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哥哥答三妹: 也说 “中国和美国之争”
送交者: 海虎 2004年05月14日10:37:19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三妹:

看了你给虎哥的信, 觉得你的很多观点都来自朴素的本能, 直观的体验, 与片面的观察, 缺乏系统而深入的比较和思考. 我虽然不是你的 “虎哥”, 但鉴于你写的是公开信, 你的看法又颇有一些代表性, 因此也觉得是有必要对你稍加点拨. 实不指望你能接受多少, 只希望提供给你和同你一样陷于糊涂逻辑的人们多一个参照的尺度, 至少能开阔一点眼界.
你信中说中国对美国有 “潜在的战略上的威胁”, 而且特别指明这个威胁 “关键在于不同制度不同理念”, 在于 “美国担心中国这个不同制度不同理念的国家经济强大后的威胁”, 并且进一步断言“中美两国之争是意识形态之争” . 妹妹或许在美国待得久, 但见多者未必 “识”广. 美国真的害怕中国的共产主义吗? 美国不害怕!

西方资本主义与东方共产主义之间的对抗, 从俄国十月革命时正式开始, 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多世纪. 在这一个多世纪里, 以前苏联为代表的共产主义阵营, 从来就没有能够对以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阵营构成过真正的实质危胁. 即使在60年代末至70年代中期苏联实力达到顶点时, 也就是当赫鲁晓夫在厨房里对尼克松说 “我们将最终埋葬你们”时, 苏联的综合国力占世界的比重最高时也只占到37%, 相对于美国的63%还有将近一倍的差距. 苏联的核导弹倒是比美国多, 但面对国力上的如此差距, 这些核玩意们最终也只能是个摆设. 国家实力上的差距, 岂是多几百枚导弹所能够弥补的. 两种思想两种制度的较量结果已经证明, 社会主义是美好的理想, 但作为一种社会实践, 它在理论上是错误的, 在现实中是失败的. 若非如此, 柏林墙就不会倒塌, 苏联就不会分裂, 中国也就无需实行改革开放了. 对于共产主义的失败,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勒津斯基早在90年代初的 “大失败”中就已说得清清楚楚. 对于这样一个连生命力都已没有的思想与制度, 美国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美国过去没有, 现在不会, 将来也更不可能害怕共产主义与它竞争.

至于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美国就更没有什么可 “担忧”的了. 中国的社会主义早就已经是一个给抽走了灵魂的躯壳. 80年代以来的改革开放, 四分之一世纪的变迁, 试问今天的中国, 还剩下多少社会主义的实质? 市场经济, 股份公司, 民办企业, 股票市场….有哪一样是社会主义的? 今日中国所取得的巨大成就, 又有哪一样是实行了马恩列斯毛的社会主义后而取得的? 无论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还是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个是什么东西, 对当代中国社会性质的定义, 可以是 “初级阶段”, 可以是 “中国式”的, 但绝不会是 “社会主义”的. 它或许仍然保留了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的一些理想, 但它实现这些理想的方式, 再也不是社会主义式的了. 古老的中国能有今天的成就, 不是它贯彻实施社会主义的结果, 而是由于引进了当代世界文明中的的种种先进制度和理念. 某些美国显要所担忧的, 不是中国继续推行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 而是中国越来越多地抛弃社会主义; 他们所真正害怕的, 是中国更多更有效地引进当代人类文明的先进精髓, 是中国这个古老的文明在接纳世界文明的精髓中所展现的无以伦比的速度与创造能力!

既然今天的中国早已不是, 而且也正在日益远离社会主义的制度, 你所谓的“中美两国之争是意识形态之争”又是从何说起呢? 这种说法倒是美国的一些政客常挂在嘴边. 而政客们的这种说法, 连美国自己的战略分析家们都不承认. 前芝加哥大学国际政治教授, “攻击性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奠基人, 小布什政府 “先发制人”外交政策的理论教父John Mearsheimer 说得再明白也不过: “无论中国是民主还是专制制度, 无论中国是闭关锁国还是与世界经济接轨……随着中国实力的增长, 中美注定会是敌人”. 听了这话, 妹妹你还要一厢情愿地以为 “如果中国也成了民主国家, 中国经济再发展,美国也不会紧张”吗? 还要以为中美之间 “没有了意识形态这原则之争,其他竞争都好解决” 吗?

