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粉缨
万维读者网 > 恋恋风尘 > 帖子
哥,我要嫁给你(6)
送交者: 1_angels_tear 2005年07月13日07:14:06 于 [恋恋风尘] 发送悄悄话

这个是偶在6park上看到的,不知道是不是结尾。
---------------------------------------------

回来的时候小婵故作轻松的笑了,笑着说哥哥你放心,我在上海肯定会好的,你说的话我会记得的,有小哥和琳儿在,你不用担心;顾城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在快分手的时候和我说一定要多照顾小婵;看着顾城憔悴而心碎的样子,我没有了方向,拍拍他的肩,一声叹息;
  
  回到了上海后的小婵真的似乎放弃了去北京的念头,经常去参加一些招聘会,经常来问我的一些关于工作的建议,有的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矛盾,我想他们兄妹应该有一个很好的结局,而不是象现在一样渐渐的平淡,平淡而疏远;于是,我很多时候会刻意的找些话题,想知道小婵内心最深处的想法,但是每次似乎都无功而返,很多时候,小婵不愿意提起;
  
  顾城每次给我电话的时候,都会问我关于小婵的很多事情,我说的时候,他总是默默的听着;顾城依然会给小婵打传呼,我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是我没有看到小婵的变化;小婵想从学校搬出来,她打算和琳儿一起租房子住,我说等你们工作定下来再说,还是先住我这里吧;搬家的那天,我看见了顾城和她少年时代的通信,整整齐齐的,放在箱子的最底层,我想也许很多很多的想法,只会藏在小婵心里的最底层吧;
  
  琳儿在他男朋友的帮助下,顺利的进了他男朋友的公司,待遇和前途很是不错,而小婵的要求比较高,一直没有合适的方向,我劝她说先随便着一个做着,小婵不听;顾城在事业上也有了很多的转变,自从国外培训回来了,公司的整个业务构架就由他来管理,公司为他配了车,重新租了房,他一直说现在来北京的话,不用挤着了,新房子是两个房间的,很宽敞,我知道那是给小婵准备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网络,那是另一个世界,让我们很陌生,但是很快让我们痴迷,记忆中滴拉滴拉的拨号声音,记载着一个时代;那时候,小婵经常去我公司玩,也上网,那时候什么聊天工具也没有,只是在一些网站上的公共聊天室里,大家谈着人生、谈着理想,没有杂质,很多时候小婵只是静静的看,不说话;她说看别人聊天挺不错的,能学到一些东西,快下班的时候,小婵总是先回家做饭,我和琳儿有的时候开玩笑嘲笑她是我们请来的保姆,于是小婵就追打我们,伴随了久违的笑声;
  
  那个7月,我的记忆中总有一种忧伤的气氛在因绕,小婵最终还是去了一家她不想去的公司,做着一份她不是非常喜欢的工作,生活似乎平淡,但似乎缺少点什么;琳儿经常和她男朋友约会,每到这时候小婵似乎总是更加的失落,我觉得有必要和她谈谈,直接的,没有任何掩饰的那种;
  
  我决定周末和小婵去森林公园,我感觉,那里谈话的气氛也许会好些,也许那种清新的环境,会让小婵打开心扉;当我把这个决定告诉小婵的时候,她没有拒绝,她笑说小哥你请我吃烧烤,我说没问题;
  
  就在那个周末的傍晚,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小婵的内心,那种依赖、那种彷徨、那种迷茫,还有那种伤感的情怀。。。。。

我们静静的走着,天气有些热,我买了几瓶水,我们看着草地上放风筝的人,看着在游乐场里嬉戏的孩子,我们还看到了一对花甲年纪的老人,手挽着手,在绿叶渗透的阳光下散步,很是温馨;好几次我鼓起勇气想和小婵说点什么,一直也没有说;我感觉到小婵也在等待我说点什么;
  
  小婵,我终于还是开口了;你能不能告诉小哥你是怎么想的;什么怎么想的,小婵问;就是你和大哥之间,我总觉得这样很别扭;说完了我有种解脱感;很长时间的沉默,我觉得那一刻的时间对于我来说真的很难熬,我想知道答案,我知道小婵也很为难;在沉默中我仿佛听见了小婵的叹息,我看了看小婵,小婵看了看天;
  
  不知不觉中,我们走到了足球场边,阳光下很多踢球的孩子在奔跑,小婵看了好久,说,小哥,我真的好怀念那个时候看你们一起踢球的日子;我看见了小婵的眼泪在眼眶中不停的转,她强忍着,我说小婵我们过去坐会吧;递过纸巾,默默地陪着小婵看着那群孩子,他们不时为一个好的配合叫好,不时为一个进球欢呼,而我们,面无表情,却满腹心思;
  
  小哥你不是要请我吃烧烤么?小婵似乎是故意扯开话题的发问,于是我们起身,往烧烤的地方走,黄昏了,有点风;也许人在那一刻心灵真的是空旷的,没有隐藏的;小哥,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小婵终于说话了,我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小婵又继续说,其实,我真的很矛盾,这些天了,我想了很多很多,想到了哥哥对我的爱、想到了我们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我离不开哥哥,真的,小哥,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傻了。。。。。。。眼泪随之而下;
  
  我们在小道边上的椅子上坐下,小婵不停的哭,很伤心;很久后我问,小婵,你考虑过么,小婵点点头;我继续说,我们也知道,有很多事情不能强迫,你和大哥二十几年的感情,大哥对你的爱也许有爱情,他可以保留,你也可以不接受,但是不能因为这个而疏远了啊,这样的话,我们也会很难受的;况且。。。小哥,小婵打断了我,我知道你们的意思,我只是害怕;害怕什么?我发问,小婵不说话,睁着红红的眼睛,看着天空。。。。。。
  
