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粉缨
万维读者网 > 恋恋风尘 > 帖子
醉红颜 15
送交者: 若云 2018年06月09日07:12:15 于 [恋恋风尘] 发送悄悄话


醉红颜  15

 

前天终于放出来了,说不是特务,但还没有彻底平反。我去看他,除了一个空空的房子,什么都没有,我要还他照相机,他说:‘不安全,还是放在你手上安全。’他接着说:‘我想了想,还是送给你,作为告别礼物。原因有三:一来,这相机如不在你手上,老早就被抄走了。二来,全部朋友甚至亲属都揭发我,批判我,更有甚者无中生有,只有你一个人,没有揭发我一句话。第三,不知哪一天我又被抓了,还是被没收。所以送给你,倒会成为我们友谊的象征,也是我们几年好友的见证。’最后我收下这有特殊意义的礼物,但等我工作后,会按新相机的价格寄钱给他,他答应我收下,不答应我就不收。最后他看我确实真心诚意,就双方都同意了。”小芸说:

“一个旧照相机,还有这么感人的故事,春兄处事确有独到之处。”雯雯也说:

“是凄美的故事,是令人难忘的悲惨遭遇。”莉莉说:

“要么我们今晚就聚会,一是告别,离别后,人长久,共婵娟。二是祝福,祝福杨老师早日得到清白之身,回到教师队伍。”

 

毕竟青春年华,他们似乎开始经得起社会大熔炉的考验,也放得下烦恼。阳阳十分珍惜雯雯的释怀,几次主动牵着她的手,以示内心十分欢迎她参加这次聚会。阳阳认为,男女生之间应该有友情,不要因为没有结婚而伤害它。

他们沿着海威路。走走玩玩,所需东西基本采购到了。忽然莉莉问阳阳:

“到哪儿去?”阳阳反问莉莉小芸:

“是啊,到哪儿聚会?”现在学生都在学校,到处都是工军宣队,还有老工人义务治安员。阳阳问莉莉:

“那小教室?”

“最近没去,不知道。要么就到那里,如有人的话,我们可再找个没人的教室。”他们到教室后一看,没有人,就七手八脚地整理一下。很不错,莉莉认为今天是告别聚会,所以什么都不限,大家想说就说,想唱就唱,不限题。雯雯首先开口:

“前天吕洁跟我讲了一件事,对我触动特深,甚至有点影响我的生活轨迹。”小芸说:

“那快说,也许对我们都有好处。”雯雯的心情似乎有些沉重起来,说得较为缓慢:

“吕洁有个表姐叫胡文英,从小一起读书,吕洁读中学,她读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浦洋教书。文英长相很好看,高个,认识一位大学教师,俩人从相知到结婚,生子,听说生活都很美满。吕洁的妈妈叫她,毕业前去看看表姐。”小芸说:

“这是很正常的人生归宿。”阳阳说:

“别急,听雯雯说完。”雯雯低着头,继续讲述着:

“去后,第一天就当着吕洁的面大吵,吵到中途,她的丈夫竟然拿起小櫈子向文英表姐头上摔去,立即满面是血,她丈夫竟然扬长而去。吕洁用白毛巾按住伤口赶快到卫生室,包扎完。然后扶她回家,表姐说头晕得很,就躺在床上。吕洁问她怎么回事?妈还老是说,你们过得很甜蜜。文英泪水不停的流,满面都是泪水。吕洁很心痛,这么文静的一个大学生姐姐,竟会落得这种下场。不解的问:

‘姐姐,跟我说说咋回事?’文英叹口气说:

‘纸包不住火,迟早你们会知道,就说了吧。结婚前谈恋爱,她对我是无微不至,倍感幸福。可是婚后,就经常吵架,打我,甚至在我怀第二个孩子时,用木头打我头和肩膀,耳朵也被他拉破了。我倒在地上,他还踹我,我护着肚子任他打。最后是邻居把我从地上拉起来,送到医院缝了十四针,住了五天医院,肚子小孩稳定后才回家。’吕洁觉得奇怪地问:

‘为什么不告诉他学校领导?为什么不离婚?。。。’文英握着吕洁的手说:

‘你还小,有些事你不懂。’吕洁又接着问她:

“以后呢?” 文英说:

‘一直是吵打不停,就这样过着,到现在快二十年了。’ 吕洁问表姐:

‘为什么不离婚?你不怕哪一天被他打死!’过一会,文英丈夫回来,一脚把门踹开,喊道:‘怎么还不烧饭!’吕洁实在气愤不过说:

‘姐被你打成这样,还能烧饭?过去你们到我家,我们还叫你姐夫,其实你就是地痞流氓。哪儿有一点像是个大学教师。。。’那王八又拿起櫈子砸向吕洁,文英竟然站起来挡着吕洁说:

‘你敢打她!我就死给你看!’吕洁听后简直是欲哭无泪,她的个头比他高,就毫不客气地跳起来,抓住他的櫈子往他的头上一推,他万没想到吕洁这么厉害,一下摔倒在桌底下,等他爬起来,吕洁已走得无影无踪了。”莉莉第一个说:

“吕洁是好样的。”此时雯雯还沉浸在悲剧中: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真的吗?谁能解答?”小芸问:

“这事怎样影响到你的生活?” 雯雯说:

“如果文英一直处于恋爱状态,悲剧可能就不会发生,难道不是吗?”小芸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阳阳看整个气氛十分低沉而怨恨。就想转变一下话题:

“雯雯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会给我们以人生启迪。我给大家讲一个乾隆皇帝怎么能活到近九十岁的故事,爱听吗?”小芸说:

“听听也好。”阳阳说:

“大家都知道,几千年来皇帝命不长,乾隆命最长,因为他有四勿十常。四勿是食不言,寝不语,酒不醉,色勿迷。十常是搓面,运眼,叩牙,弹耳,捏鼻子,伸肢,揉腹,屈膝,提肛,按足。”莉莉说:

“这是有科学道理,万事不能太满,生命在于运动。” 小芸说:

“这种说法与孙思貌的观点,有异曲同功之妙。”雯雯问:

“他是谁?” 小芸说:

“人称孙天医,西魏人,141岁成仙,有养生十三法:梳发,运目,漱津,鼓耳,洗脸,敲头,叩齿,摆腰,揉腰,摄谷道(提肛,即-吸气提肛至难以忍受,再乎气放松。),扭膝,散步,搓脚。”雯雯插进来说:

“我还有一句话要告诉大家,就是吕洁回家告诉她妈,她永远不结婚,准备找个男孩相好到老。”

“真的吗?” 莉莉。

 “不信,明天你们自己去问她。”阳阳悄悄问雯雯:

“你今天是否受文英遭遇的影响?”雯雯点点头,然后面向大家:

“我很想唱《不了情》,它很能表达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大家一致轻轻鼓掌。

“忘不了。。。”她改了一些词,结合自己的心情。旋律不变,唱的低沉缓慢,悠长悦耳,唱到“寂寞的长巷。。。”从低音流畅起扬,在颤音的修饰下,情深意长,出神入化,把四颗心揉在一起,随着优美歌声飘向远方。

 

可能是因为“别时难。”尽管意犹未尽,但又很难活跃起来。每个人的心头似乎都压了一块石头。雯雯帮小芸把一些剩的东西带回宿舍,莉莉和阳阳在门口等她们,这时莉莉问阳阳:

“明天还是后天再来一趟,离开前,你必须单独陪小芸一天。”

当然,我也这么想的,我明天上午来,在公园等小芸,晚上我请你们吃饭,三个人再。。。”阳阳有点说不下去,莉莉牵着他的手:

“不说了,明天见。”这时雯雯和小芸回来了。她们送阳阳和雯雯上车回学校。

 

阳阳准时到小公园,芸芸已等在那里,他们还是身不由己地到了小教室。小芸还是喜欢坐在阳阳手上,头贴在阳阳脸颊上,一句话也不说,俩人都闭着眼睛。不知过了多久,听见有人说话,小芸很敏捷又很轻地站起来,一手牵着阳阳,向四周看了好久,只有声音没有人,阳阳站起来,沿着女儿墙走来走去。芸芸的眼睛老是红红的,还是阳阳先开口:

“我很快要走了,不管到哪儿,第一件事就是发电报给你,只能发给付老师,你要尽快回电报,只要你需要,我会赶回来帮你。把你送到分配单位,行吗?”芸芸双手扣在阳阳脖子上,笑着看着阳阳的脸,说:

“行,行。。。”她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无声地流个不停。。。

 

天渐渐暗下来,他们到实验室洗脸,但无济于事,俩人眼睛都红彤彤的,不好见人。阳阳亲了亲芸芸的眼睛,她说:

“吻不掉,最好在凉水里泡泡。”俩人泡了一会,稍微好点。芸芸说:

“没关系,莉莉是自己人。”但他们还是在人少的地方,转了很久才到靠近饭厅的教室,芸芸深情地亲了一下阳阳说:

“你等一会,我就回来。”她很快走了,过一会又回来,拉着阳阳走到饭厅,莉莉已买好一切。然后芸芸在前,莉莉在后,阳阳夹在中间,很快就到了宿舍。莉莉说:

“我忘了,今天是星期六,我们宿舍和隔壁都没人,外面有工宣队,这里很安全。一般情况下,工军宣队不来女生宿舍。”小芸说:

“莉姐,我想喝一点酒。”莉莉立马放下筷子:

“我去买,把书包传给我。”她把东西放在床上,拿着空包出去了。阳阳抱着芸芸说:

“你休息一下,等莉莉回来一起吃。”芸芸闭着眼睛,爬在阳阳胸前,一句话也没说。等莉莉进门,倒好酒才把她拉起来。莉莉笑着说:

“其实,我也想喝,坏了,这是认识你以后,才有的坏毛病。过去我和玉玉从来不喝酒。”阳阳说:

“不是坏事。第一,可舒筋活血;第二,可消愁除烦。当然要学乾隆皇帝,什么都要节制有度。”吃着,喝着看外面下起雨来,莉莉把窗户关上,又出去看看,临近宿舍有没有人住。然后又到厕所看了一下,没有人,才进来叫阳阳上厕所,莉莉带阳阳进去,芸芸在门口‘望哨’,一会阳阳就回到宿舍,等莉莉回来,芸芸才去厕所。男生呆在女生宿舍最烦人的就是上厕所。

 

莉莉和芸芸把桌子靠在窗前,窗外细雨纷纷,在微风的吹送下飘来飘去,雨点落在窗户上,滴滴答答淅淅沥沥,室内三人都沉默无言。莉莉长长的睫毛上滚动着几滴晶莹的泪珠。这是他们在一起,第一次没有笑声,没有歌声。莉莉把二床被子放在墙边,她靠在被子上,阳阳还是坐着,喝了一些酒,莉莉拉着他,也靠在被子上,过去三人在一起时,都各睡一张床,这是第一次穿着睡衣手拉着手,依偎在一起,不知什么时候才进入梦乡。第二天醒来,三人的眼睛都挂着泪水,在默默无言中告别。

 

阳阳回到系里。陆阿姨告诉阳阳:

“明天起,不要到办公室了,准备行李去报到。顺便告诉肖峰和一个叫什么来的,他们分到二机部绝密单位,也是明天停止工作。”过了一会,阿姨又说:

“你和肖峰离校时,系里和院里都有一个工宣队领导和一名军宣队领导,系里自然是我和小娇,用学校轿车送你们上火车。到单位报道后,若有什么困难,可来电报,我们会出面与他们交涉,直至双方满意。这是电报地址和联系人,他是军代表,院办负责人。”说完就示意阳阳,小娇回去。这也许是好心的阿姨,在安慰阳阳而说的。到了楼下马路上,小娇对阳阳说:

“比起工宣队,我们相处更长,军代表一直是我,在系里,我是领导,实际在我内心里,你还是像我大哥,但愿有机会,你能到军医院来看看我,你去过,所以不用留地址。你走时不管院里怎么安排,我和阿姨肯定会送你上火车。”阳阳第一次从小娇嘴里听到如此感人的话:

“我一生很难忘了阿姨和你,只要有机会到海城,我一定会拜访你们。请转告阿姨,再次感谢你们两人对我的关爱。”说完阳阳眼睛酸酸的,便告辞回宿舍去了。过了一会李娟来了,阳阳问:

“你怎么知道我的宿舍?”

阿姨告诉我的。” 李娟。

“你来干吗?” 阳阳。

“我不能来吗?” 李娟。

“哪里的话,快请坐。” 阳阳。

“你快走了,你报到后给我来封信,这是我单位的地址和我妈的地址,你的第一封信寄到我单位。”阳阳说: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娟娟拉着阳阳的手:

“又来了,你说的我听不懂。。。。本来要陪你玩玩,看来不可能了,你走时我会来送你。”

 

阳阳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位天真无暇的少女,也许在未来的生活中碰不到了。阳阳说:

“你说话有条不紊,你是一天一天在长大,在成熟。” 阳阳感到十分幸运,离校前有这位好妹妹,他望着娟娟:

“我到后第一封信就写给你,寄到你单位。一有机会到海城,第一个要看望的人,就是你小娟妹妹。而且还要陪你到灵洲玩一次,帮你铺床,帮你洗澡,帮。。。”此时, 就像两片榴花瓣,突然飞贴到娟娟的腮上似的,她两颊排红,喊起来:

“要死啦,不要,不要,都不要。。。”阳阳赶快说:

“是开玩笑,又不是真的。”阳阳真高兴娟娟确实天天在变,越变越成熟,越变越可爱。

 

晚上,肖峰末经阳阳同意,就买了不少东西,还买了一瓶山东高粱酒,关起门来说:

“谁也不准进来。”他们两人准备聊聊,吃吃,喝喝,再睡个好觉。肖峰喝了二口高粱酒,阳阳也喝了一口:“哇好辣!至少六十五度。”肖问:

“别人我不管,李娟你得小心,她爸是大干部,你跟她什么关系?”

“同志关系。”阳阳。

“我不是开玩笑,到底是什么关系?” 肖峰。阳阳换了话题:

“你知道她多大?”

“总是二十左右,还能多大?” 肖峰。

“你再猜猜。”阳阳。

“什么意思?” 肖峰。

“她还没成年!”阳阳。

“真的!” 肖峰。

“肯定,才十六岁。”阳阳。

“小孩怎么可以参加审干组。” 肖峰。

“不知道,但也不能算是小孩,她现是护校三年级了。”阳阳。

 “那你呢?谁是你心上人?” 肖峰。

“应该是远医的芸芸。”阳阳。

 “我听说了,而且远医校方领导也跟我说,有个于莉莉和苏芸都是很优秀的女生,祝贺你有眼力。”阳阳问:

“绝密单位是什么意思?”肖说:

“我也不清楚,就是政治上对你信任,否则会叫绝密?但不一定工作环境好。火车票都是军宣队买的,我知道到西站上火车,到乌鲁木齐下车,有军车来接,其它我就一点也不知道。赵旭分到哪里?”阳阳说:

“分到四溪什么滨市医院,我经手的,很好。”阳阳继续说道:

“今天是十分难得的一天,别着急,慢慢喝,以后这种机会还不知有没有。”原本两人并排坐,为了防止睡着,两人各自坐在自己床上,肖峰说:

“万一困了,一歪头就入睡。”肖峰又问:

“班上有几个留校审查,暂不分配?”阳阳:

“四个,都涉及到打砸抢。”肖峰告诉阳阳:

“全校三个系十个附院,有 一百九十八人因审查或打砸抢死亡,涉及二百多名学生。这些人留校审查后,根据情节轻重,再分配,或开除,或判刑。这次是来真的。”阳阳说:

“是呀!我听说要抓四类人,具体不太清楚。”肖峰说:

“喝吧,离校也许是福。”他们谈谈说说快到天亮才睡,醒来已是下午三点。

 

十一。西北风情

 

火车一直向西,阳阳坐在靠窗位置。窗外一望无际的中原大地,林疏草茂,麦浪滚滚,一群群房屋点缀其间,牛马飞鸟,一片生机盎然。然而在火车继续向北后,窗外却是一望无际的黄土荒原,没有高大的树林,没有花草,没有绿色,黄橙橙的,即使有几株小灌木也是黄秃秃的。阳阳深信和江南相比,这是世界的另一头。正在胡思乱想。。。,忽然有人轻轻的拍他的肩膀,回头一看竟是一年级的秦虹,问她:

“你怎么在这里?”她笑嘻嘻看着阳阳:

