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中国萨斯祭
送交者: 小樵 2020年01月20日14:04:23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又见萨斯

萨斯勇士还是萨斯勇士

萨斯政治

中国萨斯十年祭

                ·小 樵·

    2003年冬末春初,一个新生事物出现在中国南方。它先在广东初露狰狞,良久却被无视,及至势成开始肆虐,秋风落叶般横扫全国直捣京城,同时大步迈出国门形成全球大恐慌,不仅稳居新闻头条多时,牢牢抓住人们的注意力,甚至让全世界一齐对每个中国人的体温一丝不苟地感起了兴趣。这就是萨斯,原本音译于SARS,是个严重肺感染性疾病的英文缩写。如今,萨斯热情随着疫情已经降温。虽然对于身家倍受其害的百姓,那是一场恶梦,过去就好。可对于认真讲究名正才能言顺的人们来说,萨斯却是一个遗憾:来去匆匆,竟然就连个有中国特色的名字都还没来得及留下。

    萨斯确实值得纪念,其意义远不止于一个传染病的命名。说来惭愧,我们十几亿龙的传人懂胸怀祖国放眼世界者一大多半,可是,九万里江山三千年历史,真地可以拿出来振奋全国、改造世界的人人事事却实在不很多。而萨斯之来哉,好似天公突然抖擞:其出世也正,原创并发扬光大于本土;其能为也大,各层次展示我神州之文化思维,政府威信,党群政治,全方位反映我华夏之民族传统,饮食习俗、人情风味;其影响也弘,逼着中国外国平民首脑一起就范,放下一切而紧紧追随之。如此声威气势,旷千古而傲当今,值得在三山五岳勒铭、鸣黄钟大吕而祭之,要说用来代表中国,岂是什么申奥大使所略能比?

    其实,事情重大到如此程度,命名就已不再重要。而且,萨斯本身就是个再好不过的名字,衷中参西,以全新的词语推出全新的概念,也许还更会唤发出全新的反省。真正重要的是,疫情一旦过去,可以平心静气地回首那几个月仿佛熬不到头似的日子,除了庆幸还活着又能赚钱,我们可曾记住了什么,或者可曾过有什么是我们应该记住的?


一、 文人家姐战萨斯

    我家姐乃一文人,学文,教文,并为文。我习作得数篇,寄给家姐切磋,回答说还是作医生更合适。我不忿,指有大文豪也学过医。家姐微笑,不予置评。去年春,家姐到欧洲出差三月,也来网上凑趣,说话就是十数篇,我已咋舌。岂料倏乎回京,家姐余勇仍可贾,又有随笔游记若干,并把那欧洲专业从里往外地着实论了一番。打那以后,我便断了文人的想头。

    家姐乃一中国文人,不为身旁升官发财衮衮诸公所动,恬淡安心作人。置学置家辛苦,换来一身清贫,仍然自勉。用她自己的话,“每天夜里,安顿好一家,灯光就把她的书桌投照成一个山字。一边是讲义手稿,一边是参考书,中间便是书纸的主人。人与书纸堆等高,不是因为著作等身:肩头的工作、背上的老小,她虽然尽力撑着,却仍然已经差不多直不起腰了。”

    家姐乃一不折不扣的中国文人,学问以外只懂得一个心眼跟党走报效国家。广州肺炎不断扩散,世界震动,定名为萨斯。我担忧,写疫情综述寄回。家姐按学生作业处理,纠正错别字,批语说还是非典比较上口。我情急,不择口气大喝,这不是非典,我也不是学写作,疫情如火!家姐不恼,知我心忧,解释道,电视上介绍非典型肺炎是常见病,中西医结合很有效;政府说没有流行。

