求西方国家法律机器制止其批评者
言论。这同霍梅尼在法国宣称其批评者为巴列维走狗,发誓要让他们有一天
为自己抨击霍梅尼言行付出惨痛代价的行为,是否有某种相似呢?

让我们来假设中国今天开放了,民主了。法轮功成为“正教”了。是否从此
法轮功和政权相安无事呢?恐怕未必。法轮功的教义在一个现代社会,很难
不受到批评。法轮功本身也会通过其宣传体系进行反击。但是,法轮功擅长
的和热衷的是组织,而非现代社会中思想的论战。法轮功本身同现代思想
是格格不入的。法轮功在言论高度自由 的西方社会从来对严肃的辩论兴趣
缺缺。而更喜欢用叫喊,诅咒和喋喋不休重复自己教义来解决争端。法轮功
极为热衷于把所有批评它的人贴上中共特务标签,随后向西方政府告发。对
于法轮功,通过民主社会的游行示威,对政府施加压力,甚至鼓励教徒自焚
来达到动用政府力量打击反对派的目的,恐怕更为直接,更符合其口味。

当然,这种压力在一个完全成熟的现代社会必然会遭到对手反击。由于法
轮功教义本身不能受到主流知识分子团体认同,其危害和影响有限。这就
是为什么笔者一直认为,开放社会言论,开放宗教自由,法轮功不能够
成大气候的原因。同样,正如当年拉什迪所说,一个有中立第三方意见
公开发表的开放社会,霍梅尼是不能夺权的。

在一个完全开放的社会,李洪志根本不具备成为霍梅尼的条件,当然就是
在今天,法轮功的组织管理能力,和它的政治能量相差霍梅尼和他的追随
者远了。

法轮功很象霍梅尼的伊斯兰革命运动,李洪志或许很想成为霍梅尼式的人
物或者某种掌握巨大社会影响力的精神领袖。但是,条件尚不成熟,
李洪志也还没有具备霍梅尼的才干和能量。然而,他们的倾向,最终理想
和对于社会潜在的推动方向有异曲同工之妙。可以这么说,霍梅尼是一个
更加老辣,更有明确政治目标,丰富社会经验,更有广泛社会基础,也更
为幸运的李洪志。


祸兮福所倚。对于渴望中国富强安定的中国人来说,法轮功的出现恐怕未必
马上引来中国的霍梅尼,和中国的复古运动。但是,危机是显而易见的。中
国应当担忧的是在中共急速转型过程中会不会出现一个甚至千百个比李洪志
更象霍梅尼的张洪志,马洪志。中共当局如果不早日开放政治体制改革,
继续权力垄断,延误民智开启,埋葬中共的将不是民主革命领袖,而更
可能是类似霍梅尼的社会倒退势力。如此,不仅中共将如同巴列维那样自食
恶果,中共将为类似霍梅尼和日后塔利班这样的政权上台,促使民族倒退
背上历史千载骂名。事实上,中共取代国民党不已经是类似霍梅尼取代
巴列维的预演么?中共在逐步摆脱毛泽东时代阴影时,如不顺应潮流,抗拒
变革,那么很有可能再次让倒退取代进步的悲剧在中国重演。

克雷洛夫有个寓言。说一群青蛙去向上帝要求派个统治者。上帝派来朽木,
青蛙不满,认为太无能。上帝派来乌龟,青蛙们抱怨太愚蠢。上帝最后派来
一只贪婪的仙鹤,见青蛙就吃。青蛙们求助上帝,上帝说:我已经派来一个
能干而聪明的了?不要在打搅我了。

作为在海外的中国知识分子,或者国内的一些学人,是否能从这个寓言中学到
什么,是否能从伊斯兰大学学生们的狂热中得到一些历史的启示呢?我们呼唤
言论自由,社会开放。我们也必须清醒意识到中国走向现代化历程的艰难。言
论自由信仰自由是一个国家民族神圣的权利。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更为崇高
的目的是让知识分子有机会传播文明进步,开启人民智慧的心灵,帮助人民
选择正确的方向。急于求成,所托非人,其危害和结果一点不亚于维护专制,
推动倒退。

共产主义在中国的消亡是历史的必然。共产党或者通过自我更新新改造,
或者通过和平革命,必然要以这种或者那种形式退出历史舞台。传统的共
产党事实上在中国已经彻底退出政治权力的核心。无论中共怎么走,中国必然
要走向民主光明。中国知识分子已经在国共的选择中同历史误会了一次,在
“争民主,反内战”的大旗下匆忙选择了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将近三十年。让
我们这次,多一点深思熟虑,多一份耐心和成熟。作为独立头脑,而不是政治
工具,帮助历尽苦难的中华民族和平顺利走向一个光明的后共产主义民主时代。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