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粉缨
万维读者网 > 恋恋风尘 > 帖子
短篇小说: <<红豆之歌》
送交者: 红叶Redleaf 2019年10月22日14:00:08 于 [恋恋风尘] 发送悄悄话

海外华文短篇小说:

<<红豆之歌》

文/红叶

(小说荣获第二十七届汉新文学奖)

(注:小说取材于真实故事,经艺术加工,部分情节并非真实发生。)

慧枝坐在巴士后排的一个座位,她的头斜斜地倚靠在座椅靠背上,不经意地望着窗外的景色。这是赌场公司的一辆专车,用来接送员工去赌场上班的。

路边的景物不断地向后退着,蓝天白云,光线落在树木上,仿佛颜料在清水中化开,显出一层一层的轮廓来,靠阴暗面的绿色变得更浓郁些。远方蓝色的山脉连绵不断,卧龙般蜿蜒静卧。

外面的风景是美好的,可慧枝却无心欣赏。占据她心头的,是沉甸甸的忧虑,房租要到期了,手机又要欠费了,各种账单都堆积在那里等待着她付清。

赌场的这份工作是朋友霓娜介绍的,才刚开始上班一周,慧枝已经数不清这是她到纽约后打的第几份工了。她的上一份工作是照顾一个住在曼哈顿上东区有钱的寡居老女人,老女人双腿瘫痪多年,脾气怪戾,身上发出令人作呕的味道就象是正在腐烂的一段老木桩。

慧枝听见两旁的树林中发出蝉鸣的鼓噪声,这独特的吟唱声将她的思绪拉回八岁那年的夏天。

“ 那是什么声音? " 幼小的她问。

“ 那是蝉鸣,是蝉在唱歌。" 妈妈回答。

 “为什么冬天听不到蝉鸣呢?"

妈妈说:"夏天它们鸣叫了一个季节,累了,到冬天它们就休息了。"

“ 它们去哪里了?"

妈妈回答:"我也不知道。"

放暑假时妈妈带慧枝去海南岛旅游,沙滩上,有几个小女孩在叫卖贝壳做的项链,手串,还有一种是用红色的,圆圆珠子般的豆子做的。

妈妈告诉她这是红豆,又叫相思豆,给她买了一条红豆项链,还教她念了一首唐诗:“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妈妈的笑脸仿佛海上的明月般印在她的脑海里,直到今天,直到她生命的尽头,那幅温暖美丽的画面她永远也忘不了。

接着慧枝又过了几年好日子。直到她十二岁的那年,蝉凄厉地鸣叫了整个夏天,又把秋叶秋水叫寒。夏天过后,妈妈就病倒了,咳嗽,气喘,流鼻血,爸爸却经常夜不归家,邻居的窃窃私语有几句隐隐飘到了慧枝的耳朵里:“ 老杨一定是在外面有人了。。。” 她似懂非懂,但只觉得这些流言事关重大,一定不能让妈妈知道,徒增烦恼。

一个冬夜,妈妈突然在一阵剧烈的咳嗽后吐起血来,爸爸不在家,慧枝冷静地穿好衣服,送妈妈去附近的医院急诊。

小城医院急诊室里几盏昏黄的灯光仿佛即将凋谢的玫瑰,慧枝扶着妈妈走进去,很久都没人理睬她们。

“ 你们为什么不管我的妈妈?” 她不顾一切地大叫着,值班医生这才懒洋洋地过来看了一眼,不耐烦地训斥着:“ 嚷什么? 先把病历填了。”

十二岁的慧枝平生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恨,她恨面前的这个人,恨不得打碎他那张肥胖油腻的脸。

妈妈得的是肺癌,躺在走廊里的病床上,做完手术后满头的汗,辗转呻吟着。护士的态度恶劣得惊人,对着病人家属呼来喝去,家属逆来顺受点头哈腰。慧枝每天放学后就来陪妈妈,爸爸隔三差五也会来看一次,买些水果点心,客气得像外人。

