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粉缨
万维读者网 > 恋恋风尘 > 帖子
醉红颜 12
送交者: 若云 2018年05月29日13:36:10 于 [恋恋风尘] 发送悄悄话


醉红颜  12

 

“你怎么那么无聊。。。”阳阳没说完,她说了半句:

“王八。。。”就跑了。阳阳到现在还没有办法与李静相处。你说东,她会想到西;你说南,她会往北跑。

 

又过几天,他又去找李静还钱。刚出宿舍,却见李静笑眯眯迎面而来,阳阳说:

“不还五块,还三块,好吗?”

“不,我要五块。”她有点神秘地继续说:

“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阳阳很爽快:

“没问题,干什么都可以,只要能拿下这钱,从此不欠你人情了。”她皱了一下眉头:

“好可怕啊!我的条件是,下午请我游泳,用你这五块钱买票。”阳阳赶紧问:

“多少钱一张票?”

“二元。” 李静。

“那是我一个月的零用钱,我不去,你去不去跟我无关。” 阳阳。李静说:

 “你答应我的条件,怎么又反悔了?那我不要你这五块钱。”阳阳实在是为她好,说:

“那就各买各的票。” 李静说:

“那我帮你买,下午三点在十二路公共汽车站等我。”阳阳怕李静有社么花样,就说:

“叫赵旭一道去,我出钱给她买票。” 李静反对:

 “不行不行,那是只能一男一女游,不能太多人。”

“为什么?”阳阳。

“去了就知道。” 李静。

 

阳阳到车站时,李静已在那里了。二人坐十二路电车,约一小时才到达一个体育场,进去跟着她左拐右转,至少二十分钟,才到游泳池。阳阳从来没见过这钟游泳池,大约长约有一,二百米,宽约三十米。全是深水区,分隔成八个区域,各区之间被隔开,谁也看不到谁。每区有门,可以锁,凭票拿钥匙。李静给大门口一女服务员二张票,然后女服务员跟她说了几句海城土话,给她一把钥匙。进游泳池后,她很熟悉地插上门栓,并告诉阳阳:

“这里只有一个换衣室,我先换,然后你进去换,行吗?”

阳阳有点奇怪,怎么二个人一个泳池。一会儿李静出来,上面是粉色小衫,下面是淡蓝色的小裤,估计是她自己缝制的。不管有多少偏见,李静还是很漂亮,一身都是白白的,鼓胀鼓胀的。她在阳阳面前,轻盈地转了二圈,嗲声嗲气地问:

“好看吗?现在你去换衣服,我先下水了。”

只见她二脚尖并拢一跃,来了个十分优美的入水飞泳,几乎没有溅起一点水花。阳阳心里还是暗暗佩服她的泳姿与技能。等阳阳下水,她绕着阳阳,一会儿左边,一会儿飞到右边,真像水浒里的卢俊义舞剑,只见剑,不见人。她在阳阳周边也一样,只见白影,不见人。阳阳又开心,又担心。打心眼里喜欢她的美,又担心不知什么时候,会玩出什么花样来。不管你游到哪里,她都在旁边,但从来不会碰到你。

不知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突然从阳阳身下,一转身翻游在阳阳上方,右手拿着粉红小衫和蓝色小裤,向他压来,阳阳一闪,游到她后面,她一转身正好面对面,一下拉住阳阳,贴着耳朵说:

“好乖乖,帮我穿上!”简直是命令式。她把小衫小裤扔出水面,像天女散花一样,飘向阳阳。由于她不合作,阳阳根本无法帮她,只好追着她,游来游去。闹够了,实在也累了,阳阳一跳就坐在池边,把小衫小裤抛向李静。

她接过衫裤,一点也不生气,还游过来,在阳阳面前,下滑上套,不到二秒就穿过来了。还说:

“开心吧!我们歇一会儿,再游,否则花四块钱不合算。”

“共有多少时间?”阳阳。

“二小时。” 李静。

“你不能再脱。。。” 阳阳。李静笑着说:

“那是寻开心,刺激刺激,又不是真的。。。你可以看我,但我没有碰你。”阳阳说:

“那也不好。”这时李静又想了什么点子,把阳阳的耳朵,扯到她嘴边:

“上次,你光着进游泳池,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今天在水里,脱给我看看,才公平。”没等阳阳发作,她已纵身跳入水里。阳阳有点生气地说:

“你这混。。。什么公平不公平。”她在水里一点不羞,还笑得甜蜜蜜地说:

“你光看我,不让我看你,公平在哪里?”说完头也不回地又游到另一边去了。过一会她又游过来,对阳阳说:

“我是为了你开心,谁知你不高兴!”

不,不。我很开心,你的那独出心裁的水下形象,美极了,真的美极了!”阳阳。

“那你很爱我?” 李静。

“不是,很喜欢,很高兴跟你在一起。”阳阳。

“是我说错了,也许是你误会了,我说的爱跟你说的喜欢是一样的。” 李静。

“我也认为是一样的。”阳阳。

“那好,下次还敢来吗?” 李静。

“当然,就是太贵了。”阳阳。

“是呀,如果是二毛钱一张票就好了。”李静又转了话题,问阳阳:

“你有女朋友吗?”

“我不懂女朋友是什么意思,你就是我的女朋友呀!”阳阳。

“我问的是,你还有别的年轻漂亮的女朋友吗?” 李静。

“有,比你好看多了。” 阳阳。

“真没想到,你还是个的风流才子。” 李静。

“你说了半天,什么意思?” 阳阳。

“等我们省下钱,叫她一起来,我们在水里表演,你在水边看。然后你来表演,我们从二旁看。” 李静。

“你要表演什么,反正我不会。” 阳阳。

你看我们做,你模仿一下,就行了。如果连这都不会,我真怀疑你是混进城医的!” 李静。

“我怕模仿不来。” 阳阳。

“为什么?” 李静。

“你太浪了,我学不了。” 阳阳。

“什么叫浪?” 李静。

“有点骚。。。” 阳阳。

 “大学生的嘴,能说出这种脏话吗?” 李静。阳阳赶快纠正:

“不,我说的意思是,你有一种仙女般的浪漫,这就是我说的浪。”她说:

“这才像人话。” 李静。

她们游完二小时,也算对得起这四块钱。李静回家。阳阳赶快回学校,晚上还有会,又还要到纺织五院义务值班。

 

陆阿姨跟小娇说:

“院里有个专案,审查高副院长,上级意思,要结合老高。现有些案情,需要进一步调查清楚。”小娇:

“那就派人去,”阿姨说:

“此案涉及远医,老高在城医才工作二年,以前是远医的副院长,所以可能需要联合调查。我的想法是,你和阳阳明天到远医去,问二个问题,一是他们是否有老高专案组,二是他们有没有老高在长岛城工作时的资料。”

 

当小娇找到阳阳,俩人来到远洋医学院时,远医领导直接把他们送到专案组。第一个问题得到肯定答复,第二个问题,没有资料,但远医愿意联合调查。他们派人去叫二个专案组成员,来见小娇和阳阳。使阳阳大吃一惊的是,进来的竟是于莉和苏芸,阳阳赶快使了个眼色,低下头装作不认识。远医领导介绍说:

“这是城医医学系的二位领导,她是军代表陆云娇,他是校方代表江春华。”然后又转向阳阳和小娇说:

“他们是老高专案组的。叫于莉和苏芸。”陆小娇起身与她们一一握手说:

“好漂亮的两位女生。不过我也带了位很帅的男生。”然后示意阳阳,握手致意。主要是于莉介绍一些情况,并说前天才接这案子,还是熟悉过程。苏云前后都只是陪着笑脸,没说一句话。小娇对阳阳说:

“差不多了。”阳阳也同意,便起身告辞。两人送到校门口,小娇和阳阳坐公交车回校。

 

上午八点,院部审干组和阳阳,小娇讨论后,决定再调查三个地方,解决五个疑点。最后城医决定由联合审案组的李娟和阳阳参加调查组,等远医决定人选后就出发。不久小娇告诉阳阳,远医是于莉和苏芸,由四人组成的调查组由李娟负责。陆阿姨已派人去买四张火车票。这样的决定,叫阳阳不得不对李娟另眼相看。

 

阳阳赶紧到远医找莉莉和芸芸,路上不要说出我们以前的关系,就说认识,但不熟悉。买到火车票后,他们在火车站集合上车,他们坐在同一阁子里,二个位置靠窗户,二个位置靠过道,芸芸和莉莉坐一边,李娟和阳阳坐一边。

这次调查地点靠近阳阳家乡,又临近春节。所以话题就转到春节上来了,李娟问她俩:

“你们家乡怎么过春节?”莉莉接话说:

“我们三人都住在同一区域,过春节,大同小异,江春华的家乡在南方,又在我们调查的区域,不如让他给我们介绍一下,怎么过春节,以及其他地方风俗。”芸芸也凑热闹:

“我同意,除春节外,也介绍一些乡土美食。”三双眼睛同时看着阳阳,他稍考虑一会儿:

“那就从春节说起吧,当地每年春节都很热闹,特别是小孩。有些穷人老说,小孩过年,大人过难。春节大年三十前,每家每户必须还清债务,到年初一凌晨放鞭炮,开门红,迎接新的吉祥年。同时再穷也得给孩子,甚至大人买一套新衣服,以便穿着新衣服去拜年。当然在小孩枕头下方,红包是必不可少的,富的几十元,穷的几毛钱。更重要的是吃,年夜饭是马虎不得,再穷也得有肉,有鸡,有鱼,有酒,有豆腐。当然还要准备各种炒米粉,炒面条,四鲜粉皮汤和五香油炸猪骨头。每家每户都会想法做些菜干腊肉,如腊牛肉,腊鸡,腊鹅,准备春耕春种时吃。也可以在平时,人来客往时招待客人。所有这些都要花钱,花时间。一般人家从农历十一月份就开始准备了,也有更早的。”

 

“一般来说,每家或几家合宰一只猪,是阉割过的公猪,一宅一村或几个亲戚家或几个朋友家。今年我养猪宰了分给几家。明年你养猪,杀了也分给这几家,以保证家家有猪肉。至于小家禽如鸡,鹅等,家家都提前半年买来,养三个月,然后在春节前三个月,放在笼子里,不准它走动,叫‘坐肥’ ,每天不是喂它们吃,而是把米糠,细菜末拌在一起,用手塞到它们嘴里。几乎每只鸡鸭鹅都要塞饱,直到脖子上一鼓一鼓的才停手。也就是说,不仅要填满胃还要装满食管。这叫‘塞胖’,过年前要饿一, 二天,这叫‘饿空’。大年三十,兴高采烈宰杀这些家禽,果然结果很好,比平时的鸡鸭几乎要肥大一倍,满肚子全是黄黄的块油和肥肉。而大户人家却不一样,他们一家就要杀二,三头猪和数不清的小动物,还要请乐队来吹打表演。穷人的孩子,都会跑到他们家去沾光。”

 

“我家比较穷,但有几样食物必须准备的,酿一缸米酒,做二,三格豆腐,一格有二十四块豆腐,和别的几家共杀一头猪。自己再塞一只鸡和一只鸭。同时还有各种板子,米粉,面条和米饭等。再加上我爸在当地是出名的种田好手,比如他站在田头一看,然后低头插秧,插完后,横看竖看都是笔直一条线,站在稻田角上斜看也笔直。这是十分高超的技能,首先秧束大小必须一致,间距在横直二个方向必须一样,插的深度要适当。不仅如此,他还是一名远近知名的土厨师,哪家请客,都要请他去主厨或帮忙。一般情况下,这种帮忙是没有工钱的,但都会送我爸一些猪杂碎,猪骨头或一些鸡鸭鹅肉等。如果到大户人家帮忙,也有给一个猪头,几个猪爪或一付猪骨头或一付杂碎等。所以逢年过节,我家虽穷,但总能吃一些不同的东西。。。。”芸芸插嘴说:

“这些东西怎么吃?”撅着嘴又说:

“过年?就是平时我也不吃。”李娟笑着用手摸了一下芸芸的手:

