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文革经历:走出阴影 (2)
送交者: 高斯曼 2017年12月02日09:45:53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走出阴影 (二)文革的批斗与武斗

 

文革在深入的进行着,破了四旧,斗了牛鬼蛇神,几乎在转瞬之间,全国学校停课、工厂停工,学生和工人全部被动员起来闹革命,一个有七亿人口的大国,陷入癫狂的状态。党中央又传来了指示:“在当前,我们的目的是斗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批判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批判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之后,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就成了“文化大革命”运动的核心任务之一。轰轰烈烈的运动立刻在各单位开展起来,纷纷揪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资产阶级的技术人员以及保皇派等等。文革的“主旋律”正式奏响了--- 游街批斗。

 

铁路局的大解放车队出现在我们铁路的街区,高音喇叭震天响的喊着口号,昔日的局长、部长们如今都被打成了走资派,头顶大高帽,双手臂被绑在身后,抵着头,胸前一个大牌子挂在脖子上,写着“打倒谁谁谁”还在名字上打了个大大的叉,这样的“游街”几乎天天有。

 

紧接着游街的高潮过后,造反派们扩大了批斗的范围揪出更多的走资派和反动的技术权威。一时间,文化宫、俱乐部以及大的会议室全部用来开批斗会的现场。各单位的处长、各类的工程技术人员、过去的右派等等等等,都带上高帽挂个牌子登上了舞台供“群众”批判斗争,我的父亲也是被斗的其中之一。最后批斗会发展到了街道的居委会,凡是有文化的女性和铁路官员、走资派的家属都属于批斗的对象,这是由一小撮没有文化、目不识丁、心术不正的家庭妇女组成的“街道革命造反派”批斗几个有文化的、老实的像我母亲这样的善良的好人。

 

母亲的确是善良人,经常帮助在生活上有困难的邻里,在我们这一带居民区内是有名的善良人。有一次,这是文革前两个月发生的事情:母亲带着我从图书馆回来,在经过粮店时,有一对母女正在抱头痛哭,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了很多人。原来,母女俩排队买粮食的二十元钱被小偷给偷了!这二十元钱是她们一家的一个月的口粮钱,现在钱没了,一家老小吃什么呀!围观的人都在愤怒的骂小偷,非常同情这娘俩儿。可是那个年头,人们都不富裕,多数人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也实在是拿不出钱帮助她们。母亲站在围观的人群之外,看到这情景,毫不犹豫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二十元钱,让一位围观的年轻小伙传递给她们娘俩儿。小伙子高高举起这二十元钱,大声喊着:“别哭了,你遇上大善人了,有位大姨掏出二十元钱帮你解决这个月买粮的钱了,快谢谢吧!”所有围观的人鼓起了掌声并同声喊着,好人!善人!这娘俩儿搞不清是什么人捐的钱,只是对着人群磕了好几个头。此时,母亲已经带着我悄悄地离开了。

 

毕竟,都是住在铁路局宅的,围观的人中有认识母亲的,从此,这二十元钱的小事还传成了佳话,家家户户都知道了。后来,这对母女也找到了我的母亲,非要当面感谢,说是母亲救了她的一大家人。                                                   

2-1.jpg

 (图片来自网络) 批斗会都是这样的

 

一天下学回家(我们小学仍然上课,但只学毛主席语录),进门发现,家里乱七八糟的,母亲坐在地板上靠着墙,虽然没有眼泪,但可以看出母亲很伤心。我立刻意识到这是被抄家了!那个时候每天都有邻居或同学的家里被抄,我的心里也是不停的嘀咕着,不知哪天会轮到我家,每天都在担心。看到家里各个房间好像遭强盗抢劫了一样,所有的箱子柜子全部被掏空,连锅碗瓢盆都散落在地上。我们的住宅都有地下室,但是我们根本就没有用过,也没有进去过,地板被油漆过几次亮油,所以入口那块方方的盖板已经被完全密封住了,他们用大搞刨,又用撬杠损坏性的给撬开了。真的不知道他们想要找什么!

 

母亲告诉我,他们逼着母亲交出父亲当特务用的工具:手枪、微型照相机、发报机和密码本。母亲告诉他们:“不是特务,没有那些东西,要翻你们就翻好了!”这伙人当然不会相信,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仍然不甘心,最后,他们打开地下室,拿着手电筒下去查看,结果什么也没找到。愤怒的造反派找不到他们想要找的东西,就恶狠狠的把母亲推倒在地上,然后把母亲的金子、银子、首饰和那套照相机及放大器等物品全部拿走,又把墙上挂的母亲画的山水画撕破,柜子上摆的生活雕塑艺术品之类的东西全部敲碎,然后走人。这就是为什么我进家时母亲靠着墙坐在地上。这恐怖的情景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成为今生今世也无法忘却的记忆。

 

母亲说:“幸亏把那些“四旧”都烧了,否则全部会被收走,添更多的麻烦呀!”

