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阿飞的剑
万维读者网 > 茗香茶语 > 帖子
《芳梦佳人》 情爱小说连载 (22)
送交者: 若云 2020年05月14日18:27:08 于 [茗香茶语] 发送悄悄话


《芳梦佳人》 情爱小说连载 22


 


作者    若云


 


 “这次出差不一样,必须要注意穿着,仪态,和风度。还要时时注意言谈吞吐,一举一动,要符合特使身份。公司送你一套新西装,领带,手表,及公文包。总之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她不说,方岩倒踌躇满志,被她这么严肃地交代一番,倒让方岩有点紧张起来。回到宿舍,真的关起门来,洗个澡,把自己的西装领带穿戴起来;左看右看,总有点像把戏班里的小猴子穿红衣服,不太顺眼。


走之前,秘书把公司的一套新西装送来,要他试穿一下。结果不行,秘书一眼便看出二个问题,一是头发,二是站相,都不行。女秘书笑着说:


“方岩先生,你的长相很好,就是缺少风度。人家说风度翩翩,是说一举一动,点头看物,都有绅士风度,是内在素质的展现。你明天去理个发,然后到街上看看,学学。这不是一二天能学会的,你只还有一周,就要上飞机。你悟性高,我相信你行,六天时间已经不少了。好了,我走了,有事来电话。”


不知为什么,走之前,秘书通知方岩,要到钟总家吃顿饭。秘书开车来接方岩,到海边一栋别墅。一生第一次看到如此豪华的三层住宅,这把方岩惊呆了。更为震撼他的是,出来迎接他们的是一位青春少女,美得叫方岩不敢正眼看她。吃饭时,真正坐在一起的只有五人:钟总,他女儿,秘书和一位钟总朋友,他叫龚云。他比钟总大,约莫七八十岁。他有一个橡胶厂,国内外各一轮胎厂,一个家具厂。由于经营不善,连续三年亏损,想请钟总帮忙卖掉。另外,钟总没有太太,只有女儿。吃饭期间,钟总问方岩怎么出来的,家里还有谁,方岩如实告诉他一切,钟总说:


“我最近可能会到国内开会,我家和你家离得不远,我会叫亲戚到你家去打听清楚。另外,我会安排好她们的生活,争取尽快把她们三人接到这里,和你团聚。”方岩还没听完,就眼泪汪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出国考察了钟总公司的全部工厂,还特地去看了龚云的一个轮胎厂。龚云的轮胎厂,主要是二个问题:一是缺乏管理人才,二是产品没有销路。回来后,他写了一份长达二十多页的报告。秘书特地用红笔进行了修改,让方岩能从中学到一点文学知识。方岩自己向钟总汇报之后,钟总又仔细看了他写的报告,沉默片刻,他对方岩说:


“你虽然来自落后的农村,但日后必有大前途。我准备培养你,从代理车间主任开始,一级一级学会做企业管理工作。每一层都要到橡胶厂,服装厂,和轮胎厂,各三个月。先给车间主任级工资,行吗?”方岩听后,情不自禁地说:


“上帝对我真好,没想到,一到南洋就碰你这样的好前辈。一切都听你安排,我保证努力做好实际工作。”方岩还有一件事,不敢启齿,发现秘书比他大十来岁,对她照顾有加,准备先和她说。当方岩和秘书谈起想收购龚云的工厂时,秘书提醒他:


“第一资金从哪里来;第二肯定能挣钱吗?第三谁去接班负责这四个工厂。”方岩认为:


“三个问题都可解决,只要钟总同意他购买这四个工厂。女秘书说:


”我劝你先接方总的工作,至少干六个月以后,再提这一问题。在这期间,你可以去调查了解这四个工厂。先考虑一下价钱,接收和管理等。收购时,如何保持工作的顺利进行,又要进行人员任命与调整,和新举措的的按时执行。另外,还要提醒的一点是,钟总对你很关心,你必须对他忠诚。一切问题都要及时向他汇报,听取他的意见,尊重他的看法。没有他,你什么事也干不成。”方岩觉得秘书的想法很正确,他突发奇想,诚恳地问秘书:


“你能不能帮我挑选一位秘书,像你一样,能帮我考虑和做具体的事。” 秘书:


“可以,工资呢?” 方岩笑笑:


“好办,我的工资给她一半,行吗?”秘书有点吃惊:


“这倒可以,我真不敢想象,天底下还有你这样的‘企业家’。”方岩还不知道什么叫企业家,所以说:


“现在不谈什么家,先说说秘书人选。”秘书觉得不太可能,但还是答应他:


“给我一个月时间,行吗? ”方岩心里十分自信:


“当然,但一定要像你一样,甚至有更强能力。


 


钟总从国内回来,告诉方岩:


“是我叔叔去你的家,了解的情况是这样,说你妻子和岳母至今末回你家。传说很多,有说她们住在异乡,但更多的说法是,你妻子生了一个女孩,大出血死了。她妈把女婴留在附近一位农民家,自己继续讨饭,至今不知去向。”


“那生孩子的地点在哪里?我妻子葬在哪里?我岳母现在何处?女儿又在哪里?”方岩似乎在问钟总,又好像在问自己,而更多的是自责,觉得无地自容,责备自己不该离开她们。离开后,他自言自语,没法合眼,茶不思,饭不想,整天昏昏沉沉躺在宿舍。方总与秘书格外着急,怕他精神受到刺激,从此萎靡不振。这时方总女儿自告奋勇要和他谈谈,方总说:


“别着急,等你叔公的来信。当时,他说一定会把事情搞清楚,然后来信告诉我。收到信后再商量,谁出面去劝解他。”一个月后,叔公真来信了,他的妻子产后大出血,已去世,被埋在附近的乱葬岗。妈妈至今不知去向,多数人认为,可能死在讨饭的路上。小女婴就在当时葬妈妈的,小山岗旁边一位农民家里。方岩听后,悲痛欲绝,根本无法工作。方总叫女儿及秘书去开导他。


 


 


真是万千思念,后愄莫及,泪流成河,怜似一江悔水向东流!方岩下定决心做好三件事:一是兢兢业业做好钟总的工作;二是下狠心买下龚云的四个工厂;三是一旦稳定下来,立即返乡去重建妻子坟墓,找回女儿,追寻岳母下落。想什么都容易,做起来就难了。首先,至今没有一个帮手;第二,总难以向钟总启齿谈买工厂的事。除了一点工资,几乎身无分文,女秘书也不支持他雇人。


 


钟总的独生女儿叫钟怜,高高的身材,瘦瘦的体型,白白的皮肤,清秀的脸庞。她经常来看方岩,久而久之,俩人渐渐进入佳境,有点好朋友的感觉。一天方岩问她:


“你能不能跟你爸谈谈,帮我买下龚云的四个工厂。这笔支出,我保证在三,五年内还清。”怜怜说:


“没问题,但我要去了解一下这些厂子的情况,不能把钱打水漂。”方岩问钟怜:


“很有道理,那你通过什么渠道去了解呢?”钟怜:


“很简单,我跟龚叔说,有人想买你的四个工厂,你把资料,包括职工及管理部门,还有财务等的相关材料拿来,他想看看。”方岩发现帮手就在身边,还到哪里去找,他说:


“怜怜,你的想法太对了,先了解再决定,我什么时候等到你的消息?”钟怜:


“龚叔有三个工厂就在旁边,有十天时间,我看够了。国外的一个,我就没有办法了。”方岩不认为有任何问题:


“没关系,国外那一间工厂,我去调查过。”二个月后怜怜跟爸爸说:


“方岩想购买龚云的四个工厂,你能不能帮帮他?” 钟总故意问宝贝女儿:


“怎么帮?”怜怜有条有理地跟爸爸谈自己的想法:


“一是资金,贷款也得有人担保;第二是和龚叔谈谈,尽可能便宜点,别死要价。” 钟总听怜怜说得头头是道,就猜到她和方岩讨论过,但他不说破,过一会说:


“女儿呀,你怎么管这些事?方岩自己为什么不和我谈?”女儿说出了方岩的苦衷:


“他很想跟你说,你知道吗?他除了一个脑子,一无所有。” 钟总笑了,突然问:


“你爱上他了?”爸爸问得出乎意料,叫怜怜难以招架:


“胡说,爸从来不开这种玩笑·····”钟总看女儿脸涨得通红,赶紧说:


“爸爸开玩笑,好了,晚上我和龚云叔谈谈,明天给你答复。不过,这种事最好让方岩自己跟我说,你还小,别捅出漏子来。”怜怜拉着爸爸的手,撒娇地说:


“我已长大了,该做做大人的事,别老把我当小孩。”钟总笑着说:


“你就是八十岁,在爸面前还是小孩。”怜怜很聪明,顺着说:


“对,对,对。晚上就告诉我,多少钱?到哪里贷款?谁担保?” 钟总不想和女儿纠缠,他觉得女儿这二个月突然变得成熟起来,说话也有条理,这是他梦寐以求的变化。晚上钟总约龚云在附近一家餐馆吃饭,钟总问他:


“你这工厂,究竟要卖多少钱?”龚云说:


“别人买,要多一点。如果你的朋友要,就算我建厂时的本钱。” 钟总笑了,怕他反悔,故意问他:


“真的,你不怕吃亏?” 龚云态度明确地叙述了卖工厂的理由:


“不,我又不缺钱,三年来亏损的钱比我的本钱多二倍。如能快点出手,还可以再减十万西币。” 钟总看他诚心诚意,就说:


“好的,就这样。如可能,明天我叫买主与你见面,签字成交。”


 


第二天,钟总,怜怜,方岩,龚云一起,由各方律师准备文件,三个月时间,签字付钱。即方岩必须在签字的第二天,宣布新旧职工交接,负责安排新职工,并开始付工资。方岩跟钟总说:


“这三个月,我上半天班,你付我一半工资,让怜怜帮我做交接工作。另外,为我贷款担保,我会付给你担保费。” 钟总笑笑,拍着方岩的肩膀说:


“行,你专心考虑一件事,如何把这四个工厂搞活,能挣到钱。我相信你的能力,但要见成效才行。”


“我会努力,也有信心。”


“信心努力固然重要,但不够,要见成效,要结果。”


“只要你能让怜怜帮我,准行。”


“干吧,我相信你们会成功!” 钟总第一次用“你们”二字。  方岩和钟怜共同查完橡胶厂,三天时间已出报告,准备裁员一半,更新二个车间。然后由钟怜用同样方式去调研接收家具厂,方岩自己研究轮胎厂,连夜写出接管三厂报告,请钟总过目。同时方岩希望钟总,让怜怜和他一起出国,再详细调查一下国外工厂的具体接管程序。怜怜不要他和爸说,她要自己谈。果然钟总很支持,在飞机上,可能是最近太累,怜怜有些疲乏,就躺在方岩怀里似睡非睡,飘散出少女特有的青春气息,方岩问她:


“你是不是很挑食,怎么如此单薄?”怜怜仍然闭着眼睛,告诉他:


“听我妈说是早产。” 方岩不懂得考虑对方,乱问:


“怎么会早产?”怜怜勉强地解释说:


“听爸说,那时正在创业,妈和爸一起日夜加班·····”怕她想起已去世的妈妈而伤心,方岩另开话题问:


“你在哪里读的书?”怜怜愉快地笑着告诉他:


“在首都城里读初高中,在英国读大学,认识你之前刚毕业。” 方岩还是很关心怜怜:


“以后打算干什么?”显然,怜怜已有考虑:


“我的专业是企业管理,自然是当我爸助手。” 方岩越来越喜欢怜怜:


“太好了,你真幸福,祝你成功。”怜怜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谢谢,其实我现在就在跟你实习。” 方岩难以置信,感慨地反问她:


“跟我?我连小学都没读完。应该是我跟你实习,以后你真的要对我多帮助。最近我一直在想,将来我可能真离不开你。”她睁开眼睛,无声地笑了,笑得文静,可爱,叫人难以忘怀。

(未完待续)

0%(0)
0%(0)
  很好的文章  /无内容 - 赞美 05/14/20 (1)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中美贸易战——一场转嫁“原罪”的战争
2019: 川总脑岱灌水深度谈
2018: 终于又可以上帖子了? 昨天阿拉写了好几
2018: 厉害了我的茶馆。重生了。
2017: 别打打杀杀的了。上一首老坦儿们当年常
2017: 请四川重庆的同学评论一下
2016: suibian2009:大卫
2016: 来去同学看到了吗,苏小白得到了他应有
2015: 我也劝大家不要打了
2015: 巫婆子,昨天警告过你再敢对咱爷爷不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