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阿飞的剑
万维读者网 > 茗香茶语 > 帖子
若敏:《南极之恋5:海上的日子-晕船》
送交者: 若敏思文 2020年06月30日10:11:04 于 [茗香茶语] 发送悄悄话

《南极之恋5:海上的日子-晕船》

若敏

作家毕淑敏在《南极之南》里写道:“在南极,如果你不曾晕船,那就无法真正了解南极。南极是风极,一般人一定会晕船,晕了船,你才会对南极有更深体会。”

我对过德雷克海峡时晕船,做了充分的准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去南乔治亚岛的路上,也会晕船。

----若敏

2019年12月21日,周六。

(SeaBourn Quest 在南极)

昨天夜晚,船长在广播中提到风浪很大,做好准备。我赶快早早睡下,想着反正躺在床上,应该没事,就没有吃晕船药。服务员Andrea 给我们收拾房间和铺床的时候,把水杯和杂物等都放到柜子里去了。柜子里也有专门固定的地方,不会滚动。所有的柜门都牢牢地锁住了。

后半夜狂风大作,船也摇摆起来,如同在洗衣机里翻滚,人在床上也会不停地摆动。头晕,恶心,赶快吃下了晕船药,可是有点太晚了,这个滋味太难受了,在心里默念,能不能不要摆动了,什么时候,风才能停?在药物的作用下,我晕晕乎乎地终于睡着了。

后来得知,这场暴风雨导致海风汹涌(6-8英尺),阵风猛烈(60英里/小时),大量客人和船员都晕船了。

(南极的风浪,网络照片)

清晨,Jack起床,拉开了窗帘。我们住在八楼,海浪拍打着外面的凉台。惊涛骇浪,这个词语浮现在眼前。我勉强下床,不仅眩晕,还恶心,胃里翻江倒海。我急忙冲进卫生间,大吐不止。吐完以后,觉得清醒了一点。有一个关于晕船的顺口溜,说得特别形象:“一言不发,二目无光,三餐不食,四肢无力,五脏翻腾,六神无主,七上八下,九卧不起,十分难受。”

赶快吃下药,喝了一杯温水,整个人如同大病一场,精疲力尽。回到床上躺下。也许是药物再次发挥作用,我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与其他邮轮一样,在海上不登陆的日子里,会安排非常多的活动。尤其是南极的探险队员都是各个领域的专家。20日收到第二天的行程安排,我就给好几个感兴趣的讲座做了标记。可惜,身体太诚实了。我不得不承认,无法抵御大风大浪里的晕船。

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2点多钟,虽然还是有点步履蹒跚,比早上已经好了太多。船也平稳了许多。这时,有点饿了,我收拾了一下,就来到世邦广场 Seabourn Square。

(世邦广场)

这里有全套的咖啡和甜点服务,我要了一个水果塔,一杯拿铁,补充能量。接着去六楼的剧场(Grand Salon)里,听了船上的摄影师Kieran Buckley关于【如何用手机,拍摄出好照片】的讲座。

听完讲座,回到房间,仍然处于嗜睡的状态,我不得不再次倒在了床上。

(船长Joost Eldering ,右一)

晚上6:30 ,船长介绍他自己和与他一起工作各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船长Captain Joost Eldering 生于1972年,来自荷兰阿姆斯特丹。他在航海学院取得学士学位以后,先后在大型的Cargo运输货轮上工作。2000年,他加入Holland America Line,参加南极和世界环游的航行。直到2016年底,他加入了SeaBourn Quest的团队。2018年2月17日,SeaBourn Quest 船长Bjarne Larsen殉职在南极的航行中。随后,Joost Eldering 接替了船长的工作。他高大、沉稳,让人信任和踏实,有及其丰富的航海和南极洲航行的经验。值得信赖。

(探险队员聚餐,亲切而熟悉的笑脸)

