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股民甲远古的风
万维读者网 > 股市财经 > 帖子
《论价值危机》
送交者: 无套裤汉 2018年07月05日21:06:50 于 [股市财经] 发送悄悄话

 

《基层之声》(14)

 

《论价值危机》

 

 

无套裤汉作于2012318

 

 

 

绪论

 

经济、经济―经世济民做到了吗?

 

当前的经济大体上可以分为以美欧日为代表的西方发展成熟的经济,和以砖头五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市场经济。

 

前者中间又以美国经济为领导,后者以中国经济为领导;世界经济问题也就是美中两国的经济问题。

 

经世的意义是经营和治理这个国家,使之符合世界的发展方向,避免失去控制,以至于甘冒出轨翻车等毁灭性危险;济民指的是人民大众生活水平上升,至少不再下降。

 

美国经济自从里根上台,中间经过大小布什和克林顿三十年新自由主义折腾,除了90年代中间短期较为平稳之外,其余的日子很不好过,以至于发生了2007-2009年“金融融解”的危机,它不但蔓延全球,而且连带把中国的“改开大业”给以沉重的打击,至今愈演愈烈、无法收拾。

 

根本原因何在呢?

 

很少人归因于实体经济的生产障碍,大多数人认为这都是金融、银行、房贷等虚拟资本发生了这种那种的不顺遂导致经济大衰退。他们认为只要理顺虚体经济,实体经济就会霍然痊愈,全球的经济恢复指日可待。果真如此,何以三年之后并无起色,反而把作为“世界经济引擎”的中国推向万丈深渊而在所不惜呢?佐利克之流在卸任之际前来中国,意欲何为呢?

 

虚体经济派的错误在于不懂得实体经济是经济中的基础部分,而虚体经济是经济的上层,没有不因基础动摇,上层震裂的。设若上层部分不稳而基础稳固,经济结构仍然不至于垮台。换句话说,在经济增长不遭受生产障碍的条件下,金融问题不会成为致命的问题。实体经济既是整个经济的动力也是虚体经济的被动性、依赖性和断裂性的源头。

 

在这篇介绍性质的文章里,我不准备详细评析西方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因生产障碍(或生产失败)导致经济大衰退和长期萧条的历史性总结,而只做提纲挈领的要点说明。等到本文刊出和广泛讨论之后,再做总结。

 

总论

 

要点就是:“资本主义生产的真正障碍是资本自己” 和“利润率是资本主义生产的推动力;那种而且只有那种生产出来能够提供利润的东西才会被生产出来”(马克思)。

 

我们知道:在当前的晚期资本主义制度里,高利润和高利润率(及增长率)之间是互相排斥的,要实现高利润和高利润率两全其美是不可能的。在这个前提下,资本一般为了攫取近利而顾不得国内的利润率。近三十年以来,世界市场的规模和潜力上的局限及经济体之间、同行业之间的竞争(不排除垄断),促使资本大量投向不变资本,即生产工具,主要是机器和自动化生产工具,以便发展并增加劳动生产效率(美国企业劳动生产率自19802010年增加了60%,即30年来的年增率为2%),降低生产成本,极大地提高利润总量。导致:资本的有机组成(即预付的不变资本或固定资本c与预付的可变资本或工资加福利v的比,也就是c/v)不断上升和因为缩减对劳动力的投资使得平均利润率不断下降。代价:商品生产相对过剩,而资本积累绝对过剩;资本积累过多,规模过大,投资不出去,过多的资本必然而且蓄意制造剩余人口和失业后备军,并走上投机道路,转化经济危机为金融危机。无风险或少风险的生产性投资渠道壅塞,资本的实现和扩大再生产遭受困扰;大量失业、贫困、破产以及工人阶级的社会与政治地位的低落等等。结果:生产力越强大,平均利润率及增长率越下降,以至于陷经济于停滞并引发金融和债务危机。关于最近公布的新资料,参看Michael Roberts:

https://thenextrecession.wordpress.com/2015/12/27/the-marxist-theory-of-economic-crises-in-capitalism-part-one/

https://thenextrecession.wordpress.com/2015/12/29/the-marxist-theory-of-economic-crises-in-capitalism-part-two/

https://thenextrecession.wordpress.com/2016/07/05/john-bellamy-foster-and-permanent-stagnation/

https://thenextrecession.wordpress.com/2016/07/11/america-jobs-profits-and-the-stock-market/

 

预算紧缩和刺激方案都不能解救危机。以前行之有效的解救办法是通过战争、普遍毁约和没收来毁灭生产、资本、通货、财富、资产的过剩。但是在全世界资本处于风雨飘摇的今天,谁都拿不定主意,也不敢冒险。

 

除了上面所说的平均利润率下降造成的危机之外,资本主义的生产危机似乎意犹未尽;一个更为深层次的危机―价值危机正在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的最终杀手。

 

资本主义世界发现它自身坠入价格的两个陷阱―其一是跟随下降的价值而扰动的商品价格,价值之所以下降是由于大量使用减少劳动量的机器,使得劳动者的工作日时间大部分消耗在为资本生产剩余价值(这部分被资本家独占,没有被社会使用,只作为交换价值而存在),只有很少一部分(即必需劳动部分)用来为社会创造新价值;其二是作为商品所吸收的死劳动(或称为物化劳动)价值的机器磨损及原材料或能源消耗,都因为机器耐用性提高,以及原材料和能源低消耗、高效率,从而大为减低,因此商品的成本价格进一步地下跌。商品、生活资料、生产资料普遍贬值。机器和自动化的使用使商品廉价而过剩,世界市场萎缩。

 

由于资本价值随时间递减,房地产、债务、证券、商品及其他金融资产例如通货无不随著时间贬值。其价值的量度标准是黄金价值,而黄金价值则由黄金生产的劳动生产率决定。人们为了保有资产的价值,往往延长持有资产的时间,于是增加了资产的周转时间,而债务和金融总危机因此变得更为频繁而严重。

 

鉴于拥有高生产效率的工人阶级把大量时间浪费在生产剩余价值或利润上,使得为社会创造新价值的时间普遍减少,商品、资本及通货的普遍贬值产生了价值危机―商品及资本的价格紧缩而同时通货膨胀,即紧缩与通胀并存的价值总危机。

 

一个显著的矛盾是:一方面商品,资本及虚拟资本(即产权的资本化,包括银行信贷,证券,股票期权,房地产,期货,衍生产品,证券化资产及其他金融工具或对未来利润的期盼等与劳动价值在表面上无关因此价值不确定的、而在内容上相关的虚幻资产)全部贬值,而在另一方面,同时并存着商品生产过剩,产能过剩及资本积累过剩。

 

银行资本与实体经济相矛盾,并使货币流向虚拟资本脱轨而去。银行资本靠实体经济为生,但是它对实体经济不做贡献而成为社会和大众的一种巨大浪费、重担与危机渠道和机制。

 

在过剩资本的威胁下,当前的价值危机日益无解,因为过剩资本必然蓄意打造一个人为的过剩人口及长期失业大军。

 

垄断资本培植国际垄断金融资本来降低过剩资本带来的不可忍受的负担,从而使国际垄断资本打开世界市场,以有毒的(应当读作诈骗和一钱不值的)资产与债务的形式把过剩资本转移出去。过剩资本已经把经济危机金融化,即从事实上把经济危机蜕变为金融危机。

 

延缓危机意即把作为投资主要障碍的过剩资本予以清除。这一观察跟经典观点―危机源自缺乏消费需求是相反的。资本毁灭的普通方法包括世界规模的战争,广泛的破产和毁约,这些都有严重的副作用。唯一可行而无害的方法是:经由金融赌场组织及利润共享的征税方式通过自然破产,使大银行及其他大资本国有化。然而,“资本主义的生产模式趋向于保持资本的现存价值并促使自我扩张…”,其做法是通过以降低利润率为代价来提高劳动生产率。因此,资本是会顽强抵抗使用毁灭或者收归国有作为自我扩张或经济恢复手段的。

 

随著过剩资本的延缓毁灭,在增强的劳动生产效率的前提下,平均利润率下降这一倾向性规律将会由于以下的矛盾使经济长期停滞:

 

“现有资本的周期贬值,这个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固有的、阻碍利润率下降并通过新资本的形成来加速资本价值的积累手段,会扰乱资本流通过程和再生产过程借以进行的现有关系,从而引起生产过程的突然停顿和危机。”《马恩全集》第25卷,第278页,即《资本论》第3卷,第15章。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作为资本主义生产的刺激、积累的条件和推动力的利润率(即资本的相对增长率)会受到生产本身发展的威胁。然而资本主义的历史任务和存在的理由却是发展社会劳动生产力,从而资本主义不自觉地为一个更高级的生产模式创造着物质条件。

 

以下让我们探讨几个实际的事例。

 

1.零利率能够帮助资本主义经济吗?如果不能,为什么不能呢?

