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转:评欧洲保守主义者的“巴黎宣言” | 冬川豆
送交者: 威尼斯老人 2017年10月12日18:17:07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评欧洲保守主义者的“巴黎宣言” | 冬川豆

2017-10-11 作者:朱与非 

冬川豆一叶方舟

“宣言”以一种目前只有保守派学者才具有的敏锐和犀利,给出了审视国家政体的坚定视角:自由因民族国家而生,因帝国大一统而亡。

Hhh

也就这几年,右翼政党在欧洲各国的强劲挑战势头令人瞩目,奥地利自由党(FPÖ)在2016年底的总统大选的最终选举中惜败,法国“国民阵线”在2017年5月总统选举中进入第二轮投票惜败,德国“另有选择党”(AfD)从零起家在2017年9月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获得了13%选票,跻身国会第三大党。这些政党往往比原有的右翼政党更为旗帜鲜明,所以,在原先的左右政治坐标系中显得更“右”、更“极端”,因而常常被称为极右翼政党或政治极端主义。又因为这股新型的右翼运动脱离于学院、媒体和议会的主流话语圈,更多地被业余的政治积极分子所推动,所以也被称为“民粹主义”。其实他们当然既不极端,也有别于通常意义上的民粹主义,只不过他们的问题意识和话语诉求尚未被主流认可、接纳而已。 

 

德国选择党支持率在各地的分布,颜色由浅到深,支持率从4.9%-35.5%逐渐上升

hhh令人稍感奇怪的是,一直以来都没有知识分子为这股新的政治运动和政治思潮明确“代言”,而这次的“巴黎宣言”一下子走上台来10位知识分子,可谓欧洲保守主义知识分子的一次集体亮相。值得说明的是,欧洲并不缺乏保守主义倾向的知识分子,甚至可以说,从德国浪漫派和古典观念论中走出来的知识分子大多立场保守,只不过二战以来的政治改造使得欧洲政坛和媒体全面盎格鲁-萨克逊化了。浪漫派的乡土观念和自然观念,古典观念论那里有别于形式逻辑的先验思路,都为人们防范理性激进主义提供了思想根基。但根基深厚不等于枝叶繁茂,普遍的保守倾向不等于他们在具体问题上都能有的放矢。而这次以宣言形式的集体亮相,恰表明这群知识分子找到了切中时弊的问题焦点和有的放矢的观点声明,从而表明自己是这股新的保守主义的代言人。 

hhh欧洲选战前,往往能在电线杆和布告牌上见到一些胡乱粘贴的小广告:一寸见长的黑底白字,上面一行标语,无非两种,一种是“退出欧盟”,另一种是“拒绝移民”。当你看到所有小广告上都是这两行字时,就会明白原来这就是新右翼政治势力最主要的两条政治诉求。如果我们顺着这个线索来审视2017年的保守主义宣言,就会发现,它恰是对这两条诉求的理论表达和精准解释,当然,作为“宣言”,它只能言简意赅地解释到这个程度。 

2017年10月7日,欧洲十位保守主义倾向的学者和知识分子,以九种语言同时发布的联署声明

hhh“退出欧盟”的孪生立场是“回到民族国家”,与这两点直接相关的段落是:§7,§8,§12,§13,§19,§20,§26,§27,§28,§34,§35。“拒绝移民”的意思则更为隐晦和深刻,它从长线来看是对资本全球化影响下的全球流动性的一个反动,并且从更深的意义来说,由于这种全球流动性所带来的反噬作用,因而“拒绝移民”实际是在“文明冲突”背景下的欧洲文化的保卫运动。这场文化的保卫运动的紧迫性并不下于1683年波兰国王索别斯基远道驰援维也纳,换句话说,这同样也是欧洲文明,准确地说,基督教文明生死存亡的救援战。那些看不到这一点的人只会嘲笑“杞人忧天”,或者以各种名义——政治正确、反纳粹、反法西斯——最终享受“温水煮青蛙”的结局。但是,欧洲是所有欧洲人的欧洲,正如“宣言”开篇提到的,“欧洲是我们的家园”,这个家园不容许被“假欧洲”的怂恿者蛊惑、蹂躏和放任下去。不过,通篇看来,“宣言”的撰写者尽管花了极大的篇幅来阐述这个主题,但他们的表述仍然非常克制和谨慎,没有提“文明冲突”,更没有提“反对移民”,对穆斯林的最严厉措辞是将他们说成是针对欧洲的“殖民者”,这里的原因众所周知。“宣言”花了更多的力气在自身文化的反思而不是外部力量的谴责上。(这是积极正确的)因而,与“拒绝移民”这一主题相关的段落有,抨击文化多元主义的§17,§18,强调基督教文化正典的§9,§10,§11,§29,§30,§31,§32,§33,揭露自身文化危机的§14,§15,§16,§21,真正涉及移民话题的只有§27。 

