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曹雪葵雨花小精灵杭州阿立
万维读者网 > 诗词歌赋 > 帖子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一百五十四章
送交者: 北美江湖 2019年11月12日00:20:49 于 [诗词歌赋] 发送悄悄话

关于俄罗斯轮盘赌的记载最早可以追溯到1840年,在俄罗斯作家和诗人米哈伊尔莱蒙托夫创作的小说《当代英雄》里,对这种以命相搏的游戏做过详细的描述。也许这只是作家丰富想象力的结果,但是从那以后,这个游戏却在俄罗斯边远地区驻军的军官里流行开来。那些长期驻守在荒芜之地的汉子们为了打发枯燥乏味的长夜,在酒精的作用下,用只装有一发子弹的左轮手枪轮流对准自己的脑袋开枪,以此寻求刺激并作为一场赌局,中枪或者因为胆怯而中途退出者就成为输家。

老赵曾经在温哥华的一场地下赌局里见识过俄罗斯轮盘赌。参加赌局的两人中第一个冲自己脑袋开枪的家伙很不幸地摊上了那唯一的一发子弹,老赵就站在那人身后不远处,时隔多年,他依然记得当时脑浆和鲜血四处迸溅的情景。现在刘风居然也要玩这种愚蠢的游戏,这令老赵颇为不解。穆萨已经是放在砧板上的一块烂肉,随便他怎样切割,何苦要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

老赵冲刘风喊道:“刘风,别耍啦!麻溜地一枪崩了这狗日的。”

刘风不错眼地盯着穆萨,说道:“不成!这孙子太嚣张,今儿个哥们儿非灭了丫的气焰不可!”

老赵说道:“人不能和畜生一般见识,你朋友还躺在那儿呢!”

这时,丹尼拎着霰弹枪走到刘风身旁,说道:“哥,那妞儿没气儿了……”

刘风转头看了老赵一眼,说道:“听见了吧?”

老赵陈卫东使了个眼色。

陈卫东跑到谢灵燕身旁,蹲下身摸了摸她的颈动脉,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谢灵燕的伤口,回到老赵身旁,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是大口径狙击步枪打的。”

老赵马上变了脸色,他深吸一口烟,仰头吐出一股烟柱,就势转动着眼珠,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围的高楼。

一直捂着肩头伤口的穆萨终于按捺不住,不耐烦地对刘风说道:“(英)你们究竟想要怎么样?别像个女人一样磨磨蹭蹭的!”

丹尼猛地拉动霰弹枪套筒,一发弹壳弹出来,在空中划了道弧线砸到穆萨身上。他推动套筒,把下一发子弹上膛,举枪对准穆萨,穆萨情不自禁地倒退了一步。

刘风按住霰弹枪,对穆萨说道:“(英)我给你一个机会。这把左轮枪里只有一发子弹,让你的真主来决定这发子弹属于谁!”

刘风突然举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用力扣动扳机。左轮手枪发出一声沉闷的金属碰撞声,击锤落空,刘风安然无恙。

丹尼发出一声惊呼道:“你疯啦!”

刘风倒转枪身,把枪把递给穆萨,说道:“(英)你如果还是个男人,就像我刚才那样做。”

穆萨目瞪口呆地看着刘风,又看了看他手里的枪,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捂住伤口的手开始轻微地颤抖起来。

刘风轻蔑地笑了笑,说道:“(英)害怕了?”

穆萨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他恶狠狠地瞪着刘风,过了片刻,突然发出一声嘶吼,抢过刘风手里的枪,举枪对准刘风扣动了一下扳机,枪依旧没有打响。未等穆萨再次扣动扳机,早已等候多时的陈卫东飞起一脚踹到他肋下。穆萨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陈卫东跟上一步,使出一招擒拿手,夺下了穆萨手里的枪,顺势一脚踩到他的脖颈上,把他牢牢地控制在地面上。

刘风冷笑着冲穆萨伸出右手小拇指摇了摇,转头对陆红旗说道:“都拍下来了吗?”

陆红旗笑着点头,冲刘风做了个OK的手势,把手机还给了他。

刘风把手机递给丹尼,说道:“帮我把视频发到网上去,我要让地球人都看到丫的怂样!”

丹尼嘿嘿笑着接过了手机。

陈卫东把左轮手枪扔给刘风,对老赵说道:“连长,咋个收拾这龟儿子?”

老赵斜咩了一眼穆萨,说道:“架起来!”

陆红旗和陈卫东两人分别扭住穆萨的两只胳膊,把他架在半空。穆萨一边徒劳地挣扎着,一边用阿拉伯语咒骂着。

老赵走到穆萨面前,用手指点着他的鼻子说道:“你个狗日的要是死扛到底,我还敬你是条汉子,给你个痛快。就你那熊样儿,孬种一个!你他娘的连十几岁的小女孩儿都不放过,这次老子非骟了你不可!”

