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事物往往是立体的(二)
送交者: 无民主 2014年04月27日10:33:45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转载:
   
        事物往往是立体的(二)

          --顾晓军主义:大脑革命·之二千四百六十五


        在完成了《公正论》、《民权论》、《自由论》等的写作之后,再看《事物往往是立体的》,就觉得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显得太单薄了。因此,重写“事物往往是立体的”、或写其之“(二)”,就是必然的了。

        事物,是指客观存在着的事物,是指与人有相对关系的对象,与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有关联,有时间、空间、数量、价值及其自身所包含的内容与形式。事物,是复杂的。比如,以上说到“与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有关联”,而“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是在或会变化的;而客观存在着的事物,其所存在着的时间与空间等、也相对在或会变化着。如是,可见仅从概念上讲、事物就已是十分复杂的了。

        以上,说到两组“在或会变化着”。一组,是“与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有关联”;另一组,是“客观存在着的事物”。这两组“在或会变化着”,其实、就是两组运动。简单地说,“两组运动”、又至少会有两种结果。一种,是这“两组运动”、渐行渐远,结果、是“客观存在着的事物”和“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脱离关系,这就形成了我们常遇到的“忘记”,即使今后再想起、也不过是个“记忆”。而另一种,则是这“两组运动”、渐行渐近,结果、是迫使“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参与到“客观存在着的事物”中去。而即使“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参与到“客观存在着的事物”中去,也至少存在两种可能:一种,是参与后、就静止了,没有更深入;另一种,也许、会是不断深入,甚至最后成了那“客观存在着的事物”的主要角色。

        这还仅仅是说了“事物”,而没有去探究“立体”。那么,立体、又是什么呢?百度百科说:“……手摸上去是平的,眼看上去是立体的,有突出的前景和深邃的后景,景物逼真……”(省略号,省去的都是些废话)。不过,还是应该表扬百度,这“突出的前景和深邃的后景”、说得很好,说得很“立体”。

        如是,就可以用“突出的前景”和“深邃的后景”、来观察与思考“事物”,结果、又有两种。第一种,是把“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作为“突出的前景”、作为主要的研究对象,而把“客观存在着的事物”作为“深邃的后景”、作为关照的主要对象。第二种,则是把“客观存在着的事物”作为“突出的前景”、作为主要的研究对象,而把“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作为“深邃的后景”、作为关照的主要对象。首先可以肯定的--无论你是用“第一种”、还是用“第二种”,你思考问题的方式就已经“立体”了。

        问题在于,如果用第一种、把“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作为“突出的前景”时,这个“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就是你、就是你自己的话,那么、就又简单化、且主观了,就是我们常说的“这个人看问题太主观”。所谓“这个人看问题太主观”,就是“这个人”、自己跳进了“突出的前景”,且、他自己还不知道;而“客观存在着的事物”,成了“作为关照的主要对象”、成了可有可无。这就是主观,做错事也就必然了。

        而如果用第二种、把“客观存在着的事物”作为“突出的前景”、作为主要的研究对象,把自己作为“关照的主要对象”,那么、这样的安排的结果,也就自然会比较客观。有了这样的客观,理性也就自然在其中了。

        有没有第三种呢?有,这就是--把“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作为“突出的前景”、把“客观存在着的事物”作为“深邃的后景”,或把“客观存在着的事物”作为“突出的前景”、把“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作为“深邃的后景”,而自己、却在画的外面、自始至终都处在“突出的前景”和“深邃的后景”的外面,这样、就不仅仅是客观、也不仅仅是理性,可以说、这样就做到了异乎寻常的冷静。

        用这样的客观的、理性的、冷静的方式看问题,“事物往往是立体的”、则完全成立了。你就可以看到、那自己跳进“突出的前景”、跳进“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的人,可尽情欣赏他的愚蠢。

        比如,最近有个叫吴德民的青年,写了篇《力扭文学(杂文)》,我觉得有那么一点点意思,就随手转了。没料,他一高兴、又一连写了《顾晓军打倒鲁迅纯属扯几把蛋》、《他为什么要打倒鲁迅》、《顾晓军简介》三篇,且积极地到处发。隔日,又写了《顾晓军雄文〈中国知识分子的脑子里装的是屎〉存有缺陷,称不上完美》。这样,即便我有心转、也没有这精力;如是,我把他的文章标题与链接、都归拢起来,做了个《培养反对派》的贴。然,有位叫FreeJing的网友跟贴道:“贴标签,隐形贴标签……这些招术很容易看清,窃以为反对派应该多拿点能拿得出手的货来。看官表示不够给力啊!”当然,省略的部分、是FreeJing批评吴德民的,但、“看官表示不够给力啊”,可以是说吴德民、也可以是说我顾晓军,是不?如果说我,其的“贴标签”、也是在说《培养反对派》,不是吗?这样看问题,先不论对与错、至少是已经真正地“立体”起来了。

