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被印第安人诅咒的美国总统们(四十一)
送交者: 伏牛 2020年11月11日03:52:53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宗教组织的实际行动

五月花公约的元勋之一,信奉清教的总督约翰.罗宾逊曾向普利茅斯的威廉.布拉德福德抱怨说:“即便成批的屠杀印第安人是应当的,但如果杀之前让他们皈依基督,那将多么的完美啊。”尽管清教徒和天主教徒水火不容,但在这一点上面,他们是有共同点的。前文说过,西班牙殖民者在烧死一个部落头人的时候曾让让他把手放在胸口上祷告,以便死后升入天堂。当然那次他们失败了,那个部落头人说:“如果天堂是基督徒去的地方,我情愿去地狱。”

文明教化不容易,殖民地政府就动用军队捕获印第安人,把他们关押起来,让牧师对他们布道。据内部工作人员记录,在最初的三年里,Nuestra Senora de Loreto教会对76个成年人进行了洗礼,但埋葬了131个人;在San Jose Cumundu,有94人受洗,241人死亡;在Purisima de Cadegomo,39人受洗,120人死亡;在Nuestra Senora de Guadalupe,53人受洗,130人死亡;在Santa Rosalia de Mulege,48人受洗,113人死亡;在San Ignacio,115人受洗,293人死亡。

在其他的一些教会,比如San Jose del Cabo和Santiago de las Coras,没有这样的受洗和死亡人数记录,因为幸存者极少——如神父帕卢所说:“几乎所有人都感染了梅毒。”——实在没有记录的必要。在那三年内,现加利福尼亚的印第安人的死亡人数中,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是受方济格教会控制的。但神父帕卢依然以之为荣,他说:“有可能在耶稣教会主导的时候死的人更多,如果按这个比例,老加利福尼亚很快就会终结。”

在教会里面,印第安人的死亡率是出生率的两倍以上。这是一个绝对的死亡出生比例,照此计算,不超过半个世纪,一个固定的范围内的人口就会灭绝。在强制皈依的教会内部,印第安儿童死亡率更是高达14%到17%,一些年份甚至攀升到33.5%。年复一年,被锁在教会里面的印第安儿童有六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无声无息的死掉了。但教会不会在乎人员的死亡,因为有源源不断的被捕获的印第安人送进来,就依靠这样的输入补偿,一直到十九世纪初期,教会的人数还是稳定的增长。

以上数据是基于1930年的发现的资料,实际情况有可能更坏。近期发现的数据显示,从十八世纪末到十九世纪初,有超过11000个楚玛什印第安人(Chumash Indians)被强制进入Santa Barbara, La Purfsima, 和 Santa Ines教会,在这些人中不到两岁就进入教会的儿童里面有36%的在一年内死掉,三分之二的在五岁之前死掉,四分之三的在青春期之前死掉。这可能是研究单一教区里面最完整的数据记录,它还显示女性的死亡率是男性死亡率的两倍,与之相伴随的还有女性生育率稳步螺旋式下降。

殖民者不断的强制虏入的印第安人,以补偿那些死去的人,从而保持教会人数的稳定。毫不夸张的说,教会就是这些人的火葬炉。这种情况在整个加利福尼亚和西南地区比比皆是,亚利桑那的一个教会的数据显示,在其教会内出生的儿童有93%死时不到10岁,而教会的人口却没有明显下降。

教会内人员高死亡率的首要原因是殖民者带过来的各种传染病,晚上未婚成年人被锁在大通铺的房间里,每个人的起居空间是7英尺长,2英尺宽——只比贩运船上的奴隶的空间大一点点,房间只留一个上厕所的小门。已婚的人可以一家人住在一起,据1818年的一个访问者V.M. Golovnin的见闻,这些人住的地方完全像牛圈一样,他详细描述道:

一排排的房子不超过7英尺高,10到14英尺宽,没有地板和天花板,被分成不超过14英尺的小间,用以一个家庭居住。为什和整洁就不用想了,一个简朴的牛圈也会比这好一点。

在这种环境中,殖民者带来的疾病,麻疹,天花,伤寒以及流感频繁发生;而梅毒和肺结核则变成了普遍疾病,几乎每个教会里的印第安人都感染了它们。

而在营养方面,即便殖民地有Golovnin笔下的“非凡的”,“欧洲人都没有听说过的”庄稼,有巨大的牧场,有几乎是取之不尽的水产品,但教会给印第安人的只是由大麦粉制成的粥,里面加上玉米和豌豆;偶尔也会有一点牛肉,或者印第安人允许外出的时候去捕的鱼。根据库克分析,在田间劳动的印第安人教会成员平均每天摄入的食物热量是1400卡,在San Antonio 和 San Miguel教会的则为715到865卡。而同一时期黑人奴隶的平均每天摄入食物热量为4000卡,在田间劳动的成年男性奴隶摄入量可以达到5400卡——根据现代西方的标准,这个数据是比较高的,但要考虑那时候奴隶在田间的高强度劳动。而在教会的印第安人也需要在神父的土地上劳动,但摄入食物热量却远低于同一时期黑人奴隶的一半。