hhh这份宣言清楚地知道自己真正的敌人是谁,因而它并没有把欧洲同胞视为敌人,尽管他们意见不同。按照“宣言”,这种意见不合对应于“真欧洲”和“假欧洲”的区别。换句话说,主流意见正在以一种似是而非的方式引领着欧洲,他们貌似在追求自由,但却是“虚假的自由”,貌似在倡导宗教,却是“虚假的宗教”。正是如此,“宣言”对于它所反对的平等主义也谨慎地增加了限定词:“夸张的平等主义”。这恰恰表明,保守主义的主张并不是自绝于欧洲主流文明价值观之外,而只是一种修正式的回撤步伐,是要把过分极端激进的进步主义脱缰野马拉回到文明秩序的正常序列中 

hhh下面谈谈具体的看法。 

 

· 民族国家 ·

hhh“宣言”以一种目前只有保守派学者才具有的敏锐和犀利,给出了审视国家政体的坚定视角:自由因民族国家而生,因帝国大一统而亡。“宣言”说:“我们并不谋求帝国式的强加于人的大一统。”(§8)因为帝国的大一统——这里首先指欧盟——是以牺牲民族国家的主权为代价的。欧盟议会是各主权国家上流精英政治家的内部协商会议,它做出的决定却可以直接左右各国的民选政府。这导致欧洲的民主政治处在帝国协商会议的笼罩之下。欧盟拥有货币供给的生杀大权和各种财政补助方案,尽管我们说,这种欧洲“计划主义”可以避免各个民族国家各行其是的市场浪费,但从其趋势来看,欧盟越来越像欧洲的中央政府。 

European Parliament

hhh“宣言”的作者明确意识到,欧洲不需要统一。“真正的欧洲是欧洲各国族的共同体。我们拥有各自的语言、传统和边界,但我们仍然承认相互间的亲缘关系,即使我们身陷分歧甚至战争。”(§7)欧洲历来是一个征战频仍之地。历史上的欧洲,虽然日耳曼人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一再试图恢复罗马帝国的荣光,但一统天下的局面从未在欧洲实现。恰相反,蛮族的部落文化发展出了完善的欧洲封建体系,而封建等级制配合教会的普世教诲实现了欧洲文明火种的快速和稳固地传递。世界最早的大学出现在这样的体制下:1088年的博洛尼亚大学、1168年的牛津大学、1180年的巴黎大学,1348年的查理大学。各小国之间的分庭抗礼,非但不是文化的敌人,反而是文化的催化剂。“宣言”的作者说:“民族共同以自我统治为荣耀,它常常炫耀自身在艺术和科学领域的民族成就,并与其他国族展开竞争,包括角逐沙场。这些活动伤害了欧洲,有时甚至非常严重,但欧洲文化的统一性从来没有因此受到伤害。”(§8)我们可以清楚知道的令人感动的例子是,今天能看到那么多令人目眩神迷的达•芬奇作品,归功于包括佛罗伦萨公国在内的意大利家族的倾情赞助,而德国人至今在读的路德版德语圣经,则主要归功于萨克森的领主腓特烈能够顶住罗马教廷的压力,将马丁·路德庇护在自己的领地,让他安心从事翻译工作。战争并非绝对的坏事,欧洲封建领主间小规模的贵族战争存续了欧洲蛮族的传统武德。那种谁也吞并不了谁的欧洲分裂局面,在近代化过程中,意外地为多样性博弈提供了保障,使得新生文化不至于被单一统治者的喜好所误杀。荷兰勃兴的资本主义萌芽,若没有英国跨海维持欧洲大陆的势力均衡,则很容易被路易十四的君主专制主义野心所吞噬,事实上路易十四尝试了不止一次。 

