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奇异恩典
万维读者网 > 彩虹之约 > 帖子
要管3721: 关于师母的困惑12
送交者: 要管3721 2009年08月14日23:20:05 于 [彩虹之约] 发送悄悄话

我苍白的言语表达不出我的感激,除了谢谢还是谢谢:你们用心的所有回帖和无言的点击。有的还仔细看了几遍,尽己所能地帮助我渡过难关,谢谢您把我当成您的家人对待。
如果彩虹从未出现困惑一词,直到我不请自来。我想我的困惑是我智力不高,语言贫乏的标志。可这词在本坛有此起彼伏之态,是否斑竹也想不明白,这标志象FLU一样传得快?我有个答案。我想神造人时,一口气没吹均匀,那些得着神气少的人,全跑到彩虹,哈欠连天,困啊惑!
“你能不能直奔主题!”要是我老爸看到这里,一定会拿着红笔从头删到底。玩笑开过,再次感谢大家的耐心和包容心。
那段日子我回忆起来也痛苦难言。我尽量用我当时的感受把它写出来。您要我顾及别人的感受,要听听对方的意见。这重要吗?这可能吗?这必须吗?除了神,我们人谁能做裁判?!
有同网一直心急火燎要我虚幻处理,我原以为您为我担心,为不知名的牧师,师母不平。可我越来越觉得您是有自己的打算。您不停地大呼小叫,象一杯杯浓茶,倒使我疲惫的神经把那些模糊的往事变得格外清晰。我完全可以应您的要求,开篇加一句“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或者把地点改在火星上面。我这样的自欺欺人,您觉得有意义吗?
我是一个不成器的浪子,这样的浪子您一定见得多了。您嗤之以鼻,这才应是我配得的。可我打开我父写给我的信,字里行间他说我是他的最爱。为了我,他可以不管其他的九十九只羊。所以我努力地做个基督徒直到今天。
“基督徒不是做的,门徒不是训的,是活出来的。”这话我举双手赞成。您还要我举双脚我也遵命。那我就得劳驾各位同网,用您们的天文望远镜,看看从我到“活出来”的距离有多远。您们一定会兴高采烈地告诉我:8。不过得把8横放才行。我想您们之间一定还有小小分歧,平躺的8前面是放“+”还是“- ”?可这些对于我真的不太重要了,因为我明明白白地看见我父对我张开了双臂,欢迎我回家。

你是要用这坚决的拒绝来拯救我吗?
你是要把我从软弱的欲望中分离吗?
你是要剥去我布满死亡的外衣吗?
你是要我把信赖托付给你吗?
你要我安静地在黑夜里等你。
直到 --
把我的生命象花朵一样唤醒。

我从小学就被老师鼓励,开始学着去全校讲演,我太知道收集素材来使我的讲稿华丽丰富。老爸常摇头,“我们人不是牛,没有这个反刍能力。你老是不动脑筋,奉行拿来主义,就算你理解了别人的思想,就算你试着拿他去打动人,那也成不了你的经历。随便拿一篇文章,八九不离十我就能看出哪些是作者的亲历,那些不是。好多作者以为天衣无缝,自以为是地认为文采好得不行。我不是完全反对你作参考。但你一定要讲你自己对此的共鸣。身边最贴近,最真实的人和事,切身的感受才有生命力,才能感染别人。”我不相信圣灵还不如一个老编辑,会鼓励照搬的东西。TA,Y牧师没干过,那个教会的XDJM没有在校学生。他只能道听途说。他拿来做诚实的训诫,教会的XDJM好多是学生身份来美 。听了,会有感染力?
 
