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论中国公知危害及其覆灭必然性 2014-05-16 21:1
送交者: 乐神 2014年05月16日08:12:40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论中国公知危害及其覆灭必然性

2014-05-16 21:11:59  来源:紫网在线   作者:林爱玥
点击:2202   评论:2(查看)
分享到:

中国公知十日谈

当下的中国有这样一群人:一群迷恋低级趣味的人;一群毫不利人、专门利己的人;一群从极左变成极右专门投机的人,这群人就是现在网络上俗称的“公知”,他们以公共知识分子自居,却大多不务正业,反而以与党和国家“死磕”为己任。他们对中国现行体制竭尽否定讽刺挖苦之能事,并将“普世价值”那套“民主、自由、人权”的陈词滥调灌输给年轻人,与此同时,他们还总喜欢把自己梳妆打扮成正义的化身并以此推销他们的思想。因此,对这些人做一个深度的解读,揭开披在他们身上的美丽画皮就显得非常必要。

“公知”是公共知识分子的简称,本意是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参与社会公共事务的行动者,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引自百度)。但是由于当前国内很多“公知”在网络上兴风作浪、煽风点火、推墙沉船,使得“公知”一词已经从原来的褒义变成了贬义。

在“公知”已变成事实上的“公害”的现实下,那些有良知、有正义感的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也不愿被冠以“公知”的称号,因此本文以下所提及的“公知”一词都特指那些崇尚西式民主、鼓吹私有制、仇视我国根本政治制度、造谣传谣的反体制分子。特作此声明。

为了将中国当前这一特殊的“公知”现象说清楚,笔者拟从以下十个方面去分析。

第一谈:公知的分类

公知当前涵盖中国各个领域,他们的身份与职业也各式各样,笔者在这里首先对公知这个群体作一个简单的分类并在分类的过程中简单解释这些人为什么要当公知,分类如下:

1、首先是危害最大的有政治野心的公知。

此类公知大多把矛头直接指向中国共产党的一党执政,他们明确表达“三权分立”、“多党轮流执政”的愿望,对中国现行的根本政治制度持完全否定的态度。

2、其次是汉奸型公知。

此类公知大多有西方背景,受到西方特别保护并接受外国资本的资助,大多以各种专家学者的面目出现,污化国家民族历史,丑化民族英雄,扰乱国人的思想。

3、再次就是巨富型公知。

此类公知是指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通过非法手段(即所谓的原罪)短时间内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因为他们的财产来路不正,因此他们把希望寄托在改朝换代上,他们认为只有这样,他们的非法所得的财产才会变成“合法”,也不用再为此前财富积累过程中犯下的“原罪”遭清算而担心。

4、然后是求财型公知。

这类公知大多都是资本的打手,他们受雇于资本而为资本鼓吹,贬低公有制、鼓吹私有制,同时在此过程中把自己梳妆打扮成“民主自由”的“斗士”形象进而推销自己。

5、还有部分公知比较特殊。

这类人的父辈或祖辈在建国前三十年或建国前是被人民专政的对象,因此他们对这个国家和人民政权也极度仇恨。

6、还有就是虚荣型公知。

此类公知大多是为了满足个人的虚荣心而以揭露社会黑暗面为乐,他们因得到了其他公知及公知信徒的“认可”而心甘情愿加入公知队伍。

7、最后就是愚昧性公知。

这类公知大多是出于认知上的偏差,主观上对党和国家并无恶意。他们大多是真心的认为西式民主更适合中国并为此呼吁,此类公知只需要通过“摆事实、讲道理”的说服教育即可。

以上各类公知并不以固定形式出现,可能彼此交叉,也可能一个公知同属于其中的几种。因此,笔者再从下面这个角度将公知重新归类,从这个角度,公知大体可分三类:

1、威武能屈的

此类公知大多是指体制内犯了事的人,例如贪官捞了钱,例如色官乱搞了男女关系,被别人抓住了把柄,只好受制于人,在威逼利诱之下被迫走上公知之路。

2、富贵能淫的

此类公知大多是受不了金钱的诱惑,进而走上公知之路的,而且此类的公知也最多。如果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只要骂国家、骂共产党、骂社会主义制度就能够受到追捧,就能够得到资本的大力支持,就能够出书挣钱,就能够名利双收,而且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时候,就必然会让更多的人主动走上公知之路。

3、贫贱能移的

此类公知大多是原本生活失意之人,他们把个人命运的改变寄托在社会环境的改变之上。此类公知非但不反躬自省,反而觉得造成他们个人的悲剧命运全系社会主义制度造成的,所以他们仇恨党和国家。

同时,在这基础上我们还应看到现在公知呈抱团趋势,比较有名的如所谓的“死磕派”、“地产党”、“法律党”等。

第二谈:公知产生的历史条件和现实土壤

在第二谈开讲之前,笔者想先向大家请教一个问题:公知们的忽悠为什么会让人一些人觉得可信并心甘情愿追随他们呢?

我们不能总说相信公知的人就是“无脑”,当然,我们不排除公知的信徒中有这样的人,但公知们所有的支持者都这样吗?笔者表示怀疑。因为就算确实有些人是喜欢人云亦云、偏听偏信才受了公知的骗,难道那些相信他们的人中每个人都如此吗?为何公知们的支持者总说我们这些依然热爱党和国家的人才是被“洗脑”的结果?

