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阿飞的剑小庄
万维读者网 > 茗香茶语 > 帖子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四十八回
送交者: 苏渝游士 2017年01月07日22:15:34 于 [茗香茶语] 发送悄悄话
第四十八回,学子反军大游行,师傅顿悟肺腑言 刘致远吃了午饭,在宿舍里休息。刚才在校门口,看到言辞激昂的,抗议军队镇压造反派的大字报和大标语,他的心情无法平静。他的好朋友江东化工厂的余师傅,就是因为对党委书记李德奎提意见,从一个救火英雄被污蔑成反革命的,文革之初,又被打成“小三家村”。后来运动深入,厂党委被打倒,余师傅又获平反,成为江东市工人造反军的司令,可谓两起两落,惊心动魄。可现在军队支左,余师傅又面临再次被打成反革命,锒铛入狱的噩运。这一次余师傅还能绝处逢生,再次平反吗?还是就此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刘致远叹了一声人生无常,但又觉得这一切似乎是安排好的,本是“有常的”。造反派背后好像被一尊看不见的如来佛所控制,任你造反派像孙悟空一样神通广大,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手心。什么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到头来不过是在如来佛的手指上写了一行“齐天大圣到此一游”的小字报,撒了一泡尿,留下一股骚气罢了!唉!镜里花,水中月,一场空啊!不过是到所谓的“大民主”里幻游了一场!到此一游罢了! 刘致远正在感慨之际,小诸葛回来了。“刘才子!上午在校门口怎么一会儿就不见你人影了?”“肚子饿,吃饭去了。”小诸葛说:“形势这么紧张,你还吃得下饭?”“形势的确严峻,可‘民以食为天’嘛,又没有绝食抗议,怎么不吃饭呢?”“绝食抗议?这到也是个好主意,可现在还不至于,老顾刚才来通知,兵团总部决定今晚七点举行大游行,抗议军管会镇压造反派。”刘致远说:“游行抗议?有用吗?”“有用,没用,很难说,去年步行去省委造反时,你知道有用吗?总不能坐以待毙吧?”刘致远说:“不错,小诸葛,你此言有理,必须抗争,知其不可为,也要为之!” 小诸葛问:“刘兄,这一次你还参加吗?周静茹会同意吗?”刘致远说:“我去,我当然去!静茹也会去的。” 晚上七点,江东工学院七.一五红卫兵团的队伍,迎着血色的晚霞,踏着马路上的积雪,浩浩荡荡地开出了校门。自去年步行赴省城以来,学生们虽然也采取过多次“革命行动”,但如此倾巢而出还是第一次。队伍前面是毛主席巨幅画像引路,江东工学院七.一五红卫兵队旗,在寒风中飒飒飘扬。 孔振邦带领着身背照相机的支左队员们守在大门口。他还在做最后的努力,或好言相劝、或晓以利害,连哄带吓地劝说学生们不要去游行。他喉咙喊哑了,也没有什么人听他的,眼看队伍走得差不多了,牛军长“一网打尽”的电话指示在孔振邦脑海里震荡。他不知此一去将会发生什么事,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紧跟在学生队伍后面。 忽然,他看见周静茹和刘致远,一面谈着话,一面跟随队伍走了过去。周静茹对刘致远说:“致远,我们还是不要去吧!和军队对抗,这是很危险的!”刘致远说:“静茹,我懂,但我不能不去,余师傅他们有难,我不去声援是不义!再说,这么多人都去了,支左小组总不能把几千人都打成反革命吧?我又不是头头,随大流,能把我怎样?郑国中、朱晓宇他们都不怕,我怕什么?你要害怕,你就不要去了。”周静茹见刘致远执意要去,眼里闪动着泪花,叹了口气说:“致远,我知道你还是秉性难移,逍遥派你是嘴上说说而已,你是当不了的!我跟着你!你到哪里我跟到哪里,我们死也死在一起!”刘致远深情地望着周静茹说:“静茹,谢谢你,不会的,没有那么严重。