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阿飞的剑
万维读者网 > 茗香茶语 > 帖子
《芳梦佳人》 情爱小说连载 (12)作者 若云
送交者: 若云 2020年04月01日16:59:18 于 [茗香茶语] 发送悄悄话


《芳梦佳人》 情爱小说连载 12


 


作者    若云


 


“爸为什么叫你回来,是不是有重要事,要你干。其实,我们都可以干,可是爸妈只信任你,不相信我。”


“是,有事。听说东城老人院要开会,为早期来这里的德高望重老前辈祝寿,一半开支是爸捐的·····”没等姐说完,李辉就说:


“如果时间合适,我跟你一道去。”李媚觉得奇怪:


“我都不想去,你还喜欢凑热闹。”李辉问姐:


“为什么?”李媚告诉小弟:


“以前我陪爸爸去过一次,叫妈去,妈不肯。整个房间摆了三桌,坐得满满的。抽香烟的,吸水烟的,咳嗽吐痰的,还有喝多呕吐的。都是老头老太,人老了,没力气,可他们说话声音却大得离奇。我真不想去,你想去最好,我跟爸说,让你去。”李辉:


“不,我是说,我陪你去,我才不单独去。” 李媚瞪了弟弟一眼:


“我是姐姐,不需要你陪。” 到家后,果然如此,爸要她代表全家去参加宴会,爸说:


“这次开会不一样,几乎把所有老人都叫来,叫大家讲移民史,有人要记录,要出版。所以,你到那里,一定要做到,不声张,不说话,少吃,多听。” 李媚心里不愿意,可在爸妈面前,从来不说‘不‘。所以,还是显得很愉快地说:


“行,没问题,小云想一道去,行吗?”爸说:


不行,这种事避的远一点好。”


李媚爸叫李洪,很小就随远房二位叔公到尼西。其中年轻的一位,是这次会议的主角,已经壹佰零三岁,叫李阿九。李洪村子的人,除了老实巴交的,肯吃苦的农民,还在家外,脑子稍微灵活一点,或怕苦怕累的,全部都出来了。在家里,被爸爸妈妈,或老实农民骂成“二流子”,“ 懒汉”,   “痞子” ,不学好的“小偷小摸”,不老实的人,出来以后,发的特快。总能把当地土著人,捣得的溜溜地为他们转。那些老实农民出来后,多半都是在院子后面开块地,种小菜小葱卖,或到海边抓鱼捕虾卖,以维持生活。有不少这样的人,至今还在尼西小街上摆菜摊子。就这样,他们还是认为,比起老家,在毒阳下,屁股朝天“嘴啃地”好。李洪告诉小媚说:


“那时很苦,有的发的快,有的发的迟;有的犯罪被抓,有的偷鸡,摸狗,嫖赌进监狱。但也有一些,终年累月种小菜扑鱼虾。但是不管多穷,每个男人都舍得花大钱,买一套新的或半新西装,配条领带。这也可以说,是当时国人的一道风景线,·····”小媚半耍娇,半好奇地问:


“为什么一定要买?比吃饭重要?”李洪告诉她:


“当然,我们的民族最讲究面子,这是五千年形成的光荣传统。”


“‘面子’?是光荣传统?”


“那当然,家里再穷再苦,不能在客人,或外面表现出来。比如开会,参加各种聚会,人家招待你,或你招待别人,都要体面。特别是回老家,自己没钱,也要多借些钱,要穿西装戴领带,要挺胸收腹,让人知道,或告诉父老乡亲,我在外发财了,这叫‘衣锦还乡’。”李洪没看到夫人在房里,她毫不客气地驳斥说:


“这些陈年烂谷子,还能跟小媚讲?”然后特别对小媚说:


“媚儿,别听你死老子的,他今天早晨吃错药了,平时从来不这样胡说八道。”李洪也不生气,解释说:


“去,你干活去,别乱打叉。明天她要去参加阿九的生日寿宴,他们讲的全是这些了东西。我先跟她说说,免得她好奇多问,有什么不好?”经李洪一说白,母女两也不再说什么了。


李辉知道,爸爸不让他去,就主动承担接送姐姐任务。姐姐稍打扮一下,自然比平时更是轻云出俏 ,艳冶柔媚。


 


