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粉缨
万维读者网 > 恋恋风尘 > 帖子
再祭汶川,飞哥小说《灿烂的星空》
送交者: 飞哥 2017年05月24日22:38:04 于 [恋恋风尘] 发送悄悄话

前言

谨以此文献给在汶川地震灾害中遇难的全体同胞,特别是遇难的孩子们!2008年让全体华夏儿女悲喜交加,中国人流了太多的眼泪!有喜的,更有悲的!一场空前的大地震让无数人痛失家园和亲人。灾难过去了,灾区的同胞和全体炎黄子孙们,我们不再需要悲伤,不再需要眼泪,我们需要的是挺起脊梁,是顽强、乐观与不屈不挠!看看我们的孩子们在灾难中是如何表现的吧,他们以幼小的心灵释放出让人惊叹的坚韧、乐观与守纪律。他们不逊色于大人,甚至超过了大人。从他们一张张可爱、稚嫩的脸上,我们看到了他们勇敢和打不垮的性格。本文中的每一个人物、每一场经历,读者们都可以在新闻报道中找到他们生活的原型。让我们在他们的带领下,重新步入那抗震救灾的日日夜夜,让那灿烂的星空再一次铺满你脑海中的天穹吧!

灿烂的星空

飞哥

距四川成都西北五十公里的川北县铜关镇,是一个人口只有数千人的山间村落。正如俗话所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里与外界的联系只有一条农村级公路。由于道路蜿蜒,即使乘车也要走上一天的时间。随着全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当地的村民们也都纷纷走出山村去成都、重庆、甚至广州打工。然而留下的却是许多与父母离别的留守孩子们。对于他们来说,美丽的山村是他们幸福的天堂。尽管很多孩子的身边没有了父母而且他们时常也格外想念爸爸妈妈,可是孩子们成天凑在一起,却也玩得好不开心,尤其是当那些远在外地的父母给他们寄回各种新鲜玩意,更是让他们乐不可支。可是有一个中年汉子看着这群孩子放羊似的成天撒了欢儿地奔走呼号,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叫陈俊才,是原铜关镇小学的校长兼教导主任。听起来这头衔还挺大,可细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老陈是这所学校的唯一教师。原有的另两位教师也先后辞职,远赴外地干起了缝纫工。这几年,老陈名副其实地成了光杆司令。学校那两间破旧的砖瓦房在两年前就被一场大雨后的泥石流冲垮了。所幸的是泥石流发生在夜间,学校内的孩子都回了家,也就全都幸免。所以老陈这两年的主要工作是奔走于镇上、县上去筹集资金再重新盖几间教室,免得孩子们都快玩儿成了野孩子。由于他大部分时间去找各级领导,也就无暇顾及他9岁大的儿子,陈兴虎。这孩子倒也懂事,成天帮着妈妈秀霞在自家的地里忙着种菜,然后再跟着妈妈去县城把菜卖掉。老陈的妻子秀霞是个典型的川妹子,泼辣能干,一个人承担了全部家务及农活,甚至连喷洒农药这样的苦活、累活也从未让老陈伸过手。虽然她也时常抱怨丈夫对家和孩子不管不顾,但她打心眼儿里支持丈夫的工作。因为她知道丈夫的工作是关系到铜关镇的全体孩子们的未来。

