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转贴:明人不拉暗Shî,意大利不抢手纸
送交者: 求真知 2020年03月24日00:47:29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真是奇人奇文也!)

明人不拉暗Shî,意大利不抢手纸

Original 意视窗 意视窗 


对自己写的文章,一般不作篇首推荐,但这篇文章不大一样,一定要读完,越读越精彩。


在意大利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似乎现在全世界都在抢手纸,但是在意大利,这个现象却从来没出现过,作为一个严谨的理工男,本着学术研究的态度,我想挑战一下这个值得深入的课题。








明人不拉暗屎






学术研究就要有学术研究应有的态度,所以我先研究了一下在意大利,如厕这件事的历史。不研究历史的写作都是耍流氓,不研究历史,我怎么能知道在意大利,什么是手纸的替代品呢。


古罗马的厕所是酱婶儿的(复原图):




或者酱婶儿的(遗迹):




就功能性而言,古罗马时期,普通人使用的厕所和我们现在的马桶并无二致。但通过对古罗马时期公共厕所细致入微的观察,我得到了两个结论:


第一,他们蹲着拉不出来

第二,可能会尿到鞋上


古罗马人如厕完毕怎么擦屁股呢?我找到了这样的一张图:


▲ 请注意一下中间的两个石槽。


我看到了两个明显是用来装水的石槽,起初,我以为这是用来洗手的,但是随着研究工作的深入,我发现我还是太年轻了。


Wait,Wuli如厕三兄弟手里拿的是什么?


▲ Xylospongium长成这个样子。


在经过一番考证之后,我发现这个长得像大号棉签一样的东西,居然有个专属拉丁文名词,叫做Xylospongium或者Tersorium,结构超级简单,就是一根木棍前面绑上一坨海绵。


古罗马人用它擦屁股


▲ 维基百科中关于Xylospongium的词条。


继续深入研究了一下维基百科关于Xylospongium的词条,我惊奇的发现,Xylospongium这东西竟然不是一次性的,它是重复使用的。也就是说A用完了,在混合了醋或盐的装水石槽子里涮一下消消毒,再递给B用,B用完礼貌的说一声谢谢,再递给2B用。每一个Xylospongium光顾过的屁股,都会在它上面留下痕迹,据说这就是最早的区块链。不过......


你TM以为这是奥运火炬啊?还搞接力!!!


当然,古罗马人是讲文明的,如果你用完了Xylospongium,需要礼貌地把它递给下一位需要的人,如果不讲礼貌,暗地里使坏做小动作,那是一定会被鄙视的,因为:


明人不拉暗屎。


▲明人不拉暗屎,那个年代没卫生纸。


Xylospongium这货,我试图找出它的中文名字,但是搜遍全网,居然发现它没有中文名字,这不科学呀。


突然我发现了一个一夜成名的好机会,我可以成为第一个给它命名的人啊,就像给一颗星星取名一样,想想都激动,浪漫得不要不要的。


鉴于这两天后台留言的愤青有点多,令我眼界大开,三观尽毁;文思泉涌,浮想联翩。因此,我正式宣布,公元2020年3月20日,本人正式赋予Xylospongium以下的中文名字:


搅屎棍


顺便说一句,以后谁也别喊我去吃串串儿香了!


▲ 串串儿香长成这个样子。


作为一名对于读者要求很高的严肃作者,我希望我的读者们,也是严肃的读者


如果你是严肃的读者,不难看出在上面维基百科的截图里,有这样一句话:causing the spread of disease in the latrine(导致疾病在厕所中的传播)。心细如发的我,当然不会放过这条线索。


▲注意标红的部分



我把编辑页面拖到文章开始的部分,再看了看图中那两个石槽子,我终于明白它们是干嘛的了:


涮搅屎棍!!!


前面我们提到了,搅屎棍是会重复使用的,水里加盐加醋消毒就行了,这TM哪里是消毒水,这分明是一锅高汤啊!


想象一下那个味道,再想象一下一个碧池涮过很多次搅屎棍以后的那个颜色,稳了,就这个feel倍儿爽!


这下串串儿香是彻底没法吃了.......