说完,老赵从腰间拔出一柄81式军刺,一把扯下穆萨的裤子,掏出他的阳具一刀割了下来。穆萨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老赵迅速把手里的肉团塞进穆萨嘴里,顺势用军刺从他的下巴处扎了进去。穆萨浑身剧烈地颤抖着,用力蹬了两下腿后气绝身亡。

陈卫东和陆红旗把穆萨的尸体扔到地上,从尸体下身涌出的鲜血很快便染红了一大片雪地。陈卫东鄙夷地冲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俯身去拔军刺。

老赵说道:“把刺刀留下!”

陈卫东抬头,疑惑地看着老赵,说道:“连长,这刺刀跟了你几十年索……”

老赵说道:“老子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活儿是中国人做的,惹谁也别他娘的惹中国人!”

刘风哼了一声,说道:“您代表不了中国人,很多中国人也不想被您代表。”

老赵瞪了刘风一眼,说道:“你少他娘阴阳怪气的!”

刘风不再说话,他看了一眼穆萨的尸体,胃里一阵翻滚,连忙扭头掏出一根烟卷点上,连吸几口后才压住那一阵恶心。刘风已经见过不少死人,也曾经处理过猎获的鹿和熊,鲜血和被切割的肉块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即使是有血海深仇,他最多会像打死一条疯狗那样毫不留情地出手杀人,但是把活人身上的一个重要器官硬生生割下来,却是他从未亲身体验过的残忍和血腥,刘风自认为自己做不出这种事来。从这一刻起,刘风才真正明白,人性之恶是没有底线的,铁石心肠并非传说。当一个人经历过足够多的生死,也许他就不再把生死当作了不得的大事,而一个不再畏惧死亡的人才是一个真正的强者。可是这强者和恶人之间的区别又是什么呢?

老赵的说话声打断了刘风的思路,他指着谢灵燕的尸体对刘风说道:“你朋友是被狙击手打死的。”

刘风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四处张望起来。

老赵说道:“不用找啦!狙击手还能让你找着?”

陆红旗说道:“这就奇怪了,这狙击手怎么只开了一枪就熄火了?”

老赵微微点头说道:“没错!刚才咱们几个都在他的射界里面,他为啥不打呢?”

丹尼一边摆弄着刘风的手机一边说道:“这有啥好想的,人家的目标不是咱们呗。”

刘风思索着说道:“燕子会和什么人有这么深的仇恨?”

老赵说道:“现在不是分析这些事儿的时候。从这小姑娘中弹时的站位来看,狙击手应该在那个方位……”

说着,老赵抬手指着广场北侧的一幢高楼。

陆红旗的脸色一变,说道:“我刚才就在那里设的观察哨……”

陈卫东伸手从怀里拔出了54式手枪。

老赵说道:“紧张啥?人已经撤了,他要是想要咱们的命,你们几个早躺地上挺尸了。”

陆红旗若有所思地说道:“我上楼的时候,在电梯里碰到一个洋妞儿,她手里拎着个大提琴的盒子。我当时还觉得奇怪……”

老赵追问道:“看清她长啥样儿了吗?”

陆红旗说道:“看清楚了也没什么用,她脸上画的妆像鬼一样,根本看不出人本来的面目。不过,我记得她的左耳戴着三个钻石耳钉,右手中指上戴着一个银戒指,那戒指的样子很特殊,就是一个普通的指环形状,但是指环上全都是小刺。还有,那妞儿的后脖颈上有一道一寸来长的疤……”

陈卫东一拳捅到陆红旗肩头,笑着说道:“日你妈!观察得这么仔细!是不是想泡那个女娃?”

陆红旗也笑着回敬了陈卫东一拳,说道:“这是老子当侦察兵练出来的职业习惯!”

刘风扔掉手里的烟头,环顾着广场四周的街道,说道:“这么久了,条子怎么还没来?刚才那一顿噼里啪啦的响枪,不可能没人报警吧?”

正在摆弄刘风手机的丹尼说道:“不会有条子来啦!”

说着,丹尼向众人举起手机,手机屏幕上正在播放着视频。先是一段以警局大院为背景的画面,一排被反绑双手的警员低头跪在大院中央,两名手持AK47突击步枪的中东人站在他们身后。随即画面切换到一所学校的操场,一群不同年龄的孩子挤成一团,脸上流露出惊恐的表情,几个年纪较小的女孩正在嚎啕大哭,三名背着AK47突击步枪的中东人拎着砍刀站在孩子周围。

在最后出现的画面里,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男子得意洋洋地说道:“(英)卡尔加里已经成为伊斯兰国在加拿大的第一座城市,而我就是你们的新市长,穆罕默德奥鲁多!”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美西自驾大圆环:顺路游红石峡谷
2018: 《七绝.最忆是杭州》举隅法7
2017: 交作业:竹枝词两首题图
2017: 【竹枝词】秋雨细细抽心丝,另征下联见
2016: 《伤寒论》中的“三十六计”之二:围魏
2016: 感恩节前的黄连木
2015: 小土豆:游人只合江南老
2015: 从美丽湖区到苏格兰高地(5) 爱丁堡续
2014: 【诗钟.分咏格】接龙开始!详内。下面俺
2014: D.QU: 试析杜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