那一次的证道击倒了我。从此我总怀疑Y牧师是东抄西补喂我别人吃剩的东西。那些华丽的词藻,在我心里没了生命,反而成了一件从死尸上剥离的外衣,我避之唯恐不及。
你会觉得我口味太挑剔。你翻翻前几期看看,我受洗的教会给我单独准备和安排的饮食,粗细搭配,美味可口。还不包括集体大餐。 举例如成人主日学,由两位弟兄分别为主讲和助讲,整个讲座(半年)的安排和材料在开课前全部就绪,我没见他们是边讲边想下一次怎么办。希望同网也报下菜单。我们互相解馋。
有同网仔细的检查我的菜单。好奇我原来的口粮不错,不明白我现在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在吃奶?好心的替我找台阶,找到一个3岁吃奶的例子。朋友,你就是找一个50岁还在吃奶的例子,容许我现在可以吃奶,可与我和干。自从搬到这儿,时间算到这帖为止,我连水都没喝过一口水,更别说奶。我饿了一年。您还要求我活出基督的模样来?!

我对牧师的称号的困惑由来已久,(等我把这个系列写完,也许再另外困惑一篇?)我上门徒课时就对C姐妹提出来:我们称耶和华是牧者,基督是牧羊人,为什么称人是“师”。他也是罪人么。是不是称神的管家才对。C姐妹告诉我:“牧师有替神牧养的责任。不管怎样,耶稣是我们的大牧人。”我当时有无穷多的困惑,对她的回答我还算满意。就急着问她别的困惑了。
没有收到按时提供的菜单,我就自己学着下厨胡乱配菜。
清风不识字,还要乱翻书。我识很多字,我认真地翻到歌罗西书2:8;哥林多前书1:17;罗马书16:17-18觉得是神对我面临的困惑的回答。我又翻到罗马书12:1。神分明是叫我要多多侍奉。我要做光,做盐,我要行出主的样子来。
道,我左耳进,右耳出。圣经我自学,不懂的打长途随时骚扰给我上门徒训练的C姐妹。

上期姐妹会查经我们跑到台北送过饭。我提出从那以后到我家来。
我们刚搬进去不久,一楼除了餐桌椅子,还有堆了几堆从IKEA买的,封都还没开的一些家具。
姐妹会那天,一位奶奶级的老姐妹,送我一盆很好养的植物,是我养过的活到现在的唯一的花。我今早才去看过它。看着它,我想起那天老姐妹对我讲的话:“谢谢你,家都还没有完全整理好,就想着为大家开放。”这是我在那个教会我唯一想得起来的一句温暖。
十点的聚会,十点半人到齐开始。大家开始选哪间房合适,查到一半,决定搬椅子换地点,反正是空房间,对于我一点不麻烦。查着查着我们又跑到上海,说起保姆的刁诈古怪。我也感兴趣,想起将来父母老了也得请保姆,问她们有什么经验。我话还没说完,师母站起来跟我们BYE-BYE。她走了不久,我对她们说:“你们接着查,我去接小孩。”
等我回来,推开门。空无一人。我把椅子搬还原,把桌上一次性的杯子扔进垃圾筒,东擦擦西摸摸。挺简单的,半小时就收拾完。不明白X姐妹竟有如此多的愁怨。
LG下班回来,家里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样,准备吃饭。随口问我上午你们聚得怎样。我回答说:“挺好的,一点不麻烦。我接了孩子回来,她们已经走了。我几分钟就收拾完了。”
“那你把钥匙留给她们了,明天最好要回来。”LG不放心道。
“我没留钥匙,她们走时把门带上。”我回答。
“你想干什么?!门都不锁!”LG的嗓门从来没我大,不高兴了,最多阴阳怪气。那天居然对我吼起来。
“这么安全,你来美国这么多年掉过一根针吗?大惊小怪。”我吼了回去。
“出了事你一个人担。”他不想吵,走到一边。
“担就担!大不了肩上留块疤,没脑袋。”吵架总是我最后结尾。这是胜利的标志。 我好几天都不答理他。这是胜利的另一个标志。(什么?您不同意。那我写完本篇,再来写“关于夫妻的困惑”?把砖留到那时再扔过来。)

第二次查经时,旧事重现。我从那时起我就痛恨跑题,希望十点开始,十二点就在预计的时间结束。只要谁跑题,我就会急着拽回来。师母走后,我准备离开,我说不锁门LG不干。她们见我为难。马上就同我一起离开。
我对师母建议可不可以提前半小时来,时间充裕,经也查得完。
师母说,有人要开40分钟车,来不了。时间不能变。
我心想,住得远的都是先到的。