蝉的鸣叫声在秋天仍然顽强地持续着,然后寒冷的冬天来了,它们忽然消失得无踪无迹。

“ 我可怜的孩子。”妈妈低语,此后就陷入了长久的昏迷之中。

“ 妈妈,妈妈。” 慧枝握着妈妈渐渐变冷的手,嚎啕大哭,心仿佛被撕开一个大的裂口,泊泊向外流着血泪,止也止不住。。。

慧枝的思绪正在天马行空,忽然, 砰地一声巨响,巴士车身猛烈地抖动着,仿佛醉汉般蹒跚着失去控制,栽进路边的沟里。她的头脑有几分钟一片空白,仿佛机器突然被卡住,暂时失去思考的能力。

等到慧枝清醒过来,她看见天空已反转,眼前金星闪烁,胸口阵阵剧痛。她发现手脚仍然能动,顾不得嘴角流血,拼命向车门处匍匐爬去。她用尽全力推开变形的车门,连滚带爬地逃出来。

一只求救的手在后面拉着她的衣角,慧枝回头,看见是藏族女孩塔玛,她不由思索地抓住了那只手,将塔玛拖出车门口。塔玛倒卧着,气若游丝:" 我的胸口难受。" 

慧枝将塔玛翻转过来,她顿时喉头发紧,头皮发炸。啊,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恐怖可怕的景象,塔玛的胸腔象被一只无形的巨手压裂,里面血淋淋的肋骨和内脏清晰可见。她紧紧握着塔玛的手,拼命想把自己的热量传递给她,但那只手渐渐地凉了,她眼睁睁地看着一个鲜活的年轻的生命在她的眼前消失。

“ 为什么会这样? ”

慧枝欲哭无泪,悲痛欲绝,她抬头问天,众神默默无语,宛若泥塑木雕。

在许多年前,在妈妈逝去的那个黑暗夜晚,慧枝怎么会想到过自己后来会离开祖国的小城故乡,走得那么远?人的命运中不可控的那部分,是冥冥中天定,还是自我选择之因果? 比如藏族女孩塔玛,她如何能预料到年纪轻轻竟然会魂丧异乡? 慈母的脸隐藏在群星中,俯视人间,似叹息,又似怜悯。忽而消失了,淹没在黎明的晨曦里。

这次车祸事故,共死去三位工友,由于不是赌场的正式员工,而且都是些初来乍到兼不谙英语的新移民,赌场老板连哄带骗只是私下赔钱了事,逃避了法律责任。有钱能使鬼推磨,古今中外相通。

慧枝右脚两个脚趾骨折,脚背肿得老高,治疗了三个月才好转。因着这次事故,她得以休息一段时间,并得到一笔几万美元的赔偿金,一时间竟然还有朋友羡慕她因祸得福。

静下心来,慧枝认真地思考着自己的前途,这几年来,为生计她每天拼命打工挣钱,但打工并非长久之计。她在国内读的是师范学院,但想要在美国当老师,就必须要有美国的文凭。她想要进本地的学校读书,考出教师执照来。如今她有了一点点的积蓄,这愿望越发强烈起来。

“叮当。” 有人按门铃,慧枝起身去开门。

是好友霓娜抱着两岁的女儿来访,小女孩白胖可爱,慧枝喜欢得很,她将女孩抱于膝上逗弄着。

“ 你这么喜欢小孩,赶快自己也生一个。” 霓娜笑道。

“ 我现在连养活自己都费劲,那有本事再糊一张小口。” 慧枝在女孩柔软的头发上亲了一下。

“ 找个好老公,面包就有了,孩子也有了。” 霓娜说。

“ 上哪儿去找好老公呢?要不你替我画一个吧。”

“ 把你给卖了吧,杨慧枝。” 霓娜开玩笑道。她打开慧枝的电脑,上了一个交友征婚网站:“ 我有朋友在这个网站上找到了对象,现在已经结婚了。” 

“ 多谢,这种网络虚幻的东西怎么能当真。” 慧枝嗤之以鼻。

“ 反正是免费三个月的,为什么不试试?”

