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幽灵书生——校园文革恩仇录》第二十七回
送交者: 苏渝游士 2018年11月03日20:13:14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第二十七回

辯階級承光怨說楊白勞,游金山法江禪鎮楊克思

第二十七回  辯階級承光怨說楊白勞,游金山法江禪鎮楊克思

周靜茹指給王夙雯看,坐在映山湖長椅上的人正是劉致遠。

一個星期以來,劉致遠的情緒很為低落。從江州市寄來的一封出乎意料的信,給他當頭澆了一盆冷水。信是周靜茹的父親周凱緣寄來的。信中寫道:

「劉致遠同學:你好,

我們是周靜茹的父母。請你原諒我們的冒昧。聽說你與靜茹在談戀愛。我們覺得靜茹尚未畢業,工作分配在何處,亦未可知。現在談戀愛,太早了一點,也不合適。希望你能諒解。你平時給予靜茹很多幫助,在此深表感謝。周開緣」

劉致遠想,自己與周靜茹然雖是同鄉,可並未與她父母見過面。如果不是周靜茹的意思,她父親會貿然這樣寫嗎?而周靜茹為什麼又遲遲不回來?這個迷團鬱結在他心中久久無法解開。葛承光、徐正洪、張效于等見劉致遠整天悶悶不樂,總以為他肩上傷痛未愈,就都各幹其事,不來打擾他了。

這一天,劉致遠上午去城裡中醫院,做了肩膀針灸治療。旁晚在校門口,看到清華大學紅衛兵宣傳隊員背著樂器,三三兩兩朝學校走來。他鬱悶的心情,頓時開朗起來:「果然是清華宣傳隊,王夙雯來了!她也不來封信,又是搞突然襲擊!」劉致遠跑到大門口,瞪大眼睛注視著清華宣傳隊員,一個個走進了大門,可是沒有看到王夙雯的影子。「咦!奇怪,王夙雯怎麼會不同他們在一起呢?她是隊長,而且她說要來江東旅遊的嘛,怎麼會不在呢?難道她也像周靜茹一樣生病了,先從南京回去了嗎?」劉致遠大為失望,垂頭喪氣地走到映山湖邊,坐在長椅上望著湖水出神。湖中衰敗的荷花,漂流的落葉,擺動的柳影,瑟瑟秋風吹來,更增添了劉致遠的愁煩。他歎道:「兩個女人,都是莫名其妙!」

正在此時,忽然聽到背後有人叫,劉致遠回頭一看。只見王夙雯穿著紅衛兵裝,向他笑盈盈地走來。劉致遠又轉愁為喜,迎了上去。王夙雯剛演出完,又走了路,喘著氣說:「致遠,你好,我們又見面了!」劉致遠看著她緋紅的臉說:「你怎麼落在後面這麼長時間?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哩。」王夙雯說:「我上午來找過你,不知你哪裡去了,你反而說我落後了?」劉致遠說:「我上午有事到城裡去了,可你怎麼不同你們宣傳隊一起回來?他們回來好一會了。」

王夙雯嬉皮笑臉地說:「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演出完以後,我遇到了一個生人和一個熟人,談了很多話,就落在後面了。」劉致遠聽得一頭霧水:「什麼生人,熟人,還好消息,跟我有關係嗎?」王夙雯咯咯笑出聲來說:「你猜我遇到了誰?」劉致遠頗感奇怪地問:「你又沒來過江東,又沒有親朋好友,你能遇到誰?」王夙雯說:「告訴你,我遇到了周靜茹!她剛巧從家裡回來,也在看我們演出。對於我,她是不是又是生人,又是熟人?對於你是不是好消息?」劉致遠聽了,有點不信地問:「周靜茹?人呢?哪有這麼巧的事?你是不是在戲耍我喲?」王夙雯說:「呵呵,是啊,無巧不成書,剛才她還和我在一起。她說她先去宿舍了。晚上我們還要交流文藝演出經驗哩。」

