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川建国同志现在把美国的问题和社会仇恨,转嫁中国身上作致命斗争
送交者: 北冥有笋 2018年08月09日21:03:23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川建国同志现在把美国的问题和社会仇恨,转嫁中国身上,并切实有效的和中国进行斗争

在班农纳瓦罗等有心人的引导下,搞一场屠华活动,不是不可能的事。反正有先例。事情如果发生了,别指望“学术盲流”们自己以为是高等华人就能身免。当年印尼““红碗事件””被屠杀的50万华人可都是决绝中国政府帮助撤退,拿着台湾护照的蒋光头跟屁虫居多。后来都成了冤死鬼。上个世纪末又再一次重演同样的故事。

==========================================================


1965年9月30日,印尼发生了一场疑云重重的流产“政变”,使得印尼的命运为之扭转,也拉开了军事强人苏哈托长达32年执政的序幕。 但鲜为人知的是,这场至今真相混沌未明的“政变”,和两年后因之而起的“清共”运动及其大规模排华事件,也在根本上扭曲了印尼华人的命运。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印尼“红碗事件”---50万华人被屠杀1


印尼“红碗事件”---50万华人被屠杀2


印尼“红碗事件”---50万华人被屠杀3


印尼“红碗事件”---50万华人被屠杀4


印尼“红碗事件”---50万华人被屠杀5


印尼“红碗事件”---50万华人被屠杀6


印尼“红碗事件”---50万华人被屠杀7


印尼“红碗事件”---50万华人被屠杀8


长久以来,在印尼政府的刻意掩盖下,“政变”及“排华”事件一直是当地的禁忌,几乎没有人敢去触碰,相关的史料也都付之阙如。除了极少数当事人(如前总统苏哈托和刚刚去世的纳苏辛将军)外,很少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不过,苏哈托下台两年以来,已经有愈来愈多的迹象及证据显示,35年前的那场“政变”应该是苏哈托为夺权“制造”出来的;33年前的“排华”(红碗事件),则是苏哈托为了落实真有“共产党叛乱”的说法而发动的。


更有甚者,印尼的许多排华法令都是在这个事件后陆续颁布的,因此可以说这次子虚乌有的“政变”是印尼华人命运趋于悲苦的重要分水岭,印尼华人几十年来不断受排挤,也都是从这个排华高峰延续下来的。


根据印尼官方的说法,35年前印尼共产党主导,由拉提夫上校及乌坦上校率领一批军士,逮捕并谋害了6名军事将领;时任印尼精锐陆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的苏哈托则当机立断,立刻发动反击,平息政变——这就是印尼历史上着名的“9·30事件”。


次年3月11日,苏哈托宣读了一份据称是总统苏加诺(事实上当时已被软禁)签署的信件,内容是苏加诺同意赋予苏哈托所有必要的权力,以便保卫印尼国土完整、政权持续。


根据这封“3月11日命令书”,印尼军方拥戴苏哈托成为“代总统”。拥有军权的苏哈托接着宣布印尼共为非法组织,同时展开“清共”运动,从1966年开始,总共持续了3年之久。


所谓“清共”,其实就是屠杀。美国中央情报局曾经把这段时间的印尼称为“20世纪最惨的集体谋杀”,估计有50万名“左翼华人分子”被杀,另有60万名华人未经任何审判被关进牢里。


“红碗事件”


这是一串针对华人的行动,自1967年10月展开。印尼当局将西加里曼丹与马来西亚交界处一片广袤的土地划为“红线区”,强迫居住在该区域内的华人往山口洋、坤甸等都市迁移;更有甚者,印尼军方散布摇言,指称有9名大雅族(印尼高山原住民)的长老被华人所杀,借以挑拨原本与华人关系不错、但想法却相当单纯的大雅人。


当时,报仇心切的大雅人在许多华人住所前放置了盛有鸡血或狗血的红色土碗。这是大雅人复仇的记号,任何大雅族人见到红碗,都有责任进屋将里面的人赶尽杀绝。也正因为如此,当年的排华事件又称为“红碗事件”。腥风血雨究竟有多少华人在“红碗事件”中被杀?至今除了“哎呀,太多了”之外,没有人说得出确切的数字。不过,根据幸存者的陈述,至少有好几个地方发生“屠村”事件。“沟水都变成红色”,“大雅人杀华人,就像杀鸡杀鸭一样”是他们描述当时惨状的话。