 

支付的利息是劳动力为资本免费创造的整个剩余价值的一部分。资本在半强迫下免费占有的剩余价值是资本的增殖总额,其中包含利润,利息,租金及赋税等。

 

货币资本或生息资本与生产性资本分享剩余劳动产品。近乎零的利率意即借款者无成本借贷,生产性资本家可以把剩余价值几乎都作为利润全部侵吞,不必因利息负债,而且也不用为租金和赋税负债,这是因为资本可以借长期贷款而不出成本或极少成本。在名义上,这种高质量的竞争优势会鼓励资本加强投资和生产,谋取利润,从而增强利润率和增长率,可以说达到一石多鸟的效应。

 

不幸的是,近乎零利率所最可能增进的不是实体经济,而是虚拟资本例如证券、银行及其他虚拟资本的生产(今年美国股票升值可见一斑)。理由是显而易见的,即凡是有能力免费贷款给别人的要嘛是无权的存款人要嘛是中央银行家―他们要为可见的将来刺激出一个全面的通货膨胀,以浪费掉别人的好货币来代换坏货币。因为货币“价格”是如此令人难以置信地便宜,垄断金融资本早就占尽便宜,囤积货币,准备一旦利润上扬,大赚特赚。然而生产性资本因为商品生产过剩和资本积累过剩,反而无意于借贷投资。

 

结果是我们又回到了原点。

 

奥巴马为鼓励企业创造工作机会特意减税的提议也同样是行不通的,因为资本可以在理论上无成本借债交税,所以其影响也微乎其微。

 

越来越多的虚拟资本在美欧日中央银行免费贷款以拯救银行、避免破产的政策下,变成零利率的瘾君子。自从2008年美联储抛出九万亿美元注入流动性以来,除了冒着通胀危险繁荣证券、期货等市场外,坏资产仍旧,金融危机的源头仍旧,只不过把危机暂时延缓了,但恢复经济遥遥无期。见http://brechtforum.org/economywatch/money-addicts

 

2.美国社会的阶级对立

 

奥巴马减低预算赤字的强硬路线,只是一种从软线做机会主义的退却,目的是出卖劳动多数,不惜代价地竞选连任。人民不能因为他改“善”了策略就相信奥巴马。不受约束的机会主义者根本没有为人民利益的原则;他们的任何改变不过是廉价的计谋而已。

 

人民应当了解资本为压迫及剥削劳动多数,启用两个代表资本利益的两派,即茶党•共和党及民主党。二者之中的任何一派都能为资本攫取权力并从事反对劳动多数的阶级战争。那种寄希望于两派之中的胜出者来停止压迫和剥削是全然的白日梦。即便奥巴马凭借欺骗和两面派手段取得连任,他将仍然是大资本的囊中物,而大资本是绝对不会放弃它对劳动人民的极权统治的。

 

资本主义自从诞生以来遭受最为严重的价值危机―更新的价值远远达不到需求的―获取天量的利润既不能防止也不能停止因新价值随着劳动生产效率的发展而递减的内出血。取得的利润越丰厚,雇用的劳动力就越少,劳动创造的新价值也越少。社会经济价值的总剩余出现了赤字,过去的社会价值的消费无法一如既往地得到补偿。整个社会进入这样一个价值危机时代:利润率及经济活动下降,增长转化为停滞,恢复受挫,债务超过还债能力,银行面临毁约,货币贬值,财产集中在越来越少的人手里,紧缩•通胀交替着待命而发,世界范围内的大量失业,等等。简单地说,由于劳动生产率引发价值危机,留下长达一个世纪的经济危机及伴随而来的商品生产过剩和资本积累过剩。

 

资本正在设法把21世纪的危机转嫁到罪孽深重的劳动多数头上,让他们当替罪羊并强化阶级战争。

 

3.无人工厂是否可能呢?

 

 “工人贵而设备便宜,这就鼓励公司行号宁愿把钱花在机器上而不再花在人们身上”。

 

如果这一倾向继续下去,资本投资中的不变资本部分是否最终会完全取代可变资本―生产中的全部人力?关系著自动化生产取代劳动的许多问题会引起相关的其他问题,譬如劳动力会从社会消失及世界会变成一个纯机器的世界吗?机器会自动繁衍自己吗?

 

通用汽车公司曾经于1980年代投资800亿美元在底特律的悍马出艾克工厂,搞全自动生产。但是,“设想成为橱窗的工厂却以一场梦靥告终”。(参看尔乃斯特•曼德尔著《资本主义发展的长波》,Verso1995,第164页)富士康执行长在2011年曾经说要采购一百万台机器人来代替人力生产,结果如何呢?没有下文了。

 

为什么GM的机器人狂乱不羁,不胜其烦呢?原因在于机器不创造新价值,为资本创造价值的只有劳动力。离开劳动力的资本只能空转;离开资本的劳动力却可以谋求繁荣。要想创造使用价值然后创造交换价值,就必须仰赖人们花劳动时间,把自然资源转变成为制造产品和服务产品,也就是从无到有。离开人们的干预,设计,尝试和测试,组织力,任何机器或自动化生产都是不可能的。机器增加活劳动的生产效率,从而间接地增加价值;但是,它自身不能够创造新价值。它顶多可以借助机器生产者已经投入到机器里面的死劳动,赎回已经客体化(或物化)在机器里面的价值。当扣除了机器的耗损和折旧成本之后,它的内藏价值通过被异化的剩余劳动时间传化为资本,直到废弃为止。机器人自身是不能为资本创造价值和由此创造利润的。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即Grundrisse中曾经警告读者。

 

剩余劳动时间随着机器的发展而增加,于是劳动为资本创造更多的剩余价值并使资本得以无偿占有更多的利润。然而创收的代价是由于投入可变资本或预付的工资远少于早先投入的不变资本―工厂,设备,原材料和能耗,机器及自动化等,导致平均利润率下降。增长率通常与经济一起停滞。“资本作为主导生产形式朝着自我解体的途径运转”。(《大纲》第700页)投资不变资本的回报停滞是生产力不断增加使得作为生活工作日的一部分的剩余劳动时间的增加达到饱和程度的必然结果。换句话说,对活劳动力的额外剥削阻碍了资本的实现;“生产力的增加变得与资本无关;实现本身变得无关紧要,因为实现所占的份额越来越小,于是资本不成其为资本”。(《大纲》第340-1页)

 

一旦利润饱和而且平均利润率下降,资本将可能延缓利润率下降,方法是“开创【例如服务业】那种对资本而言需要更多的直接劳动的,或者在劳动生产力还欠发达的地方【例如砖头五国及其他发展中的市场】的新型生产分支…,也可能开创垄断业”。(《大纲》第751页)

 

西方发达市场的就业发展证实了马克思的预见。为了增强利润率,资本提供比生产性企业职场人员更多的“非生产性”服务业人员和职位,如软件,金融,市场,广告,娱乐,零售,房地产,接待业,医疗,教学,保安,军事等。海外工作外包成为资本攫取海外高利润率来补偿国内低利润率的另一个重要方法。由于利润率下降连带使资本贬值,西方发达市场不得不实行去(或解除)工业化的工业政策。

 

资本积累过程中的金融化以及经由多国公司实现资本的国际垄断是资本逃脱因利润率下降而日趋没落命运的第三个方法。经济大衰退之后紧跟而来的大停滞断然否定了那些做为奇想怪论的新自由主义纾困疗法。

 

4.为什么私企不愿意投资到绿色能源?

