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萬維讀者為首頁 廣告服務 技術服務 聯繫我們 關於萬維
簡體 繁體 手機版
分類廣告
版主:紅樹林
萬維讀者網 > 五 味 齋 > 帖子
黃長燁:朝鮮的饑餓記憶
送交者: 壹草 2016年11月03日08:01:40 於 [五 味 齋] 發送悄悄話

逸草:看來在國民經濟的“管理”上,金正日和毛可有壹拚。估計很少有人會否認,朝鮮的今天,反映著中國的毛時代。



黃長燁:朝鮮的饑餓記憶

轉自 史海鉤沉


本文作者黃長燁,是朝鮮至今職位最高的叛逃者,原任朝鮮勞動黨中央書記,主管意識形態和對外聯絡。相當於副國級的中央書記處書記,亦是金正日的老師。在黃脫逃後,其家人24人被槍斃或投入監獄緻死。




1995-1996年,朝鮮餓死150萬人,軍工部門技術最高超的工人也餓死超過2000人。然而金正日依然布置建造保存金日成的屍體的錦秀山紀唸宮。


當聽說沒有糧食、牛羊吃草就可以生長時,金正日在全國發動造草運動:毀掉莊稼、種植草地,以便讓饑餓的人們吃上牛羊。


我強烈地感覺到,北朝鮮的獨裁極權肯定會終結。1996年夏天,我訪問泰國和印度,目的是與兩國的多個政黨建立聯繫。為了與金德宏見麵,我計劃先乘坐火車去沈陽,然後飛去泰國。


以前出國時我都是以書記身份親自向金正日報告,但是這次根據國際部的安排,以國際部的名義寫報告。報告書中建議我以國際書記的身份途徑中國,由中國方麵舉辦招待宴會。



我知道金正日不喜歡中國,也忌諱我與中國領導人見麵,所以我原來主張不告訴中國,直接飛泰國和印度。但是,負責中國事物的部長說中國方麵已經多次邀請我訪華,朝鮮方麵壹直沒有回應,如果這次途徑中國又不打招呼,怕中國方麵誤會,還是應該通告中國。他大概不知道金正日不喜歡我的親中態度。按照慣例,國際書記和外交部長途徑中國時都會通知中國的。


金正日看到報告後說,“為什麽不乘坐飛機,非要坐火車啊?不要途徑中國了,直接從平壤坐飛機。”

國際部的人接到金正日的指示後都很失落,我也隻能苦笑。結果隻在轉機時停留北京機場兩個小時。


金正日有壹次對幹部們說,“對幹部來說,如果不再信任黨,那還剩什麽呢?壹堆肉而已。”


在金正日看來,權力是評判幹部的標呎。“如果我們是壹堆肉,那你失掉權力,接受人民審判時,就更什麽也不剩了。”


我決心已下,不能再這樣每天奉承金正日活下去了。


進入秋天,北朝鮮的經濟狀況更加惡化,人民的苦痛和不幸罄竹難書。1996年朝鮮精糧產量不到210萬噸,這些糧食連供應軍隊都不夠。如果到了年末,軍糧斷掉,到時候政府就會將所有居民的糧食供應軍隊,我們這些書記們也要去市場買200千克的糧食交給軍隊。




糧食難弄,人們成堆的餓死。隻要稍微離開平壤市中心,就能看到餓死的人,往郊外去,更是成堆的屍體。許多人跑到山澗水裏撈魚吃。


平壤尚且如此,地方就更無法想象了。據從地方回來的同誌報告說,每個火車站都有餓死的孩子們,海濱的人捕魚太多,導緻附近海域魚子都沒了;人們又去深海捕,結果壹次就淹死了數百人。父母養不起孩子,就送出去討飯。


這些是從我的三女兒那裏聽說的。有壹天早上有人敲門,是兩個小學生討飯。我先給他們洗幹淨手,問他們從哪裏來的,“父母都餓的爬不起來了,我們兩個出來討飯,從南浦來的。”


我從女兒那兒聽說後,就讓金德宏打聽。“根據組織部的說法,95年共餓死五十萬人,包括五萬名黨員,今年(11月中旬)已經餓死約100萬人。”金德宏向我說這些時,咒罵金正日絕不會得到饒恕。


軍需工業擔當書記的話與他差不多。軍需工業的工人約50萬,其中就連那些技術最高超的工人也餓死了超過2000人。有壹半的人,餓肚子無法幹活,隻能躺著。


北朝鮮官方聲稱這壹切都是自然災害導緻的,如果是自然災害,為何工業也全麵癱瘓?! 民眾遭受前所未有的苦難都是集權導緻的,是金正日個人獨裁的後果。


目睹人民餓死的慘狀,我親身體會到了個人獨裁的嚴重後果。人民餓死、凍死的時候,金正日毫不關心,他投入大批財力和物力建造宮殿保存金日成的屍體。人民正遭受苦難,精疲力竭,但是偶像化金氏父子的工程卻壹刻不停。