“可以吃,都是蛋白质,问题是如何洗干净,如何做,如何加工。”阳阳一点也不生气,看了芸芸一眼说:

“下面,我就介绍如何加工这些东西。”阳阳继续说:

“这些东西并不高档,但在我爸妈手上,竟然创造出当地三种名菜,百什咕噜,四鲜粉皮汤和五香油炸猪骨头。要说这种名菜制做过程,必须先讲我妈发明的四鲜粉皮汤。第一是,用温火炖家养三年以上的母鸡,此汤清澈明亮。第二是,买几两或半斤当天杀的阉割过的公猪的里脊肉,一半切成薄片,在薄薄的菱粉液里一过,再放到八成热的油里一炸,不超过一秒,就捞出待用,这种里脊肉又嫩又香。另一半不切,和葱姜一起加水慢火煮三十分钟,用其汤不用肉块。第三是,把当天或昨天摘的鸡肉菌,是一种味道十分鲜美的蘑菇,洗净用手撕成小块,特别要把菌干撕开后,煮出的汤特鲜美。第四是,刚从山上采的或集市上买的新鲜冬笋,剥皮去头,只留尖端嫩的部分,洗净切成和上述里脊片一样大小备用。最后把粉皮洗净泡在新鲜水中。这时,我妈会拿出一个用了多年的瓦罐,洗净后,倒入母鸡汤,烧开后加入冬笋片,再烧开后加入鸡肉菌,又烧开后加入粉皮和一些盐,继续煮三分钟,最后加油炸里脊片,用勺子翻动一下就息火,整个瓦罐放在桌中央。吃大年夜饭,一人喝一碗。这四鲜粉皮汤,汤鲜皮滑笋脆,菌菇弹牙香嫩,真是美极了。

 

我爸做百什咕噜,最后要用妈妈做的汤。所谓“百什”就是牛杂碎,猪杂碎,羊杂碎,也可用鸡鸭鹅杂碎,总之什么杂碎都可以。当然主要是消化道部分和肺,一般不包括心肝,脾,腰子。洗杂碎最好在小河小溪边用流动的水洗。我经常看爸爸洗杂碎,他说要洗到肉眼看不到一点杂色,全部都是粉红或粉白色,然后再放入滚开的淡盐水里过一下,有人叫“飞水。再用清水洗一次,才切成小段放到高汤里,慢火咕嘟咕嘟一,二小时。北方人讲咕噜是‘飞水’,即在开水里过一下;南方人讲咕噜是慢火炖煮。之于咕噜时间长短,示动物种类和年龄而变化。但要咕噜出筋,烂,香同时并存。这就是当地餐馆和集市卖的百什咕噜。如果在家里吃,需要我妈做的四鲜汤,这四鲜汤里没有粉皮,没有里脊肉,代替它们的是咕噜好的什碎。

 

另一个我爸发明的是,油炸五香猪骨头。若有人送一付猪骨头,这骨头是剔掉肉的,只有很少肉附在上面。首先会洗净晾干,然后用榔头敲碎,再放到石臼内,用金属槌头往里舂,槌打得越碎越好。舂槌过的小骨头和筋肉一起放油锅炸,炸熟炸黄后,捞出放在缸里,趁热撒些米酒,盐和五香粉,然后盖紧。最好不漏气,三天后就可以吃。大人用它喝酒,妈妈会给小孩当零食吃,这玩意儿越嚼越香。由于做法和味道都十分特殊,起初只有我家做,以后家家都学着做,成为当地有名的小吃。

 

大年三十过后,是初一,不准吃生食,要吃昨天的剩菜剩饭。家家户户互相拜年。初三过小年,初三过后,每人长一岁。到十五过元宵节,小孩特别高兴,到大祠堂去看大戏。祠堂门口有很多小担贩,卖很多用面粉吹的各种各样,颜色不同的小动物,一分钱一个,买来先玩后吃。过了十五,新年结束。家家户户,又为谋生而开始忙忙碌碌。”

 

莉莉有点饿,问阳阳:

“您说了这么多汤肉,在街上或餐馆里能买到吗?那塞出来的鸡鸭鹅比喂出来的好吃吗?能不能到你家乡后,买一点,给我们尝尝。”阳阳说:

“当然可以,我一定努力,让三位天天象过年一样,吃得又开心又舒服。”李娟赶快说:

“谢谢,谢谢!”又转话题:

“你在家过了几次年?什么时候开始上学?”阳阳 说:

“我出生后,大概过了三,四个这样的年,就被送到学前班去读书,记得在课堂上,背着手坐着大喊 BPMF。。。 也不知是什么意思。下课回家前,打扫教室,我懒洋洋地干了一会,就等回家。谁知打扫完卫生,还开会表扬了三个特别卖力的学生,其中有一个女生。到第二次下课打扫卫生时,我特别卖力,累得满头大汗,想得到老师表扬。可这次打扫完,老师叫大家回家。我当时十分丧气。我一气之下,第二天逃学在家和家里小孩玩。有个堂姐,大概比我大五,六岁,大部分孩子穿开裆裤,她叫二个女孩和我坐在一个打谷用的斗房门口櫈子上,让我们唱歌, “太阳升起来,上山去砍柴。。。娃娃排排坐,树下吃水果。。。”然后她拉一个男孩和她钻进斗房里,过了好大一会,那男孩哭着,从我坐的櫈子底下往外爬,大家不知咋回事。不久那男孩的妈跑来,抓住堂姐的耳朵说:

‘你在干什么?把我儿子的鸡鸡,都拉得又红又肿!’这还不算,揪堂姐耳朵,找她妈评理,这可把一群小孩吓坏了,都跑回家躲起来。我逃学只一天,第二天就被我哥哥拖回学校,还向老师讲一大堆好话。

 

又过了一个星期,只见大人都去祠堂开会,喊打倒什么口号,只见台上跪着一排人,有的人连我都认识,叫他们‘伯公’ ,‘大叔’,‘老伯’, ‘婆婆’。开了几次会,有的人拉到集市南边荒地毙了,有的还让他们活着,在田里接受监督劳动。