 

奥巴马要求国会停止给石油巨头每年40亿美元的退税补贴。正确的办法是:禁止这些垄断资本趁机打劫―提价;把节省下来的钱支持真正新能源技术,譬如不损害环境或威胁食物供应的风能和太阳能发电或高科技生物燃料。

 

资本的高峰发展已成过去,而且进入无可挽回的逆发展阶段。它的存在对社会弊大于利。资本唯一的优势是其不断创新和不断增加的生产力,但是,在生产的障碍下,它随着时间而快速弱化。

 

垄断大化石燃料资本控制并拥有地球上的自然资源,以便索求人们无法抗拒的垄断价格,并勒索极高的利润。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公司资本抑制而不是发展新能源及相关的技术。实际上,它已成为一股危害人类进步的反动势力。反对资本的力量必须尽早打败并尽快替换它,否则资本将陷地球于毁灭,那时就太晚了。

 

私人资本是绿色能源企业的最坏的投资者,因为它们不是劳动密集型而是技术和知识密集型的事业,因此生产的利润率(或资本的投资回报率)是很低的。

 

不应资助私人资本投资绿色能源,国家政府应独占对公有或社区的新的可再生能源企业的投资。政府应把所有垄断资本―包括金融和油气资本国有化,准备好系统性地变革这个成为时代错误的资本主义生产模式。

 

5.论住者有其屋政策

 

美国整个房屋价值从峰值下降了 7 万亿美元。由于房屋不是如同食物那样的消费产品,而更像是作为股权的股票—  一个有使用价值的真正金融资产。房屋所有权转手就像股票一般。虽然买方因高价位进货而失去股本,可是,如果卖家仍在住房市场上做买卖,那么他的盈利额和买家的损失量相同。但是,如果不是这样,卖家会发现其增益是浮夸的,因为不是每个部门的贬值率都和房地产的相同,何况卖方手中的现款价值也在与时俱退。

 

在目前的大停滞时代,所有产品和服务产品都在贬值,其中一些贬值得比较多,货币值也同样在贬值。任何价格上升现象必然是暂时的 ;价格以下降中的价值为参照作上下波动,它会最终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价值取得一致,但在这里顺便提一下:这一事实与商品的供需关系是无关的。

 

由于一切都在随时间贬值,没有办法对抗这一价值规律并保持领先,第一,除非有一些特别的行业更为劳动密集或比社会各行业的平均社会必要劳动时间需要更长的平均必要劳动时间。这些特殊行业因此属于那些具有减少劳动生产率、 生产力和利润的部门;其贬值程度因此小于所有部门的平均贬值程度。典型的农业,如水果和蔬菜等部门、 采矿和接待部门可算是特殊行业。第二,垄断资本所控制的市场— 如金融、 军事、 电信、 互联网、 计算机和其它大工业 的价格是垄断价格―具有导致价格膨胀的刚性和不降反升性质。

 

虽然房屋有价值,即交换价值和使用价值,但是,其磨损折旧很适中,旧房屋保值性比新房屋好,即旧房在单位时间(年)的贬值速度小于新屋。股票有虚拟交换价值,但没有使用价值,早些时候买的旧股票往往比新买的股票会较好地保持其一般性的虚拟价值。

 

同样,资本投资会按照利润率的下降或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而减少或减速。

 

利润率下降的反面也是如此,即当利润率上升或资本自我扩张时,商品升值或资本升值以及产业投资都会与时俱进地加快。迎来扩张最有效的办法是,雇用更多的工人,提高工资/福利,当然这是以降低利润作为代价的。

 

为恢复和扩大房地产业,建筑商要雇用更多的建筑工人和提高工人的工资/福利,同时降低房屋的自动化的制造与建造过程,从而牺牲利润。这将减少资本的有机组成 c/v ,其中 c 是预付的不变资本或固定资本,v是预付的可变资本或工资加福利,资本的总投资是 c + v.

 

有时候好政策是最好的政治。

 

银行必须勾销大多数人的抵押贷款,使借款人偿还不超过原借贷的 10%

 

较新的房子平均比具有完全相同的建筑样式、材料与面积的旧房贬值得多些。此外,较新的房子随时间贬值较快,因为不只是商品,连资本和货币也随时间贬值。价格按照其相应的价值波动,最后都返归价值。价值贬低最终引致价格走低,导致住房等商品价格下降,这无关于供需关系。下降背后的动力是价值折旧。举例而言,当人们发现一所旧房子,建在七十年代,或甚至在 1950-1960年代,其价格维持得相当好,这令人惊讶的事情原因何在呢?

 

原来,价值在经济学里面是举足轻重的。

 

说到这里,我们应该全面停止建房吗?我们不应该。生产是任何社会的首要任务。我们应该做的是通过大银行及其他垄断资本的国有化来纠正功能失调和腐败,即致命的社会生产关系— 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和利润的最大化。低成本或免费的公共住房、 高等教育、 医疗保健和退休项目,以及终生就业必然是一个称得起民治(by the people)、民有(of the people)、民享(for the people)这个光荣称号的政府的优先任务。

 

生产不应当为私人利润而应当为了人类的福祉及环境的平安无恙。

 

我想将我刚才说过的再加以提醒,即所有商品包括房屋的总的趋势是随时间失去其价值。那些希望看到一个价值上升的市场并押注的人们,会失败于跟贬值市场赌输赢并伤害到自己。

 

买房自住者应该买二手三手房,避免买较新的住房,因为后者贬值快。

 

不仅商品贬值,资本和货币的价值也与时俱退。建筑商、 开发商、 房地产经纪人都想要赶超那个所向无敌的贬值大洪流。要取得成功,他们将大量举(低利率)债,把房价相对于成本价格提高到惊人的水平。很明显,买家会因这种计谋犹豫不前。对于这种买方的抵制,他们的反应将是在建筑方面偷工减料和进一步降低劳动成本到露骨的程度。新住房的质量和价值低下就不用说了,在极端情况下甚至毫无价值。

 

《洛杉矶时报》最近报道:长沙市 30 层酒店在两个星期内拔地而起。一些人质疑建造方面的安全问题,但建筑商却为自己的建造方法作辩护。上海200913层楼倒地的恐怖经验记忆犹新啊!

 

法律说:当房屋净值低于市场价格,住房抵押贷款方有止赎住房和赶走房主使之无家可归的权利。法律是错误的,因为这违反了任何法律都不应该使人无家可归的人权。使用市场价格做出判断是完全疯了,因为市场价格在价值轴心上作不理性的上下波动。国会必须立法把市场价格更换为基于建筑中使用的劳动力结算的住房原价值。建筑中的住房所使用的全部劳动时间和每小时劳动力平均价格都是公共知识,建筑商及(或)房地产经纪人可以轻松地把原先住房价值登录在官方住房记录上。

 

为了进一步保护数以亿计房主的福祉,政府应规范开发商/建筑商/房地产经纪人卖房所得的利润。公开已知的住房成本价格,是其原始价值及固定资本投资的总和。固定资本投资包括设备、 机械、 工厂的磨损及折旧,原材料与能源的耗费开支和用于住房建筑和生产的设计与知识产权成本。标高的金额不应超过成本价格的一定百分比,这一百分比取决于住房样式、 大小、 功能、 地区位置和历史发展。政府须定期公布“住房标高的金额表”。

 

再重复一遍,政府必须不使任何房主无家可归。

 

上次两个主要经济衰退,分别结束于 1975 年和 1982年。衰退后10 季度内,经济共增长 13.4%;在这次经济衰退后的10个季度,经济增长只有 6.2%

 

住房交易的缓慢不是经济停滞的关键问题。一般的价值危机,其中房屋价值随时间下降是一个组成部分,才是真正的大问题。

 