于是我们不得不需要仔细探究下,为什么公知们一再造谣并且在他们的谣言被不断拆穿的情况下,他们的信誉到目前依然未完全破产?关于这个,笔者觉得要从以下两个方面去考虑。

1、公知产生的历史条件

虽然中华民族是有着上下五千年悠久历史的伟大民族,但我们的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从建国到现在也就只有六十多年而已,一个如此年轻的国家,人们的思想认识难以完全统一也是在情理之中。

以美国为例,美国于1776年建国,但美国的南北战争却是发生在1861年到1865年之间,也就是说,在将近建国一百年的时间内,美国的意识形态在南北实际上是完全对立的。在南北战争结束之前,北方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而南方实行的则是奴隶制。

中国大陆地区实行统一的社会主义制度,但一个十多亿人口的国家,思想冲撞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换句话来说,就算99%的人的人支持社会主义制度,但依然还是会有1%的人可能会对中国实行社会主义制度表示怀疑或者反对,虽然1%只占绝对少数,但按总人口算下来这样的人也达千万之巨,所以应该按照毛主席提倡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以教育为主,对这部分人进行思想改造。

2、公知产生的现实土壤

必须承认,国内当前确实存在着很多丑恶现象,丑恶现象的存在自然会滋生民间的不满情绪,这个时候确实需要有人站出来,直陈时弊。

这里就存在一个问题,既然是直陈时弊,那肯定就要对丑恶现象进行揭露和批判,可能诚恳,甚至可能严厉,这都无关紧要,关键在于批评谁的问题。

公知也爱揭露和批判,倒不是说公知就不能揭露和批判,但笔者只想问一点:为何公知们每次批评都要在最后把批评对象引到政府上去,引到党、引到体制、引到国家民族上去?这才是让我们不能理解的地方。这也是公知与那些有良心、有正义感的专家学者的根本区别。

那么我们的政府、党和社会主义制度这些到底能不能批评?当然能,笔者始终坚信我们的制度还要进一步完善,我们的党还需要进一步提高,我们的政府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去做,但这一切并不代表公知们就可以把什么污泥浊水都泼到我们党和政府头上,更不能动不动就说中国存在体制问题。

厘清了以上这些,我们再来看看当前国内到底有哪些丑恶现象:强拆、城管欺负(甚至打死)小贩、校长强奸幼童、毒奶粉、假药、环境污染、贫富差距巨大、人心不古、道德败坏……

也正是这一切构成了公知存在的现实土壤并让公知有了充分的表演机会,那么公知们都是如何表演的呢?他们又都说了些什么?

公知总会不厌其烦的告诉那些对现状有所不满的人(笔者并不同意将这些人都归类于什么“不明真相的群众”):所有这些丑恶现象统统都是政府的错,都是共产党的错,都是“万恶”的共产制度造成的。

那公知的这个说法客观吗?当然不,可依然还是有很多人相信。这变相的给我们政府敲了个警钟,重塑政府公信力刻不容缓。

当然,我们还应该看到,当下公知们之所以越来越猖獗,与我们很多官员在意识形态领域中的骑墙、观望的中庸路线(也可说投降路线)有很大关系。所以,习总书记强调“党要管党”。

第三谈:公知的逻辑及其逻辑的荒谬性

既然公知的言辞漏洞百出、不堪一驳,可怎么就会让很多人深信不疑呢?他们的逻辑到底是什么?他们逻辑的“魔力”又在哪呢?在笔者看来,公知的逻辑就是没有逻辑。或许,就像“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一样,没有逻辑才是公知们最好的逻辑。因为没有逻辑才可以胡搅蛮缠、无中生有,说到底,其实这就是强盗逻辑。

公知们的谣言、谎言越多,他们露出的马脚自然也就会越多,也就越会加速他们一手缔造的“普世价值”神话的破产。公知却总喜欢把自己打扮成正义的化身并“指导”政府工作,每有热点事件发生,公知总是会在第一时间对事件从自己的角度作出自己想要的解读,难道公知们真的都是无不知、百行通的全才吗?

且让我们通过具体事例先来看看公知们到底是如何胡搅蛮缠的。

2013年11月22日,青岛输油管不幸发生爆炸,一时间谣言四起,公知们又一次走在了造谣的最前线。

一次灾难发生后,千头万绪该如何处理?一般人的思路肯定都是说先救人,救治伤者,搜寻失踪人员才应该是重中之重。但公知们却并不这么看,他们认为最重要的事是给他们一个“交代”——而且必须“立刻”“马上”给他们交代(他们美其名曰给“人民”交代)——公知总说不喜欢被代表,此刻为何他们又代表起“人民”来了?

现在这起事故的处理结果早已经下来了,也算给公知们一个“交代”了,也并没有出现公知们“担心”的不了了之的情况。但是回过头想想,公知们难道就不应该觉得羞愧吗?灾难发生后,他们就嚷嚷着说要给死去的人一个“交代”(当然也包括给他们一个“交代”),他们怎么就不想想活着的伤者呢?孰轻孰重?他们连活着的人都漠不关心,却怎么就会如此“多情”的去关心死者的“感受”呢?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公知们的逻辑有多么的荒谬和漏洞百出。

公知们总说强拆,并借强拆来骂党和国家,并借此把自己打扮成正义的化身。那么笔者想问强拆是资本的意志还是党的意志?公知们明知是资本的意志,只不过把这盆污水泼在了党的头上而已。

至于城管(打死)欺负小贩这些丑恶现象到底有没有?肯定有!多不多?这个不好说,要看跟什么比。笔者觉得全国十三亿人,每年总有若干强奸犯,杀人犯吧?难道因此可以说全国人都是强奸犯,杀人犯吗?全国有多少城管笔者并不知道,但(打死)打伤小贩的城管有多少呢?比例比每年刑事犯占全国总人口的比例更高还是更低呢?