“你又怎么在这儿?”她当然认识阳阳,阳阳也认识她,但彼此在学校说话不多。她嘴大皮肤稍偏黄,短发。

“你什么时候上车的?” 阳阳问。

“跟你同时上车。” 秦虹。

“我怎么没看到你?” 阳阳。

“你怎么能看到我呢,你是坐轿车,还有工军宣队送你上火车,我是自己爬上火车的。” 秦虹。

“那我上车后怎么没见到你?” 阳阳。

“我就在第一节车厢,你鼻子朝天,当然看不到我了。” 秦虹。

“真没想到,在去报到的路上就碰见你。” 阳阳。

“说明我们有缘。” 秦虹。

“什么缘?” 阳阳。

“我不知道,好了,江春华,告诉我你分到哪里了,我好去找你。” 秦虹。

“我分到医学院附院,你呢?” 阳阳。

“我分到县里,然后再分配。等安顿好,我到附院去找你。” 秦虹。

“欢迎,欢迎。” 阳阳。到了黄峡站,他帮秦虹搬东西,送她下车。下站便是终点站,省会金川市,阳阳下车直奔附院。报到后,被临时安排在职工单身宿舍,休息二天,再开始工作。

 

阳阳坐车游览金川市,跟海城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当地人跟他说:

“一条街,二座楼,一个警察看四头。没有车,没有桥,吃喝住宿不用愁。”阳阳从南门进去,唯一的一条街十分破旧,街两边全是卖吃的,也有几家百货商店,还有打铁铺,修自行车铺。真是吃喝不愁,每走二步就有一家卖吃的,烟雾腾腾,羊肉味特浓,不到一小时全看完了。回家前,买了一大碗羊肉杂碎汤面,一毛五分钱,真很好吃,杂碎炖的很烂,也吃得很饱。

 

回到医院,去看了看未来居住区,职工宿舍。阳阳到处乱转,发现很多外地人,有男有女,都像是受过高等教育,文质彬彬,眉清目秀。到了一棵树下,见两个男的坐在那里谈什么,一见阳阳就问:

“从哪分配来的?”

“海城医学院。” 阳阳。

“噢,老大城医毕业的,来几天了?”

“一天。” 阳阳。然后他们自我介绍:

“我叫尹清,他叫黄仲元,都是津港医学院下放到此地的。”阳阳也自我介绍:

“我叫江春华,”尹清特别热情,还邀请阳阳上楼坐坐,来开门的是一位典雅端庄的中年妇女,阳阳认为是尹老师爱人,便说:

“尹太太好!”这一来弄得俩人哈哈大笑,这时黄仲元也来了,阳阳赶快说:

“黄老师好。”黄问:

“你们笑什么?”尹老师说:

“江春华把我们的大美女,说成我的太太。你说我这人有这福气吗?”然后尹老师叫大家坐下,女主人送来了一壶茶,三个杯子,倒好茶。阳阳想说感谢,但又不敢,有点尴尬。尹老师看出来了。赶快介绍:

“她叫余梅,是内科医生。”然后指着黄仲元说:

“他搞普外,我搞脑外。”阳阳以十分尊敬的口气说:

“你们都说我老师,而且是资深老师。一来就认识你们,实感荣幸。”他们住在一起,还是有点。。。,又是尹老师先说:

“我们津港医院的职工,全部下放到这里。有教授,医生,护士,行政干部。而且到这儿来的基本上是‘单身’,住单身宿舍,吃食堂的饭菜。一,二天还行,时间长了受不了,也很孤独,所以就想出了一个搭伙的办法。几个合得来的人,合住家属院一套间。这样住在一起,每人一间卧室,共用客厅,厨房,洗漱间,也一起吃饭。大家把钱放在一起,轮流烧饭,有时谁有空谁烧。现在津港医院来的,都是采用这种方式。”阳阳听了觉得非常好:

“诸位老师,这应该算是一大发明,这样解决了下放所碰到各种困难。太好了,老师们真聪明。”余老师:

“我们的发明,还得到新来大学生的支持,值得高兴。”尹老师想邀请阳阳一起吃晚饭,阳阳婉言谢绝。

 

第三天去上班,阳阳被分到腹外科。这是外科最基本技能,腹外科熟练了可进胸,脑等更为专业外科。同时平生第一次拿到一个月工资,五十二块钱。往家寄去二十五块,存十块,待存够了还沈老师的手表钱和现金三十元。还有一件事让阳阳庆贺,就是妇产医院就在旁边,莉莉分到这家医院。阳阳几乎每天去问门房,有没有海城远洋医学院的学生来报到。第一周医院几乎没有安排正式工作,主要是参观,熟悉工作环境,参加一些手术,当助手。他们以为阳阳和其他刚毕业学生一样,什么都不会。第一天看完了,见门诊手术缺人手,就主动要求每天承担一部分门诊手术病人。

 

科主任是本医学院毕业的医生,大家叫他洪主任,他対阳阳说:

“你想学,没问题,可随时去。”阳阳说:

“我可以单独做。”

“真的?” 洪主任。

“是的。” 阳阳。

“那还有什么手术,你能单独做?” 洪主任。

“阑尾切除,疝修补,胃穿孔修补手术等。” 阳阳。

“胃大部切除,脾切除呢?” 洪主任。

“当过多次第一助手。” 阳阳。

“太好了,明天你就去手术室。你自己看,能做的你做,不能的让他们教你做,好吗?” 洪主任又说:

“每年有二次下乡巡回医疗,各一个月,新来医生又要先去一次,行吗?”

“没问题,我家就在农村。”阳阳。洪主任说:

“下周去,走之前我会安排,把你会做的手术,再来一遍。还有,你会做男女结扎,包皮切除,扁桃体切除和刮宫吗?”阳阳说:

“这些手术我在海城医院都做过。”洪主任握着阳阳的手:

“太好了,这一周,这些手术都由你做,我叫护士长帮你。”阳阳在二周时间里,每天工作十二小时,不管大小手术,一个也不放过。小的主刀,大的当助手。护士长其实是主任的监督,主任问她情况,她回答六个字:

“心灵手巧,罕见!