就连在教会的负责的军队长官也意识到印第安人的食物严重不足,尤其是相对于他们的劳动强度,时间和难度。食物热量短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营养价值的不足,如前所述,教会里的印第安人几乎没有高质量的蛋白质,维生素A和C,以及核黄素。营养不良导致土著人更易受细菌影响,而在那种强制集中居住的肮脏环境里,一旦感染,就很难痊愈。这让他们整日里看起来昏昏欲睡,但那又给他们带来别的惩罚。考古学家对比了那一时期在教会的人和之前印第安人的人的骨骼,发现其平均长度明显低于之前,这反映了那些人的营养短缺和疾病影响

当不在教会的田地里工作的时候,牧师还要把那些捕获的印第安人劳务外包给附近的驻军。据一个法国的访问者所述,牧师和他的教众之间的关系与奴隶主和奴隶的关系的唯一不同是,奴隶主给奴隶吃的要好一些。

和疾病,营养不良的相伴随的还有残酷的惩罚。为了让印第安人尽快的皈依基督,教会要求他们必须到教堂参加聚会,聆听教父演说。为了确保聚会时的安静,他们身边有人手拿皮鞭维持秩序;教堂外面还有士兵端着上了刺刀的枪,以防他们逃跑或闹事。如果印第安人教众参加聚会迟到,他们会被当众鞭打。

不难想象那种情况下会有人偷东西吃——据牧师说,经常有人这么干——他们会被绑起来,在胸口放上大石,直到呼吸衰竭,奄奄一息;当众用蜡烛或者碳块烧。在这些杀鸡儆猴的惩罚之后,有的就牧师没有耐心继续教育那些还不听他的神圣的招呼的人了,据另外一个牧师Palou回忆,那个牧师火冒三丈,大家只好拉住他以免他把那人绞死。那个牧师大声喊道:“对于这个种族的人就应该用刀子。”

教会也很担心印第安人教众出生率的持续下降,有些牧师认为是印第安人故意克制性生活,就像加勒比的土著人一样减少他们的后代——反正生下来也是被奴役的命运。可能确实有一些印第安人故意抑制性欲,但显然影响低生育率的原因是营养不良,各种疾病和殖民者施加在他们身上的精神压力。当然这是我们现在的结论,而当时为了搞清楚低生育率的原因,在Santa Cruz的一个牧师Ramon Olbes专门询问了一对夫妇。

他先问那个男的为什么他的妻子总不生孩子,那人用手指了指天——意思是只有天知道,因为他不会说西语。然后牧师叫来一个翻译并问他是否和妻子睡在一起,他说是的。于是牧师把他们夫妇二人关进一个房间,让他们当自己的面性交以查看到底怎么回事。那个丈夫拒绝了,牧师就检查了他的生殖器。看了看没有问题,牧师就把他铐起来,检查他妻子的生殖器。

那个妻子拒绝了牧师的强行检查,牧师就让人把她铐起来,打了50鞭子。又做了一个木娃娃,让她不论走到哪里都得抱着。那个丈夫则一直被在禁闭室里,每天只允许出来一次参加聚会,外出的时候他必须带上贴有皮革的牛角作为不生孩子的羞辱。

教会允许进入时间长的人在武装人员的陪同下短暂的回家探亲,一个访问者记录道:这对于那些人来说是最快乐的时光,他们欢呼着,成群结队的回家。而那些生病了不能回家的人,就听他那些快乐的同胞说说家乡的情况,然后坐在那里悲伤的凝视着周围的山峦。他们常常坐在那里几天不吃不喝,就像那些刚刚被抓进教会的人那样。如果没有士兵看守,他们估计都会跑掉。

但显然他们不敢逃跑,因为害怕被抓回来后的惩罚。一个很小的过错,他们就会被打15鞭子;中等的过错,比如打架,他们会被打100鞭子,铐起来关禁闭。而想要逃跑的人被抓回来的话,有的要用装有铁头的木棍打100下,然后用生牛皮做的绳子绑起来,勒得皮肤往出渗血,小孩和母亲绑在一起。还有一个部落头人,逃跑被抓了回来,殖民者把他装进一个刚剥下来的牛皮里面缝了起来,活活箍死在里面。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蒋介石出卖东北前罪之二:中山舰事件
2019: (字幕) 杨安泽演讲力爆棚燃爆爱荷华民
2018: 李清照和岳飞
2018: 一战停战日100周年纪念日,开个讨论帖
2017: 习近平邀川普游故宫 毛泽东却至死不敢
2017: 以超高规格献媚进贡川普是全体中国人的
2016: 宋慈是提刑官,为什么也叫他法医鼻祖
2016: 袁崇焕:以身许国心独苦
2015: “我这个反革命分子,当的冤枉”
2015: 國民黨軍隊的抗日真相令人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