不过公知们还就真的成功了,他们成功的偷换了概念,他们成功的用这些欺负小贩、打死打伤小贩的城管个体代替了城管整体,他们用小贩们被欺负的画面勾起人们心底最朴素的善良情感,并激起人们对城管这个整体的反感甚至仇恨。

那么公知们的用心到底何在呢?为什么公知们要坚持黑城管,而不下同样的功夫去黑其他职业的公职人员呢?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小贩大多都是弱势群体,本来就够让人同情的了,再被城管欺负,当然也最容易勾起人们的反感和敌意。因此,在公知眼里,城管成了共产党“专政”的“罪恶”的最好的代言人,是公知激起民众对党和政府仇视的最好的突破口,于是他们在这里花了最大的力气。

再来说校长强奸女学生,这样突破人类道德伦理底线的事,公知要不抓了往死了炒作那就不叫公知了。但真的所有的校长都是强奸幼童的禽兽不如之辈吗?显然不是,我们印象中的校长大多不都是或慈祥或严厉的的老人们吗?有几个真碰到过强奸幼童的校长了呢?可见这里,公知再次成功的用个体偷换了整体的概念。进一步来说,如果大家真以为公知们只是黑校长,那就大错特错了,公知们是通过抹黑校长这个群体,来恶心我们的教育,来恶心我们的民族。想想吧,如果本该是人类灵魂工程师的老师们都成了强奸幼女的衣冠禽兽,这样的民族还有希望吗?这样的民族难道不真的变成了公知们所说的“劣等”民族了吗?

至于毒食品、地沟油、假药这些本来就是人人追逐市场利益导致的恶果,是公知鼓吹“私有化”必然的结果。客观的说,市场经济是可以激发市场活力,因此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也有其积极意义。为了使中国快速摆脱贫困走向富裕,小平同志提倡搞“市场经济”,提倡“效率优先,兼顾公平”,提倡“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可以说,小平同志的这些提法是非常及时并符合当时客观历史条件的。可小平同志能够预料到一些人为了钱就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吗?这些下作到极点的做法是我们党所允许的吗?三聚氰胺事件引发中央雷霆之怒,惩治了多少黑心商人?惩办了多少不作为的官员?

说老实话,这还是在社会主义制度下,还是在党的领导下,这些人就如此丧心病狂,为了利益如此奋不顾身,如果中国真搞了资本主义,那么可以说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可我们的公知们连这个也不放过,他们依然说这是“制度原因”,依然说“要把一切都交给市场”,这个逻辑笔者实在无法理解,只好说公知真的“没有逻辑”。

当然了,在这些丑恶现象里,我们的党和政府到底有没有责任。笔者认为肯定有。但凡事要一分为二的看,不能因为党和政府有责任,就说全是党和政府的责任。那么党和政府的责任在哪里呢?党和政府首先要负监管不力的责任,其次还有惩治贪腐不力导致贪官与奸商勾结的责任。按理说这两个责任是必须要负的,但我们也该看到我们党和政府在花大力气解决这些问题,甚至把腐败提高到不整治可能会导致亡党亡国的高度,不可谓不用力。

但公知们可不这么认为,他们依然会像偏执狂一样的认为这一切都是“制度”造成的。说老实话,笔者一直觉得公知们的这一说法存在着明显的逻辑上的漏洞,而且只骂贪官不骂奸商(就算骂奸商也说这些奸商是“制度造成的奸商”)更暴露出他们偏执的本质,但公知们显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去黑党和政府的机会,有机会要上,没机会创造机会也要上。

至于把环境污染、道德败坏的原因也归结到制度问题上,就更是让人无法理解。因为谁都知道共产主义也好,社会主义也好,强调的都是个“公心”,而资本主义才会光明正大的提倡“私心”,一个人人都充满公心的国家怎么会道德败坏呢?如果真的道德败坏了,那也应该是私欲横流,公心缺失的结果。但是公知们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他们用自己的言行再一次验证了笔者所说的“公知的逻辑就是‘没有逻辑’,就是‘强盗逻辑’”的论断完全正确。

更有某著名公知还能从环境污染看出“共产党下台”的问题来。他在微博中说:“现在国内环境污染这么严重,如果一人一票,共产党早就被选下台了。”那么笔者很想问问这位公知,美国的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日本的水俣病这些恶性环境污染事件应该都比中国现在的污染来得危害大吧?分别持续了多少年?换了几次政党?如果执政党换了是否还是轮流坐庄? 此位公知竟然还是著名法学教授,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另外,不得不提的是当下国内虽然环境污染严重,但比环境污染危害更大的则是人们思想的混乱。当下很多人信仰缺失,道德层次越来越低,冷漠自私像病毒一样在蔓延,这除了有公知不断煽动“恨国主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等情绪的因素影响,另一方面,现实贫富差距拉大,确实让越来越多的人强烈感受到了社会的不公正、不公平,既然钱成了很多人最终极的目标,那么道德的败坏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特别是关于扶摔倒老人被讹的问题,笔者想作一点补充说明。我们的一些记者每当看到类似事件,总会一窝蜂的跑过去报道,不是说这样的事就不能报道,但是否能大肆渲染?这些记者有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以后再有老人摔倒了怎么办?

另外公知们逻辑的荒谬性还在于其近乎人格分裂似的双重标准。

去年美国广播公司里面播出一个美国小朋友说要“绕到地球另一边,杀光中国人”的言论。我们的公知们要么拍手叫好,要么为这位小朋友找理由开脱。他们说什么“小孩子的言论”是童言无忌。他们却忘了,这话本就是在大人的引导之下说出来的,还有公知说什么“就算说了,也不必跟个孩子计较”,难道这仅仅是个孩子口无遮拦的问题吗?公知祸国啊,想到在美国的爱国华人因为此事游行,要求美国广播公司道歉,公知居然无耻的说这是“小题大做”,真的是小题大做吗?公知们,你们还是有良知的中国人吗?你们还是中国人吗?你们还是人吗?