房屋,以及其他商品和服务产品越来越多地使用机械和自动化取代劳动,以便使金融•军事•工业三巨头体制更为富有,代价是低工资、低福利、就业不足、失业、 大规模贫困、 丧失抵押品赎回权、 破产和不断下降的政治和社会地位。

 

缺乏劳动力投入到商品/服务产品中去意味着较少在货物中创建新价值。凝结在货物中的新价值随时间下降最终导致较低的新市场价格,因此市场紧缩。房屋通常就是这样的紧缩市场,与货币或财政政策改变或调节控制无关。

 

从购房者的角度来看,他遭受到双重惩罚 第一,房屋的价值连带着价格将做结构性的下降;第二,按揭贷款支付利息。购房者因此两面受损。当买家把住房因老化造成的折旧也计算在内时,一旦签下新房主的字,他们就会在金融和房地产资产上三面受损。

 

如果贷方出借的利率是负的,譬如-0.8%,这可以帮助买家补偿部分损失。不过,这是不够的。真正解决房屋灾难的办法是住宅产业国有化。所有有工作而需要住房的家庭应可以以象征性的房价从工资中扣除支付费用给政府购买住房。

 

6.从价值危机看欧债危机

 

债务危机已不再只是希腊或意大利的问题,它蔓延到了整个欧元区。

 

马克思价值理论清楚地表明当工业和农业劳动生产率增加,而金矿开采停滞导致更高的黄金价格,一如目前,那么商品和纸币的市场价格会下降。这就是今天的先进资本主义世界发生的现况。

 

作为传染体的债务危机是价值贬低危机的直接结果。因为不能兑换贵金属的钱的价值与时俱退,银行信贷的钱也一样,它要求的利率比当黄金价格较低时更高,并且是越来越不愿意出借。在美国,债务危机的严重性与欧元区债务危机相似,但是已被推迟,因为作为世界上唯一的储备货币―美元具有独特地位。

 

高劳动生产效率引发的价值贬低危机遭受到我称之谓“紧缩•膨胀”或滞胀的打击 —同时并存的商品价格下跌和不可兑换贵金属钱 (或通货膨胀的货币)贬低,两者都以黄金价格来衡量。根据相对贬值率的不同,紧缩•膨胀可以主要发生在商品 (通货紧缩)或钱(通货膨胀)之中。此外,随着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也会发生资本贬值和资本的生产率下降。

 

平均利润率和增长率下降的倾向性规律应用在这里的同时,总利润飙升。枯槁的经济增长不是由于利润下降而是由于紧缩•膨胀产生下降的利润率、 失业和资本对投资进行罢工。没有任何理由,可以用来判断德国经济不服从这一规律。

 

一般经济学家普遍建议把财政和货币政策的改变作为临时医治传染性债务危机的疗法,其实有比这种建议更有效的解救危机措施:世界人民应该暂停当前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便克服危机。

 

时论认为:27 个欧洲国家中有25国的领导人同意签署新的财政契约,它将用法律限制他们不准使用稳健的财政刺激方案来反击经济衰退。在欧元区外的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这是一个危险的做法。这些国家占世界经济的 20%以上。判定他们要经历更长和更深沉的衰退将会拖垮那些依赖贸易为生的、从中国到美国的经济区。

 

按照凯恩斯主义的观点,无视生产和资本过剩,预算紧缩意味着增长失败,因此未能停止债券的毁约。

 

不过,从马克思的价值理论出发,资本主义世界已遭受这么长时间的过剩,已经经不起通过财政刺激方案再一次地过剩,很明显德国总理安格拉 默克尔,作为原东德人氏(Ostländer),已经把马克思的教导铭记于心。

 

高生产率导致高剩余价值生产和低新价值创造,因此间接导致举高债维持主权开支,因为潜在的剩余价值包括利润、 利息、 租金,税务负担,债务融资的剩余劳动力的补偿、政府支出和其他浪费性质的开支。低新价值创造引起并存的紧缩的商品和膨胀的货币。(两者都是由在黄金生产中的劳动生产率决定的黄金价值来衡量)。默克尔珍视货币稳定远超过了商品价值的与时俱退。

 

如果她把德国所敕令的紧缩方案终结在马克思的结论上,那么唯一可行的办法将是把所有的银行和企业“欧洲联邦化”,因此来进一步地团结各欧盟成员国。没有生产资料私人所有权的社会化,就没有真正的解决办法,来结束在世界任何地方的债务和银行危机。

 

财政刺激计划只是一种权宜之计。去除生产障碍才是解决经济危机和灾难的关键。

 

德国已经是主要的净出口国 ;它不需要故意维持一个贬值的货币,这就是为什么默克尔反对把经济刺激作为一种可行的政策选项的原因。

 

毫无疑问,她知道紧缩政策将会对已经陷入困境的经济造成危险。在两害相权之下―即在货物和服务产品的紧缩与通货膨胀之间进行选项,她选择了前者,因为前者比后者更容易忍受。凯恩斯主义的刺激方案容易导致如同20 世纪 70 年代那样的滞胀―过剩连同通胀一起变得更糟。

 

马克思预测价值的危机即包含产品和服务产品以及货币与资本在内的普遍贬值。随着时间的推移,贬值转化为下降的生产价格,围绕着生产价格,市场价格跟随着波动。相关联的一个倾向性资本主义的运动规律是著名的平均利润率下降规律,从而导致增长率下降。他基于劳动价值论的预测在很大程度上经过实践证明属实,例如美国平均利润率长期以来,特别是自1970年代以来持续下降至今,并与凯恩斯断言的有效需求不足论无关。对马克思而言,有效需求不足只是运动的结果,而不是产生危机的起源。

 

尽管马克思劳动价值论及其引申理论―倾向性平均利润率下降规律,自从150年前创始以来,经过难以估计的长期复杂和多方面的认真检验,确证无疑,但由于西方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借助统治阶级的政治霸权来主导全球的经济理论及其历史,导致世界市场上的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地区的经济学工作者舍近求远―笃信西方政治经济偏见,怀疑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过时,甚至于不惜诋毁之而后快。对于这些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地区的“带有双重偏见的”学者们,我以诚挚的心情劝谕他们参看以下两本著作,作为启蒙和使之避免或洗涤闭关自守心态:

1. Andrew Kliman: “The Failure of Capitalist Production―Underlying Causes

    of the Great Recession,” www.plutobooks.com, 2012

2. Andrew Kliman: “Reclaiming Marx’s ‘Capital’―A Refutation of the Myth

    of Inconsistency,” Lexington Books, 2007

 

我将摘要介绍这两本书,以飨读者。(未完待续)

 

 

 

砖头五国属于后进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其特点是资本欠发达,市场欠发达,农业仍占重要收入部分,但是优点是发展和前程远大,搞好了就一跃而晋身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行列。砖头五国个个跃跃欲试,不惜一搏。

 

果不其然,不但中国,所有五国都增长快速。砖头五国1999年的产出只占全球经济的4.1%,美国占30%,欧盟占28.9%。到了2011年,砖头五国占到18.9%(约13万亿美元的产出,紧逼美国),美国降到21.5%,欧盟降到25.6%。一个经济的多极世界站稳脚步了。

 

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搞资本主义的大跃进是要付出庞大代价的―劳动力资源、天然资源和污染资源等潜在的未开发资本要无偿或廉价出卖给国际垄断资本来换取外资作为发展的本金,外加生产和市场的出让,政治的不自主,经济、金融、财政的“外化”等作为流到西方垄断资本家手里的血汗利息,一句话,堕落到半殖民地资本主义的深渊里。

 

由于西方资本帝国主义已经掌握了长期资本霸权和世界市场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强大势力,后起的砖头五国无法借助于资本主义大跃进来取而代之,顶多在生产和市场上甘为别人做嫁衣裳―当好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属国,成为西方垄断资本主义的仆从;如若搞不好,那就要坠入万劫不复的败亡深渊,没有翻身的希望。关于这些事实我在十多年前写的:《苦难资本主义》中有详细的论述和警告,可以参看http://sans-culottes.bokerb.com/blog.php?do=blog&event=view&uid=5916&ids=50140

 

中国作为砖头五国的领头羊、身负示范重任的标准仆从终于由接轨的属国陷入败亡的深渊。借助大量浪费珍贵的廉价劳动力、天然与污染资源换取收入的增加,自我感觉良好,西方也同时称善、叫好以示鼓励,结果是如此凄惨,尽管工人阶级为五国社会创造了极高的劳动价值,商品价廉物美,然而自己无法占有,被迫尽数交付内外资本家而一贫如洗。西方垄断资本因为发展劳动生产率提高利润,投入的劳动力越来越少,从而整个经济体全面贬值及平均利润率下降而面临崩溃和大萧条威胁时刻,由于可以从砖头五国特别是中国的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市场上的极高价值和数以几倍、十倍计的利润率来弥补自己国内相应部分的贬值与下降带来的损失,才能继续维持了三十多年的政治经济,中国却用无偿和不惜代价的、自残的悲壮方式拯救了垂死的西方!

