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贪污腐败的叙利亚豺狼暴政
送交者: 高胜寒 2018年04月17日00:24:07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2018年4月14日,《纽约时报》新闻说,2011年3月叙利亚内战开始时,美国新闻与民权团体,一直追踪死亡人数,但自2016年以来,因为太多的难民与伤亡而开始麻木,加之新鲜感已过,美国人对此起彼落的川普政府种种丑闻,远远超过叙利亚的贪污腐败,因而已经没有什么人去关注了。根据英国民权团体的观察,叙利亚七年内战,已经超过五十万平民死亡,占全国人口的2.33%。

叙利亚在内战前的人口大约是2253万,联合国官方证实,因战争而导致的难民共有1350万,其中有五百万难民在境外,余数在境内。无论是在境外或是境内,其共同点是:全需要人道援助。

2013年8月21日,阿萨德在大马士革郊外戈塔(Ghouta),使用化学武器屠杀反对者,导致包括四百名儿童在内的1429条生命,另加3600名躺在医院里的化学武器伤患。

四年多过去了,这个自吹“拥有“90%以上的叙利亚人民支持“的叙利亚暴君阿萨德,在俄罗斯撑腰下,肆无忌惮的屠杀反对他的叙利亚人民。阿萨德死而不僵,当年甜言蜜语哄骗了奥巴马,躲开了被全面轰炸的大祸,两周前又再使用化学武器,攻击平民百姓,有一次的死伤累累,在本性就讨厌与歧视穆斯林的川普总统命令下,果然挨炸。

2013年9月9日,笔者撰写《总统战争权限与动武叙利亚》长文,声讨贪污腐败的阿萨德家族,因恋栈权力,打击阿拉伯之春民权运动,导致全面内战,在叙利亚犯下了无可宽恕的滔天罪行。此文收在笔者的新书《高胜寒弹剑录》里。

编辑旧作,删除美国总统战争权力,重刊叙利亚现状都分,有助了解阿萨德家族的贪污腐败,专制暴政,与及为何被盟国轰炸,自有一番时代意义。


高胜寒 2018年4月17日


 

 

《总统战争权限与动武叙利亚》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色厉内荏,虚张声势,嚣张跋扈,恰似伊拉克第五任总统侯赛因在垮台前的狂言:“美军敢来我就教他们洗血澡!”

靠着在联合国俄罗斯和中国的否决权,和伊朗与俄罗斯外交的“如果美国发动袭击叙利亚将会面临严重后果”声明的撑腰,阿萨德把美国锁定三十至四十个攻击目标中的重武器和军队,分散到全境的平民住宅区隐藏。这种拿着老百姓当人质的流氓手段,正是这个残暴独裁者庐山真面目的写照。

另一方面,为了显示愚蠢和病态,阿萨德竟嗾使他十一岁的儿子哈菲兹(Hafez Assad),于2013年8月28日在脸书上挑衅美国;他自己也在前日亲自上阵,对着法国记者,嘲笑欧巴马总统是“无能和软弱之辈” “面临着国内许多的麻烦压力”。这两件事都不是明智之举,尤其是在一触即发的紧张国际情势下,这种羞辱人格式的人身攻击挑衅,无疑是在火上浇油。几乎没有人相信一个十一岁的阿拉伯孩子会用如此流畅的英文来挖苦和嘲弄美国:

“他们可能有著世界上最棒的陆军,可能比有我们更好的飞机、战舰、坦克,但是军人呢?没有比我们叙利亚更棒的军人了。如果你问我对美国的所谓军人评价是什么的话,我不会评之为最差劲。因为即使是最差劲尚可还称得上是军人,但是美国并没有军人,他们只是一批依赖着高科技的懦夫,还自称是解放者。我迫不及待地等着他们来袭击,我想叫他们犯下一个无法收拾烂摊子的天大错误。”

许多论者认为这篇短文是出自哈菲兹的母亲阿赫拉斯(Asma al-Akhras)之手。她于1975年8月11日在英国伦敦出生、成长,专长于计算机,精通英、法、阿拉伯数种语言。

