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粉缨
万维读者网 > 恋恋风尘 > 帖子
张朴:换肝(短篇小说连载之二)
送交者: 张朴 2017年08月17日05:39:43 于 [恋恋风尘] 发送悄悄话

 

张朴:换肝(短篇小说连载之二)

 

小说简介:

某省级大报记者杨杨在24小时之内的曲折经历:为了把一个死刑犯从枪口解救下来,她费尽心力,东奔西忙,从无望到希望,最终就要成功,岂料风云突变,一场悲剧难免……

 

(紧接上次连载)

              当然这只是哈母一面之词,难以断定哈明是否杀人,但后续的发展引发了杨杨穷根究底的兴趣:哈明被抓仅三个月就判处死刑,送省高级法院核准,却没了消息。在随后的半年中,执行死刑的命令随时可能下达,始终没有下达。哈母几乎天天跪在高院门前呼冤叫屈,无时无刻不担惊受怕,因为每天都有可能是与儿子的永别。同样身为母亲,同样身为只有一个孩子的母亲,杨杨能不懂得哈母内心的绝望、还有那不肯放弃的希望?

 

(四)

 

              那天离开哈母,杨杨驾车又返回高院,直接走进了丁院长的办公室。十多年前,丁院长还在一家军工厂做党委书记时,就爱看杨杨发表在报纸副刊上的散文,探讨人生呀、理想呀、生活的奥秘呀,之类。后来两人发展成为好朋友,几乎无话不谈。

 

              杨杨刚一说明来意,丁院长立刻调来卷宗,一面翻看一面问:“你为什么会关心这个案子?”杨杨讲了遇见哈母的经过。丁院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到底是做记者的,不过,我有话在先,可不能随便写啊。”杨杨听了淡淡一笑。

 

              “这个案子办的比较粗糙。”丁院长把目光从卷宗上移开说:“三个月就判死,的确快了点。那个负责审讯的公安局副局长这样下结论:‘一看此人就不是好东西!’现场勘查混乱,开始时认为至少有两个男人在场,为了早点结案又否定。哈明一直没认罪,后来几天几夜不准他睡觉,用高压电棍殴打,他才承认是他干的。”

 

              “既然有刑讯逼供,错判的可能性太大,退回重审不就得啦!”杨杨心头一亮,仿佛看到了一线生机,又添一句问:“为什么要拖而不决?”

 

              “没那么简单。”丁院长沉吟了一下。“半年前开会讨论死刑犯的核准,各地加起来有二十几个,在我的坚持下,放过了哈明。然而,事后,压力很大,这终究关系到整个公检法圈子的福利,我难以再坚持。哈明之所以现在仍然活着,是因为还在等、等……”丁院长变得吞吐起来,他抬眼看了看杨杨。“该怎样说呢,你要明白,这些报上来的死刑犯都是有‘主’的人。”

 

              杨杨听得云里雾里,直到最后一句话点醒了她。几年前,与在军医院工作的朋友闲聊时,朋友提到该医院拥有最好的肝移植设备和专家,每天都有大量需要肝移植的病人慕名而来,忙的时候,同时要为十多个病人做换肝手术。杨杨多少有些惊奇,因为社会上很少有人——无论活着还是死去——愿意捐赠器官,那么,肝源呢?从何而来?面对杨杨的接连发问,朋友压低了嗓音。“你真的不知道吗?”朋友一脸神秘地答:“来自各地的监狱呀。”朋友还说,肝移植的价格差不多年年涨,收入可观,然而医院所得并不多,大部分被提供肝源的公检法拿走,听说都用来发奖金了。

 

              惊讶、气愤,杨杨曾一度想进行调查,不过很快就放弃了。涉及面太敏感,谁愿去招惹麻烦?更何况她有一位官场得意的老公,还有老公的那声嚷嚷。结婚十五年来,有多少要做的采访,因为那声嚷嚷而放弃?又有多少与众不同的想法,由于担心会听见那声嚷嚷而打消?

