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奇异恩典
万维读者网 > 彩虹之约 > 帖子
《芳梦佳人》 情爱小说连载 (34)
送交者: 若云 2020年06月01日08:02:56 于 [彩虹之约] 发送悄悄话

《芳梦佳人》 情爱小说连载 34

 

作者    若云》

 

 “秦南平时不喝酒,当了领导,工作忙。现在纯粹是玩,所以买二瓶给他喝。”妈说:

“怎么不早说,你给他倒。”艾莘倒了一杯放在秦南面前,他看看妈,又看看艾宜和小妹。艾宜装作没看见,小妹低着头边吃边偷笑,弄得秦南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妈看出小秦的困境,忙说:

“你们三人到外面厅子里去吃,我陪小秦喝一点酒。”其实,妈从来滴酒不沾,她自己倒了一点点酒在杯子里,端起来说:

“妈陪你喝。”看小秦真喝了,她把酒杯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说酒不错,你自己倒着喝。秦南一喝酒,竟然话也多起来,一老一少谈了一个多小时。妈告诉艾莘三人说:

“小秦很会说话,就是要先让他喝一点酒。”艾莘说:

“他不仅是系里的领导,也是学校领导,大会小会说起来滔滔不绝,可和我们在一起,就变成半哑巴了。”小妹看了秦南半天,有点瞧不太起地说:

“我怎么从他身上,找不到任何半点当领导的影子。除了有一丁点儿小帅气外,哪儿有当领导的样子。妈别听姐姐瞎吹,准是喜欢上小秦,想找妈支持。”秦南瞪了小妹一眼,她赶紧改口:“南兄,秦南哥,有领导·····没·····”妈说:

“我的小宝贝,别管这些事。明天是最后一天,你们走后,我得到农村去。我们整个学校已搬迁到北苏的农村小镇,听说以劳动生产为主。明天妈跟你们一起到仙女湖划划船。”三个女儿和秦南都不约而同地,很有节奏地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从第一天开始,只要不洗澡,艾莘就叫小妹帮秦南洗脚。小妹很勤快,每天上床前,都会把他的脚洗净擦干。今天是最后二天,她端水进来,看着他,笑笑地边洗边问:“回到学校,谁给你洗脚?” 秦南很喜欢小妹的单纯可爱,故作正经地说:

“当然是你哦!”她端起洗脚盆,边走边笑:

“想得美,我才不去管你们,我要陪妈。”

 

只剩一天多了,妈想弄清楚,也想安排好两个女儿的事。她先把艾莘叫来。问她:

“刚才喝酒后,小秦说他和艾宜先好起来,是真的吗?”艾莘很不高兴的说:

“不是,是我先爱他的,他喝酒多了,胡说八道。”妈又问:

“你爱他,他知道吗?你告诉他了吗?他跟你说过,他爱你没有?”艾莘有一点语塞:

“不知道·····怎么说·····他没有,也许没来得及·····”妈似乎明白了一些,叫艾莘出去玩。然后到门口,把艾宜叫到卧室,问她:“你和小秦是一般好,还是爱上了?·····”没等妈说完,艾宜就不耐烦起来:

“你老问这些干吗?你不是喜欢南兄吗?”她妈牵着艾宜的手说:

“好乖乖,你的条件好,又比艾莘小,我也很喜欢小秦。所以,妈的意思是,让他们先好,先结婚·····”没等妈说完,艾宜一甩手,流着眼泪,气呼呼的跑了。妈妈只好一个人,在房间里抽香烟,叹闷气。这时,又是小女儿跑回来,把妈的烟熄掉,搂着妈的脖子,亲了一下说:

“她们大了,别管她们,随便她们干什么,别烦了。也许回到学校,又会蹦出另一个北兄来,那时,妈有俩个称心如意的女婿,总比只有一个好。别烦,别烦,我们到门外散散步。”边说边把妈拉到街上,迎着晚风,看着人群,不知不觉又开心起来了。

 

他们来到仙女湖,艾莘去租船,五人一条船。艾宜不说话,也不积极划,小妹和艾宜坐在船头无话找话说。妈不划,艾莘和妈坐中间,艾莘话多,划得很起劲。秦南一个在船尾掌舵,划累了停在林荫下休息。小妹拿出一些饮料点心,妈妈边吃也说:

“明天你们自己回去。你们三人中,老二条件最好,身材气质智商都像我妈。老大长得好看,智商也高,就是话太多了,而且说话太激烈,女孩子还是文静一点好。老三还小,不过,你们三人到哪里,都很引人注目。”然后转向秦南:“小秦,我很喜欢你,人好,心好,又随和,男孩有这三点就够了。”小妹嘴快,插话问妈:

“你有儿子,还要一个干吗?”

