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第512号公法 (中)
送交者: 子林 2020年09月14日11:12:10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3. 


512公法规定:‘派遣不超过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100名军官200名水兵,以帮助中华民国海军:但是, 美国海军或海军陆战队个人不得随同中国军队、飞机、或船舶从事训练演习或巡航以外的活’。


这批舰艇到了中国:有些舰艇填充军备;有些划归招商局使用。 还有一小撮美制中型登陆艇LSM流落到民间.


据民生公司档案记载:

”19467  经公司力争,政府交通部同意在招商局接收的美军登陆艇中拨5艘交民生公司使用。


没有卢作孚,就没有民生公司。 成立于192510月的民生公司, 所有轮船以开头, 比如:第一艘叫民生。之后如:民望民用民福民洽民安’.’民有民享民江民和’…….民生公司在1949 年以前为长江航线最大的私营轮船公司,独占川江航运,曾雇用过外籍船长, 比如民和轮的船长是英国人, 海立斯,自民国时期来中国工作,娶了广东媳妇。 1952年, 四圩被短时间派到民和轮代职, 与海船长有一面之交, 这是后话。


谁能是LSM船长?


从暗礁浅滩密布的港口外海,到地形錯综复杂的码头这這段航程,进出不熟悉的港口会成为船舶航程中风险比较高的一段水路,委托熟悉当地港湾知识的引水人代为操作就成为惯例。过去半殖民时期,上海长江口的引航权被殖民者剥夺。1927年后,中国才正式有了自己的引水员。悬挂外国旗的远洋船舶,得请中国引水员引航进港靠泊。“引水员是外轮上第一个登轮和最后一个离船的人员。”


殷平志先生白手起家,抗战前主要在上海滩外轮任引水员。后转入民生公司,持有民生公司股票。


19371月,川江出现特枯水位,全部停航。民生轮船公司提出分段航行的办法,在青滩置办绞滩设施,结束了特枯水位停航的历史,开创了川江现代绞滩的先河。涪陵城江中有一条长一千六百米的石梁,靠城的内侧河槽在枯水时比较浅,水流平缓鱼虾很多,引来白鹤啄食,并在梁上歇脚而得名白鹤梁,石梁上的一百一十四段枯水石刻成为全国重点保护文物,在川江享有很高的声誉。


民国二十六年三月十三日(1937年)焙陵长江中的百鹤梁上刻有民生公司渝万河床考察团,冉崇高,江州信,李晖汉,魏哲明,罗嘉㷕,殷平志,陈资生,赵海州等29. 经此留念 第六位是殷先生, 时年35岁。


执公法512牛耳来到中国民生公司的美制中型登陆艇, 请殷先生任船长,算是天时地利人和吧。 


祖籍湖北的殷先生出生于十二圩, 只读过小学。 十二圩小学的师资力量雄厚。虽是小学,老师大部分从南京或扬州分配来, 战争时期有从外地回乡的大学生和大学老师。那时中国没有航运学校来培养船员。 象四圩和他的前辈一样, 游泳中学会游泳。殷先生曾在淞汉引水工会长江驾驶协会湖北同乡联谊会任职。 搬迁上海后, 殷先生所读过的书, 四圩父亲都收留下来, 每年拿出来晒太阳以免霉烂,有的书面还刷上桐油,视若至宝,待孩子们长大后用。不幸的是, 日军侵略进攻十二圩那天,扬言要查有文化的人。四圩一家外逃躲避。 四圩父亲船刚到,回来见家人都不在, 又急又怕,把所有的书都放进灶里烧掉,内心虽非常不舍。处理完后才出去找家人。



四圩驾船生涯的第一位老师是袁忠汉。 袁先生是楚国人,其父在日本太古轮船公司某船当领导, 会一口流利外语,十二岁上船直接做舵工的袁先生为人善良。他给初入江湖的四圩讲述舵工职责范围,教四圩读方向盘。


罗经是一种测定方向基准的仪器。明代铜制的水罗盘用八干、十二支、四维卦位名称标出二十四个方位。确定航向和观测物标方位的罗经, 在开船人眼里是基本功。认罗经就是认方向,并不难。


113艇到处写的是洋文。袁先生拿个碗反扣在纸上,沿碗边画一个圆,再画上十字,再写上ESWN,让四圩认。四圩的诀窍就是像念经样来背这些字母。日积月累记熟后, 袁先生再继续画:SE SW NW NE。慢慢地,四圩把26个字母记清楚。


有次, 老引水员肖赢州严肃地问四圩:

罗经记熟了吗?