川北县的刘县长是老陈的高中同学,县里的工作人员知道这层关系,自然也就让他三分。因此,陈俊才也就跟他们甚至刘县长本人直来直去,有时还得吵上一架。作为老同学,县长本人自然是能帮的就帮。但是,县里要发展经济,资金自然就被优先放到了教育以外的用场。这几天老陈似乎看到一些希望。刘县长派人来捎口信说建设学校的资金有了着落,是联合国儿童发展基金会和香港著名艺人成龙先生分别出资要在全国的偏远地区建一百所希望小学。老陈的报告递上去后竟然中选,全部预算获得了通过。高兴得老陈又捡起了戒了几年的烟瘾,以便让他的脑子能把整个建校计划规划得更仔细。秀霞知道这个好消息也替老陈高兴,总算老陈再也不用骑着自行车大老远地往县里跑,至少也可以抽空帮帮田里的活。因为这几天她总觉得疲惫,不像以往那么有力气而且时常觉得胸前发胀。她心想等老陈重建小学的事情忙完后,再让他带着去县医院看看。在老陈的张罗下,学校的奠基礼终于到来了。当天,联合国的官员 和成龙先生本人都亲自到场。铜关镇一下子成了省里媒体的焦点,小小的山村一下子来了很多记者。变得少有的热闹。村里的娃娃们见到了成龙叔叔更是乐得不得了,请他签名和他握手。就这样,热热闹闹的一天很快过去了。老陈也如释重负地回了家。一进门就见儿子兴虎满脸愁云地跑过来说:“爸爸,妈妈今天在田里晕倒了,是我把她扶回家的,一直在床上躺到现在,快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听罢兴虎的汇报,老陈眉头紧锁,快速地走到床边关切地问道:“秀霞,你哪儿不舒服?”“没什么,可能是累着了吧,或是有点伤风感冒吧,休息一下就会好的。”“不对,你前几个星期一直说胸前胀,该不会是心脏的毛病?”“我觉得右侧乳房好像有个硬块,以为揉一揉就下去了。看你成天忙着学校的事,就想着等你不忙的时候再去看吧。”望着妻子疲惫的面容,老陈的眼圈湿润了,他哽咽着说“你应该早就告诉我,反正我也是去县里,一块带上你就好了。”老陈紧握着秀霞的手,寻思了一下,马上接着说到:“不行,得马上去县医院,现在就走!连夜赶过去,一早就可以看医生了。小虎,准备些衣服和吃的,我马上去开村里的三轮拖拉机。不能再耽搁了!”也许是在工地养成了老陈雷厉风行的性格或许是对秀霞的爱和担心,老陈匆忙地驾着拖拉机,隆隆地载着一家三口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经过焦急的等待,主治医生终于走到老陈面前说要单独谈一下,让兴虎在外面等。随后的话让老陈顿时觉得天旋地转。“你爱人患的是乳腺癌,你应该早就带她来检查。经过CT扫描,我们已经发现有肝、肺的转移,已经是晚期了。”老陈听罢,只觉得两腿发软,“大夫,请你们一定要救救她,是我把她的病给耽误了,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她!”“已经太晚了,就让病人好好地度过一两个月吧!”说完医生转过身默默地离开了。老陈呆呆地坐在那里,一下子抱住了自己的头。眼前的这一切都被兴虎透过窗子看在眼里,他心里知道一定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在了妈妈身上。在随后的日子里,老陈一交待完学校的事,就把所有的时间留给和秀霞在一起。看到妻子一天天地消瘦下去,老陈心里万分难过。他多么希望能给秀霞在最后的日子里多带来一些快乐!让秀霞再多看看儿子兴虎!这癌症来得如此迅猛,一个月后,秀霞终于走了。父子俩哭得死去活来,爷俩都觉得是他们没有把妻子和妈妈照顾好,他们歉疚她的太多太多!这些天,兴虎一直都不说话,独自一个人坐在田头,呆呆地凝望着田里的作物,仿佛在回忆着和妈妈共同劳动的美好日子。村民们也都赶来安慰老陈,还送来好吃的给兴虎。石娃是村里和兴虎年龄相同并一起长大的伙伴,和兴虎成天混在一起。此时,石娃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自己的同伴,好让他忘掉悲伤,尽快高兴起来。一天,他对兴虎说:“你想妈妈,对吗?”兴虎望着天空点了点头。“今天晚上,我带你去看星星好不好?我们一起去找流星!听大人说,要是看到流星行,许下个愿望,你的愿望就会实现的!你就告诉流星说你想见到妈妈!到时你就会见到她了!” “是真的吗?” “我也不知道,但是大人们都这么说。” “好!那咱们晚上一起去!” 那一夜,兴虎和石娃到了大半夜还未见踪影,害得大家满山去找。等到他们两个娃娃回来,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了。气得老陈恨不得想揍他们一顿。可是当听说他们是为了看流行、想见秀霞,老陈又怎么舍得下手呢!

学校的施工进展很慢,因为施工机械很难运进山里,一条农村级公路的运输是很有限的。老陈成了全职的质量监督员,只要看到施工的毛病,他就大呼小叫并搬出大道理,什么希望工程要给大家希望,什么这是联合国与成龙先生的资助项目,一定要盖得有面子。这些招还真管用,尽管施工头不耐烦,可是还得照老陈说的办。有一次,在起重机吊起一块水泥板时,突然起装的钢丝绳断裂,整个水泥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断为两截。这事故正好让老陈逮个正着。他立刻火了,冲到施工头面前,满脸青筋暴起地喊道:“你们用的水泥板里为什么没有钢筋?如果泥石流来了,我们的教室还能结实吗?你们这是在置几十个幼小的生命于不顾,是草菅人命!”“你们的预算快用完了,如果用有钢筋的,钱根本不够用!”“不行,今天你不把装上去的水泥板全部卸下来,我就把你们在新闻媒体前曝光。预算不够,我想办法追加,但绝不允许你们用劣质的建材!”施工头一听媒体曝光,吓得马上下令,暂停吊装。经过几个月的施工,学校终于完工了,老陈因为追加预算硬是软磨硬泡地从刘县长手中抠出了几万元。看着自己监督下建成的学校,老陈最终露出了两年来从未见到的微笑。下一步,他就准备去挨家挨户地招集学生和给原来的王老师、 李老师写信请她们回来。终于一切准备就绪,学校在老陈的主张下取名希望之星小学。全校共有教师三名、65名学生。分成大、中、小三班由三名教师代课。希望之星小学在鞭炮声中剪彩开学了!在学校建成后的一年中,为了能让孩子们对课程感兴趣,老陈没少动脑筋。他听说川大天文系有个天文馆,于是就和对方取得了联系。老陈决定把孩子们的自然课拿到天文馆去上,一来有更真实的教具,二来也可以让孩子们到大城市去看一下。几辆大型的公共汽车载着全校师生出发了。在天文馆内,孩子们被一个个奇异的星球所吸引。三位老师带着孩子们穿梭于巨大的天体模型之间。每个孩子都专心地听着每一个讲解。老陈大声地总结说:“同学们,让我们骄傲的是,我国的月球探测卫星嫦娥一号已经成功地实现了绕月飞行,不久的将来我们就会进行登月旅行了!大家有没有听说过嫦娥奔月的故事?到时候我们就会实现我们祖先的梦想!所以大家要学好知识,说不定能将来能成为宇航员,实现登月的旅行!”这些话让孩子们无比兴奋,大家都不由自主地鼓起了掌。

