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粉缨
万维读者网 > 恋恋风尘 > 帖子
一滴相思泪,还你前世情
送交者: 小荞 2008年08月08日17:33:28 于 [恋恋风尘] 发送悄悄话
一 我从小多愁善感、忧郁的格注定了我的悲剧生。由于某种特殊原因,我记得自己的前世经历。 我的前世出生在一个家境殷实的家庭,面有一个,父在一个小镇经商,开一家门店做布匹生意,经年累月起早贪黑迎来送往,生意红火。由于忙于生意,无暇照顾我们俩,只得让我们从小与爷爷奶奶一起居住。爷爷的邻家有一个大我三岁左右的孩子,直接称呼他的名字,我他长风哥。放学后我们经常一起玩耍,一起放牛、割草、摸鱼、钓青蛙、爬树,有时仰躺在河堤松的青草静静地观赏蓝天不断变化的云彩,他也间或在我们家吃饭,爷爷奶奶挺喜欢这个孩子,老夸他懂事。我与的感特别好,从小就挨着睡在一张,无话不说,我对也特别依赖。 我们在无忧无虑中度过了懵懂的童年,长大后,长风哥已长了一个材高大挺拔、脸庞白静而英俊的小伙子,尤其是他的眼睛里透着一种智慧,没有女孩子见着不动心的。那时,我与同在一家小纺织厂做工,当质检员,而长风哥在一家机械厂班,是厂里的工程师。我们再也不象小时候一样无拘无束,我每次见到他总会脸红,不敢正视他那英逼的眼睛,可我总觉得他洋溢着默默温的眼睛在注视着我,让我心里很慌。他的朋友常常笑道:“长风一天不见小露就会坐立不安。”我却佯装没听见,其实我也与长风哥一样的感受啊,非常喜欢跟他在一起,哪怕是远远地看他一眼也会觉得心里很塌实。我知道,我已了他。因为这是我心中的秘密,对也不敢说。在月亮皎洁的晚,长风哥经常来邀我们去散步,在田的小路,洒下了我们一串串欢乐的笑声,我们一起谈生,谈喜好,谈各自单位里的趣闻轶事,田的鸣虫见证了这一幕幕开心往事。如果是在寒冷的冬,长风哥会将他的外套脱下来披在我的,而自己只穿着针织衫,还特意强调他不怕冷。我从小喜欢唱歌,同学们都我百灵鸟,而长风哥却我黄鹂鸟,后来连他的同事都这么我,我更喜欢黄鹂鸟,因为我喜欢“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青天”的诗句。我们在晒谷场、在田中放声高歌,有时将宿鸟惊飞,那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光。 但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有一天,向我吐露了她的心事,她倾心于长风哥已经很久了,想让我打探长风哥也是否对她有意,她是想让我来当信使。我内心经过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最终理智占了风,我非常我的,我怎么能为了私而伤害我的亲呢?我答应了。长得很漂亮,格内敛,文静贤惠,是众多孩子追求的目标,但她只衷于长风哥,达到了痴的地步,我不知道,如果没有了长风哥,的子怎么过。在后来的子里,长风哥来找我们时,我总是借故离开,让单独与他相,我甚至还与别的孩子约会、疯玩。渐渐地,我发现长风哥变得沉默了,眼睛里也多了忧郁。 终于有一天,长风哥对我说:“今天晚我们出去走走吧,我有话要说。”那是一个夏的晚,月亮特别惨白,微风轻轻吹拂着田的禾苗,不时传来一阵阵此起彼伏的蛙鸣,蛐蛐儿也在不停地高唱,远黛的群山朦胧而神秘,我们缓缓地走在田的小路,谁也不说话。良久,长风哥开了:“小露,其实我非常喜欢你的,在我的心里,你就是我的。”我低着默默地走着,静静地听着,不说话。长风哥定定地看着我说:“我已经想好了,打算辞职到城市去发展,我相信我有能力养活你,只要我走到哪你跟到哪。这辈子如果有你相伴,我已别无他求!”我也不知道自己此时为何却是异常的平静,淡淡地说:“长风哥,你的心我知道。但你错误地估计我了,我决不是一个要养活的。你的是我,她对你那么痴心,你们才是幸福的一对,真希望你能为我的夫。”长风哥呆呆地问:“这是你的真心话吗?”我很坦然地说:“当然。”