2012年2月8日英国BBC新闻报道说,阿萨德正在效法他独裁专制的老爸哈菲兹(Hafez al-Assad),用残忍的屠杀手段来对付异己,血洗反抗他的示威者。

为了表态和打破沉默,阿赫拉斯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给英国《泰晤士报》说:“总统先生是叙利亚的总统,不是叙利亚的小集团领袖,作为第一夫人,就该全力支持之。”

这两天,在叙利亚遍地哀鸿的破烂摊子下,阿赫拉斯居然在网上发佈了一张她微笑着替小学生分食物的“亲民照”,一副太平盛世的气氛。难怪西方的媒体几乎一律以“无耻”“欺诈” “伪善”和“虚伪”等来抨击之,阿赫拉斯仅存的一点清新形象,为之荡然无存。

阿萨德之狠毒,比他贪污腐败独裁专制的老子还要青出于蓝。2012年3月23日欧盟宣佈制裁满手是叙利亚人民鲜血的阿萨德家族,其中包括冻结阿萨德家族所有的银行存款和不动产资产,并拒绝其所有家族成员入境。由于阿赫拉斯是英国公民,英国政府无权拒绝她入境,因而英国是她在欧盟国家中,唯一可以自由进出活动的地方。

阿萨德的权力不是来自选民而是来自他贪污腐败、独裁成性的老爸哈菲兹。

出身贫穷寒微的哈菲兹是一个心狠手辣而独裁专制的叙利亚土霸王。他于1930年10月6日在叙利亚古尔达希(Qardaha)出生,1946年参加阿拉伯社会主义复兴党,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

阿拉伯社会主义复兴党是由阿弗拉克(Michael Aflaq)、比塔尔(Salah al-Din al-Bitar)、阿拉伯复兴运动和阿尔苏齐(Zaki al-Arsuzi)领导的阿拉伯复兴(Arab Ba’ath)合并而成。1947年4月7日在叙利亚成立后,改名为阿拉伯复兴党。

阿拉伯复兴党的主张是阿拉伯民族主义、泛阿拉伯主义、阿拉伯社会主义和反帝国主义。其座右铭是团结、自由、社会主义。团结指的是所有阿拉伯民族要团结,自由是指争取由非阿拉伯民族控制和妨碍的自由,而社会主义指的是共产主义。

阿拉伯复兴党以惊人的速度在中东和非洲的阿拉伯国家中扩展,但只在叙利亚和伊拉克两国采用非法的暴力政变手段夺得政权。

1952年,阿拉伯复兴党与由胡拉尼(Akram al-Hawrani)领导的阿拉伯社会主义党联盟合并,成为目前在中东作孽深重祸害无边的阿拉伯社会主义复兴党。

复兴党就是叙利亚共产党,这是为什么中共在联合国力保叙利亚不受经济制裁的原因之一,毕竟共产党同志尤其是在中东的共产党同志,越来越穷途末路,越来越日薄西山了。

身为复兴党头子的哈菲兹自小就迷信共产党“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的革命理论。因而他在屠杀异己时决不手软。在把哈迪德绊倒后,哈菲兹给哈迪德派系一个选择:效忠自己或被镇压,结果以血洗大屠杀为收场。

哈菲兹夺权成功后,立即整肃军队中的异己,大约有四百名军官遭到清洗,使叙利亚的军力几乎瘫痪。在六日战争时,叙利亚军队根本不是以色列的对手,未战先败就丢掉戈兰高地原因在此。直到今日戈兰高地的归属,依然是以色列和叙利亚的死结之一。

阿拉伯社会主义复兴党在1954年叙利亚大选中胜出,成为叙利亚国会中第二大党。1958年阿拉伯社会主义复兴党与叙利亚共产党联手,促成埃及和叙利亚合并而成阿拉伯联合共和国。

1958年2月1日,埃及总统纳赛尔与叙利亚总统库阿特利(Shukri al-Kuwatli),同时宣布两国合并成阿拉伯联合共和国,自此与伊拉克、伊朗、巴基斯坦和土耳其等组成的联合王国分庭抗礼。

大阿拉伯民族联盟国的第一步刚走出去,就形成了大分裂。1961年叙利亚政变,新上台的复兴党宣布脱离阿拉伯联合共和国,使埃及成为阿拉伯联合共和国名存实亡的光桿司令。

在阿拉伯联合共和国意识形态的驱使下,伊拉克总统侯赛因名正言顺地吞并科威特,肆无忌惮地攻打伊朗。而哈菲兹则视黎巴嫩为其傀儡势力范围。1976年趁着黎巴嫩内乱的机会,哈菲兹干脆直接出兵“协助”和平,扶植傀儡政权,为他的大阿拉伯联盟奠基。