Seabourn Quest前往南极洲的探险队,被认为是南北两极最顶端的探险队伍之一,由经验丰富的野外生物、动物专家,科学家,历史学家,皮划艇向导和摄影师组成。他们的专业讲座引人入胜。

探险队员还在航行中与客人互动,在海上的日子里,世邦广场 Seabourn Square,常常能够看到他们的身影,这里成为与船客分享有关南极历史、生态和文化的见解和知识的最佳场所。他们也在甲板上,进餐或休闲时,通过聊天和对话分享南极的知识和经验。此外,探险队员还轮流写作Seabourn的Voyage Tracker,通过故事和照片来记录每天的冒险经历,这些记载我都在每篇游记的最后进行分享。非常感恩他们的讲座和耐心解答。让客人对最关注的部分,有进一步的了解。

(我参加皮划艇项目时,一个金图企鹅好奇地在我的皮划艇旁边徘徊)

从南极回来后,被问到最多的是会不会晕船?我问了服务员Andrea ,也与其他船员聊天,他们分享的经验很重要。我总结了一下,共十条:

  1. 准备晕船药:

提前准备一些防晕药物,我带了晕船药,在Walmart买到的最好用,价廉物美。以前也试过贴在耳朵后面的晕船贴(处方药),感觉副作用比较大,一直昏昏沉沉的,头脑不清晰,后来就只用晕船药。如果你忘记带晕船药,可在上船后领取免费的晕船药,每次只会给你2片,效果也很好。Jack看了一下药物成分,说与我带的晕船药是同一类型。

  1. 提前服药:

Andrea告诉我,他们得知有风浪后,要早服晕船药,提前几个小时,或者更长时间。后来在过德雷克海峡的时候,前一晚晚餐过后吃一次晕船药,然后按照晕船药的服用方法,隔一段时间吃一次,因为按时吃药,过海峡时,只是稍感不适,再也没有发生晕船现象。

  1. 适当透风:

如果在船舱内觉得太憋闷,可以打开阳台门,吹吹风,会减缓症状;

  1. 不要过度饮酒:

过量的酒精也会引发晕船,船上的酒水是免费的,千万别贪杯。

  1. 充足睡眠:

风浪大的时候,必须躺下睡觉,保持平衡,睡眠不足、精神疲劳也是会导致晕船。

  1. 避免阅读:

不要长时间盯着手机、电脑、书籍。人的感官是皮肤、 耳朵和眼睛,眼睛告诉大脑你在看书,而皮肤和耳朵告诉大脑你在乘船,大脑收到的信息不一致的情况下,就容易晕船。

  1. 心态平和:

不要老是担心自己会晕船,老是幻想自己晕得很厉害。在这种心理暗示下,你肯定会晕船的。多参与讲座和活动,分散注意力。还是害怕的话,就躺在床上,保持平衡。

  1. 个人运气:

我认为是最重要的一点。这次24天的航程,除了去南乔治亚岛的旅途中,遇到暴风雨,我们过德雷克海峡的时候,天气很好,只用了一天时间,虽然有些风浪,但对德雷克海峡而言,几乎是风平浪静,Andrea说,非常少的时候,能这么平和地驶过海峡。只能说,上天赐给了我们好运气。

  1. 路线选择:

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出发,再南下南乔治亚岛,最后往南极半岛去,从南极半岛经过德雷克海峡回到乌斯怀亚。这样的路线只需穿越一次德雷克海峡,这也是我为什么选择这条航线的原因。少过一次海峡,晕船的机率减少一半。

  1. 邮轮选择:

目前南极旅游的船只分为两类,一是下水时间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科考船改建而成的邮轮,二是新建专门极地旅行邮轮。两者区别在于改建邮轮设备比较老,排水量小,新建邮轮一般都配有先进的平衡翼,排水量大,这可以减少船身的颠簸程度,也就减少了晕船的可能性。另外,大船的平衡性好于小船,吨位大。

(我们的船在南极)

最后,以探险队员的日记作为结尾。

Day 3 – December 21, 2019 – At Sea – Atlantic Ocean – Written by Eddy Savage – Photos by Eddy Savage

The Captain determined the ship will head south for the night to avoid a low pressure system a bit further to the east. The guests awoke this morning to the gentle rolling of the ship as the ship cruised past the outskirts of the low pressure system. This was our first taste of the power of the Atlantic Ocean.