时间转眼来到了今年的五月。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气候有些反常。30多度的气温在五月初就出现了,而且雨季也提前到来。时至中旬阴雨天气一直不断。这一天下午午休刚过,孩子们已经陆续开始从操场回到教室。兴虎和石娃正在操场边散步,他们也刚要准备返回教室。兴虎突然觉得什么东西黑压压地在草地边涌动。他对石娃喊道:“石娃你看,这么多的蚂蚁,他们在干什么?”“真的,这么多,排着队是在干什么呀?不好,他们可能是发现了我的藏宝洞啦!快陪我去看一下,他们是不是要去偷吃我的巧克力派?”“什么藏宝洞,你怎么从来都没告诉过我?”“我的藏宝洞,就是我在操场那边挖的一个洞,我把我爸寄给我的好吃的拿出一些,放在一个铁盒里,藏在那儿,等我嘴巴馋了的时候,就挖出来吃。以免在课堂上被你爸爸看到没收了。快陪我去看一下!”说罢,两人飞奔向操场的一边。

这午后的天气实在让人觉得闷热,教学楼的后山上,成群的飞鸟在林子里扑楞楞地串飞着,好像受了惊吓似的烦躁不安。知了也在拼命地叫着,让人更觉得惶惶不安。老陈看了看墙上的钟,快到上课时间了,他夹起课本,向大班的教室走去。经过走廊时,顺着玻璃窗刚好看到兴虎和石娃还在操场上跑,于是推开窗户冲他们喊道:“你们两个小鬼还跑什么,马上回来上课喽!”看见爸爸发现了自己,兴虎于是拉着石娃收住脚步转头向教室跑去。眼看他们即将接近楼门口,就在刹那间,他们脚下的大地发狂似的摇摆起来,伴随着远处山里面传来的隆隆声,四下里烟尘四起,飞沙走石。两个孩子被猛力地抛起又被重重地摔下。地动山摇当中,教学楼被晃得左摇右摆,整个大地像一头难以驯服的猛兽,把所有的东西都抛向空中。教室的玻璃窗呯呯乓乓地被震碎了,大树小树的枝杆折断了,树叶像雪片似地飞落。四出的烟尘呛得人喘不过气来并遮住了眼前的视线。教学楼里受到惊吓的孩子们发出阵阵哭声。兴虎和石娃数次被摔倒,最后两人抱在一起才得以站立。楼里的老陈被这突如其来的剧烈摇晃摔了个迾邂,他费力地抓住一个门把手,竭尽全力地喊道:“娃娃们,地震了,快离开教室向操场跑! 王老师、 李老师快组织孩子们撤离!”老陈踉跄地扶着墙摸到一个教室门口,推开门冲里面大喊:“快到操场上去,快!”看到被惊呆的一个孩子呆坐在那里,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抱起孩子就往外奔。这时其他孩子也都跟在后面哭喊着往教室外跑。老陈冲下二楼,把手中的孩子放下,推开楼门,边喊边打着手势,示意大家向外跑,这 时两位老师也各抱着一个孩子逃了出来。“老师们,快让孩子们到操场中心集合!”随后他又全力向走廊里喊道:“一楼大班的同学,能跳窗户的从窗户走,要快,丢下所有东西!” 此时大地的狂躁丝毫没有减弱,四出烟尘弥漫,脚下的大地好像随时就会塌陷。石娃和兴虎听见 陈老师的呼喊,随即又见到惊慌的同学们哭喊着从教学楼蜂拥而出,这时他们俩也奋力抓住两棵小树,冲着跑出来的同学大喊:“往这边跑,向操场中央跑!” 老陈估计着三个班的学生差不多都出来了,正要转身,忽然楼里面又传出了孩子的哭声。他踉踉跄跄地重新摸回走廊,顺着哭声找去。是来自厕所内的哭喊,老陈冲了进去,见到两个还坐在地上吓得大哭的小班学生,老陈对他们喊着说:“不要怕,老师来救你们了!” 说时迟那时快,老陈把两个娃娃夹在胳膊下就向外冲。这时一个孩子象似回过点神,哭着说:“ 陈老师,我还没用手纸擦屁呢。”“要擦屁,命就没得喽!” 

外面两位老师、兴虎和石娃忙着指挥大家向操场撤离。这时离教学楼不远紧靠楼门出口处的院墙在剧烈的摇晃中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两个大班的女生正在向石娃跑过来。院墙再也挺不住这剧烈的摇晃,顷刻间向她们倾覆过来。石娃正好瞥见了这一险状,他狂呼着,“院墙要塌了,快躲开!” 他一个箭步冲上去,用尽全力将两个女生推开。院墙的一声倒塌了,碎砖将石娃拍倒,一段没有碎裂的整墙将石娃的右腿重重地压在下面。两个女被石娃这一推,也摔出好远,因此倒塌的院墙未能伤及她们。一见石娃被压在下面,兴虎和两个女生一起冲上去抓起石娃的胳膊就往外拉,他们哭着问到:“石娃,你没事吧?我们来救你!”“不要管我,你们快跑!”正当此时,老陈夹着两个孩子刚好冲出楼门,一见有学生被压在断壁中,老陈立即放下两个孩子,冲着两大女生喊道:“快带她们往操场躲,不要回头!” 随后他就冲到石娃面前用尽力气搬开那一段整墙,一见兴虎也在,他边推边命令兴虎:“你把石娃拉出来!快!”石娃被拖出来了,老陈迅速将石娃背上,对兴虎喊道:“小虎,快走!”在操场中央,孩子们已经聚在一起,三位老师紧紧地把孩子们抱在一块,祈祷着这发狂的大地快点安静下来。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四周已经看不多远,孩子们更是惊恐万状,世界的末日好像已经来临。一分钟在平日里是那么短暂。可是在这灾难的恐惧中度过时,一分钟却是务必漫长!终于,大地的狂舞嘎然而止,周围突然变得死一般的沉寂,烟雾也开始升腾,但是仍然不见天日。师生们已能彼此看清对方的脸,沉寂了片刻的孩子们突然又哇地大声哭了起来。三位老师齐声安慰大家:“不要再害怕了,是地震。地震已经过去了,没事啦!”

