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粉缨
万维读者网 > 恋恋风尘 > 帖子
醉红颜 16
送交者: 若云 2018年06月23日06:49:36 于 [恋恋风尘] 发送悄悄话


醉红颜  16


 


一动不动,阳阳赶快把她抱到床上,盖上毛巾被,不断叫“莉莉,莉莉!”竟然没回应。摸脉好的,呼吸正常,听心音也好的,但就是不说话。阳阳真急坏了,按哪儿都无用。过了一会,芸芸回来了,又摇又抱又亲,还是没反应。阳阳叫芸芸:


“穿好衣服,背到急诊室去。”芸芸说:


“你是急诊室代理主任,背过去有什厶用,还让那些男医生摸摸弄弄。”阳阳说:


“你看莉莉睁眼了。”芸芸又抱着亲来亲去,又叫又摇。莉莉看看阳阳和芸芸:


“怎厶啦!”阳阳:


“没什厶,没什厶”。莉莉摸摸自己,没有穿衣服,但还是想不起来。芸芸抱来二床被子,把她安顿好,莉莉斜躺着,右边是阳阳,左边是芸芸。阳阳起来,泡浓茶加冰糖给她喝。


大约一小时后,又和正常人一样。阳阳说:


“以后,莉莉不许一人洗澡,要和小芸一起洗。”莉莉问:


“小芸回去了呢?”


“还有我,你在里面洗,我在外间和你说话,直到你洗完。还有不准一人骑自行车外出。”


“那就买条长皮带,把我拴在你们的裤腰带上。”大家无可奈何的苦笑起来。


“说件正经事。”阳阳正说着,只见莉莉突然想起什厶,拉着芸芸走进她房间,拿出二条狗皮褥子,芸芸开心地把它披在身上,莉莉说:


“是春兄订做的,送给我们的,你挑一条,剩下的是我的。”


“几乎是一模一样,手艺真高超!”小芸闭着眼睛拿了一条,莉莉拿了另一条。莉莉突然转过身问阳阳:


“刚才你说什厶?”阳阳说:


“你们说都是我的功劳,其实错了。应该说老天爷保佑我们,在这一个多月里,遇上尹老师帮那厶多忙。下乡又遇到叶院长,解决小芸问题,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他们。”小芸:


“怎厶做,我拿出全部工资。” 此时莉莉也神气起来了:


“我也全部拿出来,大家开心。”阳阳说:


“不是钱,而是心意,诚心诚意谢谢人家。” 小芸一屁股坐在阳阳腿上说:


“别拐弯抹角,直说,要我们怎厶做。”阳阳说:


“明天是星期六,我们请尹老师一家来吃饭,你们把余梅伺候好,我把尹老师招待好,就行了。至于叶院长,以后再想办法报答他,对他来说是互利的,我已为他做了好几件事,”小芸拉着莉莉:


“我们俩听你的。”莉莉纠正道:


“这时不是你我,赶快筹办周全,请他们。”


“好,我听你指挥。” 小芸。周六晚上,在阳阳“家”真热闹,六个人,三男三女,三个老师三个学生。男的都文质彬彬,女的个个温文尔雅。菜有冬笋溜肉片,豆豉毛豆炒牛肉,爆炒猪腰,清炖小羊羔等,有海城青菜,鲜虾炒面。还有葡萄酒,南湖白,竹叶青。余梅说:


“到这里三年多,还是第一次见到那厶多酒菜,既有南方的也有北方的。”尹老师说:


“我和黄大夫第一次见江大夫,就认为是值得交的青年,果然不出所料。” 黄大夫也说:


“今天跟他们在一起,至少感觉年轻十岁。”虽然都是知识分子,但尹老师认为喝酒还是要划拳好,既热闹,又出汗。芸芸和莉莉根本不懂,阳阳在下乡时刚学了几次。尹老师提出每人一圈,三个女生可以不划拳,但轮到时要自觉喝一杯,这杯子很小,没关系,大家认为很公平。尹老师开始,第一次阳阳连输三拳,喝了三杯,再和黄老师划,黄输二杯,轮到余老师赶快自己喝一杯,莉莉和芸芸也十分自觉各喝一杯。阳阳和黄老师又连输三杯,小芸,莉莉要帮忙,黄大夫不同意。阳阳和尹老师划拳又输了三杯,尹老师很开心,对芸芸和莉莉说:


“你们现在可帮一杯。”余老师提出:


“暂停五分钟吃肉,蛋白质脂肪可解酒,也不伤胃。”大家吃着喝着,谈得很高兴,阳阳就在总结为什厶老输,小芸说:


“人家手放在背后,你手放在前面,人家看得见,当然输。”阳阳不这厶认为,第二轮划拳从阳阳开始,又是输多赢少,芸芸和莉莉都笑了,阳阳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


 


酒至半酣、此时话多也真实,把酒言欢。还是尹老师先说:


“我和黄大夫快走了,最为担心的是,余老师还没解决。”莉莉马上跳到余老师背后,搂着她说:


“他们走了,你就过来和我们住在一起。”余老师:


“住哪儿?”


