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幽灵书生——校园文革恩仇录》第三十一回
送交者: 苏渝游士 2018年11月07日16:47:19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鬥老保江東頓起歪邪風,護校花承光勉施美男計

 

楊耀強由於老爸楊義清被打倒,在紅旗兵團一場內鬥中敗下陣來,被逐出了中心組,並退出了紅旗紅衛兵。他從化學樓兵團總部出來,無心再去排練歌舞。他現在已經不是紅衛兵了,自然失去了宣傳演出的資格。這無疑對於他是個非常沉重的打擊,他懷著激憤而沮喪的心情,不知不覺走到了體育場東北角的涼亭,坐靠在圍欄上。他望著空曠無人,雜草叢生的邉訄觯魂嚽镲L吹來,卷起滿地的廢紙和落葉,他的心也仿佛隨著落葉被卷到了半空中,不知將飄落何方?

楊克思的父親楊義清是一位延安時期的老幹部,與江東工學院黨委書記陳維鈞是延安抗日軍政大學的同學。他曾參加過抗戰時期,發生在鎮江地區的「衛崗戰戰役」。當時楊義清任排長。衛崗戰役是新四軍與日軍的一次遭遇戰,擊斃日軍土井少佐和梅澤武四郎大尉以下十二名日軍,擊毀汽車四輛,繳獲長短槍二十支。此次戰鬥規模雖小,但是,因為在抗戰時期,新四軍基本上沒有像樣的對日戰役,所以當時頗為值得誇耀了,為此新四軍軍長陳毅曾賦詩一首:

彎弓射日到江南,

終夜喧呼敵膽寒。

鎮江城下初遭遇,

脫手斬得小樓蘭。

此戰鬥後,楊義清被提升為新四軍支隊司令、蘇南地區專員。解放後,一直官吆嗤ǎ瑲v任省委組織部長、政治部長、江東市委書記。

大凡熱衷於階級分析理論的人,是絕不會把自己分析到「反動階級」裡面去的。他們總是把自己劃歸為「先進的」,「革命的」階級範疇。楊耀強與一般高幹子弟一樣,對於老爸的光榮過去一貫引以為傲。雖然他在與小諸葛爭論時,口頭上申明不贊成「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和「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打地洞」的赤裸裸的「血統論」。但他同時堅持必須首先是「有成份論」,堅持家庭出身對個人的重大影響,其次才是「不唯成份論」。這種論調其實與「血統論」並沒有多少區別,只不過用了點遮羞布,說法稍許緩和一點罷了。

楊耀強的內心深處先天性地認為,子承父業,由革命幹部子女來接班,掌權,來統治芸芸眾生,是順理成章,理所當然的事。當然他也從父輩那裡接受了,幹部子女要平易近人,不能有特權思想,不能脫離群眾的告誡。但他把這些只是當成,居高臨下的一種「低調」姿態,是為了博取群眾好評的「方法問題」而已。他何曾有過真正的「人人生而平等」的價值觀?他何曾有過與特權決裂,與別人平等競爭的打算?所以他在與同學交往之中,竭力「平易近人」的外表之下,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總是散發著,無法掩飾的盛氣淩人的優越感。大概這也就是所謂「階級烙印」罷。

階級分析本來是楊耀強的強項。他此時不由得回想起,在劉致遠通表會上,他以「革命的」、「先進的」階級的代表自居,用階級分析的強大武器,批得名揚全院的劉才子也難以招架,那是何等的大義凜然,何等的痛快淋漓!想不到今天,他竟然敗在兩個無能之輩手裡。而兩個無能之輩正是憑藉階級分析的理論,將自己劃歸到了「落後的」、「反動的」階級一邊,並給自己戴上了「黑七類」,「黑幫子女」的帽子。奇怪的是,帽子一旦被戴上,自己就好像立刻被解除了武裝,任你胸懷韜略,口似懸河,也就莫名其妙地失去了話語權。此刻楊耀強才真正發現階級分析的真諦,他感到一種「請君入甕」式的切膚之痛。