 

这些受监督的人中,有个长得特别漂亮的女人,因她辈分大,我叫她婆婆,才十九岁,她是村保长的第四姨太太,叫刘文娇,十六岁嫁到我们村里,才三年左右。她丈夫是保长,被枪毙了。她整天被批斗,特别是民兵排长和民兵,最喜欢斗争她。她不仅长得好看,心也好。她会看小孩病和妇女病,用刮痧,按摩和草药治疗,还给我看过三次病。那时我才四岁,看到年轻的婆婆,被民兵们拳打脚踢,经常抱着妈的腿流泪。”芸芸十分同情地问:

“那后来呢?”阳阳继续说:

“有一次我问妈,那些男的民兵为什么老打婆婆?妈回答:

‘可能是因为保长是敌人。’我觉得奇怪,小脑袋瓜乱动,

‘敌人是什么?你不是教我,叫他叔公吗?’妈妈转过身问我爸,

‘什么叫敌人?敌人是谁?如果叔公是敌人,那么还有那么多叔公,为什么没有被枪毙?。。。’爸爸很不耐烦地说: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干活去。’妈妈又说:

‘文娇这么嫩,这么年轻,又是大好人,别被他们折磨死啦,你应该帮帮她呀!’ 爸爸一句话不说。就气呼呼地地走了。”

 

这时连李娟也觉得奇怪:“没有血债的保长,也不一定是敌人,何况是这么小的姨太太,解放前才十六岁。”芸芸又急了:

“后来呢?” 阳阳又说

“妈看爸不理,又去找族长,族长快九十岁了,告诉妈:‘现在世道变了,有几个民兵是逆种,白天对文娇拳打脚踢,晚上又到她房门口,排队轮奸她。’妈妈说:

‘那就没有王法了?’老族长叹口气说:

‘你回家去,把孩子管管好就行了,别问太多了。我也快到老天爷那里报到去了。’”

 

阳阳告诉她们,村里的很多妇女自愿组织在一起,晚上帮刘文娇看门,但也没有用,这些民兵从窗户爬进去,文娇在屋内也不喊,也不叫。莉莉皱着眉头问:

“为什么不叫不喊,门口有人会帮忙呀。”李娟也很茫然:

“是呀,为什么?”芸芸对阳阳说:

“你说呀!”阳阳说:

“我弟弟在河里游泳归来,就发烧,妈叫文娇婆来,又是刮又是捏,又是敲,再喝一碗草药汤,真好多了。妈妈十分感激。又关心她的安全,告诉她:

‘那么多民兵欺负你,就是因为你一个人在房子里,如果你和我们住在一起,谁还敢来欺负你,我打死他。’文娇真有点像她的名字一样,长得白嫩嫩的,笑起来更迷人,一身女人味。她说:

‘这二年我也适应了,不管谁来,我眼睛一闭,脑子里想着,是我丈夫抱着我亲热就行了。。。’还没说完,眼泪就流个不停,嘴还笑着,她笑起来特美,结果弄得妈妈也陪她哭了半天。”

李娟认为这种事,解放后不该发生,但又笑着说:

“我那时还没出生哪。”莉莉却说:

“农村落后,山区农村更落后,这种无法无天的事,还是有的。”

 

阳阳家有一种风俗叫“打平伙”,几个人合买一只鸡或几斤肉或一只鸭,再加上酒菜饭一起吃,完了把钱平摊给每个人,叫打平伙。文娇生产队的一位农民叫金生,他是有名的老好人,喝酒时总是把肉让人家吃,他自己啃骨头。这次是买到一付猪骨头。很便宜,肉不多,全是骨头,又买了一些黄豆,麦子。五个人十分高兴,这是青黄不接的春耕时节,平时难得吃饱一次。他们把骨头敲碎,又从饭馆里搞到一些油来炸这些骨头。黄豆和麦子用铁锅干炒,喝的是地瓜酒。一直忙到深夜,吃的时候,金生又把肉让其他四人吃,自己就咬骨头。等全部吃完已快天亮,五个人吃完就回家睡觉。一位叫福生的腹胀如鼓,疼痛难忍,不能吃饭,口渴时光喝水,平时就有老胃病,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账死了。而好心肠的金生,也是腹胀腹痛,能吃能喝不能拉大便,二天后痛得地上打滚。这时金生老婆把刘文娇叫来,文娇用手左摸右按,发现肛门里有东西,很硬,文娇叫金生老婆扶他蹲着,她把头上的银簪子,伸进去挖,挖出一些,一看竟是细骨头,她心里有数了。就轻轻地挖了近一小时,终于拉出大量大便,弄得文娇的手上,身上全是大便。文娇告诉金生老婆:

“你帮他弄干净,照顾金生,我去找一些草药,熬水给他喝,估计几天就会好。”金生和老婆当即表示,感谢文娇救命之恩。很快文娇寻了一些草药,熬汤给金生喝。真是奇迹,五天后竟然可以下田劳动了。一次平伙,死一个,病一个,而文娇“救人一命,胜造七座金桥。”这件事传遍家家户户,很多老人都说:

“文娇是人美心美的女菩萨。”

 

事后想想,油炸骨头是干的,炒黄豆是干的,炒麦子又是干的,再加上饥饿季节,而且除了金生有点文化,吃东西很谦让外,其他四人,都是没有文化的文盲,出了钱生怕吃少了吃亏。这些干东西加上酒和水膨胀起来,又加上“老胃病”,可能是溃疡或炎症,把胃胀破引起腹膜炎休克死亡完全是可能的,骨头梗塞也是可能的。人再好,也不能光吃骨头,应该吃些饭菜肉类纤维素,所以这种烂让他人,也应属于不理智的行为。所以不理智也好,无知也好,都是人生的一种耻辱和悲哀,不知哪一天它会让你倒霉,甚至丧失前途或生命。

 

李娟觉得很奇怪,又问:“这么漂亮,又这么好的女孩,她的父母亲呢?她没有兄弟姐妹?”芸芸也问:

“以后呢?”阳阳说:

我说的,基本上是大人告诉我的,那时我才几岁,我真不知道,她有没有兄弟姐妹。我在学前班读了六个月,因成绩好,老师让我跳级读二年级,等我读初中,暑假回家时,我嫂嫂告诉我,不知什么原因,以后不斗她了,让她在生产队监督劳动。有些民兵不断去奸侮她,她也不在乎了,她甚至晚上不锁门,有时还不关门,谁来都不开灯,随他们糟蹋。以后不断受侮辱,不断地怀孕,生了五个孩子。有一个不懂事的孩子问她:

‘妈,我爸是谁?’她一巴掌打过去说:

‘你爸都是乌龟王八,流氓嫖客。妈是婊子,妓女。你还要问什么?问呀!’说完又一个耳光打过去,打的孩子躺在地上哇哇大哭。听说从此以后,五个孩子再不敢问这些事了。

 

等我读大学回家时,妈妈告诉我,她的五个孩子备受歧视,全部到外地去入赘或和外地人结婚。婆婆也疯疯癫癫地离家出走,至今不知死活。”阳阳听了,心里难过了好几天,总觉得奇怪,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会落到如此结局。芸芸觉得:

“这刘文娇有点像三十年代的阮玲玉,太软弱,没有足够勇气,抵抗各种压力。”莉莉却说:

“玉玉,你如果落到那种地步,就一定能斗过哪些流氓?”李娟 认为:

“作为一个十七八岁女孩,又很有姿色,在那种环境下,是很难洁身自好的。然后又转向阳阳:

“以后你们村的农民,生活的怎样?”阳阳告诉她:

“不管怎么说,几年来,杀的杀,抓的抓了,死的死了。穷人分到土地和农具,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经济十分繁荣,一块钱可以买到三十个鸡蛋。以后大家都知道,又把农具收回到生产队,本来的穷苦农民翻身成了互助组组员,生产队队员,以后又成为公社社员,干活拿工分,吃饭去食堂,一 切按照条文规定,有序地生活着。”

听得出来,阳阳对目前的农村形势,或农民经济状况有些担忧。所以,李娟牵了一下阳阳的手,安慰说:

“很多事急不得,这么大的农村,这么多的人口,不可能一天就完全变过来,得慢慢来。”突然又问:

“那被揪耳朵的小女孩,做了什么错事?”阳阳:

“我们都被吓跑了,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讲给我们听。” 李娟又问。阳阳解释:

“我讲我逃学时,干什么去了。”她们俩捂着嘴偷笑。

 

本来要坐十几小时火车,好像很快就到了。阳阳通过简短的对话,感觉到李娟也是性情中人。阳阳知道,李娟想找机会一起出差,进一步了解阳阳。但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要了解自己。这使阳阳想起,最初认识李娟的过程。在工军宣队进城医前,由一派组建了革命委员会,院里有一个结合干部叫罗江,他是江西井冈山人,参加长征,人称红小鬼。他提出建立一个联合调查组,由当时医学系常委阳阳负责,罗江的爱人,也是参加过长征的老干部,过去是城医护理学校校长,她推荐该校专案组组长李娟,参加联合专案组。几个月前,邓英还请阳阳和李娟到她家吃饭,李娟平时很严肃,但在邓英家,十分随便,活波天真,婀娜多姿,春气逼人。临走邓英专门叫阳阳多多照顾李娟。阳阳还说:

“李娟可当我领导,哪儿需要我照顾。”邓英说:

“你们相处长,了解后就知道了。你以后叫她娟娟,别看娟娟长得好看,但没用,不懂事。”奇怪的是李娟在邓英面前,真像小孩一样很乖。走时李娟还抱着邓英说:

“阿姨再见。”邓英又叮嘱阳阳:

“先送李娟回宿舍。”,阳阳和李娟就是这样认识的。从言谈中,李娟也挺喜欢芸芸。下车后他们坐公交车入城,住在军队招待所,这城市很有名气,叫长岛市。分大陆 和岛区,周围是海。招待所在大陆区海滨,住在六楼,有两间卧室,格局与春花医学院招待所一样,大卧室是双人床,小的是单人床,有客厅,浴室,厕所等。卧室有门,李娟希望大家睡在一起,三个女的睡大床,阳阳睡小床。

 

安置好后,先解决晚饭。在街上转了约三十分钟,真的被阳阳找到一家江城餐馆,一看菜单全是阳阳讲的美食,就是没有四鲜粉皮汤和油炸五香猪骨头。他们点了一盘白宰黄鸡,一盘红烧酱扣肉,一碗百什咕噜,一盘香辣牛百叶。又买了黄米板,薯粉板各一块,一碗内包鲜虾的带子板,俗称鲜虾粉肠。然后转身问李娟:

“想不想尝尝我家的名酒,江米酒或糯米白?”李娟看看芸芸,又看看莉莉,大家都点头。于是买了二瓶糯米酒,一杯糯米白。李娟指着糯米白:

“怎样喝?”阳阳说:

“一人一口轮着喝。”李娟赶快端起来:

“我先喝,我只喝一口。”她喝了一口不敢全咽下,憋得满脸绯红,辣的眼泪都流出来。

这顿饭足足吃了三个小时,服务员一看老家的大学生,带来三个漂亮女大学生,格外热情周到,要啥给啥。四人都认为一辈子没碰到这么好的服务员,没吃过这么美味的酒菜。回宿舍洗澡休息。

 

第二天,在招待所吃了早饭。开会商量决定小分二组,每组有城医一人,远医一人。李娟和芸芸去一个地方,当晚可回。阳阳和莉莉去二个地方,可能要吃住在乡下。阳阳和莉莉坐公交车,一直到一个小镇,然后步行到农村的一个生产队。队长帮忙找来二位老人,了解情况后,做笔录,按手印。队长不错,还叫二个小伙子,用自行车把他们载到另一小镇,他们又坐二小时公交车,才到另一调查地点。找到大队办公室,说明来意后,把一位姓高的老人找来,按调查提纲问了几个问题,等全部手续都了结,已近晚九点。他们还没吃晚饭。这个大队既没有食堂,也没有招待所,大队书记把他们交给一个可靠的贫农家庭,热了一些米饭和青菜,就算是晚饭。晚上住的房子,只有一张床,而且没有房门和蚊帐,床上只有一条破席子,谁都可以看见他们,阳阳没关系,莉莉很不习惯。俩人不脱衣服,莉莉睡里面,阳阳睡外面,挡着门。可能是太累,还是睡着了一段时间。早上喝一点稀饭,萝卜干。阳阳要给给他钱,他说:

“书记说了,不能收你们的钱,大队会计会补贴我一点钱。”刚吃完饭,书记来了,还跟了两个小青年,各人一辆车,书记放了一点钱在桌上就走了。两个青年把他们送到汽车站,也回去了。他们坐在车上,莉莉老往阳阳身上靠,想睡觉。阳阳说:

“不到三十分钟就到站,换上另一汽车,大约要三,四个小时,你再睡,好吗?”上第二辆车时,阳阳赶紧抢到一个靠窗户双人位置,让莉莉靠窗坐,阳阳斜对窗户,让莉莉斜卧在他身上,睡一会儿。事实上,阳阳自己也睁不开眼睛,他还用手抓住前面椅子把,免得俩人一起倒下去。回到长岛石,李娟和芸芸还没有回来,她们赶紧洗澡换衣,阳阳睡小床,莉莉躺在大床上,很快就进入梦乡。醒来后才知她们已买好饭菜,等了近二小时,虽然饭菜已凉了,但都吃光了,又睡到第二天九点。他们开讨论会,觉得一切都已办妥,就准备去岛区玩玩,明天坐火车回校。

 

吃完早饭,大家忙着换衣服,只有阳阳坐在沙发上等她们。三人都是短袖白衬衫,配淡花裙。美的叫男人怦然心动。辛苦了二天现在又像小狗,小猫一样,活蹦乱跳。他们坐轮渡到岛上,这里只有几条街道,很窄,街道二旁摆满摊铺,几乎什么都有卖的。街道并不干净,没有汽车,公交车,只有自行车和载人的三轮车。李娟说:

“你们都是学生,只有我一个人拿工资,所以我租二辆三轮车,带我们游全岛。好吗?” 这种黄包车只能做俩人,所以芸芸莉莉毫不客气地先跳上三轮车。阳阳和李娟在后一辆车上。俩人坐在一起还是有点挤。李娟又穿的少,阳阳有点不习惯,总往车边上坐。李娟看出后,十分大方地把手搂在阳阳腰上,硬要阳阳靠着她。李娟身上好像有一缕缕软软的气息,老让阳阳心跳加速。李娟很开心,用另一只手一会儿指着大海,一会儿又指向空中说:

“一群海鸥正貼着深蓝的海面飞去,真美!”然后又指着周围建筑:“这是英国人建的,那是法国,还有德国,意大利建筑。。。”阳阳有点奇怪,回转头正好脸碰脸,俩人都脸色通红起来。阳阳说:

“李娟。。。”

“上次我们不是说过,俩人在一起,叫我娟娟吗?”

“嗯,是的,对不起,我忘了。”转过头笑笑又说:

“娟娟,这长岛城离我老家很近,离你家很远,你怎么比我熟悉,知道的比我多?”

“你猜猜看。”阳阳能感觉到,娟娟在看着自己,便笑着说:

“我实在猜不出。”

“我来之前,邓阿姨给我一本关于长岛的书,叫我看一看,游岛时可以教教春华。”

是邓阿姨的意思,让我们一起出差?”

“不是,不是。是阿姨要我多了解你。”

“阿姨又为什么要你多了解我?”

“我的天呀,是问十万个为什么?还不看风景!”他们到了一个山脚下,阳阳跳下车,见娟娟用手拉脚,估计是麻了,赶紧上前接她,娟娟的脚真麻了。爬在阳阳身上好一会儿才站直。回头看那两位,还坐在车上,阳阳也走过去招手叫她们快下来,莉莉轻轻说:

“快来,把我们抱下来,我们俩人的脚全麻了。”阳阳狠狠瞪了她们一眼,走回到李娟身边,李娟说:

“我们去扶她们下来,”她们两个都装模作样搭着李娟的肩膀和手才下来,还异口同声地说:

“还是李娟会照顾人。”

这是最有名的远眺岩,我们上去看看。”李娟说着,一手牵着芸芸,一手牵着莉莉,阳阳跟在后面。

 

从下往上到岩顶,只要有石面,必定有刻字。李娟回过头来问:

“谁最懂书法。”阳阳指着芸芸,三个女孩同时指向阳阳,最后还是李娟提建议:

“我指刻字,谁懂谁说,最后评出第一名,晚饭一杯糯米白。”大家都笑着同意,李娟手指旁边刻字:

“谁说?”看没人说。阳阳解释:

“我知道的,你们三人都知道。这是隶书,属于汉字书法中最庄重,最严肃字体。”李娟:

“这块呢?”阳阳看了一下芸芸,没反应,只好自己说:

“这是篆书,它是最古老的字体,是汉学祖师爷,甲骨文和大篆,小篆的总称,大篆指金,小篆又叫春篆,是秦朝李斯整理而成,书法瘦径挺拔,直方圆尖并用为特征。”李娟领着往前走,指着另一块问:

“什么体?”又没人说,阳阳告诉李娟:

 “芸芸写得一手好字,她就是从这种书体练出来,她竟然还装着不知道,罚她说。”李娟和莉莉转向苏芸,弄得她满脸红晕只好说:

“这是行书,由隶体演变而来,介于楷书与草书之间,是楷书的变体,写之如走路,故为行书。历史上最有名的就是东晋王羲之《兰亭序》为第一行书真迹。有人说,行书是楷书草化,我只知道这些了。”说完看着阳阳,阳阳补充说:

“所谓行楷,是楷多于草,相反,行草则草多于楷。”莉莉看看周围好像有不少人跟着他们一道听,也可能是偷偷欣赏三位妙龄少女。这时李娟又指着头顶一块问:

“什么体?”阳阳说:

“这是楷书,是汉朝时一隶书,改进为楷体,楷书以唐朝为盛,代表人物当属颜真卿,其笔画有雄健恢弘气势。《辞海》说,它形体方正,笔画平直,可做楷模,也有称为正楷,真书或正书,是目前最流行字体。”快到山顶时,只见一石壁上刻的字,龙飞凤舞,李娟又指着问:

“什么体?”先看莉莉,又看看芸芸,都只是笑,不说话,只好又转向阳阳:

“春华,你说吧!” 阳阳说:

“其实在这儿的人,包括周围的群众,谁都知道这是草书,有草篆,草隶,狂草等。它以笔画纠连,书写流畅,字简难认为特征。我很同意一种说法,即五种书法中,草书最具抽象艺术特质。有书已尽而意不止,笔虽停而势不穷的韵味。好的草书就在于,狂乱中隐含着优美艺术之妙。”

 

站在岩顶上,海风从侧面吹来,裙边飞舞,秀发飘漫,仰望长空夕阳斜照,彩云翻滚,绚丽夺目。浩瀚无边的深蓝海面,波轻浪漫,霞光闪烁。一群群海鸥,一排排飞燕在空中比翼齐飞,海水共长天一色。

 

他们站了半个小时,越来越觉得清凉,阳阳说:

“看够了没有,太凉了,走吧!”李娟年龄最小,最经不起冻,身不由己靠到阳阳身上,莉莉赶快搂着李娟往山下走去。到马路上,又租了两辆车,这时芸芸和莉莉跳上车相拥在一起,阳阳扶着娟娟上车,娟娟二手放在阳阳手上,搓来搓去。车飞快地向码头驶去。

 

他们回到家,赶快换成长衣长裤。然后,李娟又提出,她要出钱请客,遭到阳阳坚决反对,他说:

“我们出差还是有补贴,所以,不应该再花李娟的钱,更何况李娟还是我们的小妹妹。今晚我们三人,哥哥,姐姐请小娟妹吃晚饭,行吗?”莉莉,芸芸一致同意,并先从远医的预支出差费中支出。李娟:

“好了,谢谢三位兄长,姐姐,还是一起吃吧。”莉莉觉得应该请李娟,以报答她的二次车费。阳阳和莉莉去买晚饭,芸芸伴李娟在家。临走,李娟还嘱咐莉莉,由她出钱买一大杯糯米白,给阳阳,以示奖励。

路上,莉莉笑眯眯地看着阳阳好久,阳阳说:

“你再看,我就咬你耳朵。”莉莉还是看了一会说:

“相处这么长,越来越发现,你这位男生还是很讨女孩喜欢。”阳阳拉着她的手,在自己脸上贴了一下说:

“你可不能随便说这话,最好放在肚子里,行吗?”

“不,我已经放在心上了。”

“对,我们是知心朋友。”他们高高兴兴地买了一大把东西回来,有酒,有肉菜,有饭。十分欣慰的是,他们又一次住上这么高级的宾馆,这是李娟争取来的。不管怎么说,他们都像亲姐妹,亲兄弟一样,无猜无怨。莉莉先提出,要李娟和阳阳合唱一支歌,李娟不知该唱什么,脸像早晨的太 阳,红彤彤的。阳阳知道莉莉捣蛋,就碰了一下莉莉:

“你先唱一首。”莉莉想了想,唱了一首《玫瑰三愿》唱完大家悄悄鼓掌,然后阳阳半唱半念道:

“柔风情雨轻吹打,少年滋润,情郎攀摘,让我红颜永好,留住芳华,常年嫩艳不凋谢!”这下,把莉莉羞得扑在阳阳身上,又扭又打。芸芸赶快把莉莉拉起来,李娟还不十分明白。芸芸提出要罚阳阳唱一支歌,以报莉姐之仇。阳阳想不出,有什么歌他能唱,就叫李娟唱一支,李娟想了一会说:

“好吧,我的声音比莉莉差多了,但我可以唱一支《芳草心》里的主题歌《小草》。”阳阳第一次听娟娟唱歌,十分好听,而且选的歌也是很符合她现在的组长身份,毕竟是江南委婉女生。阳阳故意说:

“这下该谁了。”莉莉立刻说:

“该你!”阳阳想想:

“好吧,芸芸和我合唱一首行吗?”小芸这次真是很给面子,而且十分大方地站起来拉着阳阳的手,唱了一支《其实你不懂我的心》唱完了又开始吃喝玩。真是今朝酒醉何方?就在明月清风里,就在望川滩,橄榄树下。

 

第二天坐火车回海城,陆阿姨给李娟和阳阳放假出去玩玩,劳逸结合。正说着,一个工宣队员叫他们到院里开会,汇报案子的调查结果,他们到院部专案组,李娟口头汇报了调查情况,阳阳把书面材料全部移交给他们,会议开到午饭前终于结束了。

 

饭后,阳阳直接到市一医院去做义工,在门口碰上李雯雯正往外走来,过一会肖峰也出来。肖峰告诉阳阳:

“今天没什么工作可做,住院部的医生和军宣队吵得很厉害。”

“吵什么?”

 “这里的工军宣队,决定组织工人监督队。”

什么工人?不是已经有工军宣队了吗?”

工宣队迟早要离开,为了保证长期监督专家教授,医生和护士的思想改造。。。”

“不就是臭知识分子,臭老九吗?”

“是呀,从昨天开始。。。”没等肖峰说完话,阳阳又插问:

“监督队的工人是哪儿来的?”