 

阳阳申请到一套搭伙房,结构都一样,三个卧室,一个客厅,一间厨房,一间厕所浴室,准备莉莉来了共用。阳阳也想,如果把苏芸调到这里,就放心了,但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下乡前三天,得知莉莉坐火车到金川,阳阳赶快去接人,在火车站,几乎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到莉莉从车厢走出来,阳阳迅速迎上去,俩人拥抱在一起,真像在异国它乡再相逢,热泪盈眶。简单商量一下,决定现住在阳阳的“新家”,明天陪她去报到。

到家后,莉莉十分满意,她在家洗澡,阳阳去买饭菜,还买了一瓶莲花白酒。阳阳自离开海城后,还没沾一滴酒。阳阳回来,莉莉正在收拾房间,穿了件白色小兰花睡衣。阳阳把东西摆在桌上,俩人互敬一杯,感谢老天帮忙,又一次重逢。莉莉告诉阳阳,工宣队催她几次,不得已只得先走,芸芸和她在火车站分手时,俩人都哭成泪人。莉莉接着又说:

“据一位女工宣队透露,芸芸可能分到五盘山,那里很荒凉,一个女生单独在那里工作,很可怕,也很危险。所以,你趁着这次下乡,能否找个接收单位,分到这里来,至少可以互相照应。”吃完,莉莉可能因高兴而多喝一些,有点醉。阳阳扶她进屋先睡,他洗簌完也睡了。

 

醒来,第一件事要去报到。走路五分钟就到了妇产医院,很快办理完手续。也是三天后上班,发工资,报销车费,住宿费等。按当时规定,只要不结婚,每年有一次免费探亲假,结婚后就没了。莉莉到邮局发电报给芸芸,上午发出,下午就收到芸芸回电说,已知将被分配到五盘山。阳阳和莉莉联名发电报,告诉她,要尽可能留在学校不出发,等待这边找接收单位,以便改分配方案。

 

阳阳和内科医生,一名麻醉医师,两名护士坐一辆救护车,下乡到青县。开车一小时就到了,他们住在县医院。在青县与附院间有个农场,是军垦农场转交给地方的,但独立为县级单位,这次阳阳也得去。秦红和吕洁也在此县,但分到二个相邻公社卫生院。还有一个卫生院是去年分来的,男生是远医的,女的是城医的,属恋爱对象,但几年也没结婚。

第一天他们去拜访了这三个卫生院,秦红的卫生院很远,平时只和另一护士住卫生院,房间里只有一个土炕和一张桌子。开头几天,一人躺在土炕上,淡黄的灯光下,流泪到天明,备感冷漠,孤独和煎熬。阳阳来后十分高兴,跟着救护车到吕洁卫生院。也一样几间小房子,还有几间所谓病房,空无一人。门诊室里中间放一个煤球炉,烧自己做的煤球取暖。住的房间和秦红的一样大,一个土炕一对旧桌椅,一盏昏黄的电灯。厨房里有一个土胚灶,上面有一个铁锅和温水的铁罐,一个当地老头是烧饭师傅,没有烧饭技能,只因他是老光棒,无儿无女的五保户,为照顾他,让他在这儿烧饭。阳阳问吕洁:

“饭好不好吃?”她说:

“我从来没吃过老头烧的饭。你看了准吐,什么都是脏兮兮的。”阳阳实在为她们担心。特别是吕洁,长得那么漂亮,安全吗?她说:

“晚上睡觉前先插门,然后再顶上一根木头。”在小饭馆里吃饭时,她悄悄告诉阳阳,准备弃职回东湖市。他们都很想到另一卫生院看看苏,文两位医生,但没法回来。阳阳建议她们请三天假,跟着救护车玩玩,再送她们回来。这次出来方医生负责,阳阳跟他讲后,表示同意。她们也上车一起到苏医生卫生院。阳阳和文医生一起做了阑尾手术和疝修补术。还和苏医生一起做了一个结扎和一个刮宫手术,他们在这里住了二个晚上。

 

他们很热情地招待大家吃了一顿饭。同学之间自然会讲真话,不结婚,就是为了每年一次免费探亲假和准备找机会离开这里,当然有时会偷偷同居。她们有伴,比秦红和吕洁好多了。接下来到农场,她们很想去,但假期到了,只好明天送她们回去。

 

第二天早晨一批新到的和原分到县医院的医生,准备在西汉渠比赛跳水游泳,阳阳,秦红,吕洁也去凑热闹。

这里是黄山河流域,河渠纵横,医院旁边是一条很大的西汉渠。桥下有一深潭,六人准备跳水,再往前游200米,看谁快。阳阳问一位医生:

“过去在这里有过跳水比赛吗?”他说:

“没有,这是第一次。” 阳阳又问:

 “有人下去探过水情吗?” 他说:

没听说。”果然,第一个跳下去的是去年从某医学院分来的王医生,跳水姿势很标准,可一入水,等了三十分钟不见浮起来。然后有人乱喊“死人了!”“死人了!”谁也不敢再跳了,谁也不敢下去救人。医院的几个医生用长竹竿在水里轻轻摇来摆去,毫无结果。他爱人陈医生抱着半岁的儿子,在桥头哭得是死去活来。

 

秦红和吕洁,都说要来金川玩,想住阳阳的“家”,阳阳满口答应,在悲剧中送走她们。他们一队人马继续巡回医疗,来到南湖农场。该农场医院是平房“四合院”,整个结构呈长方形,南边是正门,北边四间,东西各五间,很对称。有二间是手术室,一个会议室,二间办公室,二间门诊室,二间病房,全是土胚房,十分简陋。下午开了欢迎会,三个医生中,只有一名是正规大学毕业的。院长姓叶,是转业军人。叶院长,方医生和阳阳开了一个碰头会,主要讨论有什么事需要医疗队帮助解决。他们决定在农场工作三天,陈医生负责内科门诊,阳阳负责手术。农场医院没有妇产科,刮宫,结扎,卵巢囊肿等,由阳阳在手术室负责做掉。当地一位宫颈癌患者,要约诊到附院去解决。叶院长和阳阳谈了妇产科缺人问题,阳阳就把苏芸介绍给叶院长,一听是海城远医的,教授家庭出身,又是末婚女生,十分高兴。阳阳说:

“如果叶院长真喜欢,要给远医寄正式公函,愿意接收苏芸。”叶院长说:

“没问题,明天党委开会,就可决定,请你写个苏芸简历。”阳阳当场写了苏芸出生年月日,家庭成员,学历,未婚等。临别还交给叶院长一封信,是尹清老师写给他的,也是在三年前下乡时认识的,一直保持来往,叶院长看信后说:

“江大夫,你是海城医学院毕业的,太好了。以后有事可直接找你吗?”阳阳:

“当然。”第二天,刚下手术台,叶院长拿了一张纸,要阳阳看:

“这是党委讨论后的公函草稿”阳阳看后说:

“您能否加一句:边疆缺医少药,望速安排分配到本农场,我们代表边疆患者,萬分感谢你们的大力支持。”

 

在农场三天很忙,也很愉快。他们十分大方。天天三顿饭非常丰盛,特别是晚餐,酒,肉,鱼,羊全是农场自产,他们自制的江米白酒在当地相当有名,走时几乎堆了半车东西。告别时,叶院长悄悄告诉阳阳:

“你回去后,帮我解决一下关于苏芸进修妇产科问题,最好在你们医院。”

“我回去立刻找妇产科主任,然后我会写信告诉你结果,估计没有问题。”叶院长连说:

“拜托,拜托。”

 

其实到处都一样,小医院,下级医院都希望和大医院或上级医院搞好关系,争取挂钩,特别要有“熟人”。当然金川的市医院,区医院也想方设法和附院挂钩。下乡前尹老师笑着说:

“刚分配来,下去锻炼有好处,他们很淳朴,不会亏待你们。”这半车肉菜,不送回去会放坏,方医生有经验,说:

“这半车肉菜,水果,香油,白酒等,拿回去我们几个人也吃不完,会坏掉。我想不要浪费,大家自选一些你喜欢的,拿几包带回家,剩下的我和江大夫交给领导,由他们处理,好不好?”大家异口同声说:

“同意。”阳阳选了一些牛羊肉,水果,一瓶香油和二瓶酒。当地的香油,白酒十分有名,让莉莉尝尝。方大夫要大家明早八点,在车队集合到另一个县。回到家,莉莉正在烧饭,见阳阳拿了那么多东西,连问:

“很贵吧!全是好东西。”阳阳说:

“是南湖农场送的。”阳阳从来没有自己烧过饭,炒过菜,现在要学了,不能让莉莉一人忙。晚上炒了一盘羊肉片,一盘牛肉片,其它切成大块红烧。多放些盐让莉莉一个人慢慢吃。

 

第二天去的第一站是宁县,和县医院领导座谈一小时,认识了一位去年分来的内科范大夫。他告诉阳阳,下午要去的大队,有一位做狗皮褥子能手,你可以给定金订做一张,我到金川时,给你送去。阳阳说:

“谢谢,我一定做一张或二张。到时麻烦你带到附院来,我在外科,住家属院。”

 

到了大队,听说省里来医生免费看病,病人排了很长的队。大队书记亲自维持秩序,方大夫和一个护士,负责内科的一切病人;阳阳和一个护士,负责外科患者;赤脚医生负责发药。为了省时间,不开处方,医生口头说服用什么药,赤脚医生当场就发什么药。其中一名年轻妇女说屁股肿痛,属外科。为慎重,由护士陪着,到房间内检查,阳阳一看肛门损伤,有的区域已结疤,但还流鲜血,容易治,但原因有些不明,阳阳穿上手套进一步检查,竟然发现处女膜完整。阳阳问病人:

“有没有结婚?”

“结婚三年了。” 病人说。

“同居吗?” 阳阳问。

“同什么?听不懂。”护士告诉她:

“大夫问你和丈夫天天睡在一起没有?”

“有,有。” 病人回答。

“有没有发生关系?” 阳阳问。病人说:

“有,天天都有,就是不怀孕。”阳阳起身出门,叫护士把妇女主任和书记叫来,阳阳对他们悄悄说:

“他们不懂过夫妻生活,估计是无知,不懂。请你们做她丈夫的工作,要立即停止不正确的性生活,我才能给她清疮。”书记対阳阳说:

“这里有一个病人来不了,病了很久啦。能不能请你去看看他。车开不进去,但我可以用自行车把你带过去。”

“什么病?” 阳阳问。

“脚肿。” 书记。

“那儿?” 阳阳问。书记:

 “关。。弯”然后手指膝关节。阳阳拿了一个消毒针管说:

“走吧!”

 

到了病人家,是一间土房,见一中年男子躺在炕上,虽然头发蓬乱,衣衫不整,但他的气质不像是当地农民。被子破旧,几乎没有家具。俩个孩子,一个在门外,一个在门内。只有二间,里间有一中年妇女,估计是女主人,真是家徒四壁。阳阳感到有点心酸,赶快检查关节。右膝关节肿的像个大馒头,触诊时,有明显的波动感。阳阳十分有把握治好此病。它叫化浓性关节炎,先保守治疗,不行再切开清疮引流。用酒精局部消毒后,一针进去抽出一筒淡黄色的脓液,第一次就抽出进二百多毫升。病人笑了,说不胀不痛。书记也说:

“不愧是大医院来的大夫。”阳阳对书记说:

“得麻烦一下,我们回去拿生理盐水和抗菌素,我还要给他清洗。”书记:

“走,你不要管我,要怎么干,我都陪你。”回来后,阳阳先用生理盐水洗浓腔,再注抗菌素。走时吩咐他每天按时吃药,又重复说:

“这两种药,六小时各吃一片,不能停,共七天。我每天回来一次,给你洗浓腔。注意你必须要下床活动,也要让有病关节活动,切记!”回大队路上,书记告诉阳阳:

“患者是京都下放的干部,不会种田,拿不到工分,我只好给他一些杂事做,生活十分可怜。”阳阳问:

“来这里多久了?”