一次,两位较年长的姐妹先来。我在厨房准备茶点。她们的对话传过来。
“我们教会是不是不该从北美以外请牧师。牧师适应需要时间。造成他现在都没有多少精力处理教会的事物。”
“他把过多的心思放在孩子上面。我一直为这个祷告,对孩子过分的关心其实对孩子并不好。我真的不知道怎样让他们尽快明白这一点。”
“他才40多岁,太年轻,对物质的欲望肯定要多一点。也许再等十年,从长远看说不定他会变得合神心意。”
“可现在教会的人不断的在离开,离他们越近,离开的速度反而更快。特别是等大家对他的讲道习以为常,以后怎么办?”
“我在想我们对他在物质上的帮助是不是太多了。我来美国两个箱子,30美金。我们替他把公寓租好,大家把正在用的家具都拿出来,到了后,带他们熟悉环境,卖东西。谁家有点好东西,都想着要给他们拿一点。他们处理任何事情都有XDJM陪同去办。像小孩,管得过多,能干的也变得不能干。”
“我们还是应该看他的远景,教会毕竟是神的教会,一定会成长起来。”
“可他说,他和师母都是家里最小的,不知道怎样关心大家。听到这话我都没法说出什么来。”
“为他们祷告,为教会祷告。”

后来,师母打了几通电话,陆续来了些带小孩的姐妹,孩子都在2-4岁之间。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绝对坐不下来。虽然我准备了拖鞋,他们都穿着自己的鞋到处转。一会开电视,一会扯窗帘。我都理解。查着查着,我就听见二楼的脚步声,还有门一会关上,一会儿打开。这超出我的忍耐。我对大家说:“我把他们叫下来。要不以后象我原来的教会,大家轮流管小孩。或者我一人管也行。姐妹也可以坐下来查经。”我还没等大家回答我,我上楼对妈妈们说我来管小孩,她们去查经。有人说她孩子怕生人,有人说太麻烦我,有人愿意她自己管。我无计可施,看着小孩把电视打开又关上,或者把抽屉打开找玩具玩,或者爬到床上蹦蹦跳跳不下来。
我要是发现我的卫生间的地面上,有黄色斑点。我要用BLEACH擦一遍,然后用清水洗几遍。光是卫生间,工作量不是半小时可以搞完的。
我忍不住,问现在偶尔来参加姐妹会的X姐妹:“师母一到中午就走人,留一屋子人她也不管。小孩楼上楼下的闹,我好累。”她说:“牧师不喜欢西餐,师母每天中午要回家做饭。我家开放时,我也接孩子,有时候我回来大家还在,有时候门会帮我拉过来。好在从没出过事。”她接着说:“小组聚会的小孩,我已经受够了。我告诉师母,姐妹会我不欢迎小孩。我想不明白,他们又坐不下来查经,干嘛跑我家来带小孩。你家还没几个小孩,你没感受过,小组聚会结束,厕所臭得你只能捂着鼻子打扫。”
我一听这种状况,我得找师母赶紧提出来。我要求二楼不开放,一楼随便他们怎么来。 可她只是看了我一眼。
姐妹会对于我变成了一重磨难,我什么都听不进去。我想着时间,跑题,楼上的动静,还有他们走后我的的扫除,我还不能在任何人面前露出怨言。
有网友写一位出生医生家庭的姐妹开放家庭的故事。网友说那个家庭要打扫卫生到半夜2点以后。我想说,他们那天也只是扫了个大概,天亮后,他们还会接着干。一天根本不够,两天勉强。那些看不见的细菌,病毒才是最可怕的,打扫起来才最费时间:象门把手,电源开关,椅子扶手等等。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问问那个我不认识的B家庭的姐妹再回帖。
我举个例子,我老妈在做手术前,手洗完后,在消毒液里要泡一定时间,然后用消过毒的刷子刷很多遍.就这样离戴上手套的程序还差得远 。
老妈在日常生活中对我们的要求没这么严。流动的清水洗手要3分钟;或用有灭菌效果的洗手液洗40,50秒就够了。为了洗手,和我爸吵了几十年。到现在,我老爸也没达到我老妈要求的时间。但我早就达标,超标了。小时候,我嫌我爸炒的菜不好吃,听他一句话,我立马闭嘴:“那我们去吃餐馆,地点你选。”
我第一次开放家庭,只坚持了3个月。我找到了借口,对她们说,我修了一门课,准备找工作。我没时间。事后LG对我说,我都懒得反对你把人聚到家里来。我知道你干不长。