  很多年后,小婵说那次谈话给了她很多,具体是什么,她也说不上来;而我们也私下说,也许小婵缺乏的是勇气,当她知道顾城不是她的亲哥哥后,也许心里就起了某些微秒的变化,只不过或许她自己也不能察觉,有社会、道德和伦理,更重要的是亲戚,不知道在那个时候能不能说小婵喜欢着顾城,但是至少那种强烈的依赖和想念,却比知道真相以前更强烈了,也比知道真相前压抑了;
  
  小哥,你能告诉我小嫂当初喜欢你什么;小婵故意摆出笑脸,我看不出来她有半点的开心,我努力的回忆和女友的一切,仿佛找不出什么理由,我淡淡的陪着小婵笑,也许是种感觉吧,我用一句俗话挡了回去;小婵想了想,小哥,爱情是什么?没头没脑的发问,看着不远方的湖面,我真的无言以对,小婵似乎用一种探索的眼神看着我,尽管里面透露着彷徨;可是,哥哥叫我忘记。。。。。。小婵喃喃的说,象是自言自语;
  
  又过了很久,我们去烧烤吧,我打破沉默;

红红的炭火映着小婵的脸,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她的憔悴,她那句“哥哥叫我忘记。。。”在我的脑子里转来转去,似乎有很多种解释,似乎又没有解释,我的思路有的时候一片开阔,有的时候又想进了死胡同;这时,我接到了二哥的电话,说准备8月8日结婚了,兄弟们都来,我说二哥你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二哥在电话傻傻的笑,笑完了问小婵怎么样了,我说在我身边呢,二哥说要和小婵说话,小婵结果电话没有说几句,很长时间都是二哥在说,小婵只是偶尔叹息,偶尔出神;
  
  小哥,小婵隔着炭火唤我,我抬头看着她,好久没有对视了,居然有些陌生;我想哥哥了,小婵轻轻的说,我没有说话,拿手机拨通了顾城的电话,很长时间没有人接,再拨,通了;我说小婵想你,电话那边只有沉默,我把手机递给小婵,小婵似乎犹豫,但还是接过了;嘴唇有些颤抖,哥哥,我想你。。。这是小婵的第一句话,也是这通电话的最后一句话,剩下的,只有眼泪;
  
  后来,小婵说电话里的哥哥哭了,只说了三个字,对不起,小婵说听到哥哥说对不起的时候,她的心都碎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怎么说,眼泪不由自主的就下来了;在那一刻她感到了哥哥的无助和无奈,感到了哥哥这二十年来浓于兄妹的情;我们说那你对哥哥的爱,难道是从同情开始,小婵否认了,爱,一直未改变,只不过,时间在改变;
  
  那天我们一边吃着烧烤,一边聊天,小婵又把她和顾城的童年、少年讲给我听,但是神情中透露着久违幸福和一丝女人对恋人的情怀,也许那只是我的感觉;
  
  小婵还和我说,这几个月她时而清醒,时而迷惑,有很多时候自己逼自己冷静下来去思考,有的时候有很多的思维在左右,她很多次冲动过,想买上车票去北京,很多次她感觉未来没有方向,感觉自己是飘在天空中的云朵,没有踏实的感觉;小婵说她一直不相信那种天长地久的爱情,但是她相信不管怎么样,或者是发生什么,哥哥对她的爱、给她的吻是天长地久的。。。。。。我听着听着终于明白,小婵不想忘记,不想忘记哥哥的话,不想忘记哥哥的那个吻;
  
  说着说着,小婵说想喝酒,于是我们拿着瓶子对着喝,小婵说这样喝酒真爽;我说其实你哥哥知道你不是她亲妹妹后,就肯定有了某种想法,我开玩笑说,你们那里的男的是不是都讨不到老婆啊,小婵就说小哥我看你才象讨不到老婆的样子;我又说其实你哥哥挺好的,至少能给你一辈子的幸福,很多女人想要都要不到,小婵就不说话;气氛顿时有些尴尬,我说你不是想知道我女朋友当初喜欢我什么么,小婵说快说快说,我说其实,她那个时候喜欢的就是我给她的幸福和快乐。。。。。。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违心地说了一些话,但是我知道我或许应该这样说;
  
  当我鼓起勇气直截了当地问,考虑过做他的女朋友么,小婵再次陷入沉默,或许是沉思,没有回答,也没有拒绝;只是在炭火的那头轻轻的拢起她的长发,说,好热,我闻到了什么烤糊了的味道。。。。。。
  
  在他们婚后,我们聚会,小婵说她和我那次在森林公园回去后,又想了很多,想我和二哥和她说的话,想顾城的表白,她把顾城给她发的传呼一条一条地看着,看着看着泪水模糊了视线,看着看着她终于明白一些话的意思,看着看着她感觉到内心深处的一丝感动,一丝释怀;小婵还把记载着那个传呼的本子给我们看,那些话,至今,我们依然感动着;
  
  那天夜深了,迷糊中我仿佛听见了小婵和顾城在通电话,很长时间,我没有听到内容,但是我听到了小婵的笑声;后来的一段日子,看的出来,小婵开心了一些;多年后她说她那个时候试图着去改变角色,去改变对顾城的爱,虽然心绪时常还会感到非常的杂乱;而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她发现,又很多事情不像她想象中的那样,甚至于觉得有种顺其自然的感觉;
  
  也许,她和顾城的缘,早就天定了的吧。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2: 奇遇
2002: 冰雪:炊烟 (Z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