我也知道, 有许多人跟妹妹一样, 热爱美国的民主, 自由与人权, 拿来跟中国在民主, 自由与人权方面的种种不如意一对比, 于是 “爱屋及乌”, “恨铁不成钢”. 恨不得这位民主, 自由与人权典范的 “山姆大叔”也能快快向中国输出民主. 但“山姆大叔”在本国内实行的是民主, 自由与人权, 不等于他在国际上也同样如此. 观察美国的对外政策, 不能单看它的主流价值观是什么, 更不能仅仅看它头头脑脑们用什么样的言辞来自我标榜, 而要看它奉行的对外政策的实际内容是什么, 造成了什么样的实际后果. 而且, 还就得查查它的祖宗三代, 也就是不仅要看他们今日怎么说, 而且要看他们在历史上是怎么做的. 理念, 口号, 政策与政策的实际后果相互之间是不能随便划上等号的, 国内政治中如此, 国际政治中就更是如此了; 对共产主义国家如此, 对资本主义国家也如此; 对其他国家如此, 对美国也应如此.

看看美利坚喝众国的对外行为, 衡之以上述标准, 有一个结论不难作出: 除了一两次例外, “山姆大叔”在对外交往领域里所宣扬的民主, 自由与人权, 从来就是口号, 偶尔作为政策, 而一旦作为政策, 其结果不是害人, 就是害己, 或既害别人, 又害自己. 先看看美国自己是如何最终建立起了今天的民主, 自由与人权体制的吧. 今天美国人民的民主, 自由与人权, 不是出于美国当权者们的自觉, 而是美利坚合众国这个种族大拼盘里的各族裔人民血与泪的艰苦奋斗的结果. 看看“五月花”号上那些信奉上帝的欧洲白人们以及他们的后裔们, 看看那些为了的民主, 自由与人权而奋不顾身与英国殖民者战斗的人们, 当他们摆脱了欧洲王权专制压迫, 在美洲大陆上为自己建立起了民主, 自由与人权的时候, 在他们自己能够安全地享受民主, 自由与人权的果实的时候, 他们首先给印安民族带去了疯狂的屠杀与凌虐, 而进行这种种族灭绝行动的口号是 “把文明带给野蛮人”. 美国的黑人是美利坚白人的民主,自由与人权的第二个牺牲者. 一直到马丁.路德.金领导了60年代的民权运动, 林肯的 “解放黑奴宣言”恐怕到今天也只能是一纸 “宣言”. 至于那些在二战其间被集体关押的日裔美国人, 那些祖先死在南北铁路枕木底下而后代却被剥夺了财产权的华人们, 大概比你我都更有资格评说美国的民主, 自由与人权.

提起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只是想告诉你, 美国立国与发展的过程,可以说明一个道理, 那就是, 跟所有其他的统治民族一样, 民主, 自由与人权在美国的普及与推广过程, 从来就不是美国的当权者们自觉自愿奉行的族裔与民族之间交流的一个原则. 民主, 自由与人权从她诞生那一日起, 就是打着鲜明的种族, 民族的烙印的. 至少在人类迄今为止的历史上, 还没有哪一个统治民族, 在其占据优势地位时, 在没有面对被统治族裔的顽强反抗时, 在没有遭遇其他民族势力的压力时, 曾经自觉自愿或有效地给被统治民族实行过什么民主, 自由与人权. 当我们象读”圣经”一样捧读 “联邦党人文献”时, 有一点不要忘记的就是, 美国的开国元勋们在设计这个经典的 “三权分立”制度时, 他们心中想到的, 不是印地安人, 黑人以及其他什么少数民族的民主, 自由与人权, 他们首先想到的是他们所代表的欧裔白种族裔的民主, 自由与人权!