大雅人杀人采取最原始的“砍头”方式。幸存的庞春香女士当年就亲眼见到丈夫萧水淋被大雅人砍杀,她自己的头部以及3岁大女儿的手臂都被砍伤,留下的疤痕至今清晰可见。这些华人在当年的事件中,死得真是很冤枉。


人间炼狱


许多印尼华人死在了大雅族人的野蛮屠杀之下,而印尼军方的监牢则是残害华人的另一处人间炼狱,许多当年的幸存者和知情人至今仍心有余悸。


65岁的萧佛火说:“我所居住的万诸记村共有一百多户华人,分成两条路线离开,一半人去孟加影,另一半人则去拉力。结果去拉力的人被大雅族骗入森林里屠杀,总共有四十多人。我听说拉力、昔焦窝、打腊、沙那京这几个地方是最惨的,被杀的华人都手无寸铁。“我虽然保住了命,但不久后就被抓去,关进山口洋监狱。那时在监狱中的华人常有上千人,平常大家都做工,我在里面做裁缝。1978年,我被送往坤甸监狱,才发现我早在1972年就应该被释放了,但山口洋监狱利用我做裁缝帮他们赚钱,把我多关了6年。”


60多岁的吴菊香也是当年的幸存者,她说:“当时究竟有多少华人被杀?没有人知道。在加里曼丹,每个村都有中国人被杀,家里有人不见了,也没有人敢去找。我听说打腊那边的华人进行抵抗,被大雅人及印尼军队联手屠村,没有一个幸免的。”“华人被杀后就被弃尸在山野间,任尸体腐化。没有人敢去收尸,除非不想活了。”


“那时山口洋的监狱设在库瓦纳路的一个橡胶仓库里,附近还有座难民营,每天都有人饿死那时关在监狱里的华人男女都有,男人必须做工,女的则大多被送到政府官员家里当女佣。我们最大的共通点是:大家都不知道为何被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亚历山德罗是西班牙传都教士,他曾在山口洋协助难民,是当年事件的知情人。他忆述道:“我当年才28岁,在山口洋前后担任了18年的传教士,因此排华事件发生时,我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


“据我了解,当年的事件根本无关乎印尼共,而是苏加诺、苏哈托两股军队势力间的斗争,6名将军也不是GCD杀的,是印尼军方嫁祸于他们。”


“当时,光山口洋一地就有7万左右难民,死掉两万多人,可是有记录的只有两千人左右。”


“排华运动在1967年达到最高峰,山口洋有男、女监狱各一座,女监里遭强暴的事件时有发生,有怀孕的,也有染上性病的。我知道的就至少有十六七名被监禁的女华人因不堪凌辱而自杀。”


“男监里面情况更惨,印尼军人常常在晚上故意放人出去,然后就当逃狱者枪杀;更多的人被直接送到长沙坝,杀死后就丢到海里,五六年前长沙坝的海边还见得到枯骨。”


“我记得1968年底,国际事务调查团到山口洋监狱调查,印尼军方事先将监狱粉刷一新,同时把大部分被监禁者迁往长沙坝,留下少部分人则发放新衣,而且被威胁、恐吓、要他们对调查团表示狱中生活合于人道。”


“印尼政府同样也煽动大雅族人残杀华人,我就亲眼见到大雅族人用竹篮盛着3颗人头‘串门子’、目的是要让其他族人‘兴奋’,然后出手杀人。3颗人头都是华人,我看得很清楚。那时单单在沙那京一地,就有316名华人被杀,身首异处。”


“当时大雅人见到四处流离的华人,只要对方身上有东西,就开口要对方交出来,如果不从,立即斩首。确实太悲惨了,许多受难者直到今天都不愿再提当年的事。”


亚历山德并未虚言,当年住在沙那京的庞春香,是在熟悉的大雅族人的帮助下才幸免于难的。大雅族人向也透露:“整个事件结束后,大雅族的头头都获得印尼政府颁发的金牌奖励。”


而从山口洋监牢侥幸生还的蔡南强则这样描述当年的屠杀情形:“山口洋的监狱里,每天晚上9点开始就是杀人时间,一晚总共有一百九十个人死于非命,前后持续了两个月之久,你可以算算看死了多少人!”??


