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版主:纳川
登 录 论 坛
用 户 桌 面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万维读者网>天下论坛>帖子
揭秘嫌疑人孫維與朱令的恩怨
送交者: `嘻嘻 2013年05月08日15:08:29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您的位置:多維新聞 >> 中國 >> 揭秘嫌疑人孫維與朱令的恩怨

 

揭秘嫌疑人孫維與朱令的恩怨

【多維新聞】

 

朱令案受害者朱令的不幸遭遇令人嘆息,而被警方列為投毒的犯罪嫌疑人、朱令同宿舍的同班同學孫維則一直“置身事外”。

 

不過近日,隨著朱令案的升溫,有中國國內媒體對朱令和孫維之間的恩恩怨怨進行了揭秘。

 

孫維,朱令的同班同學,同宿舍好友,和朱令同屬校民樂隊的成員。是朱令中毒案中唯一曾被公安局定為犯罪嫌疑人的人,其理由是她是当時唯一能接觸到鉈的人,和朱令同一宿舍,且有作案時間,其作案動機就是可能是嫉妒朱令古琴彈得好,使得自己沒有在清華民樂团当主演的機會。

 

1995年底,朱令的室友孫維被警方列為本案唯一犯罪嫌疑人。

1997年4月2日,孫維被北京警方帶走訊問,持續8小時后由家人領回。

1998年8月26日,警方稱沒有任何證据證明孫維和朱令中毒案有关。

 

多年以來,朱令的父母多方奔走,催促案件的調查,并試圖了解案件的進展情況,但并無效果,朱明新已經記不清找過多少次公安機关,但都沒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警方對于媒體的采訪報道也是三緘其口,從警方一系列舉動來看警方似乎已經知道真凶是誰而迫于凶手背景顯赫受到阻撓而對外不公布真相。而正是由于孫維與之符合的背景條件使其犯罪嫌疑最大。

 

2007年,中國公安部辦公廳在給政協委員的复函中稱北京市公安局文保處早在1998年已辦結此案,并妥善答复了当事人家屬。但朱令父母卻稱公安機关從未告知此案已結,他們一直在等待調查結果。

 

孫維曾在2005年的聲明里指出,自己并非唯一能夠解除到鉈的學生,稱幫老師做實驗使用的鉈溶液是别人已經配好放在桌上的,還稱清華化學系使用鉈試劑有很長历史,且其他系實驗室也有“鉈”。

 

對此,知情者王一風回憶稱当年一共有七個人可以接觸到“鉈”,分别是兩名教師(李隆弟和童愛軍)、三名女研究生(87級女生陳某、88級女生趙某、89級女生朱某)和兩名本科學生。其中一個為90級男生吳某,另一個就是孫維,“女研究生住在别的樓。只有孫維可以近距離接觸朱令的日常用品。”

 

在對孫維的調查中,她的家世引起了人們的关注。有網名“期貨操作手”的網友披露:94年清華鉈中毒的嫌疑人孫維的家世:爺爺孫越崎,民革中央副主席,名譽主席;堂叔孫孚凌,历任北京副市長、全國政協副主席;父親孫大武是民革中央副主席;姑姑孫叔涵是冶金部教授,姑父朱丕榮是副部長。

 

06年孫維更名為孫釋顏,化名苏薈,將8月12日的出生日期改為10月12日,目前是某上市公司幕后老板。

 

孫維現在居住美國,2013年5月3日,有人在美國白宮網站发起請願,希望引渡回孫維回中國受審。如在6月2日之前有10万人签名支持,美政府就须作出回應。

 

朱令中毒案已過去19年,是否已經過了案件的追訴期?

 

朱令的律師就此表示:中國刑事訴訟的最長追訴期限為20年,在條件具備的情況下,對罪犯的追訴是沒有時間限制的。

 

清華鉈中毒女生朱令,原本有一個可以預見的美好人生,結果一切都改變了。

 

94年冬和95年春,朱令至少兩次攝入致死劑量重金屬鉈鹽;第二次中毒后昏迷多日,几近成為植物人。

 

95年5月經對症治療后得救。如今的她,留下了嚴重的后遺症。全身癱瘓、雙目近乎失明、大腦萎縮、100公斤體重、基本語言能力喪失……生活不能自理,由年邁的父母照顧。

 

朱令是誰——她1973年11月出生在北京,1992年考入清華大學化學系物理化學和儀器分析專業;曾為清華大學民樂隊隊員,曾获1994年全國高校藝術表演獨奏組二等獎,曾是北京市游泳二級邉訂T。

 

假使意識能有片刻清醒,朱令或許仍會選擇那一幕作為此生記憶的最后落點:金色聚光燈下,一曲悲壯的古琴獨奏《廣陵散》嗚咽著從她指間滑落,端坐古琴旁的她身著白衣長裙,靜默的空間是她一個人的世界。