四圩点点头。 肖先生也点点头,喊口令开始考四圩。 突然, 他故意喊出错误口令, 四圩想了一小会, 马上答道:

没这个口令


川江航道被称为天险。自然形成的原始河道有宽有窄,有深有浅,完全无规律可言,如同一匹桀骜的野马。要驯服它,全凭记忆和经验。礁石的高度,航道的宽度,全都刻在脑海里。刚上船不久的四圩喜欢坐在甲板上看风景看参照物, 有时到吃饭点了还不愿下舱。 悠悠的江风, 晃晃的甲板。舵工田新和先生要考驾驶员证书, 拿出【川江航行指南】, 每天让四圩念给他听。 大副邓英文踱着步子从二人身边走过,看着昏昏欲睡的田先生,打了个哈欠说:

  “呵呵,呵呵,听的人在梦里,读的人已学会了


一年后,四圩老舅转到南丰轮, 顺便把四圩带过去了。南丰轮属上海安孚公司, 是艘步兵登陆艇LCI。南丰轮有多部主机,航行川江很费力, 稳定性差。但长处是吃水浅可走川江枯水季节。安孚公司比民生公司小, 说起来, 小公司为了节省修理费用,不去船厂而是利用潮汐在码头偏滩检修水下部份。这给航行增加了很多困难。经常发生主机失灵事故, 随时随地都要停船修理。 为什么殷船长要从民生公司跳槽到小公司呢?等会告诉您。


小时候四圩就听说十二圩船老板上下水经过狼山,都要朝拜感谢神灵保佑安全。轮船遇到大风暴就在江阴以上扎风。


狼山在哪里?


船过江阴南通就有入海的味道。三面环水,自东至西有军山、剑山、狼山、马鞍山、黄泥山五座山,狼山最知名,是东海入江第一名山。狼山原来孤立于长江之中,后来才与陆地相来。狼山不高,有仙则灵,佛教八小名山之一,山上有寺庙和宝塔。


有次, 遇到4-5级大风浪。 大家都以为登陆艇系航海之船, 殷船长也这样想,铜墙铁壁嘛, 还是洋货,不用怕, 不扎风, 也不拜神。该喝茶的喝茶,该午休的午休。 结果,一浪打来, 浪花飞进驾驶台内, 船身都开始震动了。慌忙之中想要选地扎风, 在掉船头时, 船受横浪打来, 险些翻船。 只好驶进福姜沙一处很小的地方。福姜沙、鳗鱼沙、尹公洲一直是航行条件复杂事故多发航段。六十米长的船不得不在100多米的航道掉头,非常难。  从那以后, 兵船低调了,不敢冒险, 不能自持洋船而无惧无畏。如果说之所以叫狼山,一传山中有白狼,二传山形似狼, 在四圩看来,那一片水性凶险似狼。


抗战时期,湖北省建阳’“建夏二艘轮船在军运中被日机炸沉于川江。第512公法颁布后二年, 国民政府才开始赔偿这类地方级损失。 1948年初, 总算派下来二艘华字艇也就是美制中型登陆艇给湖北, 湖北省建设厅取名宜昌’’沙市。湖北居长江中游,航线有限,战后恢复慢无经费改装为客轮,沙市轮便租给重庆庆华公司航行申渝,但东家希望由鄂籍船长来驾驭。 庆华公司很给面子,1948年夏,殷先生受聘到沙市轮, 顺便又把四圩带了过去, 四圩表兄宝书仍留在南丰轮。


1949年春,南丰轮从上海开出,航行到南京时,长江北岸的安庆已被共军二野围城, 城内是国军,二军对峙剑拔弩张,江运中断。南丰轮被迫停在南京浦口码头待命。 不久南京告急,国民党仓促撤退时, 一把火烧毁了南丰轮。 四圩表兄万宝书失业。


沙市轮先于南丰轮一周从上海出发, 奉命转运重庆银行到山城。 黄金压在舱底, 有荷枪实弹军人看守。在扬州仙女庙运河口处,四圩见到一艘字号和一艘字艇沉在江里,听小道消息说是政府用来阻塞航道以防共军过江。


如果晚出发一周,沙市轮命运是否与南丰轮一样呢?四圩常常不敢去设想。


1946年的512号公法说,自颁布之日起五年后终止。’  没想到,不用5年,兵船左满舵,航线南辕北辙,渐行渐远,消失在碧色的天边,不再回头。





4. 


