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权贵资本主义”质疑
送交者: 李亚军 2018年07月04日11:24:09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听风室随笔


“权贵资本主义”一词,最初是吴敬琏教授于1999年提出的。其后吴教授又数次强调指出:“当前中国面临最严重的危害,是权贵资本主义”。近10余年来,这个词早已溢出经济学界,如秦晖就有文章“当‘中国梦’遭遇‘权贵资本主义’”问世,著名学者吴思也有涉足权贵资本主义的文章。总之,权贵资本主义的提出,在知识界获得广泛的喝彩声,这也是人们对权贵至上制度不满的一种显示。更早时候,东南亚一些国家靠血缘、姻亲等关系取得经济与政治资源的社会制度,被称为“裙带资本主义”(crony capitalism)。“权贵资本主义”一说虽从“裙带资本主义”脱胎而来,但我觉得吴敬琏用“权贵”取代“裙带”,对本国而言似乎更准确。
不过人们却忘了,所谓“权贵资本主义”,其中首先强调的是 “资本主义”。“权贵”二字只不过是对“资本主义”一词的有限修饰。我之所以称有限修饰,原因在于:不论是“权力至上的”抑或“贵族至上的”体制,只能是隶属于“资本主义”这一范畴之内。换言之,“权贵资本主义”首先强调的是“资本主义”,尔后才是“权贵至上”的。于是引出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是:什么是资本主义?只有弄清什么是资本主义,才能在此基础上认识或评价“权贵资本主义”。如果连资本主义一词的真正含义未弄懂,听到对“权贵资本主义”的指责就盲目兴奋,觉得经济学家对权贵阶层的指责,让我们在情绪上得到渲泄的机会,就不加思考地保留并广泛应用这一词组,就难免形成以讹传讹之嫌。