劉致遠心裡納悶:「周靜茹故意避開幹嘛?可見,她心中有鬼,她老爸給我寫脫離關係的信,她是知道的。」王夙雯見劉致遠在思索,就問:「楊耀強,葛承光呢?他們好嗎?」劉致遠說:「他們好得很啊,兩個人都是各自兵團的大忙人,官吆嗤ǎ^頭越當越大,山頭越堆越高,人馬越來越多,整天開會啊,鬥爭啊。」王夙雯說:「是啊,清華那些頭頭也是如此,權力欲都很強哩。」

劉致遠說:「權力是個好東西啊,誘惑力大喲!好了,不談他們了。明天我先帶你去旅遊,你想到哪裡?」王夙雯高興地說:「我早就等著這一天了!聽說這裡有個金山寺,就是白蛇傳》上的,很有名氣。」劉致遠說:「好好好,正合我意!明天就去金山寺,我正恨不得遁入空門哩。」王夙雯感到奇怪,劉致遠怎麼這麼消沉?就說:「叫楊克思和小諸葛也一同去,還有周靜茹。」劉致遠說:「好,晚上我一定找到他們,要他們休息,休息,一起去金山寺。」王夙雯笑道:「好,大家都去,難得聚聚,熱鬧,熱鬧。「劉致遠說:「就是不知周靜茹肯不肯去。」王夙雯聽了詫異道:「怎麼會呢?周姐怎麼會不去呢?就這樣定了,我要去準備了。晚上我就睡在周靜茹寢室了。明天見!」

第二天吃了早飯,劉致遠和葛承光一起,來到周靜茹寢室。周靜茹,王夙雯兩個人還在津津有味地談著文藝演出的事。小諸葛進門就說:「王夙雯,你好啊!好久不見了,哪陣風把你吹來的?」王夙雯說:「小諸葛,你還是老樣子,聽說你當大頭頭了,忙得很,今天怎麼有空?」小諸葛說:「你是從毛主席身邊來的人,我能不來嗎?再說昨晚劉兄搬出了最高指示,要勞逸結合,我只好堅決照辦了。」說著大家都笑了。

劉致遠有點尷尬地走到周靜茹面前,問周靜茹:「你身體好些了嗎?你父母好嗎?」周靜茹說:「都好,我給你留了信,你也不回,你們什麼時候從南京回來的,我一直不知道。」劉致遠暗想:「你老爸來那麼封信,你假裝不知道,反來怪我?」心中有些不悅。王夙雯問劉致遠:「楊耀強去不去?」劉致遠說:「我同他講了,他說要去。昨天晚上十一點了,他才回寢室,說開會研究什麼破四舊的重大革命行動。」王夙雯說:「那就等他一下吧。現在時間還早。」

周靜茹,王夙雯兩個又談起文藝演出的事。周靜茹問:「昨天我看你跳芭蕾舞,跳得真不錯,你在舞蹈學校學過嗎?」王夙雯說:「我從小在舞蹈學校訓練過。本來我是要上藝術學院的,可我老爸不同意。他就是認為理工科至上,瞧不起其它學科。」小諸葛說「是不是『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那一套?」劉致遠插上來說:「你們兩個喜兒交流,一個是歌劇女高音,一個是芭蕾舞。可你們為什麼不約而同,都選擇了白毛女『紅頭繩』這一段啊?」周靜茹說:「劉致遠,你又提怪問題。我沒想過,只覺得紅頭繩這段比較優美唄。」王夙雯說:「我也是認為這段比較抒情,與傳統芭蕾舞比較吻合。」

劉致遠說:「對對對!優美,抒情。你們看白毛女從頭到尾都是,仇恨哪,鬥爭哪,復仇啊,翻身啊。唯有『紅頭繩』這個片段,沒有多少鬥爭,留住了一點人情,人性的味道。喜兒與楊白勞苦中取樂,天倫之樂,尚存一點真實性。現在很多文藝劇都成了毒草,沒有什麼選擇餘地。你們都選了『紅頭繩』,說明你們內心還是喜歡人性的東西,人性未泯啊!」周靜茹撲哧一聲笑道:「致遠,你一說就是一大套!哪有你說得那麼深沉?什麼人性未泯,危言聳聽!」