    我力辩萨斯肯定非非典肺炎可比,叮嘱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家姐总算认真,记住了要空气流通。四月初一天,家姐全天有课。先是研究生小课,进得教室,便去开窗。学生急阻,千万不要!家姐不坐班,学校情况不掌握,不知何故。她的研究生过来悄悄告诉,学校中非典患者已有多人,邻楼就有,领导严令不许外传,大家关窗唯恐病菌飘入。姐大惊,方信乃弟非危言耸听,当机立断下课。接下来,一并把本科生大课也取消,全改为在网上布置作业自学。

    系领导也大惊,急召姐前往,责问怎敢如此妄为。家姐已把萨斯综述用心读过,于是给领导开讲WHO疫情报告和呼吸疾病传播三要素,辩解人群聚集的危险性。不料领导都懂,原来也读过,这些综述大小网站转载者甚多。领导坚定指出,小心防病虽不错,置安定团结于不顾责任却要大得多!

    下周家姐上班,坦然准备继续接受批评,上边却已传令停课。学校门卫配上了警察,墨绿大盖帽下有大白口罩捂住往日的威严面容。校园对外关闭,好几座楼被封了起来。家姐此次算是跟上了中央精神。

    很快,全市大小学校一律停课,北京一地就突然报出几百上千的病人。三环路上大广告牌换成了带好几个惊叹号的标语,曰,众志成城抗非典。电视广播都改了腔调,每天定时十好几遍地教人戴口罩洗手。京畿老城出现千百年难逢的异象,街上行人清可数,自行车流消失,连公共汽车都整天空着跑。

    家姐与学医的同学联系求教。不料一同学已病倒,另一同学在医院领军,不回家已数天。好容易辗转联系到一位学中医的同学。他们医院虽会用板兰根却不算非典前线,然而仍然人满为患,已有4例不治。而且京城无论何处,一旦怀疑诊断,立刻强制隔离,家属可能就此不能再见。中医同学嘱咐,这是名副其实的瘟疫,人人危险;赶紧自保,能出去躲最好。接着,姐家邻楼发现患者被封,院子里公人出入都是白色护身服从头到脚全身披挂,有如身处卡桑德拉大桥电影里的火车上。

    疫情猖獗,医务人员烈士般大批倒下,无药可医,人人心慌。我努力安排家人来美国避灾。家姐坚拒,认为飞行十几小时感染机会更大,且难保自身就已是带毒传染原。我担心中国资源透支,坚持不住。家姐安慰,政府已经正视,就会有办法。我告诫卫生部长无知,怀疑政府是否可信。不想却遭家姐抢白,说是你在美国可以说美国话;我住在中国,终不成也去指望美国政府?我只好噤声,买N95口罩寄回。

    终于,萨斯疫情成了过去。看着北京新病例持续为零,以中国为祖国或是希望中国好的人们大概和我一样,长出一口大气。家乡险象环生,父老乡亲身处险境的日日夜夜,我们又何曾安睡?

    以家姐为例,因为我了解较多,但我相信家姐是有代表性的中国老百姓。他们心地善良、随遇而安、要求不高,只要能有一个平静安全的生活环境,便可以发挥自己的勤劳与智慧;就是在个人安危都是问题的时候,仍然没有丧失理智信心,并且能决断出急智保护自己和自己人。这样的人民其实才是国家最值得宝贵的,但愿拥有这样人民的政府意识到什么才是国家财富和资源,永远以善待自己的人民为己任。即使对身居海外的我们来说,因为故乡亲人,中国就是我们魂牵梦绕的地方。谁主政用什么主义说话都没大关系,只要以人民的生活为念,自然就会得道多助,无须花大力气教人高唱中国心。

    说到底,国家之计在于民生。萨斯值得纪念就是因为它刻骨铭心地关系着人民的生活,人民的生命。


二、 萨斯科学

    五月中,尽管萨斯使全球旅游大萧条,美国胸腔协会(ATS)年会仍如期在西雅图开幕,世界各地与会者逾万,不减往年。会程本在年初就已定好,临时增加了SARS专题,特地从中国请来钟南山医生做主讲。钟医生是一位闯出了大名气的广东SARS前锋勇士科学家,SARS流行时报纸电视暴光率盖过明星,说是身怀会治绝技,到处传经送宝。可容千人的会场提前半小时竟早已暴满,门外挤了又不下几百上千的肺科精英。听众里光是ATS历届的主席便见到三位。会场临时在门外架起两台电视,时况转播。