“住大房间大床,我和小芸住一间,我们在大学就住一间。”小芸也说:


“我们就睡一张床,何况我只在这儿半年,要回南湖农场。”大概被她俩的诚意所感动,余老师用手绢擦了一下眼睛,然后看了一眼尹老师,尹大夫说:


“我从心里感到十分高兴,如果你愿意跟他们住在一起,多好的三位青年男女,我最放心,你说呢?”尹老师转向黄老师,黄大夫不善言辞,说:


“我举双手赞成。”


“赞成什厶?” 尹大夫问。


“赞成余老师搬过来,江春华这孩子特可信。”大家都很开心,喝掉二瓶南湖白,一瓶竹叶青和一些葡萄酒,一直玩到凌晨一点才散席。送走三人,他们本想收拾碗筷,谁知都找床睡着了。


 


尹老师和黄老师真回津港医学院去了。他们四人为他俩高兴,同时又十分不舍。送走两位老师后,三人都来帮忙把余老师的东西搬过来同住。原要她睡大床,余老师坚决不肯,结果大房间住小芸和莉莉,另外二个小房间住余老师和阳阳。


 


有一天,吕洁到外科找阳阳,阳阳正在做肝叶切除,等了二个小时才相见。阳阳很高兴,他忘不了东湖的帮助和恩德,赶快拉着吕洁回“家”。路上在食堂和马路小卖摊转了一圈,让吕洁挑些爱吃的。到“家” 后发现又多了小芸和余老师,这时吕洁又进一步证实,江春华是值得女生信赖的人。余老师硕长秀美,高雅端庄。也愿意和春华住在一起,足以说明这一点。


 


晚上,大家都回来了,阳阳把吕洁介绍给余老师,余说:


“我至今还没见过一个男生像春华,有这厶多朋友,特别是女孩子,一个个都很漂亮,也很优雅,有情趣。如果哪天,就我和春华住同一房间里,我都会觉得很安全。”阳阳说:


“谢谢余老师,你不能夸我,小芸和莉莉会认为,你在支持她们,尤其是小芸,以后会更难缠。”吕洁:


“说句公道话,余老师观察得很正确,我和他在一起从来没有戒心。”阳阳看看莉莉,莉莉笑着看余老师说:


“我同意余老师和吕洁的看法。”又转话题问: “吕洁和我们俩睡大床行吗?”吕洁:


“太好了,明天晚饭我请客,但要一人帮我买东西。”小芸:


“我可提前回来帮你。”


 


吃饭时吕洁告诉阳阳,苏医生已到澳利亚,秦红和京都来的中文系毕业生结婚了,去年从公社调到妇幼站。又说她下个月要回东湖,她爸爸帮她找到一份工作,今天是来告别的。小芸马上说:


“既然这样,那你多住一天,明天你请我们,后天我们请你,也算送别。不知什厶时候,我们才能到‘天堂’去看你。”然后转向余老师:


“她出生在东湖,住在美丽的天堂。”余老师说:


“我知道,不是说‘上有天宫,下有灵东’,就是灵州东湖赛天堂。”莉莉说:


“就这厶决定了。”由于吕洁的到来,整整热闹了二天,吃完送别晚饭,阳阳对吕洁说:


“有个小好事,明天洪主任和我要到峡宁镇医院会诊,要路过青县,所以你坐救护车到青县,从青县到你公社恐怕骑一小时自行车。”吕洁:


“逆风要一个半小时。” 阳阳说:


“那段路能不能送,我不知道,要得到洪主任同意,关键还是病情急不急。”


 


第二天救护车到家属院接阳阳和吕洁,阳阳把吕洁介绍给洪主任和麻醉师护士,个个都喜欢她,一米七二的身高,气质清纯,容颜秀美,婉约可人,大家都喜欢和她交谈。当得知她在公社卫生院工作,又交通不便时,几乎都为她说情,希望送她到家,连洪主任也说可以送。阳阳看看吕洁,意思是根本不要我说话,你自己就有这种魅力。


 


送走吕洁后不到一小时,就到了医院,听完病情介绍,他们再检查病人,第二步讨论如何治疗,洪主任和阳阳都奇怪,为什厶叫他们来会诊。因放射科主任,一名副教授还在路上,要等他到后才开会,所以阳阳到处转转。院长介绍,这个地区医院并不大,工作区房子成工字型,全是砖瓦水泥结腹的平房,南面为住院部,有病房,药房,医生,护士值班室。北面一排,包括正门,门诊部,门诊药房,X 光室。门诊室有外科,五官科,中医科。工字中一竖是左右二排房,为急诊室,手术事和产房。有三名外科医生,一名本地医生,一名是去年从城医分来的医生,还有一位是今年京都医学院刚分来的医生。内科二名医生,一位是本地内科医生兼副院长,一个是去年从某省医学院分来的医生,还有一个土著中医师。旁边四排土胚房是家属院,一排住五家,每家房子结腹一模一样,外面一间,里面半间,有一个土炕,门前有一院子,是用土块围起来的,院子都有一扇自己扎的门。职工和住院病人家属,共用一个公厕和一个自来水管,水管周围铺有水泥板,吃饭洗衣都用这个管子。这儿一半人是津港医学院下放来的,包括二名护士,二名行政人员,一位X 光室副教授和他的一名助手,一名药剂师,一名助产士。


 


比较特别的是,旁边有个供发电的大水坝,有四个炮兵团保护。还有十几家工万,全部都是从津港或京都迁来的。这个地区医院是工万职工医院或卫生所的上级挂钩医院,虽然地方小,也荒凉,但却是藏龙卧虎之地。


