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幽灵书生——校园文革恩仇录》第五十九回
送交者: 苏渝游士 2018年12月06日21:58:43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第五十九回

戀黑白致遠大意陷魔窟,迷恩仇新元失足赴黃泉

第五十九回  戀黑白致遠大意陷魔窟,迷恩仇新元失足赴黃泉

劉致遠與周靜茹在北固山上,海誓山盟,相約共赴邊疆,回來時,恰遇傾盆大雨。下午,劉致遠又打著傘,冒雨去火車站,買了兩張明天去江州市的火車票。第二天,雨住天晴。劉致遠醒來已是九點鐘了,葛承光從食堂給劉致遠帶回來兩個饅頭,放在桌上,對劉致遠說:「劉兄!快起來!,早飯都給你帶來了」劉致遠一翻身,從上鋪爬下來,匆匆洗漱完畢,說聲:「小諸葛,謝謝了!」拿起饅頭就啃。

葛承光說:「你昨天到哪裡去了?是不是眼看下棋總積分要輸給我了,躲著不敢應戰了?」「哪裡啊?我去買火車票了。」葛承光說:「噢,你要回家?什麼時候走?」「就今天下午的票,小諸葛,你也回去吧!此處不宜再留了。」小諸葛說:「你們都走了,我當然也要走了,下午我就直接去碼頭,上午還有時間下兩盤!我只輸你三目棋了,走之前,我一定要贏回來!」「好啊,好啊!你又來吹!我正要殺你個中盤取勝,讓你心服口服!回家好安心!呵呵!」葛承光說:「好!來來來!不要嘴強!」劉致遠說:「剛剛雨停,路上爛,今天就不去寄暢園了,就在宿舍裡下,怎麼樣?」葛承光說:「行啊,行啊!隨便你哪裡擺戰場,我一樣要殺你個落花流水!」

於是,兩人就在寫字桌上鋪開棋盤,分坐在床邊。劉致遠說:「這回該我執黑子了!不能老是你先走!」葛承光將裝著黑棋子的罐子推給劉致遠,又把白棋罐拿到自己身邊說:「好啊,隨你便!我不在乎,你先請吧!」於是兩人你一子,我一子的下了起來。不一會棋盤右面的黑子,白子就相互絞殺在了一起了。小諸葛「撲」地一聲下了一子,冷笑道:「呵呵!劉才子!你來啊!你這邊危險了!」劉致遠笑道:「呵呵!我危險?小諸葛!我為什麼要跟著你跑啊?」出其不意,向左邊投下一子說:「你看看!,你這邊怎麼辦喲?呵呵」小諸葛吃了一驚,趕緊轉過來,盯住左邊的棋局仔細地看。

正在此時,忽然樓下有人驚慌地喊道:「緊急情況!宿舍裡的同學注意了!八一派武鬥隊已經向我們開過來了!請大家趕快離開宿舍區,撤到學校裡去!或疏散到其它安全的地方!」隨著喊聲,宿舍裡的男生、女生紛紛向外跑去。小諸葛停住了棋子說:「怎麼了?八一老保真要打來了?」劉致遠頭也不抬地說:「不可能的事!不要管他,你下子啊!」於是二人繼續聚精會神下棋。過了一會,宿舍人都走空了,四周一片寂靜。劉致遠說:「你看!進攻我們學校的武鬥隊在哪兒哪?完全是瞎緊張!杞人憂天!你繼續走!」忽然,小諸葛一拍桌子,指著棋盤右下角叫道:「呵呵!劉才子!你死定了!」劉致遠嚇了一跳,對著棋盤右下角看了半天,然後笑了起來說:「活棋!活棋!小諸葛,你別異想天開!我這塊棋怎麼會死呢?是活棋!」小諸葛說:「這麼明顯的『死活題』,你都看不出來?不信,你走著瞧!」

