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刘水:国保传唤记
送交者: 瑞典茉莉 2019年09月21日01:23:22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刘水:国保传唤记



2019年9月10广州小洲村,刘水居家照。


95日,我被传唤至晚23时许,广州市海珠区华洲派出所技术室。在采集我的虹膜过程中,电脑出现故障。我站在技术室门口吸烟。警察张雷(山东人,四十多岁,大学毕业从警)在侧,也点燃一支香烟。


此前,我问他是所长吗?他自称是跑腿的小警察。他应是派出所内勤警察。


下午4时许,我在家被警保包围控制时,是他从派出所急送至空白传唤证。


半天不见修好电脑,我给张雷说,先看你制作的取证文档。返回讯问室。他拿出一厚沓打印的文档。大多是从网上下载并打印的我所发的推特文字,这是传唤的主因。其余是虚构的手机和电脑勘验证据、权利义务告知书、扣押物品清单和传唤证等等。总共几十页。我逐页逐句仔细阅读。然后签上姓名和日期,按盖右食指指印,将近100个。


海珠区公安分局国保廖,最先在我家里,就尊称我“老革命”。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以为他看到我家里相框、八路军父亲军装照,说我父亲是老革命。当然,家父无愧这个称号,只是父子不是革命同道,革命目标与方式也迥然相反——父亲革命所创建的,正是我革命所致力于打碎的。在去派出所警车上,他又称我“老革命”。我仍然没反应过来。他简单说句话,我才恍然大悟。我投身民运30年,先后七次入狱和羁押,算得上民运“老革命”。对手的敬重才是最真实的。不过,这不重要,我一点都不看重。


审讯过程中,国保廖称我”刘先生”。在我家时,他最早自我介绍是网警,与我同龄。他还突然说,自己头发全白了,染的黑发。他发现茶几上我出版的一本书,索要一本。并说,我年轻时真帅。故意自讨没趣。我手头只剩一本,不能送人。他也没勉强。


在审讯当中,我指出,你是国保,不是网警。他没吭声。他开始自称网警,是想故意麻痹我放忪警惕,或以国保身份为耻吧,才故意隐瞒真实身份。我跟多个省份、多座城市的国保面对面打过交道,也在海外公开发表过多篇介绍国保并遭其政治迫害的专文,在此不多述。


国保即秘密警察,全称“国内安全保卫”,前身叫政保,更符党警的制度属性。国保等同于臭名昭著的前苏联契卡、克格勃,希特勒党卫队、盖世太保,前东德的斯塔西。它们已随着这几个邪恶国家同步灭亡。因为国保的肆意妄为,乱抓滥捕,镇压民意,中国是全球少数几个“警察国家”之一。国保组织也即将从中国消亡。


驶往派出所警车上,国保廖紧贴我左侧落座,我被夹坐在后排中间位置。我讲述六四经历。他提出一个惊人的“事实”,否认六四的民主爱国意义。但这是一个屁股决定大脑的幼稚观点,不值一写。

安装在我住家楼下小巷口的公安摄像头,至少已有5个年头。


5日下午四时许,我正在家炒菜做饭。难得睡个午觉,错过午饭时间。突然,听到房东敲门。心头闪过念头,可能是警察,但也仅仅是闪念,径直打开门。门口围满六、七个警察、便衣和保安。


几天前,我曾接到户籍地甘肃省庆阳市警察电话,让我去接受讯问。我有足够心理准备。


小洲村10年隐居生活结束了。


我跟庆阳市局、区分局国保队长打交道无数次。每次回家探亲,我都会主动去公安局。不是认罪报到,而是索办护照和出入境通行证,但每次均空手而归。即使依照宪法,我从不认为自己的言行属于犯罪行为。正气在身,又有何惧。


便衣、警察和保安,即刻涌入房间。矮小的房东老头,吓得脸色煞白。自称辖区警察的中年男警,出示警察证,宣布以“寻衅滋事”罪名口头传唤。我瞥见他枪套里有枪。


我伸手索看警察证,他闪一下即收起。我记住他的名字:蔡展军。我每天路过小洲警务室,时常会遇见他,只是从未打过交道,也从未把警察当个人物。他惯常干的恶事,就是纵容保安,在村口乱查行人身份证,甚至随意拦人查看手机。


我回答,第一,请出示书面传唤证;第二,你们未带任何司法文书搜查证、传唤证,未经我允许,私闯民宅,你们违法在先;第三,我不认为自己构成寻衅滋事罪。


这时,站在旁边,未说一语,身穿白色T恤的高个中年男子,自我介绍,是海珠区分局网警,姓廖。他手里拎着一个黑色大提包。我马上明白过来,他才是主角。


蔡警给我背有关传唤的法律条款。我大声斥他,你们违反执法程序,违法在先;警察不代表法律,只是执法者,在法律面前,你我是平等的;警察法哪条哪款让你们可以私闯民宅?笑话;再说,传唤不具强制力,不能限制人身自由……