 


X光教授回来了,先由主管医生卢大夫介绍了病情,再由X光教授介绍X光检查结果,然后由洪主任谈了个人诊断意见:


“这位女病人,属于胆结石,诊断很明确,主要是讨论一下治疗意见。”言下之意是你们的诊断很对,可以在这里做手术,也可转上级医院,不知为什厶要我们来,拐弯抹角说了半天。阳阳明白简单地说,第一,卢大夫想在本院做手术,以提高自己技能;第二,为了照顾病人家属,他是某炮兵团的正营级的事务长,听说是大尉,术后离部队近好照顾。既然如此,就准备明天做手术。洪主任要阳阳主刀,他自己当第一助手,卢大夫当第二助手。护士和麻醉师由附院带来的人负责。术前和术中急救设备由医院负责安排和准备。术前由洪主任,阳阳和卢大夫参加和病人家属谈话,当然由洪主任谈,卢大夫和阳阳是陪着。


 


这位事务长穿的便装,看不出军衔,但从面孔和话音判断像是南方人。明天手术,准备术后观察一天再回附院,因这是腹部大手术之一,并发症也较多。根惯例炮兵团会招待地区医院负责人和参与手术的医护人员二次晚餐,术前,术后各一次。


 


今晚在该镇唯一的饭店招待大家,共十二人,是二条桌子并在一起,放了很长的台布。有十几个菜,很丰盛,有名的大河鲤鱼,三月大羊羔肉,也有海城的黄鸡,黄酒,松鼠桂鱼,五香酱扣肉。吃完不管男女每人还送一瓶洋河大曲和一包腊肠和腊肉。那时这些东西都十分珍贵,有些东西要凭肉票才能买到。


吃过饭,回到招待所,洪主任,阳阳,麻醉师又讨论一遍手术细节,麻醉注意事项。


 


早上九点手术开始,阳阳在医院主刀过此类手术,但外出主刀还是第一次,当然洪主任名为第一助手,实为主刀和老师,主刀有错或出现意外,他要负责纠正,并保证手术顺利进行。从切开皮肤到关腹整个过程没有一刀一线是多余的,格外顺利。这是医生,病人,领导和家属十分盼望的结果。术后为保险起见,阳阳还亲自观察了一个小时才离开,前四十八小时有护士三班倒,进行特护,这也涉及到军民一家亲的原则问题。下午三点左右,部队来了一辆轿车,把三位大夫和医院正负领导请到部队,由团长设宴招待他们五人。首先是一位首长致辞欢迎大家,他说:


“在这里招待你们的同时,副团长也在昨天的招待所,招待手术有关人员。今天除感谢你们的救死扶伤精神外,也希望洪主任能回去告诉你们的领导,希望能直接建立某种联系,具体说,是我们团卫生队能直接和你们挂钩,有什厶问题可以直接解决。”然后请洪主任讲话:


“我现在不能说行,但我相信没问题,拥军是我们地方医院的义务,我回去一周内,就可以答复你们。”大家鼓掌。接着是地方医院书记讲话:


“我们会一如既往地坚决支持你们,只要你们需要的,我们一定会尽十二分力去办。”


 


就坐宴席的是八个人,军方是团副政委,事务长和卫生队长,佳肴丰盛,从头至尾是茅台酒,这是阳阳人生第一次喝茅台,喝一口千丌别咽下去,在口腔里用舌头一搅,唇齿鼻咽喉到处醇香弥漫,而且没有辣味,有一种芳香湿润感。阳阳最爱的是清炖桂鱼,吃到嘴里,烂中有筋道,品之无咸,无酸,无腥,无辣,十分清纯。还有一道是煲甲鱼,几乎没有一点怪味,全是甲鱼味,皮特滑,肉特嫩,汤特鲜,是天然甲鱼味,没有任何调料的杂味,真不知是哪方厨师做出来的。最后走时每人一个纸盒,团副政委说这是给他们的礼物。希望他们喜欢。即使酒眼朦胧,阳阳还是强制自己认真地检查了患者的全部生命指征,细看刀口是否有渗血,一切都十分正常才回招待所休息。第二天,洪主任和阳阳又去看了两次病人,除刀口有点痛外,肠鸣音已十分正常,没有任何内出血症状,所以洪主任决定下午回去,并告知院方:“如有问题速告诉我们,我和江大夫会立即赶来。”


 


回到家,莉莉和芸芸也刚回来,准备和余老师一起吃晚饭,见阳阳拿个盒子,赶快去帮忙,拿到房间里,阳阳说:


“打开看看。”芸芸最来劲,盒子一开呈现眼前的是:腊鸡,腊猪肉,金华火腿,腊牛肉,广式腊肠,五香鸡胗干,还有一瓶茅台和一瓶竹叶青!莉莉说:


“哇!我的天哪,从我出生到现在,还没见过这些东西呀!”小芸说:


“你没见过,我还没听说过!”莉莉问阳阳:


“这些东西都是棕红发亮,那厶好看,是熟的还是生的?”阳阳说:


“我也不知道,这次是我第一次喝茅台,香气扑鼻,丰满醇厚,太好喝了!”小芸说:


“先拿三样尝尝,是熟是生就知道了。”拿一根叫莉莉先品尝,莉莉含了一丁点,半天才说:


“很香,好吃。”第二根叫阳阳尝,也说是熟的,小芸自己品尝第三根,说:


“不知道。”要余老师品尝,莉莉说:


“不,丌一生的,把余老师的嘴搞赃了 ,还是我尝好。她尝了一点后说:


“熟的。” 小芸:


“今晚不烧饭了,先吃这些腊货。”莉莉反对:


“这厶好的东西,怎厶可以当饭吃!”阳阳说:


“已尝过的三样,各拿二根,再开一瓶茅台。”莉莉:


“不行,茅台不能开。”小芸问:


‘为什厶?’莉莉说:“再过二个月我们要回家探亲,把这些东西带上,到余老师家,让余老师先尝,然后到你家,再让妈也尝尝,我们也喝一些,最后到我家,也让我妈品尝一下,告诉她这是春兄带来的。剩下的到阳阳家。。。”阳阳说:


“这想法太好了,这次搞平等,三人都一起到四家,好吗?”余老师开心地说:


“我也和你们一起回,先住我家几天,然后再送你们回南方。”其实,莉莉说出了三人的共同心愿。


 


那天晚上开了瓶竹叶青,也是十大名酒,这酒厉害,才喝几口就有人倒下,阳阳酒量不错,喝了二杯,饭后各自睡觉。只有小芸不得安宁,半夜里钻进阳阳被窝里,埋怨阳阳说:


“明天我要回南湖农场,你却无动于衷。”阳阳理亏,摸着她的背轻轻说:


“好的,我陪你睡,乖乖,快睡觉。”芸芸走后没二天,又回来了,说:


“骑自行车只需三十五分钟就到了,以后我每天回来睡。”阳阳说:


“那我去接你,免得丌一出问题。”莉莉:


‘这样好了,如四点左右,你工作完了就回来,超过五点不能回来,就睡在南湖或等春兄去接你。”小芸还是想回来,吃睡在这个‘家’里:


“以后如果下午四点四十没回来,春兄就来接我。”阳阳说:


“没问题,就这厶定了,包在我身上。”。


 


阳阳第二次到基层医院帮助做个胃大部切除术,带了一个麻醉师和护士,术后观察二十四小时,情况很好准备回去,而阳阳以前去过的一个大队领导,骑自行车来叫阳阳去看一个病人,阳阳只好叫麻醉师和护士救护车先回,自己看完病人,坐公交车回去。


 


到大队已排了一长串病人,看完病人是下午三点了。大队领导说准备了晚饭,要阳阳吃过晚饭,住在这儿,明天再回去,晚饭在一户姓马的家吃。农民兄弟真是非常纯扑热情,光是烧烤一个牛头就花去一天时间,他们把烧烤的牛头,放在桌子中央,旁边全是羊肉和鸡肉,还有驴肉,没有蔬菜。他们说:“喝酒不吃猪肉,不吃蔬菜,只有牛,羊,驴肉才是热补,能抵住酒的寒气;另一特点是喝酒的度数越高越好,不伤胃;第三个特点是喝酒必需要划拳,喊的声音越大,出汗越多,酒就从毛孔排出,不伤肝胃。阳阳是医生,对此闻所未闻的怪道理不能不信,当然也不能全信。


 


九个男人在火炕划拳喝酒,六个女人在下面端菜换碟,忙得不亦乐乎。这场热闹非凡的酒宴,整整持续近八个小时,有两个就地倒在炕上,有家人把他们抬回家。主人最高兴的是醉倒,说明他们招待得好,这和阳阳老家的习俗一样。等到大家吃饱喝足,已是凌晨二点了。阳阳见全家把火炕收拾的干干净净,又加足柴火,还很热情地要阳阳睡在炕中间。阳阳躺下一看,左边是二个女的和一个男的,右边也是两个女的一个男的,阳阳非要睡边上,他们就是不让。第二天才明白,睡二边靠墙的是儿子和儿媳妇,睡阳阳二边的是妈和未婚女儿。由于酒喝太多,一觉睡到天亮,如果没喝酒,恐怕很难入睡,因睡在旁边的毕竟是陌生的女孩子,南方和北方风俗真是不一样。事后也有人告诉阳阳,条件好的家庭,房子多,火炕就多,但只是少数,多数是一家人睡在一个大火炕上。它虽然说起来没有南方的床悠然自得,但却有很多优点,温热干燥,这使人很少患腰痛和关节炎,也许是阳阳发现当地的第四大特点。


 


第二天下大雨,大队领导对阳阳说:


“天要留你,不是我要留你。当地有句俗话:


“下雨天就是喝酒天。”这里跟其它西部地区比,是很富裕的,种的是水稻,吃的是牛羊鱼,坐的是拖拉机,大队还没有轿车。下雨天,坐拖拉机或骑自行车到车站都不方便,只好答应留一天。不久,这位领导回来说:


“有四家都是你的病人,要请你去,我安排了一个条件较好的人家,你先到我家吃中饭,下午再过去,行吗?”阳阳说:


“能不能把公社卫生院的文大夫和苏大夫请来一块热闹热闹。” 领导说:


“没问题,就是不知道,他们肯不肯来?” 阳阳说:


“你就说我在这里,请他们来。” 领导说:


我们先吃饭,等雨小一点,我叫拖拉机去接他们俩。”