出身胡姆斯空军军事学院的哈菲兹,在复兴党1963年政变成功时,才是个地区党总书记。他依赖着军人的支持和阴谋诡计,在短短数年间高升为空军部长、国务总理、国防部长,然后在1971年“当选”为总统,他一干就是三十年。此后每七年改选一次,哈菲兹居然连任四次,赖在总统位置上不下来,不死不休,成为整个中东国家在位最久的国家元首。

哈菲兹的父亲苏莱曼(Ali Sulayman)是阿拉维派教徒(Alawite), 是叙利亚历史上著名的“叙奸”。在法国统治叙利亚期间,因大力效忠法国而封官。1936年苏莱曼连同当地八十位所谓的乡坤上书法国总理,要求保护,“我们坚决反对成为叙利亚的一分子”。

苏莱曼能说善道,手段狠毒,乡人送他一个外号“阿萨德”,那是“狮子”的意思。此君不以为然,不但坦然受之,还干脆在1927年时以之为姓,是为阿萨德家族的鼻祖。

德克萨斯州三一大学(Trinity University)中东历史系教授莱施(David Lesch),在2005年出版了一本介绍阿萨德的著作,《大马士革的新狮子:阿萨德与现代叙利亚(The new Lion of Damascus: Bashar al-Asad and Modern Syria)》,其书名的“新狮子”指的就是这段“阿萨德”典故。

莱施是哈佛大学1991年度中东历史研究院的博士,著有十二本关于中东与叙利亚的专著。他是阿萨德的私人朋友,是美国学术界的中东问题权威。多年来奔波美国与叙利亚之间,斡旋矛盾,希望能够化解两国之间的“误会”,然而那是一种豺狼与肥肉、狐狸和母鸡的误会,其徒劳无功是可以理解的。

哈菲兹是一个善于过河拆桥,忘恩负义之徒。在他的一生中,没有一个曾经提拔过他的恩人不遭他的毒手。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他一直奉为人生典范和师表的哈迪德(Salah Hadid):1970年11月13日哈阿萨德刚在政变后当上国防部长,就把这位叙利亚人民敬重的陆军参谋总长打成大叛徒和卖国贼,丢进监狱。

哈菲兹和哈迪德谈条件,意图派他为驻外大使,远离权力中心。哈迪德在拒绝后告诉哈菲兹说:“只要我有权力,就会和你干到底,至死方休。”于是哈迪德的“卖国”罪名成立,被叙利亚法庭判处终身监禁,发放米兹监狱(Mezze prison)执行。

就像所有的独裁者一样,哈菲兹在掌权后就不停地神化自己。这个政治骗子要求在他控制的宣传报或官方刊物上必须要加上“圣洁的”字眼,他出现的相片上,头部必须有淡淡的圆光圈,突显他半人半神的特殊身份。

人工造神并没有使哈菲兹长命百岁。2000年6月10日,叙利亚暴君在与黎巴嫩总理阿奥斯(Salim al-Hoss)电话聊天时,突然心臟病猝发而死,活了六十九岁。

可笑的是阿萨德上台后,有样学样,继续模仿他那独裁老子哈菲兹的造神运动,开始自我半人半神起来。阿萨德是叙利亚的“未来” “楷模” “希望”等口号,经过人为的铺天盖地宣传,传遍了叙利亚每一角落。但从目前的状况看来,恐怕他还没来得及得道成仙就要步向伊拉克独夫、他老爸在埃及的同班同学侯赛因的后尘。

阿萨德的背景,使笔者想起了电影《教父》的主角迈克尔·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两人都不愿意介入父辈的事业,但最后全被卷进去。不同的是柯里昂消灭的是同行的黑社会,而阿萨德屠杀的是无辜的老百姓。