    钟医生昂然上台,全场在主席提议下鼓掌,表示对疫区一线勇士的敬意。钟医生英文驾御自如,语调铿锵地报告,头年底即已收治第一例病人,多位医护人员被其传染。所有抗菌素一律无效,不知怎么下手。因为X光变化迅速,很像ARDS(一种肺损伤病变),于是试用激素。不想该病人好转,于是觉得激素有效。然后,钟医生列举5个病例,用对激素者活,用不对者死;先用,又不用,后来又用者则先见好,然后几乎死,最后终于活下来。据此,钟医生宣布他的结论,SARS其实有治,治疗主要靠正确应用大剂量糖皮质激素。

    钟医生还报告,通过测试发现SARS患者CD4/CD8比例倒置。CD4是促进,而CD8则是抑制免疫系统的淋巴细胞。CD4/CD8比例倒置是爱滋病人的特征。既然SARS病人的CD4/CD8比例也倒置,说明SARS也造成病人免疫力低下。这样,钟医生报告的不仅是临床经验,还上升到了理论高度。

    钟医生因为来自SARS前线而受到尊重,他的报告也因是第一手资料舆论价值不低,可惜,其科研内容却未被世界接受。报告完毕,加拿大医生提问,为什么你报告的死亡率远低于包括中国的任何其它地方?这问题实际是对报告中的萨斯科学的婉转质疑。钟医生回答,正是因为他们正确使用了激素和BIPAP(一种广泛使用的人工通气方式)。后来,正式成文时,钟医生又加上了中西医结合一条。

    ATS的大会报告代表当前肺科科研的领先趋势或是关注的热点,本都会在ATS官方杂志上发表,而钟医生的报告却被作为偶然散文(Occasional Assay)的形式刊登出来(http://ajrccm.atsjournals.org/cgi/content/full/168/1/7)。其它国际权威的医学杂志上也迄今还未见到来自中国,有关SARS治疗的报告。相反,所发表的别国文章都不认为激素对SARS有效,公认的结论是SARS治疗没有肯定有效的方法 (Drazen JM.N.Eng.J.Med.349:319-320(4),2003)。

      萨斯斗争中,中国科学家早于别人发现了SARS病毒,却没敢抢先发表,导致与一个重大科研成果无缘,舆论大哗,痛惜不已。实际上,中国没能在SARS的治疗上拿出让人信服的论文数据才是真正地可惜。病毒鉴定是WHO组织十几个试验室联合作战的成果。在这样的竞争下,中国军科院两位科学家太过势单力薄。而SARS的治疗,中国得天独厚,别人没那么多病例因而无法竞争。而且,只要数据可靠,激素效果无论是肯定还是否定都很重要,旱涝保收。何况,杜绝SARS流行的一个教训就是,依赖高科技突击其实远没有扎扎实实的具体工作重要。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医生处理几千病人之后却拿几个病例登上国际讲台,的确值得反思。

    三月份,WHO派驻越南的Urbani医生接诊一例SARS病人后,注意到病例的特征: 现有的抗感染手段无效; X光肺野变化迅速; 感染性极高,危及医务人员。根据这些特征,Urbani医生意识到这可能不是普通肺炎,而是一个新的传染病,于是向WHO发出警报,从而引起世界的注意,导致SARS的发现。据钟医生报告,广东比Urbani医生早近三个月便见到了同样的特征。中国的医生们被这些情况惊呆(astounded),却没有注意设防,没有发出警报。无论是因为医务人员没有意识,对这些特征未予重视,或是意识到却没有报告,或是报告了却没人听,不容争辩的事实是,中国整个的医卫警报系统加起来逊色于WHO派驻越南的一名意大利医生。