今日美国的少数民族们当然已经享受到了民主, 自由与人权的果实, 但今日美国的当权者们, 在对那些非美国公民,非美国绿卡的民族们的交往中, 奉行的却是与他的祖先们一样的逻辑. 二战之后, 美国无时无处不在标榜自己的国际行为是在对抗 “违反人性”的共产主义, 是在传播民主, 自由与人权. 但看看美国支持过的那些政权, 又有多少符合民主, 自由与人权的标准? 姑且不说南美洲,中南美洲那些右翼的军人独裁政权以及非洲的那些种族主义政权, 仅仅在亚洲这块大陆上, 从中国的蒋介石政权, 南朝鲜的李承晚政权, 越南的阮氏政权, 菲律宾的马克斯政权, 到伊朗的前巴列维政权, 包括第一次海湾战争前的萨达姆政权以及从前的塔利班政权, 美国都曾提供过慷慨的政治, 经济与军事的援助, 而他们中间, 又有哪一个是讲民主, 自由与人权的政权? 对这些政权的支持难道不是出于打击前苏联势力这一美国国家利益的需要? “遏制共产主义”难道不是美国的一个借口? 就算共产主义十恶不赦, 难道 “反对共产主义”就可以是美国支持这些践踏民主, 自由与人权的非共产主义的政权的借口吗?

欧洲大概是美国唯一可以自夸支持民主, 自由与人权的典范地区, “马歇尔计划”以及随后美国对欧洲的支持, 大概是妹妹你唯一可以用作 “民主国家间无战争的”例证. 但是, 你凭什么断言, 美国二战后对欧洲民主国家的支持, 是出于对民主, 自由与人权的价值观的支持? 如果没有美苏间的冷战, 没有美国与苏联对各自势力范围与国家利益的争夺, 美国还会如此全力支持民主, 自由与人权的欧洲吗? 柏林墙倒塌之后, 美国对欧洲谋求更大自主权的要求横加打压, 当法德比利时等国家对美国的对伊战争表达不同看法时, 美国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立刻就将欧洲分成了 追随他的“新欧洲”与 不赞成他的“老欧洲”. 由此可见, 美国的国家利益从来就是凌驾于民主,自由与人权这些口号之上的. 民主制度的建立, 将最终消除战争的说法, 根本没有历史的依据. 美国学者J. Gowa在考察1813年以来的所有战争行为之后得出结论, 从统计学的角度看, 在历史上, 民主国家之间发生战争的频率, 同非民主国家间的战争的频率, 没有实质的不同. 所谓 “民主国家之间的和平现象, 只是在 ‘冷战’时期变得明显. 但这不是民主国家间的惺惺相惜, 而是美欧之间(为对抗苏联)的共同国家利益的结果”. “民主和平……并不适用于后冷战时代. 维持国家间和平的最佳策略仍然是 ‘建立共同的国家利益’”. 这个结论不支持妹妹你的看法, 倒是为前文John Mearsheimer 的断言提供了一个历史的旁证.

今天, 当冷战已经结束, 当共产主义已经名存实亡之际, 在民主化已沛然而成为世界的潮流时候, 美国却仍然一边高喊民主, 自由与人权, 一边大力支持中东地区的专制独裁政权. 这些专制政权骄奢淫逸, 对本国人民作威作福, 美国政府对他们的大力支持, 早已使他自己成为了这些国家民众的仇恨对象. 9.11攻击中的19名劫机者除两人外, 全都来自沙特, 埃及, 约旦这些美国的传统 “盟邦”. 宗教极端分子拿无辜人民的生命作为报复对象, 当然必须严厉谴责, 但美国政府对这些地区反 民主, 反自由与反人权的政权进行支持的外交政策, 难道就不要对恐怖主义的攻击负一点点责任? 而另一方面, 美国却要将其打压中国的外交措施美其名是为了促进中国的民主, 自由与人权. 难道今天的中国政府比沙特, 约旦, 第一次海湾战争前的萨达姆政权, 在民主, 自由与人权上的记录更糟糕? 你可听到过克林顿或布什中有谁批评过这些国家的人权记录吗? 山姆大叔嘴巴上谴责中国政府的反人权, 可在行动上又在哪里积极支持提高中国人民的人权呢? 中国人民穷了300年, 美国可曾降低过他在中国WTO准入上的要价? 中国人民希望和平统一, 美国一个劲地大卖先进武器给台湾, 说得出口的理由是希望两岸 “维持现状, 保持和平”, 说不出口的理由不就是巴不得两边打起来, 他好渔翁得利?

