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
万维读者网 > 新 大 陆 > 帖子
道夫:出国路(4)
送交者: 道夫 2010年01月09日17:16:32 于 [新 大 陆] 发送悄悄话

初来乍到,一切即新奇又陌生。但是,语言不流畅阻碍了想去了解和渴望表达的急迫心愿;孤身一人没朋没友是当时最大的困苦。出国前,自以为英语水平能应付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交个朋友应该不成问题。其实不然。是否能灵活自如地使用一门外语,除了要学懂语法、熟记单词,更重要的是要了解语言的文化背景和习惯用法。刚来的时候,听人讲话总是胆战心惊,生怕漏掉一个字;自己要说的时候,先是想中文再心译成英文,然后结结巴巴讲出来,免不了仓惶出错。没有人有耐心去解读或猜测聊天对象的真实话意。短暂问候、交流还可以,多说上三四句,别人就失去了兴趣。这就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谈得来、交流得开心舒畅,才能成为朋友;没有说话对象,就更谈不上改进和提高语言水平。

处在一个英语的环境,要学会、提高英语水平,还是要靠自己积极主动地利用现成的有利条件,下功夫、去努力。那时南非晚间新闻是用英语或南非荷兰语隔天播报,我规定必须收看每两天一次的半小时英语新闻,一人在宿舍里没事就把收音机耳机带上,收听电台英文广播,不管听懂听不懂,都要坚持。有时带着耳机就睡着了,第二天眼没睁开,就听到有人在说话,赶紧起身看个究竟,才发现是收音机没关。Grahamstown文化气息很浓,拥有五十几座不同风格、教派的教堂,每当周日,我就一大早到教堂去会友、喝茶练英语,一周换一个教堂。我发现走进教堂,人人都变成人面善心,可亲可爱,特有耐心。走出了教堂,迎面走过也恍如陌生。我在办公室阅读文献,一般要做到不仅用眼睛看,还要张口读出声来。我的办公室就在厕所旁边,系里的教授、讲师在茅房里都聆听过我的读书声,开始由于听不懂,所以他们就更认真、专心地听,想知道这个Chinese在说什么?与谁说话?渐渐地听得懂了,才知道全是空洞无味的推论、结语。就这样日积月累,滴水成河,英语水平才慢慢地有了提高。

大学毕业后,因较长时间从事工业应用研究工作,接触的人和事都是直接、现实的。一下子回到安静地大学环境,心境很难平静下来,对学术问题的专研深入不下。拿起文献细读不到十分钟,心绪就开始飞扬起来。好在Grahamstown是一个学术小镇,没有其它诱惑和选择,散漫的心也就渐渐恢复了平静。头六个月,我坚持按照在国内读大学时的生活、学习规律,每天宿舍、食堂、系办公室三点一线,白天按要求完成助教和实验课外,就呆在图书室看文献做笔录,晚上除了看新闻,就回到办公室,整理文献摘要,写文献综述。天天如此,周日节假日也不例外。系主任由于与老婆关系不好,节假日也经常一个人呆在系办公室,几个月下来,看到我这个中国人持续坚持刻苦用功的精神,他很欣慰,并给我创造和提供了许多优惠的学习、生活条件。

当时南非有为数不多的华侨,新侨主要以台湾人为主。系主任见我孤独一人,就主动与伊丽莎白港华人协会联系,请华人协会能有机会邀请我参与他们的活动,让我能在陌生环境里找到相同的语言、文化和传统。那年我有幸被邀请参加双十国庆庆典,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唱中华民国国歌,注目青天白日满的红国旗冉冉升起,完全不同于以往的经历和感受。人间沧桑,风回轮转,同为炎黄后代,为何各竖旗帜?在三天时间里,四、五家老华侨轮流接来送去、安排住食,让我感动至深。