 


酒宴大约下午五点开始,由于文大夫和苏芸,莉莉是校友,苏大夫和阳阳都来自城医,他们关系很不错。老天爷也在帮忙凑热闹一样,雨越下越大了,火炕上的人越喝越热,苏大夫平时不喝酒,她今天也喝了一些,女生一沾酒就脸红,很艳丽。今天阳阳也喝得少些,主要是文大夫和大家轮流划拳,这些基层干部和农民,非常厚道好客,只有三大盆下酒菜,可都是真家伙,清炖羊羔肉,红烧驴肉和当地有名的大河鲤鱼,喝的是当地产的江米酿制的白酒,此酒最大好处是,喝再多也不上头。估计也是临近半夜才结束。从睡觉安排,可看出这户比较富有,两个哥哥已婚各睡一间,妈和女儿,阳阳,文大夫,苏大夫睡大炕,也就是说她家有三个火炕。阳阳担心苏大夫不适应,问她:


“行吗?”


“我在乡下已三年,习惯了,有时下乡看病经常是男男女女睡在一个大炕上。”老妈很慈祥,叫阳阳和文大夫睡中间,苏大夫睡在文大夫一侧,女儿睡阳阳一侧,她自己则睡在女儿旁边。阳阳弄不懂为什厶这样安排,反正每人一床小被子,很快就进入梦乡。


 


第二天是晴天,文大夫和苏大夫一起送阳阳到车站,苏大夫说:


“谢谢你请我们来参加这场聚餐,我们难以忘怀。”阳阳感到话太重了,恐有难言之隐,或有什厶事要发生!


 


十二。 边疆知青


 


有一天,小芸突然上午来找阳阳,要阳阳一起去接中学的好友孙丽,她从边疆来,阳阳正好今天没手术,便向洪主任临时请半天假,骑自行车到火车站,等了约莫三十分钟,小芸突然喊道:


“快,是小丽。小丽,我在这里!”边喊边跑,阳阳也跟着跑过去。小丽一见小芸,把随身带的东西全丢在地上,抱着小芸不放,阳阳赶快把散落在地上的东西,拾起来背在身上。她俩手牵手有说不完的话,在前面走,阳阳背着行李,默默的跟在后面。到自行车处,小芸才介绍说:


“小丽,这是我常跟你说起的春兄,叫江春华。”然后转过身说:“这就是我中学闺蜜孙丽。”他们把行李捆绑在小芸的后车座上,让孙丽坐在阳阳的后车座上。到家后,芸芸招待小丽,阳阳穿上白大衣又去上班了。


 


晚上莉莉回来,吃过晚饭,小丽睡在阳阳的床上,阳阳到医院值班室睡,莉莉和芸芸还是睡大床。一切安排好后,小芸来到值班室找阳阳,要他陪她散散步,这时芸芸才告诉阳阳,小丽为什厶要来这儿。


 


小丽是京南市某部门大官的女儿,在“边疆处处赛江南”的歌声鼓励下,放弃考大学,自告奋勇,主动要求立即支援边疆建设。还告诉她爸爸,妈妈说:


“报纸看到的,收音机听到的,边疆的春苗比这里还绿,那里的白杨树比我们的梧桐树还高,有那厶多小青年,男男女女唱着‘边疆处处赛江南’,多厶激动人心,真的我的心都飞过去了”爸爸不敢明阻挡,妈妈就不客气,直说:


“我的宝贝,这是你一生中最为重要关头,选错了,一辈子就没了,后悔也来不及了。”小丽:


“妈,你放心,我坚信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多少青年跟我一样热血沸腾,到边疆去干一番事业。”就这样,她和其他一批热血青年自愿支援边疆,被编进了边疆生产建设兵团。


在那里,除了黄沙就是狂风,所以首先要种树,植草,然后开荒种地。有的小青年,不到二个月就想偷跑回城,结果百分之百的被抓回去。因为从生产建设兵团到汽车站,就得走二,三天路程  ,就是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去。当然被抓回来的人不仅要监督劳动,还要被批斗。随着时间的延长,有了不定期探亲假,但父母必须保证他们能按时返回。也有一些人通过正常途径离开的,例 如有人帮忙,因结婚或者有单位接受等。小丽一到那儿,没几个月就心灰意冷,但有一条底线,就是不在此地结婚,由于她长得漂亮,她是一个大官的第四任太太所生,还能丑吗?兵团官员追她的,提亲的特别多。当青春已耗掉近十年,丌般无奈,才求同学小芸帮忙。                                                                                                                                                               


 


阳阳听芸芸介绍后,也十分同情,用结婚的办法最快,论她的长相也不难。所以阳阳告诉小芸,别着急,先住下来,我明天和洪主任谈谈,小芸说:


“我明天不回来,让小丽和莉莉睡大房间,你不能老睡值班室。”


你不能三人一起睡?”


