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阿飞的剑
万维读者网 > 茗香茶语 > 帖子
《芳梦佳人》 情爱小说连载 (28)
送交者: 若云 2020年05月22日17:36:45 于 [茗香茶语] 发送悄悄话


《芳梦佳人》 情爱小说连载 28


 


作者    若云》


 


“行,没问题。”送走李辉和小娟,钟芳和李媚如释重负,十分轻松地和胖姐玩环湖公园。城里有专车,十分方便,估计坐了二小时车,就到了。胖姐安排她们坐在树荫下的木板櫈上,自己去买门票。门票分四种:舟游,马车游,游览车,和步行游。胖姐问那一种,李媚问:


“游览车有帐篷吗?”钟芳说:


“还是马车好,舒适,浪漫。今天游费,全部由李媚和我付,胖姐负责买票,安排吃饭,和导游。”李媚笑笑地看着胖姐:


“我们却不付你导游工资了。”正说着,钟芳已递给胖姐五百元说:


“你拿着,先用这钱。”李媚转向钟芳:


“芳姐,我必须付。这样,霏霏回去告诉我,一共多少钱,然后把剩下钱给我,由我还给芳姐。”钟芳赶紧说:


“行,行。”然后悄悄地对李媚说:


“叫我钟芳。”李媚有点茫然,这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事,还那么认真。当然,李媚很明白钟芳的年龄不大,但辈份高,责任不轻。便故意问:


“为什么?”钟芳一时说不清,没有回答。李媚很聪明,没有继续问。钟芳估计李媚与胖姐年龄差不多,为了防止胖姐也叫她姐,所以回答李媚说:


“没有理由,也没有别的什么,你们俩人都叫我钟芳好。你们就听我的话,尊重我一次,行吗?”李媚牵着钟芳手,悄悄问:


“是不是因为你是方董及钟总的秘书,同时方娟叫惯了阿姨,所以有点摆不顺。”钟芳楼了一下李媚说:


“你是又文静,又美丽,没想到还很理解人。”李媚一下子,脸上红霞滚滚说:


“把我夸得太好了。”一会,胖姐回来说:


“现在的事,太复杂。马车费又分三种:速度快,一小时就转回来;速度中,要二小时才游完;速度慢,沿途各主要景点,停五到十分钟,需三个半小时。这三种一个比一个贵。”李媚看了钟芳一眼,对胖姐说:


“别急,什么事你都可以决定,不一定事事必问。原则上,是四个字:‘舒适开心’。等你到丽国后,就会知道,这里看似贵,其实与丽国比,还是很便宜。所以,不要管钱多钱少,行吗?”钟芳问李媚:


“你在哪里学的国语,讲得这么溜。”李媚说:


“没有专门学。小时候,爸带我来叔叔家二次;回去后,爸妈故意在家说国语,我和弟弟跟着学;再加上,我们有说国语的基因,自然就快些。”钟芳觉得话里有话,深问道:


“你来叔叔这里前,家里就不说国语?又说国语基因,第一次听到这词儿,谁教你的?”李媚:


“小时候,是妈提出,为给两个孩子一个说英文环境,所以家里,没人说国语。所以,第一次回来,连吃饭都不会说。”钟芳:


“那基因呢?”李媚忽闪着大眼睛,惊奇的问:


“那是你爸说的。你怎么不知道?”钟芳智商从来就很高,年龄不大,但阅历相当丰富,今天被李媚说懵了:


“我爸?”李媚估计她真不知道,就笑着解释:


“是,是你爸。你要知道,在同行中,我爸最佩服你爸,经常谈起他。有一次爸告诉我们,钟总近四十年没回老家,开头几天很尴尬,不会说家乡土话。幸好能听得懂,没想到,不出一周,讲得很流利。回来后,还会无意中带一句半句土话。人家问他,怎么这么快学会,回来都忘不了?钟总说,因为我们这些人,虽然出来了,但骨子里有国语基因,从小就有土话基因。不信?你回去问你爸。”李媚话停下,又好奇地问:“钟总什么样子?一定很帅,大高个子。”钟芳也奇怪起来:


“你没见过?”李媚:


“我们家,只有妈妈和爸爸见过,我和小弟没有见过。”钟芳也很崇拜爸爸:


“我爸是高个,五官端正,严肃而英气逼人。他和方董,也许很快会移居丽国。”李媚又糊了:


“方董是谁?”钟芳笑了:


“他是小娟的亲爸,我姐姐钟怜的丈夫。”李媚问个没完:


“钟怜又是谁?”钟芳有点招架不住:


“哎呀呀,我的好妹妹,怎么像放连珠炮似的,问个不完。今天先玩,以后有空再告诉你,行吗?”李媚像如获至宝,露出美丽的称心笑容,一字一顿地说:


“当然,我可记住了你的每一句话。”她们进去后,才知道这是一湾环山湖,月牙型。正值春暖花开,南风徐来,微波荡漾。钟芳情不自禁说:


“真美,谢谢霏霏。”她们坐在马车上,摇摇晃晃往前走,分外舒心而浪漫。第一个景点是船坞,位于湖湾一侧,为出租小舟的地方。舟很小,有白色船篷,只能坐俩人,俗称“情侣舟”。另一侧是人工建造的,二层红色楼亭,可以登高望远。她们走上二楼,李媚手指湖里的白色小舟,似乎随时都有被风吹翻的危险,便问霏姐:


“万一没有保持平衡,或大风吹来,小舟翻了怎么办。” 胖姐瞪着眼,好像有一点奇怪,她很爽快地回答:


“自己爬起来呗。”李媚有时也会刨根问底:


“不会游泳呢?”胖姐回答很利索,从不拖泥带水:


“谁叫他们租船?”这时,李媚才问到点子上:


“没有救生员?”胖姐想都没想就回答:


“要他干嘛?没听说过。”突然,胖姐的脑袋好像开了一个小洞:


“你的意思是,干什么都要人保护你。你问小娟就知道,除了父母,谁把你当回事。路上摔倒还挨骂,掉到沟里,你得自己爬起来。有一次,我掉到河里。那时我不会游泳,就抓一把岸边的柳树枝条,慢慢靠到岸边,自己爬上来。等衣服干了才敢回家,否则会挨一顿臭骂。很小时,在农村,邻居一小男孩,不小心掉到池塘里,自己爬起来。不一会,老子赶来,把他打一顿。”李媚不理解,钟芳也不太明白地问:


“为什么?有什么道理打他?”胖姐:


“爸妈是好心,你的小命只有你自己能保住;掉到河里,翻到沟里,都是你自己的错;万一淹死了呢,邻居会看笑话,还名正言顺指责他爸,从小没有管教好。”停一会,胖姐有点动情地补充说:“恐怕只有父母伤心。”钟芳知道,胖姐很快要出国了,对她说:


“这是文化差异,等你到国外,生活一段时间,你就会理解,小媚妹为什么这样问你了。好了,我们继续坐车玩吧。”接下来是小孩娱乐区,学外国的,爬梯,钻洞,碰碰车之类。他们没有停下来,再往前,是休息饮食区。有一正规餐馆,是市政府建的,出租给私人经营。旁边有一空地,有很多长木板櫈,供游人坐坐休息。看上去,大部分人,都利用免费热水,冲方便面吃。旁边有好几个垃圾桶,游人并不感兴趣,吃完就丢在地上,或放在櫈子上。有的櫈子上,全是方便面汤,和面条。而且到处吐痰,擤鼻涕。钟芳说:


“别停,太恶心,根本不是吃饭的地方。”李媚也同意,别停下。胖姐原准备在这餐馆招待她们,没有想到,她们俩都那么讨厌这环境,胖姐说:


“下一个景点好,面对湖面,可以坐下来休息。”马车停住,一下车,见一大石头上,刻有三个红字“望月亭”。有一建筑,瓦顶,面向湖和山,前后二面是空的,二侧是白墙。白墙之间有三排长木板櫈,是让游客坐在这里,欣赏湖面。一侧墙有黄庭及苏坡的诗;另一侧有二幅画:一是板桥的翠竹和书法;另一横幅是模仿虚虚和尚的《藤鱼图》。这些诗画,可以陶冶游客的情怀,可惜,很少人看,只有李媚和钟芳在欣赏它们。有几位游客,坐在櫈子上吃自带的饭菜,满地都是垃圾。李媚问胖姐:


“有没有人,或单位管理这些景区?谁?”胖姐十分肯定地说:


“当然有,听我爸说,一天三次:凌晨三点,中午一点,和晚上十点。每天巡湖,打扫卫生。” 李媚:


“我知道你的意思,政府也没办法?” 胖姐也气呼呼地说:


“这些游客不自觉,当有些人随地吐痰,乱扔垃圾,别的游客也会责备他们。但没有用,他们还得意洋洋地说,光收门票,不干活,怎么行。我们给他们一些活干,不对吗?。奇怪的是,这些人可不是少数。”胖姐指着游泳滩,继续说:


“你们看看,多恶心!”这滩实际是一片人工沙地,旁边有几个小房子,估计是换衣房。有一男一女从湖里爬起来,在沙地上,脱下外面的裤子,然后搅干,就晒在旁边树枝上。穿着三角裤,二脚叉开,面朝天,躺在沙地上。有的在湖里洗衣服,自带绳子,拉在二树之间,把洗好的衣服,挂在绳子上。钟芳摇摇头,牵着李媚上车。李媚说:


“我们就在车上看,不下去了。”最后有一块大石碑,上刻“环湖公园景区”六个大字,也是红色。二边种了红白花,供游人拍照。马夫问停不停,李媚看看钟芳:


“要么拍个合照,三人难得一起玩。”马夫不错,把三人手机都拍了七八张合照,还风趣地说: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每人都拍了好几张,挑选自己喜欢的。欢迎三位大美人,再次光临。”


 


姑姑和清影一起把李辉和小娟接回家,晚上吃饭时,姑姑较详细地把清影介绍给李辉和小娟。姑姑说:


“上次和小娟到南都,我告诉小娟,她是我侄女,但不是真正意义的侄女。她妈也在外语学院教英语,我们在同一教研室。她妈比我小一岁,我们的关系很好,情同姐妹。她爸在另一大学,当副校长,几年前,可能因政治原因,调到灵州大学工作。现在她爸妈都在同一大学,反而方便了。女儿和我住在一起,在东珠读书,考国外大学,现已被费城大学录取。听说离你们不远,希望你们以后多照应,我也会跟我大哥说。”李辉半开玩笑说:


“姑姑家,专出美女,一个比一个漂亮。”姑姑告诉他们:


“小云可能不太清楚,小娟可能听说了。全国只有这一带,即以东珠为中心,东至海边,西至南都,属于俗称‘五吴’地区,专出帅男美女。清影爸是东珠人,妈是芜城人,现在,他们就在俗称‘天堂’的灵州工作。”清影长得秀气,有点像李媚的气质,内向温情,个子比小娟矮一点点,年龄也小一点点。清影说:


“姑姑叫我陪你们一起玩,目的是互相熟悉一下,到丽国也可以互相联系。如果可能,在玩的时候,小娟和李辉能跟我谈谈丽国情况。”趁他们三人上街玩时,姑姑给钟芳打电话,介绍了清影的情况,然后说:


“钟芳,我想叫他们一起都到芜城玩玩,共四至五天,不知你意下如何?”钟芳很担心安全问题,所以她说:


“让他们自己去,我真不放心,最大的李辉还毛毛躁躁。我比较倾向于姑姑亲自带他们去,沿途也好观察一下,谁跟谁可能性大。”姑姑猜到钟芳的意思,但故意装糊涂说:


“就是李辉跟小娟的事,哪有谁跟谁?我大哥说,了解可能性,不是硬撮合。主要问题是,上次迁新居会上,小娟情感还转不过来 ”钟芳顺着说:


“我同意你和李洪的意见,我不在乎他们到哪里,最好你得去,我才放心。”其实姑姑爱李辉,也很喜欢小娟,希望他们能成。一般来说,青梅竹马较难成眷属,所以安排清影一起去,让李辉增加一个选择。姑姑比较保守,她不喜欢李辉很外国女孩好。这一点钟芳也猜出来了,并已向方岩汇报。方岩认为顺其自然,勉强不得。他还认为:


“小娟和李辉的事,一旦定下来,小娟的工作,也好大胆安排。”这和钟芳意见一致,最不好的状况是 ‘悬’着。      


 


姑姑领着他们向芜城出发,他们住芜南湖宾馆。李辉住一间,小娟住一间,姑姑和清影合住一间。而且商量好,私人吃住费用,由李辉小娟俩人各出一半,李洪和钟芳都同意。晚上,在宾馆旁边餐厅吃饭,姑姑有意安排俩女孩,坐在李辉二边,她自己坐在二女孩中间。小娟和李辉很融洽,小娟还是哥长哥短的。而清影和小辉是第一次在一起,也没有隔阂,相处较随和。好几次,俩人不约而同起身,一起去端饭菜,小娟也会起来接碗等。姑姑做事很公平,她先跟小娟谈,那是小娟房间,单独两人,姑姑问她:


“你喜欢李辉吗?”小娟脸又红了,反问:


“怎么啦,他是我哥,从见面开始一直很好。”姑姑说:


“现在不是讲哥哥妹妹,我讲的是,有没有可能进一步成为一家人。”


“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还要分?”然后,她把头靠在姑姑肩上,又说:“就这样的兄妹关系很好。”姑姑语重心长地说: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爸,钟芳阿姨,都在关心你们;我哥嫂,甚至姐姐李媚,也在关心李辉和你的关系;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一点感觉也没有?”小娟:

(未完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纽时这篇文章值得一读, 左右基本在胡扯
2019: 暗网友读一下右撇子论中国模式
2018: 老帽骂人团全军覆灭?兔死狐悲袅?嘿嘿
2018: 天朝这几天很热闹
2017: 欺负俺们农民?
2017: 不懂什么叫垄断的,想象一下世界上只有
2016: 我觉得 Ayn Rand 这段话写得太好了,请
2016: 李敖:大陆地方政府黑社会化正在引发大
2015: 摄影师镜头下150年前的日本与中国
2015: 促进中美友好是聪明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