本地老华侨大都是从广东梅县移居南非的第三代华人,他们一般不会讲中文,非常纯朴、真诚、好客。在种族隔离时期,华人生活在黑与白的夹缝之中,政治上是被遗忘和忽视地族群,华人大都拥有自己的生意,而生意对象是广大的黑人和有色人群体,市场巨大,几乎没有竞争,一个小生意就可赚到金银满盆。经过几代人的辛勤耕耘,华人的经济地位都在中等水平以上,个别经营有方的华人在当地还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富豪。他们生活悠闲富有,开名贵好车,住豪宅别墅,家里有佣人做饭、洗衣、带小孩、打扫卫生。按照种族隔离的政策法律,华人被划入有色人种(Coloreds),应居住在有色人区。但按种族定义Coloreds是指混血人种,当时中国人就抗争、不满被划归Coloreds,因为中国人是纯种华人,没有与其它种族混血,为什么把我们划入混血的Coloreds?但华人人数太少,在很多城市华人都被默许居住在白人区,由于伊丽莎白港的华人人数较多,政府专门划出一块区域,规定为华人居住区,街道都用中国的地名来命名,像:北京路、桂林路。并建有专门的华人学校。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日本经济崛起,台湾与南非建立外加关系,南非又急需外来投资,政府正式修改种族法令,给予日本人和中国人“荣誉白人(Whites Status)”的身份,政府还出台了鼓励投资的优惠政策。一段时间,台湾人大量移民南非。刚来南非时结交的中国朋友都是台湾人。这帮台湾人是带着大把钞票来到南非的,出手不是名车,就是豪宅,经常是大庭广众之下,黏着口水数钞票,着实让当地人开眼界,见识了中国富豪的阔气。出国时,我心里明白口袋没钱是穷人,但当时在南非人眼里中国人都是有钱人!自然让我也充当了几天假富豪!

一天我刚吃完晚饭,回到宿舍,有人敲门说外面有人找,我心存疑惑来到楼下,只见一位个子矮小的华人妇女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她自我介绍名叫Eva,她是听人说起我,就热情、自主地来邀请我到她家做客。周末来到Eva家,她家位于白人与有色人区交界处,占地两千平米,临街是一个两百平米的店面,从酱油、盐、食品到电器衣物、鞋帽等等,都有出售,后面是住家大豪宅,院内养了两条凶猛的狼狗。Eva出生在比勒托维亚,受过高等教育,是注册医务护士,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南非华人人数太少,既难与白人交往,也不愿降格与黑人、有色人通婚。华人的生活、社交、婚姻都局限于本民族, Eva是经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下嫁来到Grahamstown。丈夫叫Hemphrey,一个高中肄业生,家中老二。结婚成家后,父母就把一部分生意、物业过户给了他。Hemphrey的哥哥就是镇上中餐馆的老板GaryGary的太太叫Elizabreth,在大学音乐系当秘书。她出生于约翰内斯堡的华人世家,从小受到良好教育,大学毕业后,经由媒婆牵线搭桥,与小学毕业的Gary结婚组成家庭。从小在大城市长大的女孩子,要与一个平淡、肤浅的丈夫生活在宁静的小镇上,其勇气和坚韧让人敬佩!自认识Eva后,每到周末,她都要打电话来,热情邀请我跟他们到海边别墅渡周末。他们在附近海滨小镇Port Alfred拥有一间临海大别墅,有十来间卧室,每到周末,附近的亲戚、朋友被邀来渡假,星期五下午Eva就带着小孩、拥人先到别墅安排食宿,周六大家陆续到来,Hemphrey驾着自家的快艇,带大家滑水钓鱼,傍晚回来,水面上快艇穿梭,喝着啤酒,吃着美味鲜嫩地海鲜烧烤,恍入世外桃源!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8: 双重间谍
2008: 华盛顿与洪秀全(转帖)
2007: 天堂里的一只鸟——乔的故事(附照片)
2007: 在海外,华人受到欺诈应如何应付
2006: 住在美国哪些州可以少交税?
2006: 人生是一次旅行
2005: 写给逝去的灵魂 (三)
2005: 饿死在鸡鸭鱼肉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