李辉开车穿过海底隧道,跨越十几条繁华小街,直送到老人院楼前。本想看看东城,听说还有一个很漂亮的东阜广场。停好车,他在街上东张西望,真比国内叔叔家的街道还要脏,还要乱,人来人往,抽烟吵喊。更好玩的是,经常有车停在街道中间不走,这样,人还得绕着车走。过了不知多久,一个瘦黄小男人,叼着一根香烟,爬到车上。真神,他把香烟头往人群里一丢,随后朝远处人群吐一口痰,猛按几下喇叭,扬长而去。下面没有一个人抬头看,因为很精准,那痰和烟头都落在拥挤人群中的空地上,没碰到任何人的衣服。


 


李辉朝西挤去,果然见一长方地,是四条小街道间一片‘花园’。二边和东城相接,其中一边是空地,可自由进入东城街道。另一边有二层长方形亭式建筑,上下二层,四周是空的,下层直通东城街道,上层能见到许多小方桌。不少老年人围坐在那里,抽烟,喝茶,打麻将,打扑克牌。另一外是灌木丛,与外街相隔。园内分二部分,南边是草地,有小孩在玩,草地周边又有石櫈,木头长椅,好几个不同肤色的人睡在上面,打呼噜。靠长亭一边是水泥地,有下棋和打扑克的。有二位矮老太,像是国内南方人,一个在唱沙浜片段,一个在跳什么舞,声音很大,可旁无一人看跳舞,或听唱歌。更有趣的是一位小老太,穿着鲜艳黄色衣裤,对着一张菩萨画,口里念念有词,手里拿着燃烧的香,一会跪下,一会站起来。有几个小孩围着小老太转来转去,像看西洋景似的。


 


四周都有一些长短櫈,供游人休息。很多老头,老太,坐在那里吃中饭。地上到处是废纸,罐子,痰迹,烟头。恐怕比国内最脏的街旁园地,还要恶心十倍。李辉本想再看看热闹,找不到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只好怏怏而去。怎么回事?李辉住的地方,前前后后,干干净净,花红叶绿,四季如春。小娟住的楼下园地,见不到一点垃圾,更没有人抽烟,吐痰,或大声喧哗。同样的土地,同样的街道,在国人脚下,会如此叫人脏不忍暏?!当然,烧香,拜佛,跳广场舞,是部分国人的光荣传统。李辉二次回国内,在公共场合,也没有见到这种现象。再说,这是异国他乡,做什么,也得考虑周围别国来人的感受。


 


回到家,跟爸妈谈起上午见闻,妈说:


“你不能胡说乱讲,坐在那里的,说不定有一二个,是你爸老家出来的公公叔叔。”李辉半信半疑,问爸爸:


“妈说的,是真的吗?” 李洪:


“是呀,我们村大约百分之七十都在东南亚。也有些在这里,你姐去开会做寿的,就是你太公辈。”


 “他们为什么这么矮小?又黄又瘦又萎琐,跟我们家的人没法比,为什么?为什么同一村子出来的人,样子也会变?” 李洪考虑良久,抬头望着窗外,不知该怎样回答这种问题。他看了儿子一眼,教训说:


“少问这些问题,以后凡事多看少说。要不断更新自己,不断努力争取成为世界文明人,有知识有教养的人。”李辉:


“明白了,我休息一会,下午去接姐姐。”


 


话说小媚,下车后,走进老人院。阿九公马上发现她,叫人带小媚到他房间坐。有一女孩,送来一杯茶。稍看了一眼这房子结构,一个卧室,一间厨房,厕所,和浴室,还有个小客厅。这是东方式结构,不像西方模式。到处都堆满东西,不到十五分钟,大家都到会议室,或称娱乐室。这里比较大,有二个门可进去。一进门左侧靠墙,一半圆形砖砌的高出地面的舞台,上面放了一张桌子,铺白布,有一瓶花。墙上有一条红布,上写庆祝李阿九一百零三岁大寿。下面摆了六张方桌,每桌可坐八人,除主持人和几个唱歌跳舞的女孩外,都是住在此楼的老人,最年轻的也已六十多岁。