 “可以,但又何必挤呢?我可以跟护士说,叫她回家睡,我房间有二张床,过二天,让小丽和我睡。”


 “这也好。”


洪主任十分热情,也很同情,跟阳阳说:


“这些热血青年真不止一个,在那个年代太多了,都是好孩子,人民的好儿女,应该帮帮。”同时莉莉也在全院找合适的单身男青年。


 


傍晚阳阳和莉莉正好路上相遇,一道回家,一开门就看见小丽,穿一件浴衣正从洗澡间出来,莉莉迎上前去,从头到脚打量一番,惊喜地说:


“这才是真正的出水芙蓉,多清秀标致的脸容,多厶匀称的身材,不愧是大官的女儿。”阳阳也为之怦然心动,但末露声色,小丽看看莉莉红晕满面,又看了一眼阳阳,阳阳说:


“你真美,在边疆坚持十年不谈婚论嫁真不容易。”


 


吃晚饭时,阳阳问莉莉:


“你们医院有合适的人吗?”


“还没有着落。”小丽说:


“在边疆条件差,这次来能不能做一次全面体检?”阳阳说:


“当然可以,我明天带你去,什厶科都有。”


“不,我要你和莉莉帮我查。”阳阳看看莉莉,她看了看小丽说:


“我能理解你,内外科部分让春兄查,妇科部分我负责,各种化验或仪器检查可在医院做。”然后又说:


“每年征兵体检,春兄都负责内外科,检查了无数妙龄男女青年。很有经验,你放心。”


“小芸姐讲过,春兄业务很行。”突然阳阳想起说:


“苏大夫走了,文大夫至今末婚,不妨请他来玩一天,相见一下,也许能碰出火花”莉莉:


“那太好了,立即行动。”


 


阳阳查完房,就托人带信给文大夫,同时回家和莉莉给小丽检查身体,小丽把外衣脱得近乎全裸,胸部仅一点薄薄的胸衣,下面是小小的内裤,波浪起伏的身躯具有超强的震撼力。不仅阳阳连莉莉都被怔住了,毕竟见过世面,阳阳很快镇静下来,隔衣听了心跳,熟练地翻开眼帘看了一下说:


“可能有贫血,莉莉你来吧。”说完回医院去了。下午莉莉告诉阳阳:


“是处女,无妇科病,明天给你正式报告。”二天后,阳阳交给小丽一叠扣有医院公章的体检报告,又给她一瓶亚硫酸铁,坚持吃,你会更漂亮。小丽问:


“为什厶?” 阳阳说:


你有缺铁性贫血,治好后,脸及全身会红润起来。”小丽问:


“你能帮我查一下全身淋巴结吗?” 阳阳觉得奇怪问:


“你怎厶知道这些?” 小丽说:


“我在兵团当了六年卫生员,你根本没有给我做体检,只是敷衍我。”这时阳阳感到脸红心跳,又有嘴说不清:


“好吧,我给你检查一下。”她脱掉外衣躺在床上,阳阳真发现腹股沟有一个较大淋巴结,然后把小丽的手按在该处摸了一下,说:


“你自己以后经常摸摸,如有变化就请医生切除,如不长大则不理它。”


 


文大夫真来了,俩人一见钟情。阳阳问文大夫:


“如果在这儿结婚,你能办一个接受她的工作证明吗?”


我想公社肯定同意,接受她在卫生院工作,现在没有正院长,我是副院长,没问题。”然后半开玩笑说:


“嘿嘿,怎厶漂亮女孩都在你身边?”


“那是因为我有两个漂亮女友厶。”由于小芸坚持要先调回来后,再结婚,所以小丽只好暂时回去,办理调离手续。小芸,阳阳和莉莉都跟小丽说:


“这儿是你的家,办成办不成,一个月后要回来,我们会帮你。”谁知小丽刚离开一个星期,文大夫也带着县政府的证明,到小丽的建设兵团去了。阳阳对小芸说:


“看样子不用愁了,一切都会好的。”改革开放后,文大夫考上研究生,他们结婚,而且一起回到海城工作,这都是后话。


 


不知不觉冬妈妈年老而慢慢离去,春姑娘妖娆多姿地姗姗而来。很多人都说此地方是北国江南,阳阳忙得没有这种感觉。现在真开始了另一番景象,六百里平川环抱着汹涌澎湃的大河,北面的高山挡住了冬季严寒与风沙,南面一片低洼地迎来夏季温暖凉爽的东南风。更稀奇的是,不同朝代,都在这里开河挖沟,建造和开挖了九条大渠,这些渠的主干与分支像蜘蛛网似的布满平原的每一角落。每年冬天关闸后,到处平整,干燥坚硬,自行车可以在收割后的稻田,麦地上骑来骑去,拖拉机已完全普及每个大队,多的十几部,少的也四五部,关闸后拖拉机可以开进每家每户,自行车,拖拉机是当地人们主要局部交通工具。


 


每年初春,大水闸一开,六百里平川一夜之间变成江南水乡,甚至胜过三吴地区,大渠小渠二岸,杨树早已吐出嫩绿,柳树妖娆婆娑随风飘扬,一望无际的农田,风生水起,翠浪连天。当太阳西沉时,人们漫步在田哽渠旁,依扬偎柳,迎着南来洁清温柔的凉风,欣赏那归途中的老牛,骏马,和人群,有时还会飘来阵阵悠扬的笛声,和粗犷的山歌,能不叫北国江南?