 

那是1994年12月11日晚上,朱令作為清華大學民樂隊的成員在北京音樂廳演出。可是就在第二天,鉈毒開始在她體內全面发作。“我当時在台下就覺得她彈古琴時是在強忍著疼痛。”朱明新說她几乎是含著淚看完了朱令的演出。

朱明新祈盼厄叩酱藶橹沽耍欢⒉恢肋@僅僅是開始。“其實在演出之前,朱令的身體已經出現了異常。她吃不下東西,直喊肚子疼。”朱明新對此并沒有太放在心上,“我們估計可能是她忙于准備演出,過分緊張引起了腸胃不適。”演出完的第二天,讓朱明新意外的是,頭天還不肯回家的女兒,自己一個人回來了,原來她已經“疼得受不了了”。

朱明新急忙帶她到同仁醫院就浴!霸诒本┩梳t院治療近一個月,病因始終無法確裕^发全部掉光后病情好轉出院。2月20日回校上學,僅過了一周,她再次发病,雙腳疼痛難忍、雙手麻木,再次脫发。”

 

1995年3月9日,朱令前往北京市協和醫院神經內科專家門跃歪t。因為沒辦法確裕炝畹牟∏槿找鎳乐亍

 

1995年3月26日,朱令被收入ICU,靠唿吸機生存,1995年3月28日,朱令進入長達兩個多月的深度昏迷。

朱令的同學童宇峰還是提供了他在2004年11月10日寫的一篇文章,其中回憶了他第一次見到朱令的情景。“朱令第一次亮相時,帶來了一架黑色的古琴。古琴由于難度高,會演奏的人很少……朱令的雙手細長而靈活,她的手指在琴弦上自如而精確地滑動,讓人嘆為觀止。樂隊的指導老師都驚喜得合不攏嘴。后來聽說朱令不僅會演奏古琴,還彈得一手好鋼琴,學習也很好,還是游泳健將,在校級比賽中拿過名次。我對朱令的欽佩油然而生,甚至有了一些微妙的敬畏。”

 

朱令的班長張利也這樣回憶朱令:“她的優秀是由內及外的,是全方位的,迄今為止,我還未曾見過如此完美的人。天生麗質的她有著明亮的雙眸、白皙的面龐,加上高挑的身材、高雅的舉止,舉手投足間帶有一种與生俱來的貴族氣質,輔導員甚至曾經建議她參加禮儀大賽。”然而現在看來,所有的描述似乎都像在說另外一個人。眼前的朱令,卻是一個癱在床上,五官扭曲、神情呆滯、身材臃腫不堪的“中年婦女”。

即便是13年之后,已經是一家軟件公司老總的33歲的貝志眨谥醒腚娨曁ǖ募o錄片《朱令的十二年》中依然對朱令中毒后那一幕耿耿于懷:昔日活潑可愛、多才多藝的漂亮女同學已經面目全非,悄無聲息地躺在病床之上,腫脹的身子上插滿管子。那一瞬間,20歲的貝志铡昂薏坏棉D身就走”。也正是因為這痛心的一幕,讓貝志諞Q心為朱令做點什么。

“既然國內沒辦法確裕俏揖拖蛉澜缜缶取!必愔菊想到了当時正在北大進行試驗的互聯網,他決定利用這個向海外发送求救郵件。“這里是中國北京大學。一個年輕的女孩正在死去,醫生沒辦法確定她的病因,我們需要得到你的幫助。”貝志赵卩]件的開頭這樣寫道,他在信中詳細描述了朱令的症狀。1995年4月10日,貝志辗⒊隽说谝环怆娮余]件。

“3個小時后我收到了第一封回信,緊接著第二封回信到了,回信人明確指出朱令是典型的鉈中毒症狀,解毒藥是普魯士藍。”

 

貝志照f前后他總共收到了約3000封回信,“其中有60%認為是鉈中毒。”

 

貝志者回憶說:“4月18日,我到ICU病區門口等大夫傳送我找很多同學幫忙翻譯好的E-mail,希望他們能夠采納,但是我從早上8點等到下午5點,除了少數願意看但是不起作用的年輕大夫外,其他人誰也不看。

 

 

”時任ICU主任的大夫還說他們這是在給院方“施加壓力”。至此,這次甚至在海外都很有影響的、充滿人道和國際主義色彩的“網上求救SOS”以獨角戲的結局尷尬告終。

94年冬和95年春,朱令至少兩次攝入致死劑量重金屬鉈鹽;第二次中毒后昏迷多日,几近成為植物人。95年5月經對症治療后得救。

 