两人面对面、口对口,争辩。他手指插在左肩的执法记录仪说,我开着执法仪呢。我要打消警察的嚣张气焰。与警察交锋,心理战很重要。当然,需要懂得基本执法程序和法律规定。


房东夫妇趴在门框上,探进半个身子张望,脸色依然煞白。刚才,男房东只是接到警察电话,让他下楼开门,再敲二楼我家门。他们不明白眼前突如其来发生的一切。


我点燃一支香烟。瞥见房东被惊吓的面容,走过去说,不要怕,没事,我没干啥违法犯罪的事,不好意思,吓着你们啦!6日,我向房东仔细说明原委并道歉。虽我也是受害人,但因我而起,我须承担自己该承担的那部分。


我自顾自去卫生间蹲坑。蔡警与网警用广东话交谈。走出卫生间,网警廖说,刘先生,喝水吧。他们自带的矿泉水。我拿起自己的水杯喝水。吃咽炎药。坐下。


蔡警站在旁边还在啰嗦,颇不服气的样子。一下激怒我,手指他呵斥:“你给我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边说边挥手,让他靠边站。他无趣地退开。


网警才是今天的主使者,辖区警和保安就是马仔。不知蔡警是真傻,还是想在上级面前有所表现,再或者一贯飞扬跋扈成为习惯。他大概没想到,我不怕他,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


我真正心想的是,怎么用手机发出紧急信息。警察虽没收扣手机,但放在工作台上。只要我一靠近工作台,他们就非常警觉。我还是走过去拿起手机,称要联系律师。警察发出口头警告:放下手机。依法,传唤不能扣押当事人物品。手机被警察夺去。他们就是如此赤裸裸地耍流氓。


我随便扒拉了几口饭。


半小时后,一个警察带来书面传唤证。查看身份证,手写传唤证。我拒绝认罪、签名。笔记本电脑也被扣押。


我穿着拖鞋、大裤头被带去派出所。我跟网警走在前,屁股后面跟从警察和保安。路上遇见熟人,打招呼。网警没话找话,问我为啥理个光头。中国就是个大监狱啊!步行到村口,我提出买香烟和饮水。网警喊来警察,交给我手机,我扫码付款。手机又被收回。


一路上聊起六四话题。我安慰身旁的房东老头,不用怕。


走出警车,登上派出所门口高高的台阶,走在身后的网警说,刘先生,你的后背怎么全湿了?又自问自答,警车没开空调啊。


派出所二楼密封的不锈钢栅栏讯问厅,大约20 平米。厅两边排着四个讯(询)问室,技术室和卫生间各一。搜身,没收香烟和钥匙。然后一个多小时,没人理我。大厅里有三个保安看守。我坐在大厅椅子上。对面讯问室关着四、五个男子,聚在门口与保安聊天。


我对一个刚才搜身的小保安说,你们没有执法权,你拿着扫描仪乱扫个啥,看你年龄还不到20岁。小保安撇嘴,谁说没有执法权?另外两个50岁出头的保安,温和许多。其中一个表情尴尬地说,你不要为难我们,没办法,还不是为了这个。然后用右手做出数钞票的动作。


晚六时许,开饭时间到。保安拿出羁押者被扣押的手机,让各自扫码买饭。保安说是派出所食堂做的饭。我反倒没了食欲,没吃晚饭。


一小时后,网警廖开门进入询问大厅。问他为啥不马上处理。他若无其事地答说,看你火气太大,还是先冷静一下。


我问起房东老头怎么样了,网警答说,放走了。我悬着的心,算是放下。我怕房东的出租屋未做登记而被罚款。


房东夫妇,善良仁厚。新楼建成,我即入住,七个年头。我还欠着10个月房租。自从2005年从深圳出狱,我被当地警方限期强制离开。后来,隐居广州石溪,又被警察和居委会骚扰,一年内搬家三次。再后来,海外朋友提供帮助,住进客村一家研究所大院。


我的写作全被切断,大陆网络平台全被封号。永久限制出国。当局的目的,迫使我屈从淫威而放弃民主信仰。我的信念是: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讯问过程中,国保廖试探问我,写个保证书,三天内必须搬离海珠区;或者回甘肃休养。被我强烈拒绝。他见硬的不行,又来软的:哪怕你搬去小洲村附近的番禺区大学城,我都管不着,只要领导不叼我就行。


他还透露:“这次传唤你是公安部统一部署的清网行动,各地都是按名单抓人”;“谁给我发工资,我就给谁干事!”