大緻推算壹下,宮殿費用三分之壹的錢就足夠買200萬噸玉米,如果那些錢真買了玉米,糧食難的問題將立即緩解。


金正日到底有多麽漠視人民的饑餓,可以從96年夏天的壹件事中看出,當時駐瑞士大使建議,瑞士不用飼料喂養牛和羊,而是喂草,這個經驗應該值得朝鮮學習。金正日指示書記們,接受大使的意見,我對那位可笑的大使的可笑的建議真是無話可說,書記們都盛讚金正日的指示英明。



接下來朝鮮全國總動員,將種了莊稼的地毀掉,為了能讓居民吃上肉,開始培育草地,轟轟烈烈的運動在全國展開了。


我想起來壹位法國皇帝和皇後說,如果沒有麵包,可以吃水果; 壹位俄國沙皇說,百姓們挨餓,為什麽不吃蜂蜜。我無法讚成“造草”運動,建議是不是可以先選壹個地方實驗,但是,書記們說這是偉大的將軍的指示,提出每個書記去壹個道指導運動。我因為是國際書記,還被要求通過大使館搞到草種子。


金正日不僅對人民生活毫無關心,還幹涉總理等經濟專家的正常工作。他將“黨的經濟”從“國家經濟”中分離,就像管理個人財務那樣管理國家,國家經濟首要任務是滿足特殊機構的要求。



舉個例子,1996年整個朝鮮電力供應不到需求的五分之壹,各個部門紛紛要求電力優先供應自己的機構,金正日接受了建議,併將牠變成了誰也不能違反的法律文件。


接下來,權力機關拿著文件去找電力供應部,威脅要求首先滿足自己。電力部招架不住,就報告到金正日那裏,金正日又要求書記們搞清楚具體情況,我們壹打聽,各個權力機構繞過總理直接請金正日批準的要求共有190餘件。


金正日沒有將經濟問題交給經濟專家,還妄加幹涉,所以,政務院雖有幾名總理,國家經濟還是壹塌糊塗。對於糧食問題,金正日為了減輕居民痛苦的措施反而增加了他們的苦難。


居民為了找糧食,到處跑,經常用到自行車,很多情況下,女孩會坐在自行車後座上。金正日看到後,“(我)討厭看到女孩坐在自行車後麵,不符合朝鮮的風俗”。從那之後,在朝鮮就再也見不到騎自行車帶女孩的現象了。




金正日這輩子,那怕有壹次餓過肚子嗎?整天錦衣玉食的生活,有資格評價朝鮮的風俗嗎? 如果站在道德立場,破壞朝鮮族道德的罪魁恰是金正日本人。


在金正日掌握實權之前,北朝鮮居民的道德狀態是很好的,我在擔任金日成綜合大學校長時,學生們的德行都無可挑剔。有壹次,我接到壹封來自圜山的信,內容是感謝金日成大學經濟學專業的在校學生救落水兒童的善行。


我之前沒有收到過類似的信,就給經濟學專業的繫主任打電話,主任說他也不知道。把學生叫過來壹問,是去圜山實習的兩名大學生做的,雖然當時河裏結冰,但是學生們還是毫不猶豫跳了進去。


不久前我又去了金日成大學,學生們的品德已經差到無法形容。男女學生公然行兇,偷竊行為十分普遍,老師明知道是哪個學生偷了自己的東西,但是無奈那位學生是高幹子弟,根本不能處理。


學生幹部向學生索要酒、煙和錢根本不是秘密,教授們每逢考試,也會向學生索要煙、酒之類。我問現在已經是繫主任和書記的弟子們,考試時通常有幾人受賄,他們直接回答,“老師,您不該問有幾人受賄,應該問有幾人不受賄”我感慨道德敗壞,他們說,“老師,道德是過去的事了,現在誰還提道德”我本就不通世事,隻能苦笑。



我問他們,為何大學成了這個樣子,他們壹緻的回答說,是那些軍人學生將大學搞壞的。之前,軍隊紀律嚴明,但是金正日掌握軍權之後,軍隊隻要求忠於金氏父子,道德紀律壹概拋棄了。


作為朝鮮最高學府的金日成綜合大學尚且如次,其牠學校就更不用提了。有壹次,壹個中央黨校的老師來找我,說現在所有的機關都被““水中紙法令”支配著。他說,現在國家各個機關和企業亂發沒有指令,什麽事也做不成。想要最快的解決問題,就要行賄,再就是有關繫。