● 逃离印尼


美国、加拿大和英国等西方国家迅速撤退侨民。在印度尼西亚的外国人纷纷打点行李,恨不能马上逃出这个恐怖世界。由于当地暴徒不能区分日本人、韩国人与华人,所以许多日本与韩国商人也被抢被打。5月14日,日本商人小村先生开车去银行,在路上被一群人用一根大木头横在街上,截住去路。他拿着日本护照大叫:“我是日本人”,可惜,暴徒们既听不懂英文也不明白日文,照样抢走了他的皮包。可能是看见了他文件上日本国的标志,所以“从轻发落”,只不过用拳头打了他一顿而已。


在雅加达机场,飞弛而来一辆奔弛轿车。驾车的人高举着车证大叫:“一万美金,谁要?”在正常情况下,这辆车最少也要卖八万美元。最后,也不知道多少钱成交,车主拿到钱后,头也不回,登上飞机就跑了。雅加达机场内人满为患,许多仓促逃难的人没有买飞机票的钱,新加坡航空公司表现出极大的同情心,只要有空座位就允许华人先登机以后再补票。在很短几天内就有四万多华人逃离印度尼西亚。


● 反华暴乱的三个特点


这次反华暴乱具有三个特点:第一,犯罪面宽,几乎在印度尼西亚全国都发生了反华暴乱。过去经常在北苏门答腊首府棉兰等地发生反华。在棉兰的华人坚持讲福建话,与当地居民的关系比较紧张。在5月5日棉兰市发生骚乱,在三天内有3000多座店铺被烧毁。可是,5月13日在棉兰的反华活动反而并不严重。在梭罗、三宝垄、巨港和巴里曼等地,华人根本不讲中文,不用中文姓名,与当地居民关系十分融洽,从来没有发生过反华事件,但是,这次出人意料之外,在这些地方反华暴乱特别严重。许多当地居民在事件之后以各种方式表示遗憾,并且声明他们与反华暴行无关。第二,犯罪模式高度一致。各地暴乱都是从橇门开始,再抢劫,强奸,最后纵火。第三,犯罪时间高度一致。警察和军队“失踪”的时间也高度一致。


● 印尼政府装聋作哑


在反华暴乱之后,苏哈托和印尼政府装聋作哑。当国际妇女组织强烈抗议印尼侵犯妇女权力时,印尼国防部长维兰多在7月1日说,由于至今没有受害者向当局投诉,所以当局认为并没有强奸案件发生(见明报,1998年7月10日)。他话音未落,7月2日在雅加达又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轮奸华人妇女案件。印尼当局无视国际舆论,不择手段,试图继续掩盖罪行。印尼妇女联系资讯中心在帮助庇护受害华裔妇女的过程中,不断受到威胁和恐吓。到了7月份,国际妇女组织从印尼、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搜集到了100多个强奸案例。在无可抵赖的情况下,7月10日印尼政府妇女事务部长阿拉维亚对记者说,“希望媒体不要再报导印尼政府仍然没有注意到在雅加达等地出现的强奸和抢劫,不过,我们需要确切的证据”。


印尼政府至今仍然拒绝就反华暴行公开认错,道歉。在事后,印尼一些政府权贵们跑到华人居住区内一本正经地宣告,印尼政府完全保证居民的人身安全,保证华人受到公平的待遇。这样的声明又如何能够取得国际社会和印尼民众的信任呢?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印尼学者说,如果政府与这次暴乱无关的话,他们首先要解释为什么在暴乱30个小时之后才在全国各地同时出现军队和警察?如果国家的情报和保安系统效率如此之低,那么还有什么国家安全可言?


亚洲华尔街日报采访了一个受害者,Chairul,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都在暴乱中被烧死了,他悲愤地控诉,如果说在5月12日被军警打死的6名学生是改革英雄的话,那么,在5月14日和15日被屠杀的一千多名华人就是改革的牺牲品吗?