如今的她,留下了嚴重的后遺症。全身癱瘓、雙目近乎失明、大腦萎縮、100公斤體重、基本語言能力喪失……生活不能自理,由年邁的父母照顧。

 

4月28日,朱令父母設法收集了朱令的皮膚、指甲和從1994年12月朱令第一次发病時穿的尼龍邉由郎鲜占降牡谝淮畏⒉r脫落的長发,以及血、尿、腦脊液等供化驗樣品,一起送往北京職業病防治所陳震陽的實驗室。

1997年3月5日陳震陽在談話記錄中敘述:“(朱令的鉈中毒化驗)是家屬委托我做的,協和醫院事先沒有委托我。朱令的媽媽來找我,我提出請家屬帶來朱令的腦脊液、血液、尿液、指甲和頭发,做全面化驗……第二天,朱令的父親拿到了五种樣本,我們馬上做化驗,化驗結果,是嚴重鉈中毒,下午我們重新做了一次化驗,最后確認了朱令鉈中毒的含量(是致死量),同時,我建議協和醫院使用口服普魯士藍解毒。”

 

“我們发了瘋似地四處尋找普魯士藍。”吳承之在協和醫院的配合下,終于在中日友好醫院庫房里找到了僅存的20針普魯士藍化學劑,后來又在北京市勞動衛生所找到了十盒普魯士藍,“你知道嗎?只要3毛錢一支!可是朱令发病50天以后我們才知道它能救朱令的命。”

 

一個月后朱令體內的鉈含量降為零,中毒症狀消失。“但是因為延誤了治療時間,毒物已經侵害到了她的大腦神經、視覺神經和四肢神經,留下了嚴重的后遺症。”

 

朱明新現在回憶起這些往事,依然十分痛心。

 

一封公開的網絡聲明。2006年年初,大量媒體再次對事隔12年的朱令事件進行報道,在這之前,用朱明新的話說:“來訪問的記者很少。”報道的原因是什么?是一封署名為鄭某(化名)的網絡聲明。

這些年來,吳承之夫婦除了在尋找讓朱令康复的治療方法外,他們還在試圖探究一個真相:“這么大劑量的稀有金屬鉈,究竟是怎么進入我女兒體內的?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了。”在吳承之夫婦試圖找出幕后真凶的過程中,有一個人始終在他們的懷疑范圍之內,她就是與朱令同宿舍的女生鄭某。“因為清華大學校方告訴我們,鄭某一直在跟一位老師做課題,她是清華內唯一可以接觸到鉈的學生。”

据吳承之說,朱令病发后,協和醫院也曾經懷疑過她患的是中毒性疾病。但身為化學系的學生,朱令仔細回憶后非常明確地否定了她曾經接觸過重金屬,“況且作為僅次于氰化物的劇毒物品,鉈也不是隨便誰都能接觸到的,那么剩下的答案只有一個,就是有人故意投毒!”吳承之說,1995年4月28日朱令“鉈中毒”的檢驗結果出來后,他們就通過校方向清華派出所報了案,但几天后朱令的宿舍就发生了一起離奇的盜竊案。

“据当時勘察現場的民警后來跟我們說,錢撒了一地,其他同學的東西都沒丟,唯一不見的是朱令曾經用過的一些洗漱用品。”“朱令用過的不鏽鋼杯子也被扔到了床下,我們懷疑凶手在消滅投毒證据。”“我后來回憶起在发病前朱令曾經跟我談起過鄭某。”朱明新說,但此前据她了解在宿舍里朱令和鄭某的关系比較好。“可有一天她心事重重地問我,為什么关系好的朋友有時候反而感覺也不好呢。”“還有一次朱令生氣地跟我講,校樂隊開課,鄭某跑到老師面前說朱令的音樂水平已經很高了,不用再學了,老師因此把朱令安排在了靠后的位置。”

 

1997年4月2日,警方將鄭某帶走訊問,但是在1998年8月警方宣布鄭某的嫌疑已解除,因為沒有任何證据證明她和朱令中毒有关。

 

尽管如此,关于鄭某是投毒凶手的說法卻一直在流傳著。

 

直到2005年12月20日,一篇署著鄭某名字的聲明出現在了網上。這份聲明里解釋了鄭某一直保持沉默的原因,并且就外界最关注的“鄭某是清華唯一可以接觸到鉈的學生”這一焦點問題進行了說明。 “許多人一直在想方設法幫助朱令,同時也憤怒地要求緝拿和懲罰凶手,其中关于我的流言很多,但多年來我一直保持沉默。因為我相信清者自清……但是最近網絡上关于我的謠言愈演愈烈,不斷有身邊的朋友、熟人向我詢問……使我不得已決定針對看到過的流言作一些必要的聲明。”“我是清白無辜的。我也是朱令中毒事件的受害人。”

 

聲明中說,“我(1997年)4月2日被訊問時第一次從公安那里了解到的情況竟然是:我是唯一能接觸到鉈的學生,而且實驗室的‘管理非常嚴格’。但這完全是謊言!”

