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粉缨
万维读者网 > 恋恋风尘 > 帖子
辛可:这个故事你听过吗?
送交者: 朵朵 2016年06月27日21:40:56 于 [恋恋风尘] 发送悄悄话

今天不谈政治,给大家讲个故事。如果读完你觉着没劲,哈哈,就当我没讲。

30多年前,那时候我刚缝上开裆裤,你可能也是。

有个农民,养了两头小猪,小公猪叫文文,小母猪叫琪琪。

农民当然无此雅兴,起名字的是他的儿子,一个可爱的小男孩。至于他的模样,我相信你一定见过。

农民夫妇细心照料着文文和琪琪,也包括他们的儿子。

文文和琪琪过得很开心,一起嬉戏唱歌,一起在星光下分享故事。

文文是讲故事的好手,琪琪是最好的听众。

故事是妈妈留下的,但妈妈不在了。即便只是简单的重复,但在琪琪听来,永远是那么有趣。

小男孩喜欢它们,如同他们喜欢他一样。

在小男孩心中,他们是最好的玩伴。

每天愉快地游戏,累了,就挤成一堆睡去。那时的梦都是粉红色的,飘着蜜一样的糖果。

 

日子一天天过去,文文和琪琪长大了。

文文长得很健壮,用玉树临风形容并不为过,琪琪也有着迷人的曲线。

当然,这不是全部,与身体一起长大的,还有他们的心。

尽管谁也没有表达,但他们相爱了。妈妈留下的故事被其他故事替代,这些故事美得就像天上的星星。

每个清晨,小男孩喜欢骑在文文背上,在田野上奔跑。草是新鲜的,风是新鲜的,一切都那么美好。

尽管后来他一事无成,可这件事始终让他很骄傲,也许直到生命的终了。

风中野菊花淡淡的香,至今萦绕在他异乡的梦里,那是他能理解也愿意理解的故乡。

 

爱就是给予,这是佛诺姆的观点。文文没有读过佛诺姆,但他的心知道。

每次吃饭,他总推说自己不饿,把最好的食物留给琪琪。尽管这对琪琪的曲线构成很大的威胁,但他很幸福,琪琪也是。

当他们在星光下相拥时,也许有很多奢望,比如一生相守,比如像妈妈一样,生一群可爱的儿女,看孩子长大,一起老掉、死去。

但他们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他们的宿命。

他们的故事不属于自己,他们只能在别人设定的情节里,机械地演出。

当那个男孩长大后,他也明白了这个道理。

 

一天夜里,农民把文文隔离开来。

明天他要把文文卖给附近的屠宰场。

文文强忍着悲痛,安慰琪琪:

我只是去看看兽医,很快就会回来。

但琪琪知道,这是一个并不高明的谎言。

她为此悲痛不已,直到眼泪变成了血。

小男孩告诉爸爸,这是一个无法接受的决定。

爸爸的理由很简单,之所以卖掉文文,只是为他凑足学费。

小男孩流着眼泪说:我不要上学,我不要这样做。

爸爸摸着他的头叹息:再苦也要供你读书,不能像我。

小男孩的努力自然是徒劳的。

一天清晨,农民把文文装上了板车。

小男孩哭了,哭得很伤心。

琪琪没有哭,她的眼泪已经流干。

文文微笑着走了,给琪琪留下一句话:好好活着,就算是为了我。

 

晚上,爸爸沮丧地回来了。

在去屠宰场路上,他睡着了,文文跑了。

这个消息让小男孩高兴了整整一夜。

他不知道,爸爸和妈妈为此相拥而泣。

为了儿子上学,他们又要去举债,被人羞辱。

 

从那天开始,琪琪再没有吃过一口食物。

即便小男孩把自己的馒头给她,她也视而不见。

她只是傻傻地坐着,一动不动,反复回忆着文文讲给她的故事,包括每一个细节。

农民很着急,找了兽医,但他们对此束手无策。

没过多久,琪琪只剩下一张皮,奄奄一息。

农民原本想杀了她,给儿子补补身体。

但在小男孩的哀求下,他把琪琪扔到了山里。

那是一片茂密的杨树林,也许还有不少的桃树杏树。

小男孩流着泪,一步三回头离开了她。

尽管不能确定她会活下去,但他希望是这样。

 

