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方方日记”的争论,是“新旧之争”吗?(外加无套裤汉的评论在最后)
送交者: 无套裤汉 2020年04月07日23:11:54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基层之声》(90)“方方日记”的争论,是“新旧之争”吗?

激流网  2020-04-05  作者:立恒  http://pre.jiliuwang.net/archives/90940

外加无套裤汉的评论在最后

如何对方方做出客观评价,已然成为网络争议的焦点。前些日子,余亮先生撰文提出了他的观点:“方方日记不是左右之争,而是新旧之争”。从全文来看,余亮先生指出方方日记产生争议的原因是“两代人的冲突,是对于重大政治主题的感知的冲突,是情感和趣味的冲突”,“年轻一代认识到,主导当代世界的主要矛盾是中西国际秩序之争,是命运共同体与霸权等级格局的竞争”,等等。

余亮先生口中的“新”到底是什么?我们看到,指出“中西国际秩序之争,是命运共同体与霸权等级格局的竞争”的“新一代思想者”,实则还是在“大国崛起”的政治背景下,产生的一批以追求“民族利益”、“国家整体利益”为最高原则的思考者,放在具体背景下,就是在这次疫情中不断强调通过对比中西方防疫措施效果优劣而产生的“制度优越感”,来反对一些有碍他们所认定的新格局形成的一类人的言论。

余亮先生把关注点放在了当代年轻人身上。他通过一些局部调查,发现了“方方的粉丝大多是上世纪50、60、70后的读者,而反对方方的人遍布B站、知乎等年轻人社区,微博上反对者也以年轻人居多”,由此认为围绕方方的争议是新一代年轻人与老一代人的冲突,“是对于重大政治主题的感知的冲突,是情感和趣味的冲突”。不仅于此,余亮先生指出:“方方们把一切质疑都批成极左。网友笑说:别问,问就是极左。戴着极左时代的眼镜,就只能发现极左,看不到真正的矛盾。”最后得出了结论:方方所代表的是“满满文革风,非此即彼,控诉批判”,而反对方方的大多是处在大国博弈、东方崛起时代背景的当代年轻人,这种年代割裂的矛盾是价值观不同的矛盾,所以是新旧的冲突。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支持方方的人,究竟在赞同她的什么东西?反对方方的人,又在批判她什么东西?除了方方的支持方、反对方,难道没有自由主义话语和强国话语之外的第三方?让我们重新回到对方方、对方方日记的辩证性认识上来进行分析。

一、我们究竟接受方方的什么东西?

总的来说,方方日记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对疫情下武汉民众生活的点滴记录,方方在其日记中发出了对武汉政府官僚主义的控诉,她通过对百姓日常生活的记录表达了对媒体一味歌功颂德的控诉,这是我们需要接受的。

不可避免地,一个人的社会存在决定了他的思想意识,方方就是一个现实的例子。不少反对方方的网友,指出其过激言辞和她随意地扣“极左”的帽子,指责她“没有大局意识,破坏团结,渲染悲情,抹黑形象”等等。我们需要看到,方方日记是方方思想认识的流露,其价值观、社会观、世界观可能是与我们很多人截然相反的。方方作为上世纪一些知识精英眼中的“伤痕年代”受害者,以及当前社会的得利者,这样社会地位关系的存在决定了她尽管书写了老百姓反对形式主义、反对官僚的心声,但也无法超脱她的个人视野,对更深层次的原因进行批判。对于左翼人士来说,她的一些涉及历史的观点尤其是要受到严厉批判的。

所以,我们拒绝方方的是她的“不彻底的批判”。她认不清各类现象的背后的原因,因而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只能无可奈何地用前后矛盾的控诉来代替。这正是我们需要拒绝的东西。

故我们对于方方的东西应该有选择地接受,有选择地批评,而不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扣上一顶大帽子,用派别的胶带封住嘴,这不是一个实事求是、站在人民群众的立场上关注社会的左翼人士的做法。我们应该接受的,是方方客观上发出一些百姓的声音。她敢于讲真话,敢于批评,她对于武汉真实情况的反映是我们应当接受的。如果反映百姓真实生活的东西一些“左翼人士”都无法接受,那么他们玩弄的一套自以为高端的扣帽子大法也是大家反感的。

我们看到,余亮先生的文章没有关注到方方日记反映真实情况的这一重要事实,反而是一味地寻找其社会关系与意识形态,挖掘方方的思想底细成了余亮先生的主要工作——这一套东西是百姓不喜欢的,这也其实是正是文革初期以老红卫兵为代表的一类人的形左实右的做法。

二、方方日记的争议,到底是什么冲突?