小諸葛在一旁聽了,也忍不住說:「我給你們兩個『喜兒』,也提個怪問題。」王夙雯說:「好啊,什麼問題?」小諸葛說:「我問你們,喜兒的老爸楊白勞,是什麼階級成份?」三個人一聽,一起笑了起來。周靜茹說:「小諸葛你是明知故問吧?這麼簡單的問題。」小諸葛也不笑,一本正經地說:「我父親解放前,在鎮上開了個豆腐店,就被評為『富裕中農』,始終處於被打擊的邊緣。一會兒說是團結對象,一會又兒說是改造對象,連累我也被劃為出身不好之列,入團沒有份……」劉致遠打斷他說:「小諸葛,你幹嘛抱怨起來?你的情況我們早就知道了。」小諸葛說:「好好好,不說我。我的問題你們哪個回答?」周靜茹說:「這有什麼好說的?楊白勞當然是貧農,受地主黃世仁的壓迫剝削。」

正在此時,楊耀強推門進來了,滿臉笑容說:「好久沒見到諸位了,王夙雯啊,稀客,稀客,大家好嗎?」小諸葛說:「楊克思,你來得正好。你是演楊白勞的男中音。你來說說楊白勞是什麼階級成份?」楊克思說:「嗯,楊白勞,準確地說應該是雇農。按照馬克思的階級分析原理,貧農與雇農還是有很大區別的。雇農是農村的無產階級,革命立場最堅定。」小諸葛說:「楊克思啊,你分析得不對!楊白勞成份沒那麼好,起碼跟我家一樣是個富裕中農。」大家聽了,都不解地望著小諸葛。楊克思說:「小諸葛你真是亂彈琴!我演了那麼久的楊白勞,我還不知道?」

小諸葛說:「好,你演了那麼久。那你再唱兩句來聽聽!楊白勞上場,頭一句唱詞是不是『賣豆腐掙下了幾個錢,集上買回來二斤面』?」楊耀強說:「是啊,沒錯,這一句男中音唱起來特別有味道。」小諸葛說:「這就對了!你聽聽,你唱的,有味道!賣豆腐掙錢為生,憑什麼我家賣豆腐就是富裕中農,楊白勞賣豆腐就是貧農、雇農?所以楊白勞不是富裕中農,也是小業主,雇農就更不靠譜了!」

楊克思一下愣住了說:「咦,是啊,是啊,我唱了那麼久,怎麼沒注意呢?開豆腐坊,賣豆腐為生,噢,不對!階級分析是科學原理,這豆腐坊大小應該有所區別吧?」小諸葛說:「什麼區別?我看電影上楊白勞家做豆腐的那口鍋比我家的還要大!」楊耀強說:「照這樣說,難道是編劇有問題?要改,要改,一定要改!」幾個人看著楊克思都笑了起來。劉致遠說:「楊白勞可是貧下中農的典型代表喲,你怎麼改啊?小諸葛你也是!演白毛女不過是個宣傳,當不了真的!你想拉楊白勞來為自己鳴不平啊?沒用的,階級分析本來就是糊塗賬。你就認倒霉吧!」

楊克思聽劉致遠說階級分析是糊塗賬,覺得這可是原則問題,正要再爭辯。王夙雯笑著說:「好了,好了,人都到齊了,我們走吧。」於是五個人一起乘公共汽車,來到了江東市西郊。下了車抬眼望去,已經可以看到金山寺的遠景了。但見整個寺廟建在一座林木蒼翠的山上。遠遠望去,殿宇重迭,亭臺相連。金碧輝煌的建築覆蓋全山,山巔一座氣勢雄偉的七節寶塔,直刺蒼穹。