忽然,宿舍門「呯!」地一聲,被人一腳踢開!劉致遠和葛承光嚇得一愣。只見老夫子,徐正洪了進來,大叫道:「你們兩個好雅興啊!真是大將風度啊!什麼時候了!還在下棋!八一武鬥隊已經從無線電技校出發了!馬上就要到了!趕快走!」小諸葛也緊張了起來說:「算了!算了!算我輸,劉兄,不下了,走吧!」劉致遠還有點將信將疑說:「好好好!我跟你們走!什麼叫『算你輸』?棋放著,不要動,回來繼續下!我一定讓你心服口服!」說完,三人急速從樓上跑了下來。劉致遠說:「你們先走,我小個便就來!」老夫子一面跑一面回頭喊道:「劉才子!還小什麼便啊!趕快來!」小諸葛也喊道:「劉兄!快!快!不能耽擱了!」。葛承光緊跟在徐正洪後面,出了宿舍大門,飛奔進了校本部。

劉致遠從廁所裡出來,宿舍區整個已是空無一人,只有蟬兒在柳樹枝頭『知了!知了!』大聲焦急地叫著,似乎在催促劉致遠趕快跑。劉致遠走到宿舍區大門口,從口袋裡掏出火車票看了看,心想:「下午三點半的火車,現在還躲進校本部幹嘛呢?不如現在就去火車站,可是靜茹她在哪裡?」他回頭眺望女生宿舍樓,但見所有的門窗都關著,估計靜茹肯定已經安全撤出去了。

忽然,劉致遠聽到大門外響起了嘈雜的人聲。他聞聲向西望去,不由驚得目瞪口呆。眼前出現了一幕夢幻般的景象,只見一大群面目猙獰的彪形大漢,個個身穿工作服,頭戴鋼盔或柳藤帽,手握鋼管製成的長矛,狂呼口號:「踏平七一五!八一必勝!」「踏平七一五!八一必勝!」跑步而來。這些是人,是鬼?劉致遠懷疑自己,是否走入了時間隧道?碰到了從秦始皇陵裡殺出的兵馬俑。然而,隊伍最前面一杆大旗上,並不是寫的「秦」字,而是赫然寫著:「江東市八一兵團文攻武衛敢死隊」。

「兵馬俑」們雄赳赳氣昂昂,排成數路縱隊,占據了整個公路,其勢如排山倒海,只聽見解放鞋踩在黃沙路上,一片「沙沙沙!」的聲響。劉致遠一看情況不妙,趕緊退回了宿舍區,躲在門後向外觀察。還算好八一武鬥隊並沒有發現他,也沒有進入宿舍區,而是一路狂喊著口號:「誓死保衛毛主席!誓死保衛黨中央!」「踏平七一五!八一必勝!」,繞過學生宿舍,直撲學院大門,一下將校門團團圍住。

此時江東工學院內也早已森嚴壁壘了。行政大樓、化學系大樓、機械系大樓、紡織系大樓,都已駐紮了七一五派的工人,農民。另有一支工人造反軍總司令部直屬的,手握大刀的精銳部隊──「飛虎隊」埋伏在樓內,嚴陣以待。每座大樓頂上都儲備了大量的磚塊、石塊、彈弓、螺絲帽。八一派敢死隊由司令潘大海親自領隊。他看到江東工學院內戒備森嚴,不敢貿然進入學院大門,命令敢死隊只是在大門而不攻,大聲喊,叫,企圖把樓內七一五派引出樓來決戰。七一五派武鬥總指揮陸臣文豈能不知對方用意?令隊伍堅守不出,只是用磚塊、石塊、彈弓發射螺絲帽,予以阻擊。雙方就在校門口處於僵持狀態。