烟尘渐渐地散去了,老陈举目向学校的教室望去,两层楼的建筑在经历了地震的洗礼后,门窗已经全部震落,外墙上已经出现明显的裂缝。但整个建筑依然顽强地挺立着。可是,学校周围的民房却无一幸免,眼前的小镇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残垣断壁和废墟。老陈马上和其他两位老师说道:“赶快清点人数,看看有没有少哪一个或者有没有受伤的孩子。”经过仔细清点,三个班一共65名同学一个都不少而且只有石娃一人受伤!这时,三位老师心里的石头总算暂时落了地。两位老师也齐声感谢着老陈:“多亏你监督盖的楼这么结实,要不然今天不知要丢掉多少孩子的命!谢谢你, 陈老师!”老陈点了点头回答说:“我们是平安没事,可是乡亲们却不知死活,看样子生还者也不多了!”老陈擦了擦夺眶而出的眼泪,接着说:“我们还是要抓紧时间,去看看乡亲们的情况,如果能救的话,我们再想办法救人。我马上带大班的男娃们去察看情况。你们两个在这里看好孩子们。哪里都不要走。如果你们家里有亲人需要去抢救,你们尽管去,这里我会让石娃看着,反正他受了伤不能走。”李老师一手搂着一个同学一边难过地说:“孩子们的安全是最重要的,家里的亲人就听天由命吧,我可以留下来! 王老师的家里可能会更需要她!”“不,老陈,我也留下,这么多孩子,两个大人看不过来。”“ 王老师,你的公公婆婆年纪大了,婆婆又瘫在床上,他们如果还活着,就更需要你,早回去一点,也许就会多一些生还的希望。你快回吧!”李老师也说道:“你快走吧,家里公公婆婆没人照顾,只有靠你了。”“ 王老师,不要再争了,你和我们一起走。我们先护送你一段路,以后的山路你要多加小心,如果他们还活着,设法与外界联系或回到学校来。大班的男娃们,谁愿意 和陈老师去救援亲人?”“我去,我去!” 全体同学都举起了手。“谢谢同学们,可是由于震后还是很危险,不能去太多人,而且老师需要力气大点儿的。好,兴虎和你们五个男娃跟我走。王老师,我们送你一段路。”王老师恋恋不舍地向着自己班的同学们挥着手说:“老师先走了,不能跟你们一起走,你们一定要听其他两位老师的话,要守纪律,听指挥,记住了吗?”“记住了!”王老师含着眼泪跟着老陈他们上路了。

他们边走边喊“有人吗?有人在吗?”每到一处倒塌的房屋,他们就一起喊。没人,还是没有人答应!当他们来到一个曾经是三层楼的居民楼前面,一个叫速生的男孩儿,哇地一声大哭着冲向废墟,拼命地喊着,“爸爸,妈妈!你们在家里吗?”老陈一把拉住速生说:“危险,让老师过去看看。不要难过,也许爸爸妈妈在地震当时不在家里,也许他们外出了。”老陈冲到废墟前,大声喊着:“速生他爸,速生他妈!有人吗?”连喊了几声还是没有回应。老陈接着安慰速生:“别急,我们再等等他们的消息!”兴虎和另外两名同学这时从附近返了回来。只见兴虎手中抱着一只母羊,另外两个男孩手中各抱着一只小羊羔,它们还在受惊地叫着。没等老陈开口,兴虎就说:“这是邻居大叔家的羊,前几天刚生了两只小羊。是我们把他们救了出来,羊妈妈的腿也被砸伤了,走路一瘸一拐的。他们抱着的是两只小羊羔,我和石娃给他们起的名字叫贝贝和晶晶。我们看它们可怜,就把它们抱回来了。你不是总在教育我们说要爱护动物吗?另外,咱家的房子也倒了。”“孩子们,你们做得对!”老陈抬头向天空中望了望,然后对王老师说:“ 王老师,你家远,快上路吧,不要再耽搁了,看样子马上就要下雨了,路会更不好走。”随后又转身对几个男孩说:“同学们,天快黑了,我们不能往前走了,得赶快回学校去。要下雨了,大家四处找找有没有塑料布、塑料袋或者条纹布,好用来避雨。”大家很快在周围的废墟里找到了几个塑料袋和一个大的条纹布。老陈握住 王老师的手说:“拿上这塑料袋用来防雨,赶快走吧,以免天黑了路不好走,一定要当心啊!”随后, 王老师和大家分别朝着两个相反的方向走开了。

回到学校操场,李老师和孩子们都围过来询问察看的情况。老陈面色凝重地说:“查了一圈,所有的房子都倒了,乡亲们恐怕生存的希望很小。”大家听了都呜呜地哽咽起来。已经快近傍晚了,天边的乌云渐渐低矮起来,不时传来隆隆的雷声。老陈和几个大孩子们忙着把大的条纹布拴在几个邻近的大树间,以便大家避雨。老陈心想:这么多的孩子,到哪里去弄些吃的呢?学校不能再进去,会有倒塌的危险。老陈于是对 李老师说:“先让孩子们在塑料棚下躲雨,我再想办法弄些吃的和水。”石娃听了,马上说:“我有巧克力派,可以让大家吃!兴虎,你快去我的藏宝洞把它们挖出来!”不一会儿,兴虎回来了,手中拿着两个单包装的巧克力派,并说道:“石娃,一共就两个,太少啦!你怎么没多藏点儿啊?”这时天空中飘起了大雨,气温也开始下降。老陈心里清楚吃的已经不可能找到,孩子们更不可能将羊妈妈、羊宝宝当成食物,也只好让大家饿一晚上了。到明天天亮如果雨停下来再想办法。这时小班的孩子们有的已经饿得哭了起来。石娃一瘸一拐地挪到 陈老师面前说:“ 陈老师,把着两个巧克力派让大家吃吧!”老陈用力地拍了拍石娃的肩膀,转过身来对大家说:“同学们,我们这里有两块巧克力饼干,大家来传着吃,谁饿了就多吃一点。我们从小班的同学开始。”说着老陈打开塑料包装,将两块饼干分别送给小班的同学。巧克力派经过每一位孩子的手,再传给下一个同学,就这样传遍了一圈,两个巧克力派竞然完整地又被传回到陈老师的手中!此时的老陈,双眼和心里都滚烫滚烫的,他为能有这样一群质朴而董事的山里孩子而骄傲!