劉致遠王夙雯周靜茹三人一面走,一面欣賞著沿途江南秋色。王夙雯說:「小橋流水,秋高氣爽,江南風光果然美。」說著,一陣秋風吹來,令人神清氣爽。王夙雯張開雙臂轉了一圈說:「啊,真舒服!」周靜茹忽然說:「咦,小諸葛,楊克思呢?」三人回頭一看,只見楊葛二人站在一座拱形石橋旁,激烈爭論著。劉致遠搖搖頭說:「最近,他們一見面就辯論不休,誰也不服誰。」周靜茹說:「他們在爭什麼呢?」劉致遠說:「上個星期有幾個紅旗紅衛兵,貼出大字報。標題是『老子英雄兒好漢』說什麼『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打地洞』,整個校園裡隨之炸開了鍋。兩派激烈辯論了好幾天,差點打了起來。」

周靜茹說:「這是什麼話?明顯的謬論,邪說。楊克思他會贊成?」劉致遠說:「你說是謬論,還就有些人要堅持哩。噢,王夙雯,據說這還是從你們北京傳過來的高論哩。」王夙雯說:「這是邉娱_始,北京少數高幹子女組織的『紅衛兵聯合行動委員會』(簡稱『聯動』)宣揚的謬論,最近已經沒有市場了。」

說著,已經到了金山寺大門口。劉致遠回過頭來大聲喊道:「小諸葛楊克思!不要爭了,快點過來!」。二人聽了,趕緊跑了過來。楊克思嘴裡還嚷道:「我可沒說贊成『老子英雄兒好漢』的觀點。但我堅持,一是要『有成份論』,二才是不『唯成份論』!」劉致遠打著籃球裁判的手勢說:「暫停,暫停!上半場時間到!毛主席要你們勞逸結合,你們偏要革命不休,今天我們是來遊玩的。」

……」,這時,從金山寺大門裡傳出了,緩慢,悠揚,深沉的鐘聲。眾人仿佛感覺到佛門淨地的威嚴,小諸葛和楊耀強才閉上了嘴。大家穿過一段林蔭道,緩步走進了山門。金山寺建於東晉時期,至今已有一千六百多年歷史了。大門的前方,立著一座高大的花崗石牌坊。劉致遠抬頭指著牌坊上的四個金色大字『江天禪寺』給王夙雯看說:「這是康熙皇帝下江南時的御筆。」

進入山門就是一座單簷歇山頂,宮殿式的天王殿。殿當中供著笑口常開的彌勒佛,兩側是四大天王,亦稱四大金剛。王夙雯看了說:「噢,四大金剛,北京法源寺,廣化寺裡也有,不過沒有這裡的高大。」周靜茹問:「我一直不知道這四個凶神是什麼人物。」楊耀強說:「這個我曉得,是黃飛虎的四個結拜兄弟。有個名叫吳什麼的。」小諸葛笑道:「楊克思,你說的是小說《封神榜》吧?是周武王的大將,黃飛虎的徒弟,叫吳謙,龍環,周紀,黃明四個人。是嗎?」劉致遠笑道:「這跟《封神榜》沒什麼關係。四大天王是佛教中,守護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的護法天神。東是持國天王,南是增長天王,西為廣目天王,北為多聞天王。中國民間傳說他們各主『風,調,雨,順』

穿過天王殿,前面現出一座巍峨壯觀的大雄寶殿。跨門而進,光線略顯暗淡。大殿正中供奉著三尊金身大佛像。但見一位身批袈裟,仙風道骨,鶴髮童顏,銀髯垂胸的老和尚,坐在佛像前。左手撚著佛珠,右手敲著木魚,雙目微閉。「篤,篤,篤。」的木魚聲在大殿裡迴旋,縈繞,令人頓生莊嚴,敬畏之感。幾個人輕輕地走過老和尚身邊,聽到老和尚口中在念念有詞。眾人並未介意,只有楊耀強聽來好像老和尚在念:「阿彌陀佛,大劫啊,大劫啊,大劫啊!」楊耀強不禁大吃一驚,暗想:「怪哉!這老和尚為何要對我說『大劫』?難道他已經洞察了我們破四舊的計畫?」