“这几天你到哪里去了,连这个都不知道?”这下雯雯插话了:

“所谓的工人,就是整天在我们周围扫地的,病房倒垃圾,端便盆尿盆,洗换床单的,看门的,饭厅里买碳烧水,烧饭,炒菜,职工吃晚饭后,擦桌子,擦地的。从昨天开始,做手术前,由他们主持讨论,做手术时,由他们站在手术台上监看,看是否有臭知识分子,手术医生伤害工人,农民,病人。。。”

“如果是知识分子生病呢?” 阳阳。

“也要监视,看医生做的对不对!” 雯雯。

“他们懂?!”阳阳。

“当然不懂,如果懂,那怎么会去端尿盆?就是因为不懂,才成为工人阶级吗?你看这些工宣队,全是考不上大学的劣等生。” 雯雯。阳阳说:

“哦哟,真是一天一变,形势发展一天等于平时三十年。我出差三天回来,竟然发生如此翻天复地的变化”肖峰说:

“走,回校去,别想太多。”阳阳说:

“既然来了,我还是想看看。”

“好吧,我们在这儿等,我正好有点事想和雯雯说说。”

 

阳阳到医院十几个科室转了一圈,会议室,会诊室,手术室,病房,药房,医生,护士值班室。到处有工人戴着红袖标监看。一见手术室正开门,阳阳赶快洗手消毒,穿上手术衣进去。难以置信的奇特而古怪的画面,呈现在阳阳面前,护士长站在主刀医生一边,另一护士站在第一助手医生一边,在护士旁边和主刀医生旁边各站一位“工人”监视员,两个黑脸队员,成对角之势。主刀医生在手术中,变换程序时还要告诉监视员,得到“工人”同意才能进行下去。手术临近结束,阳阳亲耳听见主刀陈医生问旁边工人:

“我要准备关腹,行吗?”那工人装模作样地说:

“行”阳阳有意等到手术完,看看说“可以”的是谁。到洗手间一看,是六病房姓程的清洁工,他每天的工作是把脏痰盂和尿便盆拿去洗干净,再送灭菌室消毒,再由他送到每个病床边。阳阳走过去问程工人:

“你知道什么叫关腹?缝几层?”引来全室哄堂大笑,程工人气得咬牙切齿:

“江春华,跟我到工宣队去。。。”阳阳早已跑得不见踪影。

 

阳阳实在无法理解,今天所见一切。但不管怎么说,最倒霉的还是病人!走到门口时,见肖峰还在和雯雯说话,阳阳放慢了脚步。见他们站起来,肖峰说:

“你先回去,我有事跟春华聊聊。”还是阳阳先开口:

“肖峰,四个女孩整天围着你转,你究竟要哪个,我好告诉她。”

“哪四个?”肖峰问。阳阳说:

“药学系的郭文珍,四年级的陆秀云,二班吕芬,二年级的郑绣娟。她们经常来,弄得我没法睡觉。”

“工作关系,同学关系和恋爱关系不要混为一谈。”肖峰。阳阳说:

 “我不讲关系,只讲那是恋爱关系。”

“没一个!” 肖峰。

“郭文珍可是真的,我看出来。” 阳阳。

“我已经跟她说清楚了。” 肖峰。

“什么叫说清楚了。恋爱是来去无踪,能说清楚?” 阳阳。

“本来很清楚的事,被你一搅,反而糊涂了。” 肖峰。阳阳问:

“什么意思?”肖峰摸了摸额头,想了一会儿说:

“你不要插话,让我说:第一,当一个女性跟你比较近,你不能就认为是爱你,否则就是自做多情,当然你我不属这类人;第二,要明白我们周围百分之百是高智商,高素质的女生,而且大部分很可人,拎特含蓄,男生要分辨出是友好还是情爱,时间长了有时能看出,有时看不出,为了避免犯第一种錯误,必须等,等到女生先说明才算数;第三,如果对方已说明,她是为爱而接近你,那我们就必须告诉对方,同意或不同意,而且说明理由。就我对你的了解,你能做得比我好。”阳阳静静地听着,突然没了。他看了一眼肖峰,他好像不知,阳阳为什么看他。阳阳忍不住说:

“你讲的是原则,在这原则指导下的具体行动还没说。” 肖峰又解释说:

“我知道你会刨根问底,四人中只有文珍讲明了,我立即拒绝了。”

“为什么?”阳阳。

 “因为我有了。” 肖峰。

“是谁?”阳阳。

“必须向你汇报?” 肖峰。

“当然。”阳阳。

“为什么?” 肖峰。

“没有为什么。”阳阳。

“真难缠。” 肖峰。肖峰。阳阳:

“这叫缠?是必要的!”肖峰终于软下来说:

“只要你给个理由,我就全盘托出。”阳阳想了一会说:

“女大学生,不同于女工人。她要靠近男生,要有几分把握,否则感情投入后,拔不出来,岂不是伤害女生。。。” 肖峰说:

“怎么啦?你平时不也是这样。直说,否则不谈了。” 阳阳无耐地说:

“吕芬是够标准了,她问我,你有没有对象。”肖峰高兴地笑了:

“本来一句话就说清了,非要拐弯抹角。我在读高三时,父母给我找来一个农村代课教师。”

“爱你吗?”阳阳。

“你能等我说完再问?” 肖峰。阳阳说:

“行,你说吧!”肖峰继续说:

“我理解父母的心意,怕我考上大学,在外地工作找个城市姑娘,不会去照顾他们。既然是未来家庭的另一半,自然要认识,所以我们就补谈恋爱,当我进城医前,就举办了订婚仪式,我不可能再变了。所以,只要有女性直接向我倾诉,就告诉她这一切,”

“如果是暗示呢?比如约你玩,牵手。。。” 肖峰。

“那不算。人家不明说,你想玩就去,有事或不想,就不去。但不能自作多情地告诉她,我已订婚什么的,很丢人,像你我这种人丢不起!” 肖峰。阳阳问:

 “以后有女生问我,能告诉她吗?”肖峰想了一会说:

“可以,但只能说,他已有对象,而且已订婚了,不会变了。”阳阳说:

“行,不说具体,明白了。”肖峰说:

“今天我本来想谈你的事,结果却把我先揪出来。”

 

未完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最劲爆,最给力美国专利产品<骨精华>消除关节痛、骨质疏松<心血通>预防心肌梗塞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2017: 长篇小说 《原草枯荣》踏上归途
2016: 蓝若:夕阳无限
2015: 美国华人冰火故事:妈的老男友101
2015: 红叶:中篇小说:淘金女郎(20)
2014: 美国华人情色往事:帅哥夜梦难宁(187)
2014: 10个恋爱雷区让男友瞬间翻脸
2013: 又痒又痛的爱情必有基因错误
2013: 婚外恋不过是延续激情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