 

              至今能记得第一次面对时的情景。当时肚里怀着儿子,正在老公担任县委宣传部长的郊县度假,有人把检举信塞到她手里,称县委书记大搞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呼吁她去调查。因善于写调查报导,加上笔锋敏锐,当时的杨杨已颇有名气。她把信交给老公,想听听建议,接下来一幕,让她猝不及防:老公最多看了个开头,嚓嚓几下把信给撕了,冲着她瞪眼、暴跳,尖起嗓门骂“没头脑”的那声嚷嚷,就在这时震响了。

 

              杨杨先是诧异,继而感到滑稽,心想:看把你吓的,至于吗,我知道你和书记关系不一般,他又有背景,可我说了要调查吗?哼,调查了又怎么样!烦死个人啦,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被爸妈嚷嚷过!越想越生气,本来听老公说话是一种美好享受,富有男中音的浑厚、磁性,几乎就是嫁给他的原因了。而老公的那张略显苍白的清瘦脸,多么有书卷气,如今变得狰狞不堪,像小说里描写的发怒到要砍人脑袋的暴君。

 

              杨杨立即返回省城,冲动时曾想过离婚,几天后当老公出现时,她的气已经消了,毕竟感情还在,将要出世的儿子不能没有父亲。随后的这些年,县委书记升任市委书记,又坐上省委书记位子,老公也因之步步高升,先当上市委宣传部长,如今又成为省委宣传部长。就在几天前杨杨还听他得意地说:“幸亏当初阻止了你,要不,我们能有今天!”是的,夫荣妻贵了,只是杨杨心里高兴不起来。老公的官越做越大,那声嚷嚷自然就越发嘹亮了,搞得她连平时的言行也变得小心翼翼。

 

(五)

 

      但这一次,杨杨不愿再顾忌那么多。

 

      进门时她的初衷是了解案情,看有无可能帮助哈母。随着交谈的深入,杨杨愈发感到这个忙非帮不可!就连丁院长也认为很可能是错判,而哈明却依然命悬一线,原因竟是因为他的肝!哈母跪在雨里的悲苦神情,不时从眼前恍惚而过,杨杨仿佛又听到哈母抱住她大腿时那一声凄然的喊。

 

      就像把跟自己生死攸关的责任扛在了肩上,情绪,越来越难以控制。刚开始杨杨还能隐忍得住。当丁院长提到肝移植的目前均价是人民币上百万元时,她只在心里挖苦说:“祝贺,奖金又增加啦!”当丁院长提到哈明的肝要贵得多,因为他的是“万能肝”,能轻松解决匹配难的问题时,她又在心里讥笑道:“好啊,刚才你说的‘还在等’,原来是在等大买主的出现呀!”当丁院长提到最近有几个富翁为争夺哈明的肝轮番竞价,最高出价已超过均价的七、八倍时,杨杨再也忍耐不住,大叫一声:“太黑暗了!”

 

      丁院长装着没听见,继续把话说完:“这个出最高价的富翁由于整天喝酒应酬,喝成个终末期肝硬化,一直没找到能匹配的肝源,再不换就得死,哈明的肝能救命,花多少钱也不会在乎。”

 

      杨杨又叫起来:“哈明不能死。求你了,一定要想想办法!”

 

      丁院长耸耸肩,表示难以伸出援手:“晚啦,钱都到账了,这一两天就会执行。”

 

      杨杨发了一阵呆,突然像找到了解救之路,两眼放光:“堂堂高级法院院长,没有你的签字,他们就杀不了哈明。谁能把你怎么样!”

 

      丁院长苦笑了一下。“你也是体制里的人,居然弄不清我的权力有多大。”合拢翻开的案卷。“我既要顾及各方面的利益,更要让上面满意。啥叫党管干部?换句话说,我只听领导的。你要有本事,请省委书记下道命令,我都可以放人。”

 

      一个念头闪过杨杨的脑海:那就赶快去找省委书记!可是——杨杨的心在冷却:要见省委书记,还得通过老公,而老公肯定会阻拦。

 