 

“发展就是硬道理,有水快流的恶果!大搞产能过剩、环境污染、资源破坏,血汗工场的现代化,让社会和百姓承受后果,再按别人的WTO游戏规则把过剩的产能推向严重依赖出口,换取美债欧债的白条,这就是所谓的改开的实质。” http://www.haotie001.com/article/3729053.html

 

西方会因此而感恩图报吗?他们无愧为主子,用震怒掩盖着自己的无能,用指责鞭笞五砖特别是中国,掩饰着内心的虚弱,用嬉笑怒骂、挑拨离间来鼓动半殖民地资本主义继续为西方主子效犬马之劳,直到大家一起毁灭。五国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明知西方资本主义经济依靠广大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劳动力、市场、资源才能达到今天的发展地位,意图冒着不可持续发展的危险搞资本主义大跃进欲一枝独秀,是政治上荒唐和不负责任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诳妄表现。

 

1.人民币贬值可以挽回美国的失业潮吗?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克鲁格曼不断发文(2011103日)要中国为人民币贬值负责,他以挽回就业为理由,建议美国国会立法对通货操纵者作出威胁。诚然,大规模的和长期的失业是美国的一种国家危机,但是,想利用美元对人民币贬值(也就是强迫人民币升值)来解决失业是不切实际的。

 

例如,中国想要买美国的军事工业产品,并要拉拢五角大楼以便进口每年数以千亿美元计的军事硬件和软件。如果能实现的话,军事交易将大幅降低美国贸易对中国的逆差,而无关乎克鲁格曼教授的反货币操纵的战略。美国•中国之间的贸易不平衡既是国际经济关系难题,也是一种政治•军事的闹剧。但是美国大资本不想放松其统治太平洋和其他地方的霸主地位。他们想要让政治军事事态在可行的有利前提下,越紧张越好,而且当然不希望平等对待区域性势力 中国、 日本、 印度、 俄罗斯、 朝鲜等,以便从所有地域性强国那里获得经济利益,从而解决其失业和其他紧迫的相关难题。资本是人民福祉的障碍,大资本是福祉的大障碍。

 

就基本理论而言,西方货币已经贬值了相当一段日子。但是,没有一种货币得益。为什么?简单的答案是,贸易不平衡不单单是由于汇率导致的 ;事实上 汇率只是贸易不平衡的一个次要因子。

 

较先进的国家比砖头五国那样的新兴市场掌握了更高的劳动生产率。更高的劳动生产率迫使工人把他们大部分的劳动时间投入到生产剩余劳动产品,即生产利润上面,而只使用很少的劳动时间去为社会创造商品内含的新价值。不仅社会的经济剩余因此而蒙受损伤,而且高劳动生产率使商品、因此市场价格、资本以及货币一并贬值。

 

而新兴市场相反―他们的劳动生产率低于西方,因此其商品的价值,资本和货币价值以及市场价格一般高于西方。庸俗资产阶级经济学,很容易得出结论说,这些崇拜资本主义的国家的出口将注定要失败-只有廉价的货币和出口商品价格低,才能有出口竞争优势等等。他们错了。西方不断从砖头五国进口货物,仿佛没有明天一般,因为他们的货物的价值超过了西方国内的同样产品的价值量,无论进口国货币的价值有多高。事实上,等价交换规律的本身在于价值,而不在于供给和需求所决定的价格或汇率,这正如马克思所说的“事物在其现象上往往颠倒地表现出来”(《资本论》第1卷,第17章)。中国居民经常抱怨国内某些产品(一般是美国大量生产的)比美国还贵,其实这只是价值规律的科学反映之一罢了。

 

现在让我们关注一下全球失业潮这个难题。

 

美国不能根除这么顽固的失业率的真正原因是,第一,一般企业不需要雇用更多的工人做更多的工作。一般制造业工人在机械及自动化的帮助下,现在可以做大量的工作,大概每17年一个工人可以取代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工人。第二,工人阶级因高劳动生产率提高了生产力,生产供过于求经常出现,因此阻止通常需要雇用更多工人来从事的扩大再生产。第三,由于雇用的工人少了,企业必须投入比工资/福利更大的资本额到机械及自动化上面,从而导致平均利润率即投资回报率下降。举一个例子,从1980年到2010年,美国总计劳动生产率增长了60%,但是从1979年到2009年,其利润率已经从35%下降到25%或按线性近似在30年里减少了10%。 (见1. 安德鲁•克莱曼【Kliman】:《资本主义生产的失败》,Pluto出版社,2012年出版)美国制造业的劳动生产率更为可观―制造业工人的生产率自1993年以来,17年中增加了一倍,并使美国损失了超过1100万个就业岗位。见

 

利润率是资本主义生产的动力;下跌中的利润率已经成为不利于经济的重要因素,并影响经济的复苏。世界正在亲眼目睹一场较轻的长期大萧条。

 

中国的失业情况一直是严重的,因为资方要利用失业压低工资。2008年官方公布的失业率是4.2%,但不包含农村工人和城市农民工。实际失业率高达27%。(见1. 克莱曼,第189页)。

 

常年失业是后期资本主义的特点,其中资本的垄断、集中、金融化、价值危机和巨大的停滞或较轻的大萧条(即次萧条)保有半永久性的支配力。就体制外的解决方案而言,第一步将是对金融•军事•工业三巨头的国有化和民主化,然后是就业、医疗卫生、高等教育、住房,退休和人的全面发展的社会化。

 

什么是体制内的解决方案呢?除了动员劳动多数继承威斯康辛州麦迪逊市、占领华尔街及其他全球规模的革命道路外,没有其他办法。眼前的目标是高举分享利润这个鲜明的旗帜-先按91%的税率,征收占人口1%的富人的所得税,然后把失败透顶的政治机器予以民主化。

 

西方在过去的百年左右,通过劳动生产率的发展,已经降低了服务、产品、资本、货币和开放市场内的几乎所有东西的价值。除了他们的垄断产品和服务,例如在军事,安全,飞机,知识产权及其他特定领域之外,全球市场的新兴资本买不起价值量少而价格昂贵的西方商品。西方可行的最佳办法是内部交易,或者投资新兴市场,制造具有较高价值量的商品,然后卖给国内。

 

西方国家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先遣部队,面对潜伏在晚期资本主义中不断的危机所造成的绝望深渊,它们首当其冲,也感同身受。价值危机是它们今天所面临的最根本的发展障碍。

 

新兴市场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最终一个又一个地要如同西方一样,沿着那个在劫难逃的生产模式的相同路径前进。无限制的劳动生产率发展是以失业和新价值的创造越来越少为代价的,这是资本主义运动的基本规律之一。中国和亚洲市场的劳动生产率一般只有西方的五分之一,每十年翻一番,但是由于现在正在加速进行提高生产率和产业升级,估计不用几年就能赶上西方并面临价值危机及其祸害。

 

卡尔•马克思在150年前分析并理解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将注定失败的规律,而今天的经济学家忽视其科学远见,反而赞同资本辩护者们不科学的教条。由于现实总是比教条强的,更多的年轻人将甩掉那些自欺先驱们加在他们身上的历史包袱。

 

2.中国经济趋缓的现实意义

 

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一直是世界经济的司机,而今减速加快,前途如何呢?