许多美国的政界学界要人们, 和 “曹长青”之流们津津乐道美国向全世界推行民主, 自由与人权的必要, 并以此为今日美国对伊战争辩护. 但民主, 自由与人权又岂是能够以武力输出来建立的? 看看美国在这方面的实际业绩吧. 自美国建国300年间, 总共进行过200次大大小小的海外军事干预, 其中有16次的军事干预目的在于“政权重建”. 在这16次以军事干预为先导, 以重建政权为目标的海外出兵中, 如果以建立起的民主政权在美军离开后仍能存活10年以上来计算, 美国向海外“民主输出”的成功率只有四次(不包括目前前景不明的阿富汗), 分别为二战后的日本, 前西德, 巴拿马与格林纳达. 在这四次成功案例中, 只有两次(巴拿马与格林纳达)是美国不依靠国际社会支持而完全靠自身力量完成的, 至于其它对古巴, ,尼加拉瓜, 南越, 柬埔寨, , 海地等的12次政权重建, 要么是任务尚未完成美军就被打跑, 要么就是美军一旦撤出, 当地立刻恢复原来的专制独裁政体, 总之74%的美国 “民主输出”案例, 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数据引自美国国会研究资料及 华裔美国学者Minxin Pei报告).

今日小布什政府的 “自由伊拉克”行动, 时至今日, 还有多少人相信是为了伊拉克人的民主, 自由与人权? 看看小布什政府为了打这场战争在战前撒下的弥天大谎, 什么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武器, 什么萨达姆与宾拉登恐怖分子勾结, 全是一个又一个的借口. 看到美国战后大包大揽重建合同, 有人说美军可是用美国纳税人的钱在重建伊拉克. 废话, 这些钱最终都是要用伊拉克的石油来偿还的! 美国可不会象说这话的人那么蠢, 它根本不需要把伊拉克的石油一桶一桶往家里搬, 伊拉克是中东的四大产油国之一, 只要开足马力提高伊拉克的石油产量, 国际石油价格就得往下掉, 到时候谁是最大的受益者? 不是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石油消费国又是谁? 这就是美国的战后 “石油红利”. 至于油源枯竭之后的伊拉克人民的生计就不是山姆大叔的事情了. 还是萨达姆战前说的对, “小布什先生被伊拉克的石油冲昏了头”.

至于美军对战俘(按美国媒体的报道, 其中70%是无辜的平民百姓)的虐待, 我们现在大概不难明白, 为什么副总统切尼说的一旦美军打入, “伊拉克人民将手拿鲜花夹道欢迎美军”没有出现了. 现在出现的情况是, 不仅萨达姆代表的占人口20%的逊尼派, 连占人口60%的什叶派也在用子弹来迎接美军 “正义之师”. 我看到有人在网上甚至为美军虐俘辩护, 说什么 “阿拉伯人真牛”, 不就是剥光了衣服, 羞辱了几个阿拉伯人嘛, 又没真的让他们上电椅, 比起恐怖分子的行为, 美军可是够文明的了. 说出这话的人, 第一, 是个没有人格与自尊的人, 什磨叫 “士可杀不可辱”; 第二, 美军的这种行为已经充分暴露出他们并不把伊拉克人当人看, 如果今日美军这种行为可以原谅的话, 那么奴隶主豢养奴隶的行为又有什么不可接受呢? 奴隶们在庄园里不也有吃有喝有工作吗? 羞辱也罢, 杀害也罢, 人格尊严与生命同等重要. 反人权的行径就是反人权的行径, 相互间不过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没有本质不同.

迄今为止, 我们还没有看到伊拉克人民享受到任何民主, 自由与人权.看到的是战争的废墟和巨大的伤亡. 自战争结束到现在, 已经有六七百名的美军士兵丧生, 数千士兵受伤, 以法鲁加地区美军与当地平民百姓1:10左右的伤亡比率来看, 自美国宣布 “自由伊拉克行动”成功以来, 至少已有六七万以上的伊拉克民众死亡, 数十万以上的人受伤. 这些死伤民众中难道都是恐怖分子?