我们不妨假想一下,要是中国哪个电台播出一个中国小朋友说要杀光美国人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公知们又会怎么说?想必他们一定会说,这都是“教育的问题”,都是“制度的问题”吧?一定会说“在这么小的孩子心中就种下仇恨的种子,这个民族可否有未来”吧?当然了,虽然笔者能顺着公知的思路去思考问题,却奈何笔者并不是公知,所以并不能完全知道公知们到底会无耻到什么程度。

还有一件事,2011年渤海湾漏油事故发生,刚开始公知们以为造成该事故的责任方是中海油,于是他们集体控诉国企,可当他们得知这一事故的肇事者其实是美国康菲公司的时候,马上集体闭嘴,那一刻,他们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渤海湾漏油事故从未发生过。

第四谈:公知攻击的主要对象及目的所在

如前面几谈所说,公知们的攻击对象无所不包。可以说我党、我国、我们民族的一切都是公知的攻击对象。

但是我们还是需要在公知们的谩骂攻击咆哮污蔑的迷雾中冷静下来,让自己思考:受到公知们攻击的主体是什么?公知们攻击这些的目的又是什么?

以笔者个人的粗浅认识,当前受到公知攻击最多的有以下几个方面:1、国有企业;2、一党执政;3、党指挥枪;4、前三十年的历史和后三十年的历史;5、毛主席。

1、攻击国有企业

攻击国有企业其实很好理解,因为国有企业是我们国家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根基,他们攻击国有企业也无非就是为了动摇这个根基。(如某公知的“高见”:公有制经济制度是最落后的经济制度)

首先,我们还是客观的说一说,当前国有企业到底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很显然,不仅有,而且还有很多。别的不说,光官僚作风盛行这一条,国企就活该被骂。

但骂归骂,是不是国企就该如公知们所说的要全面私有化呢?

首先如果国企私有化,就存在着一个私有化给谁的问题。私有化给谁呢?如果中石油,中石化等大型国有企业被私有化了,我们国内的民营企业(其实也就是私营企业)有几个能消化掉这样的超级国企?如果不能,是不是要私有化给外资呢?如果我们国家的能源、粮食等一切关乎国计民生的行业都由外资把持,那我们的国家如何有安全感可言?

其次很多人会骂国有企业腐败,很多所谓董事长,经理大捞特捞,不可否认,这是事实,在当前国有企业中腐败现象确实屡见不鲜,这也是笔者所深恶痛绝的。但是大家想过没有?现在这些企业起码名义上还是“国有”,既然是国有,我们就有权力骂他们,就有资格让他们改正,但如果私有化了,那些大老板们再穷奢极欲,我们去哪骂去?我们又有什么权力让他们改正?到时候我们除了把嘴闭上还能怎样?

在这里让我们来看看曾经“不可一世”而现在已经轰然倒下的铁老大。不可否认,当年的铁老大是有很多缺点,被骂也是活该,但是不是就该被拆呢?如果说很多企业家希望铁道部被分拆,可以分杯羹的话,那么公知们的追随者们,很多很可能是“月光族”的追随者们也跟着欢呼呐喊就让笔者很奇怪了,如今铁道部被拆散了,交给“市场”了,相信很快就要“喜”迎涨价了,更有某著名公知站出来摇旗呐喊,他说“火车票就该涨价”,当初那些欢呼的人有想到过这个结局吗?如果没想到,那是无知,如果想到还欢呼,则是无耻。

最后,我们再来想想,如果所有国企都私有化“交给市场”的后果。现在所谓遵循市场规律,说白了大多时候也就是要老百姓遵循“涨价”规律,可在工资又没有根本的提高,这个时候生活水平必然下降,下降了自然就有怨气,就要找罪魁祸首。拿火车票为例,火车票涨价了,会骂谁?会骂已经私有了的“铁道部”还是骂党和政府?

笔者个人觉得国企应该加强党的领导,而不能像很多“著名经济学家”忽悠的那样“去行政化”。只有加强党的领导,才能让国企真正做到“为人民服务”,才能让人民满意,才能让国企回归其全民所有的本质。

2、攻击一党执政

其实这个想都不用想都知道会成为公知们的攻击对象(攻击这个的公知就太多了,所谓的著名公知,有一个算一个),因为那些捞了巨额财富的人已经不再满足于只能捞钱,他们开始要政权了。于是公知们在这里自然而然地分为两类(公知那里可也是分“阶层”的):第一类公知要政权,第二类公知为第一类公知摇旗呐喊的同时向第一类公知要钱。

3、攻击党指挥枪

只要军队还一天听从党的指挥,那些沉船派、撞墙派就睡不踏实。于是公知们找出各种理由来抹黑军队、抹黑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因为只有让我们的党放弃了对军队的领导权,他们才敢跳出来造事。

但是他们一再叫嚣的所谓“军队国家化”的实质是什么呢?公知们口中的“军队国家化”大意就是说军队不能是某个政党的“私产”,而应该只听命于国家,实际上也就是听命于总统(首相),但是公知们却忘了告诉别人:任何总统(首相)都是有政党背景的,说到底军队还是要听命于某个政党。那么说到这里,既然我国宪法规定共产党是执政党,其他民主党派只是参政党,那么想一想也就该明白公知叫嚣“军队国家化”的险恶用心了吧?没错,他们只是借“军队国家化”来否定共产党的执政资格。