深究到底,还是言论自由与秩序至上的冲突。我们接受方方的部分东西,说白了就是支持群众表达自己真实想法。方方之所以受到热捧,有较为深厚的群众基础。至于余亮先生在其文章中紧抓方方的“自由派”观点不放,而对方方对现实的反映熟视无睹,无非又是拿左右来说事,使得方方日记内容被刻意地忽略与掩盖,这并不是一个实事求是的态度。而方方眼中的极左其实并不是左,而是像余亮先生一类“维护社会秩序”的人。

余亮先生指出的“两代人价值观不同”看上去像是一个因素,但它是似是而非的。我们首先必须承认两代人的在一些具体的价值观上存在差异,这是每一代人所处不同社会环境决定的。但是关于对方方的争论,产生争论的两个尖锐观点的原因仍然是出发点不同,与年龄无关。 同一年龄段的下岗工人和知识精英大概率立场不同,同一年龄段的富二代与996们想法更不会相同。正如前面所说,我们如果接受了方方敢于讲真话、敢于批评的方面,那么,人民群众应是我们首要的关注对象。否则,我们关注的首要对象就不再是人民群众,而是在宏大话语体系之下的所谓秩序。

后者到底是怎样一种观点呢?余亮先生的“新旧之争”中说:“作家们当然有理想,只是新的理想到来了,他们感受不到,或者不愿接受——没有启蒙过的中国怎么就能崛起呢?你说星辰大海,他就说是痴人说梦;你说工业强国,他就说是国家主义;你学会了国际斗争游戏规则,他就说你是政客互怼;你说中华复兴,他就说他只在乎小民的尊严。仿佛小民的尊严和国家强盛没有关系。他们只会割裂,只会文革式的二元对立思维。他们无法理解新的复杂世界。当然,不是说所有的上一代都这样,只是说这种情怀和思维特别属于上一代。”但是,所谓的“文革式的二元对立思维“不正是余亮先生本人吗?余亮先生认为方方没有看到新时代的新变化,反而一味揪着“现实次要问题”不放,其实就是指责:你的旧时代观点已经过时了,我们现在关注的是发展,是和西方相对衰落对比下的东方崛起,因此请你闭嘴。

这样看来,余亮先生提出所谓的“新旧之争”无非是旧调重弹而已,新瓶装的还是旧酒:近几年来,西方出现了相对衰落,东方看上去生机勃然,尤其是这次东西方在疫情中展示的不同的抗疫方式,似乎让一些人飘飘然,以为东方所代表的道路已然是人类的新路,东西方博弈关系到人类发展的未来,自豪感、站队意识油然而生。然而,余亮先生忘了一个小小的前提:同样的市场经济、同样的雇佣劳动制度,同样深陷金融化、空心化与债务陷阱,在新冠疫情引发的危机涌动之下,谁能独善其身?谁能有光明的前途?

余亮们的内心其实也是惶惶然的。否则,也不会因为一本小小的日记而大做文章了。

上一篇

新冠病毒大流行暴露了资本主义的人本主义危机

下一篇

纳粹的上台真的是靠民主制度和人民的选择吗?

全部评论:2条

123 2020-04-05 16:14

读对方方日记,首先要明确其背景,才能读懂它。形象点比喻,可以这样来理解。一个危重病人,医生正在对其施救,而该病人的某一亲友,在手术室外一直嚷嚷,说这说那。旁人制止她,叫她别说了。而她仗着自己是病人亲友,不仅不听,反而还斥责旁人不该制止。你说她的目的是什么,不是很清楚了吗?然后再去辨别。

回复

激流管理员 站长 2020-04-05 22:41

此言差矣。没人对医生说啥,但对那些吃人饭不干人事的,说一说并不耽误工作。省市的书记都下课了,中国人民就不抗疫了?笑话么。

http://huayue.fatcow.com/HuaShan/BBS/shishi/gbcurrent/2378619.shtml   ↆ

八十年代就是还乡团的时代

就是地富反坏右扬眉吐气的时代,是人口不到百分之五的人高兴,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受压的时代。

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时代,是犯罪猖獗,贪官污吏猖獗的时代,是最终导致八九六四的时代。

[ 2:173 ] shandong1(楚.岛.绿.鸟) - 05:49:23 04/06/2020 

“还乡团”至今在那个体制内团结一致与民为敌。说不定比方方更阴险毒辣的承在毒害着国家机体。

[ 3:32 ] 好主见(巴.岭.甘.叶) - 07:38:48 04/06/2020

八九六四的罪魁祸首,正是邓某这群人!却被这群痞子移花接木,是盘子扣在主席头上。

[ 4:78 ] 不平则引12(秦.山.白.花) - 08:35:27 04/06/2020 

那个时候邓小平、胡耀邦主导造了很多政治谎言污蔑毛主席,污蔑毛泽东时代

[ 5:26 ] 小小风(韩.湖.新.松) - 10:31:22 04/06/2020 

74年上映了闪闪的红星,主题是什么?胡汉三又回来了

[ 6:0 ] 1/2历史(周.池.黄.莓) - 10:48:20 04/06/2020

这位就是中国人跪拜的典型,连基本史料都错了 http://huayue.fatcow.com/HuaShan/BBS/shishi/gbcurrent/2378625.shtml

撇开那些中美关系的史料和现实部分,仅就方方事件来看,人们为什么反感方方?除了她的立场、动机、时机,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她不接受任何对她的批评,反而是给批评者扣大帽子,同时炫耀自己的特权保护,这才惹起众怒。