什么是资本主义?
最清晰简明、毫不含糊的答案是: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
为什么说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在资本主义,资本投向哪里、用于何处?投入后生产哪些产品?生产多少?达到怎样的质量标准?这些问题,完全由不得资本家或企业家们自作主张,由不得政府指手画脚,也不会依赖少数自命不凡的精英们制定计划作决定。决定这些问题的是市场——是市场的价格信号。当然,市场价格信号也仅仅是市场重要信息,善于捕捉这些信息的却是资本家、企业家。若进一步追问:决定资本投向何处、用于何方的哪些人是谁?决定无数企业供给哪些产品?供给数量多少?质量应达到何种标准的哪些人又是谁?答曰:是市场上所有自由选择的消费者!消费者用什么方法决定资本投入的方向?以及消费者用什么方法决定企业应供给哪些商品?这个方法就是消费者在市场的投票!当然这不是总统竞选时的一人一票,而是任何一个消费者都可多投、也可少投甚至拒投的货币票。事实上,货币票的投票正是市场自由选择的真正含义。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企业若得不到消费者足够的选票,便被淘汰出局,政府不会输血抢救。资本主义任何一家企业要想致富、要想把蛋糕做大,唯有仔细揣摩广大消费者的市场需求心理,并不惜一切地投其所好,以便让市场消费者通过购买行为获得最大满足。
所以,市场经济其实就是资本主义!
然而从19世记起,资本主义在世界范围内不断遭诋毁和抹黑,几乎成了罪恶、腐朽、黑暗与垂死的象征。19世记自称为人类设计出最理想制度的少数精英们,全然无视资本使用方向只能由消费者说了算的这一基本事实,武断指责“资本从诞生起,每个毛孔都流着肮脏的血液”。在这些精英看来,资本的本质就是剥削,由此也造成无产阶级的绝对贫困,以及民众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忿恨。中国在文革时期,凡将被打倒的各级官员,一律被称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彼时国内媒体上亦常可见“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之类的口号。“资本主义”一词如此广泛而又不屑被地使用,但如果要求一名掌控意识形态的官员对“资本主义”作出那怕是粗浅的解释,估计除了公式化地套用“黑暗的”、“腐朽的”、“垂死的”等修饰词外,余下的也只能是不知所云了。
上世记经历两次世界大战及极权主义试验的喧嚣过程中,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家们力挽狂澜,努力恢复资本主义作为自生自发市场秩序运行的真相。作为奥地利学派一代宗师的米赛斯(Ludwig Von Mises),毋容置疑地在“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之间划上等号。米赛斯指出:
往昔美好社会的停滞状态,之所以能转变成为生机勃勃的资本主义,不是因为自然科学和技术的变化,而是由于采纳了自由企业原则。这场始于文艺复兴,经过启蒙运动,而在19世纪自由主义时期达到顶峰的伟大的思想运动,既产生了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也产生了它的政治后果,或者按照马克思的说法,政治“上层建筑”——代议制政府和个人的公民权利:良心自由、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以及一切沟通方式的自由。现代所有精神成就,都是在这种个人主义的资本主义制度所创造的氛围中兴盛起来的。……(Mises,The Ultimate Foundation of Economic Science)
在《官僚体制》一书中,米赛斯用同样明晰的话语表述:“资本主义或市场经济,是一种建立在生产资料私有制基础上的社会合作与劳动分工体系”;在《反资本主义的心态》中,米赛斯干脆将“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交替混用,借以显示“资本主义”完全等同于“市场经济”:
在市场经济中,人们有机会去追求他们希望在社会的劳动分工结构中所获得的位置。他们可以自由地选择他们打算服务于他人的职业。……在资本主义制度之下,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挑战任何他人的既得利益。如果他觉得他有能力比他人以更优、更廉价的方法满足大众的需求,他就可以用行动证明自己的效率。……一个人做生意的最后结果如何?完全取决于消费者们对他所供给商品的偏好与选择行为。
在市场经济中,决定每个人的位置和收入的社会选择过程,在持续不断地扩展着。……每个人的财富都取决于消费大众对他提供服务的认可,而他本人也是该消费大众中的一员。……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作出某种奉献,由此得到他人给予的报酬,即获得较高的收入。……
     三
现在回到本文开头的问题上。如果你认可资本主义等于市场经济的说法,那末吴敬琏教授指陈的“权贵资本主义”,当然也可以称“权贵市场经济”。但事实上无论官方文件还是学者们下笔,从未见有“权贵市场经济”一说。其中原因之一,上世记90年代,官方决定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作为改革目标以后,在人们的观念中“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在词意上已分属两股道上的车——互不相关。于是在“市场经济”开始获得广泛青睐的同时,一方面人们并没有放弃对资本主义的厌恶与怀疑,依然无视大量事实,把经济危机、失业、贫困、犯罪和其他弊病,都归咎于资本主义;另一方面是对资本主义横加指责的权贵们,又怀揣大量资金,义无反顾地移民投奔资本主义。这真是一道奇异的景观,有识之士也许已发见:接受市场经济而排斥资本主义,意味着陷入自相矛盾的困境。