教会里所有的侍奉我尽心去做。其中有两项侍奉是强行安排的,因为有好多人都不愿意站出来,所以只好这样来。即使这样来,好多人想得起就来,有事或忘了就不来。有XDJM看着我这个新来的如此积极认真的侍奉,也拉我进诗班,可这个在我的恩赐之外。还有教成人主日学也不是我的负担。除了这两样,所有的侍奉我坚持了快一年。每周都在侍奉,有时把我的侍奉排重了,我拿着表去找主管的XDJM,他们说你得自己找人替换。太多人不认识,我还请得他们帮我换,有时一换就换到一,两个月以后才空。我还得麻烦他们提醒我,我自己还得记清楚日子,怕有新的侍奉我会重复地答应下来。在侍奉中,我听到有人抱怨,说师母只在前台唱歌,和给牧师伴奏其他任何幕后的侍奉从不参加也不管。开始我认真的辩解:“姐妹会由师母负责。”多说了几次这样的话,我才理解几位老姐妹好心地尽力替师母找挡箭牌。

其间,一次周五晚上的小组查经出了一件事。据说一个男孩他自己把脚放在跑步机的皮带下面,我听见地下室传来一声惨叫,后来看见孩子爸爸抱着孩子送医院,还有孩子的脚趾甲已经血肉模糊的掀了起来。我还听见Q姐妹深深的自责:“我是把跑步机包起来的。为什么我今天没有检查开关拔没拔下来?我每次聚会前都查的呀。”
一次周日敬拜,一位妈妈焦急地到处找她快2岁的孩子。好在被一个美国人抱进来。听这位美国人讲述她捡到的地点,我们发现这孩子穿过走廊,大厅,操场,跨过马路再到了街的另一边。行程至少在1千米以外。
一位老姐妹对那妈妈说,她第一次带她唯一的孙子来教会,孩子上完主日学转了几个房间迷路了,她半天找不到,把她吓死。她说她再也没把孙子带来。
我一次在厨房做事时和一位姐妹聊天,强烈地感到每一个孩子都应被XDJM当成自己的孩子管起来。我话还没讲完,她说:“谁敢管!我一次见师母的孩子在餐厅,在几排重得很高的椅子上爬上爬下,我怕摔下来危险。我赶紧去告诉师母。师母瞪大眼睛,提高音量说:‘我的孩子?’好像我告他孩子的状,她走前几步看清了,回头对我说:‘你去找牧师。’我吃撑了,谁爱管谁管。”
我当时就想到,门徒训练时,C姐妹给让我自查雅各书写属灵笔记,真的是神的美意,我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才对。我怎么这么多嘴。问一个PASTA引出别人对牧师一家不在教会用餐的不满,说孩子又扯到牧师夫妇身上。可我哪里想得到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事,都和牧师一家有关联。我要求自己以后把嘴缝起来地去做事。