hhh回到今天的欧洲,“宣言”的作者并没有谈论那些“欧共体主义者”和欧盟的支持者对于一个统一的欧洲所寄予的经济野心,这一点大概只有专门的研究才能评判。一些零星的评论已经告诉我们,统一货币只是让德国的制造业更加无阻碍地行销欧洲市场,挤压各个小国的本土企业,但同时,小国经济的破产反过来又逼着大国在欧盟层面进行再分配,德国不得不把赚到的钱重新分配给遭遇经济挫败的“金猪四国”。“宣言”侧重于从文化上对欧盟进行彻底的挞伐:“一个金钱和律法的帝国,其中覆盖着一层伪宗教的普世主义滥情,这就是欧盟正在营建的东西。”(§9) 

金猪四国(PIGS)是葡萄牙(Portugal)、意大利(Italy)、希腊(Greece)和西班牙(Spain)四个国家第一个英文字母的缩写

hhh当民族国家的公民变成帝国的子民时,你会发现:你手中的选票仿佛注了水的猪肉一般,变得越来越浮夸,政客和选民的关系会发生微妙而本质的改变。如果说民族国家的国会议员的典型技能是按选区人民的意愿投票,以投其所好的心态取悦选他的那一部分民众的话,那么,帝国议员的品行端正和政治成熟则表现在“一碗水端平”的技巧老练上。民族国家议员是自治选民的国会代表,帝国议员是帝国餐桌上的分赃策划。帝国将不可避免地依赖官僚行政系统,并且被行政系统的官僚主义所拖垮——恰如我们看到欧盟常被批评的那样。如果某些普世价值或者说人权成为帝国的官僚们想要去分摊的价值,那么,它们也会成为帝国尾大不掉的形式主义中的一例。“宣言”毫不客气地痛斥这种“伪宗教的普世主义滥情”,并且一针见血地指出:“只有帝国才是多元文化的。”(§28)关于多元文化主义,将在下文另行解释,但这里从帝国角度可以对多元文化主义给出一个方面的解读:因为帝国惟有采取官僚主义的方式才能施行其主张,则意味着它自身必然在官僚的形式主义中抽空其本身的价值根基,也就是说,官僚主义的最理想状态是价值中立地行事,这导致它非常愿意让多种文化在它的官僚权力体系之下平等共处,这就是帝国和多元文化的和谐根源。当然我们也知道,当人们想要推行某种单一价值观时,吏治帝国也是非常有力的工具,借助吏治帝国的权力格式化,往往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某种表面的统一。但是,从历史长河来看,吏治帝国最让人难以忍受的不是它推行单一价值或汲取单一利益目标时的残暴,而是在一元权力体系维护多元利益格局的疲惫,这是“停滞的帝国”的日常表现。这种疲惫缠绕了以“汉”帝国命名的东亚各民族将近两千年,而改朝换代时的残暴往往轻易被人们遗忘,以至于东亚地区的民众总是抱着一种别无选择的厌倦感,无可奈何地呼喊“再来一碗大一统”,这碗心灵鸡汤或许可以给每一个讨厌战乱的人压压惊,但只是让其反复的命运雪上加霜。难道不应该看到,正如欧洲的保守主义者呼吁的,“另外的选择是存在的。”(§23) 

 