男主持人,介绍了阿九公的光荣简历。大意是阿九公,年轻时被绑架到欧洲去做苦工,被塞进麻袋里,受尽折磨,以后回到老家。第二次是逃荒到岛菲,以后又回到家。第三次是到一条船上干杂活,跑到尼西,再辗转到丽国。他是我们家乡人在国外拼打的先锋,是创建各地广城,或东城的老前辈,开拓者。没有他们的奋斗,没有他们建的东城,广城,后辈家人就没有那么容易,甚至完全不可能在国外生存下来。大家心里都很明白,也很有数;我们来自农村,一无文化,二无大钱,三无国语,或外语;不靠他们先驱前辈建的东城和广城,能活下来吗?·····


主持人和阿九都要小媚说几句,小媚坚持不说,也就罢了。主持人说:


“会后,再开座谈会,准备收集我们地区移民史,整理好,会送一份给李洪大叔。” 最后大家入座吃饭,阿九要小媚坐在他旁边。坐在阿九公这桌的另外六人,基本上是八九十岁,有俩个老人还十分健谈。那女的问:


 “阿九,你怎么到这里来的?”阿九说话口齿不清,另一老头说:


“在这里,恐怕我是最了解阿九公了。他在家就是一个老实人,说外国招工,可发大财,结果被骗到欧洲某地。在那里,当牛做马,白天干活,晚上把几百人,像猪狗一样,圈围在一个四面透风的大房间里。每天三顿饭,没有桌椅,没有碗筷,每人发一块面包,手抓着吃。每周洗一次澡,用长绳子,把十几个人连在一起,牵到河里洗,洗完了,又被牵回去。夏天每人发一条短裤,冬天穿的是破旧棉军服。干了一年半,每人给了一点钱,把他们押到一条船上的底舱。在中途什么地方,又干了几个月活,才送回·····”正说着,那老太指着阿九,暗示他别说了。老头一看,阿九在流泪,赶紧安慰老人家。


小媚根本吃不下饭,坐着希望赶快结束,回家吃晚饭。三个女孩,给大家唱了二首歌,跳了几支午;最后才是吃蛋糕,唱中文生日歌,共同祝福阿九公长寿快乐。从头至尾长达几个小时,办得十分简陋差劲。


 


这些老人住这楼房,外观还可以,里面很破旧。听他们说,要排队等几年,甚至十几年,才能住进来。原因是房租便宜,一个月只要付一百元;同时每周政府,会免费发送二次启司,咖啡,沙糖,面包等。小媚回到家,简单向爸妈汇报后,爸说:


“那老头很坏,经常欺负阿九公。他讲的也不全是事实,多半都是胡说八道,贬低阿公。里面有不少老头老太很坏,经常互相说坏话。都是同一村庄,或地区出来的同胞,年纪这么大了,能住在一起应该是缘分。他们在老家还沾亲带故,不知为什么,到了这里就互相揭短,斗来斗去,不知图个啥。”一般情况下,妈妈不爱谈他们的事,今天她也说:


                “你捐几千美金,阿九公恐怕没吃到几块钱。”李洪无奈地说:


“这就别提了,给了,就随他们怎么处理。”


 


几天没见小娟,李辉还是惦着,下课后,去找小娟一起吃午饭。小娟告诉李辉:


               


(未完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天下足够大,放的下许章润教授的书桌
2019: 医学院分几种
2018: 法律的平等和不平等
2018: 万维发文:美国无贸战底气
2017: 又看了一遍老陆和扣扣的文章,
2017: 包克思的观察蛮符合实际的
2016: 老明不是坏银,神经有问题
2016: 批评苏先生作品沒问题。可否不要乱批评
2015: 多伦多大学商科与NYU的Stern,去哪个呢
2015: 中产老美对孩子教育问题相对实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