[ 1:204 ] 小小风(韩.湖.新.松) - 10:25:45 04/06/2020

评:方方事件既不是左右之争,也不是老少之争,更不是所谓新旧之争,而是革命社会主义路线和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反革命路线之间的一场遭遇、巡逻、接触、斥候、前哨、侦察战斗。中修叛徒复辟集团贯彻执行邓小平的现代修正主义路线长达四十四年之久,虽然所向披靡,无出其右者,然而随着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越来越不得人心,以致引起人民群众对这条对内实行法西斯式镇压、对外(美)实行投降主义的反革命路线不满甚至引起他们普遍反感。原本镇压群众卓卓有余的法西斯式专政也开始出现破绽,中修政治安全逐渐显现顾此失彼的隐忧,于是自由资产阶级取代官僚买办资产阶级进行专政的暗潮也就开始在社会上游荡并进行试探。

方方事件于是应运而生,它企图利用大瘟疫造成的暗潮汹涌——这个四十四年不曾有过的大好时机,对中修叛徒复辟集团进行对立,借关心武汉市民的生命安全和福祉以抬高自由资产阶级的社会声望,开展以轮流坐庄为短期目标、以取而代之为最终和长期目标的资产阶级内部的尔虞我诈、强取豪夺、争权夺利、互相扯皮的同室操戈之争。

该事件与最近爆发的任志强反习事件是有相关性的中修叛徒复辟集团内部出现公开扯皮的事件,都是大瘟疫造成的突发的、然而却其来有自的政治暗潮。就是说,如果没有邓江胡习四修为首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走向没落在先,就不会出现中修内部扯皮。铁板一块的中修维持到今天已经大为不易,内部不和加快了中修路线全面失败的动力。

「紅二代」地產大亨任志強等红二代、官二代集团代表中修叛徒复辟集团的兄弟档或“在野党”,他们都是劳动群众的阶级敌人。反习无非是在大瘟疫的威胁下,走投无路,随时会被革命人民大起义所推翻,不得不上演欺骗人民群众的小骂大帮忙戏剧。切勿上当。正确的对策是一方面利用他们内部不和来削弱中修反革命势力,另一方面又必须鼓动群众起义,为决战准备好各种有利条件。

方方事件和任志强事件都是在表面上为民鸣冤叫屈甚至为民除害为标榜的,实际上,刚好相反,都是怀有不可告人目的的机会主义的招摇撞骗——使用邓小平这个特色党祖师爷骗术的极致来企图麻醉群众到一定程度之后,跟着他们不离不弃,以便创造获取反革命权力的机会。

由于左翼很早一来就被中修进行大面积、大深度的分化打击,已经四分五裂,他们已经破败不堪、溃不成军长达四十四年之久(从1976年十月六日算起),真中国共产党从那时起沦亡至今,革命左翼还有多少志气和勇气敢于公开挑战中修?代之而起的民族主义“左翼”尤其以不使退休金中断为指标奋斗终生,甘心臣服中修,成为权钱势三位一体的俘虏,无暇兼顾人民群众的死活。于是,方方、任志强之流才得以“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前锋”出来上演几出因分赃不均而争吵的闹剧。这是革命左翼的失败而不是中修直接导致的结果。人们大力批评方方的不是,但没有击中其要害,反而陷入枝节问题的泥沼,只见树木不见林——方方等人即使言不由衷地为群众说话也不会是批驳的对象,反而应当正面赞扬,甚至进一步地鼓励他们这样做,但是也同时必须指出他们依靠祖师爷的骗术来支撑中修叛徒复辟集团,进行小骂大帮忙,所犯下的思想政治路线上的严重错误。革命左翼如果不去占领道德、思想、政治、文化、组织、宣传、鼓动等方面的制高点,革命就会被反革命所击败。

革命左翼当前的重要问题,是如何进行自身的革命运动,即如何把自身的改造与社会阶级斗争结合起来;走出象牙之塔和自以为是的书斋和网齋,投身到群众中去;洗尽铅华,回归毛主席继续革命路线,去做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模范。同时,中修叛徒复辟集团篡党夺权非法上台以来,革命思想、政治、意识形态各领域无不遭到毁灭性的打击、颠覆、造谣与污蔑,如何利用新冠文化运动进行重建,是我们继续革命派群众不可推卸的紧迫任务。

[Mark Wain 2020-04-07]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徐水良痛批胡平《失败主义》之谬
2019: 被禁演唱会:人民不需要自由这是最好的
2018: 美联储永远都赚钱。跟美国国债多少没大
2018: 欧美看点| 假如没有美国,世界会少了什
2017: 俺给老穿出个主意:把中东那一大块弄个
2017: 你是科学家?真让人汗颜
2016: 捉刀:习总管教好子女和亲戚没?
2016: 小思:巴拿马将改写中共命运:灭亡或重生
2015: 幼河:“癌症晚期治疗”
2015: 反击胡舒立,郭文贵的手法太险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