霓娜自作主张地替慧枝发了一则征婚启事,上载了一张她的艺术照。

不久还真的有许多人向她发来信息聊天,也许是她的那张艺术照拍得挺漂亮的缘故,慧枝想。但令她失望的是,大部分是些无聊或者下流的人,只有少数是正经想要找结婚对象的。慧枝挑选了五个应征者聊天,但有四位越聊却越感觉无话可说,只有一位与众不同,引起了她的注意。。。

第一次与董诚见面约在咖啡馆里,他的相貌与照片上相差不大,平头正脸,谈不上英俊,但也不难看。慧枝并非初次见面就能热情洋溢之人,对方似乎也是,两人寒暄后就找了张桌子面对面坐下,一时气氛颇为尴尬。

董诚注意到了慧枝手腕上的红豆项链,她把它绕了三圈当作手串带,为了纪念妈妈,她出国后一直带着它。

“ 这是红豆,王维有首诗就是写红豆的: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董诚背起一首唐诗。

慧枝想,这人还是有点学问的。

渐渐地打开话匣,谈起彼此的家庭,董诚少年时随父母家庭团聚从中国大陆移民到了纽约,如今他的父母已经去世,只有一个妹妹相依为命。他刚从警校毕业不久,目前在纽约做警员。

第一次的约会感觉不错,然后又有了第二次的约会,这次是在一家中餐馆。

“ 你在美国是什么身份?” 席间聊天时,董诚仿佛是不经意地问起。

慧枝的心顿时凉了,她想起刚到纽约的时候,有人为她介绍了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第一次见面就倨傲地询问起她的身份问题,然后很干脆地拒绝了她:“没有绿卡的我根本不考虑。” 尽管他比她大二十多岁,五短身材还是秃顶,只有中学毕业文化。

“ 我拿的是学生签证。” 慧枝据实相告。这两年来她一直在语言学校注册得以保持合法身份留在美国,尽管她大部分时间在打工赚生活费。

“ 哦。” 他若有所思。

结帐时,慧枝执意要付自己的那份,但董诚制止了她,笑道:“ 我们老家那里的习惯,在外面吃饭如果男人让女人付钱是没面子。”

“ 可这是在美国,这里的习惯是各付各的。”

“ 别客气,我请你吃顿饭还是请得起的。” 他说。见他态度诚恳,慧枝不与他争了,这些年来,她已不习惯别人给她任何的恩惠,总觉心中不安想要回报。

分别时,董诚没有提起下次约会的事情。望着天边漂浮移动的白云在地面投下阴影,慧枝有些伤感地想,也许这就是结束了。可惜,她觉得自己已经有点喜欢上了他。

但是第二天董诚就打来了电话,两人又有了第三次、第四次的约会,他还带她去了他家,见了他的妹妹。在第五次约会时,他就迫不及待地求婚了。

慧枝吓了一跳,不知如何答复。

“ 我以为你也像我一样,希望早日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董诚说。

这句话打动了慧枝,她说:“让我考虑一下,明天回复你。”

慧枝思考了一晚,就同意了董诚的求婚。两个同在异乡孤苦伶仃的人,彼此抱团取暖也许更能抵御寒冷。他是一个诚实善良的男人,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尽管手头拮据,董诚仍然为慧枝办了一个像样的婚礼。慧枝披着洁白的婚纱,礼成后和董诚一起在席间敬酒,在这一刻,她清晰地感觉到了幸福,那种许多年久违的感觉,象甜甜的蜜糖、又像温暖的阳光明媚地流过心头。

转眼结婚已两年,随着时光推移,他们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深厚。只是日子仍然过得紧巴巴,慧枝仍然在上学,即将毕业准备考教师执照,董诚才刚开始做警察两年多,薪水不高。他们想拥有自己的房子,为买房子节衣缩食,生孩子的事情也提上了日程。

“ 我想要我们的孩子,等孩子长大了后他们再生孩子。有一天即使我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孩子会继承我们的血脉,世世代代永远流传下去。" 他搂着她说。

但是慧枝依然恐惧,恐惧自己会像母亲那样早逝,留下年幼的女儿,如同浮萍般漂泊。那些浓重的心理阴影仍然追逐着她,她不由打了个寒战:“我害怕。”