“权贵市场经济”不被接受的另一原因在于,权贵至上的游戏规则,也即以权力、身份作为经济资源与政治资源配置的依据,完全有悖于市场经济中消费者主权至上的规则。一个人拥有多大的权力或具有怎样的身份,必有与此匹配的社会等级与地位;权力大小的不同、身份高低的差异,不仅决定社会成员的等级高低,也决定不同等级所能享有的财富分配。这与崇尚消费者主权或主权在民的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中,借助市场投票决定收益的规则完全格格不入。权贵至上的规则,其实就是借助权力推行的等级制度。古代蒙古铁骑入侵南宋后,靠血腥暴力建立的元皇朝,就是明显例证。元皇朝等级制度十分森严,所有社会成员被分成四等(蒙古人成了最上等权贵,南人是最低贱的下等人)十级(其中儒家知识分子处于第九级,排在妓女之下、乞丐之上)。
元皇朝的权贵等级制度必须以暴力为前提,这一点与现代极权主义推行的权贵至上制度完全一致。没有强权暴力也就没有权贵们的一切,依赖强权暴力的护航保驾,权贵阶层的任何掠夺、攫取都可以合法化。2007年1月8日出版的《财经》杂志,披露了一名权贵门第的公子(民间称“太子党”)轻易掠取巨额财富的案例:
最初,XX从银行贷款7000万元,买下山西一煤矿。然后请评估公司将煤矿评估为7.5亿元,按此价格把煤矿卖给山东鲁能集团,还了7000万元贷款以后,此人就净赚6.8亿元。用同样手法又操作几次,他就赚了33亿元。山东鲁能集团是大型国有企业,2006年实行转制,XX和他的朋友,用37.3亿元,买下了鲁能91.6%的股权,而鲁能的实际价值高达1100亿元甚至更高。
据朱振和先生在网文“合法腐败与腐败的社会化”中的跟踪披露:一年以后,曾经以37.3亿元的价格向XX卖出股权的鲁能集团,又以185亿元的价格向XX赎回。这一出一进,让XX轻松净掠取48亿元,且无贿赂、诈骗的蛛丝马迹。这是一个极重要、极难得又极典型的案例,国内媒体仅是偶然一次报导,此后不可能再出现类似文章。在这一案例中,这个XX首先轻易获得银行贷款,继而与山西煤矿、山东鲁能集团之间形成转手交易中实施的疯狂寻租活动,整个过程流畅而默契,水到聚成无丝毫障碍。显而易见,XX的得手,绝不是因为他有惊天才能与信息优势,而是因为他的权贵背景,使他获得足以呼风换雨的能力。若换另一名普通人,这大概是连做梦也不敢想的事。客观地讲,XX的系列攫取或掠夺行为,只能是权贵阶层在寻租场上的游戏。因为这里根本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市场过程。涉及上千亿元人民币的寻租活动,绝不可能在市场过程中完成。在真正的市场经济中,任何人要想获得相应的货币回报,只能取决于消费者对他所提供产品或服务的认可,取决于消费公众愿意向他投入的货币票。XX与山东鲁能的官商勾结且不论,作为个人从银行轻易拿下7000万元贷款,在市场经济中就不可能办到。
在真正的市场经济(资本主义),若发生山东鲁能集团那样的巨额亏损,资本家或董事长早就跳楼自杀了。山东鲁能作为大型国企,亏损再大也不必担心。原因在于,政府为国企亏损买单同样是合法的。当然,政府本身也不在乎为国企的亏损买单,因为最终的买单人只能是广大消费者兼纳税人的公众。换言之,作为权贵的XX,真正的掠夺对象是谁?是公众!
这一案例其实仅是冰山之一角,朱先生的文章还谈到另一权贵刘志军(前铁道部长)攫取财富达数百亿元,但庭审时显示来历不明财产仅几千万元。原因就在于权贵合法寻租形成的掠夺已获默许,不属腐败或行贿受贿之列。权贵阶层更早的合法掠夺,是价格双轨制时期的“官倒”;到了90年代前期土地市场形成开始,权贵们在各地方政府的配合下,通过倒卖土地大肆寻租,同样早已不是秘闻。除土地要素市场,还有资本市场、资源市场或垄断的产品市场,全是以市场的名义出现,实为权贵阶层的寻租场。
权贵至上规则是计划经济的遗产,也是与市场经济水火不相容的规则,所以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权贵市场经济”。我不是说在真正的市场经济或资本主义就不存在寻租或诈取之类的犯罪,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即在市场经济内绝不可能有权贵阶层的存在。所以市场经济即便有寻租或腐败现象,却不可能合法化、不可能形成气候并漫延成风。唯有极权主义的计划经济制度下,才是权贵者们通吃的游戏,也是消费公众不受保护的一种体制。计划经济不一定需要少数精英制订经济计划,事实上市场过程中的价格信号瞬息万变,企图制订国民经济计划的伟大目标,只能是天方夜谈式的神话。计划的本质是控制,不仅是权贵们对资金与一切资源使用方向的控制与分配,还包括对所有社会成员的行为与思想的深度控制,如同棋手对棋局中一兵一卒的控制那样。取消了计划,并不能自动进人市场经济。只有取消了权贵对广大消费公众的控制,让后者成为市场自由投票的主人,才能获得市场经济的准入证。 
      四
世界上不可能存在“权贵市场经济”。因为权贵阶层容不得真正的市场过程,市场也容不得权贵阶层及其疯狂的攫取与控制。可以说,权贵阶层的存在,完全是对市场过程的反动。如果我们懂得市场经济即是资本主义的道理,也就可轻易获得下面的结论,即:权贵阶层容不得资本主义,资本主义也容不得权贵阶层;权贵至上规则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完全是格格不入、水火不相容的关系。由此也可推断:“权贵资本主义”一词,完全是自相矛盾的提法,当然也属子虚乌有的废话。
吴敬琏教授在国内是如日中天的经济学名家,凡夫俗子如我辈无意挑战名家的权威,但听凭似是而非的“权贵资本主义”一词不断以讹传讹,又如骨鲠在喉,不得不吐。在我看来,中国因信奉权贵至上,也绝不存在权贵资本主义。今天未能进入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将来也永远不会进入,除非借助宪政制度推倒权贵至上规则。必须懂得,一个社会若不能推倒权贵至上规则,是绝无可能进入市场经济或资本主义的。

006JZmKgzy7e7lYQkxTc5&690.jpg

20180406-bt (4).jpg

db1105d4.jpg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为什么西方没有中国式的王朝兴亡循环?
2017: xpt 谈谈万维的“署名”规定
2016: 米笑:当言论自由碰到华人的政治正确
2016: 令某被判,自作自DIE
2015: 国务院召集会议 果断强力拯救中国股市
2015: 溪谷闲人:训驴
2014: 习近平自画像:奠定10年执政基础
2014: 俄罗斯:一个无所适从的国家
2013: 最新消息:薄熙来身体很好!
2013: 姜维平: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