 

聲明中還說,鄭某每次幫老師做實驗使用的鉈溶液是别人已經配好了放在桌上的。“最重要的是學校對于有毒試劑沒有嚴格管理,鉈溶液和其他有毒試劑在桌上一放就是好几年,實驗室有時也不鎖門。很多同學用課余時間到實驗室幫老師做實驗,實驗室也對外系學生開放。”

 

聲明中稱,為了驗證,1997年4月鄭某的哥哥在白天工作時間進了化學系實驗樓,先后去了几個實驗室,并從其中一個實驗室里拿了一大瓶有骷髏標記的有毒試劑,把它帶出實驗樓,然后又送回原處,并拍攝下整個過程,但各個環節都無人過問。一年多后的今天,記者試圖和鄭某取得聯系,但屢次尝試,均未果。

 

這并不是這個家庭唯一的悲劇。1989年,朱令的姐姐,已經在讀北大的吳今在一次野外旅行中,失足摔下懸崖遇難。她曾經有兩個聰慧、可愛的女兒,一個上了北大,一個上了清華。一個女兒早逝,未滿20歲。一個女兒還活著,但面目呆滯,已看不到一絲青春的活力。“為什么上天會把如此殘忍、稀罕的痛苦加在我的女兒身上?我根本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我保護不了自己的女兒。”朱明新欲哭無淚。

 

“蒙難的清華之珠”——這是救助朱令的志願者們,特别為关注朱令在網站上開設的博客名。“一個不幸的女孩,一個苦難的家庭。昔日曾經璀璨的明珠,堅強不屈的慈祥媽媽。我,只想真實地記錄她們的生活片斷,希望能給她們帶來关愛、真情和幫助。”這是版主珍珠開設它的目的。

 

朱令的父親吳承之是上海人,1959年考入中國科技大學地球物理系,朱明新和丈夫是同學,兩人退休前都是高級工程師。他們培育的一雙女兒吳今(隨父姓)和朱令(隨母姓),又分别在19歲時踏入每個父母都企望的北大和清華。這對父母原本可能會比其他父母更幸福,可是他們卻遭遇了别的父母難以想象的苦難。

 

1989年4月,朱明新的大女兒,就讀于北大生物系三年級的吳今,在一次學校組織的去野三坡旅行中失足摔下懸崖,不幸遇難。那一年朱明新48歲,二女兒朱令16歲。在媽媽的印象里,吳今和朱令是不一樣的,她的性格身段更像林黛玉一些,憂郁、善感,總是讓人放心不下。而朱令則像是《紅樓夢》中最快樂的人物史湘云,你看她醉臥花叢中,臉上總泛著調皮的紅暈和無邪的微笑,仿佛世間沒有任何不測會降臨于她。可姐姐的遇難改變了朱令的人生軌跡,她的性格也開始變得內向,大學的報考志願也從“北大”改到了“清華”,“這是我剩下的唯一的女兒,我只有把全部的愛、寄托放在令令身上,不能再讓任何事情傷害到她。”朱明新說。

 

在給朱令海外同學的回信中,母親朱明新這樣描述女兒現在的情況:大腦開始萎縮,智力下降到幼童水平;體重已經達到100公斤,腰部肌肉能支撑背部,可不靠椅背獨立坐著,但平衡控制能力差,重心稍有偏離就會倒;視力很糟,只可辨别不到一米遠的手指數。

 

当别人一提到“以后怎么辦”時,朱明新的眼神就會頓時黯淡下去。他們去為女兒申請低保,但由于兩人之前的單位均不錯,目前退休金平均下來還是高于低保標准,被告知辦不了;他們去申請三險,但朱令并無任何工作單位,三險無從說起。“我不願意去福利院,這么多年令令連一次褥瘡都沒有長過,除了父母,還有誰能如此細心地照顧她?我每天都在緊張忙碌中度過,每天醒來時发現女兒也醒來了,就是我最大的安慰,但是我害怕某一天女兒醒來時,我已經醒不來了……”


(嫈子 編輯)


【多維新聞】本文網址:http://china./big5/news/2013-05-08/59171659-4.html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最劲爆,最给力美国专利产品<骨精华>消除关节痛、骨质疏松<心血通>预防心肌梗塞
免开通费,30天免费试用中文电视万花筒, 无捆绑服务,月费5.99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特 别 推 荐
 - 海外华人首选中文电视
 - 新一代骨精华消除关节痛
 - 全美第一汽车保险公司
 - 华语电视 免费试用30天
 - 母亲节最抢手礼物大减价
 - 最新实惠型卡拉OK伴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