大概是翌年吧。

小男孩拿着爸爸借来的钱,去附近的小学读书。

他是个很听话的孩子,功课总是最好。

一个消息突然在村子里热闹起来。

黄昏时分,有人在林子里看见一个长相奇特的家伙。

就像所有的老祖母在炉火边描述的那样。

村民们找了很久,没有找到。

这个故事越传越神奇,直到村里最智慧的老人说,那是某个神仙在显灵。

于是,在林子边上,村民们修了一座庙,供着一尊农贸市场买来的石膏像。

可没人知道,那是谁?也许这根本不重要,有地方磕头就行了。

 

那个长相奇特的家伙,就是侥幸逃脱的文文。

他如幽灵般独自在山野间游荡。

当夜晚来临,他想念琪琪时,便把头往树上撞,血一片片流下来,长此以往,就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比想念更多的,也许是恐惧。

他知道,琪琪也会被带往屠宰场,这是他们的宿命,而她绝不会像自己一样走运,有机会苟活下来。

直到有一天,他不再这样做。

那是一个雨后的清晨,在一棵桃树下,他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

泪水瞬间淹没了文文扭曲变形的脸庞。

 

原来琪琪并没有死,她活了下来。

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力量支撑她从地狱中逃脱。

最有可能的理由是,因为文文说过,要为他好好活着。

活着只是为了一份诺言,以及他们来不及结尾的故事。

琪琪接受了这个跟他一样,在林子里流浪的丑家伙。

共同的宿命让他们相依为命,尽管很艰难。

琪琪很多次问文文,你到底是谁?

文文总用各种故事去搪塞。他希望留在琪琪心中的,永远是他以前的样子。

要做到这一点当然很痛苦,但能与她相守,已经足够。

命运本就是残破的梦,所有的故事没有固定的逻辑,这跟你愿不愿意接受没有关系。

 

他们白天出去寻找食物。

晚上,就在一个隐秘的洞穴里安眠,那是他们的家。

在文文的照料下,琪琪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不知多少个夜晚,在洞穴前的草地上,他们靠在一起,望着漫天的星星,分享那些或真或假的故事。

与以往不同的是,讲故事的是琪琪,文文只是默默倾听。

琪琪不断重复的,就是文文当年讲给他的故事。

听着琪琪的讲述,文文的心里满是眼泪,有时候忍不住溢出来,他会悄悄地抹掉。

当然,眼泪里不只是心酸,还有幸福。

他的琪琪依然爱着他,那几乎是她生命的全部。

尽管她不清楚,她魂牵梦萦的就在眼前。

在文文看来,能得到这份爱,所有的苦难都很值得。

 

有一天,小男孩跟妈妈去林子里挖草药,发现了他们。

尽管文文已面目全非,但小男孩依然认出了他,包括琪琪。

小男孩吃惊地看着这一幕。

琪琪和文文走过来,脸上挂着泪水。

文文驮着小男孩,回到了他们的家,那个简陋的洞穴。

他们一起躺在午后的阳光里,听林间的鸟儿欢唱,还有蛐蛐的协奏。

尽管年少懵懂,但小孩明白怎么回事。

他留下身上的几块饼干,悄悄地走了。

他不想让妈妈,不,应该是任何人知道这个秘密。

因为他不想让曾经的悲剧重演一次。

 

后来,小男孩常偷着去那片林子,在草地上与他们嬉戏。

或躺在一起,告诉他们,他的欢乐与悲伤,以及梦想。

他渴望走出这略显荒凉的乡村,去远方热闹的城市。

他希望在太阳升起的地方,成为人人仰慕的盖世英雄。

在寂寥的半生中,这些秘密他只给他们讲过。

不是他怀疑别人,而是他一事无成,开始怀疑自己,失去了梦和勇气。

至于文文和琪琪是否明白,他并不知道。

 

那一年因为上次的欠款,小男孩的爸爸被打断了腿。

同样因为没钱,去不了医院。

他爱爸爸,他知道如果把这个秘密告诉妈妈,卖掉他们,会减轻爸爸的痛苦。

多少夜晚,听着爸爸痛苦的呻吟、妈妈的叹息,他流着泪无法入眠。

好几次他想这么做,但要出卖朋友,他做不到。

他不想看到文文和琪琪被送到屠宰场。

很多年后,他时常会梦见这一幕,从梦中惊醒。

当人们问他为何要愤怒的时,理由其实很简单:

他受不了孩子的哭泣、穷人的眼泪!