“ 你要是怕痛那我们就不生了。” 他连忙安慰着她。

董诚哪里知道,在慧枝的心底仍留有精神创伤的后遗症,尽管随着时光流逝,那创伤被隐藏起来。但心灵的创伤远比身体的伤口更痛更难以痊愈,午夜梦回,心海听涛声之时,它仍然隐隐作痛,也许将是终生挥之不去的梦魇。

妈妈刚去世三个月,爸爸就迫不及待地又结婚了。邻居的窃窃私语飘进了慧枝的耳朵:“老婆的尸骨未寒,就等不及再娶了,啧啧。”

爸爸的新妻子是位医院的护士,在人前她的脸上浮着温柔可亲的笑容,但是关上家门后,对着慧枝,那笑容就消失不见了,代之的是乌云满面。

慧枝从此后再也没能走进母亲生前住的房间,继母和爸爸重新装修过作为他们的睡房,每次继母去上班时都不忘上锁,防贼般地防着她。慧枝被安排睡在堆放杂物的小间里。

继母让慧枝跪在地上擦地板,她对声音特别敏感,如果慧枝走路时稍微发出脚步声那就糟了,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责骂。继母还喜欢罚慧枝低头站在墙角里,往往一站就是几小时。如果父亲因公事出差时继母就更肆无忌惮了,常常谩骂慧枝整整一夜不让她睡觉。

慧枝不敢告诉爸爸这些事情,其实告诉了爸爸也没用,只会换来爸爸的皱眉和教训,认为是她不懂事不够乖巧。爸爸觉得继母能用自己的工资补贴家用已经够伟大了,况且在外人面前,继母对慧枝表现的和蔼可亲,少数知道真相的亲戚邻居也懒得管别人家的闲事。

“ 咦,这是什么?” 有天在放学回家的小路上,慧枝踢到一样东西。她捡起来一看,是一只小乌龟,它吓得将头缩进了壳里。

“ 小可爱,别害怕啊,我带你回家。” 慧枝将它捧在手心,爱抚着它。

小乌龟很容易养活,喂它白菜叶它吃,喂它黄瓜片它也吃。去上学的时候,慧枝偷偷将它藏在床底下的纸箱里,它慢慢长大,直到有一天。。。

“ 今天的汤味道不错,你放了什么?” 晚饭时,爸爸随口问继母。

“ 是嘛,乌龟熬汤很补的,你多喝点。” 继母说。

慧枝脑袋里嗡地一声,仿佛五雷轰顶,她赶紧跑到小间里,拉开床底的纸箱,果然乌龟不见了。

“ 我养的乌龟哪去了?” 她问继母。

继母说谎面不改色,反问道:“我怎么知道? 你养乌龟又没告诉过我们。 ”

天哪,她居然喝了她可怜的小乌龟做的汤,慧枝觉得阵阵反胃,夜里躺在床上,整晚她不停地无声地流着眼泪。

“ 杨慧枝,你怎么啦?” 在学校上课时,老师注意到她苍白的脸色,坐立不安的神情。

“ 老师,我胃里难受,我想吐。”

老师将慧枝领到一个水池边,说:“你想吐就吐在这里面吧。”然后就走开了。

这样黑暗痛苦的日子持续到了慧枝高中毕业时,她不顾继母的干涉坚持考上了外地的师范学院,远远地逃离了那个可怕的家。毕业后她走得更远,南下深圳找工作,然后又接着走,到大洋彼岸的美国,没有回头,没有留恋。

早晨,董诚准备去上班,他抱住了慧枝亲吻她,恋恋不舍地告别。目送着董诚远去的背影,慧枝忽然有一种莫名其妙不详的预感,董诚现在工作的地点治安差,犯罪率高。她随即安慰着自己,等董诚再做几年基层警员,积攒了些资历后就有机会换到好区去,好区的工作安全,轻松。