今日美军连自身安全都不能保护, 又怎能指望它在刺刀下建立的民主能够长久? 不难想象, 这场以民主, 自由人权为名进行的战争, 最终将以美军的败退与伊拉克当地的长久动乱甚至分裂为结束. 今天的伊拉克已经成为了美国的另一个越南. 今天, 已经有超过半数的美国人自己都在怀疑这场战争的意义究竟何在. 可在战前, 又有多少人正视过全球一千万人的反战示威呢? 美国与美国人民终将再一次为自己政府的武力输出 “民主, 自由与人权”的政策付出代价.

所有上述事实, 难道不足以得出结论, 除了在极个别的几个特殊条件下, 美利坚合众国在对外交往领域里所宣扬的民主, 自由与人权, 从来就是口号, 偶尔作为政策, 而一旦作为政策, 其结果不是以戕害其它国家其它民族的的利益,不是就是以自己的失败而告终. 套用妹妹自己的话, “你对美国有感情可以理解, 但感情愿望与事实是两回事”.

列举美国对外政策的专制, 蛮横与虚伪, 并非就是要否定美国人民在建设其国内民主, 自由与人权制度过程中取得的成就, 更不是要以此说明中国政府就有权拒绝民主, 自由与人权的普世价值. 只是要说明, 民主, 自由, 人权不是靠美国军队的刺刀能够建立起来的, 今天的中国在民主, 自由与人权领域中存在种种差距, 不是靠美国对中国政府的遏制打压能够实现的, 更不是靠它对中华民族利益的侵犯能够完成的. 从今天胡温政权提出的 “新三民主义”施政纲领看, 从他们处理薩斯事件展示的开明与效率看, 我们至少有理由期待他们最终与中国人民一起, 象创造 “经济奇迹”一样, 创造出”政治的奇迹”.

海虎, 05/13/2004

付 “三妹给哥哥的一封信--中国和美国之争”

