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海归博士回国工作前十点须知》
送交者: 京都静源 2021年06月17日08:59:46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海归博士回国工作前十点须知》

—— 一个老海归以他的惨痛教训忠告你,如何与国内大学的领导和学阀们相处

 

京都静源教授/文学博士

 

最近几十年来,随着海外留学的人越来越多,相应的,回国工作的海归博士也越来越多了!根据笔者在教育部和一些重点大学工作的朋友们的内部准确消息:国内重点大学一个讲师或者助理教授的职位,就会有来自中国以外的世界着名学府的220-360名海归博士应聘!而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一个教授职位,就会有来自全世界(含中国)着名学府的在职正教授30-50名应聘!!如今,在北京、上海具有海外各个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的海归人数远远超过了北京、上海各自未婚大女(设定30-40岁)人数!

换句话说,海归博士多的是,根本不缺你我这一两个!大批海龟(海外归国)正在成为海带(海归待业)。过去有首歌曲唱到“阿里,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是个待业的青年。芝麻芝麻开门,芝麻芝麻开门。”现在正唱出了海龟成为海带的现实。大学从来不会主动冲你开门。你没有资格抱怨,因为“谁让你不是钱学森?!”

你没有想到吧?

——现实很残酷!

——海归就业前景很残酷!

——海归工资待遇年年下降很残酷!

我从2000年回国之始,就加入了国家级别的欧美同学会、日本同学会、京都大学校友会等等留学生和海归组织。我每年参加多次欧美同学会举办的活动,也多次见过陈章良、陈竺等当时欧美同学会的领导。在聚会和大家交谈之时,也获知了不少海归博士的凄惨下场。比如:中国人民大学海归博士曹廷炳教授跳楼自杀!浙江大学海归博士涂序新副教授跳楼自杀!!湖南大学海归博士南方圆教授跳江自杀!!!他们都不敢如姜文华那样,拿起刀去杀那个逼他走上绝路的人!

另一方面,在中国的各个社交媒体和网站上,一大群五毛和粉红们整天在为了颜宁的离去、尹希的不归而愤怒地骂爹骂娘,他们痛斥不归国卖命的海归博士是“汉奸”、“卖国贼”、“利己主义者”、“忘恩负义之徒”……他们从来不知道发生在海龟(洋博士)和土鳖(土博士)之间尖锐和血腥的生存大战!

那么,究竟什么样的海归博士才可以成为在中国大学里如鱼得水,成为一个混得衣食无忧春风得意的海归教授呢?

我在《海归博士如何讨好国内各个大学的学霸和学阀》一文中提出了几点总结要素。在海外几个大网站发布后,陆续得到了很多读者的鼓励和响应。现在,我进一步加工此文,增订和修补成为《海归博士回国工作前须知—— 一个老海归以惨痛教训忠告你的如何与国内大学的领导和学阀相处》一文,请年轻一代的各位海归博士,在决定回国工作之前,认真地阅读和对照此文,自我核对一下,纠正自身的不足,使得你更快地走进国内各个大学,改掉水土不服的洋气,立刻接上地气!使你在与狼共舞的险恶江湖学术大环境下,快速成长。

第一,你必须和接收你来工作的这个大学的具体院系有直接的师承关系。

最好是本科你就毕业于这个大学和院系,你只是在海外取得硕士博士学位而已。或者你硕士学位毕业于这个大学,你当年的导师健在,如果这个导师又是这个院系的学霸学阀,再好不过了。你肯定可以脱颖而出,快速晋升为教授和学科带头人、研究中心或研究所的副主任。符合这一要素的成功海归博士,比如,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海归博士司佳。

我回国第一个接收我的大学是武汉大学历史系。我和这个大学没有任何关系,我选择来武汉大学,只是因为晚清重臣张之洞在湖北多年,他和我高祖是同科同年的举人和进士、并且是一生的好友和上下级官僚。带着我对高祖和高祖友人张之洞的敬重,北京人的我来到了武汉大学。

当然啊,我也可以明确地说一下:我本来是可以进入清华大学的,因为我大学时代的一个任课老师兰棣之先生当时正在那里当教研室主任和教授。他推荐我进入清华大学中文系。我也从日本直接飞到清华大学接受胡显彰副校长、院党委李书记、中文系主任徐葆耕等人的面试。因为我揭露该大学的廖教授抄袭了我的论文,结果得罪了他。廖教授得知我来清华面试,立刻向清华大学人事处和党委举报我有政治问题。于是,胡显彰等人立刻否决了我的申请。当时心急如焚的兰棣之先生甚至问我“为啥回来面试不给清华的院系领导带点薄礼?你是不是有点太不通人情世故了?”我被他的话震惊得不知道该如何答复……当时贫穷的我,连回国的飞机票都是借钱买的,本以为清华大学起码可以给我报销面试的往返飞机票,结果院系只支付了我在清华大学“甲所”居住的两天费用而已。

最后,我就选择来到了武汉大学历史系。

当时还有几个很好的大学向我伸出了面试和聘用通知。比如天津大学人文学院和复旦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我实在不想再折腾面试了,没钱。我在此感谢当时的天津大学人事处处长刘冬志先生和复旦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院长朱立元先生!