哈菲兹在位时,阿萨德只去过他老爸办公室一次,更从来没有和他老爸谈论过政治。哈菲兹在世时,刻意栽培的是他的长子倍西(Basil al-Assad)。

倍西于1962年3月23日在叙利亚出生,专业是机械工程师,拥有军事科学博士学位,精于高空跳伞,更能操法、俄两国语言,毕业于苏维埃军事学院。

借助他老爸的刻意安排,倍西在叙利亚共和军中呼风唤雨,培养私人势力,铲除异己,为未来接班铺路。他兼任叙利亚总统府安全部部长,负责他老爸的安全业务,深得哈菲兹的信任,于此可见。

倍西在叙利亚以打击贪污腐败而闻名。贪污腐败是独裁专制政治体系的传统,在人类的政治史上,尚未见独裁专制而不是贪污腐败的案例。而所谓的打击贪污腐败,往往是暴君整肃异己的顺手利器。

倍西自己的老爸和随着鸡犬升天的阿萨德家族,就是叙利亚最大的贪污腐败犯,但他伪善地对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绝不敢摸这些老虎的屁股。

1994年1月21日凌晨7点,倍西开着座驾奔驰,为了赶飞向德国的班机,在前往大马士革国际机场空荡的公路上超速驾驶。叙利亚旱见的大雾使他视线模糊,为了更改转错了的出口而突然急刹车,导致车子凌空翻腾几个转,落地时他的头部连同窗户的玻璃冲向一块路边石头,立时撞死在现场,年仅三十二岁。

倍西死后,全叙利亚的商店、学校、政府机构全部“自动”关门三天,酒店、饭馆“自动”三天不卖酒,以表“哀悼”。

一些叙利亚的无耻报纸更肉麻地称呼这个无半寸之功的富二代为“国家的烈士” “民族的烈士”和“青年的榜样”。

全国各处的街道、建筑甚至于游泳池,也争先恐后地用他的名字来命名。已经死了的倍西与活着的阿萨德和哈菲兹的三人大型宣传肖像,无所不在地悬挂在叙利亚的大街小巷。阿萨德家族祸害叙利亚之深,于此可见一斑。

倍西之死为阿萨德带来了改变余生的转机。他对于政治和军事毫无兴趣,1988年在大马士革大学医学院毕业后,在叙利亚陆军中担任军医;1992年赴伦敦西方眼科医院进修眼科学。在这里他认识了后来成为他妻子的阿赫拉斯。

倍西死后,阿萨德被哈菲兹调回国,接替倍西遗留下来的职位。他进入叙利亚胡姆斯军事学院,接受正规的军事训练,以直升机的速度成为所谓的军事领袖,并担任控制黎巴嫩傀儡政权的太上皇。

阿萨德在军队中效法他老爸的毒辣手段,大量清洗反对他继位的将领,安排自己的死忠老乡—-包括新参谋总长职位在内—-进入军队领导层,顺我者生逆我者亡的架势,使叙利亚返回到比封建王朝还要糟糕的政局。

2000年哈菲兹死后,阿萨德顺利“当选”为叙利亚总统,实际掌控党、政、军、特、警力量,没有王朝之名而有王朝之实的阿萨德王朝丑剧,就在人民的怨恨声中隆重登场。

人权观察和国际大赦的报告指出,叙利亚政府使用特务去暗杀、监禁、拷打来对付政治异己,已经习以为常。

2006年开始阿萨德下令,西方的网络一概禁止进入叙利亚,任何人在网上聊天,必须预先登记,使叙利亚成为人权纪录最差的中东国家。

不知道是天意还是巧合,阿萨德的出生日子是1965年9月11日:911是美国人民一个永远之痛的日子。

阿拉伯之春运动的野火,在2011年1月26日烧到了叙利亚。示威群众提出立即解除自1963年宣布的国家紧急戒严令。彪悍的阿萨德为了显示他的愚蠢、傲慢、粗暴和强硬,悍然下令军队强硬镇压,屠杀手无寸铁的示威群众,引起国际间的强烈指责。

2011年3月15日,后续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在素有革命摇篮雅号的叙利亚南部城市达拉(Darra)爆发,要求政改。叙利亚治安当局开始派出大批凶狠残暴的特务,执行屠杀、绑架、失踪、恐吓、私刑、拘捕、监禁等恐怖手段来回应之。