· 多元文化主义 · 

hhh以此为批判的首要矛头,其实并不准确。但是,鉴于欧洲保守主义的言论空间依然狭小,“文明冲突”和“反对移民”的提法过于锋芒毕露,选择多元文化主义来影射欧洲文明的危机,倒也无不可。因为,多元文化主义已经成为欧洲吏治帝国的“政治正确”,所以,以此为靶心,顺便揭露“政治正确”所带来的假自由、假信念和真强制,则正好击中当前民意的痛点。 

hhh然而,我们还是要正本清源地认识多元文化主义。实际上,欧洲文化的核心优势恰恰在于自由文化讲究多样性,而不是单一性。多样性塑造了今天欧洲文化的繁荣。推行普世文化的基督教会,也只是在最低限度上统一了三位一体教义。如果民族国家可以被称为“普遍均质国家”的话,这种普遍均质性指的唯独只是公民在法权上的自由与平等,而不是文化信念上的单一。恰相反,这种文化鼓励创新和发明,支持别具一格,反对千篇一律,更反对思想上的整齐划一。如果这种文化有一个单一的信念,那么,这个信念必然是:多样性是好的。 

America Alone: The End of the World As We Know It

hhh那么,多元文化主义为何成了必须被反对的东西?这是因为,目前的多元文化主义成为欧洲帝国在人权价值裹挟下容纳异类的借口。恰恰由于多样性的价值观内生于欧洲文化的核心,所以,它才作为政治上正确的东西而成为了借口。如果多元文化主义本身是与欧洲价值观水火不容的,那也根本成不了“政治正确”。欧洲新保守主义的无影聚焦灯对准了此处:真正的欧洲的价值观被利用了!多元文化主义表明,一个虚假的欧洲正在悄悄地腐蚀着欧洲的文化生命。 

hhh这种被利用来作为借口的文化多元主义,其实所资助的不再是真正的文化多样性,而是如吏治帝国的形式主义所支撑的那种无原则的价值中立。“欧洲的多元文化主义事业尽管否认欧洲的基督教根基,却以一种夸张得难以实现的形式冒用了基督教的普世仁爱观念。”(§17)因为它做出这种中立姿态并不需要依托任何价值,所以它可以否认欧洲的基督教根基;然而吏治帝国的形式主义本性却非常容易用基督教的普世仁爱、宽容所装扮。我们确实应该像洛克处理宗教问题时那样谨慎地论证宗教宽容,但在另一种情况下,我们也很容易发现,在以宽容为名的道德纵容中隐藏着现代人自毁式的厌世冷漠。虚假的宽容和真正的宽容同样判若云泥,却可以因为名称的缘故而成为政治正确的一部分。“官方的多元文化主义作为一种治疗手段,被用来对付那些不幸的然而却是“短暂”的文化冲突。”(§18)但这种政治正确的借口与其说是治疗手段,不如说是讳疾忌医,掩盖病情。欧洲生病了,其病因是“被殖民”。 

洛克的论宗教宽容是以基督教为本位立场的,而不是无根的

hhh如果我们不把这种对文化多元主义的批判放到文明冲突的背景中去,它仍然是不可理解的。个体创新和发展上的多样性是自然演化的多样性。比如在绘画艺术上从印象派、表现主义到立体主义、野兽派、达达主义的演变,一次次挑战审美的极限,鉴赏家一次次地表示再创新下去就没有艺术或者没有美了,但几十年前的极限是今天的传统,人们乖乖地去博物馆欣赏那些曾经让人惊诧莫名的“现代艺术”。同样的,北欧音乐青年发展出咆哮的重金属、颓废的哥特风、死亡金属风,也都是一种文化的形式。或许人们对于这些创新的评价有所差异,但绝对不会指责他们搞了文化多元主义。文化多元主义的真正问题在于:它主张放弃评判,区分优劣就是歧视,就是不宽容;以及它为失败的移民政策辩护,从世界公民的乐观视角出发引入移民,稀释本土人口及其文化。

hhh“宣言”的作者并没有在多元文化主义的“价值中立”上花费笔墨,不过,它着重论述的基督教文化的地位则已经显示其正面倡导的东西;另一方面,“宣言”对于多元文化主义作为政治正确而在移民问题上所起的作用,的确浓墨重彩,论述得非常详细,这也印证了我们对“宣言”主旨的判断:反对移民。