第二,你必须具有良好的人际关系和纽带。

如果你不属于第一点,那么第二个要素也很重要。就是你的父母或者你的导师或者你家的关系网在接收你来工作的这个大学的具体院系有直接的人际关系,从校长到教研室主任、院系学霸学阀,关系越多越好。符合这一要素的成功海归博士,比如,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海归博士、石某(说起来是我同门师弟,我取得博士学位、他刚本科毕业考入硕士研究生)。石某以一个应届博士毕业生的真实身份,包装自己成了“在日工作多年、京都女子大学讲师”的虚假身份,一步到位成了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和申江学者。此事被人举报到了新语丝上,而上海师范大学校长却无视和掩盖自己的过失。事后,石某告诉我说,校长对他说:“这不算啥事。我们看中你了,支持你,提把你”。于是,无人再纠缠他的履历造假问题了。我只能说清华大学那个被开除的留美博士、履历造假的刘辉教授是个人运气不佳,没有遇到一个“好校长”。

我回国后接收我工作的第二个大学是中国人民大学。我在日本留学时代,就和中国人民大学人事处和院系联系多次,对方置之不理。而我一个几十年交情的老友P兄——他的同学是中国人民大学一个部门的副院长,而P兄的父亲又是开国将军、北京军区的大领导,家住毛家湾,和开国元帅林总的家是邻居。我这个老友P兄在中国人民大学上上下下有不少关系,靠着他和他同学的一手操办,我仅用了两周就离开武汉大学进入中国人民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了。看看,我多年留学和洋博士学位、几部着作、几十篇论文居然不如老友P兄的几句话和关系网。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第三,你必须在自己擅长的专业研究上有过人的成果。

如果你不属于第二点,那么第三个要素才是你的科研能力。你必须是某个领域的绝对大牛!并且没有和接收你来工作的大学的院系领导和学阀产生学术观点对立。而证明你是科研大牛的条件是你至少是海外大学的助理教授或者博士后研究员。而不是你在海外着名学术刊物发表多少论文。

请注意:因为在你没有正式报到之前,你在海外着名学术刊物发表多少论文并不重要,和你要去工作的大学没任何申报关系和奖励关系。因为这些成果无法被纳入该大学人事处、科研处和院系的考核成绩中。

如果你只是刚毕业的博士,那么最好有个海外的学界大牛可以带着你。符合这一要素的成功海归博士,比如北京大学杜维明和他带来的海归杨煦生博士、清华大学施一公和他带来的海归颜宁博士。

第四,哪里给的职称高就去哪里。

以上三点都和你无关的话,那么你就需要费尽心思了解究竟哪个大学可以一步到位给你正教授或副教授的职称,不要考虑是否是大城市。哪里给的职称和待遇好就去哪里。要学会曲线救国的方法。等你晋升为正教授、又拿下了国家科研项目之后,再展开边走边跳的自救运动。你绝对可以走进你理想中的大学。符合这一要素的成功海归博士是曹峰教授,堂堂世界名校和日本第一的东京大学的文学博士,居然直接一狠心就去了山东大学报到。几年后,曹峰直飞成为清华大学教授,然后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学院教授,下一步成为一级教授(院士级)也指日可待了。

也有的海归博士离开北京或上海,不再跳了。比如海归博士、北京人祁晓春,至少现在一直在广东美术学院当教授,我本来以来他会跳入中央美术学院或者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至少也可以回到母校,进入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

接下来要说就是:如何讨好国内各个大学的领导和学阀,递出投名状。

第五,必须满足院系领导的国际旅游和出名需求。

你每天工作接触到的具体的人员就是院系领导。简单来说就是院系书记和院长系主任。这是你的顶头上司。你必须在你到岗后的一年内安排他们到你的留学所在国和大学去参加学术会议。你当然要陪同当翻译。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你必须主动把院长和书记的一篇论文翻译成外文发表。至于旅费和食宿费,你根本不用考虑。院系领导自己会给你解决的。比如该大学某研究院的孙姓副教授,就是不懂这点结果被非升即走的制度驱离复旦的海归博士。