結果,國家法令沒有可信度。在普通百姓中,也能聽到對道德敗壞的嘲笑。“壹等良心的人95年餓死了,二等良心的人96年餓死了,三等良心的人97年會餓死,那之後,隻剩騙子還活著。”



雖然壹次次公開審判聲稱要消滅強盜和小偷,但毫無效果。據說在地方習以為常,平壤市場也時常出現賣人肉的。壹位住院醫生在平壤市場買了些肉,回去後發現肉有些奇怪,仔細觀察發現絕對是人肉。第二天帶著社會安全委員會的人去抓了那個賣人肉的人。


在情況不斷惡化之下,金正日進壹步強化了軍隊,想用軍隊解決壹切問題,從早到晚通過電視和廣播渲染戰爭氣氛,我知道,這時金正日通過虛構的戰爭尋找出路。


親眼見證著這壹切,我也為了下決斷而深思熟慮。我很清楚,繼續跟隨金正日,對歷史、對人民都是犯罪。小時候,雖然也發生過讓別人誤會的事,但違背良心的事我從沒有做過。



從與金日成和金正日的關繫看,在1980年之前,與他們父子二人雖然有壹些意見分歧,但是我是衷心的在輔佐他們,而且認為是在做正確的事。那之後,尤其是進入90年代,我在精神上日趨痛苦,站在我的立場,十分苦悶該怎樣選擇。與死相比,我覺得活著至少還能幫助手下的人。但是,當金正日漠視人民的饑餓,瘋狂進行戰爭動員的時候,我再也無法忍受了。


金正日是不可能向韓國投降的,那麽,在朝鮮崩潰之前發動對韓國的戰爭是金正日唯壹的出路。


從負責對韓國事務的人員那裏聽說的消息,韓國地下黨的力量很強大,完全掌握了韓國的反體製力量。軍部的人聲稱雖然美軍駐紮在朝鮮半島,但是壹旦開戰,也能確保勝算。軍部還叫囂,現在不開戰,以後會更加困難。想到手足相殘的戰爭再次發起,我不能再坐以待斃了。


在我的心裏,與北朝鮮的統治者們越來越遠,對牠們隻剩憎惡。但是,態度變了併不代表就找到了解決問題的方法。


在我麵前有三條路。第壹,公然挑起反金正日的旗幟。這個是最勇敢的,但是結果隻能是壹死了之。第二條路是繼續像現在這樣帶著麵具活著,然後尋找恰當的機會。財團事業進行的很順利,賺到的外匯成為我的活動保障。在黨中央,隻有我的附屬機構直接賺外匯。因為有個對外宣傳主體思想的名分,國家保衛部也很合作。


有壹次,壹個礦場火車沒有輪胎,我壹次花5萬美圜給他們買了200副。黨中央的人員日子也不好過,我給了國家保衛部積極的幫助。我是主管思想的書記,很久之前就常出國活動,現在主管國際事物,更是經常外訪。這對於我的行動非常有利,再加上財團賺到了數額很大的壹筆外匯,對內活動也有很大幫助。


這對我來說,是第壹次處於如此有利的地位。知道我反金正日的意圖後,我的追隨者們對我忠告說,“應該繼續向金正日低頭,充分利用有力的形勢,擴大影響力”。第三條道路有些消極,但是能讓我心安,也能讓我的家庭和我手下的人獲得安全,那就是自己結束生命。


我反複考慮著三條道路的長短處,到底選哪壹條道路?從我的性格來說,第三條道路是最合適的。


我見到金德宏,向他說明了情況,併向他索要毒藥。不久之後,金德宏給我帶來了毒藥,但勸我沒有這個必要。“兄長創造了主體思想,將主體思想理論化,以金氏父子的名義寫了很多的文章,是重大事件的見證者,是國際書記,身居朝鮮要職,屬於核心領導。如果兄長你自殺了,你真的認為家人會平安無事嗎?這是誰也不能保證的事啊。到時候想汙蔑你公開變節很容易。既然將來肯定是以韓國為主體統壹朝鮮半島,現在與其自己了斷,還不如與南部連聯手起來。”


我雖不能說完全沒有過類似的想法,但是聽他壹說,想法更加堅定了。與其這樣死去,還是與南部聯手共同戰鬥對北部人民更有幫助。金德宏說與南部聯絡的事情由他負責,我隻要下決心(逃亡)想到拋棄家人,我的內疚無以形容。如果我逃到南方,之前活在榮譽和幸福中的我的家人們,壹夜之間就變成了變節者的家屬,苦痛將隨之而來,甚至失去生命。但是,我的良心卻將我引向南方。