在纽约这样的大城市里,有着环境优美,鲜花盛开的富裕社区,但也有着阴暗肮脏、阳光照不到的角落。

时近中午,在一幢老旧的公寓楼里,一个人费劲地从床上起身,他走到厨房,打开冰箱,看见里面空空如也,心情顿时沮丧,他骂了一句脏话。

自从他出生起,在他近三十年的生命里,这人世间就未善待过他,让他受尽了冷眼,歧视和贫穷。未婚母亲高中还没毕业就生下他,嫌他烦,后来更是抛下他一跑了之。

他有一个在监狱里服刑的父亲,他的前科累累,无家无业,刚打伤了前女友。他的心中每天被仇恨充塞得满满的,他恨不负责任的父母,恨薄情放荡的前女友,恨有钱人,恨政府,恨轻视他的人,他希望地球早日爆炸毁灭,所有人同归于尽。

他打开电视,忽然看见一条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却被无罪释放的新闻,顿时他大怒若狂,万丈怒焰如同火山般爆发。他在手机里发出信息:" 你杀了我们一个人,我要杀你们几个人报仇。" 他冲出门去,口袋里藏着一把枪。

他像一个猎人冷静地寻找着目标,不久他看见树荫下停着一辆警车,里面坐着两个巡逻的警察,看起来毫无防备。他悄悄从后方逼近,瞄准目标,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鲜血顿时染红了他们的制服。

在路人的惊叫声和骚动声中他开始逃跑,最终无处可逃,呼啸而来的警车和警察密集包围了他,绝望中他将手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砰地一声,他栽倒下去。愚蠢的人啊,受害警察也是同为美国的少数族裔,工薪阶层,无辜者。

“ 董太太,请问你愿意吗?” 慧枝听闻警察局打来的电话匆匆赶到医院,医生将慧枝带到办公室里,问她话。

起初她的脑海完全一片空白,就像所有突然遭受巨变的人那样暂时无法思考。渐渐地她听清楚了,从医生委婉的叙述中,她明白医生在说什么。原来医生是说虽然董诚已逝,但可以运用医学技术将董诚的精子保留下来,将来可以用试管婴儿的方法延续他的血脉,询问她是否同意。

“ 你愿意吗?" 医生的话语回响在慧枝的耳边,仿佛从很远的地方飘来。

两年前,在婚礼上,主婚人也是这样问慧枝

的:“你愿意吗?”

那时她还是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花瓣从她的头顶洒落,落在她的发上,铺满了前面的路,亮晶晶的。她认为他们会相伴着走下去,一直走到白头偕老。但如今董诚已去,又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这时慧枝听见一个声音清楚地,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愿意。"

她知道那个承诺的声音来自她自己,穿越时空,两个“我愿意” 的承诺此刻仿佛重叠在一起,在她的心头激荡。

三年后,在一个妇产科诊所。

“ 怎么样? 嫂子,医生怎么说?” 小姑问。

“ 医生说一切正常,这几天就该生了。” 慧枝回答,满心喜悦。

“ 嫂子,我觉得你真伟大。我又开始相信世界上有真正的爱情了,罗密欧和朱丽叶、梁祝的故事不是作家凭空编造。” 小姑感叹。只有小姑才知道这有多不容易,这已经是慧枝第三次做试管婴儿了,前两次均告失败。

慧枝笑笑。心想,谈不上伟大,她只是想达成董诚的心愿而已。在短短的两年之间她和董诚能建立如此深厚的感情,大概是因为他让她感受到了除母亲外其他人无法给予她的最纯粹、真心的爱。比如他对她,从不指责,从不怀疑,却永远温柔以待,爱护有加,治愈了她心灵深处的伤痛和不安全感。

而她所能给他的,则是让他们的爱延续下去。象董诚所期待的那样,即使有一天他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孩子会继承他们的血脉,世世代代永远流传下去。

在董诚去世三年后,一个小生命降临人间,是董诚的亲生儿子。慧枝看着小宝贝那和董诚长得一模一样的鼻子,嘴,特别是那皱眉的神态,她将他紧紧抱在怀里,喜极而泣,就像抱着整个世界。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芽长枝叶,结果实似豆子,红艳晶莹可爱。愿君多多采集,它寄托的是铭心刻骨的相思。

━全文完━

红叶

2. 28.2019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莎士比亞的詩歌紀念碑》選載(1)
2015: 美国华人冰火故事:妈的老男友247
2015: 癌症生还者实录
2014: 孽缘中的女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