如果你能把你毕业的海外的大学和国内接收你工作的大学牵线搭桥,建立成相互办学单位,那则是你一生衣食无忧的基础。哪管你毕业的大学是该国第几流的大学?在中国大学和院系领导来看,都是外国的大学。在他们眼里,东京大学和爱知大学都是日本的大学,哈佛大学和密苏里县立学院也都是美国的大学,没啥区别。在国内领导看来,你们都属于洋博士,无所谓高低贵贱和含金量多少。符合这一要素的成功海归博士就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学院的林某,捣鼓着中国第一流的中国人民大学和日本不知道该属于第几流的私立爱知大学成了联合办学单位。如此地位级别不对等,却相互倒贴N多年。

   第六,必须主动给院系的领导和学阀打工。

比如加盟对方的科研团队,帮助翻译论文和主动写书评,向外国介绍你现在的工作院系领导和学阀的科研成果。请注意:绝对不可以得罪领导和学阀的弟子!因为无论你怎么卖身投靠,领导和学阀最信赖的还是自己的弟子。

海归博士的你在他们心目中是什么?我来告诉你:海归博士的你只是他的弟子走向教授和接班之前的桥梁、垫脚石或者是陪衬。仅此而已。

比如,北京外国语大学某学院院长兼研究中心主任张某,把几个海归博士整天当秘书使,却从不给予实质性的职务和待遇。他们从到机场接人到撰写工作汇报等等,给学霸和学阀打工多年。终于,院长他自己的弟子留下来好几个,可以不再使用这几个海归博士了。最后,这几个海归博士不得不另立机构某全球的“研究院”,离开了该学院和研究中心。

就我自己来说,当时的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申报古典文学博士点。按照教育部规定,要求申报的博士生导师候选人必须是两个人而且其中一个指定必须是洋博士。最后,该大学申报材料是文学院叶君远教授和我。与此同时,古典文献学专业也申报了博士点,也是基于同样的理由申报了文学院王贵元教授和我。一时间,我似乎要成为两个专业的博士生导师了。这事放谁身上也快被乐晕过去了。结果呢,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顺利地拿到了这两个专业的博士点,而轮到实际招生时,我立刻被排斥在外了。文学院个别领导还曾嘲讽我说:“只是借用一下你的科研成果和洋博士学历,你还当真了?!”

——我被戏耍了。我就该老老实实地打工而不计报酬,我就该感谢他们给了我一次被利用的机会。

因此,在你成为正教授前,绝对不可以建立自己的实验室、团队和科研中心。无论你报到前校级和院系领导怎么和你面对面交心忽悠你,你都不要相信!校长和院系领导最得意的行政手法就是忽悠和放大科研青椒和韭菜们的个人野心!其结果是你过早暴露了自己,引起了院系土博士们对你的警惕和不满。我就是没有把持住,几次都被忽悠晕了,最后被人死死抓住这个把柄,成了想树立山头、另搞一套的典型。

第七,立刻完成递交入党申请这一必须的程序。

无论是你自己在海外多么清高或者反动,要想在国内大学长期待下去,必须在报到的当月开始,立刻撰写入党申请书,参加各类党组织领导的公私活动,每月一次请党组织领导吃饭,加强私人感情,他们会把这看成是你在进行“思想汇报”。

你要知道每年的教师考察和职称晋升,党委书记是具有一票否决权的!

你得罪了基层党组织,就等于你不想晋升、不想续聘、不想活出人样了。这是中国特色和国情,是你绝对不可以触碰的底线!否则,你得不到晋升和续聘还是小事,领导一不高兴把你打成间谍也是有可能的。

永远不要忘记,你是海归,你是外国势力范围培养的人。

第八,必须搞定各个评委和编委,挂靠个好的学界老前辈。

国内各个大学院系非常重视论文和科研项目,而发表论文和拿下科研项目,是你所在的院系学霸和学阀们的强项!他们几乎垄断了各个专业刊物的编委资格和各个科研项目的评审资格,你再有本事也不可能自己独揽一切!你有求于他们的地方很多!你不给他们打工,他们也不会审核通过刊发你的论文、审核通过你的科研立项。

强龙不压地头蛇,这绝对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回到国内,你每年都有写不完的申请和汇报。这些申请的背后是权力、经费、名利和关系的复杂考量和斗争。要学会适应这些国内大学里的日常程序。千万不要和领导反映说“这些耽误了宝贵的科研时间”。否则,你就离被这个大学驱离不远了。和学会和别人共享填表的快乐和无奈,相互沟通填表的技术,不要让别人觉得你总是高高在上一幅很清高的样子。

而挂靠个好的学界前辈更是一切海归博士必须要做的头等大事。

不要以为你师从外国某个大牌学者就可以牛逼哄哄了。回到国内,要想工作和科研顺利,你必须要拜码头!要在本学院和系中,找出一个值得信赖和公正的学界老前辈,拜他为师。这是你走进现实社会这个课堂的人生导师!

