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粉缨
万维读者网 > 恋恋风尘 > 帖子
长篇小说:纽约八年(69)-第二十四章 家庭风波(1)(2)
送交者: 红叶Redleaf 2016年06月27日15:47:43 于 [恋恋风尘] 发送悄悄话

长篇小说:纽约八年(69)

红叶 作品

第二十四章 家庭风波 (1)

1

“ 我父亲病危,医院发了病危通知书,我们赶快回去。” 这天杨文森和他的家人通完电话后,焦急地对卢丹说。

距离上次从杨文森的老家回来还不到半年,怎么又要回去? 

卢丹想说什么,但杨文森大发雷霆,指责她都什么时候了,还考虑那些琐碎的小事。

这次学聪明了,在临走之前,卢丹办理了紧急回美证。

他们当即赶到一个移民局办事处立等着,说明情况,附上传真来的医院病危通知书,填表,交钱。

事情办得倒是异乎寻常的顺利,等了几个小时后,卢丹当天下午就拿到了紧急回美证。

回家后赶紧匆匆收拾了简单的行李,两人就上路了。

十万火急地赶到机场,递上病危通知书说明情况,机场的工作人员倒是很通情达理,让他们等着,如果哪个航班有空位的话就通知他们。

所幸运气不错,等待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机场工作人员就安排他们上了飞机。

又是一场万里长征。

由于是临时机票,他们东转机西转机,在飞机上差不多坐了二十四个小时,才好不容易抵达了目的地。

长时间地坐在狭小的空间里,等到卢丹下飞机时,她浑身僵硬,感觉自己仿佛木头人一般,几乎都不会走路了。

是杨文森的哥嫂来接机的,他们包了一辆出租车。

见面来不及多寒暄,杨文森就心急火燎地问他的大哥:“ 爹怎么样了?”

“ 爹已经走了。” 杨文森的大哥沉痛地说。

杨文森顿时愣住了,脸上的表情非常难过。

虽然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但是得知确切消息,杨文森仍然悲痛不已,泪流满面。

这时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天色苍茫昏黄,好象一块巨大的土黄色幕布从天上扯下来,一直覆盖到远方的地平线

杨文森的大哥说:“ 雨太大了,要不咱们明天再去医院吧。” 

但杨文森还是坚持要赶到县城医院去。

出租车开得很慢,小心翼翼的,费了几个小时的功夫,才赶到了医院。

这时雨倒是停了,空气湿漉漉的,灰黄的颜色还没有从天空的幕布上褪去。

医院里到处是人,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卢丹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病人?

杨文森的哥嫂陪伴着他们到医院的接待处,杨文森想见他父亲最后一面。

接待处的工作人员要他们等太平间的师傅来开门。

不一会儿师傅来了,带着他们去太平间,距离很远,差不多要曲曲折折地横穿整个医院才走到。

打开太平间的铁门,他们一行人走了进去,里面的温度很低,卢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师傅拉开左边最上的一个冰柜,一个绿布包扎的人形出现在面前。布袋上被毫无尊严地扎了几道绳子,脖子处扎一道,腰上一道,头顶处扎一道。

见此情形卢丹感到悲哀,一个人,失去了生命以后,遗留的身体就只能任人摆布了。

杨文森的脸色苍白,似乎有点摇摇欲坠,师傅问道:“ 要看吗?” 可能怕他受不了刺激而昏倒。

杨文森点点头。

解开绳子,刚露出父亲的头来,杨文森就忍不住落泪,这时大哥大嫂也哭开了。

大哥哭着,喊道:“ 爹啊,爹。” 

大嫂掏出一块白手帕,擦着眼睛,开始哭叫着:“ 爹爹,爹爹。”

但那声音是干巴巴的,就象一块被风干的柠檬,没有多少水分。

卢丹虽然觉得悲哀,但是想学大哥大嫂那样哭叫,她好象也不会, 她陪着杨文森掉了几滴眼泪。

杨文森父亲那具冰冷的身体让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他已经被冻得硬梆梆的,仿佛一条冻鱼。也许那只是一个空空的躯壳,灵魂已经飞走了。

人到底有没有灵魂呢?如果有的话,人死之后灵魂又将何去何从? 

