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曹雪葵雨花小精灵杭州阿立
万维读者网 > 诗词歌赋 > 帖子
2018 回国杂感(3)- 临潼
送交者: 琴韵 2018年12月04日19:13:14 于 [诗词歌赋] 发送悄悄话
临潼骊山墓园座落在山清水秀,绿树环抱的骊山脚下。 南依骊山,横向如枕,北有渭水环绕,碧水似练,蜿蜒向东。骊山自古被认为是得天独厚的风水宝地。离西安市 20 余公里。 骊山的背后,就是家父的祖籍蓝田县。 家父去世后,我们就把亲爱的父亲安葬于此。也是为了离我三妹近,这样上坟祭奠起来方便些。

11 月 21 日这天是家父的 84 岁冥寿(阴历)。家父离开我们已经快三年了。为了不刺激母亲,我们谁也不说这天是父亲的生日。只是告诉母亲,因为我回来了,要去给父亲上个坟。 这天,我带上父亲生前喜欢吃的点心,水果,酒,一人从西安乘公交车,到临潼后和三妹会合,一同去父亲的墓地祭奠。

通往墓园的道路两旁都是公园。春天这里有一片片黄色的,紫色的,白色的槐花。墓园里也种满了樱花和桂花。不过现在冬天,没有什么花开。我和妹妹给父亲扫了墓,汇报了家里的情况,像父亲生前那样,给他祝寿,敬酒。。。祈求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保佑他的子孙后代们吉祥安康。


沿途公园里的景色:老秦的统一度量衡

从墓园出来,天还早, 妹妹说请我去工人疗养院泡温泉。 临潼的温泉水,因杨贵妃而著名。 好几个解放军疗养院,工人疗养院都在此。以前都是高干,劳模们才能到此疗养。 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老百姓也都能随便来此享受杨贵妃的温泉。我这是第一次享受被人伺候的资产阶级腐朽生活。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温泉的花样繁多,服务周到,真的令我这个澳洲土老帽大开眼界!


这是门口, 背后就是骊山


大厅, 每位消费也就是 175 元人民币


Check in 后,每人手上戴一个有二维码的牌牌,这个牌牌可以在里面使用换衣箱,进出各个门,都是扫码。


换衣间提供各种梳洗设备


我和妹妹先去温泉游泳池,游了几圈儿。

(这个是网图)


然后去旁边的一个硬板热床上躺了一阵子,这个东西好像叫“石板浴”。就是一排硬石板,底下似乎有加热设备,躺上后背后整个是热乎乎的。我顿时想起了 BBQ,东北的火炕大概也如此。  肯定对治疗颈椎,腰椎病有好处。 (这个没照片)


下面我们就进入到真正的泡温泉的重地了。这些名目繁多的温泉都在室外的一个院子里。一个一个池子藏在树荫和花坛之间。池子边上标有“池名” - 如牛奶浴,玫瑰花浴,人参浴,灵芝浴,小鱼浴,等等。池边标有水温。院子中间有一个大亭子,里面有干净浴巾。服务小姐把热乎乎的姜茶一杯杯地送到池边供人们享用。男人女人们在这里也都是赤身裸体(游泳衣)相对,看起来很不雅观的样子 (不敢拍照)。 这些“药浴”,据说能治很多病。





小鱼浴,不知道这个有啥讲究,任凭小鱼们做按摩?


我和妹妹泡了三个池 - 牛奶浴, 灵芝浴,还有一个啥花浴,忘了。


从温泉浴出来,果然心清气爽,精神焕发。和妹妹去街边一个饭馆吃了一大碗拉条子。



下午我就返回西安了。


西安到兵马俑的地铁正在建设中,临潼房价猛涨。


0%(0)
0%(0)
  欣赏。不过临潼石榴很好吃,怎么没拍照片呀?  /无内容 - 憨夫 12/05/18 (29)
    不奇怪,俺 100% 西安人也才是第一次去这里。 问豌博好。  /无内容 - 琴韵 12/05/18 (22)
    阿立兄阿立嫂帅哥美女,请多多上图。问好!  /无内容 - 琴韵 12/05/18 (23)
  临潼好地方啊,太多故事了  /无内容 - 西岭 12/04/18 (46)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最劲爆,最给力美国专利产品<骨精华>消除关节痛、骨质疏松<心血通>预防心肌梗塞
免开通费,30天免费试用中文电视万花筒, 无捆绑服务,月费5.99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2017秋回国记(6)- 绍兴鲁迅故居,沈园
2017: 《七绝.邻里欢聚海吃海醉》
2016: 跟着东篱兄,怀念俺家的爱犬(照片有些
2016: 骑驴欢迎葵花老师归来!兼和众诗友
2015: 交豌博作业 【忆江南】牧羊女
2015: 题图:牧羊女
2014: 三十六韵五排律:文革的童年
2014: 【作业】 【五言排律】 普陀山忆旧游(
2013: 【摸鱼儿】大漠胡杨(和绿岛兄大作)
2013: 与诗坛的朋友谈谈诗(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