1999年,我在联系回国工作之时,北京大学历史系主任王天有教授明确地告诉我:“你先来这里再做一期博士后,然后再找机会留下,可以吗?导师,我给你安排高明或者阎步克,可以吗?”可惜,我那时自以为是,认为他的话不靠谱,我答复说“我已经是京都大学博士后了,不想再来一次。”这是我自己和北京大学绝缘,怪不了别人。如果我当时明白这是大家了解我、接受我的一个必须前提过程,我肯定接受。2005年,我再次应聘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职位,得知全球有33个教授应聘。最后一轮,就是我和一个留德的教授,他本科毕业于北大历史系。我在最后一轮被淘汰出局,因为我和北大没有任何师承关系。那时我才明白当年王天有教授的安排,真的是用心良苦的绝佳选择。

   第九,注意学生中的密探。

   我在武汉大学历史系工作的时候,一次和几个教师一起闲谈,某个女老师问我:“听说老江和某个歌星有绯闻,有这事吗?”他们以为我是北京人,又是海归,应该知道。实话说,我真的不知道。我就反问:“什么事呀?”历史系领导朱雷教授突然插话大声说:“刘正,你怎么能这样造谣呢?这是很成问题的观点呀!”还没等我反驳他,吴剑杰教授立刻站起来答复:“老朱,我们都在场,我们可以作证刘正老师这句反问的话没有问题,没有你说的那种意思。他什么也没说。对吗?!”于是,朱雷教授立刻非常尴尬地起身离开了。我这才明白朱某人已经找我的茬很久了!而吴剑杰教授的仗义执言和公正态度,深深地感动了我!我才明白如果不是吴剑杰教授的仗义和公正,我很可能要被朱雷教授公然地构陷并被举报到武汉大学党委和教育部,其居心之险恶超出了一切善良的人们所能设想的范围!我特别感谢武汉大学人事部领导和校长侯杰昌,当时他们已经下达了对我破格晋升教授的任命,被当时的系领导朱雷以“晋升刘正,系里不好平衡,该晋升的副教授讲课多年,他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为理由,给强硬压下指标不接受。这件事也最终迫使我决定并快速调离了武汉大学。

我也是海归。从副教授到教授的晋升路上,也是伤痕累累!!

我也曾被武汉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的流氓学霸和土博士、基层领导打压、霸凌和迫害!整人的套路就程咬金三板斧政审不合格学生举报讲课有政治问题学风不严谨,绝对奏效疯狂地砍向我的这三板斧,我都扛住了。我也曾发誓要给他们一个说法。但是,最后我放下了手中的刀,强忍住了!因为:证明自己优秀的最佳方法是拿出一部又一部的学术专着和科研论文。在中国人民大学,我终于在没送礼、没贿赂、没请客的情况下晋升成为正教授了。用的是老子过人的科研成果和学术专着、还有科研项目。详细请见这里:https://modernchina.org/scholar/liuzheng

这里,我特别告诉海归博士,要严加提防选修你的课的学生!他们通过举报你而获取奖学金和入党的机会,也是讨好学院领导和团委书记的途径。特别是当学院的副院长或者团委书记、甚至党委书记主动找学生,交代他们注意你讲课的内容有无不当言论时,学生们一般都明白领导这话的含义。他们知道领导对你不满意了,他们会圆满完成这一任务。如今的学生或学生干部,非常势利眼,非常懂得领会领导意图。他们绝对不单纯。

我在华东师范大学工作的时候,就被一个学生干部秘密举报说我讲课有政治问题。院党委书记在全体教师大会上没点名地说明了此事。我很坦然,也没想到是在说我。当院党委书记找我谈话时,我才知道是针对我。我断然拒绝认可。因为我讲的是学术观点,不是反党言论,更不属于政治问题。我记得我当时讲到白居易的诗歌和人生这段内容时,曾经说“白居易当了大官后在家开设私人妓院、又和元稹交换爱妾,显然是如今官场腐败和情色交易的祖师爷了”。而大学生们从高中时代所接受的知识是“白居易是人民诗人”!