此時戰場的四周,卻熱鬧非凡,圍了一大群看熱鬧的人。大多是附近的市民和農民,男女老少都有。江東工學院不少教師和學生也在其中觀望。由於雙方參加武鬥的人員,都是從外單位調集來的,彼此互不認識,也分不清誰是哪一派。所以圍觀者並不擔心自己的安全,而是對眼前只有在「三國演義」「水滸傳」裡,才能看到的冷兵器大戰的精彩好戲興味盎然。大概一輩子也只有這一回,豈能不一飽眼福?有幾個無知頑童跟在武鬥隊後面大呼小叫,甚至還靠上前去挑逗精神高度緊張的武鬥人員:「上啊!上啊!怎麼不敢上啦?」「哈哈哈!虛啦?害怕啦?」

回想當年武鬥,也有個發展過程,開始不過是起於拳腳之末,進而使用棍棒、磚塊,再進一步用大刀、長矛,然後才用上步槍、機槍,甚至於有的地方(比如重慶)還用上了大炮、坦克、軍艦!民眾對於武鬥的看法也有個過程,一開始像劉致遠那樣,絕不相信武鬥會發生的人,大有人在。到了後來,看到果然是「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真是「飛來一槍,倒斃街頭」,看到鮮紅、鮮紅的血汩汩橫流,才感到了驚心動魄的恐怖。大人小孩都嚇得躲在家中,再也不敢去武鬥現場圍觀了,上街買菜也都要小心翼翼,擔心有去無回。可歎!可憐!可痛!我堂堂中華民族,幾乎變成了人間地獄!

此時劉致遠在學生宿舍區裡躲了一會兒,心中十分焦急,「老困在這裡也不是個事啊!」他看到學院門口的圍觀人群神態自若,並無懼怕之色,更覺得自己的估計不錯。武鬥大概也就是虛張聲勢而已,雙方都是革命群眾,還真能「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啊?想到此,他對剛才自己的驚慌失措,感到有些好笑,於是就從學生宿舍區從容地走了出來,漫步走到學院大門口,也站在人群當中駐足觀望。

忽然一陣「啊!殺啊!」聲起,八一敢死隊三百多人,在潘大海的指揮下,發起了攻擊。「兵馬俑」們挺著長矛,蜂湧進了學院大門。大約只向內推進了二三十米,立刻遭到院內七一五派的反擊。只見迎面行政大樓上磚塊、螺絲帽如雨而下。「兵馬俑」憑藉鋼盔的保護,彎著腰繼續挺進。忽然,右面化學樓、左面紡織樓,響起了一片喊殺聲,「嘩啦」一聲,同時殺出兩支大刀隊,領隊是武術教練杜勝全老師。只見他揮舞大刀大聲喊:「造反派戰友們!啊!殺啊!不要讓八一老保跑了!」兩隊人馬沿著兩面圍牆,包抄而來。潘大海一看有被包餃子的危險,急令撤退。八一武士們爭先恐後,慌忙退到校門外,抬出了八名受傷的「兵馬俑」。

其實,這只是潘大海的一次佯攻。他希望將七一五的大刀隊誘出校門外,依仗優勢兵力,聚而殲之。然而,杜勝全不上其當,只將八一敢死隊逐出校外,然後就按兵不動,雙方隔著校門又形成了長矛對大刀的對峙狀態。劉致遠看著雙方一攻一守草草收場,心裡還在疑惑「大概是做做樣子,不可能真打起來!」他看看手錶,時間不早了。他最後在圍觀的人群中搜尋了一下,希望能找到周靜茹。可是,劉致遠沒有發現周靜茹。他想「此處不可久留!還是到火車站去等她罷!」。