1996年8月末,我寫了壹篇名為《朝鮮問題》的文章,在這篇文章中,我明確闡述了我在南北問題上的立場,這篇文章是寫來給金德宏拿去和南方聯絡的。文章的核心是阻止戰爭,在最短時間內讓金正日體製崩潰。我想,我們用五年的時間能夠實現祖國統壹。


對北朝鮮而言,韓國在經濟上、國際上都有無可比擬的優越性。韓國與美國關繫密接,在兩國的共同幫助下,解決朝鮮的糧食問題,引到北朝鮮走上改革開放的道路,是最重要的。但是,對金正日來說,讓他自己拋棄獨裁,走上改革開放的道路是不可能的,所以,可能的結果是,金正日為了維護獨裁,在經濟領域的小範圍內實施改革開放。


所以,在現階段,用改革開放誘導金正日,促使金正日體製崩潰是對北戰略的出發點。給北朝鮮提供糧食和藥品,減少北朝鮮居民的痛苦,贏得民心。還要注意,要讓北朝鮮的軍需工業體製徹底崩潰。


當時我併不能通盤考慮韓國的實情,還要躲避北朝鮮的眼線,倉促寫成的文章肯定有許多局限。但是,我在文中提出的統壹戰略至今仍未變。


從那之後,每當我思緒混亂之死,就會對自己說當時的選擇是良心的選擇,最終會又壹次在心裏確信當初做了正確的決定。


但是,我知道這次是重大的事件,我併沒有完全的自信。德宏和我的妻子都認為我們賺外匯、與韓國人接觸和建立關繫是很危險的事情。我對德宏說,對妻子壹定要保守秘密。德宏怕我心軟說出去,每次見麵都會提醒我;我怕德宏動搖,每次見麵時都給他寫條子提醒。


1996年深秋,德宏帶著葡萄來到我家。女兒看出了什麽似的,“爸爸臉色怎麽這麽不好?”


“我好象要死了。”我也不知道怎麽會說出那句話。


“那是什麽話?發生什麽事了?”


我壹時答不上來。


女人回房間哭了起來。我讓女兒安靜壹些,讓他從此刻起,不再依靠爸爸,要靠自己。“心那麽軟,能成什麽事?”這句話也是對我自己的忠告。


壹開始我將逃亡地點定為日本,在日本即將舉行主體思想討論會,從1997年1月31日到2月11日,會停留很長壹段時間。我訪問了日本好幾個城市,見到了很多知己。朝總聯的幹部們熱情的招待了我。年輕人學習了主體思想之後也都拋棄了幻想,向我提出各種各樣的問題。我專門訪問了朝鮮大學做了主題演講。朋友們真情的款待我,我卻不得不欺騙他們。


因為主體思想的姻緣,我在日本有許多情同手足的好朋友。但是在日本未能找到機會,在日本機場啟程去北京時,我心情非常失望。


1997年2月12日,我和德宏走進了韓國駐中國大使館,我的人生從此改變了。那個“小我”死去了,“大我”開始了新的生命。那天,也是我離開平壤時,與妻子約定返回平壤家中的日子。永離別讓人痛苦,但是,生離別,痛苦永遠留在心裏……



黃長燁(1922年12月7日-2010年10月10日),叛逃前任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委員,中央書記,主管意識形態和對外聯絡。1997年2月,叛逃韓國。2010年10月10日,早上9點30分許,於首爾江南區住家被人發現在浴室浴缸內斷氣身亡,初步被警方判定為心髒麻痹原因之自然死亡。



0%(0)
0%(0)
標 題 (必選項):
內 容 (選填項):
實用資訊
回國機票$360起 | 商務艙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爐:海航獲五星
海外華人福利!在線看陳建斌《三叉戟》熱血歸回 豪情築夢 高清免費看 無地區限製
壹週點擊熱帖 更多>>
壹週回複熱帖
歷史上的今天:回複熱帖
2015: 找到壹張瑞典公用洗衣房照片.可是,問題
2015: 中國大飛機發展上應該有些突破,有成績
2014: 列位軍事家看過敘利亞坦克放煙霧場麵嗎
2014: 冬冬俺的晚餐,你也試試,超容易又好吃
2013: 幼河:不粘鍋
2013: 還有這件皮衣,是我的傷痛。挺貴的,加
2012: 真好玩同學糊塗觀唸最多
2012: 看來中國人喜歡被人忽悠,更喜歡被洋人
2011: 希臘人58就能退休。平均拿退休前工資的
2011: 狼教授指出,中國目前已經是有幾十個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