最后,教研室主任邵明珍教授事后告诉了我全部经过,并说是她叫停了对此事的调查。减少麻烦,我们当然会感谢女侠教授她的仗义和公道。可是,而那个策划这一事件的院领导,却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居然告诉了我这个举报者的姓名。他是想撇清关系还是不想得罪我?这个张姓女生从此再不敢选修我的课了,学校内见到我也远远低下了头。也算是她自知羞耻了吧?

第十,绝对服从基层领导和学阀的命令。

新语丝网发表了几十篇流氓博士崔玉军造谣诽谤我的帖子,大家都知道国内的大学特别忌讳海归博士和新语丝产生瓜葛和纠纷。中国人民大学的院党委书记在审核完我全部档案和证件后,单独找我谈话,告诉我:不要和新语丝及其作者崔玉军纠缠,尤其不要打嘴架,必要时可以采取法律手段。于是,我在接受了北京电视台法制进行时采访后,立刻报警并起诉,彻底刹住了这股凶狠歹毒的歪风邪气。

而我调入华东师范大学以后,网络上出现了某人公开揭露方克立先生道德败坏和玩弄女生的帖子,即署名黎訇《一个女人和她的遭遇——方克立两三件事》一文,一时间震惊了学术界。

方克立的弟子崔玉军以为有机可乘,他再次想借刀杀人,报复我对他的起诉和法律判决。于是,他四处造谣说这些帖子是我撰写的。只要报警后一查发帖的IP地址,自然立刻就知道是谁。我立刻在儒家网上发布了就方老师被黎訇等人诽谤,京都静源的观点一文。然后,我及时和学校党委汇报,并听取了院党委书记的安排:绝对不要再做任何反击,也不要再和方克立先生做任何解释、联系和见面。于是,我老老实实坐山观虎斗,超然于世外。后来事情的发展果然超出我的意料,出现了着名的方克立先生的三十八位弟子联名发表《关于方克立先生遭诽谤事件的声明》我倍感党委书记老谋深算,避免了我陷入危险和复杂的矛盾斗争和他人设好的陷阱。可以说,中国人民大学的院党委和华东师范大学的院党委,都支持和保护了我。这是让我倍感欣慰的地方。

让我更感到欣慰的是:作恶多端的崔玉军早早地病死了。好像冥冥中有某种正义和公道在评判世间的善恶,解释了为何总有人在三、四十岁的壮年就过早地离去。

最后,无论你科研多出色、论着有多少、声誉有多大,只要你想继续在国内大学工作,记住一个真理:“领导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不服不行。”如果不想的话,又当别论。除非你是颜宁、许晨阳之类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当我明白这些真理,已经是60岁的我在美国家中开始的人生总结了。我现在把在国内三所着名大学工作的经验和教训写出来,提供给新一代海归们,希望你们人生的路一帆风顺、科研成就多多职位步步高升!

记住:在学而优则仕的中国各个大学,请遵守官越大的人学问越大这个大环境、铁定律。

我也曾有几次机会被安排当官。可惜我主动放弃了。结果想当官没当成的人,却四处散布说我“另有图谋”、说我“嫌弃给的官太小”。无论如何,我非常感谢武汉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的几位院党委书记对我的栽培计划,是我当时的轻狂、无知和洁身自好的心理,拒绝了他们的栽培和好意。

回归祖国15年,折腾了三所着名大学,我深深感受到了:不当官无法得到科研经费和项目,不当官无法出版你的学术着作和发表论文,不当官无法成为被认可的学界大腕和专家,不当官永远无法改变你是帝国主义培养的异己分子这个标签,不当官连你的弟子们都看不起你。而当官的第一步就是从当院系领导开始,我的一个同门海归师弟现在是某省副省长、另一个同门海归师兄是某部位的厅局长。只有我,独持己见,一意孤行,结果呢?连续换了三所着名大学,在第四所着名大学已经同意作为特聘教授人才引进我之时,我痛定思痛,决定移民北美。从2000年回国到我再次出海,整整15年就这样过去了。我的人生有多少个15年可供我消耗?!


0%(0)
0%(0)
  论十大关系!  /无内容 - 0+1 06/25/21 (262)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跪着想的正义
2020: 神奇的汉字:东,杲,杳
2019: 礼仪和礼貌
2019: Augustine/Augustinus神学译注-1
2018: 中国文化的本质–“相对的相对”
2018: 彭运生谈艺录(225)
2017: 眼瞎心盲的五毛垃圾上贴手乐山水乐垃圾
2017: 震撼视觉的历史大数据ZT
2016: 科学的终点 竟是信仰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