王夙雯指著佛像低聲問劉致遠,這都是些什麼菩薩。劉致遠說:「中間是釋迦牟尼,也叫如來佛,是佛教諸佛中,唯一的真實存在的歷史人物。右邊是藥師佛,也叫東方琉璃光佛,是掌管東方的教主。左邊是阿彌陀佛,又叫無量壽佛,是掌管西方極樂世界的教主。三尊佛代表了中,東,西三方。」看完佛像,大家出了大雄寶殿後門,正要去山上登寶塔,發現楊耀強又不見了。劉致遠返回到大雄寶殿裡一看,楊耀強呆若木雞地還站在老和尚面前,臉色發白,頭上冒著汗,好像中了魔法似的。劉致遠走上去,拿手在他眼前揮揮,又拍拍他的臉說:「楊克思!你怎麼了?中了魔了嗎?快走!大家都在等你。」楊耀強才猛然驚醒過來說:「噢,噢,我就來!」說著就跑了出去。

劉致遠正要轉身跟上,忽然老和尚睜開了眼,望著劉致遠說:「阿彌陀佛,這位施主,請留步!」劉致遠吃了一驚說:「師,在下姓劉,請問師法號?」老和尚說:「老衲法號『法江』是本寺主持。」劉致遠虔盏卣f:「法江師,你好,有何見教?」法江和尚上下看了看劉致遠說:「劉施主是向善之人,也是有福之人,可是……」劉致遠趕忙說:「師有話請講,弟子洗耳恭聽。」法江和尚說:「施主,恕老衲直言,一年之內,施主恐有大劫難啊。」

劉致遠平時雖不信相面之術,但聽了法江和尚之言,也不免吸了一口涼氣,問道:「謝師指點,敢問可有化解之法麼?」法江大師說道:「老衲有兩句話,施主可記之:

黑白貪戀休出樓,

紅綠過眼速登舟。」

劉致遠聽了不解其意問:「師,可否明示?」法江和尚閉目合十道:「阿彌陀佛!天機不可洩露,施主自顧當心便了,有緣我們可以再會。」

劉致遠別了法江和尚,跟隨大家上了山,登上「慈壽寶塔」頂層。但見北面是天水相接,浩浩蕩蕩的長江。南面是柳暗花明,街巷縱橫,江東市盡收眼底。呼嘯的江風吹得塔簷上的掛鈴叮叮著響。王夙雯張開雙臂說:「啊,我好像要飛起來了!大江真是太美了,太壯觀了,北方是看不到的!」周靜茹用手指著說:「王夙雯,你看,那是我們學院。」小諸葛又說:「那裡是市中心。」王夙雯說:「哪裡?哪裡?露天舞臺怎麼看不到?」

看著他們三人,興高采烈地有說有笑,劉致遠和楊耀強二人卻趴在欄杆上,默不作聲,各懷鬼胎,心中都在想著老和尚的事。王夙雯高聲叫道:「劉致遠,你幹嘛?剛才還滔滔不絕,忽然變得呆若木雞,你導遊任務還沒完哩!」小諸葛也發覺不對勁說:「楊耀強也是的,剛才還和我爭得起勁,莫非他們被四大金剛嚇住了?」只見楊耀強摸著塔柱,渾渾噩噩、似醒非醒,說出一番話來,令眾人吃了一大驚。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丫的王沪宁是什么鸟?
2017: 朱镕基前总理被捏住了睾丸?
2016: 汉人为啥只接受被落后民族殖民,而死不
2016: 给川普、希拉里相面,谁将入主白宫
2015: 习近平的傻闺女习明泽推理
2015: 祸不单行,美国反导实验再失败
2014: 技术宅:看来轮子跟刘云山干上了(续)
2014: 国家反贪总局,令习近平失半壁江山!
2013: 《较量无声》被封杀,软硬兼施已得逞!
2013: 熊蕾:落后就要挨打,这话很需要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