老爸的突然垮臺,是他噩叩母矗麖呐怼⒘_、陸、楊及其子女的悲慘遭遇中,知道老爸被打倒以後,將意味著什麼。他既為老爸的命邠鷳n,更為自己隨之而來的沒完沒了的被勒令劃清界限,反戈一擊,揭發老爸的問題,最後也難逃被揪鬥的命撸恢搿K械阶约簭木盘熘系慕鹬τ袢~,一下子摔到了十八層地獄的「狗崽子」行列。都說階級出身是不能選擇的,但階級出身怎麼會在一夜間發生如此的驚天大逆轉?他堅信不疑,無限尊崇的階級分析科學理論,在他心中開始了動搖。他感到眼前一片黑暗,幾乎無路可走……

「咦!楊克思,你在幹嘛?食堂快關門了,你還不去吃飯?」劉才子捧著飯盒,一面吃,一面向涼亭走來。因為涼亭上清靜,劉致遠經常喜歡一個人到涼亭上來吃飯。楊耀強從茫然中驚醒,定了定神說:「沒什麼,早上起遲了,早飯吃得晚,肚子不餓。」「噢,你們演出要保持體形,要減肥,是嗎?」楊耀強看了劉致遠一眼,覺得他話含譏諷,是在幸災樂禍,扭過頭去,沒有搭理。「聽說你們又排練了新節目,你怎麼不去?在這裡想什麼心思呀?」「我不去了,退出了。」劉致遠不相信地追問道:「你是在開玩笑吧?周靜茹說你們排練得差不多了。你怎麼忽然要退出呢?」

楊耀強又抬眼看了看劉致遠說:「劉才子!我老爸出事了,全市都知道了。你是假裝不知道,還是真不知道啊?你是看我的笑話吧?」劉致遠說:「耀強兄,你誤會了,我怎麼會看你笑話呢?現在被打倒的省市領導多了去了。法不責眾,不過是一陣風吹過去,以後又一陣又風吹過來罷了,你不必過於發愁。」

「吹過來,吹過去?你說的輕巧,路線鬥爭一向是殘酷無情的。我已被逐出中心組,脫離紅衛兵了。」劉致遠也吃了一驚:「這麼快就株連上啦?古代『株連九族』也要等待皇帝的聖旨嘛。」楊耀強恨恨地說:「譚世寶,錢成根這兩個小人,背信棄義,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劉致遠說:「算了,算了,我早說過,你那個頭頭沒有什麼好當的。孟子曰:『君子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你回來獨善其身,當個逍遙派不是很好嗎?」楊克思聽著總覺得劉致遠是在故意挑逗自己,可現在他哪有心思和實力應戰啊。話不投機半句多,他站起身來說:「你慢慢吃吧。」,垂頭喪氣地離開了涼亭……。

一天深夜,劉致遠終於將吳雲教授讓他翻譯的資料翻完了,他將稿紙整理好,放進抽屜,合上厚厚的「俄漢大詞典」,站起身來長長的吐了一口氣,伸了一個懶腰,連連打了幾個呵欠,一陣濃重的睡意爬上眼簾。他腳也來不及洗,轉過身來匆匆就向上鋪爬。

房門一響,葛承光進來了,「劉兄,你還沒睡嗎?」劉致遠也不搭話爬上床倒頭便睡。小諸葛走到床邊,拍了拍劉致遠的腿:「劉兄,且慢睡,起來,起來!」劉致遠睜開朦朧的眼睛:「幹什麼啊?我困死了。」「有要緊的事!」「又要印報嗎?你們印吧,我要休息了。」說著閉上眼睛朝著牆轉過身去。小諸葛急了:「你起來,真有要緊的事!」劉致遠被糾纏得無奈,只好坐起來:「小諸葛啊,你快說,快說,什麼事?」