他又自言自语:你说我容易吗?今天为找你,我坐公交车一个多小时,才赶到这荒郊野外;局里几辆公车不够用,我也没私家车啊;刘先生,你不要为难我。


又说到我被限制出境。国保说,决定权在你户籍地警方具体经办人,就算拿到护照和通行证,全国海关都联网,难说就能放你出境,是不是户籍地问你要……你没给……说着,他做出数钱的动作。


宪法第35条规定言论自由,就算宪法被虚置,你们已经错在先,不该违背宪法,以捏造的寻衅滋事罪传唤我;其次,我没犯法,却坐在老虎凳上,被你审讯。第三,你拿着工资,审讯一个良民,还有啥心理不平衡的?第四,我作为无辜受害人,关在这里,被侮辱人格和声誉,浪费时间,精神受损,谁赔偿我?第五,难道我给你钱,你才心理平衡?你说,到底是谁为难谁?这不乱套胡来吗?抛开法律和执法程序这两个大前提,只谈个人利益算计,政府乱套了。


有罪化、污名化,制造罪感,这是中国警方非常纯熟的镇压理念和手段。少有人能逃出这个严密的系统圈套。


国保讯问兼扯淡问的问题:“你们甘肃都是沙漠吗?”“你在海南工作过,海口小姐可真多啊!”“你父亲是高干呢!”“你是党员吗?”


我坐在讯问室里侧不锈钢囚笼里的不锈钢老虎凳上。刚进囚笼,警察要扣上我胸前的钢板。我反对,才未扣。隔着栅栏缝隙,我接受对面国保审讯。审讯室里无法律、无正义、无善恶,唯有交锋。


讯问,依法要有两名着装警察同时在场。国保廖命令一名穿黑色保安制服的老年保安,当场换穿便服T恤,冒充警察参与审讯。讯问室暗设摄像头。依法所有审讯,都须录音录影。


讯问大厅墙上,公然贴有保安冒充警察参与审讯、如何换衣的纸张。纸张上还写着:保安还可将保安服里外反穿,参与审讯。


我如厕,保安跟从看守。


隔着栅栏,国保压低声音说:“寻衅滋事罪就是个口袋罪,你懂的,别当真!”“说白了,你就是文字狱惹的祸!”这还算是人话。


按刑法、刑诉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等规定:被传唤人不属于犯罪嫌疑人,不得限制人身自由,查扣私人物品,传唤最长时间不得超过12小时。但在事实上,警察才是践踏法律的罪魁祸首。


近年,全国大批异议维权人士、作家、记者、律师和艺术家等公民先行者,被以“寻衅滋事”罪名,污名化、扩大化惩处。有的被判刑数年。在所谓法治中国,普遍存在的政治迫害、人权灾难,都被以“寻衅滋事”等刑事罪名掩盖。政治迫害刑事化,造成的最大恶果是:绝大多数不知情的中国人,会把这些为社会公义付出的人士当作坏人、罪犯,甚至认为是罪有应得。

我在小洲村第二次搬家而隐居七年的陋室客厅。


张雷提出两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刘水,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将来变了,你最少可以当一个国家部长。


我答道:第一,全球有二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有一百多个民主国家,我的目的就是让中国民主化,和平实现民主制度转型,就像欧美、苏东和台湾、韩国,总统民选、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三权分立,人民享有免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难道你和子女不想生活在这种民主自由制度之下?


第二,我个人对从政当官没有兴趣,当然也就不会贪恋权力和地位。我曾有很多次进入体制的机会,我都主动放弃。不说我凭个人才干,可以进入官场的几次机会。几年前,就有国保队长劝说我,安排我进报社,有编制,交换条件是我不写揭批政府的文章。我拒绝了。就算没提任何条件,我都不会进入体制。我生长在中共官员家庭,太知道党国的黑暗,官场的邪恶。我最大的志趣,就是做一个自由知识分子,独立作家,推动中国政治清明,社会进步。金钱、权力和美色,都收买不了我,虽然我是单身,十分贫穷。


旁边穿便服的年轻技术员,听我说道,停修电脑,望着我傻笑。


张警低头躲开我的视线,嗫喏说:“我(当警察)就是为养家糊口!”