劉致遠離開了武鬥現場,向東走去。剛剛走到寄暢園門口,他忽然看見,馬路對面有一個熟悉的身影,迎面而來。兩人隔著馬路相互一瞥,真是冤家路窄,竟然是久違了的趙新元!雙方並未答話,擦肩而過。劉致遠走出幾步心中「咯」了一下:「不好!怎麼恰巧此時碰到他!」他不由自主加快了步伐。眼見前面停著一輛三輪車,劉致遠急忙招手喊道:「三輪!過來!快過來」三輪車夫應聲叫道:「來了!」一眨眼三輪車已經停到了劉致遠的面前。劉致遠正要跨步上車時,突然身後伸來兩雙手,一左一右,將劉致遠兩臂抓住。一個陌生的江東本地口音喝道:「不要走!你走不了了!」劉致遠吃了一驚,回過身來大聲抗議道:「你們是誰!憑什麼抓我?你們這是侵犯人權!違法的!」一個留著絡腮鬍,手握長矛的人冷笑道:「嘿嘿!『人權』?我們抓的就是七一五反軍亂軍分子!走!跟我們走!」

劉致遠拉住路邊的電杆,堅決不肯走,辯解道:「我不是七一五兵團的!你們抓錯了人!」另一個拿著鋼管,戴著八一紅衛兵袖章的青年,指著劉致遠的鼻子叫道:「你不要抵賴!有人認識你!你就是七一五兵團的!」這時,陸續圍上來不少人。劉致遠注意到其中有一個熟悉的面龐,是教「材料力學」的姓魏的年輕女教師。魏老師看到劉致遠有危險,趕忙走上前對八一武鬥人員說:「同志,你們真的搞錯了,我認識他,他是逍遙派!你們不能抓他!」圍觀的人也齊聲說:「他不是七一五的!放了他!你們不能亂抓人!」

兩名八一武鬥人員在眾人的譴責之下,有點猶豫起來,正準備要放走劉致遠,一輛解放牌卡車從後面開了過來,「嘎!」的一聲停在劉致遠身邊。從車上又跳下兩名八一武鬥人員,拿著木棍氣勢洶洶地撥開圍觀人群:「對不起!請你們讓開!讓開!不關你們的事!不讓開,對你們不客氣了!」兩人擠進來照劉致遠腰上就是一棍,然後抓住劉致遠就朝外拖,一面說:「你不要想抵賴!你就是七一五的黑幹將!」四個人推的推,拉的拉,不容分說,將劉致遠跌跌撞撞硬抬起來,摜上了卡車。魏老師等人束手無策,只好眼睜睜看著全院著名的才子被抓走了!

「嘟,嘟!」解放牌卡車慢慢開動了,揚起了一陣沙塵。劉致遠無助地站在車上,手扶著車廂板。卡車掠過了美麗的校園,劉致遠翹首向化學樓望去,心中念道:「靜茹!你在哪裡啊?你去了火車站了嗎?對不起,我不能來了!車票還在我這裡,你補張票先走吧,不必等我了!……」劉致遠傷心地掉下淚來。卡車掠過了他生活了五年的溫馨的宿舍區。劉致遠向自己的寢室二號樓望去,「小諸葛!你在哪裡啊?宿舍桌子上還有一盤未下完的棋哩,棋盤右下角那塊黑棋,究竟是『死』是『活』啊?……」卡車一直朝西開去,一路上又上了幾個「俘虜」。車開到江東市無線電技術學校門口,停了下來。有人過來「嘩啦」一聲放下車廂後板。劉致遠略微遲疑了一下,背後一個八一武鬥人員喝道:「下去啊!還賴著幹嘛!」說著飛起一腳,將劉致遠從車上踢了下來。劉致遠未及提防「啪」的一聲,摔在地下,跌得鼻青臉腫,痛得他大叫「哎呀!」

此時,無線電技校門內跑出來兩個人來,將劉致遠從地上拉起來,冷笑道:「嘿嘿!不要大驚小怪!這還沒開始哩!」其中一個掏出一條黑布,將劉致遠的眼睛蒙上,又將劉致遠雙手用繩索捆起。「走!聽我口令,朝前走!」劉致遠眼前一片黑,不辯東南西北,只好搖搖晃晃,跟著聲音邁步向前。他感到好像是走在一條窄路上,兩邊都是鬧哄哄的「夾道歡迎」的人群。「來了!來了!」「七一五的俘虜來了!」「揍死他!揍死他!狠狠地揍!」「為犧牲的八一戰友報仇!」。猛然,一陣亂棍打在劉致遠的背上,頭上,劉致遠感覺到頭上有濕漉漉的東西流了下來,痛得大聲叫喊,跌跌撞撞朝前走。引路的八一人員不斷喝道:「這邊!這邊!起來!不要裝死!朝前走!」這一段大概只有三十多米的路,足足走了十分鐘。好不容易出了「歡迎」夾道,劉致遠一頭栽倒在地,心裡想道:「完了!完了!吾命休矣!靜茹哪,再見了!……」

