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善良的民众能听到呼救的声音,并抵制这种罪恶。



反对活摘器官的声援者常在街头上演行动剧,引起外界关注。

 

【人 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安柳平报导)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动国家机器全面镇压佛法修炼者,从此之后这一天就成为一个敏感日。今年7月20日掌管文 宣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在新华网赤裸裸刊登活摘器官的信息,7月25日习近平发出一审判处原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无期徒刑,郭伯雄的内部罪行是在军队里 建立巨大的活人供体仓库,里面的供体都是随时被带出去活摘器官的佛法修炼者。

7月26日新华社报导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报导说,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26日召开会议,决定今年10月在北京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

江系从政治局常委到执刀活摘器官的医生都疯狂了,这说明他们的主子江泽民死到临头。

影视明星傅彪大家都知道,下面我们举这个例子来说明问题。

◎傅彪两次换肝

傅彪第一次换肝是2004年8月25日。据三零九医院肝胆外科萧主任透露︰傅在晚饭后突然感觉右上腹疼痛,次日到他们医院看病。8月27日经CT扫瞄确诊为肝右叶巨大肝癌。随后转到武警总医院,9月2日接受了肝移植手术。

从上面的病历看,傅彪被确诊为肝癌到换肝手术没超出一周。而决定换肝,做肝脏配型准备的时间距手术时间就更短了。

2005年8月,北京一位对傅彪病情比较了解的医生接受了晨报记者的采访。他告诉记者,其实傅彪第一次进行肝脏移植手术的时候已经到了晚期︰「当时他的诊断是肝门静脉右支有癌栓,癌症已侵入到肝脏血管,做肝移植已经比较晚了。」

傅彪在北京武警总医院开完刀后恢复得比较好,直到术后半年复查时才发现AFP(甲胎蛋白)升高了,这说明体内肿瘤有复发或者是转移的迹象。之后不 久,发现肿瘤在肝内复发,于是傅彪在2005年年初在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做了第二次肝移植。其实,第二次肝移植的做法并不恰当,但傅彪的求生欲非常强 烈,他坚持要求做。

第二次手术之后,医院很快就发现癌细胞再次转移,这次主要转移到了肺部,这也是最后导致傅彪死亡的主要原因———癌细胞使肺功能衰竭最终导致死 亡。这位医生告诉记者,对于肺部衰竭的症状,医院曾建议傅彪进行气管插管来帮助呼吸并减轻痛苦,但他一直不同意,直到几天前陷入昏迷之后,家属才替他做了 插管的决定,但最终傅彪还是走了。

这位专家同时指出,傅彪罹患的这种肝癌病症「肺转移」是一种比较常见状况,「以他第一次进行肝脏移植之前的病情,一般病人的存活时间只有3个月,而他在两次肝移植之后比他们多活了15个月,已经是比较长的时间了。」

大家想一想,如果傅彪这样的病人不进行肝移植只能存活3个月,两次肝移植一年里,傅彪饱受了肝癌的折磨和手术、化疗、放疗的痛苦,并被掏空了上百万的家底后,最后还是撒手人寰。

屠杀两位身体健康的佛法修炼者只为傅彪赢得15个月的生存机会,这对于他这个生命是不负责任的。人不只一生,人是有轮回转世的,傅彪欠了两条修佛者的命,他的下一生将如何度过?!

2005年4月,傅彪被查出肝癌复发,4月28日在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再次做了肝移植手术,从病发到做移植手术,时间也非常短。

这2次移植手术等待供体的时间,正如官方网站宣传的那样︰一般一周之内就能找到活的供体。实际上更快,「随要随到」。傅彪的2次换肝情况,正是中国怪异的「器官等人」的反配形状态。

两次换肝手术,第一次在武警总医院,第二次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而这两家是提供活体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大户,仅次于北京解放军307医院,名列全国前3名。

被称为「魔鬼医院」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是目前亚洲最大规模的器官移植中心。2005年12月30日,主任沈中阳接受《凤凰周刊》专访时称︰「今年所做的肝移植手术已达650例。」傅彪的2次肝移植就在其中。

一位曾经给傅彪看过病的纪小龙医生说︰他找到我的时候,已经没办法控制了。他的肝脏切下来我也看到了,太晚了,不可能再活下去。那时别人还骂我说 ︰人家手术以后不是好好的嘛!你怎么说人家活不长?我可以肯定他活不长。他的癌细胞像散芝麻一样,在肝脏里铺天盖地到处都是,怎么能活得长?有人说换肝就 可以了。