 

中国经济有许多不同的特点,每个都需要特别考查,以彰显其大图景的意义。经常被忽视的特征之一是中国的价值经济学。

 

我们所指的价值,既不是股票或商品的市场价值,也不是供求市场价格或价值,或用不兑换金银的货币来衡量的价值。除了劳动力即社会平均劳动时间创造的价值外都不是实际意义上的价值。包含在或物化在产品或服务产品的劳动价值是唯一的根本的价值,在这个基础上,市场价格上下波动。价值决定价格,而不是相反。

 

砖头五国的新兴市场与西方国家(欧元区,美国和日本)的先进的市场相比,其商品(包括产品和服务)的一般平均价值较高,这是因为廉价的劳动力鼓励资本家大量使用劳动力,生产工具不具有先进性,劳动生产率比西方较为落后,并把更多的劳动和劳动时间花在商品上。由于每个工作日包含创造价值的必要劳动时间和花费在生产剩余价值或利润的剩余劳动时间,一位砖头五国的工人将不得不花费比剩余劳动时间更多的必要劳动时间,从而创造的新价值比利润多。砖头五国的平均利润一般低于西方。然而,有一个可以弥补利润不足的优点,那就是因为砖头五国的平均利润率即平均投资回报率高于西方国家,也就是说,一个相对较少的投资,可以启动较多的流通与周转资本,给以时间的话,仍然可以占有可观的利润量。

 

由于砖头五国的商品价值高,相应的市场价格跟着会高,这意味着通货膨胀的趋势,它不同于西方,在那里低价值商品意味着较低的市场价格或价格的紧缩趋势。

 

只要砖头五国的资本保持充分就业的工人阶级(即5-6%的失业率;但是五国无例外地出现很高的失业率),其高价值的商品优势,将继续产生较高的经济增长。这在砖头五国见证了两位数的增长率。与此相反,西方已陷入低利润率和增长率的泥沼,而且高劳动生产率制造了低价值的商品。

 

虽然中国操纵外汇汇率压低人民币的交换价值,但这是以其国内的通货膨胀为代价进行出口竞争的。价值规律是疏而不漏的。

 

砖头五国由于商品价值的提升,其资本也同样升值。极多的高价值资本需要找出路,例如租让出去和•或投资于基础设施。这与西方的资本成为显然的对比,西方资本所含价值低,成为闲置和过剩的、没有生产性投资出路的资本,其低价值逼迫资本投放到非生产性的、虚拟和赌场学上的金融投机资本,导致继续不断的债务危机。

 

砖头五国的资本会无限制地茁壮成长吗?答案是一个响亮的:“不”字。首先,他们的高价值商品的出口需要西方的市场,但西方市场正在失去活力。第二,本地资本所有者 ―主要是垄断官僚和买办资本家 ―不再满意于以小于西方资本规模为代价的高利润率及增长率。它们要如同其西方“伙伴”那样积累大量资本。因此,总趋势是采取 “科学发展观”和产业升级 以失业和低价值商品与资本以及生产过剩为代价,迅速提高劳动生产率与眼前的利润,并扩大内需。

 

这最终使得全世界没有经济增长。

 

中国的垄断官僚和买办资本所有者的根本和长远利益,决定了中国政治经济的发展。任何关于中国的政治经济分析都必须反映这样的倾向―劳动生产率的发展,官僚资本,鲸吞资本和外逃资本的快速积累,并立即全部出口海外,以及上层家族加速外移,以避免革命的审判和惩罚。

 

中国的资本无法悠闲地作长期积累的打算了,尤其在阿拉伯春天来临之后。目前,不管是如何扎实的所谓“顶层计划”,将放缓经济增长以加强快速利润,不论是否有抗议出现。

 

3.中国的债务怪兽

 

中国巨大的公共工程项目是有价值的投资呢,还是上升的债务威胁到了国家的经济?

 

中国的经济是一个魔法―重力和其他科学发现的定律似乎不适用。过度负债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壮举。

 

这些壮举背后的秘密是什么?

 

这个秘密就是通往资本主义的最有效、最快速、最好的和最省事的道路是社会主义。数以亿计的农民和工人无怨无悔地为毛泽东时代的27年社会主义国家,创造了巨大的使用价值。在西方先进国家,几百年来的私人资本家没有这种好运―剥夺国家财富进行私自积累的机会。在27年的社会主义时代里,积累了坚实的基础设施和国民收入总量,使资本主义的快速发展成为可能。

 

世界资本主义在中国这个历史性的黄金时期应当感谢毛泽东对建设中国社会主义的领导。

 

社会主义建设基地为奢侈消费、剥夺、贪腐、资本外逃、国有和集体财产的私有化提供了条件。此外,资本主义回潮使当官的转变成官僚买办资本家,他们不得不与西方垄断资本家分享数以十万亿美元计的财富金额,这些财富来自过去30年来数以十亿计的三代农民和工人在微薄的工资下被迫无罢工劳动所创造的剩余价值。(2008年中国制造业工人平均小时待遇是1.36美元,这是美国的4.2%。参看1. 克莱曼第187页或www.bls.gov/opub/mlr/2011/03/art4full.pdf

 

2005年印度有组织的制造业工人平均小时待遇是91美分,相当于美国的3%,但高于中国。见http://www.bls.gov/opub/mlr/2010/05/art1full.pdf  )。因此中国很快吸引了大批外国资本,它们蜂涌而至,一方面飞速挖掘前社会主义的宝藏,另一方面浮夸性地刺激了增长率。

 

只要社会主义的大红利持续有效,中国的经济将继续发展,不过如同西方和其他国家那样,任何看似纯粹的经济问题,总会转变成政治和社会问题。

 

经济学家总爱称赞中国的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它将用来挽救即将到来的危机。他们不认为由十亿雇用劳动者的青春、血和汗水创造的钱是为了官僚买办资本家阶级用来逃跑的。

 

当我们将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危机和一个普遍及大规模失业危机作比较,债务将是无关紧要的。因为劳动力为国家经济剩余创造着使用和交换价值,这每年4.2万亿美元的公共债务可以使用各种通货膨胀方式化为乌有,只要国内和海外的工人和农民继续为资本家创造数以万亿美元计的剩余劳动价值,用来岁岁年年继续投资。

 

这种经济魔法比赛看来会抵挡一阵子,直到政治和社会动乱吞没了各国政权。

 

4. 哈耶克、米塞斯、凯恩斯救不了世界资本主义的价值危机

 

由于资本随着时间贬值,住房,债务,股票,期货及其他金融资产如同货币一样也随着时间贬值。为保全旧资产的旧价值,保存期超过一般正常的保存期间。资产周转时间增加。债务危机和一般的金融危机都变得更加频繁和严重。顺便一提的是古董资产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升值。这虽然是稀缺资产的特性,但也从侧面说明时间因素的决定性诱因。

 

一方面,商品,资本和虚拟资本―即财产所有权的资本化,如证券,金融衍生工具和其他投机性的、不确定的和虚幻的资产都在贬值,尽管它们在表面上和劳动价值的内容无关。另一方面,发生商品生产过剩,产能过剩,资本积累过度,例如美国非金融公司囤积着高达2万亿美元的现金,不知道怎样利用。这里存在一个突出的矛盾,也就是马克思说的,“买和卖互相对立起来,不使用的资本就以置闲货币的形式出现。”

 

西方世界曾经期待日本作为经济典范。高劳动生产率使投资回报下降,物价通缩和通胀并存。随着资本的贬值,资本生产率,即每1美元投入所得到的小时产出,也降低了。难题既不是哈耶克、冯•米塞斯、凯恩斯,也不是正当行的正统经济学家们所能解决的。“直升机本•伯南克”既然未能为日本的价值危机造成的经济困境指点迷津,似乎也无法成功处理这整个西方世界的难题。