我们永远在一起!”说完两人紧靠在一起走着。 孔振邦赶了上来,把周静茹叫到一边,语带责备地说:“静茹,你怎么也参加这样的游行?”周静茹说:“噢,是振邦哥呀,大家都参加了,我能不参加吗?”孔振邦耐着性子说:“静茹,情况我都跟你透了底了,这次游行的确危险!不是开玩笑的!你不要固执了!”周静茹平静地说:“孔哥!没事,我已不是周家大门的小女孩了,不要为我担心,回头再见!”说着又跑回了刘致远的身边。孔振邦吃惊地望着周静茹的背影,似乎变得不认识她了。他失望地叹道:“爱情啊!真是个神奇的东西,竟然使一个胆小怕事的文弱姑娘,也变成了勇敢的斗士了。傻丫头,坠入了情网,不能自拔了!这样的爱情对于静茹,究竟是福还说祸呢?”想到此,孔振邦心中很不是滋味。 游行队伍走上了通往城区的大路,前面宣传车就一路呼起了口号:“坚决支持江东工人造反军!”“人民解放军要支持革命左派!”“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允许枪指挥党!”“誓死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后面的宣传车又放起了毛主席诗词歌: 七律.冬云 雪压冬云白絮飞,万花纷谢一时稀。 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 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 一时间,口号声、歌声,此起彼伏,红卫兵们个个义愤填膺,跟随着宣传车,一遍又一遍振臂高呼,引吭高歌,其声也激昂,其歌也悲怆,在江东市的夜空回荡,惊得江东市民纷纷开门涌到街上,驻足观望。 很快,游行队伍来到了西门口,只见前方转盘处早已停着几辆摩托车,和几十辆载满士兵的解放牌军用卡车。看到游行队伍过来了,一声哨响,士兵们纷纷矫健地跳下车来,在路当中拉起四道人墙。人墙的后面是卡车,每辆卡车上都站着几个拿着照相机的军官。军人广播车上的高音喇叭打开了,对着游行队伍反复播送着“中共中央关于解放军支左的决定”和“中央军委八条命令”。郑国中、朱晓宇万万没想到军管会会出动军队来拦截学生,这可是文化大革命以来,从没有过的事情,一时感到有点不知所措。郑国中拿起手上的半导体喇叭,对着解放军高喊:“解放军官兵们!请你们让开!请你们支持红卫兵的革命行动!向解放军学习!向解放军致敬!”一位军官站在卡车上回喊道:“革命的同学们,红卫兵们!你们的行动是错误的,请你们立即解散!”“你们要提高警惕!不要受一小撮反革命分子的蒙蔽、挑动!你们必须立即回到学校去!” 同学们被激怒了,纷纷涌上前去,与解放军士兵们面对面争吵着,推挤着,对峙着。孔振邦一看情况危急,大惊失色,他又忆起牛军长要“一网打尽”的话,以为流血事件就在眼前!他领着几个支左组员,急如星火飞奔而来,一面失声大叫道:“住手!不能开枪啊!千万不能开枪啊!同学们,快撤退!”当他跑到前面,看到解放军战士都没有带枪,手上只拿着毛主席语录本,才松了一口气,呆呆地愣住了。 只见张效于与一位排长模样的军人正在激烈地辩论:“你们是人民的子弟兵,我们红卫兵也是人民的子弟,我们是一家人!你们为什么要镇压我们?”排长面无表情,也不搭话,只是和两边的战士手挽着手,寸步不让。张效于又责问道:“毛主席的话你们听不听?”排长一昂头,自豪地说:“革命战士无限信仰毛主席,无限热爱毛主席,无限崇拜毛主席!”张效于说:“那毛主席指示解放军要支持左派群众,你们为什么不执行?”排长说:“毛主席教导我们,一切行动听指挥!下级服从上级!首长命令我们支持谁,就支持谁!”张效于激动得满脸通红,手指着排长大声叫道:“毛主席说只有北洋军阀、国民党才镇压学生,你们人民解放军为什么要镇压学生?请你立刻让我们过去!”排长也提高声音吼道:“我不懂!服从是军人的天职!要我们让路,不可能!”张效于气得骂道:“真是对牛弹琴!不可理喻!” 