这一夜,雨一直不停地下着。老陈和李老师将孩子们紧紧地搂在一起,大家紧靠着躲在这不大的防雨棚内。夜间不时发生了几次余震。就这样,希望之星小学的师生们在风雨中度过了灾后的第一个夜晚。天渐渐地亮了,雨也开始变小。老陈这一夜基本上没合眼,他在为这群孩子们想着出路:要解决吃的,如果让孩子们饿肚子就什么也做不了。镇上已基本没有了幸存者,一夜的大雨恐怕很快就有泥石流的到来。如果在此等待救援,不知外界能否知道这里的情况,更无法知道救援人员何时能到。县城是离铜关镇最近的一个地方,那里城市大,说不准情况会好些,至少生存的机会比这里会多些,看来只有这唯一的选择了——让孩子们翻山越岭走到县城去!山上竹林里雨后会有竹笋,可以让孩子们充饥。想到这,老陈立刻走到李老师那里和她商量。“看来只有这样了,我们不能在此坐以待毙,还不如想办法逃出去。”李老师说道。“我们能上公路走吗?” 她接着问。“公路的情况我熟,但出镇的两个跨河公路桥不知是否已被震断。我们一早就收拾一下,赶到公路上去,如果不行就只好走山路了。” 老陈说。同学们在听完老师的讲解后,深情地望了望他们的学校,然后手拉着手排着队向镇上的公路出发了。

可是,眼前的景象让大家顿时失去了信心:公路被巨大的山体滑坡所掩埋,巨大的山石散落得随处可见。滑坡的山体将土石直接倾倒入了川北河。远处的公路桥也被拦腰斩断。师生们马上觉得大山已经挡住了出逃的希望。这时兴虎突然喊道:“爸爸,这河水浅多啦,说不定我们可以淌过去。” 奇怪,平时这河水有一人深,怎么今天这么浅?一定是上游的山体滑坡挡住了河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想到此,老陈马上对李老师说:“河水已变浅,可能是上游河水被山体滑坡阻断了,我们可以淌过去,但要抓紧时间,不然一旦上游决堤,我们就会彻底被困在这儿啦。” “好,那我们抓紧时间吧, 陈老师我在前面先走,你断后。” “不, 李老师,水里的情况谁也不清楚,会有多处泥潭,还是我在前面先摸清情况,你带孩子们跟在后面。为安全起见,把条纹布撕成条条,编个绳索让孩子们拉着走。” 在孩子们的帮助下,条纹布被石块和碎玻璃划成了条状,大家随后把他们拧成了绳索,并拴在了两个大人的腰间,中间由孩子们用手拉着。河水冰凉但好在只有齐膝深。老陈小心地试探着踩下去,以免碰到泥潭,李老师走在最后,并且已经开始下水。这时远处不时传来隆隆声,让人觉得心里发慌。这时老陈大声喊道:“同学们,加快点儿,不然就要涨水了。” 老陈终于第一个到达对岸,随即他把后续的学生一个一个地拉上来。此时远处的隆隆声好像更近了,他焦急地呼喊着:“同学们、 李老师,加快脚步,就要涨水了!” 他随后指挥已上岸的学生向更高处转移。老陈依旧站立在河边泥里把孩子往上拉。很快,就只有李老师和最后三名孩子了。这时河水突然浑浊起来并伴随着巨大的隆隆声,刹那间巨大的浊浪排山倒海似地从上游冲了下来。老陈用力地拉紧绳索同时猛地拉上两个孩子。李老师和最后一个孩子马上就要上岸了,但迅猛的洪水迅速将她们吞没!老陈拼命地拉紧绳索,同时竭尽全力地喊道:“拉紧绳子!坚持住!孩子们快帮老师把她们拉上来!” 巨大的冲力险些把老陈和几个孩子们卷入河水中,几个人奋力地向后拉紧绳索,刚退了几步,就又被拖了回去。 李老师和最后一个学生的头瞬间露出了水面,老陈大喊:“坚持住!” 绳索一点点地被收紧。突然绳子的张力减弱,那名落水的同学被强力拖出了河水。可是,李老师却只露出一只手,在空中挥舞了几下,好像是在和同学们挥手告别。一个浊浪下去,李老师被卷走了!这时被救的同学已经泣不成声,老陈赶紧背起她和其他同学迅速向岸边高处跑去并与其他同学汇合。被救女生抽泣着告诉大 家是李老师在最后一刻将自己推上岸,但却放开了绳索,这样这名同学才得以被拖上来。同学们听了都呜咽地哭成了一片。老陈擦了擦眼泪说:“李老师为了救大家,被洪水卷走了,我们要永远记住她!”