纪小龙说︰癌细胞很聪明,肝癌细胞最适合生长的环境是肝脏,肝脏里面长满了,它就跑别的地方去了,等你换了一个好肝,四面八方的肝癌细胞都回来了!没有用的!中晚期的时候,你去治疗癌细胞,想把癌细胞杀死,这个思路是错的。癌细胞是杀不死的!你不要指望通过医学的办法,来解决你的癌症问题。那么要用什么办法呢?我打个比方︰任何癌症,就像一个种子,你的身体就是一片土壤。这个种子冒芽不冒芽,长大不长大,完全取决于土壤,而不是取决于种子。种子再好,土壤不适合,它决不会长出来。怎么改善这个土壤?这是现在研究的课题。

北京武警总医院的「武警部队肝移植研究所」,是沈中阳在武警总医院成立的,并自任所长。与武警部队的密切联系,是沈中阳所负责的几个移植单位获利于新的器官来源的重要因素。

据「追查国际」通告,沈中阳所在医院的医生在电话问询中都承认,为病人移植的器官来源于活着的法轮功修炼者。

据悉,傅彪第一次移植失败后,家属因为听说给傅彪移植的器官来自于法轮功修炼者,就追问主刀医生沈中阳关于器官的来源问题。沈像被捅了马蜂窝似地炸了,生硬答道:第一、一切都符合法律手续。第二、这不是你们应该过问的。

沈中阳的回答从侧面证实了傅彪移植的是佛法修炼者的器官。

沈中阳除了有「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等头衔外,在肝脏移植方面,个人业绩在同行业里「拔头份」。2001年完 成肝脏移植109例,肾脏移植80例,连年创手术总例全国第一。至2005年3月,沈中阳完成第1,600例肝脏移植手术,居世界前列。

◎器官移植以1999年是分界岭

1999年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之后,数千万的法轮功修炼者因为去北京和平上访或者讲真相被非法抓捕,数百万人至今失踪。与此同步出现的是,中国器官移植数量爆炸性增长,大量器官移植中心和配型中心迅速建立,同时伴随大量医学界的反常现象出现。

据2010年3月中共官方媒体《南方周末》发表的《器官捐献迷宫:但见器官,不见人》报导:「2000年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分水岭」。「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3倍。」6年时间翻了30倍!

国内「供体等受体」的反常现象,都是在99年镇压佛法修炼者之后才出现的,之前还不是。八十年代2个等待换肾的「尿毒症」病人,一个等了十年没结果就去世了。另一个等了几年,在99年之后换上肾脏的。

沈中阳主持的多家医院的移植专科生意兴隆,其关键在于各家保障有供体的来源。沈一人做了1,600例肝脏移植,那多家医院,众多医生所做的移植手 术的供体会是多少?都从哪里来的?这在各医院内部并不是秘密。一个肝脏至少可以卖70万,巨额的经济利益让越来越多的医院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肝移植在1999年以前,20多年的肝移植累积总数仅100多例,1999年以后呈指数增长,仅2006年的年移植量就达5,680例。

2007年,天津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派人来德国购买手术室设备,他们不惜重金购买了多套外科手术室设备,来人说,肝移植中心要从原来的7个手术室 扩建到20个。这表明,像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这样有武警提供器官来源的移植大户,不但没「歇业」,反而在大干快上。现在肝移植的数量,远不止是2005年公 布出的数字了。

◎四线城市一日完成十例肾移植手术

近日,湖北十堰广播电视台、《十堰晚报》相继报导十堰市辖区内的东风公司总医院器官移植中心,曾于2000年一日完成10例肾移植手术。由于十堰市是大陆四线城市,其属下医院一天内可完成如此数量的移植手术,引发外界质疑。

2016年7月14日,湖北《十堰晚报》以一篇名为「器官移植、十堰名片」的文章,文章大篇幅报导东风公司总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发展轨迹,同时强调东风总医院曾于2000年一天内完成10例肾移植、3例角膜移植、1例甲状旁腺移植的事实。

湖北十堰广播电视台也跟进宣称,这显示出东风总医院的「整体实力」,标志着器官移植成为东风总医院的一种「常规手术」。

◎器官移植中心爆增供体来源充足

根据中国公开报导及中华医学会的器官移植数据显示,1999年的前6年,器官移植数量为18,500例;1999年以后的6年,器官移植数量暴增至60,000例;而2005年则高达2万例。