▲只用高汤卤煮


据史料记载,在古罗马时期,厕所并不是仅仅用来排泄的,那个时候厕所承担的一个重要功能,是交流思想。一些个该说不该说的,坐在厕所里说总行了吧,说到动情之处,就掏出来块黑炭在墙上涂涂画画,现在厕所里的小广告,据说就是这么来的。


搅屎棍反过来用,不就是一条教鞭么,不好意思沪生兄,说的不是您那个一条。


所以在古罗马时期,有些人早晨起来,就去上厕所,一呆就是一天,废寝忘食。因此,据说那个年代流行的四大铁就是:


一起扛过枪,

一起同过窗,

一起分过赃,

一起上茅房。


有的厕所条件好一点,会有专门的人用水洗搅屎棍,吃喝拉撒都是人生大事,所以这些人是有编制的。不过仔细想想,其实这活儿挺脏的,专门干这个活儿的人,有个专门的称谓,叫做水军。


水军一般没有工资,主要靠打赏和外快。打赏很好理解,哪个大爷在他的地盘拉爽了,就赏个5毛,要是特别爽,那就一块,就是两个5毛。


外快的主要渠道,就是听到有谁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就去找皇帝告密。慢慢地,这后来就成了惯例,一次告密的指导价是5个第纳尔,简单换算一下差不多也等于5毛。水军一般不用真名,都有自己的代号,比如“高中生”。


要是方方老师在古罗马,我打赌她只要敢上厕所,就活不过24小时。


如果消息重要,那可就值了钱了,所以后来有些水军因此赚了大钱,就改行不当水军了。古罗马人爱吃糕点,但是由于存储条件差,糕点有时候会被弄脏,由于水军洗东西比较擅长,他们就改行洗糕。


由于“糕”字用拉丁语写起来过于复杂,慢慢地,洗糕就变成了洗稿。


▲你以为最右边的只是水军么?他是在偷听


当然,那个年代资源有限,尽管厕所足够多,但不是人人都有搅屎棍,只能大家共享使用。据野史记载,这是共享经济第一次出现在人类历史上,后来的共享单车什么的简直弱爆了。


所以,搅屎棍不但脏,还能传染疾病,古罗马时期传染的是身体疾病。由于搅屎棍让我产生了串串香的联想,让我精神上感到极端不适,所以搅屎棍放到今天,可能传染的就是精神疾病了。


这种传染的途径,从来没有一个正式的命名,听说当下的新冠疫情可以粪口传染,这赋予了我灵感,于是我又发明了一个新的医学词汇,把因为搅屎棍而产生的传染命名为:


粪粪传染


在古罗马时期,由于老年人行动不便,小孩子高度不够,他们的出恭问题一般都在家里用木桶解决。所以去公共厕所的,一般都是青年人,简称粪青。


粪粪传染主要在粪青和粪青之间传播。


由于传染病会让人发烧,神智错乱,胡言乱语,后来古罗马帝国的医生发明了一剂良药,专门用来治疗这些病入膏肓的粪青们。


▲此方专治粪青,切勿模仿



再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医生死了......死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粪青害人不浅。







意大利不抢手纸






哎,说好的做研究,写着写着就歪楼了。


让我们沿着时间线飞一会儿,过了两百多年,到了路易十四时期,也就是1710年前后,Bidet在法国出现了。


▲ 最早出现的Bidet,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的。



在研究过程中,我沮丧地发现,Bidet中文对应的翻译竟然叫做“净身器”。老实说,知道太监是什么的我,第一次读到这个名字,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双腿。


如果你在网上搜索净身器,出来的结果是几把小刀小钩子一样奇怪的手术工具,别慌,那个也是净身器。为了避免读者夹紧双腿,我们还是在后面的段落里将它称作Bidet。


Bidet的造型和结构,其实就像中国七八十年代家家都有的脸盆架,是一个木架子和一个椭圆形瓷盆的组合。使用起来更是简单,倒上一盆温水,什么时候想洗就什么时候洗,难言之隐,一洗了之,听说2003年的时候,还能治非典。


Bidet的出现,让粪青和搅屎棍淡出了历史舞台。


▲ 传说这是路易十四的情妇蓬帕杜夫人专用的豪华Bidet。



为了让本文更加严谨,我请教了一位学贯中西的法国朋友于陵,他告诉我,尽管Bidet诞生于1710年前后,最早是女士专用的。但Bidet这个正式称谓,有正史可考的记载出现于1739年,在法语中,Bidet是小马的意思,也用来形容小马小跑的状态。所以你看早期Bidet的形状,像不像一条木头小马?