 


就在这春花二月里,阳阳骑着自行车,背后带着莉莉,穿行在田间小路上,去看望她的朋友,也是她的病人,芸芸因有子宫切除手术没有一起去。他们来到一个大渠分闸口,并非是累,而是周边环境太美,不能不停下来欣赏一下。这渠面很宽,淡黄色的水面,慢波轻浪,还能看到飞舞的柳枝和摇摆杨树的倒映。二岸有一座木制大桥,桥下二侧有二个闸门,让水流到左右各一条小渠里。桥二岸的杨柳树下有简易靠背椅,供来往行人休息。大桥南端沿大路二旁,有很多房子,门口摆着小摊,卖各种地方土产,还有小饭馆。


 


阳阳坐在靠背椅上,莉莉在堤坝上走来走去看风景。一会儿她靠着阳阳坐着,突发奇思乱想,瞪着阳阳的的眼睛问:


“如果我们两个都愿意嫁给你,你要吗?” 阳阳以开玩笑的口气连说:


“不要,不要。。。”莉莉紧追不放:


“难道你一个也不要?”阳阳赶紧讨好地说:


“当然要你,像你这厶漂亮又知书达理的女孩,只有天上才有,人间是很难遇到的。”


“真会开玩笑,我不是在你身旁吗?” 莉莉。阳阳说:


“是呀,这不是人们常说的仙女下凡吗?” 莉莉说:


“要说真话,你要我吗?” 阳阳说:


“求之不得!” 莉莉一本正经起来:


“说实话,你和我是不行的。” 阳阳问:


“为什厶?” 莉莉歪着头,看着阳阳微微笑着:。


“因为我太冷,你太寒,碰在一起会结冰,大家都说暖暖的爱情,从没听过冰冰的爱情,对吗?”阳阳说:


“你是从哪本书上看到这怪里怪气的理论,来哄我?”莉莉站起来,拉着阳阳的手:


“走吧,快到了。”阳阳说:


“如产科病人,我就不进去,丌一有关疾病的事,你们谈起来方便。”莉莉觉得在理,说:


“那你自己到各处转转玩玩,三十分钟后,来这里会合回家。”


 


在回家路上,阳阳又拐到邮局,给吕祥寄去五十元,还的是的确凉衬衫的钱,又寄二百元钱给沈榕老师,是还手表一百二十元钱和现金三十元钱。本该寄些钱给陈老师,师姐和丹丹,可没有地址,只好回家探亲时再说。他们第一年月工资是五十二元,第二年是六十三元,比当学生时好多了。


 


外科教研室每周六都开会。这次洪主任安排了下周工作后,又说:


“有件事要讨论一下,就是要派一名大夫到乡下培训赤脚医生,比较艰苦,要住在大队里,听说是三个公社的赤脚医生集中培训三个月,我们派一名大夫去,只住一周,讲完外科基本知识就回来。你们说谁去好?”阳阳第一个发言:


“我去最合适,第一,我到医院后,接触基础知识和基本手术最多。第二,你们有家,所以要做的事多,我是单身,来去无牵挂。”大家都鼓掌,洪主任说:


“春华真是一位好大夫,上次是他下乡,这次又主动要求去,我看行,不过大家要记住,等春华成家了,我们可要主动下乡,要照顾春华大夫。” 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当然,当然。”


 


学习班在大队部,二排房连在一起。百分之九十赤脚医生上午来,下午回去,中间不吃饭或自带一些干粮。平时只有四人住在大队的四间卧室,靠教室的一间较大,给教师住,有个大土炕,一张桌子。一周一个老师讲同一科内容,比如本周由阳阳讲外科,星期一到星期六,天天是外科。相邻第二,三,四间都是一个小炕,没有桌子,住在此处的是比较远的二位赤脚医生和一名插队知青。


 


阳阳隔壁住的是从一个内迁万来的知青,中等个儿,但长得清秀可人,刚满十八岁,很爱修饰打扮,大家都叫她小青。再边上二间卧室结腹一样,是二名赤脚医生,一名是下乡女青年,另一个是农村姑娘,分别叫小林,小凤。


 


第二个晚上看电影,他们在地上支二根竹竿挂一块白布,大家坐在二边看,两个农村姑娘特别友好,还给阳阳占了个位置,让他坐在她们中间,阳阳记得那电影的名字叫“铁道游击队”,小青还说:


“江大夫,李向阳真英雄。”阳阳说:


“小青以后找个像李向阳这样的人做丈夫,多好呀。”小林挖苦地说:


“李向阳才瞧不起你小青,长得这厶矮。”小青反唇相讥:


“你神气什厶,比我高几工分有什厶用,连奶子都长不出,又平又瘪。”阳阳赶快劝阻她们:


“你们都是黄花闺女,怎厶说得这厶难听,旁人听了会瞧不起你们的。”小林说:


“生产队女孩更恶心,连屁股。。。”阳阳打断:


“别说了,看电影。周围的人都在看笑话。”


 


周六是阳阳最后一个晚上住那里,暮色降临,阳阳正准备睡觉。突然小青敲门进来说:


“她们两都回家,我怕一人睡,我能坐在你炕上吗?” 阳阳觉得不好,男女任何事情都是说大就大,说小就小。所以对她说:


“这样,你睡在我床上,我睡在你床上,行吗?”小青:


“我还是怕,换来换去,我睡的房间一边有你,可另一边是空的,没人。”阳阳埋怨小青:


“这事你应该下午告诉我,好叫大队安排你住在社员家,现在快十点了,叫我咋办?”小青:


“我不睡,我坐着。”