“死丫头,你非要妈说白了,不是儿子,就不能做我女婿?你还小,少问这些事。”小妹看了一眼秦南,又拉拉二姐的手,伏在二姐身上偷笑。妈一说完,整个气氛好像凝住了,没有一人说话。又是妈说:

“再玩一会,我们回家吃饭,或者小的陪妈回家。你们三人要到哪里玩,你们自己决定,最后一天了,玩得开心点。你们俩个不要欺负小秦,他第一次来南都,大家和和气气。”妈这么一说,又把气氛活跃起来了,连艾宜都笑着划船。

其实,妈毕竟是大学教师,他有四个孩子,过去,还小,老围着妈转。现在大了,有代沟了,还是让他们自己玩吧。艾宜就怕妈,只要妈不在,她虽然话不多,但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真是有点肆无忌惮。小妹很能干,只听她妈的,艾莘,艾宜,甚至连唯一男孩哥哥,也怕她,是家里小猴王。对秦南有一种好奇心,家里从来没有过外来的男孩。妈很严格,下午五点后不准出门,就在家里读书,做作业。也不准谈情说爱,更不准男孩子住在家里。在秦南来之前,全家乐融融地生活在几千年的,古老刻板的传统的生活方式里,这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本该如此,无人敢有,或会有异议。

 

学校突然要秦南出差一个月,他根本无法通知艾宜,只告诉艾莘。不知为什么姐没有告诉妹妹,弄得艾宜连续三天在约好的三十九号公交车站,越等越没有希望,越等越伤心,进而怪他无情无义。同宿舍的另一个女孩,和她关系特好,叫妮妮。艾宜每天半夜才回来,没有一句话,泪水却流不完。妮妮怎么问她,安慰她,逗她,没有用,还是不说一句话,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她亲亲地抱着艾宜,摸着她的背,哽咽地在艾宜耳边说:

“别哭了,看你这样,我恐怕比你还难过十倍。你能流泪,我是有泪流不出。”就这样俩人抱在一起,不知什时候才睡着。第二天艾宜在同一时间,又朝同方向走。妮妮偷偷跟着过去,见艾宜她站在三十九路车站对面,看一辆一辆车过去,一群一群的人下车离开。真是望穿千车,都不是,肠断泪已无!见她靠在一颗树上,妮妮赶快跑过去,扶着她往宿舍走。直到躺在床上,俩人没说一句话。

一天又快过去了,下午又来了。实在没办法,妮妮问艾宜:

“我妈病了,你能陪我回家,看我妈,天黑才能到,我很怕。”艾宜去过妮妮家,妮妈很喜欢艾宜,把她当亲女儿一样,所以她没法拒绝妮妮。艾宜问:

“什么时间去?”妮妮一本正经地说:

“就是现在。”艾宜迟疑了一下说:

“行,我陪你。”她们到妮妮家,已很晚,妈已睡。妮妮轻手轻脚地把艾宜带到自己卧室,稍微洗了一下,让艾宜先睡。她到妈房间,妈一听响声,就问:

“是不是妮儿,怎么这么晚回家?”妮妮过去捂着妈的嘴,告诉她:

“艾宜这几天不正常,我怕她出问题,所以说你有病,到我们这里散散心。”妈说:

“孩子,你做得对,艾宜是好闺女。”妮妮恳请妈妈:

“妈,你要装二天生病,就是头晕,起不来。”妈妈只好答应:

“好的,叫睡二天,多难受,为了这好闺女,只有忍一忍。”妮妮回去告诉艾宜:

“是美氏尔氏综合症,起不了床。我给她拿了安眠药,让她吃了,现在睡着了,明天你再看妈。”艾宜在妮妮家住了三天,开头有点怀疑,后来不知不觉和她们融成一片,每天总有事干。第一天还一起喂妈吃饭,第二天说好多了。艾宜也没多想,因这种综合症,确实是陈发性的,时好时坏。妮妮看艾宜情绪已恢复正常,就准备启程回校。

 

秦南回来后,立即到艾宜学校,末出校门就碰上艾莘,她说:

“听说你回来,到处找你,原来你在这里,是不是要到哪里去?”秦南没有思想准备,只好实说:

“去看看艾宜。”艾莘一下子凶恨起来说:

“你不能去,这次你出差一个月,正好冷下来了。如果你再去,又会旧情复发,难以收拾。”秦南觉得怪怪的:

“什么旧情,我们在谈恋爱。·····” 艾莘打断他的话:

“妈也不让你们再谈下去,只能是我们结婚。求求你了。”秦南看她一会儿凶狠,一会儿哀求,不知什么意思,问她:

“结婚?跟你?·····”她打断他的话,像发神经一样:

“这是妈的决定。走,到我宿舍。”边说边拉着他到宿舍,说:

“只有我一人住,左右房子全是空的。从今天开始,你天天陪我睡,忘了妹妹,好吗?”看他沉默,又说:“你知道吗?我已爱你一年多了,就是没有机会跟你说。”看他还是没有反应,又问他:“你知道,我说什么?”突然,秦南像疯了一样,冲出宿舍,向艾宜学校奔去。在校园里找到艾宜,和妮妮,妮妮见秦南来,起身说:

“我先回宿舍,等一会,到饭厅一起吃饭。”这时,艾宜一句话也没有说,满含泪水地扑在秦南怀里。秦南就地坐下,把她抱得紧紧的。不到十分钟,艾莘追过来,说:

“你真不要脸,刚跟我亲热,又来缠我妹妹。”这时,艾宜眼泪汪汪地瞪着秦南一会,转身往自己宿舍跑去。秦南气愤地坐车回校,刚到自己宿舍,艾莘又来了,紧促地说:

“你听我说,听我一句话,·····”秦南面朝窗外,她搂着他,亲吻他。这是艾莘第一次主动吻他,抱他,嘴里不停说:

“我不是故意的,是一时胡涂,想叫妹妹离开你。我已偷偷爱你很久,很长时间了。”秦南感觉手上有水,回头一看,艾莘哭得像泪人一样。他心软了,又听艾莘说:“走,我们一起去看妹妹,别让她难过。”艾莘第一次感觉,他主动地抱她,不说话,但抱得很紧,还轻轻地吻了她一下。艾莘心里暖暖的,擦去眼泪,很诚心地说:

“走,别让妹妹伤心。”俩人又转回到艾宜宿舍。她还躺在床上流泪。妮妮买的饭菜,放在桌上,也没有吃。妮妮见他们进来,就摸了一下艾宜的手,出门去了。艾莘把妹妹抱起来:

“吃饭,姐一时急了,胡说的,不是真的。坐好,姐喂你吃。”这时姐暗示秦南过来,就这样,艾宜坐在秦南腿上,姐姐喂她吃饭,不知过了多久,才雨过天晴。

 

分配了,他们三人,都分到了有山没有树,有河没有水的边远荒凉小村镇。开头秦南与艾莘在同一区域,妈让她们结婚。艾宜在另一省的山区农村,很苦,很荒凉,很不安全,秦南的心情比较纠结。一方面觉得是好事,以后她可以冷静下来,以寻找终生伴侣,这才符合社会习俗的正确选择,他确实怕耽误她一生;另一方面有点怕,很担心,试想,一个正含苞欲放的黄花闺女,性感满溢的青春少女,女大学生孤零零地睡在一个,脚一踢就会破的山沟小土房里,对自己的初恋情人的这种处境,无法放心得下!

而艾宜却死死咬定是妈害的,不让她和秦南结婚,否则就不可能孤独一人,被遗弃在荒凉的山沟小屋里。妈妈又特爱二女儿,老说她像姥姥,长得漂亮,有很高雅的气质。看艾宜又气又哭地离开家,妈比刀子戳心还痛十倍。三人都走了,她回迁到农村的学校,翻来翻去睡不着,万一在山沟里,碰上坏人,被糟蹋!越想越可怕,不管怎么说,还是小秦那里安全。于是,下决心,要艾莘说服小秦,赶快想办法把艾宜调在一起。很有意思的是,艾莘比妈还积极,天天催秦南,天天向妈汇报进展,直到把艾宜接到家为止。

经多方帮助,艾宜也到了同地区。三人不在一起,但离的不远,每周至少能聚一二次。每人买了一辆自行车,它是这里的主要交通工具。妈妈告诉艾莘,要和秦南一起照顾好妹妹。

艾宜和艾莘在二个不同的工厂当钳工,兼夜校老师。秦南分在一所中学,当全职教师。校领导中,有一位当地老师,特别喜欢秦南,对他说:

“这次共分来三位教师,我们商量几次,决定他们二位住集体宿舍,六人一间,睡架子床。总算腾出一间,是粉刷过的砖房,给你住,主要考虑你爱人和妹妹经常来,至少比住集体宿舍好一点。”秦南是很知道感恩的人,一再请他转告学校领导:

“保证努力工作,报答领导的关心与支持。”

 

分配前,由妈决定秦南和艾莘结婚,秦南不高兴,但不敢反抗。艾宜气得不得了,几周都不和妈说话。最高兴的是艾莘,一切如愿以偿。由于妈妈的决心,艾莘也十分主动把艾宜调来住一起,艾宜也很聪明,把工资全部给姐。这样形成了一种状况,艾莘拿三人的工资,安排三人的生活。艾宜和南兄,变成无产阶级。调到一起后,艾莘和艾宜在各自工厂里,住集体宿舍,只有周六晚上,俩人才能到秦南这里相聚,周一早晨,她们又骑自行车,回工厂工作。

 

(未完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ZT:巴刻《简明神学》“重生”
2019: ZT: 林前2:1-7解经
2018: 基督教界里的假师傅、假弟兄比异教徒更
2018: 耶稣说: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
2017: “一带一路”是否正驶向阿米吉多顿……
2017: 这事……强解经书
2016: “代赎救恩”有其他系统全面自恰的表述
2016: 很凌乱:神在创世之先是先设计,还是先
2015: 思考题:不信的人读圣经有益处还是要害
2015: 这个时代还有神迹性质的事情发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