 

再后来,文文和琪琪有了自己的孩子。

当然了,他依然在琪琪的肚子里。

应该是秋天吧,他们的孩子就会在洞穴前的草地上奔跑,如同他们小时候一样。

那一年大旱,据村里的老人说,从未有过。

庄家和树木成片地枯死,林子里没有食物,文文和琪琪整日饥肠辘辘。

小男孩家也度日如年,自然没有多余的馒头送给他们。

为了琪琪,文文决定铤而走险,回到了村子里。

他闯进一片农田,找到几颗番薯,就在离开时,踩到了兽夹子。

他整日躺在洞穴口,伤口感染,身体一片片在腐烂。

琪琪日夜守着他,几近要哭干了眼泪。

她不明白,命运为何要如此捉弄自己?

 

一个黄昏,也许是清晨。

文文让琪琪把他拖到洞穴外的草地上。

知道自己要死了,他安静地接受这一切。

在他看来,借来的幸福虽然短暂,但已足够。

如果不是上天的恩赐,他们的故事早已结束。

他笑着安慰琪琪,让她再给他讲一个故事。

琪琪偎依在他身旁,流着泪,讲起那被重复了几万次的故事。

在琪琪的故事里,生命从文文的身体里一点一点离开。

在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

琪琪听见他喃喃自语:好好活着,就算是为了我。

琪琪把头埋在他的怀中,她明白了一切。

也许文文是对的,这一生已足够。

 

那一夜没有星星,突然下起了大雨,甚至爆发了罕见的山洪。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突然会天降大雨。

人们习惯性地涌向那座小庙,感谢这是神灵的护佑。

 

雨停后,草木返绿,温暖的阳光弥漫大地。

小男孩带着几个馒头,来到林子里。

在洞穴口,他看见琪琪爬在文文的身上。

他们死了!

他坐在他们身旁,流着眼泪,帮他们梳理毛发。

然后把他们拖到洞穴里,用手挖土,把洞穴掩埋。

为此花费了整整一个下午,他的手上全都是血。

在洞穴的堆土上,他种了几簇野菊花。

当黄昏降临时,小男孩离开了那片林子。

离开了他最好的玩伴,也许还包括他的童年。

那时候有夜风吹过。

星星与月亮在山边升起。

但星光下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小男孩每年都会来看他的朋友。

即便随着父母去了城里,也是如此。

直到有一天,他离开了故乡,越走越远。

他最后一次来向童年的玩伴告别。

在林子里坐了一个上午,他抽着烟,是第一次。

野菊花到处蔓延,在暖风中任性地开放。

他采了几朵,装在口袋里,没有回头,走了。

就这样一路跋涉,从故乡到西安,从西安到北京。

在拥挤的四九城里,有了自己的家。

岁月如刀,把他改造得面目全非,过往的记忆日渐模糊,但不包括文文与琪琪的故事,

还有那漫山遍野的野菊花,

以及故乡明亮的星星和月亮!


小男孩姓辛名可,他的小名叫可可。


辛可于北京

 Inline image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5: 美国华人冰火故事:妈的老男友130
2015: 恐袭:英国一名男子替未婚妻挡3枪 大喊
2014: 各位好呀。最近有什么有趣的话题?
2014: 不过,我现在的感觉很奇怪。跟小5三个星
2013: 我的即是天使又是魔鬼的同性恋女友(一
2012: 前夫娶了性感小三却付不起房事费
2012: 书评:要做强者,不要做弱者
2011: 《胡杨女人》一部东方悲惨世界,资本主
2011: 女人必知:男人最不愿说的10个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