        FreeJing,是我博客上的老读者。许,或者应该说、FreeJing就是在说吴德民、根本没有说我的意思。但,至少是FreeJing忘记了此篇之前的一篇《事物往往是立体的》、忘记了那里面很重要的一句话、“你做一件事,常常只考虑你与对方的关系。其实至少还有一人在观察你(事实上远不止)。若不把那人的观察与反映考虑进去,显然你是失策。”换句话说,FreeJing也没有想到--他在无意之中,做了上面说的“突出的前景”、“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而吴德民、则成了“深邃的后景”、“客观存在着的事物”。此时此刻,我则是在画的外面、在“突出的前景”和“深邃的后景”的外面,看着他。

        就以上这个例子来说,很可能是我多心了;但,这也是FreeJing的考虑不周,且也是显而易见的。如今,网络上有那么多的五毛;如果是考虑不周,其一、是很容易、就被别人当作五毛的,其二、则是原本是支持我的跟贴、反而让五毛们幸灾乐祸了。而对“事物往往是立体的”、考虑不周,其后果、也往往是意想不到的。我年轻时,就吃过非常大的亏。

        其实,我在80年大学毕业前好多年,就坐办公室、搞技术了。70年代初,由于文革、由于各种教育都停止了,人才极度匮乏。单位,就送我去一部队的轮训队学习。说起来是“轮训”,其实就办了我们那一期;且,是把过去的、4年的中专课程,压缩在20个月内、进行强化集训。学完回来,我就坐办公室了。单位里,有个老工人、是6级工、“革新能手”,49年前、是国民党军队里的汽车修理兵,可以说是见多识广,但、“革新能手”是扯淡,因为他缺少理论的支持。当时,单位里有台精密机床、轴承用的是铜瓦;他不会刮铜瓦,就“革新”,把两个铜瓦中的一个、改成轴承。而一个铜瓦改成轴向轴承的话,精度又达不到;如是,他心血来潮、选用了径向轴承。他没有理论的支持,不懂一根轴有两个轴向固定、叫稳定式固定,而改用一个是径向轴承后、实际上就只有一个轴向固定了、叫悬臂式、是非稳定式固定。如此、精密机床就不精了,老出事,找他;他就带一只万分表、一把木榔头、一个扳手,去松开螺丝、调一调、再拧紧……成了一线工人离不开的老“专家”。

        最后,连他自己也都烦了、而人家就更烦了,就报计划修理。而我们办公室里,有的是50年代的大学生,且还有参加过129运动老牌大学生,都不肯接手这事;领导,就叫我接。我接下后、一研究,发现是以上说的问题,就把它解决了。可,问题是、那“革新能手”、就靠这些鬼把戏、每月伸手混补助的。而我,这不就断了人家的财路吗?出了“革新能手”的洋相、断了一位老同志的财路,其后、我在单位里的难混,就不说、大家也可想而知了。

        这就是《事物往往是立体的》里说的“你做一件事,常常只考虑你与对方的关系。其实至少还有一人在观察你(事实上远不止)。”,这就是本篇说的“自己跳进了‘突出的前景’,且、他自己还不知道”。当然,“革新能手”是歪风邪气、是耍领导、是欺负领导是外行,可、咱犯不着自己跳进去、是不?即使要说、要戳穿,咱在画面外面,就像如今在网络上,咱拆韩寒的招、拆杨恒均的招、拆艾未未的招、拆陈光诚的招、拆许志永的招……这样多牛碧,是不是呢?