使阿萨德惊讶的是,越是在叙利亚各地实行恐怖政策,上街示威的人群就越多。历史一再证明,当人民不再害怕白色恐怖时,不再害怕政府时,不愿再被欺骗时,独裁暴政的倒台日子就近了。

2011年4月底叙利亚的动乱已经完全失控。阿萨德直把和平示威的人民视为敌人,出动了坦克、大炮和步兵团。一场又一场的血腥屠杀,非仅没有消灭示威群众,反而把抗暴的怒火蔓延全国,骑虎难下,阿萨德的日子开始难过了。

2011年5月18日,欧巴马总统下达行政命令,经济制裁叙利亚和冻结阿萨德家族在美国与美国属地的财产。2011年5月24日,欧盟宣布经济制裁叙利亚,和冻结阿萨德家族与他政府九位领袖家族在欧盟境内的资产。

2011年2月27日傲慢而自大的阿萨德公开宣布,他有“90%以上的叙利亚人民支持来稳定国家的政局”,因此他“有权力和义务动用必须的武力来惩罚那些叛逆”。

联合国难民署在最近发表的报告说,两年半的叙利亚内战制造了超过两百万名的难民,而且每天以五千人的速度朝着土耳其、伊拉克、约旦和黎巴嫩逃亡。既然阿萨德有着那么高的支持度,他又怎么解释这些背他而去的难民呢?

叙利亚的总人口是2,253万人,两年的光景就“难民”了10%的人口,另有四百万的人口在叙利亚国内流离失所,这个独夫的“90%以上的叙利亚人民支持”之说,从何而来?

全世界有包括阿拉伯联盟在内137个国家,在联合国投票谴责叙利亚政府和阿萨德的残暴,共同要求他下台,但被阿萨德嗤之以鼻。

2011年7月15日,国际红十字协会指出,已经有超过两万名叙利亚平民死在暴乱中,并宣布叙利亚为内战之国。整个中东的阿拉伯之春运动的死亡人数是十二万余人,叙利亚独占十万余人,而且这个数字正在急速地上攀。

阿萨德下定了与全世界的文明国家干到底的决心,他加强了屠杀叙利亚人民的强度和深度,最典型的例子是法尔萨(Ali Farzat)事件。

法尔萨是叙利亚最为著名的卡通漫画家。他于1951年6月22日在叙利亚西部城市哈马(Hama)出生,自小即有漫画天赋。十二岁时其讽刺漫画刊登在《阿约姆日报(al-Ayyam)》头版后,使他一夜成名,也使他被叙利亚政府下令封锁,严禁他的作品见报。

卡通漫画作品超过15000幅的法尔萨,是大马士革大学艺术系的高才生,善于用卡通漫画讽刺政客。对西方国家来说,这些只是博读者茶余饭后一笑的漫画而已,但在叙利亚却被视之为大逆不道的敌人。

法尔萨的不畏权势和坚持良知的风范使叙利亚人敬仰,视之为反抗独裁暴政的代表性民族英雄。2011年欧盟向他颁发萨哈罗夫和平奖;2012年《时报杂志》评他为全世界一百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西方国家用荣誉来肯定法尔萨,但是叙利亚却用铁拳来否定他。2011年8月25日,阿萨德派出以黑布蒙脸的特务,在大马士革市中心伍麦耶广场(Umayyad Square),拦住了法尔萨,绑架到大马士革国际机场郊区,抓着头发把他拖出车外,按在地上拳打脚踢,一顿痛殴后,再用铁棍打断了他的双手和肋骨,作为报复他用幽默卡通漫画讽刺阿萨德的惩罚。

临走前,一个特务用手枪顶住了法尔萨的太阳穴,恨恨然地警告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讽刺你的领袖?”法尔萨事件正是阿萨德流氓个性的最佳写照。

由于领土主权和意识形态的矛盾,叙利亚与以色列的政治死结是无法在短期内解开。叙利亚反对军叙利亚自由军领袖格利恩(Burhan Ghalioun),再三发表声明说,即使阿萨德下台后,以色列依然是叙利亚最大的敌人。

除了以色列之外,叙利亚的第二心腹大敌是穆斯林兄弟会。无数的历史事实已经证明,主张“暴力征服论”和“全球穆斯林化”的穆斯林兄弟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伊斯兰原教主义暴力组织。