同时有一点还要补充一下,公知们之所以叫嚣要取消毛泽东思想在我党的指导地位与这一条也有关,因为他们知道,党指挥枪的原则是毛泽东思想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只要毛泽东思想还是我们党指导思想一天,他们嚷嚷的”军队国家化“就是痴人说梦。

4、攻击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的历史

攻击前三十年无非是说那时候“穷”,那时候“专制”,攻击后三十年无非是“国富民穷”,同样是“专制”,其实只要共产党一党执政(即人民民主专政)不变,这个“专制”的帽子在公知那里就永远别想摘掉,因为公知们真正想要的是政权。他们根本就不会在意你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在经济、综合国力以及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也一样不会在意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在一步步完善,因为越这样,他们撞墙沉船“梦想”实现的可能性就越小。

因此在习总书记说“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的时候,公知们哀鸿遍野,更有某知名公知在微博上问道:“难道那十年也不能否定?”没人说“那十年”中的一切都是完美的,但习总书记说了:“那十年”一样是我国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探索的一部分。理性的说,在一个制度的完善过程中,不走弯路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走了弯路就要彻底否定,那只是否定“那十年”那么简单?

5、攻击毛毛主席

这里要说明的是,公知们不仅仅攻击毛主席,周总理、朱老总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哪个没被公知们攻击过?哪个没被公知们造谣污蔑过?但因为毛主席是我党、我军、我国的主要缔造者,因此也遭到了最恶毒最无耻的谩骂侮辱和污蔑。

们打着“还原历史”的幌子说毛主席是“暴君”、是“恶魔”、是“阴谋家”…… 难道毛主席为这个国家奉献了一切就换来这个结局吗?笔者对此实在是不能理解。

甚至于还有些公知们恶毒攻击中华民族是“劣等民族”,可叹这些公知他们自己也是我们民族中的一员,这样突破底线的话为什么不用受到任何追究?我们党和政府是否对这些异见者太过仁慈?

第五谈:公知攻击的手段

说起来,公知之所以能骗那么多人,也是有一定原因的。但公知们却忘了,一个人可以在一段时间内欺骗所有人,也可以在所有时间欺骗一部分人,但却不可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所有人。因为一个人撒了一个谎,就要用一百个甚至一千个谎去圆这个谎,最终在撒谎的路上越奔越远。所以很多时候撒谎一旦开了头,真的就是一条不归路。

现在切入正题。公知们攻击的手段可以说多种多样,笔者见识浅薄,只能略举几例。

1、汪精卫曲线救国另立中央与日本合作的根本原因是,他害怕中国成为苏联的一部分,他觉得打不过日本,成为日本的殖民地,强过成为苏联的殖民地,因为斯大林比日本人坏多了。苏联人如果殖民了中国,中国将万劫不复,一切经济文化都将毁坏。

2、汪精卫是看透了并害怕苏联马列,陈独秀晚年也是看透了马列,恨透了斯大林。因为它们制造了人间地狱。不幸的是,中国人真的跟着苏联掉到马列挖的坑里去了。到现在还没有爬出来。

3、当时有两个另立中央的,一个是跟着日本人的汪精卫,另一个是跟着苏俄人的毛窑洞。各效忠其主,均不效忠民国总统。可怜跟着美国的蒋总统,最后被美国遗弃了。什么叫苏维埃根据地?这是别人国家在中国设立的殖民地,汪精卫都不敢这么设立叫大和根据地,或大东亚共荣根据地。

4、我只是想告诉你历史真实的一面而已,英雄抗日当然伟大,但汪精卫为什么由一个民族英雄变成一枚懦夫呢?汪精卫看到技术上与日本差距太大,很多时候是把军人当炮灰。所以觉得这样打下去不可能得胜反而牺牲了同胞兄弟,所以转而曲线救国。

以上是该公知微博言论的原文摘录。笔者现就以上这几个观点逐一分析并加以驳斥。

1、该公知说汪精卫当汉奸是因为怕中国成为苏联的殖民地,那么笔者请问:蒋介石为什么不怕?就算汪精卫不读毛主席的《论持久战》,起码也该听听蒋介石“以空间换时间”的说法吧?如果汪精卫真的坚持这么认为,那到底汪精卫是无知呢?还是无耻呢?

2、该公知说汪精卫和陈独秀是看透了马列,因为马列制造了人间地狱,那么笔者想问问该公知:周总理为什么看不透?小平同志为什么看不透?那么多开国元勋为何都看不透,就惟独汪精卫、陈独秀等人看透了?

3、自从4.12反革命大屠杀开始,蒋介石的真面目就已经完全暴露了,该公知还在说让共产党人“效忠”。而且该公知自己也说了“蒋总统”是跟着美国人的,那么这个卖国政府为什么不能推翻?还有想必该公知并不明白什么叫“苏维埃政权”。“苏维埃政权”是当时人民政权的代名词,而该公知竟然把“苏维埃根据地”污蔑成是殖民地。

4、该公知说汪精卫当汉奸是“舍不得”同胞“白白送死”,那为何不花点时间解释一下:汪精卫的伪军为什么助纣为虐跟着日本人屠杀自己同胞?另:如果一个国家打不过就投降以避免“牺牲”才是如该公知所认为的天经地义之事,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民族英雄吗?还有人民英雄吗?那岂不是每个人都变成汉奸懦夫了吗?