师傅又把杨文森父亲放回冰柜里去了,大嫂提醒他们:“ 要给师傅一点钱。”

杨文森擦着眼泪,拿出几张钞票来递给师傅。    

回到医院的大堂后,大哥对杨文森说:“ 还欠着医院的医疗费一万五千元。”

杨文森二话不说,立刻从钱包里掏出三千元美金来。

 “ 我才下飞机,身上没有多少人民币,现在咱们马上去附近的银行换钱。” 杨文森说道。


第二十四章 家庭风波 (2)

2

杨文森和大哥走后,大嫂陪着卢丹在医院里等着。

在一张长椅上找了座位坐下,两人随意地说着些家常话,无非是杨文森的父亲如何急救无效,如何去世之类的话题。

大嫂说接下去的事情就是如何给杨文森的父亲办丧事了。 

坐了太长时间的飞机,再加上时差,卢丹的头脑仍然是晕乎乎的,仿佛一块奶糖慢慢溶化,软软地变了形。

初来乍到,一切茫然,了无头绪,又不了解任何情况。卢丹对大嫂说丧礼的事情就有劳杨文森的家人们来安排吧。 

在长椅上坐了一会儿后,卢丹想上洗手间。

大嫂说:“ 我陪你去。”

“ 不用了,我自己能找到。” 卢丹客气地答道。

医院的洗手间还真不好找,卢丹东转西转,东张西望的,最后到三楼才找到一个女厕所。

从厕所出来后,卢丹忽然看见对面不远处的红色牌子上写着:结账处。 

回到楼下,又等了一会儿,杨文森和大哥终于回来了。

“ 换好了吗?” 卢丹问杨文森。

杨文森点点头,说道:“ 暂时先换了三千美元。美元贬值了,我问银行里的柜台小姐为什么排在我前面的那个人比我的兑换利率要高一点,她说这段时间美元对人民币的利率每天都在跌。” 

“ 我刚才路过医院结账处,就在三楼,我们赶快去把欠的医药费付清了吧。” 卢丹热心地建议道。

她没有察觉到大哥脸色的变化。

“ 这事不急,就交给我来办好了。” 大哥说。

“ 反正总是要付的,不如现在就去付清了吧。” 卢丹没有多想。

“ 你们才到,这么远的路一定累了,还是先回家休息吧。” 大哥似乎不愿意去结账,他百般推脱着。

“ 没关系的,又用不了多长时间。” 卢丹说。

杨文森也同意卢丹的建议,说道:“ 那好吧,咱们先去把医药费结清了吧。” 

他们坐着医院的电梯上去,直到三楼,电梯里同样很多人,挤得满满的。

一路上大哥沉默不语,脸色很不好看,无奈卢丹迟钝地没有多想,也没有留意。

到了医院结账处的窗口,里面有位很年轻的小姐坐着。

她例行公事地问道:“ 叫什么名字?”

杨文森回答了他父亲的名字。

那位小姐在电脑里打了一通,说道:“ 还欠医药费五千元。”

“ 什么?” 杨文森惊讶地问道:“ 是五千元吗?”

“ 对,五千元。” 那位小姐肯定地说。

卢丹也很惊讶,怎么只是五千元?她明明记得大哥刚才说的是一万五千元的。

“ 是不是弄错了?” 杨文森追问。

那小姐不耐烦地回答道:“ 电脑怎么会出错呢?” 

卢丹很不满,大哥何必要说谎呢?她朝大哥看了一眼。 

谁知大哥也充满敌意地瞪着她,也许他认为卢丹是故意要当场出他的丑。

这时大嫂出来打圆场,对大哥说道:“ 你看你,记性真差,连这个都记错了。”

“ 是啊,年纪大了,记性确实是差了。”大哥找到台阶下,悻悻地说道。 

杨文森没有再说什么,爽快地付清了医药费。

回家的路上,坐在出租车里,大家都沉默不语,气氛变得沉闷而冷淡。

卢丹从车窗望出去,雨后的天空仍是一片混沌,并未放晴,仍然是没有洗干净似的浅灰黄颜色。

她感到深深的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呢?


上一集:长篇小说:纽约八年(68)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jU5Njc4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5: 美国华人冰火故事:妈的老男友130
2015: 恐袭:英国一名男子替未婚妻挡3枪 大喊
2014: 各位好呀。最近有什么有趣的话题?
2014: 不过,我现在的感觉很奇怪。跟小5三个星
2013: 我的即是天使又是魔鬼的同性恋女友(一
2012: 前夫娶了性感小三却付不起房事费
2012: 书评:要做强者,不要做弱者
2011: 《胡杨女人》一部东方悲惨世界,资本主
2011: 女人必知:男人最不愿说的10个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