老陈带着孩子们在崎岖的山路上穿行着,大家谁都不说话,孩子们还沉浸在失去李老师的悲伤中。老陈突然在前面转过身大声地对全体孩子们说:“同学们,我们要坚强,不辜负李老师的希望,我们要好好地活下去!”孩子们用力地点点头。已接近中午了,气温也开始热了起来。大家坐下来休息着,两个女同学抱着小羊羔让羊妈妈喂奶。同学们又渴又饿,可是见到贝贝和晶晶吃得那么香,大家都感到欣慰。老陈带着兴虎和大班的几个孩子从竹林里回来,兴虎已经脱掉了上衣,抱了一大包竹笋,并赶快招呼着同学们用树叶上的积水将手洗干净,然后拿笋子吃。兴虎还告诉大家他们就是用树叶上的水将每个竹笋都洗过的。大家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天空依旧布满了乌云,使得震后的第二个夜晚来得更早。师生们走到一直看不清路为止。老陈决定找一块空地让大家在此过夜。此时的森林,在夜里就成了它的主人们的世界。在漆黑的背景下,一双双发出荧光的眼睛在注视着这群不速之客,飞鸟们也不时被惊起,鸣虫们则合奏出欢乐的乐章。大家一起捡了许多干树枝,升起了一堆篝火,大家围坐在一起,聆听着陈老师给他们讲的故事。不时的,他们被老师的故事逗得前仰后合。篝火映红了一张张可爱的脸,两只小羊羔安静地躺在同学的怀抱里好像也能听懂似的。就这样在篝火的陪伴下,大家睡着了。

已经是震后第二天上午了,太阳第一次从云层中跳了出来,气温也马上到了30几度,上升的气流把一块块乌云卷走,露出如洗的碧空。师生们挥洒着汗水向县城方向跋涉着。有几个曾经走过山路的大孩子告诉老陈说:翻过眼前的山顶就应该离县城不远了。如果能在今晚爬过山顶,第二天早晨就可以到了。老陈盘算着,不能让孩子们太累了,至少现在还没有危险,而且还有一些竹笋可以充饥。如能在夜里到达山顶,可以考虑在山顶过夜,而且不用担心泥石流的发生。他一边不断地鼓励大家说:“大家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要到县城了,到时我们就会有饭吃、有觉睡了。”同时一边用树枝驱赶着飞虫。这时走在前面的几个大孩子突然大喊起来:“快向后跑,前面有成群的蚊子,不要过来,快后退!”老陈赶快看过去,只见一团团饥饿的蚊群,躁动地在眼前飞舞着,黑压压的一片。老陈马上大喊道:“快向林子里跑,不要靠近蚊群,快跑!”这时孩子们呼拉向树林里跑去,老陈则操起手中的树枝冲到了前面,掩护孩子们撤离。这时的蚊群好象嗅到了猎物,嗡地一声老陈逼来。老陈则边后退边注视着这群发出嗡翁的黑团。突然它窜了过来。老陈挥舞着手中的树枝拼命抽打。此时石娃和搀扶他的同学被落在了后面,老陈边后退边抽打,同时大声喊道:“快后退!”这时蚊群眼看就要接近石娃他们。老陈迅速跳到孩子们的身后挡住了蚊群的去路,同时迅速地脱去了上衣来吸引饥饿的蚊群。为了保护自己,他不时在地上翻滚。黑压压的蚊群象一架架飞机向老陈俯冲过来。老陈只觉得上身一阵钻心地瘙痒和麻木,皮肤立刻肿起了老高。眼看着孩子们跑远了,老陈才在一阵猛力抽打后在地上翻了几个滚,这才甩开了蚊群。石娃和同学们看到陈老师为掩护自己而被蚊群叮咬,已经泣不成声。隔着上衣,老陈的后背已显出斑斑血迹。兴虎心痛地刻着问道:“爸爸,你疼吗?我来帮你把毒吸出来!”说着他撩开老陈的上衣,在后背上猛吸起来,然后再将毒液吐掉。石娃和其他同学也都一齐来帮助兴虎吸。老陈说:“不要紧,就是被几个蚊子咬了一下,休息一下就会好的!”有了这次经历,他们尽可能在干燥的地方行走,继续朝着山顶进发。