毛主席在的时候,中国以及中国共产党是否是苏联以及苏联共产党的附庸呢?我们以事实说话,下面的例子全部来自于已经解密的中苏档案,笔者相信,俄罗斯所解密的苏联档案没有美化毛主席和我党的必要,因此这样的资料是客观的。

先说毛主席第二次出访苏联,苏联为了讨好毛主席都做了以下工作:苏联人知道莫斯科寒冷,怕毛主席吹风着凉,直接把克里姆林宫当年沙皇住的房间让给毛主席睡,因为这个房间直通会议室;苏联人知道毛主席用不惯抽水马桶,直接把卧室里的抽水马桶砸了换成蹲坑;还有苏联人知道毛主席睡不惯席梦思床,特地把床换成毛主席喜欢的大的硬木板床……

赫鲁晓夫希望和中国搞个联合舰队并要在中国设立长波电台。按理说,这是赫鲁晓夫的智商问题,因为那个时候中苏关系确实很好,处于绝对的“蜜月期”,赫鲁晓夫就觉得:都是兄弟了,有事还不好商量?可他没想到的是,这遭到了毛主席的严词拒绝。毛主席当即就问:什么叫联合舰队呀?是听你们指挥啊,还是听我们指挥啊?这就是毛主席当年在面对涉及国家主权问题时的处理方式和态度。

还有一次,赫鲁晓夫刚从美国演讲结束,兴冲冲跑到中国想给美国人当说客,希望毛主席放了几个在押的美国政治犯,也一样遭到了毛主席的严词拒绝,这给赫鲁晓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也导致了两人大吵一架,本来安排好的晚宴也不吃了,本来安排好的戏也不看了,可以说赫鲁晓夫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这方面的例子实在太多,笔者就不一一列举了,这里最后还想说的是当年彭真率领中国代表团参加一次共产国际会议,赫鲁晓夫借机攻击中国,说有些人已经偏离了列宁主义的方向了,如果列宁知道了,是要揪他们的耳朵的。彭真毅然决然的反讽:“是的,列宁还能揪着我们的耳朵,说明列宁离我们并不远,我们总比有些人强啊,列宁想揪他们的耳朵,都不知道去哪找他们。”

这样一个伟大的、独立自主的党和国家怎么就成了汪精卫担心的成为了苏联的“附庸”了呢?

当然了,以上如这位著名公知的这种赤裸裸的汉奸言论危害性其实并不大,虽然也能骗几个人,但由于太过荒唐,所骗的人毕竟有限,真正危害大的谣言是那种对真相进行“修正”、“改编”而成的谎言。

这方面最恶毒骗得人最多的谣言非三年自然灾害期间饿死了三千万人(后来有些公知觉得不过瘾,将这个数字提高到了七千万甚至一个亿)莫属。

要说的是这个谣言“厉害”的地方在于,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确实曾经饿死过很多人(但总不能昧着良心说三千万),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很多年轻人对那个年代并不了解,于是这两方面的原因给了公知们编造如此荒唐离谱谣言的机会。

对这个问题,在没有详尽资料的情况下,是很难拿出一个让所有人都信服的数据,所以笔者只想跟大家谈谈常识。

常识1、一个六亿人口的国家饿死了三千万会是什么样子?按说中国那个时候七大姑八大姨的,如果真饿死三千万,那基本每一家都会有人饿死吧?如果真饿死三千万,差不多二十个人死一个,现在到处搞基建,那该挖出多少个万人坑啊?

常识2、如果真的饿死三千万,饿殍遍野的话,那个时候的人民为什么还那么热爱共产党,热爱毛主席?答案只能有一个,那就是当年要不是共产党,要不是毛主席,境况只会更惨。人民特别是穷人是有良心的,他们知道谁好谁坏,不是靠公知坑蒙拐骗就可以抹掉真相的。

如果你偏要说,就算饿死一个人,也是共产党的错,也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错。那么笔者想问问大家,什么时候没饿死过人?去年没有,还是今年没有?什么地方没饿死过人?美国没有,日本没有,还是英国没有?非洲现在每年还有大批人饿死,难道都是因为非洲搞社会主义、搞一党“专政”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刮起了一股文革“道歉风”,好像一夜之间,有些人突然间“醒悟”了,于是坚决的站了出来,开始“道歉”。

笔者一直在想,如果笔者一不小心失手(更别说故意的了)打残了一个人(更别说打死人了),又侥幸的没受到追究,会如何?会不会憋了整整三四十年后才出来“道歉”?我想以笔者的心理承受能力肯定做不到,别说三四十年,就算三四天,笔者估计就崩溃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笔者对这些现在站出来“道歉”的人真的是很佩服。他们的心理素质与忍耐力真的远远超过了笔者。

首先,打伤(打死)人道歉就够了吗?笔者觉得他们应该先去公安局自首把问题说清楚才对。起码先跟警察叔叔坦白到底是打伤人了,还是打死人了,打伤了几个,打死了几个。如果警察叔叔说因为案件时效原因对他们的行为不予追究,他们再出来道歉也不迟,这先后顺序怎么能搞错呢?

其次就算警察叔叔不追究了,打伤(打死)人道个歉就可以了吗?就可以逃过自己内心的煎熬痛苦了吗?

那么公知们大肆宣扬这股“道歉”之风到底意欲何为呢?某知名公知说道:“对于大群体中的微渺个人,我更倾向于宽容。但对于操纵运动的领袖和组织,则不能宽容,而要追究到底。”

“当年忠贞为国筹,何曾怕断头?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业未竟,身躯倦,鬓已秋。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这是毛主席75年写给周总理的诗词。那些“道歉”的红小兵们,你们就这样守卫红色江山的吗?

第六谈:公知的危害

经过前面五谈的铺垫后,在这一谈里,笔者将会彻底将公知们的画皮给扒了,让大家好好看看掩藏在公知美丽画皮里那肮脏丑陋的灵魂。

首先来谈谈公知对我们党的危害。

某知名公知说:“我国贪官一年贪污五千个亿不叫个事。”当前,我们党已经把惩治贪污腐败问题提高到关乎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他竟然还在那里说不叫个事。

某知名公知说:“共产党本身就是个‘非法组织’。”他给出的理由是当年共产党没“注册”,想必术业有专攻啊,这位公知恐怕是学习法学知识把脑子学得糊涂了?我们党什么时候成立的他知道吗?我们党在哪成立的他知道吗?另外当年我们党又找谁去注册?