·三 妹·

虎哥:
前天与你电话中又吵起来了。我发现我们之间不仅仅只是你说的判断能力谁强谁弱的问题,而是涉及到更深层的东西。我觉得我有必要让你了解我真正的观点。
你说,伊拉克和本拉登都不是美国的最大威胁,中国才是美国的最大威胁。这是中共惑众的又一说词。美国是常说,中国是潜在威胁,是美国的主要战略威胁。可中共也不明白人家的主要意思是什么,就拿自己跟本拉登比威胁。比得了吗?西班牙一个炸弹就死了二百多人。美世贸中心死两千多人。当前还有什么威胁比恐怖主义大?!美国卖了一千亿美元的国债用于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不惜任何成本。谁是最大的威胁不是很明显吗?中国和美国隔那么远,有领土威胁吗?没有。中国会派恐怖主义者打美国本土吗?不会。中国经济确实在发展,可是中国与它国竞争靠的是廉价劳动力和廉价产品,中国还不具备能与它国竞争的品牌产品和高科技。中国对美国经济上的威胁当前并不存在。不但不存在,还对美国经济大有好处。至于美国所说的潜在的战略的威胁,指的是美国担心中国这个不同制度不同理念的国家经济强大后的威胁。关键在于不同制度不同理念。民主国家再经济发达,美国也不会那么紧张。欧洲全联合同盟了和美国竞争,也是民主国家间的竞争,好商量。
可中国和美国之间是意识形态之争!
我们这些人长期生活在和平年代,物质社会,已经变得很功利了,已经不能懂得意识形态之争,理念之争是你死我活的这个道理了,也不能理解一个人为理念而献身的那份壮烈了。可是两个不同制度不同理念的国家却永远忘不了这原则之争。美国这几十年时刻不忘的就是遏制共产主义势力的扩张。现在俄国经济也发展了,两国怎么没那种紧张关系了?关键是俄国的制度变了。变成民主制度了,民主国家之间没有战争。如果中国也成了民主国家,中国经济再发展,美国也不会紧张。没有了意识形态这原则之争,其他竞争都好解决。最近美国副总统切尼访问中国,美国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就强调:“美国应严重关注中国愈来愈明显的倾向,就是在亚洲,尤其是东南亚以其经济影响力来增强其政治影响力。”指的也是这点。
再一说,共产主义是反历史潮流的反动势力,它违反人性,反对民主,势将灭亡。美国抑制它的影响力是对的,美国竭力推动中国民主化也是符合历史潮流的。同时中共也和美国仇恨共产主义一样仇恨民主自由。这次切尼在复旦大学的演讲词被大加删改,切尼讲民主自由的段落被大段删掉。请看今天的新闻:“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在其网站刊出的中文版的切尼演讲内容‘完整版’,其中有关民主自由的概念遭到明显删除,所谓的‘全文’‘完整版’与实际演讲内容,演讲后问答的内容至少二十个重大不同。切尼谈到‘台湾关系法是美国必须遵守的法律’,整个段落被删除,象是他不曾说过。
我说中共歪曲事实歪曲历史。你说美国也歪曲事实歪曲历史。我觉得这种争辩混淆了讨论的基点,忽略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制度的问题。
没错,从人性上讲,人性恶是人性使然,也是必然。因为人有欲望,人就会贪婪,贪婪就会产生人性恶。无一人例外,无一政府例外(因为政府是由人组成的)。正如基督所说:“我们都是罪人。”所以,美国人和中国人一样有恶,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一样有恶,有说谎,有贪污受贿,有腐败,有歪曲事实歪曲历史……谁也不比谁强,两者在人性恶方面是相同的,但两者有一个关键的不同:制度。
美国政府的恶受控于有新闻自由监督的民主制度,这个民主制度大大消弱了恶的成长蔓延。而中国政府的恶没有新闻自由这一手段来制约,它可以无限蔓延。美国政府说谎歪曲历史不能持久,它迟早被新闻界揭发。可中国政府的说谎歪曲历史可以永远地维持下去,除非这个政权垮台。克林顿把白宫的一个桌子搬回家,也被电台报纸一通炒作,最后只好又还回去。而中国的贪官竟能贪掉几十亿。
我在美国呆的越久,对其新闻自由的力量就越佩服。最近发生的四寡妇大闹华盛顿又是一个民主制度优越的实例。
政府不喜欢民主党参议员里别尔曼提出的提案,成立九一一事件调查委员会调查政府在九一一事件上的情报失误的情况。共和党的议员在议会占多数,所以这个提案没被通过。
四个九一一失去丈夫的妇女不干了。她们到华盛顿又是游行又是游说,硬是逼得政府同意成立这个委员会,可又不那么痛快,不同意关键人物出席听证会。四寡妇继续闹,政府只好全部同意四寡妇的条件。当然新闻界一直是跟着助威的。
仅仅是四个女人的呼声,政府也得听。这么厉害的新闻界,哪个政府和政府官员能不谨小慎微呢?正如丘吉尔说的,民主制度不是最完美的制度,可它却能抑制最坏的结果发生。所以用“美国也一样”之词为中共辩护太小儿科了。殊不知制度的不同导致的结果是大大的不一样的。怎么能一样呢? 民主制度,新闻自由是打击腐败的最有力的工具。
这次跟你谈话感觉很不好。如果你不同意对方的观点,你可以说出你的观点和道理。可你不是。你首先怀疑对方的动机不良,盼着中国垮,有心理问题,该看心理医生。这是共产党式的思维方式,就差查人家背后是不是有黑手了。我说中国金融体制有大问题,据经济评论家草庵居士说,中国官方现在只承认死账坏账率是30%,草庵居士说,实际上已达到70%。你对中国中共有感情,可以理解,但感情愿望和事实是两回事。我向你说的是事实,也不是我的愿望。无论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都不愿意中国经济垮。中国经济垮对世界都没好处,对美国更没好处。别忘了,中国手里还有大把的美国国债呢!
就此停笔。其他兄妹统此不另。
三妹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
 寄自美国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3: 赵无眠“如果日本战胜中国”之荒谬随处
2003: 中国下决心迁都吧
2002: 兽性的中国政府
2002: 美国指挥下的印尼大屠杀( 1965-66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