    其次,钟医生报告中的含有两个假说,一面认为SARS病毒通过抑制免疫力而致病,一面又认为激素对SARS有效。SARS是病毒传染,迄今没有有效抗生素,受染者全凭自身免疫力抗病,而大剂量激素治疗的原理就是全面抑制免疫功能。此种情况下提出激素有效,等于是在同时推行两个难以并存的理论。

    SARS发病机制迄今不清楚,因此什么假说都可能成立,激素有效也不是没有可能。关键问题是,把几个病例得来的经验作为知识推广是中医的传统,却不足以做为科学的证据,因为没有对照比较,没有足够的可重复性。临床科研的两大常见难点是病例不易凑足和时程太长。而中国SARS病例曾经非常密集,激素的治疗效果又只用几天便可见分晓(根据钟医生的报告)。这么有利的科研条件下,却拿不出像样的对比数据来支持自己的论点,只能说明对科研本质的忽视。个人或一家的经验不是完全没用,但这正是中医几千年经验仍不足以服人的欠缺之所在,也是钟医生的宝贵经验不被作为科研结果发表的原因。

    ATS的主会讲台上有请国人,史无前例。钟医生的报告也很吸引人。一场劫难之后,我们在乎的也不应该只是失掉一次垂手可得的弘扬国威的机会。遗憾的是,设若萨斯再次杀来,没有可靠的数据资料指导治疗,人类仍然得摸着石头过河从头来,无章可循。这种萨斯科学应该有所启发,中国科研的落后不是没钱买机器,更需要有科研意识的科研人员,面对问题必须能用现代专业方式思考,而不是沿用中医习惯想当然。

    没有萨斯,就没有萨斯勇士。做一个只有中国人才有条件做的萨斯报告,这原本就已不是一个提高中国国际地位的光荣任务。前车已复,努力不要教后车再复才是最要紧。如今亡羊补牢尤未为晚,中国的医学科学家仍可以详细分析已处理过的病人的治疗方案与疗效,争取总结出个有价值的报告。虽然回顾性研究的可信性要低于前瞻,但比什么没有还是强得多。


三、 萨斯政治

    萨斯科学虽然大多成就了外国科学家,要说萨斯政治,中国却是无可争议的主戏台。卫生前部长的记者会和去职已是世人皆知,毋需再提。更重要的是,中国的萨斯政治一旦展开,促使疫情灭绝的速度同样让全世界惊叹不已。

    萨斯横行,其锋正盛若不可挡,大人太座惶然趋避不及。此时,刚上任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出现在广东街头,明白告诉国人,他揪着心。名人领导有过英王妃与爱滋病人握手,为了善行募捐;也有过老人家来到红卫兵中间,为了怂恿造反。但是,萨斯不是爱滋,疫区也不是崇拜群众中间,在猖狂又没有治的险情中谁也无法保障安全,只要呼吸就可能传染,传染上就可能没治。胡的作为就其置个人安危于不顾的程度来说,远高于前边两位,而且显然不是在维护一己之私。胡同志此举,说明中国主席仍然有情,但不再是憋不住的个人英雄主义豪情;抒情的方式,也不再是扎进长江里游泳或是夺过麦克风唱歌。国家主席应该情系于民,而表达体恤人民疾苦的人情用大白话最好。

    胡主席作为的动机众说纷纭。但政治人物一样是人,对人生目标的追求自然也有为名为利之分。好比一个医生敢于求名,可以讽为沽名钓誉,但却肯定是患者的福音,因为医生的名气是建立在能治好病的基础之上。一个政府首脑的任务比医生复杂,除了工作职责,还要巩固地位、建立权威,可采用的手段也要多得多。一国之首选择树立一个亲民的名声应属苍生之大幸,因为这等于他将自身利益建立在民生基础之上。政治人物搞的是政治,即使不故意骗人也难免有言行难相符之处,可是胡却是在身体力行,不光说嘴。萨斯政治里的胡锦涛完全够格称为一位临危受命,却敢于承担责任的英雄。希望胡主席继续努力保持爱民的名声,更希望所有的政治家都追求爱民的名声。