小諸葛說:「你馬上去找一下周靜茹。」劉致遠望望漆黑的窗外,詫異地問:「現在已經下半夜了,找她幹嘛?」小諸葛說:「要她明天不要到院俱樂部去排練了,更不能去紅旗兵團總部!」劉致遠更覺得奇怪:「為什麼?你們究竟要幹什麼?」小諸葛說:「這是絕密行動,你是我們的高參,當然就不對你保密了,明天一大早有人要去砸紅旗兵團總部。有的『鐵杆老保』可能會被揪鬥,所以你叫周靜茹千萬不要去,免得吃虧。」劉致遠一聽,瞌睡被嚇醒了:「胡鬧!你們這不是鬥群眾嘛!這不行!鄭國中朱曉宇你們中心組這樣搞,方向肯定錯了!」小諸葛說:「你,你別嚷啊!這幾天你只埋頭翻譯,你也不看看市裡面都鬥成什麼樣了!」

小諸葛說得沒錯,隨著市委書記楊義清被打倒,江東市委,市政府陷入了癱瘓。原來市委不予承認的,一直受到壓制的七一五工人造反兵團迅速發展壯大起來,短短幾天內人員達到了三十多萬。由市委支持的,保市委的工人赤衛軍紛紛瓦解。前天赤衛軍總部被砸毀,一股批鬥各級當權派和鐵杆保皇派的邪風,迅速席捲了江東市。

在鬧市區,幾乎每天可以看到遊街批鬥的隊伍,一般是走資派掛著牌子,戴著高帽子低頭走在前面,後面用繩子栓著一長串小走資派、牛鬼蛇神、鐵杆保皇分子,有的還被逼一面敲著鑼,一面高聲喊叫著:「我是走資派!」「我是黑幫!」「我是小爬蟲!」。

一時間,不少單位原黨委信任的紅人,「優秀黨員」、「先進工作者」、「學毛選積極分子」、「勞動模範」……紛紛遭到波及。過去受歧視,受壓制的工人感到大快人心,高呼毛主席萬歲,大有「翻身農奴把歌唱」的感覺。而原來緊跟黨組織,積極向上爬的先進職工則感到從未有過的屈辱,憋氣,正所謂幾家歡樂,幾家愁。工人造反派的這些創舉迅速擴散到了校園。

小諸葛對劉致遠說:「我院的形勢也與市里一樣,紅旗兵團已經土崩瓦解了,楊克思又成了黑幫子女,隊員紛紛退出,紅旗紅衛兵總部已經是個空殼了!我們兵團總部認為應該抓住時機,一舉搗毀它。」劉致遠說:「不管怎麼樣,你們也不能搞打砸!你們考慮了後果的嚴重性嗎?你們說我是你們的『高參』,可你們頭頭當大了,你們根本不聽我的意見了!不行!鄭國中還在總部嗎?我這就去找他!你們必須懸崖勒馬!」小諸葛說:「不行了,來不及了!你以為你是才子,就能挽狂瀾於既倒啊?你也沒有來參加會,你根本不知道會上的氣氛有多亢奮,有多激烈。很多造反隊的頭頭都直嚷嚷,如果總部不學七一五工人造反兵團砸工人赤衛軍的革命行動,砸掉紅旗兵團總部的話,他們就要自己行動!你找鄭國中也沒有用!」劉致遠一聽傻了眼,歎了口氣說:「烏合之眾!烏合之眾!造反派就是烏合之眾!成不了大事!」

小諸葛說:「劉才子,你不能要求群眾邉幽屈N理性嘛。人在江湖只好跟著潮流走。你還是趕快去通知周靜茹吧。」劉致遠氣呼呼地說:「這個事情我說不清,還是你自己去說吧。」小諸葛說:「剛才我走過女生宿舍,本來是打算直接去找她,叫她明天不要去排練。可我知道她的性格是外柔內剛,外面溫柔,裡面剛強,很固執的。你不告訴她原因吧,她肯定不聽你的。你告訴她原因吧,她會更不買帳,反而會鬧起來。」