学生们一次又一次朝前冲撞,企图冲开缺口,都被军队人墙挡了回去。刘致远和葛承光见队伍停滞不前,等得不耐烦,也从后面挤到了前面,刚好碰到郑国中和朱晓宇在那里,绞尽脑汁商量突破封锁之计。郑国中看到他们叫道:“小诸葛、刘才子,你们来得正好,快,快来帮助想想办法!”小诸葛说:“我看,这样正面冲击不是个办法,军人比我们训练有素,后面又有卡车挡着,我们是很难突破的。我看,只有避实就虚,我们绕道走!”朱晓宇说:“我也觉得僵持在这里不是办法,我们应该绕道走,可是如果他们紧跟着拦阻我们怎么办?他们有汽车行动比我们快,我们学生的体力肯定受不了。”郑国中说:“是呀!是呀!他们是机械化,速度比我们快。刘才子,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刘致远想了想说:“我认为,我们不必跟他们正面冲撞,军人身体素质比我们强,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我们人数比他们多得多,我们只要化整为零,兵分三路,用一部分人继续在这里与他们周旋,另一部分人从北面绕过去,再一部分从南面绕过去,这样他们就没法栏我们了。”郑国中拍手道:“好计!好计!这样计策,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郑国中立刻传下命令,兵分三路,前面人员继续从正面挤压。后面队伍迅速掉头,分南北两面绕道而行。这一来,阻截的部队顾此失彼,乱了阵脚。 此刻,247军军长,牛大忠正坐在原市委大院内,市军管会办公室里,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忽然接到紧急电话报告,学生们分成了三路游行,部队人员不足,再加上接到情报,工人造反军队伍从东而来,中学红卫兵又从南面市第一中学开始出发了,形成了全面开花之势。示威游行的影响反而扩散到全城大街小巷了,战士们穷于应付,精疲力竭,已经堵不胜堵了。牛军长听了火冒三丈,无可奈何地在电话里叫道:“撤!撤!撤!让他们游!让他们游!替我加紧拍照!一个也不要放过!咱们走着瞧!秋后再算账!看你们笔杆子厉害,还是我枪杆子厉害!” 各路人马集中到人民广场已经是晚上快十点了,突破了军队的封锁,大家并没有感到丝毫的高兴。因为造反派们知道这绝不意味着胜利。三个工厂工人造反队被镇压的阴云笼罩在人们的心头。大会在激昂,悲愤的气氛中召开。江东工人造反军总部,一号勤务员余永宁司令怀着沉重的心情,在会上慷慨陈词:“……革命造反派战友们!我们强烈要求江东市军管会立即撤销,取缔江东化工厂工人造反军、东方红仪表厂工人造反军、和江东轻工机械厂工人造反军的错误决定!停止对革命造反派的镇压行动!按照毛主席的最高指示真正支持左派广大群众!面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猖狂反扑,江东市工人阶级是压不垮的。我们要坚定革命信念,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在前面!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万岁!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接着,江东工学院郑国中和中学红卫兵的头头依次上台讲话,表示坚决支持工人造反军,强烈谴责军管会的错误决定。会上还宣读了“给江东市军管会的请愿书”和“告江东市全市人民书”并向中央文革小组发出了“告急电”。大会在暴风雨般的掌声、和雷鸣般的口号声中结束了。各单位的队伍依次从人民广场徐徐退出,再一路游行高唱“造反有理”歌曲返回原单位。 大会刚刚结束,刘致远和葛承光、周静茹三人,就急急忙忙跑到工人队伍里来找余永宁师傅。自从前年他们在江东化工厂生产实习结束以后,就一直没有与余师傅见过面。