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好空虚,却又如释重负,而长风哥,却失魂落魄,看到他的样子,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又不敢想下去,只能在心底祝福亲的。 后来,长风哥没有辞职,我却被好友邀请到遥远的省城打工,从未出过远门的我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加新的工作岗位需要学习很多新的知识,很快我便将长风哥抛到了脑后。 二 几个月后,一个冬天的中午,天沉沉的,有点寒冷。几经辗转找到了我,看到满脸憔悴的,我大吃一惊:“,你怎么了?”已泣不声:“小露,你回家看看长风哥吧,他没有多长的子了,他说在死前一定要见你。”我一听,吓得心砰砰直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会这样?不是好好的吗?”说:“你走后不久,长风就病倒了,天不吃不喝的,还呕吐,很快就瘦了下来,到医院一检查才知道是患了癌症。他拒绝住院治疗,说早晚是死,不受治疗的折腾还能少受点罪。”我立刻向单位请了假,与坐长途汽车赶回了家。我来到了长风哥家里,走进了他的书房兼卧室,他的亲和都在,与她们打过招呼,他的亲含着泪出去忙活去了,起去厨房沏茶。我坐在长风哥的前,拉着他的手泪如涌泉,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昔健康英俊的脸庞此时已是苍白、消瘦,眼窝深深地陷了下去,眼神也失去了往的光彩。长风哥看着我,只说了一个“我”字就再也说不出话来,眼泪却从眼角流了下来。我们就这样默默地泪眼相对,好半天,他才断断续续地说:“小露,其实我早就看得出来,你是喜欢我的!这辈子我们无缘做夫妻,下辈子有缘再相遇吧!你要知道,我是带着遗憾走的”我再也忍不住地哭出声来:“长风哥,我从未过别,我一直是你的!我曾经梦想着要靠在你宽阔的膛听你有力的心跳,我要与你过夫唱随的子,如果有来生,我们一定做夫妻,你一定要等我啊!”长风哥微笑着点点,我摸摸他的额,有点烫,正发着低。我轻声说:“你休息一会儿吧,我陪陪你。”这时,沏来的茶早已冰冷了。虽然屋子里有一盆烧得旺旺的炭火,我却感到了一直透骨髓的寒意!我打量着这间熟悉的书房,它充满了书卷味,曾给过我多少快乐。长风哥喜看书,有整整两书柜的书,有好多的书我都是在这里借阅的。如今,书还在柜子里静静地躺着,却无翻阅了,昔充满了欢声笑语的房间如今弥漫着死亡的恐惧息。挂在墙壁的字画也好象失去了生机与灵。 我正在遐想间,他的走了进来,我看看长风哥,他正安然地睡着,发出轻微的鼾声。极其虚弱的他刚才说了一阵子话,太累了。我起与告辞出来。 就在那天晚,长风哥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在他家的后山立起了一座新坟。半年后,伤心的由父作主,嫁给了一个追求她多年的小伙子,过着平静的子。我却发誓一辈子独,永远怀念长风哥。 三 从那以后,我发疯似地将全心投入到工作中,由于我的努力,很快为了单位的业务骨干,单位的业务分布很广,我经常奔于各个城市之间。两年后的一天,我与一个同事乘坐长途汽车到一个偏远的小县城洽谈业务,汽车在崎岖的山区公路颠簸前行,旁是陡峭的山谷。突然,司机的方向盘失控,车子剧烈地颠簸起来,终于在一片惨声翻下山谷,车之全部遇难。我的灵魂已飞离了躯,回看看车里一个个模糊的面孔和缺胳膊少的尸,我已找不到自己。而这些冤魂却披散发,有的哀哀嚎啕,有的嘤嘤啼哭。这时,来了一群牛马面的鬼卒来引我们去见判官。当经过奈何桥时,我为了记住前生而能找到长风哥拒喝孟婆汤,趁这些冤魂作一团时将汤迅速地泼到了桥下 那一年,我二十二岁。 四 根据判官的指令,我投生到了一个城市的一家普通的工家庭,开始了我平凡的生活。父给我取了一个很艳俗的名字,于是,我就给自己取了个笔名——小露,我认为,我就是清晨光下绿叶的那一滴露珠,清澈而透明。 童年时期,我一直在留意所有认识的伙伴,希望能找到儿时的伙伴长风哥,但无果。