 

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如洪水一般不可阻挡,红卫兵和革命人民开始拿起武器要武装夺取政权。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主旋律”进入了高潮阶段 --- 武斗。

 

锦州是个新兴的工业城市,一部分人认为新兴工业是一面黑旗,是刘、邓等资产阶级路线的产物,必须予以打倒和批臭。而另一部分人认为:锦州新兴工业是一面红旗,是周总理等国务院领导人扶植的,必须予以树立和保卫。因此锦州新兴工业的问题,成了本地区文化大革命运动的焦点

 

两派口诛笔伐大辩论,各说各的理,没能够分出胜负统一思想。不久,两派分别用正规武器步枪、冲锋枪、重机枪和大炮,配合各种冷兵器如木棒、铁棍、匕首、大刀和七节钢鞭,也有一些少量的大片刀和日本战刀武装起来,正式宣战了。

 

由学生领导的革命造反派的武斗,其革命的信念和精神还是很强的,也是颇有战斗力的,两派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一派有军队的支持,而另一派有两所军校(海字437部队和沈字413部队)部分学生们的支持,越来越多的工人阶级也分别加入了两派组织。

 

武斗期间著名的“战役”有:

突袭海校:其中的一派造反学生组织了一千余人乘坐卡车,对位于锦州铁北的437海军学校进行了突然的袭击。红卫兵们冲进营区进行了疯狂的打、砸、抢,由于海军官兵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因此遭到了很大的损失。许多的海军官兵被打伤,整个学校被砸得一片狼籍;

2-2.jpeg

  (图片来自网络)武斗时的造反派失去了人性

 

武装割据:1967年的7月份,锦州两派之间的矛盾和仇恨不断地加深与激化。为了抓捕敌对方的人员,两派分别占领了铁路之南北有利地盘并设卡堵截;

 

抢劫军火:最严重的武斗是锦州北大营“八.一八”抢劫军火库1967818日,位于北大营的沈字413步兵学校院内,有个大型的战备武器仓库,可以装备一个师的兵力。由对立派抢劫枪支弹药而引发了一场大型武斗,双方死亡三十多人,受伤几百人;    



北大营离我们铁路住宅区很近,在这场武斗期间,“砰砰、啪啪、哒哒哒哒” 的枪声响的非常激烈,听起来距离很近,趴着窗口有时可以看到子弹在马路上“嗖”的一声穿过。老百姓躲在家里白天不敢出门,晚上不敢在床上睡觉。母亲为我们在地板上铺了厚厚的褥子,我们在地板上睡了两个星期,才搬回床上,但还会时常会听到打冷枪。母亲说这就是战争,是内战,与解放战争不同的是,那时是两党执政之争,而现在是一党两派之争。母亲还说,这不正常,只是因为不同的派性,就使兄弟之间、父子之间、夫妻之间、邻里之间、同事之间、朋友之间产生矛盾而导致互相残杀,这真的是疯了!

 

武斗扰乱了百姓的正常生活,人们总还是要吃饭的,出去买菜成了一大问题,随时都有可能枪声再起。这期间,我们只能吃一些咸菜配饭、咸味花卷之类的,好在母亲准备了足够的米和面,总算度过了“枪林弹雨”的危险日子。

 

“战争”是残酷的,子弹有时睁开眼睛躲着人,有时也会闭上眼睛胡来。我们铁路的一名高中一年级学生,就住在我家东边,在市委大楼修高音喇叭的时候,被狙击手一枪就要了年轻的性命。

 

继抢劫军火之后还有:铁路伏击战、血染医学院、炸毁供电大楼、攻打二高中,等等大大小小的战役,双方都有死伤。武斗自从春天开始一直持续到晚秋。

 

 

参考资料:走过硝烟的——红卫兵(文革回忆录)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12151110_0_1.html

 


0%(0)
0%(0)
  邓小平搞到发臭了的伤痕文学东东,又想拿来骗人了!  /无内容 - 北冥有笋 12/02/17 (60)
  文革浩劫,千年不遇。灭我中华,罪列元凶!  /无内容 - runqun 12/02/17 (60)
    日寇兲列第2,步润之之后。  /无内容 - runqun 12/02/17 (59)
      内外蝚贼,欲毁灭我中华而不能得逞,文化在滋也。  /无内容 - runqun 12/02/17 (5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小习现在不收复台湾更待何时啊???
2016: 还原历史:朱仲丽承认用文学作品抹黑江
2015: 路透:中国可能为南中国海诉讼付出国际
2015: 从币面图案看:美日是黄金.中国如粪土
2014: 【转】蒋经国苦追不到的女人有多漂亮
2014: 始作俑者,果然是胡德平!
2013: 中国战略突围的正确方向--为东海防空识
2013: 阿妞:习近平决定了周永康的命运之后
2012: 江泽民最大心病 疯传薄熙来招认贿赂其家
2012: 听说高层要反腐,我笑了 - 昨天,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