可还是没缝好。一位新来的姐妹来电话,她生孩子,我给她送过几次饭。她问我怎么没参加姐妹会。我说我毕业太久,我最近又重注了一门课,实在没时间。她说,“昨天,师母的话太难听了。”
“不会呀。和她特别好的她讲话,一般的她很少开口。”
“昨天查经时,天色越来越暗。说有暴雨。散的早。一位新来的姐妹没有车。师母对我说,你把她送回去。她自己开着VAN先跑了。她跟那个姐妹隔两个街区。我都不在一个方向,路也不熟,我孩子几个月,那个姐妹带着一个一岁的孩子。要是暴雨下下来,我的小车在路上出什么事怎么办?我当时都说不出话来。辛好那姐妹看出我犹豫,叫他老公请了假来接他。你说她怎么这样。原来我们学校有位教授他觉得他有负担,出来带几十个人的学生查经班,又要全职上班,又要照顾大家灵命的需要,还要在生活上帮我们。从来没遇到像她这样的。”
“不是牧师上次讲道时说,他接到一个素不相识的外州一个叫QJ的电话,要搬到我们这边来,问可不可以帮他们搬家。他说他马上就答应了,让她放心,我们教会一定帮她把家搬好。说那天教会去了好多兄弟去帮忙。有时候人的情绪不稳定。我到这个教会快一年了,好多XDJM真不错,有时都让我觉得他们有点鞠躬尽瘁的境界。”我想辩解,师母不能代表全体XDJM。我要尽量想到牧师也是罪人,他也有闪光点。
我现在想起来维护和辩解只会让事情变坏。 也许她只是想找人说说,心情就会好起来。可我说了太多的话,我也不清楚我听牧师的讲道完全心不在焉,我为什么会记得这件事。我应该说:“我理解你的感受,那时真的好难。”
覆水难收啊。那个姐妹回答说:“我就是那个QJ。只是大家平时叫我小Q。牧师把搬家这事到处讲,星期天讲,小组讲,团契讲。我已经听他讲过三次了。我听了很不舒服。我是在网上查到教会的电话,我就试着打了一次,牧师很热情的答应了。学生那有多少东西,我们查经小组帮我把东西搬上了车,我要是不怀孕,我和我LG就可以自己搬下车。教会来了5,6个人,不到半小时就搬完了。后来我和LG很有歉意,只要听说教会要搬什么,他都来。他已经搬过两次家了。”
我有点听不下,我不记得那次谈话怎样收场的。
我不时打电话回去问我原来教会的姐妹,现在这个教会到底是怎么了,牧师怎么了,师母怎么了,这里的XDJM是怎么了。我不知道我怎么办,我告诉C姐妹说:“我不要去管那些闲事,我只管侍奉。可闲事要来找我。”C姐妹说我的状态不对,给我一些网址和电台的信息要我自己听。一项新的侍奉前,一定要祷告,等待神的意思。不要去忙着侍奉,神不需我们人手的侍奉。我说我祷告了:“有一项侍奉没人干。我对神说,我孩子感冒鼻子不通有5天了,要是明天通了觉睡好了,我就去做。结果第二天真通了。” C姐妹那时在心里一定对我苦笑,这算什么祷告。可她从没有用圣经压我。她一定认为经历风雨才能成长。她说:“好,你去做。有问题随时打电话。 只是一定不要离开神。”
我每次尽力的侍奉 ,却只有一个空心在里面。
一次S姐妹,替我做决志祷告的姐妹中的一位。她问我现在怎么样。我告诉她我的现状,她说:“你把所有的侍奉停下来,不能为了侍奉去侍奉。每天来到神面前,告诉神你的现状,你以后该怎么办。”我想我怎么开口,没有多少人干活,干活的都是那几个。我不干,他们的担子就太重了。

