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粉缨
万维读者网 > 恋恋风尘 > 帖子
《行走千年的女巫》之 宿命 16 希望(下)
送交者: 汉代蜜瓜 2012年05月25日11:24:56 于 [恋恋风尘] 发送悄悄话

那时候的医疗水平极差,生育率高,死亡率也高,婴儿的成活率极为低下。一个母亲如果生了六个孩子,能活下几个她心里也是没底的。故而一般女人怀孕, 不到三个月胎像坐稳不会声张,免得被人说成是“只打鸣不下蛋,报空窝”。但是母亲鉴于上一次被许盛业打得流产的经历,还是早早地跟他说了,免得重蹈覆辙。

许盛业大喜过望,一拍大腿,吼了一声:“我许老二要做爹了!我去告诉大哥大嫂!”

说着激动地站起来,小兀子啪啦一声倒在地上。饭桌一阵摇晃,一碗蛋花汤洒了一地。

母亲一边拿了抹布弯腰去擦,一边嗔道:“干什么这么毛躁!你且不要去,等过了三个月胎坐稳了再去不迟,否则万一空欢喜,白让人家笑话。”

许盛业连忙扶起母亲,从她手中接过抹布,连声说:“你坐好,你莫弯腰,当心动了胎气。以后家里的事你少操心,轻活且让阿草做,重活等我回来做,你就安心养胎,才是第一要紧的事情。”

他对我们母女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对待母亲,像是奉若神明,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母亲孕吐极为厉害,每天早起必定一阵恶 心呕吐,有时连苦胆水都吐出来。他会在一边端水伺候着,奉上鲜果或者酸梅。有时候母亲食欲不好,这不吃那不吃,却挖空心思想吃些平日少见的东西,自己却觉 得不好意思——为什么一怀孕,人会变成刁妇?

许盛业连忙说:“你想吃什么,只要你说出来,我给你捣鼓去!现在不比往日,你老公我有钱了,咱买!村里买不到到镇上去买,镇上买不到咱到巴州去买!”

这种豪言壮语,村里大约只有他能说得出来。

“你不刁,老婆,你不刁,是咱儿子刁!”他嘿嘿地笑着。替大宅做事不是那么好混的,风餐露宿到底有些辛苦,他脸上多了些风霜,笑得时候皱纹 被编成*,在他满是络腮胡子的脸上绽开,倒显得充满了人味,像是往日那个我们在镇上初次相识,和蔼可亲的青年汉子再生了,“你这次肯定生儿子。咱儿子了不 起啊,在娘胎里就这么刁钻,把他娘折腾成这样,以后一定是个英雄好汉,上阵杀敌,建功立业的!”

母亲白他一眼:“你还神了,都能看出是儿是女!”

许盛业挠头笑道:“可不是!不信你问阿草!”他转头问我,“乖女,告诉爹爹,你在你娘肚子里的时候,有没有折腾得你娘这么难受?”

我目瞪口呆,不知如何回答。

母亲推他一把:“去去去,这话也问得出!她如何晓得?”

许盛业哈哈大笑。

母亲顿了顿,开口道:“怀阿草那时倒没有这么辛苦。阿草在娘胎里就心疼娘呢!”

许盛业高兴地说:“可又来!我说是儿子吧,你还不信!”

我也希望是个弟弟。如果是个弟弟,他会姓许,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进入许氏宗族的学堂读书,而不是像我一样,借着放牛的机会在后窗偷听个一鳞半爪的知识。我希望我的弟弟,能坐在学堂里,像阿田哥一样,摇头晃脑地读书,以后参加朝廷举办的科举,出人头地。

我的弟弟,他的身体里流着一半跟我相同的血。他是我的亲人,我一定爱他如珠。

在那个时代,一个女人没有儿子,在乡里乡间是抬不起头的。儿子是传承姓氏,支撑门户的。这个儿子,在母亲心里,意义不仅仅于此。这个儿子, 是连接我和许氏的一个纽带。我,她的女儿,姓何的女孩,有一个姓许的兄弟为她撑腰,以后的日子会好过得多。许家人看在这个正宗许氏后人的面子上,也不应该 再为难我。