學校大門口,趙新元站在遠處,不動聲色,看著劉致遠終於被八一武鬥人員抓上了卡車。他好像在這酷熱的天氣裡,吃了一杯霜淇淋,心中感到從未有過的暢快。他掏出一包「大前門」香煙,抽出一支,點燃後,深深吸了一口,抬起頭來,慢慢向空中吐著煙圈。他盯住慢慢散開的煙霧,一年多來的往事浮上了他的眼簾:「劉致遠啊!劉致遠!你一個小小的大學生,自稱才子,屢屢算計於我,捉我於車站,鬥我於高臺,幾令我九死一生!你賣弄聰明,花言巧語,奪我校花美人,令我痛徹肺腑!文革以來你替造反派出謩澆撸瑓s謊稱自己是逍遙派,瞞天過海,逃避打擊,自今你還沒吃過什麼苦頭。可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此時此刻,你我狹路相逢,豈非天意?嘿嘿!天意要你也和我一樣,嘗嘗皮鞭,棍棒的滋味!今天我終於報了一箭之仇!真是蒼天有眼哪!」趙新元得意洋洋,向教師宿舍慢慢走去。

趙新元不經意地望著前面,通向教師宿舍的彎道。猛然回想起,去年六月二六日晚上那場撼人心魄的全院大批鬥,是劉致遠捨命報信,自己才躲過了造反派在彎道處的伏擊,保存了一條性命!「照理說,劉致遠,也是我的恩人哪?我這樣出賣他,是不是小人的卑鄙行為?這,這,仇人?恩人?……」趙新元臉色發白,額頭上沁出了冷汗。他又轉念一想:「不,不,當時他不過是報了個信而已!是他們組織的批鬥大會,那是他們的責任!哪裡談得上是什麼恩人哪!」

想到此,趙新元又覺得良心還是坦然的。冷不防,他一抬頭看到「力學教研組」的魏老師正迎面走來。趙新元心中一愣,覺得魏老師的目光,好像兩把利劍,直刺自己的心扉!「難……難……難道她知道劉致遠被抓,是我趙新元點的水?如果傳揚出去,我就糟了!我將如何在同學面前自處?」趙新元慌忙躲開魏老師咄咄逼人的目光,轉過身來,向馬路對面匆匆避去。

正在此時,兩輛投入武鬥的八一派的「鐵甲車」,正由西向東,走著「S」路線,呼嘯著橫衝直撞而來。正好與慌不擇路,闖到路當中的趙新元迎頭相撞,只聽得「啪!」的一聲巨響。趙新元來不及喊叫,頭顱撞在了鐵甲車前面十毫米厚的鋼板上。人被彈起五六米高,然後重重地摔到了地下。鐵甲車也不停車,繞開躺在地下的趙新元,繼續呼嘯著向江東工學院大門去!……。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从海湾战争看美对朝打击之可能
2017: 让人民来选择
2016: 英媒警告:特朗普正动员对华毁灭性战争
2016: 小习如果把北朝鲜变成高丽省,再在高丽
2015: 以吃人著称的中国难道不是狗屎中的狗屎
2015: 红军长征四渡赤水真相
2014: 共产主义不是什么青面獠牙的魔鬼,终极
2014: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2013: 伊萍:从曼德拉故事看谁是英雄谁是狗熊
2013: 宇太:邓氏改革的历史性罪恶(修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