夜幕即将降临了。陈老师和孩子们艰难地向着山的顶峰跋涉。几天来老天终于发了点儿慈悲,此时的天空已经是一片晴朗,连个云彩丝儿也没了,今晚看样子也是个晴天不会再下雨了。老陈为了鼓励孩子们加快些脚步,于是冲着大家喊道:“同学们,你们还要不要继续听星星的故事?今天晚上我们一定会见到最美丽的星空!大家要不要早一点见到?”“要!”“那我们就快一点走行不行?”“行!”孩子们稚嫩的声音在傍晚的山谷中回荡着。天空逐渐黑了下来,为了让孩子们能看清路,在休息片刻之余,老陈用打火机点燃了所能找到的干树枝,让每一个大一点的孩子都举着火把照亮他们前进的路。远远望去,一支支火把像一条蜿蜒的火龙在山间盘曲上升着。此时,夜空更加黯淡,周围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随着兴虎的一声兴奋的呼喊“我们到顶峰了!”大家终于爬上了顶峰。孩子们和老陈还未来得及欢呼,就被这眼前的壮美的星空所惊呆了!一幕幽蓝深邃的天空里,一条璀璨的银河横跨天穹,繁星点点,竞相绽放,仿佛伸手可及。月亮好像为了让繁星们更加明亮,也不知躲到了哪里。孩子们瞪着大大的眼睛,贪婪地搜寻着每一颗星星。这壮丽的繁星映衬在孩子们的眼睛里,仿佛让这群山里的孩子也用他们的双眸加入到这繁星的行列。孩子们终于忍不住发出欢呼:“星星,你们好吗?我们来看你们了!” 大家兴奋地呼喊、雀跃,幸福地拥抱在一起!“同学们请安静一下,请大家坐好。今天晚上,我们就在这个山顶,以夜空为教室,以大地为桌椅,继续我们的自然课,大家说好不好?”“好!”随后大家安静了下来, 陈老师继续说道:“好,我们现在就开始。由于人类的活动,城市里照明的增强,我们已经很难看到象今晚这样的星空。由于地震灾害,我们灾区的电源被切断了,因此没有照明的存在,我们才得以看到这么多的星星。这也是对大家顽强意志的奖励,大家说对不对?”对!”“ 陈老师,我们会不会见到流行?”如果我们幸运的话,也许会看到。因为流行是小型天体或陨石撞击地球,在大气层内燃烧而形成的。这些陨石时常会光顾地球。” 石娃说:“那有人说看见流行,许个愿望就会实现,是真的吗?”“这,老师也不知道。如果是这样,同学们会许什么样的愿望呢?”“我希望能找回爸爸妈妈!”“我希望我们的学校能更结实、更漂亮!” “我要马上能吃上巧克力!” 同学们叽叽喳喳地说开了。正在你争我抢地说出愿望时,有同学惊呼道:“你们看,那是什么?”只见对面的天空一颗桔黄色的明亮的流行划破天空,画出了长长的轨迹。“啊!是流行!一颗,又一颗!”正说着,一颗颗流星多了起来,数十颗,数百颗!“是流星雨,我们看到的是流星雨!”陈老师兴奋地对大家喊着。“我们的愿望都会实现的!”“爸爸妈妈,你们好吗?我想你们啦!”“ 李老师,你好吗?我们问候你!”大家纷纷喊出自己的愿望,那稚嫩的声音再次在山间回荡!此时的星空又增添了无数的灿烂。流星雨一次次地擦亮夜空,孩子们的思绪也如同骑上了一颗颗流星,遨游于太空。星星在他们身边调皮地闪烁,伴随着他们做着跨越时空的旅行,去和爸爸妈妈拥抱和亲人握手!孩子们被完全陶醉了,完全忘记了他们是在走出大山的险路上。突然,一颗颗红色、绿色、蓝色、粉红色的流星在空中绽放!它们划出更加优美的抛物线,拖着长长的白色的尾巴,把山峦照得透亮。此时的夜空已经美到了极点!随着远处传来的“嗵、嗵”和随之而来的细细的呼啸声,又一批彩色流星象礼花似的升空了。孩子们已经被这一连串的奇景惊呆了。“是信号弹!”陈老师兴奋地向大家说到。“一定是救援部队发出的信号弹,他们是来营救我们的,他们是解放军!”话音未落,一阵阵沉闷的隆隆声传来,伴随着一片片黑影从远处飞来。“是解放军叔叔,是直升飞机!他们是来接我们来了!” 同学们兴奋地跳了起来。“大家安静一下,让我们靠得更近一些来组成一个心形,把手中的火把再举高些,告诉我们的解放军叔叔我们在这里,好不好?” “好!”这时65个同学紧凑在一起,坚毅地高举着手中的火把。此时的天空、大地壮美得无与伦比。一颗勇敢的心、充满希望的心在山头燃烧着、期盼着!

“指挥部,指挥部,这里是飞行中队一小队,前方山顶发现地震灾民,准备前往营救,完毕!” 一名解放军直升机驾驶员正在与地面紧张地联系着。“同意前往营救,请报告位置,完毕。” “川北县城东北5公里。请地面做好接收伤员准备,完毕。”数架直升机飞驰而来,在有着心型火炬的山顶盘旋起来。随着舱门的打开,数名战士同时从几架直升机上延绳梯而下,如同电影中的蝙蝠侠。同学们兴奋地喊着:“是解放军叔叔,是解放军叔叔!太好了,他们来救我们了!” 几名战士麻利地将身上的的绳索解开,看见老陈和这群孩子们,马上问到:“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铜关镇,希望之星小学的全体孩子们。”“此处山地陡峭,我们的直升机无法降落,你们当中是否有受伤的孩子?”有,一个孩子的腿受了伤,已经三天了。”“好,我们把伤员带走,其他战友会将水和食物从飞机上运下来。你们休息一下,吃饱了,就尽快下山。你们离县城已经不远,我们会留下两名战士护送你们走。要尽快,因为这里随时会有泥石流和余震发生。”“石娃,快过来,你腿有伤,解放军叔叔先把你带走治伤。”“谢谢解放军叔叔!羊妈妈的脚也受伤了,两个羊羔,贝贝和晶晶还要吃它的奶,可不可以把他们一起带走?”“贝贝、晶晶?幸好不是五胞胎的羊羔,否则就是奥运福娃了。当然可以,快上飞机,叔叔要把你绑上,和羊儿们一起吊上飞机。”随着战士们从吊索上解下水和吃的,这几架直升机头一歪,迅速地飞走了。老陈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大声地鼓励着孩子们:“大家再坚持一下,吃饱了以后,我们就下山。到了县城,说不准就可以见到爸爸妈妈了,还可以睡上个好觉!”吃过了饭,同学们高举着火把,恋恋不舍地看着这美丽的星空,那个在刹那间给他们带来那么多美妙的遐想和奇迹的星空!随着高度的下降,那灿烂的星空终于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丛林的掩映之中。