看过《满清十大酷刑》骑木马的我,又一次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双腿。


在法国有一本书《Le Confident des Dames(女士的密友)》,专门讲述了Bidet从出现到发展的历史。


▲ 封面还是这位小姐姐。



时间来到了20世纪70年代,此时,法国几乎每个家庭都安装了Bidet。而到了80年代,因为淋浴设施的普及,加上Bidet需要占用卫生间里更多的空间,Bidet开始在法国走向没落。


▲ 七八十年代法国家庭中的Bidet,已经和现在的Bidet没有什么区别了。



而与此同时,意大利人则发现了Bidet的妙处,一时间Bidet在亚平宁半岛风靡一时,无论是男是女,都彻底爱上了如厕后那种潺潺流水拂过腹股沟时温润如玉的快感。于是Bidet迅速普及开来,直到今天,意大利人再也离不开Bidet了,他们甚至一直在嘲笑法国人,这么好的东西都不懂得珍惜。


Bidet的方便之处,在于如厕完毕之后,可以简单擦拭,然后向左或右平移一步,直接跨坐在Bidet上面,进行下一波的操作,在女孩子不方便的那几天,这就是个神器。一旦用过一次,就会不由自主地感叹:


这真是快感一波接一波啊!


友情提醒一下,用完Bidet记得要洗手。手指可不是搅屎棍,用键盘打字还用得上,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哪天变成键盘侠了呢,拯救世界就靠你了。


▲ 两种都是使用Bidet的正确方式,就看你主要洗前面还是后面。



如今,Bidet在意大利家庭中的普及率基本上是百分之百,而在Bidet起源的法国,则难觅其踪,仅在少数old school风格的老酒店里才能找得到。除了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有些家庭里,也会安装Bidet,这是欧洲大陆人员流动带去的文化习惯。


这也是意大利粪青并不多的原因,都有Bidet了,谁还用搅屎棍啊。


▲ 今天,高端的Bidet好看又好用。



很多第一次来意大利的中国留学生,都不明白Bidet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所以最常见的操作,是他们都用Bidet来洗拖布,666。


不过现在没问题了,以后再有人问,你就可以淡定地把这篇文章甩给他看,一是告诉他怎么用Bidet,二是让他明白文明的妙处,别当粪青。


可能带来的副作用,是他再也不吃串串儿香了......



那么现在,读者朋友们是不是明白意大利人为什么不囤手纸了?相信我,一旦你用过Bidet,你一定会爱上它的,比当粪青爽多了。


当然,Bidet作为一个容器,不仅仅可以容纳你的屁股,只要你有创意,万物皆可为我所用,洗袜子,洗内裤都行。但其实在意大利,Bidet仅次于洗屁屁的第二大用途,是用来冰镇啤酒。


▲ 冰镇好了啤酒打开水龙头一冲,冰块去无踪,完美。



似乎家里这只名字叫做狮子的喵主子,比我更爱Bidet呢。




每次狮子占用我的Bidet,我都会给它讲同一个小故事。


有一天,熊和兔子一起在森林里愉快地玩耍;

突然熊觉得肚子疼,兔子说那我们一起去大便吧;

于是它们开始愉快的一起大便;

熊问了兔子一个问题:你觉得毛沾到屎会脏么?

兔子说,我认为,大概......不会吧;

熊说,太好了。

于是抓起兔子用来擦屁股。


我给狮子讲这个小故事,是想告诉它一个道理:


如果自己不够强大,那就只配让别人拿来擦屁股!


哦,差点忘了说,为什么熊这么厉害,我还要给喵主子起名叫狮子,而不是叫熊呢?


很简单,因为:


狮屎胜于熊便 


这个道理它不懂,我懂,你要是不懂,也别不懂装懂。








后记






用了三个小时写完这个文章以后,我把预览版本发给一个特别严肃的朋友看,因为这个朋友是个公务员,三观特正,正到根正苗红;笑点特别的高,有两三层楼那么高。通常,我会把他的反应当做一篇文章是否应该发表的晴雨表。


电话里听见那边的铁憨憨一直都在笑,我就放心了。


为什么我要写这样一个文章呢?他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


我回答他说: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


“史”这个字儿,看见了很难产生其他联想,但是听到耳朵里,就不一样啦。


如果不是一不小心写出了一篇阅读量很高的文章,后台有那么多粪青留言,我还真不知道,原来粪青从来没消失,他们只是改名叫史人了。


但是他们自己认为,自己是思想家。




作者是个金牛座,轻度精分,重度强迫症,理工男作家,一旦决定了要写什么内容,干就对了,不要怂!


非严肃写作,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切勿对号入座,本文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


转不转发请随意,如果真的读懂了,麻烦点个右下角的“再看”。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大家有点紧迫感好不好。时间不等人啊,
2019: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摘录批判
2018: 习式改革乃倒退 文革升级版乃大谬
2018: 本来北朝鲜核问题就是糜联储给中国埋的
2017: 如果霍金是物理学家,那么地球就是宇宙
2017: ZT:浸泡在农药化肥里的国度 – - 中国土
2016: 江青——历史星空中的辉煌之星
2016: Robert:公有制不好
2015: 施化:中国富人怎样保平安?
2015: 王岐山访美,可能要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