其次让笔者来和大家谈谈公知对我们国家的危害。

某知名公知说:“美军来了我带路。”笔者很想知道,如果一个美国的教授说“解放军来了我带路”会受到怎样的处罚?

某知名公知说:“别拿我纳的税去造航母。”这位公知先生,想想吧,当年陈老总说“就算全国人民勒紧裤腰带也要造原子弹”是为了什么啊?他们是为了我们这个国家的长治久安,是为了我们这个国家的子孙后代不用受人欺负啊。

相信很多人可能又会顺着公知的思路在这里批评陈老总了:人民都吃不饱了,为什么还要搞原子弹?笔者在这里想为陈老总辩护几句。首先原子弹要不要搞?这个相信是个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会说要搞。那么那代人过得苦不苦?当然苦,但那代人有个口号叫“一代人吃两代人的苦,我们把下代人的苦吃了,把我们的福留给下代人享”。

现在笔者再来和大家说说公知对我们民族的危害。

某知名公知说:“恨此生不是美国人。”笔者很想问问这位公知:您是想当美国的白人呢?还是当美国的黑人呢?您是想当华尔街上的大亨呢?还是想当个纽约的流浪汉?

最后笔者还要在这里补充一点,公知们的危害之所以阴损缺德还在于他们把矛头指向穷人(虽然他们口口声声说是为了穷人好)。

某知名公知说说:“房价越涨老百姓赚的越多。”不可否认该公知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要有个前提,就是每个老百姓手里都有个十套八套房子。但是这个前提存在吗?有多少没房子的?有多少倾其所有买一套房子的?真的是房价涨得越多,老百姓赚得越多吗?

此外这位公知还说:“穷人就该买不起房。”该公知这话是在跟中国千百年的传统过不去啊,两千多年前孟子就说要“居者有其屋”,杜甫说“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他们把自己伪装成“人权斗士”、自诩他们自己是“民主人士”。把他们的胡说八道说成是“为人民仗义执言”,公知们给年轻人洗脑,让他们仇恨我们的国家,仇恨我们的党,可他们想过没有那些孩子很可能在学校里原本是个好学生,在家里是个好孩子啊,结果现在他们被公知们灌输的满脑子对国家对社会的不满和仇恨,这些真的就是他们想要的结果吗?

第七谈:公知覆灭的必然性

笔者之所以说中国公知的覆灭有其必然性,主要有以下四方面原因。

第一,中国公知集团必然覆灭是因为他们看错了形势。而他们对形势判断的错误主要来自于以下几个方面:

1、他们误以为现在网上那些跟着他们叫唤的粉丝们代表了“民意”,他们以为人民站在他们一边,可以说这一点是公知们在对形势判断上所犯的最大的错误。关掉微博,关掉电脑,走到马路上看看,去老百姓中间问问吧,看看现在的真实民意,人世间的真善美是在马路上、是在田野中而不是在微博里。

2、公知对党的政策产生了严重的误判。公知们以为现在中国慢慢放开市场经济,就是在向资本主义“靠拢”,于是疯狂的叫嚣着“经济制度改革倒逼政治制度改革”。我们国家搞市场经济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是“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市场经济”,是有前提的,是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

3、公知们“误以为”贪官代表了党员、代表了党。我们的党确实因为那些贪官败类丢了脸、出了丑,但是这些人之所以当了贪官恰恰是因为他们背叛了党的宗旨,背叛了共产主义的信仰。

第二,中国公知集团的必然覆灭还在于他们选错了对手。

公知们之所以必然覆灭还在于他们选择了他们不可能战胜的对手,他们与党为敌,与国家为敌,与人民为敌,又如何不败?

公知与国家为敌,却忘了他们也是我们国家的一员,他们说“美军来了我带路”,岂不知“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真正这个国家完了,遭殃的难道只是老百姓,到时候他们难道就会有好下场?

第三,中国公知集团必然覆灭还在于他们的汉奸本质。

中国人自古以来最恨的是什么人?那就是叛徒,而国家民族的叛徒则是人人唾弃的汉奸,秦桧因为当了汉奸跪了一千多年,那些汉奸公知们,你们想跪多少年?

第四,中国公知集团必然覆灭还在于他们都是天生的软骨头。

因为公知们要捞那不义之财,所以他们就要整天骂政府骂社会骂党,在金钱的诱惑下,什么都要硬着头皮去做。但是因为实在心虚害怕,所以他们又不敢明目张胆的骂,所以只能整天指桑骂槐、含沙射影的骂。

第八谈:公知问题的整治

笔者在第一谈里已经将公知作了详细的分类,但其实公知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分成两类,分别如下。

1、第一类人可以称为公知中的“死磕派”。

也就是要说这些人是真的要跟党和国家玩命到底的。他们要么是想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要么是想给当年被共产党镇压的家人报仇,要么是改开后捞了巨额财富而惶恐不安,这类人虽然占公知群体中的少数,但危害最大。

2、第二类可以称为“非死磕派”。

此类公知是那些为了钱、为了名才做了公知并给第一类公知摇旗呐喊的。对于这一类人,主要以思想教育为主。

当前公知的存在是有着历史原因和现实的土壤的,所以解决公知问题也该首先从这两个方面入手。

1、毛主席一直说“重在思想教育”、“让他们从灵魂深处闹革命”等论断已经为我们解决这一问题指明了方向,我们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以求得真理为目的”。

公知们,你们不是要辩论吗?笔者就在这里跟你们简单的辩论下。你们说要监督,要民主。那么笔者想问问你们,我们社会主义制度下就没监督吗?社会主义制度就没民主吗?你们一说资本主义制度就提美国,就说美国如何如何好,那么笔者问问你们:泰国是不是实行的美式制度?印度是不是实行的美式制度?埃及是不是实行的美式制度?你们真懂什么叫“走自己的路”吗?你们真懂什么叫“因人而异、因地制宜”这些最简单最最朴素的道理吗?