走了几个小时的路,同学们、老陈和两名解放军战士终于在黎明时分到达了川北县城。眼前的景象已经是满目疮痍,大多数建筑都已成了废墟,尚未倒塌的房屋也看上去摇摇欲坠。街上到处尘土飞扬和奔跑忙碌的市民、志愿者、战士和医护人员。空气中散发着刺鼻的气味。救护车和警车也不时地警铃大作,急驰而去。在两位战士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一片为安置灾民而搭建的帐篷区。很多灾民、志愿者和解放军官兵,一见到突然来了这么多的孩子,一下子扑向他们。人们看到孩子们个个跟泥猴儿般的样子,也就猜测到他们一定是历尽艰辛。于是大家纷纷将孩子们搂在怀里,问长问短。这时一个负责人模样的解放军军官拉住老陈的手,赶紧问道:“你是孩子们的老师吗?你们从哪里来?” 老陈却半天说不出话来,他脸色苍白,只觉得两腿发软,刚要张口讲话,却忍不住一股咖啡色液体从口中喷涌而出,眼前一黑,瘫倒在地上。“快叫救护车和护士,赶快送医院!”孩子们一见 陈老师晕倒了,哭喊着奔了过来,“ 陈老师,快醒醒啊!” 不一会儿老陈被抬上了救护车。汽车风驰电掣般地消失在大街上。

这几天,孩子们觉得是那么的难熬,有喜也有悲。喜的是部分同学的家长已经从外地打工的地方赶了回来和孩子们团聚。有的同学至今没有父母的消息。然而更让他们牵挂的是 陈老师的病情。三天后的一个上午,一位解放军叔叔来到大家住的帐篷前,喊道:“同学们,你们想不想去看望你们的老师?”大家听后兴奋地喊着:“想!”“好,大家排好队,我们这就去医院!” 来到医院,当孩子们看到陈老师躺在床上向他们挥手微笑时,孩子们一下子围拢了过去。“ 陈老师,你怎么样了?” 兴虎也兴奋地搂住了老陈:“爸,你完全好了吗?” 这时的一位医生来到他们面前说,“孩子们,你们不用担心, 陈老师因为太疲劳,患的是胃出血,医学上叫作应激性溃疡。现在已经没事了。再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回去再吃一段时间的药就会痊愈的。”孩子们听后纷纷喊道:“太好了, 陈老师快出院了!谢谢大夫!” 老陈拉着孩子们的手说:“大家这几天没有上课,要多帮助叔叔阿姨和其他小朋友的忙。老师出院后,我们还要把落下的课程补上,大家同意吗?” “同意!” 灾民居住区里,又腾出了一大块空地。几天来一个更大的帐篷正在搭起。同学们每天都来看什么时候才能完工。很快希望之星小学的同学们搬入了一个新的教室,比以前的都要大,同时学校还接收了其它学校的孩子们。大家一起上课。老陈又当起了语文、数学和自然课的老师。孩子们好像也突然长大了许多、懂事了许多。课堂异常的安静。看着孩子们一双双专注的大眼睛,老陈也不知道什么是累了,而且他的声音更加洪亮。因为他知道而且坚信,奇迹会发生。那一夜灿烂的星空让孩子们和他都终生难忘。每当憧憬起希望之星小学会有一个更宽敞、更明亮、更坚固的教室时,他就会教得更加起劲。在这抗震救灾的日子里,有来自全体炎黄子孙和世界各国多如繁星般的爱心,希望之星小学一定会托起更多的希望之星!

距离灾难的那一天已经过去将近二十几天了,解放军、武警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消防队员还有来自俄罗斯、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及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的搜救队员就要离开川北县城了。今天上午全县人民要在火车站为他们送行。希望之星小学的孩子们也加入了欢送的行列。站抬上挤满了灾区人民。搜救队员们也整装待发,他们将乘火车到成都然后再飞回各自的省或国家。站台上打出了各式横幅表达着灾区人民对他们心中的英雄的真情谢意。“感谢人民子弟兵!” “感谢全国的父老乡亲和海外华人!” “感谢世界各国人民的援助,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真情!” 孩子们扬着稚气的脸,手中捧出藏民们准备好的洁白的哈达,藏族同胞们哼唱着嘹亮的山歌。一盏盏酒杯斟满了青稞酒和当地的曲酒,以当地的最高礼仪为英雄们送行。歌声酒香飘满了整个站台,孩子们含着热泪将雪白的哈达献给曾经挽救他们生命的叔叔阿姨们。全体搜救队员们庄严地向灾区人民敬上最后一个军礼。列车徐徐开动了,人们挥洒着热泪向列车挥手告别。此时,站台广播里响起了歌手苏芮的那首《奉献》:

 “长路奉献给远方
 玫瑰奉献给爱情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我的爱人
 白云奉献给草场
 江河奉献给海洋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我的朋友
 白鸽奉献给蓝天
 星光奉献给长夜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我的小孩
 雨季奉献给大地
 岁月奉献给季节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我的爹娘! ”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最劲爆,最给力美国专利产品<骨精华>消除关节痛、骨质疏松<心血通>预防心肌梗塞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蓝若:忆五哥(二)
2016: 长篇小说:纽约八年(39)-第十三章 代价
2015: 美国华人冰火故事:妈的老男友96
2015: 恋爱越久男人越不想娶你的7个原因
2014: 女人要感谢对自己说“狠话”的男人
2014: 美国华人情色往事:帅哥夜梦难宁(182)
2013: 人生中的5大福报 (ZT)
2013: 救命——不急哈!
2012: 天蓉:傻博士的初恋-26-贾杨金
2012: 方方:父爱——藏在理性中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