快过圣诞了,我给原来的牧师打了电话,没找到人,我留言祝他们节日愉快。
我接到牧师电话,他说他找了我两天,他不想留言,一定要找到我本人。怕我有急事。问我现在还好吗。
我回答说:“我挺好的,您和师母还好吗?要过节了,挺想你们。只是这边太冷了,我还不习惯。”
牧师说:“昨天小组查经,大家还提到你。大家说一定要把你祷告回来。”
他的话带给我一丝温暖。
我想牧师也是人,也许我原来的牧师十年前还不如现在这位。成长一定需要时间。我想到他们全家圣诞要去度假,我早点买个小礼物,也给他们一点温暖。
我只去过牧师家一次,我来回转了好久才开到他家。和师母说了几句客气话,就要告辞。正好牧师回家吃午饭,和我热情地打招呼,谢谢我的礼物。我正要再见,他问我教会的会员申请表我填了没有。我回答说,执事会主席已经问过我两遍了。我考虑一下。说完我就告辞出来。关门时,牧师又说:“会员的事你再好好考虑一下。”他这句话,把我残存的最后一丝温暖都掠夺去了。我这样一具行尸走肉,你是这样迫不及待地要记到你的功劳簿上,你就是这样跟神要奖赏吗?
我说牧师家院子比我家大,没有一个人问我家院子的尺寸,想当然拿一座运动场当了牧师家的后院,说几个弟兄用机器扫了半天,只扫了一点点。我站在我家墙角,跨半步就迈到了邻居家的地界,牧师家的后院就算比我家大十倍,是不是您得把银河系搬下来,您恐怕还得把星星搬来当落叶,不然,您怎么心甘。
如果一个可以为羊舍命的牧羊人,堕落成时时需要XDJM去把他温暖,洗地毯,扫落叶,送饭,接送孩子,他只须坐在房内为星期天码字玩。我想这样的牧羊人,他离地狱最近,离天堂最远。
有人要我虚化我的苦难,觉得我象个魔鬼要丑化神的仆人。我情愿被神责罚,也敢呈现出来。
您想知道我那时跨出牧师家门时所站的准确地点吗?你喜欢虚幻,我倒是喜欢“人肉”一词,但何必麻烦,纸笔准备好了没,我现在就告诉您,我那时站在地球的两个极点。

我连圣经都看不顺眼,我想过要把它们都回收了。但我还是没敢。我把所有的圣经全部藏起来,我不要看。神啊,你骗我,你说担劳苦重担的到你那里可以得休息,可我本一身轻松,却因你背了一座山。

那个华人教会我不去了。可我孩子从星期六就开始盼着去我现在的教会,一个星期天不去就会闹个没完。孩子说CHURCH的人都好NICE。每次聚会完连发的SNACK都好吃得不行,要说上半天。。
一个星期天,教会的主任牧师,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在这个教会服侍了25年,他说:“我们牧师就像一座桥,要是大家通过我能认识神,这就是神对我最大的赐福。”讲到这儿,他哽咽着,好久都讲不出话来。
我坐在下面也泪流满面。哪怕我自己选择走上一座断桥,桥下是万丈深渊,有豺狼虎豹对我张开血盆大口。而我现在,安然无恙地坐在你的殿中,和你面对面,这是何等的慈爱,何等的恩典。

0%(0)
0%(0)
  老友来访 - 雪枫博客 08/16/09 (156)
  C姐妹和S姐妹得建议太对了 - j9 08/15/09 (200)
  推荐个学习圣经的好地方 - 四季树 08/15/09 (168)
  饿了一年,难怪哇哇大叫。 - aw 08/15/09 (157)
    说句不好听的,你们都是绝食 - j9 08/15/09 (137)
  欢迎拍砖  /无内容 - 要管3721 08/15/09 (259)
    砖头倒是没有,既然你愿意看,我就写 - 懒羊羊 08/15/09 (302)
      PFPF  /无内容 - caleb 08/16/09 (127)
      是该努力向前啊 - 莫名羊 08/15/09 (176)
      可以改名叫“喜羊羊”。。。  /无内容 - 852 08/15/09 (176)
        懒得改了 - 懒羊羊 08/16/09 (128)
  建议看一下天婴的 - 852 08/15/09 (294)
    8姐好,所见略同一下. - xunc 08/17/09 (141)
      弟兄好。我也非常喜欢那个系列,建议 - 852 08/17/09 (119)
        请查e  /无内容 - xunc 08/17/09 (100)
  不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 莫名羊 08/15/09 (327)
    看新闻,觉得泥石流很可怕 - 四季树 08/15/09 (164)
      谢谢你!  /无内容 - 莫名羊 08/16/09 (124)
    看来你们教会也如此?  /无内容 - 852 08/15/09 (142)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8: ZT8/15辛班尼牧师(Benny Hinn)特会声
2008: 谈谈节目单里的A,B,C
2006: 小白兔的辣椒神学
2006: 谢谢经文的总结,如果我们相信圣灵的位格
2005: 对不起,没有空回答。仅分享我的读书大
2005: 「赌王之王」- 邓天兆
2004: 再谈在北美全职侍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