长大后,在一个光明媚的子里,我带一束鲜花,找到了长满了草和棘藜的长风哥的墓地,专程拜谒了他,并将在月里填写的一首《阮郎归》烧在了他的坟,以对他的奠祭: 徜徉堤畔柳梢间,又逢月儿圆。忆中孤冢梦魂牵,欢颜渺似烟。 隔,两重天,何时再续缘。为君挥笔泪凄然,再写断肠篇! 参加工作之后,我就有了一个特殊的好——旅游,希望能在茫茫海中找到我的恋长风哥,只要一有假期,我就外出旅游。结果如大海捞针,一无所获。 我在忧郁中度如年。 五 直到二十五岁那年的一天,我以为我的生命中看见了曙光。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暮的晚,我的最要好的朋友小芹邀我去她的住玩,说是他的朋友要来,让我去“考察考察”,我欣然前往。当我走进门,看到她屋子里的一个小伙子时,我目瞪呆:这不是长风哥吗?!他长得与长风哥一模一样,包括一举一动,特别是那双眼睛,我指着他:“长——”,但终于没有出来,他也是一脸的惊讶,小云很奇怪:“原来你们认识啊?”他摇摇:“不认识,但好象在哪儿见过!”小芹高兴地给我介绍:“这真是缘分!小露,这是我的朋友云哥。”云哥向我伸出他宽厚的大手:“你就是小露,久仰!小芹与我念叨得最多的就是你了,念得我都嫉妒了,我问她到底是在与我恋还是与小露恋啊?”说得我们都笑了,说是笑,我好勉强!我握着他温暖的大手,真想喊一声长风哥! 没多久,小芹就向我发来了结婚请柬。我坐在婚大厅的一个角落,默默地观看着豪华而闹的婚,眼泪在心中默默地流淌:结婚了,新娘为什么不是我?我的心跌落到了无底深渊! 那天回家后,我就病倒了。我在痛苦与悲伤中不能自拔:我的命为何这么苦?我心中的前世是亲的,今生却是最亲密的朋友的!半个月后,我终于想通了:我命该如此!于是,我不再留恋于世,我挣扎着起,抖索着拿起笔,在一张洁白中泛着淡绿的信笺写下一首七绝: 一缕丝两世牵, 分离聚合总无缘。 今宵忍把尘寰别, 梦断心始憬然。 写好后,我又看了一遍,一滴泪珠滚落在洁白的信笺,渐渐地浸染一朵清晰的泪花。我将信笺放在柜,然后吞下整整一瓶安眠,为了彻底断了再醒过来的念,又决绝地喝下了一大杯烈白酒。很快,我的灵魂就飘飘然离开了躯,我想在走之前与长风哥道个别,于是,我走进了长风哥的梦乡 奇怪,这个地方为何这么熟悉?皎洁的月亮,微风轻轻吹拂着田的禾苗,阵阵蛙鸣,蛐蛐儿在唱,远黛的群山朦胧而神秘,长风哥独自在田间小路徘徊。我追了去,拉拉他的衣袖,轻声唤到:“长风哥!”长风哥转看见我,很高兴:“小露!你怎么才来?我等你好久了!”我轻轻挽着他的胳膊,缓缓地叙说着他离开后的故事,还有我对他的思念。我们在月亮下面不停地走,似乎有着永远也说不完的话。突然,一声公的啼打破了晚的宁静,我们才发现,天快亮了。我依依不舍地说:“长风哥,你回去吧,我要走了,我要永远忘记你,永别了!”说着就飘到了空中,长风哥急忙:“小露!”正要来拉我的手,却被他的妻子小芹摇醒了:“云哥!你怎么了?在做梦吗?”云哥惊得坐了起来,原来是南柯一梦!云哥说:“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六 一个清凉的夏早晨,云哥和小芹手捧一束鲜花来到了一家公墓,他们走到一座墓碑前,虔诚地三鞠躬,然后将手中的那束洁白中透着淡绿的菊花放在了墓碑前,云哥蹲下子,伸手抚摩着墓碑的遗相,轻声地说:“小露,安息吧!”小芹擦了擦眼泪,说:“云哥,我们走吧。”我站在墓碑后面,目送着他们走远,心中默默地说:“永别了,长风哥!这次过奈何桥,我一定要喝下孟婆汤!” 墓碑前的菊花在清晨的光下是那么地洁净而灵,这是我最喜欢的颜啊!这时,我看到一颗晶莹剔透的露珠儿滚落在地,一瞬间便渗入泥土,只留下一个淡淡的印痕 (作者:古刹昏鸦)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6: 实在太累了找人说说
2006: 非常感谢您的提醒
2005: 血玲珑 (7)
2005: 那种痛是别人没有办法想象的.
2004: 现代白领的同居写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