 

5.从互联网看资本的没落

 

苹果公司派息利好,股价创新高的根本原因在于,1. 实行熊彼特(Schumpeter)所提出的“创造性毁灭”企业模型,也就是把各式移动上网机轮番略加改进后,重复制作来贩卖老货并诈取极高的垄断利润。这种非法的欺诈行为不可能增加多少价值,然而时尚和爱好攀比的消费者却甘愿上当受骗而对苹果的这种低级营销术乐此不疲,为别人做嫁衣裳,把辛苦钱交付苹果积累资本,自己却越来越囊空如洗。这种偏要上当以求心安理得的病态说明资本霸权多么厉害。微软和其他互联网垄断寡头们的软件也可以此类推2. 苹果、谷歌、微软、脸书等国际互联网垄断资本,无偿囊挂了几亿网民在网上的辛勤劳动及其集体创造的不可估量的社会价值。如果你我数以亿计的广大网民们不为互联网日以继夜地努力耕耘并开辟新天地,网上这些垄断寡头们能赚取利润吗?有谁来买iphone, ipad, 花钱给苹果、谷歌、微软、脸书等?互联网所有价值属于全体网民所有,但是由于资本霸权及其残酷的极权统治,几十、几百、几千万亿美元的互联网上的社会价值量竟然被少数垄断资本所掠夺和侵吞了。

 

以追逐私利为生的资本本身越来越失去了为生产利润发展社会生产力的条件和能力,从而不再或尽量少雇用劳动力开发和创造价值与生产剩余价值。它们日益仰仗对社会所创造的价值实行无偿私自占有、非法私自侵吞与转化社会的集体劳动价值为非法的剩余价值即广义的非法利润,形同盗窃,成为社会公敌。

 

这个国际盗窃价值集团在互联网上的非法表现只是它为非作歹的冰山一角。它利用政治力量不但在掠夺网民,也在通过被它全部收买的各国政府和官员,大搞化公为私、侵吞公共财产和社会财产,掠夺世界人民,并充分表现出资本主义自我贬值和急速没落的腐朽性和垂死挣扎。

 

无可奈何花落去的资本主义及资本霸权疯狂压迫、剥削及掠夺人民,已经引起人民反抗资本霸权的怒火;各国人民团结起来打碎资本奴役劳动人民的牢笼,求得解放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结论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说,经济问题之一是银行拒绝向企业放贷。但是,我想补充说,企业也拒绝招聘。去争论企业是否缺乏公众良心是毫无意义的,企业的根本动力在于牟利,特别是牟取立即利润和无风险的利润上面。资本主义经过600多年的发展,那些立即利润或无风险利润的来源或投资渠道早已日渐枯竭,剩下的多半既不是立即可得的利润,也不是无风险的,而是需要长期经营、充满着风险的全社会规模的超大型事业。面对这种不利于资本主义发展的、需要整个社会动员的超大型事业,资本是无能为力的。资本主义生产作为一定时期的一种特定生产模式发展至今,已经完成了任务,其继续发展的主客观条件都已经不再,迫切需要新的生产模式取而代之。资本主义将成为巨大的时代错误,因而成为人民民主继续革命的对象。

 

市场竞争促进不断发达的生产力,导致上升的劳动生产率和垄断。前者撵跑了有合理收入的工人,后者排挤中小企业并到海外去雇用廉价的劳动力。因此,失业不但在数量上升级,而且几乎长期地波及到所有部门。一切事物都相互联系在一起,失业影响了经济增长、商品生产过剩、资本过度积累和很多其他问题,反之亦然。

 

经济危机包括债务,金融,赤字,信贷等等危机,可以把它们归结为一个根本性危机,即价值危机,也就是贬值危机。这里的价值特指劳动价值或劳动时间,劳动是价值的实体,因为只有活劳动能重新创造价值,机器及自动化只能保留着作为物化价值的死劳动而不能创造新的价值。除少数的天然资源,如空气和水,给人类提供了天然的价值,所有的价值来自花费在自然上面的人类劳动力。我们强调价值是一种社会生产关系,价值只能在一种社会的过程中,也就是说在交换中实现。价值不是绝对的,更没有普遍性可言。作为资产阶级社会里的劳动群众的价值不同于社会主义里的劳动群众的价值,前者的价值是一种特定的、作为雇佣劳动力商品的、物的价值,与资本家阶级作为人格化了的资本人的价值是完全对立的,也是互相冲突的,除非我们把社会理想化,也就是抽象化。

 

资本家使用较少的劳动力在所有经济部门进行生产,他们投入较少的资本在劳动力上面(称为可变资本 ―活劳动担当价值生产任务),而投入较多的资本在工厂、材料、机器及自动化上面(称为不变资本 ―隐藏着物化或死劳动)。很显然,改进了的劳动生产率,降低了投入到生产商品的社会平均必要劳动时间,而增加了通过磨损、折旧及其他相关的提取过程,来提取凝结在固定资本的死价值。最终,必要劳动时间微不足道,使工人不再把他们的劳动时间投入到商品生产上,而是使用机器和自动化把工作日投入到剩余价值即资本或利润的生产上。 (劳动时间=为赚取工资和福利的必要劳动时间+为资本牟取利润的无偿剩余劳动时间。)马克思认为“由于再生产停滞,可变资本就减少,工资就下降,使用的劳动量就减少。这些又反过来重新影响价格,使价格继续下降。”

 

在极高的劳动生产率的条件下生产出来的产品包含着可以忽略不计的花费和物化在产品里面的必要劳动力,或可以忽略不计的社会平均必要劳动时间,因此凝结在内的新价值很少。此外,来自固定资本的产品价值只是一小部分旧价值或物化在产品内的死劳动价值。

 

为生产花费的必要劳动力与工资水平相当,高生产力的工人的工资水平是和利润率一起下降的,因为资本家把太多的投资捆绑在购买非价值生产的固定资本上。同时,由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使得几乎所有的劳动时间成为剩余劳动时间,以牺牲失业人员为代价,利润于是不断腾飞。

 

价值减少而剩余价值或利润却在膨胀,价值危机于是不可避免。

 

斯蒂格利茨教授审议的经济问题的根本原因一如上述。

 

(1)  高度失业潮来临。

 

(2)  工资缩水。

 

(3) 利润率和增长率都在下降。

 

(4) 大滞涨即次萧条趋向长期化。

 

(5) 由于产品价格围绕着价值上下波动,而创造的价值较低或可忽略不计,因此价格紧缩。在西方,价格紧缩是正常的,而在发展中市场里,物价上涨是正常的,因为他们通过雇佣更多的劳动力比西方创造更多的价值。然而,这些市场在竞争的压力下急于发展劳动生产率,到那时它们看起来更像是西方,而不再像先前的的自我了。

 

(6) 商品生产相对过剩爆发。

 

“在世界市场的危机中,资产阶级生产的全部矛盾集体爆发;在特殊的危机中(按内容和范围来说是特殊的)爆发只是间歇性的、孤立的和倒向一边的。”

 

在当前世界市场的危机中,矛盾确实集体爆发无一例外。在金融危机―大衰退期间,现在只有德国暂时是个例外。西方国家和砖头五国正在集体遭受矛盾的总爆发。

 

 (7)  由于劳动生产率的不断提高,“危机要素的产生在于这样一个事实,即商品的再生产价格比先前生产的低廉。因此,市场上的商品发生贬值”。

 

“说到危机引起的资本的破坏,要区别两种情况。只要在生产过程停滞,劳动过程缩短或者有些地方完全停顿,实际资本就会被消灭。… 第二,危机所引起的资本的破坏意味着价值量的贬低,这种贬低妨碍价值量以后按同一规模作为资本更新自己的再生产过程。这就是商品价格的毁灭性下降。这时,使用价值没有被破坏。一个人亏损了的东西,被另一个人赚去了。作为资本发挥作用的价值量被禁止在同一个人手里发挥资本的作用。旧资本家破产了。”于是资本的毁灭和危机同步发生。(以上见马克思《资本论》第4卷,即《剩余价值论》第2册,第17章)。

