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粉缨
万维读者网 > 恋恋风尘 > 帖子
《行走千年的女巫》之 宿命 26 暴雨(下)
送交者: 汉代蜜瓜 2012年06月22日08:06:44 于 [恋恋风尘] 发送悄悄话

两个人虽然身型不同,但是面目之间到有七八分相像。

事后才得知,跪拜的少年名叫周至方,正是阿丑的相亲对象;而站在他旁边观望的,叫周至纯,是周家的老二,自告奋勇陪大哥相亲。

周至纯听身边亲戚形容阿丑的言行举止,本来对母亲相中的人选颇有非议,觉得父亲对母亲唯唯诺诺一声很是憋屈,自己的大哥眼看要步父亲的后 尘,讨个跟母亲一模一样脾气性格的媳妇,不免为大哥抱不平。他本着搅散一次不合适的因缘之心而来,不料听了阿丑一番心直口快的祷告,忍不住莞尔,改变了心 意,觉得的阿丑的脾气跟他大哥倒是绝配。

“大哥,你憨厚有余灵活不足,配个刁蛮的都不过人家。这个女孩倒是个心中无什么城府的,不会害你。”这位读书的兄弟真心真意地对他打理家族生意的大哥说。

周至方自从看到阿丑的那一刹那,就被她的美貌和无心无肺的笑容所倾倒,巴不得兄弟不要反对,连忙点头如啄米。

阿丑对周至方也很满意。她自幼感情上跟阿牛哥比较亲密,跟阿田哥比较疏离,因此对身材长相神情都有些像阿牛哥的周氏长子很有好感。她不喜欢周至纯,叫他泡菜萝卜,说他一副迂腐的酸相。

“你看看,上街跟人家打架,一拳能被人打出五丈远,直接掉河里去。”

我哭笑不得:“他好端端的一个读书人,干嘛跟人打架啊?”

始料未及的是,周大娘正式遣了媒人上门说亲的时候,不光给阿丑下了定,还顺带着跟张大娘为我和她的次子周至纯提亲。

“这孩子平日看谁都不顺眼,不知道哪天是怎么了,跟阿草就看对了眼,再三再四地要我来提亲。亲家,你看——”

张大娘一听喜上眉梢:“唉哟,亲家,这个主我虽然做不了,但是我一定回去跟阿草娘转达你的意思,赶下次大集的时候,让阿草娘也到镇上来看看,你亲自跟她提?也让她相看相看你家老二。”

周大娘拉着张大娘的手问:“你们两家交好,你说这闺女怎么样?”

张大娘笑吟吟地问:“你说呢?”

周大娘道:“看着相貌是很好的,就是身子单薄了些。我家老二,还就喜欢这样文文气气的,我看着能急死。”

张大娘笑道:“她不是你看着的那样。阿草可能干了。她识得草药,跟她妈学得一手种药的本事,平常有个头疼脑热的,你不用请先生,她就会配药。”

周大娘脑子转得快:“那我家要是娶了她,不是可以做药材生意了?”

张大娘道:“谁说不是?亲家,如今我们两家是一家,你家好就是我家阿丑好,若她俩做了妯娌,你半夜数银子都会笑醒。”

周大娘狐疑地问:“你家也有两个儿子吧?怎么不把阿草说做媳妇呢?”

张大娘长叹一声道:“我倒也想啊!我们家老二,早就说了,不考上功名不谈亲事。这孩子心高着呢。老大呢,跟阿草年龄差得忒远。我家里阿丑一 嫁,又要供阿田读书,跟你一样想立刻成亲找个当家的媳妇。你也知道阿草年纪还小,葵水未来,她等得,阿牛等不得。你家老二年龄倒相配,两个人都不着急成 亲,可以先定亲,过两年再成亲,两全其美。”

周大娘恍然点头:“亲家说得极是。”

张大娘带着一门亲事和一门准亲事以及我和阿丑高高兴兴地出城。时值盛夏,天越来越热,为了赶清凉我们起了个大早出门。出门的时候天空还晴得透明的蓝,只是没有一丝风,稍稍有点闷热。

阿丑一大早被拖起来有些不满,边走边撅着嘴说:“娘,阿牛哥要是知道周家老二跟阿草提亲,肯定会跟你大闹的。”

张大娘说:“这么热的天你还有闲心说闲话!都定了亲的人了,稳重点,别着三不着两的。你看谁家待嫁的姑娘整天把定亲,男人挂在嘴上?传出去让人笑掉大牙!”