      秘书敲门进来说,开会的时间到了。一筹莫展的杨杨只好起身告辞,走到门口时,蓦地转身问:“你能不能设法再拖几天?”她显然为自己有了新的主意兴奋不已。“我回报社找总编商量,写一篇有关此案的调查报导,尽快见报。”她注意到丁院长眼里掠过一丝不安,急忙申明说:“我不会写那些敏感话题的,放心吧,就算写了也通不过审查。”接下来的等待,虽只几秒钟,但漫长、难熬。哈明是生是死就看丁院长的决定了,杨杨毫无把握,突然就听他说:“我给你三天时间。”

 

(六)

 

              走进看守所的会客室等待哈明时,杨杨脑袋里飞速地旋转着所有要做的事,以及如何抓紧时间。

 

              眼下是最后一天,明天一早必须见报,还有一些细节亟待落实,傍晚时需要把稿子交给丁院长再看一遍。总编同意为她的调查报导留出版面,午夜前一定要排版完毕。明天上午九点将对哈明执行死刑,杨杨会安排人七点之前把报纸送到高院,随后由丁院长召开紧急会议,以“舆论压力”、“仍有疑点未决”等理由,下达停止执行的命令。

 

              环环相扣,胜利在望。此时此刻的最担心,是老公再来电话。仿佛越担心就越会出现,见完哈明刚回到车里,手机响了!天啊,接,还是不接?杨杨心烦意乱地叹了口气,再不接就说不过去了。最终她朝“接听”按钮点去,指尖剧烈颤动,紧张得要死,仿佛已听到老公尖起嗓门骂“没头脑”的那声嚷嚷。

 

              做任何解释都只能等到明天中午以后,她相信老公最终会理解她。然而,眼下,除了撒谎,别无选择,那就硬着头皮说,有紧急采访任务,到离省城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

 

              老公的声音这时从手机里传来,杨杨的心都快跳到喉咙口,突然又落了回去,她没有听到那声嚷嚷!相反,老公语气平静,说他已经跟省委书记下乡视察去了,今晚就不回家了。杨杨轻吁出一口长气:原来在台上高谈阔论的老公啥也没看见。

 

              杨杨柔声提醒:“这几天你一直说头晕,走路有些飘忽,又连续做了几小时报告,能不能请书记开恩,放你早点回家休息。”老公满不在乎地说:“估计是感冒,已经吃了药,现在感觉还行。”多么好听的男中音,不知为什么,杨杨的嗓音有些哽塞。她叮嘱老公少喝酒,说书记每次视察都带上你,不就是因为你能喝,能替他喝。

 

              接完老公电话又拨通了正住校读书的儿子的手机,边开车边聊,直到把车停在高级法院的后院,坐在车里用手提电脑把调查报导仔细修改了一遍,然后去找丁院长。天蒙蒙黑时,才离开高院,直奔报社印刷厂,把稿件交给值班编辑,然后走进休息室,坐等编辑打出校样来看。

 

              她见周围没人,打开手袋,掏出小镜子照照,发现头发凌乱,就解下束住浓密黑发的深灰色绸带,梳理后把头发卷在头顶上,再扎起来。突然感到了饿。忙了一整天,仅喝了半瓶矿泉水。杨杨起身冲了杯速溶咖啡,桌上还有些不知谁留下的饼干,她塞了一块在嘴里。身体已是疲惫,头脑仍异常活跃,担心这,担心那。干脆,今晚不走了,也不安排人了,等早晨第一批报纸印出时,亲自给丁院长送去。一俟紧急会议结束,就到哈母家,带去喜讯,再与哈母前往看守所探望哈明。大功即将告成,杨杨心里有一种难得的满足感:我尽了记者的职责,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

 

              倦意袭来,杨杨合上了眼,一阵手机铃声把她惊醒……

 

              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最劲爆,最给力美国专利产品<骨精华>消除关节痛、骨质疏松<心血通>预防心肌梗塞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5: 美国华人冰火故事:妈的老男友181
2015: 红叶:中篇小说:淘金女郎(27)
2014: 两个好人,却没有好婚姻 (好婚姻,是可
2014: 女人跟随男人,男人服务女人(海灵格)
2012: 如果没有本能的欲望,人们还会做传宗接
2012: 平凡往事:缘尽,谁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