1960年代穆斯林兄弟会在斯白伊(Mustafa al-Siba’i)的领导下,以几何式的惊人速度在叙利亚扩展,由1975年的五百余人,至目前的数十万人,这个现象正好有力地说明叙利亚人的素质和落伍。

斯白伊是叙利亚大马士革大学法学院和伊斯兰神学师资队伍系主任,亦是叙利亚伊斯兰社会主义统一战线的领袖,伊斯兰社会主义统一战线是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在叙利亚分部的别称。

阿拉伯联合共和国在1958年成立后,埃及总统纳赛尔下令用军事行动铲除危及国家安全的穆斯林兄弟会,叙利亚亦採取同步行动,拘捕斯白伊和叙利亚穆斯林兄弟会党徒,叙利亚自此与穆斯林兄弟会结下深仇大恨。

哈菲兹与叙利亚穆斯林兄弟会的仇恨是不共戴天的。由于叙利亚穆斯林兄弟会准备在哈马起兵作乱而激怒了哈菲兹。1982年2月2日,他派出了亲弟弟里法特(Rifaat al-Assad)为监军,以海达尔将军(Ali Haydar)为指挥官,出动飞机、大炮、坦克车,包围哈马,关门打狗,挥军屠城。在前后二十七天里,屠杀了40000余人,驱逐了10000余人,另外有15000余人失踪,史称这件惨案为哈马大屠杀。

美国政府一直把穆斯林兄弟会列在暴力恐怖组织黑名单上。每次受到美国压力时,阿萨德就拿他对付穆斯林兄弟会之举来说事,“证明”他是美国的“反恐同志”。问题是阿萨德本身就是恐怖大师,叙利亚发生阿拉伯之春革命的两年半以来,已经死了超过十余人,制造了两百余万的难民。

叙利亚政局已经没有和平解决的迹象与可能。民主团结党有15000名武装战士,有着化学工程师学位的穆罕默德(Salih Muslim Muhammad),是目前阿萨德最难缠的政治对手之一。

穆罕默德对阿萨德政权造成威胁,但在阿萨德政权棺材板上敲下最后一颗钉子的,则是叙利亚全国革命者与反对军联盟。

简称叙利亚全国联盟的叙利亚临时政府,于2012年11月11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Doha, Qatar)宣布成立。第二天,波斯湾国家除了伊拉克、阿尔及利亚与黎巴嫩之外,全都宣布承认叙利亚全国联盟为代表叙利亚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

叙利亚全国联盟已被二十一个联合国会员国承认,其中法国、美国和英国是安理会永久成员。其余大部分的国家均以叙利亚全国联盟为沟通与交涉的对象。

北大西洋公约国的美国、英国、法国和土耳其,宣布对叙利亚全国联盟的全力支持。美国政府除了先送一千五百万美元的见面礼外,白宫在2012年11月11日还发表贺言说:“我们期待着与结束阿萨德血腥统治的叙利亚全国联盟合作,为叙利亚人民应该拥有的和平、正义与民主生活开展工作。”

拥有二十个会员国的阿拉伯国家联盟议会发表公告说:“叙利亚全国联盟代表着叙利亚人民的愿望”。

叙利亚全国联盟的成员包括少数各个民族、不同宗教、各地代表、妇女、什至于好战的叙利亚自由军,最引人瞩目的是阿拉维派教徒的代表—-那正是阿萨德老家根据地的乡亲父老。

叙利亚全国联盟宣佈其宗旨是第一,绝对不与阿萨德政权谈判;第二,全面取代阿萨德政权;第三,解散叙利亚的秘密警察和特务机构;第四,要那些屠杀人民、摧毁财产、偷窃公权的人负起刑事责任。

叙利亚全国联盟议会设议员代表共114席,选出德高望重的前叙利亚大马士革欧玛雅清真寺(Umayyad Mosque)伊玛目哈提布(Moaz al-Khatib)为总统,叙利亚民主运动异议人士赛夫(Riad Seif),与在叙利亚推动普世女权主义的阿塔西(Suheir Atassi)为副总统,萨巴格(Mustafa Sabbagh)为秘书长。2013年3月19日希托(Ghassan Hitto)当选为叙利亚临时政府总理。

