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阿飞的剑
万维读者网 > 茗香茶语 > 帖子
《芳梦佳人》 情爱小说连载 (29)
送交者: 若云 2020年05月25日09:40:27 于 [茗香茶语] 发送悄悄话

《芳梦佳人》 情爱小说连载 29

 

作者    若云

 

“姑,我还小嘛,我脑子里老是认为他是我哥。”姑姑把她拉过来,吻了下她的脸,亲切地对小娟说:

“好孩子,虽然不是我生的,可当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把你当作女儿看待。你妈不在,不管你爱上谁,一定要把内心的真实想法,告诉姑姑和钟芳阿姨。你能做到这一点吗?”小娟一谈别的事,就显得随便轻松:

“我还清楚记得,姑姑老说我瘦,一碗一碗的肉装给我吃。我那时的胃口像无底洞,姑姑装多少我吃多少。我老早就把姑姑和芳姨当成妈妈了。”然后,高兴的突然笑起来:“我真幸福,有四个妈。”姑姑还是紧扣主题:

“好,姑姑问你,现在你心里有没有爱的人。”小娟摇摇头。

“那李辉呢?”小娟的脸像火烧云似的,半天才说:

“没想过,他是我哥。”姑姑心里有点数了:

“我有第二件事,你以后一旦爱上谁,要立即告诉我和钟芳阿姨,你能答应吗?”这时,小娟很干脆:

“保证做到!”姑姑似乎有些明白了小娟的内心世界:

“好吧,不早了,洗洗澡,快睡觉。”姑姑也和李辉谈了,也问了清影对李辉的印象,似乎还找不到任何要领。个个都是,话没说,脸先红。姑姑把这一切告诉钟芳,她又与李媚商量一下,准备按时回国,再等半年看情况行事。姑姑安排清影,提前十天住在哥哥家,然后叫李辉开车送她到费城大学。李辉妈觉得,这样安排很好,瓜熟自然蒂落,不能急。

 

在南方,夏天十分酷热,毒辣的太阳,夹持着滚滚的潮湿空气,刺人耳目。钟总在办公室,本想下厂看看,实在出不了门。女秘书脸色阴沉地跟他说:

“鲁灿死了。”钟总根本不敢相信,吃惊地问:

“死了?是鲁灿?这么年轻,怎么啦?”女秘书说:

“别着急,听我说。鲁灿喜欢下班后出海抓点鱼,改善生活。一般都出去一二小时,就会回来,抓到几条鱼,就够了。前天出去,像往常一样,划着他自己的小船。去了四小时,没有回来。鲁清就到海边去等他,等到半夜,也没有回来。回到家跟鲁海商量,准备等天亮再去找,可找了一天,也没见踪影。今天是第三天,估计没了,不得不向你汇报。”钟总听后,想了一会,叫秘书去把姐妹叫来。不久,她们坐秘书的车来了,俩人哭得眼睛都肿了。

钟总还能想起当初和方岩三人一起来的情景,那时鲁海大小,只能算小童工。鲁清比方岩大,来后才讲老实话,比方岩小三四岁。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姐姐鲁清再婚,现在有一男孩。妹妹长得漂亮,眼界高。大概是高不成低不就,总找不到合适的男孩。三十多岁,还住单身宿舍,俩人都还在服装厂。

十几年来,妹妹还坚持上夜校,钟总很少见到她们,有事都是秘书处理,钟总看了看姐妹俩,对她们说:

“我会和当地政府及领事馆说,请他们帮忙找鲁灿。现在你们也得告诉我,怎么办?有什么事需要厂里帮忙?另外,真的死了,尽管他没有结婚,没有家属,我们也会发一些抚恤金给他。但是,要等到确实消息,才能决定。”鲁清伤心地说:

“他这样出去捕鱼,已经十几年,都好好的,真不该让他出海。我十分感谢钟总照顾,我们三人,十几二十年,此恩此情我们这世恐怕报不了,只能等来世报答你。如果可能的话,请钟总关心一下我妹妹。她比我整整小十岁,是我二妈生的。她像她妈,长得好看,又有点文化,找谁都不愿意。但总不能没有家啊,我自己很满足在厂里工作。”钟总问秘书:

“我没听明白,鲁清说的是什么意思?”秘书和鲁清谈了一阵子,才转向钟总说:

“她意思是,能不能帮她妹妹介绍个对象。”钟总说:

“好的,这好办。然后问鲁海,你读几年夜校,有文凭没有?”鲁海有点害羞,脸红红的,长相和姐姐大不一样。她说:

“钟总,我读了十五年夜校,是文学专业,有大专文凭。还学了三年英语,现在还在学,每周三节课,都是晚上,报告完了。”最后一句话,把钟总逗乐了。三十多了,还很调皮,钟总说:

“好了,今晚你回去,用中文,写一份你最后五年的工作小结;用英文写五百到一千单词的日记。交给秘书,下周秘书会告诉你结果。”她们姐妹走后,女秘书问:

“你有什么打算?”钟总站起来,来回走了一会,说:

“去安排一个海边餐馆,我和方岩一起吃顿饭。你通知方岩先去,我一会就到。你安排好就回去,我有事跟他个别谈。”方岩按时到,餐馆安排好一切。钟总也来了,俩人坐下,各喝了一杯葡萄酒。方岩给爸倒满杯,端到钟总面前:

“爸有事,慢慢说,先喝二杯再谈。”钟总看了一会女婿说:

“今天和前二次一样,只有我们岳婿俩人。我有几个问题问你,你一定要跟爸讲真话,再丑,再难听,再害羞的话,都要直接,要真实。就我们俩人,没人知道。我叫秘书告诉餐馆,没有叫,服务生不准进这包间。”方岩在爸目前,一贯心胸坦荡:

“爸,你问,没有东西不能告诉爸。”钟总看看他,很严肃地说:

“我今天在你面前,讲的全是真心话。第一,爸希望你再婚,你心里想再结婚,还是不想?”

“我以前说过多少次,是命运叫我,不准我再结婚,我的心也叫我到天堂去陪怜怜和英秀。”一说怜怜和英秀,方岩眼睛又红了,眼睛望着窗外。钟总继续问第二问题:

“你爱不爱钟芳,想过没有,再做我的第二女婿?如果你真爱她,她也真爱你,我坚决支持你们结婚。”方岩真流泪了,他能真切地体会到,这位老人的真意和爱心。过一会擦去眼泪,握着岳父的手:

“我早就体会到,你对我的爱心,胜过我亲爸。我喜欢钟芳,尊重钟芳,但从没有爱过,或者说从来没想到要去爱她。还是过去说的,不再结婚,我的婚姻到怜怜为止。谢谢爸爸,再接受我做第二次女婿,但我心里无法通过。再说一遍,永远不可能再结婚,相信我,爸爸,这是真的。”钟总相信,但没有意识到,如此坚决。他起身给方岩擦去眼泪,自己的眼睛也酸酸的。他走到窗前,望着窗外的大海,继续说:

“如果我给安排一位秘书,有时间可以照顾周围工厂的工作,但大部分时间是照顾你的生活。名誉上是二个公司的内务秘书,她在你的办公室上班,工资由二个公司付,你能接受吗?”方岩很诚心,也很相信,站在面前的恩人,长辈,岳父大人。他说:

“只要爸爸安排,不管是谁,不管老少,我百分之百的接受,但工资由我付。”钟总心里稍微安静一点,语重心长地说:

“你肩上的担子太重了,一人独处不行,会压垮掉你。”突然话锋一转,问方岩:“对鲁海的印象如何?我想安排她作为你的生活秘书,帮我照顾你的饮食起居,只要我开口,她们姐妹都会支持。”方岩望着岳父说:

“爸真有眼力,我从来都没想过。我只知道,前前后后有一,二十人追求她,都被她拒绝。一心一意学文学和英文,好像不太关心自己的私事。”钟总突然又严肃起来,他说:

“这事就这样定了,自怜怜走后,你成了我的沉重心事。这样的决定,会使我的心安静一些。有一件事我得先处理,她们的哥哥失踪了,出海扑鱼三天没回来。等我决定此事后,就雇鲁海,不变了。现在你去叫服务生,给我们二杯威士忌,和晚饭。”一会端来二杯威士忌,钟总要跟女婿碰杯。方岩至今还不太会喝高度酒,钟总自己一口喝完,也要他喝光,呛得他满脸通红。吃过晚饭,方岩还要去工厂。钟总回家,交待女秘书,明天去找鲁灿的事。

 

一周后,当地政府说,没有找到人,但找到一条船。女秘书开车把她们姐妹带去认领,确实是鲁灿的,而且船边到处都有血迹。当地政府负责人,告诉鲁清:

“根据我们的经验,你哥碰上大鲨鱼,或巨鳄。只有这二种鱼,会翻掉人的船,并吞下或撕咬人体。我劝你别再用这小船,稍大的风都可能吹翻它,非常危险。”鲁海很伤心地告诉大家:

“这船,谁要给谁,我们不要。”回家后,姐妹给哥哥立了一个牌位,烧七天香,算是祭灵仪式。二周后,由女秘书把她们送到钟总办公室,告诉她们,二个公司准备共同雇一内务秘书,在方董办公室上班。这秘书主要做二件事:一是联系和处理国内几个工厂的各种事务;二是作为方董的生活秘书,照料他的生活起居等。钟总说:

“我看了鲁海的工作小结,和英文日记,很合适担任这一工作。你们可以回去商量一下,如愿意,可以写一份求职报告,交给我的女秘书。”鲁清根本没有,或不需要跟妹妹商量,她十分肯定地说:

“这是大好事,钟总真是我们姐妹俩的大恩人。这么好的事,不要考虑,这比服装厂干杂活,不知好几千倍。我说不清,以后就是文职,就是好。”然后拉拉妹妹,快快谢谢钟总。钟总还是希望她们回去考虑一下,姐姐瞪了妹妹一眼:

“你没长嘴,快说。”鲁海站起来,很认真地说:

“我从心底里感激钟总,给我这次机会。十几年来,几乎天天晚上补学文学,又学英文,梦寐以求的,就是将来能做个统计员,或秘书助理之类文职工作。到总公司当秘书,又在方董办公室上班,又做方董的生活秘书,对我来说,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不可能的事。现在听钟总说了,我都还不敢太相信。如果是真的,我马上写求职报告,保证二小时后,送到女秘书手里。”钟总站起来,慈祥地笑着说:

“真是,是真的。你去写,写好交给秘书,十天内我会告诉你结果。”当一切手续,包括鲁海的五年小结报告,英文日记,和求职信,送到方董手上,他的心又久久不能平静。并不是因为雇秘书,他自己随时可雇生活秘书;而是因为自己有幸遇到钟总,比再生父母更亲更近,为他想得更周到。

二周后,手续办完了,正式上班。鲁海穿上秘书工作服,第一次穿高跟鞋,又经姐姐的淡淡化妆,好像才二十几岁。更重要的是,多年梦想成为现实,身心愉快,时时刻刻,笑意盈然。她每天上午提前一小时到,把办公室整理的干干净净,文件书报安排得整整齐齐。对方董,简直到了体贴入微的程度。自从怜怜走后,二个孩子又在国外,他就把家安在公司里,这样就一心转到工作上来,也减少了不少烦恼。

鲁海上班第三天,方岩叫行政秘书,带到国内几个工厂去转一圈,认识一下厂长,和车间主任。然后,又叫行政秘书,通知各厂厂长,车间主任,包括他们的助理,到公司总部开会。方岩把内务秘书,改为董事长秘书,便于下级理解,也便宜和工作直接挂钩。在会上,向大家介绍秘书鲁海时,他说:

“我先明确一下,二个秘书的职责:行政秘书和以前一样,主要是执行董事会形成的条例和决议;董事长秘书主要是作为我的特使,到各厂了解情况,以调整人事布局,和生产技术程序的改革。所以,她到任何工厂车间,就等于我自己来一样,必须一切如实汇报。”说完之后,他问到会大小领导:“大家明白吗?”下面异口同声喊:

“明白了!”然后,方岩请董事长秘书鲁海讲话。鲁海站起来,甜甜的一笑,就引来一阵掌声。她强制自己镇静下来,说:

“我刚上班一周,一切都在了解熟悉阶段。我保证做好方董事长秘书工作,也请诸位配合,谢谢。”他笑着,向大家招手,又引来热烈鼓掌。晚上,鲁海睡在床上,觉得二周不到,她好像一下子从地上,飞到天上的玉皇大帝身边。一切来得太快,应接不暇,激动的心,对钟总,方董感恩的心,使她久久不能入睡。她平生第一次失眠,觉得它的味道美美的,心里甜滋滋的,身上还有一点麻丝丝的,她的想象在飞翔,她的心在歌唱。

人逢喜事精神爽,鲁海每天,从早到晚,忙忙碌碌,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有时在公司,见到钟总,倒茶端水,爸爸长,爸爸短,把钟总叫得心花怒放。真是一招三欢喜,钟总高兴,方岩心安,鲁海升天。她暗下决心,要把二件事做好。现在,她提前一个半小时上班,先给方董做早餐,他吃早饭期间,她正好打扫方董卧室。方董吃完早饭,喜欢到公司小公园散散步。乘这时间,她把餐厅会客室收拾干净,然后,把办公室整理好。又去烧好咖啡,放在方董桌上,这时正好是八点前五分钟。七点五十五分,是方董上班的精确时间。等一切安排好,如果方董没有特别的事,她就下厂。二周一厂,调查了解情况,每天下班前一小时赶回来,向方董汇报。下班后,立即到方董家做晚饭,方董喜欢和她一起吃晚饭。饭后,方总按老常规,开车到海边公园散步。在这期间,她把餐厅收拾干净后才回家。

考虑到鲁海下厂要开车,方董又安排行政秘书,帮助她考驾照。有一天,鲁海在打扫卫生时,发现一间储藏室,很大,在客厅后面。她考虑一会,到方董办公室,她说:

“你这储藏室这么大,太浪费,还不如租给我住。一是上班近;二是方便照顾你,你在床上翻个身我都能听见,万一有事,至少有我能及时处理;三是可省我的一笔租金。”方岩听了哈哈大笑:

“免费,在这个家里,你想住哪里,就住哪里,一切免费。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人能干扰你。”鲁海睁大眼睛,兴奋地笑着,把方岩抱着,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说话算数,后天是三十号,明天搬过来。”方岩:

“行,我叫司机开车帮你搬。”鲁海自嘲地说:

 

(未完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巫弟说她身边一圈人,什么样的人?
2019: 我是知道阿毛唱歌不行的,干巴巴没感情
2018: 今后捧川是不是先跟我商量一下?毕竟资
2018: 三胖本来撒个娇,没想到川普Call his b
2017: 来点牙米的吧,世界领导人hot排名新出炉
2017: 杂区区在不?
2016: 不要侮辱杨绛女士了
2016: 床铺跟我一样 是个充满爱的人 尤爱中国
2015: 5香豆:西雅图的雨季
2015: 常凯申和毛泽东的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