维基百科数据显示,中国的器官移植中心以「世界前所未见」速度增长,自1999年的150家增至2007年的逾600家。

解放军第二医院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上海长征医院)曾在网上称,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1周;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亦曾在网上称,病人平均等待供体时间为2周。

海外独立人权机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在今年1月至6月调查发现,在器官捐献依旧困难的情况下,中国从事器官移植的多家医院,从2015年至今,仍在进行大量的器官移植手术,且供体充足,等待时间仅需要1至2周左右。

「肝移植我们一直在做,」北京朝阳医院肝移植主刀贺强在电话中承认,器官移植手术只需等待1至2周,「今年己做10多例,价格70万。」

在美国,等待一个肝脏平均要2年、肾脏要3年;在亚洲台湾,等待一颗肝脏平均要30年,其它器官至少得等上4至7年,但在中国大陆,患者等待适合的器官只需1至2周。

◎移植规模

解放军第309医院器官移植中心2002年4月成立,2005年10月被总后勤部卫生部命名为全军器官移植中心,2011年被总后卫生部命名为「全军器官移植研究所」。该医院还是中共卫生部成立的中国肾移植科学登记系统(简称CSRKT)管理委员会的数据中心。

2012年,393张床位,床位使用率100%,植团队就有多达42人,主任医师和副主任医师13人,手术能力:曾一夜完成了12例肾脏移植手术,每年移植量约4,924例。

巩义市只是个县级小城市,其辖区内以中医中药为主要诊疗手段的医院,于2001年居然成立了肾移植中心,同时可接纳12个肾移植患者,一天最多可进行8例肾移植手术。短短的几年后,大约2006年中心泌尿外科主任李宏道已主刀了肾移植500多例。

◎《追查国际》的调查报告

中国的医疗系统是世界上最隐秘的。2006年至今,中国的医疗机构,对外界关于强迫失踪的法轮功修炼者和移植系统的任何外部调查,就关上了大门。 以黄洁夫为代表的中共医疗系统官员,面对外界针对中国奇奇怪怪的器官移植现象提出的质疑,要么避而不答,要么断然否认,要么以死囚器官名义进行解 释,2010年后又不断鼓吹捐献器官,披着一层合法和人道的外衣。2015年10月,黄洁夫宣称公民捐献器官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器官移植量创历史新高!这 些,各个医院都可以反驳。

《追查国际》从2006年开始了面向中国大陆的系统调查。经过10年来持续系统追查,包括对5名中共政治局常委、1名军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员、国 防部长、前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长等,对中国865家器官移植医院上万通电话调查,对9,500多名移植执业医生的几十万份公开媒体报导、医生论文、医院 网站备份和数据库数据的多轮搜索和分析论证,获得了重大突破。采集到两千多个电话录音证据,获取了上万条资料证据。发表了21万多字的综合报告,呈现了 60个电话调查录音证据,1,628个资料证据。

得出如下结论:

1999年以来,以原中共党魁江泽民为首的中共犯罪集团操控整个国家机器,包括党、政、军、武警、司法系统和医疗机构,在全国范围内用活摘器官做移植的方式,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群体灭绝性大屠杀,是江泽民发起中共主导的国家犯罪。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

结论一、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是江泽民下令中共主导的国家系统犯罪。

结论二、活人器官供体库最初的主体来源涉嫌是数百万被非法抓捕的上访法轮功修炼者。

结论三、七大类证据揭示中国存在着庞大的活人器官供体库。

结论四、中共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没停反增,而且两次出现了大量的突击移植,2015年只用捐献器官是骗局。

结论五、大量数据分析得出:大量法轮功修炼者因活摘器官被中共虐杀。

◎薄熙来、徐才厚和郭伯雄都有证词

薄熙来、徐才厚和郭伯雄以贪腐名义落网后,都有证词证明是江泽民以升官发财为诱饵,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消灭掉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他们执行的就是江泽民的「从肉体上消灭」佛法修炼者的政策。

徐才厚临死前决定讲出实情,郭伯雄落马后,几经周折,在事实面前不得不承认在军队的巨大防空洞里有更多的活供体和具有保障的巨大活人供体库。他们 有严格的管理制度,谁要是敢与法轮功修炼者说话或走漏风声,那就是灭口。这些年来被灭口的军人也不是一个两个。最重要的是给战士们洗脑,让他们认为关押的 都是应该被消灭的阶级敌人。

现在习近平在按部就班的将江泽民反人类集团的要员绳之以法,江系越疯狂加速活摘器官,越说明江泽民的末日就在眼前。(人民报记者安柳平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