Despite the rolling seas, the ship was buzzing with anticipation for adventures to come as the Expedition Team began their first series of Seabourn Conversations. During the morning and afternoon guests learned lots in information on the interesting behaviors of seabirds, how to identify whales, and helpful tips on smart phone photography. Meanwhile hands on orientations answered questions about the kayaking trips and best use of binoculars.

According to the Expedition Ornithologist, Anton Wolfharrdt, the sea state was beneficial for seabirds. In particular, the wind that brought todays’ swell also created an excellent environment for seabirds to soar in the wind and pick food from the sea. Anton gave a morning lecture introducing the southern seabirds and more expedition team members were available to the guests up on deck to spend time with the guests and keep an eye out for wildlife.

To finish off the day, Captain Joost Eldering had a formal welcoming and introduced the officers of the Seabourn Quest. After, during dinner we watched a beautiful sunset drop down over the choppy Atlantic waves. Perhaps our last warm weather for over a week, the sandy beaches of a South American paradise seems like a distant memory and the legendary wilderness of South Georgia and Antarctica feels like a dream about to come true. Parkas On!

(免费的Parka 外套,一个背包,一顶帽子)

第3天– 2019年12月21日–在海上–大西洋–埃迪·萨维奇(Eddy Savage)撰写–埃迪·萨维奇(Eddy Savage)摄影

船长确定该船将朝南过夜,以避免向东大西洋形成的低气压系统。今天早晨,随着船只驶过低压系统,客人们惊醒了,船在翻滚。这是我们第一次尝到大西洋风暴的威力。

尽管海浪起伏,但探险队依然开始他们的第一个系列Seabourn Quest讲座,客人们充满着对冒险的期待。早上和下午,客人们从海鸟有趣的行为,如何识别鲸鱼以及有关智能手机摄影的有用技巧方面学到了很多信息。同时,动手方向回答了有关皮划艇操作和最佳使用双筒望远镜的问题。

据鸟类学家安东·沃尔夫哈特(Anton Wolfharrdt)称,海洋状况对海鸟有益。特别是今天带来的风潮也为海鸟在风中飞翔并从海上采食提供了绝佳的环境。安东在上午的讲座中介绍了南部的海鸟,并且有更多的探险队成员在甲板上为客人提供问答服务,与客人共度时光,并留意邮轮周围的野生动植物。

(晚宴时,窗外的夕阳)

晚宴前,Joost Eldering船长正式欢迎并介绍了Seabourn Quest船上操纵航行的人员和其他各部门的管理人员。正式晚宴后,我们看着美丽的夕阳,落在波涛汹涌的大西洋上。这也许是我们驶向南极的最后一个温暖的日子,一个南美天堂的沙滩,似乎像是对遥远的回忆,而传说中的南乔治亚和南极洲的荒野却像梦想成真。穿上派克外套(每一位船客都获取了一个免费的防风防水的Parka外套,里面还有一个保暖的羽绒服,可以分开穿,质量上乘)!

 

(部分SeaBourn Quest 照片 ,选自网络)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川普能攻心又审视,成功离间了中朝关系
2019: 敦促区区杂投降书
2018: 既然给脸不要脸,本局就不客气了
2018: 苍蝇和有缝的鸡蛋。到底该怪谁?请大家
2017: 自证清白的几点补充澄清。欢迎知情者以
2017: 阿屋请进
2016: 同学们,长周末要到了,都计划怎么过呀
2016: 再咏沙发马铃薯
2015: 为什么美国允许两个二尾(谂蚁)子结婚
2015: 有两件事情一直没大搞懂,向大家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