7月9日,印尼人权委员会秘书长罗巴表示,“该委员会毫不犹豫地确认5月13至14日的暴乱中,发生了有组织及残忍地对华裔女子进行强奸事件”。声明说,在许多个案中,强奸暴行都是在受害者家人面前进行。(见联合早报1998年7月9日和明报1998年7月10日)“根据印尼人权委员会的报告,仅在5月13和14日暴乱中便有500多宗强暴案发生,数以千计的华裔妇女被施暴后,落得自杀和精神失常的悲惨下场。因为她们有冤无处申诉,整个身心都崩溃了,连带是家人亲友都陷入茫然无助的境地。”(见中央日报,7月25日)马来西亚人权组织,泰国妇女组织等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援助印尼华裔受害者。


确实,在世界上许多国家里,例如菲律宾,韩国和中国,在改革过程中都曾出现过流血事件,冲突往往发生在政府和学生之间。在印尼,学生们要求改革,导致了政府与学生之间的冲突,但是,在改革旗帜下上演的却是种族迫害和流氓暴行。正如远东经济评论的编辑W.McGurn所指出的那样,如果说改革需要流血,难道印尼改革需要的是强奸吗?


五月大屠杀显然是有组织、有计划的蓄意事件,显然与印尼军方有关系。来自印尼私人诊所的消息说,参与屠杀和强奸活动的暴徒承认,他们事先被注射了兴奋剂,以便顺利执行这项禽兽任务。事后他们感到体力不支,纷纷到诊所就医。有的暴徒本来就是各地的地痞流氓,有的则是各地的武术班学员,有的是被军校淘汰的学生,但是其.纵者则是军队和一部分极端排华势力。数日以前,这些社会渣滓被集中到东部的齐普尔基地进行集训,临出发前,不光被注了兴奋剂,而且组织者许诺,每强奸一名妇女可得赏金二万印尼盾(约2.5美元)。


那么印尼军方为什么要支持极端排华势力发起这场大屠杀呢?原来,无论印尼军队还是极端排华势力都是苏哈托政权手中的工具,为苏哈托效命是他们的共同特点。


苏哈托本来就是靠屠杀起家的。1965年9月,印尼军队发动了右翼政变,将亲共的民族主义总统苏加诺赶下台,随后50多万印尼华人被屠杀(这是最低数字)。


1965-1998期间零星事件一九六八年,新加坡政府将印尼船员判刑,引起泗水(Surabaja)的排华暴动一九七○年,一名苏拉维西(Sulawesi)的华人,由于对回教先知穆罕默德语出不敬,导致当地的反华行动一九七三年八月,爪哇万隆(Bandoeng)亦发生排华暴动一九七四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出访印尼,也引起印尼人的民族意识高涨,从反日示威演变成排华暴动。八○年代的印尼,排华运动由过去的零星事件,逐渐被有心人士用来扩张成攻势性的大型暴乱,且愈演愈烈。一九八○年,在爪哇梭罗(Solo)的一名华人与一个印尼中学生,因骑脚踏车互撞而发生口角,当地华人商店立即遭到攻击,当时谣言四散,加重了排华情绪,使得暴动一路蔓延到三宝珑(Samarang),引起全国性的骚动,数十人伤亡。一九八二年,印尼政府将「排华」归咎于华人本身无法与当地人融合,宗教事务部甚至颁令,禁止华人基督教教堂使用华语传道。此举除了引发华侨的不满,并没有制止排华运动的壮大。同年年底,今名乌将潘丹(Ujung Pandang)的苏拉维西首府──望加锡(Makassar),谣传有一名少女被华人所杀,二十多家华裔商店遭焚毁一九八三年,松巴洼(Soembawa)岛发生排华暴动,数十间华商被劫一九八四年,雅加达发生排华暴乱,死伤数十人一九八六年,泗水一名华人虐待女佣的消息传出,引起当地长达数周的排华暴动。


马来西亚华人组织华总妇女部指最新资料显示,印尼华裔妇女遭强暴事件是有策划的暴行,暴徒在施暴之前,曾受过组织训练,事前也注射了兴奋剂,事后还得到奖赏。


5月排华暴乱发生,雅加达各地华人开设的店铺或住宅同时发生抢、烧、轰事件,暴徒“各司其职”轮番上阵,撬门成功则撤退,暴徒疯狂抢掠一空后,另有人放火,带头强暴华人妇女,其他的轮番而上,发泄兽性。他们侮辱华人的手段,或当着受害者的父兄、丈夫面前,或强迫儿子强奸姐妹或母亲,很多受害者羞于面对将来,惟有自杀了断。在众多的案例中,受害者默默地承受,羞于启齿。如要求她们挺身而出作证,必须要有极大勇气,需修补妥心灵的创伤。