        如果我们考虑问题或做某件事之前,经常想到“你做一件事……其实至少还有一人在观察你(事实上远不止)。”,经常想到让自己处在画的外面、去观察与思考“突出的前景”和“深邃的后景”、去观察与思考“客观存在着的事物”和“与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有关联”,那么、我们就能使自己的思维“立体”起来,使自己客观、理性且始终保持冷静。

        最近撰写《公正论》、《民权论》、《自由论》,翻阅了《公正 民权 自由》书稿中的所有文章,无意中、又读到“您每年‘坑’下来那么多候选人,诺奖可曾进你囊中?无论您愿不愿意,为人做嫁衣而已,每年的诺奖因为您的‘竞争’,中国人多了许多乐子罢了。/知道为什么胃疼吗?歇歇吧?”的跟贴。

        首先,“您每年‘坑’下来那么多候选人,诺奖可曾进你囊中?”、是确认--近年的艾未未、陈光诚、马拉拉等,是被我“坑”下来的,是不是?别像“打倒鲁迅”一样--“打倒鲁迅”,主要是我2007、2008年,干的;2009、2010年,大家、网络上的人、都像这位“确认--近年的艾未未、陈光诚、马拉拉等,是被我‘坑’下来的”一样,而后来的人、刚从主流灌输式教育中来的人,会突然问一句“鲁迅被你打倒了吗”。这叫我怎么说?说他“傻碧”,是我不好、是骂人,不说他“傻碧”、可与“傻碧”又有什么区别呢?是不?

        其次,是艾未未、陈光诚、马拉拉等、为什么会被我“坑”下来?是我顾晓军、有能耐、有三头六臂吗?对不起,我没有能耐、没有三头六臂。而是艾未未、陈光诚、马拉拉等、及他们的背后、炒作他们的那些团伙,是傻碧、大傻碧!不懂得“你做一件事……其实至少还有一人在观察你(事实上远不止)。”,不懂得经常想到让自己处在画的外面、去观察与思考“突出的前景”和“深邃的后景”、去观察与思考“客观存在着的事物”和“与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有关联”,因此、这些傻碧、大傻碧们,屡战屡败!

        就拿今年的“许志永案”来说,竟然会有《2011年11月1日立2012年7月后发生的案》、这不纯粹是猪脑子吗?这不是存心让石三生显本事吗?我若是不收下这帮大傻碧们送给石三生、石三生转赠给我的厚礼,那我、岂不也成了跟他们一模一样的大傻碧了吗?而石三生若是不照单收下这帮大傻碧们送给他的大礼,那、石三生岂不也成了跟他们一模一样的大傻碧了吗?为了不与他们一样、我和石三生、别无选择,也只有收下。

        那么,我这样在网络上公开上大课、公开教授,他们明年会不会改正、或改得好一点呢?我可以肯定地说:不会!明年,他们既不会改正、也丝毫不会好一点。因为,伪民主、伪维权的性质,决定了他们做假、做假到底。一旦、他们不做假,岂不就是真民主、真维权了?而真民主、真维权,岂不是要动摇专制的根基、要扳倒专制?为了让我顾晓军和顾粉团无话可说、而扳倒专制,孰轻孰重?在这一点上,他们一点儿也不傻。所以说,他们的傻、是由必须做假决定的。

        其三,以为我要把诺奖收入囊中,是愚蠢之极。其只知道“每年的诺奖因为您的‘竞争’,中国人多了许多乐子……”,却不懂每年的诺奖因为我的“竞争”、“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一步一步走进老百姓的心里、也一步一步走向世界。而且,“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在“竞争”诺奖的过程一步一步完善的,至少《公正 民权 自由》和《解密 质疑 预测》这两本书稿的完成、和这本《大脑革命》书稿的将完成,得感谢参与诺奖的“竞争”。

        《公正 民权 自由》、《解密 质疑 预测》和《大脑革命》书稿、将让人类社会受惠,这可以不说。单,我受惠于撰写《公正 民权 自由》、《解密 质疑 预测》和《大脑革命》书稿的艰辛、受惠于参与诺奖“竞争”一路走来的坎坷,就已经足够我感恩这个世界了。我的人生路上,一路荆棘;我每走一步,都会被划伤、流着鲜血……如果没有荆棘、如果没有被划伤、如果没有流着鲜血,我想象不出我会怎么走到今天。是坎坷、是艰辛、是荆棘、是划伤、是鲜血……教会了我坚韧、教会了我不屈,君不见为揭露韩寒、国宝要找我“喝茶”吗?君不见那一次次如电闪雷劈、五雷轰顶的封杀与围剿?君懂得《第13次反围剿》是什么意思、又意味着什么?请问,我可曾倒下呢?