 

(8) 资本的过度积累之所以发生是由于缺乏有利可图的投资渠道。

 

(9) 国际垄断资本接手全球生产的大部分,加快了经济金融化和资本的独裁政治。

 

(10) 富国和穷国之间及资本家和工人阶级之间的社会收入与财富的两极分化加强。

 

(11) 由于缺乏生计,劳动群众别无选择,只能向金融垄断资本借债,债上加债以至于到了偿还不了的地步。由于垄断资本已经把经济金融化,晚期资本主义经济所依赖的一个重要工具就是债务和信贷。

 

(12) 赤贫,缺少医疗保障,失业,战争贩子的军费开支等,强制政府花钱,而钱要无中生有,因为资产阶级拒绝通过向富人和公司征集较高的税收来与公众分享其利润,从而人为制造了一个国家债务危机,例如在希腊等国和温二十七等人的“中美国”。

 

(13) 为了弥补利润率下降,西方资本不顾环境和采矿业的安全保护,而贪图能够剥削廉价、无助但丰富的劳动力,就把工厂、资本、就业机会和技术包给海外。然而,这种资本的生产、再生产和扩大再生产的外化不是没有问题的。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和西方一样,在市场竞争的压力下,必须提高劳动生产率,最终将使下降的利润率和增长率蔓延到世界各地,那时再想通过外包来进行补偿将是不可能的了。

 

(14) 目前来看,发展中国家市场的劳动生产率仍然很低,所以,利润和增长率是高于西方的。为了这种比较优势付出的代价是,商品(产品和服务)的价格高于西方的,因为工人在生产上花费更多的必要劳动时间,从而为产品创造更多价值量。此外,发展中市场的货币例如人民币具有升值倾向,这不完全由于政策使然,而是价值随劳动生产率反向变化的结果。商品和货币升值会伤害他们的出口。

 

(15) 由于发展中市场的价格较高,在本国市场中不能流通和消费自如,其国内消费能力是相当有限的;他们必须出口商品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了降低出口产品的价格,他们依靠进一步压低工资、补贴出口、操纵汇率并因此引起摩擦和贸易不平衡问题。

 

(16) 美元作为法定货币,既不能兑换贵金属,也不值得作为一个国际公认的储备货币。美国的经济价值的生产与其暴利相比是微不足道的,因此,美元的价值不断急剧下降。用当地货币计算的G.D.P. 贬值,这适用于包括日本在内的所有西方国家。

 

(17) 发达市场已经集体进入一个无价值的世界黑洞 一个黑暗时代又回到21世纪,困扰着有史以来人类所仅见的这个最先进的生产制度,但也是最有缺陷的制度。洞中唯一的火星苗,是使用不兑换金银货币的魔术来支撑对社会公众无所助益的利润,仿佛若无其事。这种愚蠢痴呆的火苗,使黑洞更黑而不是更亮,注定要同归于尽。

 

(18) 早期和中期阶段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使用非自动化或少部分自动化的生产工具,那时利润率和成长率只有下降的可能性和倾向性而没有必然性,从而导致生产革命化的历史趋势。当它进入20世纪70年代,由于劳动生产率的急速和高度发展,全自动化生产使利润率和增长率的下降呈现必然性和强制性,而不再仅仅是倾向性的。

 

(19) 如果我们不考虑特殊及垄断行业,当前的行业一般都不是劳动密集型而是技术、知识、固定资本密集型的,因此生产出来的利润率(或资本的投资回报率)是很低的。大多数社会化大型事业,例如公众医疗、绿色能源、防止全球暖化工程、防止和清除污染工程、核废料处理工程等都不再与以积累个人资本为目的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相适应,而强烈要求一个新型的、为人民服务的社会经济制度。资本主义建立在剥削雇佣劳动和生产工具私有制的生产关系严重阻碍生产力的继续发展,资本主义发展到了晚期,终于如同马克思所预见的那样―资本主义的历史任务和存在的理由原先是发展社会劳动生产力,现在生产力被受到利润率长期下降造成的空前强大的阻力,从而资本主义不自觉地为一个更高级的生产模式创造着物质条件。

 

(20)  社会总剩余由于新价值的生产越来越少、社会消耗不易紧缩,社会总剩余日趋低落,使全球劳动群众进入重灾区。资本被迫把投资目标从劳动生产率极高的制造业转向劳动生产率较低的开采业,如土地、房地产、矿产、碳氢能源、水资源开发等行业,以求延缓利润率下降的总体趋势。中国商品增值这种暂时的现状尤其刺激土地掠夺和房地产快速和大幅增值,以及连带而来的农民工人阶级化即农村城镇化,这与美国房地产四年来持续下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中国这种好景是不会长久的,随着固定资产的大量投资,劳动生产率的快速上升,以及全球气候暖化和污染加快加深,开采业也将会受到影响,社会经济的总剩余更会枯竭,不要说人均实际收入,即使人均名义收入不升反降的日子不会太远。

 

(21)  人们由于从小到大受到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为资本主义发展辩护和涂脂抹粉的影响,大多数认为资本主义经济会如同几百年来那样不断地死而复生,只要能够求救于国家干涉主义的资本主义例如罗斯福新政或凯恩斯主义或混乱不堪的所谓“深化改革”那种半殖民地资本主义,人们就会信心十足,资本主义就会趋向稳定,转危为安,生生不息地发展下去。但是价值危机论与资本主义发展的这种肤浅的推断刚好相反。价值危机所产生的并发性紧缩和通胀削弱了资本主义的扩大再生产潜力。作为资本主义生产的刺激、积累的条件和推动力的利润率(即资本的相对增长率)因受到生产本身发展的威胁而不断下降,从而加大了价值危机的程度,因此这个共振式破坏性互动不断增强,最终导致资本主义生产模式在有利的社会•政治条件下得以变革即转化及扬弃。只有扬弃了资本主义并转化资本主义制度,我们才能彻底消灭价值危机及其并存的利润率下降规律,从而不再发生政治经济危机。

 

(22)  由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经济进入长期次萧条阶段,砖头五国的全盘西化即所谓向“国际”接轨潮流,以及鼓动各国把政治西化当作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国家发展的标准模式(“普世”价值)或所谓“政治改革”的企图破产了。一个经济多极世界势必要朝着政治社会多极世界的方向发展。人民群众将紧紧依靠真正的也就是继续的人民民主革命,建立起一个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反对资本主义和资本霸权的、劳动人民自由联合的世界。

 

(23)  惨痛的历史经验告诉人们,无产阶级的解放必然是自己的事业。那种把自己的革命事业假手于别人或异己的“精英”组织的代理策略被证明是错误的。美国先进社会主义者尤金•德布斯(Eugene V. Debs, 1855-1926) 说道:“很久以来,全世界的工人一直在等待先知来带领他们走出奴役…如果你能被领出来,你就能被领回去。”(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回顾中国反革命资产阶级团伙在邓小平这位“先知”的领导下是怎样使中国从社会主义复辟半殖民地资本主义的)。自己的阶级如果不能掌握政权的话,夺取政权就形同白费。无产阶级革命主要不在于夺取而在于训练和着手自己掌握、保有和巩固政权这种高难度的任务。(见1.克莱曼,第206页)。(全文完)

 

 

美国十万元大钞早已经出笼了。感谢国际资本,它们用钞票加零法倒是赦免了不少树木的死刑。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最劲爆,最给力美国专利产品<骨精华>消除关节痛、骨质疏松<心血通>预防心肌梗塞
免开通费,30天免费试用中文电视万花筒, 无捆绑服务,月费5.99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中国5亿美元巨款海外神秘消失?
2016: 蔡英文2016年底前没钱“出访”了
2015: 老谭:股市暴跌是恶意做空的错?
2015: A股牛了就唱空做空是在图谋唱空做空或唱
2014: 第四届股坛大师赛金牌榜【第1周】
2013: 近来金银很诱人啊! 吃lAG@3.89 AGQ@15.
2013: 吴迪:不要错过亚洲分红股的金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