2、对于公知们赖以存在的一些丑恶现象,笔者觉得解决的办法还是习总书记说的好:“打铁还需自身硬。”只要我们党和政府花大力气解决了贫富差距以及贪污腐败等问题,公知们自然就会消失。当然以上这些问题的解决都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所以必须花大力气坚持不懈的去解决这些问题。

那么解决公知问题究竟该从何处入手呢?

当前公知祸国乱像的根源确实在于我们党和国家对这些人太过“仁慈”,就算要“保护言论自由”,但可否先把那些党员身份的公知开除出党籍呢?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党也一样是有党纪的,一个党怎么能容忍那么多整天骂自己的“党员”呢?

此外,当前国内公知作恶猖獗,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他们作恶的成本太低了。就算证据确凿,动用法律武器对付他们,他们也会哭哭啼啼的说被“迫害”,大多公知也都比较狡猾,他们造谣的时候都说得模棱两可,既达到了造谣的目的,又给将来留下狡辩的机会。

第九谈:公知问题解决的持久性

可以说公知问题最终得到根治是必然的,但是如果认为公知问题将会很快得到解决则是不现实的,这点我们可以借鉴毛主席在《论持久战》里的说法:解决公知的问题是个“持久战”,但公知问题最终必然会得到完全的解决。

笔者在这一谈先主要和大家说一说为什么说公知问题的解决是个“持久战”。笔者觉得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的原因:

1、党和政府要解决当前的一系列丑恶现象需要一定的时间,而这些都是公知赖以存在的前提。可以说只要这些丑恶现象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公知们就不会在道义上完全破产。

公知们把所有的矛头都在指向党和政府。他们说高房价是因为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造成的(这当然应该是一部分原因,但说得好像跟他们房地产商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他们说环境污染是我们的党和政府不作为造成的;他们说现在新的三座大山(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买不起房)一样也是我们党和政府造成)……

不可否认,我们的党和政府在这些问题上是要负一定的责任,但我们也该看到,很多问题是发展过程中几乎不可避免的。例如环境污染问题,现在的那些所谓发达国家(英国、美国、日本等)哪个国家在发展过程中没出现过长时间的环境污染?他们又分别花了多长时间去治理?

2、公知们有强大的资本作为后盾。

这一点又主要体现在他们对网络的控制上。他们利用资本控制了网络,就可以借助网络这个传播信息的平台发出自己的声音,而让自己不想听到的声音从网络上消失。“忽略”了网络这一块的监管的后果就是网络上充斥着连篇累牍的对党和政府的咒骂,而且这些话语被放在显眼的位置,而那些辟谣的、传递真相的声音想要通过网络扩散则举步维艰。

3、公知有着强大的组织能力。

就像某公知所说的那样,公知们都自认为彼此是“同类”,所以往往一呼百应,而且坚决的只站队不站对,他们利用他们各自在互联网上的影响力,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形成最大的舆论引导能力。

4、公知有来自体制内骑墙派的支持。

可以说,这也是公知们大多能够在整天骂党骂政府之后还能逍遥快活的一个最重要原因。

尽管公知们拥有的资源不可谓不强,能量也不可谓不大。但不得不补充说明的是,公知们千算万算,他们还是漏算了一点,那就是人民和人心,因为公知们话说得再漂亮,也掩盖不了他们与人民为敌的本质。

第十谈:公知存在的积极意义

公知们多少扮演了“鲶鱼效应”里面鲶鱼的作用,一定程度上对于改进我们党和政府的官僚作风等问题还是有积极意义的。

公知们总是借腐败问题来攻击党的执政资格,说腐败全是因为一党执政造成的。抛却这句话本身就是个伪命题不谈,我们承认一党执政是有很多弊端,毛主席为什么要让所有党员学习《甲申三百年祭》?毛主席为什么要提“两个务必”?这些不都是为了防止一党执政所带来的弊端的吗?还有习总书记所提出的“将权力关进笼子”难道不是与毛主席的思想一脉相承的吗?

还有,汉奸公知虽然可恨,但自古以来只会歌功颂德的弄臣比卖国求荣的奸臣的危害可一点也不小。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共有2条评论(查看
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0%(0)
0%(0)
  乐圣封了?变成乐神了?赖生又换马甲了?  /无内容 - luoguoren 05/16/14 (429)
    人家说驴脾气,说的就是他。犟得很,不可能改。  /无内容 - 毛左. 05/16/14 (472)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3: 万沐: 中国的“左”派本质是专制的拥护
2013: 如今对比看看四人帮的罪行。不知有何感
2012: 美国市场上的转基因食物多余中国市场的
2012: 网友怒斥转基因食品巨大危害
2011: 言真轻:美国能逮卡恩,中国不能抓未未
2011: 中华民国的伟大之处在于她以民主为建国
2010: 三年困难时期,全国饿死人在二十万之内
2010: 从猿腾飞的大红大紫,看中国的言论不自由
2009: 如果六四发生在西方,结果是一样的流血
2009: 爱党同志们告你们一不幸的消习,我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