劉致遠說:「是啊,這事你們本來就不對嘛!我去說還不是一樣?何況現在她早睡了。我怎麼去說啊?」「是啊,是啊!明天她要是與來砸紅旗總部的紅衛兵撞上,就糟了,她很可能要吃大虧的。」「這,這,怎麼辦呢?怎麼辦呢?」兩個人一籌莫展,去通知不是,不通知也不是。

過了一會,劉致遠下了決心說:「好吧,我去!我找她實話實說,她要吵鬧起來泄了密,壞了你們的大事我也管不了了!總不能見死不救!」說著跳下床來,就要出宿舍門。忽然小諸葛一拍床邊:「等等,劉兄等等,有了,有了!有計了!」劉致遠停住腳步問:「什麼計?」小諸葛撫掌笑道:「是美男計!」劉致遠不解地說:「小諸葛你搞什麼鬼!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開玩笑!」

小諸葛說:「真的,不開玩笑,我估計只有以你跟她約會為理由,才能阻止她明天去排練。」劉致遠沉思了一會說:「怎麼約啊?」「你馬上寫張紙條,約她明天一大清早到北固山望江亭談事情。你約她,她肯定會來,這樣不就把她調開了?」劉致遠想了半天,確實也沒有什麼其它好辦法,就說:「也只好試試了,這段時間她很少理我,不知她還能不能來約會。」小諸葛說:「那你快寫,你把感情方面的事寫嚴重一點,我就當回『紅娘』替你傳書。」「好吧,也只好就按你說的辦了。」

劉致遠打開抽屜,拿出一張紙,放在桌上寫到:「靜茹:近來你為什麼總不理我?明天早上八點,我在老地方等你,有要事。劉致遠,即日一時三十分」小諸葛看了看說:「不對,不對,應該是『今天早上』!八點也太晚了,改成七點!他們可能一大早就要行動。」劉致遠趕忙重拿一張紙,按小諸葛說的重寫了一張,交給小諸葛。

小諸葛拿了劉致遠的信,折好,就出了寢室。他借著月光向前走去,走到廁所旁,只見楊耀強穿著背心從廁所裡走出來,兩人狹路相逢,楊耀強說:「咦,小諸葛,這麼晚了你還沒睡嗎?要到哪裡去啊?」小諸葛也想給他遞個信,就說:「楊克思,正好,你過來一下,我有事同你說。」楊克思說:「什麼事啊?你沒看我穿著短褲哩,明天再說罷。」說完扭頭就急急地回了寢室。葛承光故意大聲說道:「這麼急幹嘛?是不是寢室的鑰匙又忘了帶出來了吧?」,心中暗暗笑道:「好,你不理我,天亮了,你楊克思就慘嘍!」。

小諸葛來到三號樓,女生宿舍,周靜茹的寢室前,輕輕推了一下門,露出一線門縫,他將劉致遠的紙條塞了進去,就趕忙回到了自己的寢室。劉致遠正躺在上鋪等他,一見小諸葛,就急切地問:「小諸葛,紙條你放好了嗎?」「放好了,你放心。」「她會不會看不到啊?」「我放在門當中,一定……看得到。」「要是她明天睡懶覺,起得遲,沒看到,怎麼辦呢?」「唔……不會的,她……早上要,鍛煉的……」「要是風把紙吹走了,怎麼辦呢?」「呼嚕……呼嚕……」小諸葛在下鋪響起了陣陣鼾聲,沒有再回答。而劉致遠還躺在上鋪,頭腦裡湧出許多假設,左思右想,輾轉反側,久久不能入眠。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老钱重发: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华人倾向共
2017: 中共蚕食台湾的手段
2016: 枫苑梦客:美国大选、全球化与西方文明
2016: 明天早晨大家都去投希拉里的票。
2015: 豌博:中华民族的劣根性与未来愿景
2015: 习马会:国共穷途末路,猪马狼狈为奸。
2014: 央视帮赵本山强奸弱势群体
2014: xianhe :中国是谁最先开始购买美国国债
2013: 民主自由的德国人民选出了马克思为最伟
2013: 俺倡民主10年后的最近悟出了共产党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