他们在广场门口发现了余师傅。刘致远走上去一把握住余师傅的手激动地喊道:“余师傅!你好啊!”余永宁突然看到他们,面露惊喜之色:“咦,是刘致远、小诸葛,噢!还有小周!好久不见了,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们!”小诸葛说:“听说你当上了司令,也没来得及向你祝贺,今天我们来声援你们了。”“唉,不要谈什么司令了,逼上梁山啊,可谁又能想到呢?和平时期响应毛主席号召起来造反,这回真要提着脑袋干革命了!真是莫名其妙啊!”周静茹看了一眼积雪映照下余师傅惨然的面容说:“余师傅,不会的,你是好人,我们都可以证明!”余师傅说:“好人?军管会信吗?我心中有数得很!下属组织被打成了反动组织了,我作为总部头头跑得了吗?估计他们很快就要来抓我了!”。 其实,这样的结果是不言而喻的,大家一时也没有恰当的语言安慰他。刘致远停了一会说:“余师傅,你要想开些,就像你刚才在会上说的‘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在前面’!也许军管会、247军他们会改弦易辙的。”“呵呵呵!”余师傅凄然笑道:“很难说啊!即使再有曙光出现,可曙光之后又是什么呢?”小诸葛说:“曙光之后应该是白天,朗朗乾坤。”余师傅说:“小诸葛,你太乐观了,我总觉得这次运动太复杂,深不可测!我是被结结实实绑在战车上了,没法脱身了。可你们还有办法,我建议你们幡然醒悟,远离运动,包括远离我!我估计现在你们来会见我,很可能已经被人拍下照了!”周静茹吃了一惊,“拍照?没看到哪里有照相机啊!”余师傅说:“好了,这是我进监狱之前的肺腑之言,你们小心就是了。”小诸葛说:“余师傅,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躲一躲呢?”“不可能了,我的目标太大,已经被监视住了。不过,我相信我们后会有期的,再见了,我要走了!”说完余师傅拔腿赶上了自己的队伍。 此时,黑夜沉沉,乌云密布,北风呼啸,苍天又纷纷扬扬下起雪来。刘致远、葛承光、周静茹三人告别了余师傅,冒雪追上了自己的游行队伍。余师傅刚才的话深深撼动着他们的心灵,三人一路都说不出话来,跟随大队回到了校门口。只见孔振邦已经站在大门边焦急地张望,看到周静茹回来了,他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走过来对周静茹说:“静茹,你们怎么走在最后?淋了雪没有?”周静茹说:“淋了一点,不多,没关系。”忽然,周静茹注意到,孔振邦肩上挂的照相机,问道:“咦,振邦哥,晚上你带着相机干嘛?”孔振邦说:“噢,没什么,工作要用。”看了看周静茹狐疑的脸,又加上一句:“我是宣传部长嘛,总是随身带着的。”周静茹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暗自想到:“工作,什么工作?肯定就是余师傅说的‘工作’了!“ 经过一夜的奔走,呼号,争辩,冲撞江东学子们累了,纷纷进入了梦乡。大雪静悄悄地覆盖了游行留下的杂乱的足迹,震撼江东市的“反军大游行”落下了帷幕。然而,明天,明天等待红卫兵们的又将是什么?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给文科生教科学特别费劲
2016: 胡鲁呢,新年快乐!
2015: 沉重打击
2015: 亲爱的洋山芋姐姐,我有点喜欢李亚林的
2014: 如果回到20岁,您仍然会选择留洋么
2014: suibian2009:关于抄袭
2013: 学习新国学:你不是VIP,甚至不是V,你
2013: 忽悠,出来看看这个如何
2012: pifu01: 真实的爱情故事
2012: 给 FLG朋 友 的 一 封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