“快三年了。”书记又说:“如果你能治好他的病,就等于救了他一家。”阳阳:

“我会尽力,而且我很有把握给他治好,不过可能要到医院开刀,行吗?”

“最好是在卫生院,这样可省钱。”

“行,手术所涉及器械药物,我们会带来,我们医院有规定,下乡期间一切免费。”阳阳又补充:“书记,你是大好人,这样关心穷苦人家,是贫下中农的好书记。”书记:

“看他一家这样,心里难受。”阳阳问书记:

“县医院医生范大夫说。这儿有一个做狗皮褥子的能手?”书记:

“有,就在旁边。”阳阳:

“能去看看,我想做一或二张狗皮褥子。”书记说:

“那没问题,但你要自选狗皮颜色。”到他家一看,也是土房,也是炕。进门有一院子,院子周边有四间房,显然比一般人富足,有一个中老年人和一位年轻女子。书记说明来意后,十分热情。阳阳准备做二张,选金黄色的毛,书记对他说:

“你要做得最好,要价合理,这是我朋友,是省里最大医院的大夫,做二张,你能三天内先做一张,另一张可以后交给我。”那褥匠连连点头:

“没问题,没问题。我会连夜做,你后天来取。一般我收二十五元一件,对你朋友,二件收二十元。书记。你说可以吗?”书记还是很严肃:

“价钱就按你说的,但质量必须保证,否则我要你重做,懂吗?”然后书记给她十元钱,阳阳说:

“到大队后,我还你。”书记:

“江大夫,你太瞧不起我了,你为我们大队看病,这是我们大队送你的礼物,礼小了点,但是我们大队社员的心意。”阳阳:

“谢谢,谢谢。”

 

接下来还做了一件无人敢相信的事,就是在社员家里的土炕上做男女结扎手术。上面拉一块消毒白布,炕上放一块消毒白布,麻醉师在炕上打麻醉药,护士铺消毒巾,阳阳做手术。光手术本身,十五到三十分钟就能做完,第二天连续做了九家,竟没有一例感染,不是奇迹?!

 

医疗小组,包括司机的早,中饭在招待所吃,几乎每天晚上,由大队宴请我们,酒肉菜十分丰盛。他们在附近三个大队呆了十天,阳阳每天还要去给关节脓肿患者,抽脓清洗注抗菌素。到第五天病人就基本能正常走路了,最后一天阳阳去告别,才知道他叫方明,是京城某部下放干部,至于下放原因他没说,他要了阳阳的姓名地址,一再表示谢意。阳阳说:“这是我的职责,救死扶伤。以后如有事你可以写信给我,或直接到医院找我。”离开前,阳阳把口袋里仅有的10块钱放在他桌上。

 

书记来告别时,告诉阳阳:

“那褥匠技术好,品德一般,他儿子可能有生理问题不能同房,他怕儿媳离婚,就代替儿子和儿媳睡,弄得影响不好,儿子也出走不回来了。那二个褥子做好了,我检查了,做得很好,为避影响,我包好放在洪大夫那里,你可去拿。”阳阳说:

“谢谢!谢谢!这是我的名字,地址和二十元钱,有事可来找我。”书记补充说:

“这皮褥子是经过大队队委会讨论,由大队送给你的,不是我个人送的,所以我不能拿你钱。”说完就把钱退还给阳阳。

 

一个月下乡结束了,阳阳的收获也很大,回家时路过洪大夫家,拿了二个褥子回附院。到家赶快叫莉莉看看狗皮褥子,俩人都没见过,一展开,果然漂亮,远看就像一只小老虎平卧在炕上,头,胡须,鬃毛清晰可见,四只爪子平伸向四角,全黄色鲜艳发亮,手感柔软。莉莉说:

“挂在墙上就是一幅画,谁舍得用?太珍贵了。”阳阳说:

“你喜欢就选一个。”

“为什么?” 莉莉。

“有一个是你的。”阳阳。

“还有一个呢?” 莉莉。

“是送给芸芸的。” 阳阳。

“那你哪?” 莉莉。

“我不需要。”莉莉又动情了,抱着阳阳摇来摇去说:

“你真好,什么事都想到我们。”阳阳说:

“你先选一个。”莉莉说:“不,等小芸来了,让她先挑。”突然一转身说:

“不用等,明天下午她就来了!”

“真的?”这次是阳阳把莉莉抱着举起来,摇来摇去。莉莉把几分电报和南湖农场的来信给阳阳看。阳阳说:

“叶院长真好,我得好好感谢他。”

“哪个叶院长?”莉莉。

“是芸芸未来的领导。” 阳阳。莉莉说:

“明天只能你去接小芸,我值班。”

“好的,准备一些好菜饭,明天晚上要好好庆祝一下。” 阳阳看了一下电报,又说:

“从电报看,是不同于我来的车次,恐怕要在火车站旁住一晚。听说尹老师有朋友在那里,我去问一下。” 到尹老师家,他写了一封信,还画了图,怎么去他的朋友家。莉莉说:

“这也好,我了解玉玉,她表面很清高,不说话,但内心的情感像火焰一样,非常炽热,但又很脆弱,经不起感情冲击。你陪她一晚,一个多月的折磨怨怒,让她释放一下,回家就会好多了。”阳阳:

“还是莉莉最了解芸芸,她能认识你,真是前生修的福。”

 

早上起来,阳阳去主任办公室汇报了一个月下乡的情况,洪主任说:

“江春华同志,你的第一次下乡,大家评价很高。经组织讨论同意,你未来接尹大夫和黄大夫工作,就是说,明天开始,由黄大夫带你做腹外手术,尹大夫带你做脑外手术。等基本功熟练掌握后,能独立做普外全部手术时,就到京城医学院进修脑外科。这样的安排你同意吗?”阳阳高兴地说:

“十分感谢洪主任栽培,完全同意。”洪又补充交代:

“他们两人,很快要回津港,所以你要抓紧一切机会做手术,有手术就做,加班时间我会还给你。就这样,我还有事,你先回去休息,明天回来有手术要做,没手术,你就自己安排。”

 

下午阳阳骑自行车去接芸芸,路上拜访了尹老师朋友。他姓侯,五十岁左右,房子很大,好几间,全是砖木结构,而且各自独立,有路相通。房子之间全是花园,菜园和林园,格外漂亮。老侯是十分通情达理之人,他把阳阳带到稍远一间房,里间有二个卧室,各有一张床。他把钥匙交给阳阳说:

“尹大夫说了,你是来接未婚妻的,你们住这间房,你们来和离开,都不必跟我说,走时把钥匙放在门边木匣子里就行了。我们也不会干扰你们,好不好?”阳阳说:

“谢谢你,以后我还会来拜访你,向你致谢。明天我在九点半之前要赶回去,十点还有胃大部切除术,走时我会把钥匙放在木盒里。”老侯十分爽快说:

“好的,你就自己安排好,这里很安全,再见!”他是颇通人性的知识人。

 

阳阳骑自行车到火车站,这是十分荒凉的地方,前无村后无店,周围全是光秃秃的山峦。偶尔可见几棵山棘树,孤零零,干枯枯的随风摇摆。没有火车恐怕连个人影都找不到。可不远的侯家却绿绿葱葱,似北国江南。

 

天色渐暗,夕阳也无光,天空地上无处不是黄沙朦胧,渺无生机。又一列火车到站,阳阳一会跑前一会跑后,最后到出站总口,向左右张望观察,果见在第三列车门口,站着一位穿蓝白镶嵌裙子的女子,阳阳赶快跑过去,还没站稳,她竟然一跃而下抱着阳阳不放,而脚扣在阳阳的腿上,他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来往人群都用既羡慕又说不清的眼神看着这对恋人。好一会阳阳说:

“大家都在看着我们,把脚放到地上。”阳阳又说:

“你的包丢在地上,我要拿起来。”没办法,他只好一手拿包,一手托着芸芸向自行车走去。芸芸要坐在前面,阳阳不让说:

“这里上下坡很陡,很危险,你坐后面抱住我的腰才行。”骑了一会,她说要下来,还没等车放稳,她就迫不及待又亲又抱,折腾了半天,才让上车。过一会又要停下,闹来闹去。就这样不到三十分钟就下来三,四次,到了 “家”,阳阳暗示不准说话,点支蜡烛简单洗漱完后就睡了,一个晚上她缠在阳阳身上没离开一分钟。

 

第二天把房间清理干净,阳阳仔细检查了一遍才离开,九点前就到了第二个“家”。芸芸十分惊奇有这么好的“家”,又干净,又舒适。等阳阳去做手术后,她就一人在家,洗洗弄弄,自得其乐。阳阳做完手术回来,芸芸已打扮的焕然一新。她关上门,立即把阳阳推到床上打滚,阳阳想把她抱起来,却发现她,肤如凝脂的玉体只穿了一件睡衣。阳阳赶紧把她拉到怀里说:

“莉莉马上就回来,快穿好。”

“那你帮我穿。”

“好,快一点,配合一点。。。”等穿好衣服,阳阳本来已累了一天一夜,又做了一台手术,觉得有点头,而且   满头大汗,芸芸好像明白了,赶快拿冷毛巾帮阳阳擦汗,又赶快去调水让他洗澡。此时阳阳听到莉莉回来,俩人又在床上滚来滚去,乱喊乱叫,不像个知识分子的样子。

等阳阳出来,她们也闹够了。他们决定不烧饭,到职工食堂买些饭菜,为照顾芸芸,基本上买的全是牛羊肉,家里有蔬菜和昨天做的米饭,遗憾的是没有黄酒和米酒,只能喝南湖白酒,莉莉,芸芸只吃了几口,主要侍候阳阳吃好。目前这一切都是阳阳奋斗来的。

 

芸芸报到后,只在南湖农场熟悉环境,为了芸芸的安全,领导安排她和一位当地护士合住一间,那护士的家就在农场内,如阳阳,莉莉去了,她就回家睡。这是一间土胚平房,二张床一张桌子,没有土炕,比较干净。第二周就到阳阳医院妇产科进修半年,芸芸长得漂亮,又是个大学生,未婚,走到哪里都很受欢迎。当然,进修期间三个人又住在一起,这应该是缘分吧。

 

一天阳阳做完手术回家,只见莉莉的衣服,却没人影,阳阳边叫边查看每个房间,在浴室发现莉莉一丝不挂地躺在水缸里。

 

未完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最劲爆,最给力美国专利产品<骨精华>消除关节痛、骨质疏松<心血通>预防心肌梗塞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长篇小说 《原草枯荣》尾声
2016: 蓝若:撞车记
2016: 长篇小说:纽约八年(50)-第十七章 终身
2015: 用嚼环勒住我的口
2015: 美国华人冰火故事:妈的老男友112
2014: 美国华人情色往事:帅哥夜梦难宁(198)
2014: 女人谈过2次恋爱最受男人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