以前, 内河轮船的管理,洋船实行买办制,非洋船实行事务长制  这事务长呢, 英文叫PURSER,资方代表人物,名曰船长责任制,实际上还是资本说话。1946年,结束了抗战的陪都重庆政府各部门开始搬回南京, 运输线极其繁忙。资方代表事务长与港口人员串通一气, 给殷船长穿小鞋。 殷船长一气之下, 辞职华113艇。这才有了后来南丰轮的故事。(据民生公司记载:1947在国内(招商局)所购的华字#110艇更名为湘江,华字#111艇更名为沅江,华字#112艇更名为沱江,华字#113艇更名为岷江,华字#114艇更名为涪江。


1949年以后的新政权在管理上没有事务长一职。 像登陆艇这样的洋兵船, 每条都配有军代表,是2-3名荷枪实弹警卫员的正团级现役军官。最早接管中型登陆艇沙市轮的是西南军管会派来的军代表。慢慢地,由转业军人来担任军代表。实现支部建在船上后,出身好的水手当书记,以政治挂帅名义管理船长,这是后话。


194912月,长江航运恢复。LSM沙市轮从重庆出发,第一批航运任务是运送支援二野解放重庆的四野部队回湖南。 船停靠宜昌时, 殷船长随即告病休假回汉, 离船时将重庆庆华公司经理给他的护身手枪和子弹悉数交给大副周德金。 军代表夏国秀, 随带战士陈,任,谢一行四人在宜昌上船。夏代表上船后, 周大副把四圩叫在一起, 武器交给军代表。 同时重庆招商局派江和轮船长沈蛟任沙市轮船长。 


殷先生,典型南方人,个子不高眉骨高眼窝便显得特别深邃, 脸部脂肪不多,看上去十分精干。总是沉默无言, 声色不动, 下颚常咬紧,您可说这是一种傲气, 也可说是一种神气, 还可以说是一种静气。想像一下,三十年代的黄浦江畔, 一艘等待入港的外轮上, 汽艇送来了一位身穿黑呢制服, 袖口上有几道金线, 着黑呢裤, 头顶黑呢帽, 白忖衫里佩浅蓝色领带的中国人。然后, 他神情严肃地站在驾驶室比划着告诉洋船长如何进港, 如何把船泊在上海第N码头。当然, 您还可以想像他嘴上是否叼着一根雪茄?

殷船长有被需要的沾沾自信,对家庭和家族的尽职尽责,对拉帮结派的不屑一顾。信奉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从未有过政治上任何诉求,刀斧治事春风待人。 八年抗战长江封航被困重庆时, 在重庆市中心瓷器口经营五金店。之后躲过镇压反革命, 幸免于1952年三反五反,耳闻目睹民生公司大老板卢作孚先生悲剧。1957年,终遭厄运,被拔白旗开除公职,时年55岁。


狄更斯的《双城记》说: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

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

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殷船长的故事当然不能与《双城记》相比。添油加醋一下呢? 比如说,嗯,殷先生像一叶小舟出生在清末, 一个美丽的水乡。他惊颚地张开双眼便看到民主制度一夜之间从天而降, 小舟便喜气洋洋地在上海滩扬帆启航浑水摸鱼。好景不长,被凶狠的日寇恶浪打了个底朝天,苦苦等来云开雾散,小舟又被内战炮火击得东摇西晃百孔千疮;在险象环生和平年代, 小舟曾妄想着乘长风破万里浪,不料釜底抽薪就地搁浅…….. 殷船长咬着下颚,回到一元小路家里,锁好门拉上窗帘, 以为守着点老家底也能苟延残喘熬到寿终正寝。丙午火马之年, 红漆大门被红卫兵咣咣咣踹开, 一群少男少女闯了进来,把压在箱底的呢制服翻出来, 在后面厨房外的空地上, 点起了火🔥,袅袅黑烟便冉冉升起,然后变成了灰烬, 然后落在江面上, 然后随着江水,向东流去, 向十二圩流去……..





5. 

1949年底恢复长江航运第一趟之后, 四圩再没能与老舅同船工作。 1952年,24岁四圩代二副。一下跳到二副, 四圩心里像川江的航道,没有底。那时,洋人留下的等级制度还在。比如就餐吧,普通船员吃大锅饭;三副以上是四人一桌;船长和大引水员二人一桌;水手们住大船舱; 舵工四人一间;三副以上是单人间。他不好意思把行李搬到中舱部驾驶员的单人间, 不好意思到四人一桌的驾驶员餐桌就餐。二副的制服, 夏季有白色咔叽; 冬季是蓝色呢面料。