    萨斯横行,京畿萧条,可是居委会却又活动起来。居委会一动,每个人都再休想安宁。白口罩代替了红袖章,平日社会的闲人成了骨干。老妈妈奶奶们在自家楼门口设岗生人免进,一天三次,敲开各家家门入户检查是否打扫卫生喷消毒液,逐个摸脑门儿看有没有人发烧。群众动员的确在扫荡SARS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群众运动是中国政治的一大特色,是专政力量的终极手段。中国人容易被动员,感到自己有用时可以拿出心来。给人帮助,一般不考虑受助人是否需要,是否愿意接受。善于发动群众,则是中国共产党的本事和传统。利用得当,这是巨大的力量。不夸张地讲,国民党倒台,砸锅取铁大炼钢,麻雀几乎绝种,文革中好人自杀无数,乃至于今天萨斯疫情迅速控制,都归于同一种力量:动员起来的群众一旦把国事当己任,斗争的对象就会在再没处躲藏的阵势中被消灭。

    萨斯是人类公敌,迅速灭绝之毫无疑问是唯一出路。萨斯得到控制,可以说是体现了中国政治体制优越的一面,其它国家的文化传统,国家制度不一定做得到,也使得WHO官员乃至整个世界惊叹佩服,难以理解。但是,群众运动只是个手段,运动斗争的对象是什么却是由发动群众者决定的。但愿有能力发动群众者永远能够做出正确选择,不要把这股战无不胜的力量滥用,不要不甘寂寞没事找事想象出个萨斯来,以品尝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兴奋。更希望有朝一日,发动群众是把每一名群众都当成可以独立思考的人,而不是调动几亿双拳脚供一个脑袋指使。


四、成也萨斯

    萨斯是一场灾难。亿万人受其威胁,更有几百个生命从此逝去。萨斯浩劫当中,一时间产业受挫,社会几乎停滞,经济低迷,旅游重创,人们经历的恐慌大概比作末日将临都不为过。可是,人类一旦意识到威胁,奋起反抗,最后被消灭的却是灾难本身。

    萨斯是中国人惹的祸,把中国的许多缺点不留情地暴露给全世界。中国人民胡吃海喝,医卫警报系统胡涂混乱,有的官员位高代表国家也敢拍着胸脯睁眼胡说。萨斯使容易激动的人甩开膀子好生激动,提供给以描述中国人丑陋为己任的人素材多多。可是,萨斯的源头最后也是中国人堵住的。这是中国对世界的巨大贡献:如果中国疫情失控,成千上万的人以身体做病毒培养基,世界将无宁日。

    因此,萨斯也未使不是好事。

    萨斯成就了中国,让世界看到:中国不那么容易崩溃;中国人民的信心不那么容易被摧毁;中国医护人员象当年的子弟兵一样可以用小米加步枪的设备迎战强敌;中国的领导人年轻了却成熟了许多,肚子小了而眼界心胸却大了许多,立身固位不只依靠权谋,为人民服务不再是光挂在嘴上、只要求别人兑现。

    萨斯也成就了世界。萨斯清楚地说明,公敌当前,国家间其实没有不可以放下的纠纷,人类是可以团结的。而一旦人类团结,什么困难都是可以解决的。

□ 读者投稿

刊登在 2003 华夏快递 kd030816.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共产党为什么不称你为"公民"?
2019: 劉鶴檢查春撸航o旅客家一般溫暖
2018: 结果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2018: 奥巴马门,世纪大丑闻!
2017: 中国的唯一选择:配合川普总统。
2017: Robert:川普时代的特征
2016: fuyun:不打台湾,伟大的你想不到
2016: 毛泽东65年前让中国人站起来,65年后习
2015: 毛左们在这儿瞎掰啥?党叫咋干就咋干不
2015: 连司马南都爱美国了,说明一切反美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