欧洲的土耳其人口分布

2016年7月31日,数万埃尔多安的支持者在德国科隆示威

hhh而反对移民的迫切原因在于,他们发现,欧洲所引进的移民实际上是不能同化的。“在我们各个国家中,有些国家出现了一些地区,在那里穆斯林过着一种非正式的自治生活,不遵循当地的法律,好像他们更像是殖民主义者而不是我们国家的同胞成员。”(§23)“没有同化的移民就是殖民,而这必须被拒绝。我们有正当的理由期望,那些移居我们土地的人们将自己融入我们的国家并接受我们的方式。这种期望需要由明智的政策来支持。”(§27)“但如果不处理我们各国的移民和人口变化问题,这些成就将会丧失。”(§28)德国的土耳其移民和原本的德国人仿佛生活在两个世界的“平行民族”,这一点早已被某些有心的观察家所揭示。只当“国内”有事,德国的土耳其裔就立马能连夜起来到广场集会,几千几万人声援埃尔多安。伊斯兰教文化的特殊性在于,它不承认民族国家。伊斯兰教的教法学家始终不放弃马背上的游牧民族在造经时期的大一统理想。全世界16亿穆斯林就像移动的流沙人口,翘首以盼他们惟一真主能吹起统一伊斯兰的旋风,一举清除卡费勒。穆斯林在欧洲的移民,就像阿拉伯造法中枢计算机散落在欧洲文明中心的变异体终端,他们看起来是欧洲人自己的程序,但实际上,伊斯兰教会的远程控制远比欧洲国家的行政统治直接而有效得多。

· 欧洲的团结和统一 ·

hhh抵制帝国大一统的保守主义宣言,在另一个方面也非常强调欧洲的团结和统一,这种团结和统一可以从两个角度看,一个是政治上,另一个是文化上。从政治上来讲,欧洲保守主义所期待的团结是民族国家的团结和统一,而不是超民族国家之上的大一统。在这里,一国范围内的团结和爱国,其实就是对帝国的抵制和分裂。而从文化来看,民族国家自成一体、各国林立的欧洲分裂格局,并不是造成欧洲文化失落的原因。“宣言”着重强调了这一点:欧洲文化从来没有在国族的竞争和战争中伤害到其统一性。(§8)基督教文化以其独有的方式维持和促进着欧洲文化的软统一。

hhh由此我们也就明白了,世界主义者期待超国家的和平,他们支持帝国形式的政治大一统,但在文化上则任由多元主义实施分裂;但保守主义则支持民族国家形式的多国体系,他们强调的是民族国家内部以根基性的基督教文化为支柱提供共同信念,政治上要求反帝割据。简言之,世界主义者求政治统一,而任由文化割裂;保守主义求政治分裂,来捍卫文化统一。

2013年5月21日,78岁的法国历史学家、谴责法国通过同性婚姻法案的多米尼克·温纳(Dominique Venner)在巴黎圣母院内自杀

· 文化批判 ·

hhh“宣言”中对现代欧洲文化的批判,可以说是保守主义视角下的老生常谈。这里倒也不必一一讨论。这样的批判可以罗列更长的清单,举出更多的方面,但这些观点大致为一般的保守主义者所共享,并不是这份宣言的自身独特性所在。恰如前述,这份“宣言”的意义在于给目前如火如荼的右翼“民粹主义运动”提供明确的学院式回应,它的意义在于认领这个运动中所传达的担忧和期待。 

hhh有关文化批判的所有地方都是准确的,有些地方还出现了令人眼前一亮的点评,比如:“我们足球信徒们的那种狂热是一种绝望迹象,来自对团结的深切人性需求,一种在这个虚假欧洲未能满足的需求。”(§20) 

· 完 ·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梅花梅花满天下,梅花象征女真人和大清
2016: 刘学伟:特朗普路线的核心究竟是啥?
2015: 溪谷闲人:从中国地图,给中国看风水
2015: 转贴:汉语的思维速度比其他语言快
2014: 孔子和儒家十宗罪
2014: xpt:“希特勒是民选吗?" 是,但不是民
2013: 反右除奸:暴风雨又要来了
2013: 老毛最大的错误不是“晚年搞文革”z
2012: 毛派=毛右+毛左;这样,毛左们和党中央
2012: 王铮是拿薄熙做举例为法制说话,薄粉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