 一天,四圩在上海城煌庙闲逛时发现一张有补习财会工作招生广告, 心里一喜,立刻报名参加。二副在船长、大领导下履行航行和停泊所规定的值班职责,并主管驾驶设备,航线规划和实施以及海图改正以及财务,医疗设备等等上夜校学会管帐, 不是为了什么证书, 四圩怕帐错了要自己赔钱, 后面您就知道了四圩的本色就是个财迷, 进了他腰包的钱很难掏出来。


1953年春,沙市轮归长航局,改名华206艇。同年冬季, 长航将206艇交还民生公司。1956年,民生公司将206艇改名珠江轮 1957年, 珠江轮回归长航局重庆分局。 1959年, 珠江轮改名人民30 这兵船, 除了出身不好不宜张扬外,什么最重最累最脏的活都让它干。


据有关资料,自1956年后,这批美制中型登陆艇统一编制为人民××直到80年代, 归重庆分公司管。


1965年夏, 重庆分局首届红专大学开张,以人民32号为教练船,四圩成为学员,学期一年。 学员分四个大班。这批学员都是船长或大副,其中有十位学员是海军转业的。四圩为什么要争取去呢?


上世纪50年代末期, 长航开始驾引合一,什么意思呢? 就是开船的人要自己看路了。 以前驾引分开。引水员熟悉江水的潮汐变化-水深浅变化-航道变化, 特别是在川江,对河床的沟沟坎坎,浅滩险滩,要了如指掌, 四圩一开始就在驾驶室工作, 对引水不在行,四圩怕不能胜任驾引合一丢了工作,所以四圩报名了红专大学,重点攻川江引水。前面说了, 四圩的本色是财迷。 如果不是怕丢工作,钱进不了腰包丢, 四圩去什么红专大学?


先介绍一下这届大学班的师资人员:

政委: 扬少川,蔡学政。

船长:李鸿志:川江有名大引水

            邓学洪:川江有名大引水。

            陈安荣:三引水出生,湖北人。

            龚文斌:轮机长 上海人。 80年代任重庆分局总轮机长。)



以现场教学为主,也发资料。首次上课选在八斗滩。


巴东县与秭归县交界的滩头叫牛头滩。 牛口滩下2公里,即是八斗滩。 八斗滩以溪口急流有对口滩著名。对口滩, 顾名思义,长江南岸北岸两边都长出了乱石碛, 两两相对水流更热闹紊乱,泡漩更高亢汹涌。古时船家运漕米,下水行船过八斗滩时叹道大八斗,小八斗,运到宜昌剩三斗。可见八斗滩之险恶。


某年四圩开着沙市轮从重庆走下水时, 见信号说有船上水打滩。上水打滩就是船加大马力过滩。 如果打滩失败就只能绞滩了。重庆至宜昌660公里航道有险滩128处,甲级险滩35处,狭窄单行航道46处。在千年木船运输时代,船舶上水是由纤夫拉纤才能上行的。 1938年抗战需要,川江航道上正式设立的第一座人力绞滩站。1949年前川江上设立的绞滩站最多时达24个,但设施十分简陋,除青滩、泄滩是蒸汽机绞滩外,其余均为人力绞滩。



回到八斗滩,沙市轮见信号后就慢车下驶。您想像一下, 那么急的水, 不宽的河道, 摇摇晃晃的船, 多险?还要错车?多难。沙市轮还是发生了与上水打滩的长江2001号轮船尾部相擦事故。 也许川江海损事故太多了吧, 当时甚至规定, 只要不沉船不死人都不算事故。 那次八斗滩虽然不算事故。也够四圩惊吓的。现在又来到八斗滩,现场教学, 四圩心里想什么呢?


上课了,船长陈安荣现场教学, 学员们在驾驶台听候讲解。 陈船长时年三十来岁担任川江船长,那风光就是三峡级别。示范开始,神采奕奕的陈船长发出口令,下水准备掉头时,困边发生了。水流湍急船走不了就叫困边, 究其原因就是水流把车叶打坏了。教练船右车叶打损了。


李船长在现场, 也来不及纠正。右车叶被打损的船只好在专属的船靠泊位台子湾待命。 


出师不利, 大家心情不好。怎么办呢?修也不是一下子的事, 学生们面面相觑,不敢做声。老师们短暂商量着,决定利用这时间组织学员游泳。 


老师请大家报名登记, 分千米以上和千米以下甲乙两个组。 李船长把站在一边的四圩叫过来, 请他参加。


据说当年毛泽东乘江峡轮过三峡时, 曾兴致勃勃要下水游泳, 他说,我倒不相信不能游,身上绑上三根绳子,看到不对,就往岸上拉。可见川江有多危险。 所以毛泽东只能在宽阔的长江中游-武汉-多次游泳。