贪官贪财也是为养家糊口,养家糊口不是作恶的理由,做人要有良知和敬畏之心。


我内心非常悲凉。非为他,而是作为纳税人、公民。


2330,我最后决定在传唤证上签名。该捍卫的权利我已得到。若再耗下去,无异于自取其辱。这是一伙打着执法者招牌的流氓执法者。


讯问中途,我提出吸烟,国保廖命保安取来我的两盒香烟。审讯结束,狐假虎威的一名保安,却限制我吸烟、走动。小鬼难缠。


我进入派出所不久,市局派来两个年轻精干的技术警察。试图从我电脑和手机,搜取证据。他们要我删除推特号。这才是今天传唤的主要目的。如何翻墙,如何登录推特,他们似乎做不到,也懒得动手。


我几次质问:央视、新华社和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都有推特号,凭什么查封我的推特号?即使我的推特有不合规言论,那也是美国推特公司处理,中国警察凭什么删号?我的推特言论违反哪部哪款中国法律?你们在滥用警权。


国保插话,不用删号,删除全部推文就行啦。


如果中国大陆翻墙者全都销号,国保岂不要失业。再者,他们还要通过推特,随时掌握民运维权舆情和动态。每年高达千万亿的维稳经费,远高于军费开支,都被他们浪费在监控人民上,不如投给贫困人口和边远山区。


技术警没打开电脑,让我回家后自己删除所有推文,我当然不会删除;国保和技术警提前离开派出所,收尾的脏活留给了派出所。技术室小伙子跑来问我手机密码,我告诉了他。审讯时,国保问我是否建、加微信群,我对微信群向来不感兴趣,当然就没有。也不用手机翻墙。我的手机没啥秘密。


我问过国保,今天怎么找到我的位置、住址?网络和信号定位。民间都能做到,何况警方。


看得出来,技术警也是应付差事,蒙混了事。大半夜加班,不能回家,牢骚满腹。他们当差佬,就为混碗饭吃。其实破解手机密码,没啥技术含量。


最后,我在传唤证签上字。张雷拒给我传唤证并威胁我。公然耍流氓。太让我吃惊。他竟然厚颜无耻地说:“我给你,你就拍照发在网上,传到海外,对警察形象多不好。”小人难缠。


此前,国保廖和警察,均承诺会交给我传唤证。在讯问中,我二次拒绝在传唤证上签名、拒认罪名。


传唤证下端印制:按法律规定:传唤证一式两份,受传唤人存一份。法无禁止即可为。没有法律规定不能传播司法裁决文书。我被非法拘押八个小时,谁来保障我的合法权益?

传唤结束后,我取回手机,离开华洲派出所时拍摄。


张雷送我到派出所门口,说你坐公交、摩的回去吧。我臂下夹着电脑,走下台阶。面对昏黄光影下狰狞丑陋的派出所大楼,吐口痰,然后点燃一支香烟,转身截停一辆摩的离去。


每次跟警察打交道,都有非常强烈的法律带给我的耻辱感,和执法者的邪恶性存在——我们唯一可依仗而对抗国家暴力的却是法律,也无法逃避警察。我所能做的,就是昌明我的自由信念,保全人格尊严。


自由从来都是抗争而来——一个人,一个国家,概莫能外,没有捷径。


此次被传唤,我有三个最大的体会:1.警方收集个人信息的技术十分先进完备,DNA基因、虹膜检测收集,十指、全掌指纹掌纹,尿检,正侧三面拍照;2.警察国保忠诚度的衰退,诱供等非法行为,有增无减;3.政治迫害刑事化,愈加严重。


910日上午,先有保安登门,后有警察给房东电话,强制我搬家,否则停电停水。我致电广州市海珠区华洲派出所电话(02089888836,寻找警察张雷,值班者仅登记我的名字,未能与张本人通话。


我已向12389警务督查专用电话(省公安厅和市公安局)分别投诉:1、警察未给传唤证;2.警察国保威胁房东让我搬家。


依法玩玩。

补记:

11日,国保再次以同罪名传唤,连同房东带去派出所。强制我必须在当日离开广东。我在广东居住生活已有22年。2006年曾被深圳国保强迫离开居住10年的深圳。11日两名国保押送至广州火车南站,强迫离开。现在大陆流亡。


我的手机号码:15384488710(微信同号)

E-mailliushui2009@gmail.com


201991014时——2013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历史证明:毛党虐民,邓党富民,习党哄
2018: 有理走遍天下?
2017: 热闹非凡的蛆国世界
2017: 有共产党才有分裂的中国
2016: 台湾的双尸劫就要把孙贼和蒋匪的尸体拿
2016: 转贴:如果全世界都知道原来“四海之内
2015: 豌博:日本德国美国对华轴心国出现
2015: 德孤:从李嘉诚撤资,看中共本质
2014: 浅谈老人干政与政治伦理
2014: 惊!一则新闻证实了我的一个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