2013年5月31日叙利亚全国联盟议会赋予叙利亚自由军15席代表,鼓励其抵抗阿萨德的战功。

2013年7月6日,叙利亚全国联盟议会选出哈尔帕(Ahmad Asi al-Jarba),阿达布(Anas al-Abdah)为秘书长。

阿萨德的儿子哈菲兹可能有阿萨德家族遗传的傲慢狂妄和嚣张跋扈的个性,对于美国的战争态度和历史,几乎近于脑残,他居然在博客里恐吓早就视战争为常态的美国说:

“我可以预料到有人会说美国人的军事力量比我们强大得多。我的反应是第一,他们不知道我们有什么;第二,他们可能是比我们强大,可能摧毁我们的陆军,但是他们永远摧毁不了我们剩余的个别反抗。我们天生就能战斗和反抗,我们会无所不地在战斗,直到他们滚出去为止。无论他们如何努力,也无法把我们自祖宗至今就在这块圣地上赶出去。我们的战士会在街头战斗,会用小型飞弹,还有大量的枪支,他们不像我们那样了解这块土地,无论多久,我们最终必会胜利。”

这段文字倒与他的年龄相符,实在是幼稚得可笑。美国总统握着的战争权力是灵活而庞大的。在过去,因为扩军依法需要国会的同意,因而总统需要国会的合作,国会也以之为节制总统战争权力的筹码。但这种情况不再存在,目前的美国军力,已经足可应付同时发生的两场全球性战争,因而总统更无顾忌地运作权力。

2013年9月4日,参议院外国关系委员会以10票同意7票反对,授权欧巴马总统在“在本议案通过后的30天于90天之内,在不得地面进军情况下可以轰炸叙利亚60至90天”。

美国总统一手握着战争权限,一手拿住致命武器,在连国会都无法节制之下,阿萨德唆使他十一岁的小儿子去挑衅和羞辱美国,除了愚昧外,笔者看不出其中的智慧在哪里。

狗急跳墙加穷途末路,阿萨德已经使出所有的坏点子来屠杀叙利亚人民,从防暴队到特务、到军人、到大炮、到装甲车、到神经毒气、到集束炸弹、再到2013年8月21日在大马士革郊外戈塔的化学武器。这种逐渐升级的临死反扑,完全合乎局势演变逻辑,也完全合乎这个独裁暴君的残暴个性。

两百万名难民的悲剧没有唤醒这个独夫的天良,十万条百姓的生命成为这个暴君逞勇的棋子。阿萨德敢使用化学武器去屠杀他的所谓敌人,实在没有使人惊讶的理由。

这么一个丧心病狂的独裁政权,这么一个拿着自己人民当猪狗的暴君,人权无国界,即使他不使用违反国际公约的化学武器,自由世界也应该联手制裁之。任何容忍这个政治流氓的行为,任何纵容这个兽性屠夫的狡辩都是对人性尊严的犯罪。

被阿萨德在两个星期前用化学武器谋杀的,包括四百名儿童在内的1429条生命,另加3600名躺在医院里的化学武器伤患,成为压断阿萨德骆驼背上最后的一根稻草。

国内外的大环境没有一件是对阿萨德有利的。他和全家族的庞大资产已被西方国家冻结,并列为不受欢迎的人物而被拒绝入境。内有庞大的临时政府压力,外有被美国飞弹袭击的威胁,无所不在的起义和抗争使他四面楚歌,一夜数惊,绕室彷徨。看来是阿萨德家族抓紧机会,在大祸临头之前领国际机场登机证的时候了。


高胜寒  2013年9月9日

 


0%(0)
0%(0)
  以下是用你的逻辑回复你! - 五步蛇 04/17/18 (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春秋戈:朝鲜引爆156磅超小型核装置!!
2017: xpt:抗法:你看到了什么?(有图)
2016: 格致夫:台湾之民主灯塔闪烁出何样光芒
2016: 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
2015: 美式大便民主之内幕
2015: 老王社长:我们今天还需要“打着红旗反
2014: 诗如人:世纪伟人的深邃、圣洁、宁静和
2014: 网管,天坛是汉奸网吗?
2013: 指导我们革命的理论基础是马列毛主义周
2013: 曹长青:撒切尔夫人给男人做样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