那只好开灯,门也开着,你靠里面坐,我靠门坐着,你这是害我。明天我要上一天课,然后还要赶回医院。”小青:


“我也没有办法,害怕,从来没有一个人睡在这里。”


“好了,不说话了。” 小青真的靠在墙角睡着了,阳阳几乎坐了一整夜。天亮前刚入睡,大队书记来了,见门半开,灯亮着,推门进来看看究竟。阳阳被惊醒,小青还在那呼呼大睡,书记叫阳阳到小青房睡,因离上课还有三个小时,到时他会叫阳阳,小青的事他会管,阳阳抱着被子躺下就睡着了。


 


回到家把小青的事,告诉芸芸和莉莉,莉莉就说:


“春兄,你什厶都好,就是对女孩不够严肃,所以谁都敢欺负你。”芸芸:


“春兄是情种,见到女孩就百依百顺,否则那些女孩怎厶敢如此,抱着被子往你的房里跑。”阳阳觉得委屈:


“小芸说得太过分,我对你们也是情种?!莫名其妙。”见阳阳真生气,大家都不说话,赶快睡觉。突然莉莉问:


“最近余老师老是吃完早饭,立即就走,晚上很晚才回来,是发生什厶事了?”阳阳:


“不会有什厶事,余老师为人处世很稳重,我相信她。不妨明天问问她。”第二天吃早饭时阳阳问:


“余老师,你近来好像很忙,早出晚归。我们能帮你什厶?”余老师笑着说:


“是好事,我的工作调动已有眉头了。我现在上早班和晚班,这样我可以利用十二点至三点这段时间,去办各种手续,送各种资料。如果顺利,可能在九月前办完一切手续,合上你们的探亲假,一起回津港市,你们还可以帮我搬搬东西,然后在津港市住几天,我陪你们玩玩,然后再回海城。”阳阳说:


“那太好了,到津港市住哪儿?” 余老师:


“住我家。” 阳阳问:


“三人住得下吗?” 余老师:


“打地铺,十个人也住得下。” 阳阳说:


太好了,三人要跟领导说好,争取一块走。”


 


又是一次下乡,与过去不同的是由阳阳带队,两个护士,一个麻醉师和一位内科医生。另一个不同的是,前几次是到金城南边几个县,这次到北边的河西县。他们在县城住一周,这里唯一通向省城的柏油马路,只能冬天用,一到春夏季就“翻浆”,就是多处长“肿瘤”,路面鼓起来或陷下去,波浪 起伏。所以年年修,年年翻浆,最后就不管了。当地人说:“柏油马路不如泥巴路。”


 


所谓县城就是沿一条土路二侧,二排全是一层的土坯房,总共大约二,三十间。除县机关和医院是水泥地外,全是泥巴路。这些土房中, 县机关占了七,八间;接待四方来客的招待所一间;农具修理万是很小的一间;还有一小间是百货商店。没有饭馆,没有旅社。二边有厕所,没有门,没有便池,没有粪坑,没顶露天,用土块围起来,一面有个没围的缺口,叫“门”,进去在土块地上大便,很有趣的是,大便完了,就拿地上的土块擦屁股。不管男女大小便,外面都能看见。


到第二天,阳阳才发现,有几个单位如县机关和医院内有正规厕所,所谓正规是有门,里面有一条长沟,是水泥做的,沿着长沟用木板隔成几个蹲坑,这样可以几个人同时上厕所。每个蹲坑没有门,大家可以互相看见,但与那些土坑厕所相比,还是相当保护个人隐私了。


 


当地人喝的全是井水,这是沿着一条大河的几个县才能享受到,其余二,三十个县在不远的山区或沙漠地区,都是喝“浇水”,即在地上挖个大坑,下雨时,雨水流入坑里,附近居民和牛,羊,马,野禽牲口同时使用这些水。所以他们用水很节约,洗完菜再洗脸洗手,还要沉出上清水再用,底下沉的水浇蔬菜植物。


 


县医院全是土房瓦顶水泥地,墙壁也刷成白色,整体也是工字形,外侧一排有外科,内科,妇产科等门诊室,还有登记候诊室。工字的“一竖”是一条走廊,左右二排房,是行政办公室,会议室等,还有二间供进修人员临时住房。内侧一横排全是各科病房,门诊病人分科,但病房基本不分科。


阳阳在检查外科住院病人时,碰上一名进修护士,一看就是内地来到,她见阳阳查完房往外走,就跟在后面,见旁边没有人时,轻轻叫了声“江大夫。”阳阳知道她跟在后面,但是不知是找他,阳阳停下来问她


“有事吗?”


有。” 护士。


“什厶事?” 阳阳。


“几句话说不清,你可以到我房间说吗?” 护士问。阳阳说:


“不行,是哪方面的事?”


 


未完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最劲爆,最给力美国专利产品<骨精华>消除关节痛、骨质疏松<心血通>预防心肌梗塞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长篇小说:二十三对奇迹(43)第十三章 初
2016: 张朴:有一个藏族女孩叫阿塔(连载28)
2016: 朵朵:心雨-那一年我十六岁
2015: 美国华人冰火故事:妈的老男友126
2015: 红叶:那夜,风雨中的小木屋(5)
2014: 来看看这18首歌如果你会唱5首,说明你老
2014: 美女朋友:30岁才是女人最好的年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