        如果说、我不在意诺奖,这绝对是假话。如果说、我渴望诺奖,这同样也是假话。我了解我自己、我知道一生坎坷的我的弱点在哪里,我害怕桂冠、我害怕鲜花、我害怕掌声……我害怕在荣誉中、意志会化为灰烬,我害怕在鲜花中、不屈会变得中庸,我害怕在温柔中、坚韧会变成软弱……像封杀封不死我、像围剿围不死我一样,战火、只会让我百炼成钢!相反,我害怕成功,我害怕我被我自己打倒;除了我,谁也不是我的对手。我想,那脏话已无法形容的人、也信。

        “事物往往是立体的”,就是这么看问题。既有“首先”、“其次”、“其三”,就还可以有其他;但,不必说了。这些,也就是“事物”“有时间、空间、数量、价值及其自身所包含的内容与形式。”、就是“与人的认识和思想活动有关联”、就是“指与人有相对关系的对象”、就是“指客观存在着的事物”、就是“复杂的”……我不怕“无论您愿不愿意,为人做嫁衣而已”,我只怕成功到来的太早、在鲜花与掌声中、我自己把自己给废掉。

        谁也打败不了我。只有我才能打败我自己。即便是我今生与诺奖无缘,我也无怨无悔。因为,如果我与诺奖擦肩而过,那么、我就一定是走向了不朽;而留给诺奖的,则只能是永远的惭愧(不要以为、世人都在乎诺奖,诺奖、也在乎世间的学问,尤其是那种学问的高贵。叫卖“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之本身,就是“事物往往是立体的”的)。

        另外,《事物往往是立体的》中说到的思维的几种形式,我会在重写“大脑革命”(修改稿)一文时,把它们一一说透。

        顺便,说说办公室文化。从“事物往往是立体的”之角度说,你就应该历练到--无论发生什么事、或哪一个领导突然出现,你都清楚同办公室的每一个人、会怎么做、会说什么,以及、是什么结果。没有达到这样的水平,只能说明你的历练还不够。而犯错误,如我上面讲的例子、自己年轻时犯的傻,也算正常。年轻,总要付出代价。问题是,怎样让代价变得、走向成功。

        有网友在我《公正论》后跟贴:“顾先生能否就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谈看法?谢谢!”我回答你:不能。不是我谈不出独到的看法,而是我一旦开口,就把来龙去脉、及必然的结果、全都说穿了。而如果全都被我说穿了,那么、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还有意义吗?而我的看法,岂不是在引导结果?如此做,我又如何心安理得?而我,又怎对得起台湾的莘莘学子们呢?很多事情,不是大家想象得那么简单;不该或不能显本事的地方,就绝不能做。

        最近,可以说的事很多,如境内的两会、跨境的马航、境外的乌克兰等;按理,都可以说道。但,人怕出名猪怕壮、是不?我一说,岂不是指引事情的发展方向、岂不是指向事物的必然结果吗?所以,我在网络上公开上大课、公开教授“事物往往是立体的”,教授“立体思维”、“大脑革命”。反过来说,你如果学好了“大脑革命”、“立体思维”及“事物往往是立体的”等,还需要我具体解吗?

        顾粉团,就从来没有人、说“顾先生能否谈谈什么”。大家,用我的思路、用我的方法,自己想、自己思考,等待事情的结果、验证。结果与自己的想法相去甚远,自然就还需要提高。如果事情的结果,与自己的思考、自己的想法趋近了,就说明学有所成。而如果事情的结果,与自己的思考、自己的想法几乎一致,就说明掌握“大脑革命”、“立体思维”及“事物往往是立体的”等了;而如果有了几次、结果与思考几乎一致,那么、就可以说学业完满、可以毕业了。


                                     顾晓军 2014-3-25~26 南京
                                     http://www.yadian.cc/blog/122578/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3: 慈禧太后的书法绘画作品 组图
2013: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哪位家长以习近平
2012: 《华尔街日报》:薄瓜瓜驾保时捷在美国
2012: 十八大前的权斗真相(1),温薄两家世代
2011: 艾未未到底应该谁来管
2011: 中国人心中的中国
2010: 经典笑话的启事
2010: “吾丁: 倪萍精神”一文读后感 - 国人四
2009: 泛酸的洋学生永远搞不懂的问题: 毛泽东
2009: 欧阳: 为什么中国现代文化应是山寨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