已在川江闯荡了19年的四圩很了解这一带,水深流急漩涡多坡陡不安全。 他谢绝了李船长的邀请,站在甲板上,几个人边小声闲聊边细细观看。 


不一会, 水手长发现甲队有人出现意外, 马上高声呼喊救生划子和游泳老师。 游泳老师陈仁义也很快赶来。大家更紧张了。 看着波浪拍击着岸崖, 一浪高过一浪, 大家心跟着一紧一紧地乱跳。


马上停止游泳活动 领导及时作出决策,人头开始回游, 黑点点逐一露出水面。 可是上岸清点人数时, 海军转业人员缺一名。 


面对覆舟的水双至的祸,老师们心情更沉重,开始反思:问题到底在哪里呢?


他们把眼光转到师资力量上,他们看到了近在咫尺默不作声的四圩。四圩年长于陈安荣。陈船长由衷建议把教练船的大副郝乘一调走, 让四圩顶上, 将海军转业人员的教学交给四圩管理。


我是来学习的,学驾引合一.’ 四圩不稀罕这崭露头角的机会。


讲一件小事吧: 1963年, 四圩胞弟在武汉大学读书。当时四圩父母已双亡, 四圩呢, 挑起了担子。 那天船到汉口, 听说胞弟在校期间得了急性阑尾炎 四圩没时间去珞珈山,但提起他那派克金笔给武大校长-李达先生写信。 四圩大帽子一展开,希望学校重视学生的健康云云。 在四圩看来,穷人不害病,就是走大运 李达看没看不知道, 但是署名李达的回信寄到了四圩手中。李达先生在文革初期被整死, 定性为混进党内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和资产阶级的反动学术权威 李达先生的回信四圩没敢久存。否则, 也是一历史文物。


四圩说的是实话: 掌握不了川江引水, 工作保不住, 您管我一家大小十来口的饭吗?


最后吧, 政委出面,四圩讨价还价说: 好吧,就一次。 四圩组织了一次轮船消防救生,担任总指挥。


很奇怪,四圩所在小单位月月被评为安全先进班组,只要四圩离船公休, 船就会发生大小不同的海损事故。 比如, 进宜昌港时尾追民泰轮发生碰撞,只好到汉口青山船厂修理;在中游擦浅散队, 缆柱被拉损, 断链失锚。 有次在九龙坡遇雾触礁进水, 船被拖进厂修理, 急电让四圩回船等等。 二副汤心介对四圩说:

你最好不要公休, 你一离船就海损。


四圩以谨慎闻名, 他知道水火无情, 水火可让一切化为灰烬,都成灰了,钱也会成灰的。 您说四圩是不是财迷?


不久, 全国搞四清,要求学员对老师进行揭发批判。(19651月,中共中央发出《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简称《二十三条》。社教运动,也称四清运动,即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196612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农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指示》,规定四清运动纳入文化大革命中去社教运动停止,文革来临


海军转业同学对四圩说:

老师压你, 你应揭发他们, 不然大家对你有看法


四圩没有马上回应。军人就是不一样,有斗争传统。1950年春节船靠汉口时,市工会主席周何亮上船, 动员舵工和机匠报名参加解放舟山群岛, 凡参加者均提升一级职称。 那年招商局登陆艇全部交海军部队。 军代表或军人在四圩眼里是很有指导作用的。现在四圩有些为难,犹豫再三,再三犹豫,最后在大会上哼哼地发言:

我是来学习的, 嗯,结果老师们搞帮派,嗯, 要我担任老师角色,带教管理海军转业学员等等。


红专大学结业考试,驾驶考分四圩第一。四圩如愿分到驾引合一的人民23号。 工作组告诉四圩: 船长杨有流已靠边站正在作检查,大副孙陶是历史反革命, 已送回江苏原籍, 刚来不久的大副徐志远刚刚靠边站了, 正在做检查。 四圩您,上去就是接班的。


那年四圩39岁,听了工作组介绍,会怎么想呢?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评:“中國網紅嗆「台北簡直弱爆了」
2018: 罗素:避免愚蠢的最好办法,就是承认自
2018: 清华同窗吐槽:皮条客教授成长之路
2017: 红朝演义八八:朱镕基任宰相豪气冲云天
2017: 徐星:我所认识的刘晓波
2016: 纽约时报:乌坎流血冲突再起,警民对峙
2016: VOA:“夺笔书记”逆袭升官 李鸿忠19大
2015: 毛泽民夫人朱旦华谈毛泽东的婚姻家庭(
2015: 1+1=1+1, 论据在四书五经之中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