阿丑踢着路上的碎石,说:“我管别人怎么说我?我男人和我婆婆喜欢我就成。”

张大娘掐她一把,恨恨地说:“现在她要娶你过门,自然啥都好说。等到了婆家,她给你做规矩的时候,有你哭的!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你在娘家撒娇撒痴的日子还有几天?!”

阿丑嬉皮笑脸地说挽住张大娘说:“所以啊娘,你要好好疼我,别骂我呀!”

张大娘点着她的额头说:“我今天多骂你几句,将来你婆婆就少骂你几乎。”

我抿着嘴在旁边笑。

张大娘又道:“你看人家阿草!你们俩啊,在家做姐妹,在外面做妯娌,强如跟别人做妯娌生气不是?这门亲要是再能说成,那是上上大吉。”

阿丑撅着嘴说:“唉呀,你不让我说,自己却说。论亲疏,阿牛哥是我亲哥,那个周至纯是我小叔,亲哥比小叔亲;可是论到好处,阿草还是嫁给我小叔对我好处大——真难办啊!”

张大娘看我一眼,一巴掌拍在阿丑头上呵斥:“走吧,早点回家。不知道你爹和你哥三个男人日子过得怎么样。”

走到半路,天气阴沉起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闷热潮湿的气味,一群群的蜻蜓在低空中上下翻飞。我们的鼻尖身上,都被憋得汗出如浆。

张大娘说:“糟了,只怕要下雨。快些走。”

走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还有半个时辰就到家的时候,豆大的雨点渐渐地砸下来,空气中的凝结的能量很快得到释放,雨点越来越密集,砸得我们张皇失措,一会儿就湿了上衣。

实在被雨砸得无处躲避,张大娘也顾不得什么老婆姑娘了,带头将裙子解下来披在头上当蓑衣,顶着雨前行。

那个时代的女人,裙下是穿着裤子的,所以并不会出丑,不过是看上去不够文雅好看罢了。

饶是如此,等我们走到家的时候,浑身上下还是被淋个湿透。张大娘在我家门口说:“不知道你娘在家没,要不你先到大娘家洗个热水澡换身干衣服?”

她家两个落汤鸡,等到轮完,估计都要生病了。所以我摇头说:“这么大的雨,我娘肯定在家呢。再说就算她不在,我也会自己先换了干衣服烧水洗个热水澡。”

于张大娘和阿丑就此别过,我开了院门,进得院子,关上院门就冲进房内大叫:“娘,娘!”

母亲不在,家里没人。我赶紧冲进灶间,打开锅准备先烧上水再换衣服,却发现锅里居然焖着一锅热水,大喜,赶紧回房拿了干衣服,用瓢将热水舀进澡盆,脱了湿衣,将自己没入澡盆。

极度疲劳的身体顿时出了一身汗,浑身有放松的清爽感觉。我洗着头发洗着身子,轻声地哼唱着。

眼前闪现的是周至纯饶有趣味的眼神。

我闭上眼睛。

恍然欲睡中,我听见院门被拍得山响:“开门,开门!谁在家呢?还不快给老子开门!”

我猛然惊醒——许盛业回来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1: 老公整天宅在小三家里 我捉奸他骂我泼妇
2011: 心疼情人的小女儿 我放弃私奔
2010: 如果我的老婆是处女(ZT)
2010: 绿帽子为了心爱的人奋勇抢救玫瑰花
2007: 上官婉儿:风流“美女宰相”
2007: 男人一生三件事情:理财、理女人、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