印尼的佛教寺里,假日显得非常拥护,也有其间蕴藏着无限的辛酸、悲剧。桑迪亚万说,经救援组织查证的168件案子几乎都是集体施暴。施暴者衣着整齐,并非穷困贫民,目击者说他们开车而来,开车而去。


我在一家医院目睹一名受害者。这可能是我一生最难忘怀的时刻。病房的药水味弥漫在每个角落,病床上躺着一位被强暴的年轻华裔女子,她脸色惨白。她勉强笑了笑,但那受惊受怕惨遭灭绝人性虐待的心灵创伤,还是在她怯弱的眼神里流露出来。她的受害经过曾被当地媒体披露,连先前住的医院名称都曝光。她的亲人告


诉我,“动完手术后,那几日竟然来了一些军人,就在楼下大门外徘徊”。


深受威胁的家人,在义工安排下,连夜把她转到现在的医院。“将来我们会在法庭讨回公道”,眼里闪耀愤怒的火花的亲人按捺内心激动。问她为什么不公开控诉暴行,她说:“谁能保证我们安全?我们是华人,在他们眼里,我们是可以欺负的。”


印尼一个救助受暴华裔妇女的组织“妇女之友”表示,一名曾在暴乱现场负责煽动的男子向她们承认,他在5月暴乱的前两个月,曾在雅加达市郊接受“政府单位”的培训,专门在暴乱现场放火和焚烧建筑物,当时亦有其他人接受强奸华妇的训练。


● 军队和警察失踪了30个小时


雅加达的大火不断蔓延,几近失去控制。在血腥暴行肆虐了30个小时之后,军队和警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在装甲运兵车。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哈托和政府官员开始在电视和广播中呼吁保持和平与秩序。可是,被放出潘朵拉盒子的魔鬼继续在各处作案,军警为了对付疯狂抢劫和强奸的暴徒和黑社会而疲于奔命。雅加达变成了恐怖和罪恶的地狱。


首先出场的是“身强力壮的大汉”。他们经常穿着军靴,被人用军用卡车运来。他们点着汽车轮胎和胶合板墙,把人群从贫民区中引出来。然后他们高喊“宰了中国人,烧死他们,这些中国狗”,接着开始抢劫商店和超级市场,如芝勒杜商场、查蒂内加拉商场和日惹超级市场。穷人跟在他们后面。他们吃惊地发现,偷东西竟是如此容易。当采购中心各层楼都挤满了人,人群像处在神志不清的状态往提包里塞东西的时候,挑唆分子便下楼去,把他们带来汽油都洒出来,把大楼付之一炬。


5月那几天有40个大型采购中心、4000多家商店、1000多家私人住宅被冲击、毁坏和烧毁。是谁派出了这些彪形大汉,现在还不清楚。但每个印尼人心中都怀疑,而这种怀疑大多数是针对着军队。


从收集到的暴乱情况来看,参加暴乱者多是乘坐卡车结伴而来,很多暴徒事前曾接受训练,以执行纵火抢掠和强奸华裔妇女的任务:每强奸一名华裔妇女能得到2万盾(约2美元)的报酬。暴徒在施暴前都服过兴奋剂,一些人事后感到体力严重衰竭,因而到私人诊所求医,使这见不得人的勾当大白于天下。


据悉,当地臭名昭著的黑社会组织、反华团体和极端势力卷入这些事件中,已出现的“万隆反华组织”等,他们曾扬言,宁可让印尼倒退20年,也要把华人赶走。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七绝 题照(199)闻九寨沟地震有感
2017: 环球时报,为薄熙来孙政才狡辩
2016: 捉刀:澳大利亚一脚把普世价值踢爆了
2016: 虽然轮子一副脑残相,却用习死磕江泽民
2015: 阿妞不牛:薄与习,中国人民做出了正确
2015: 谢盛友:薄熙来习近平的简单比较
2014: 沙叶新:精神与使命——一个作家的心路
2014: 云淡水暖:国企私有化是一条死路 2014-
2013: 胡亥:薄熙来案暴露了习近平的软肋
2013: 半江红: 我对薄熙来的一点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