大唐的皇帝李氏,历来与西北胡人混居,互相通婚。高祖皇帝的母亲独孤氏,太宗皇帝的皇后长孙氏皆为鲜卑人,朝中大臣,出自胡人的也并非少数。这是个继往开来兼容并收的朝代,无论你是什么人什么出身,只要你有本事,总不愁没有用武之地。

而这些繁杂出身,有着迥然不同文化习俗的胡人将他们彪悍的民风带入中原。在这些胡人的文化中,女人的地位不低,女人们少有中原汉人对女人的文化禁锢,抛头露面支撑门户的不在少数。

而我们住在这汉夷混居的地方,本地文化中女人地位比江南等汉人占主导地位的地方又不同些。跟长安朝廷中颇有相似之处,

在这个人均寿命低下的年代,壮年男子早逝是很平常的事。一个女人带着若干孩子,几个孩子有着不同的姓氏,也不是很鲜见的事。一般来说,以母亲为纽带连接的兄弟姐妹的感情,比以父亲为纽带连接的兄弟姐妹的感情更加亲密。

太后武氏跟她的兄长为同父异母,一向感情有隔阂。传说她早年跟自己的兄长不和,登上皇后之位以后,她更害死自己的兄长。

我在这种文化混血的环境中寻找着生存空间。弟弟的出生将我的空间扩大。

在我们这个家里,没有人不喜欢这个弟弟,没有人不盼望他的出生,从他的亲爹许盛业,到我这个同母姐姐何田田。

我给自己取了个大名,叫何田田。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我在祠堂外面听见小学生们摇头晃脑地读着这个句子,一下子就爱上了。

莲,出淤泥而不染,全身可入药,又是草本,是水中的仙草。

是而小名阿草的我,大名叫何田田,实在是名至实归。

阿牛哥道:“阿草到底是聪明,给自己取个这么好听的名字。”

阿丑道:“阿*给我也想一个。”

阿田哥装模作样地说:“虽然犯了我的名讳,不过到底是个好名字,准了!”

母亲听我解释着诗句,温柔地看着我笑,没说话。

许盛业高兴地说:“阿草是个聪明的孩子。如果真生个弟弟,第二个字要跟排行,不能让你取,第三个字归你了!”

母亲白他一眼:“说什么呢?她个小孩子,认得几个字,说出去不让人笑话!”

族中有了新生儿,乳名都是父母起,大名要等长到上学的时候,到族长家里去求个名字。这倒不是因为许景天是族长的缘故,而是因为他是村中唯一德高望重并且读书最多的人,公认的有学问的人。

这已经是许家村约定成俗的规矩,不仅仅本家人这样做,连张家陈家,生了儿子也要打点些礼物,带上孩子的八字到大宅里去向许老爷讨个名字,给门户添添光彩。

撇下族长让家里的毛丫头给孩子取名字,这不是对族长的藐视和冒犯嘛!许盛业也知道自己在顺着嘴巴胡说八道,摸着头嘿嘿地笑了。

来年春天,这个给我们家庭带来转机,带来和睦,带来欢乐的弟弟出生了。我被忙忙碌碌的大婶们赶到自己的屋子里,看着这些人有条不紊地进进出

出。我问一个到我房里来取家什的大娘:“我娘呢?她怎么啦?”

大娘笑着说:“你娘下地去了。”

话音刚落,对面那房里“呱”的一声,响亮的哭声传了出来。那大娘掀了帘子进来,笑眯眯地对我说:“丫头,你娘从地里回来了。她从田里给你刨了个白白胖胖的弟弟!”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1: 新竹,红门好唱,我想象拿着梭镖;贴只
2011: 月弯儿:惠清的难隐之痛(三)
2010: 平凡往事:做个小男人
2010: 给那些分手后还一直关心对方消息的人
2009: 女人话中话: 品味男人
2009: 女人话中话: 距离与随缘的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