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
万维读者网 > 新 大 陆 > 帖子
合格老公培訓班 ( 下)
送交者: 詹望 2021年03月18日10:26:02 于 [新 大 陆] 发送悄悄话


        看到大家不解的眼神,韩君说前天刘君刚刚接到离婚通知书。一个他数年来惨淡经营的本该幸福美满的小家庭就这样解体了。其实他的事情朋友们早有所闻,而且大家都知道主要责任并不在他。刘君本是朋友圈中公认的模范丈夫,只可惜他那位颇亮丽而且比他年轻不少的夫人却身在福中不知福,毫不珍惜而终有今天。


        刘君下过乡,当过工人,历尽艰辛才考入大学。后来又全凭自己实力考取奖学金前往英国留学并获得剑桥大学的博士,是一位IT专家。他能诗能文,虽然个子不高,但善于动手,不但把自己的家园收拾得整整齐齐,附近的邻居朋友们家里水管漏水,门锁不灵或是汽车发动不着,只要一叫他多半立刻赶到,往往手到病除,深受大家欢迎。可是他的太太正好相反,用他的话说,“懒、贪、笨、兇”样样俱全,而且一心只顾着娘家永无止境的人和事,根本不把自己的小家放在心上,更遑论齐心合力面对未来了。他们的分手虽然早在大家的预料之中,但一旦成真,还是难免令人伤感,偏偏那位夫人又是颇善交际的人,很会在朋友中为自己辩解,指责刘君。刘君不屑于为此分辩,但因此却内心更加压抑。


        大家免不了齐声叹息一番。命运就是如此不公平,刘君这样一个挺不错的老公,偏偏遇上了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奈何?不过我猜座中一定也有人和我一样心中暗想,相貌普通,而且颧骨略高的的刘君当初择偶时太偏重外貌,又爱做“红袖添香夜读书”之类的才子佳人式美梦,难道他就没听说过“红粉佳人,本是祸根”这首老歌?忘掉俄罗斯大诗人普希金的不幸遭遇了?


        接下去本该是我们这些人里面最有学问的教授周君发言,不料他刚把笔记本打开,清了清喉咙,前三句开场白还没说完,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当下众人纷纷低头察看自己的手机,使得正要开始长篇演说的周君面有愠色,折腾了好一会最后才弄明白正是他口袋里的手机在响个不停。这下可不得了了。周君一面弯腰接电话一面一连声的“Yes, darling, yes, darling……”刚才那一付庄重矜持的教授面孔马上变得笑容可掬,连那一米八十的身材也似乎低了许多。看到大家期待的眼光,他连忙用一只手捂住话筒,抱歉地小声对大家说:“太太打来的。奇怪,刚刚出门的时候她还是好好的,现在却忽然头疼得厉害,还说胃部也有些不舒服……哎呀,这可怎么办呢?我可真担心她胃部的老毛病又犯了!”


        接着又听见他对着话筒温柔无限地说:“darling,好好,我马上回来,马上回来。甚么?你说甚么片子?回来时让我顺便到录影带店里去租刚刚发行的那一套《巴黎周末》?当然,当然,哪里会忘掉呢?还需要什么?不需要了?那你千万可别起床了,小心累着,听话,darling,就乖乖躺在那里等我回来好了。再见,darling,bye - bye,当然,I love you!”


        只见他对着电话一个响亮的kiss,再把电话和笔记本往皮包里一塞,满脸抱歉地对大家说了句,“真是对不起了,下次再见!”他然后一个转身,几乎是用百米冲刺的速度,一阵风似地冲出大门不见了踪影。


        我和大家面面相觑,竟然一时间忘掉了我们的重要任务。过了好一会,和周君是邻居的韩君发话了,“周太太哪里有什么胃病,不过是两人感情太好,一刻也舍不得分开罢了。”

        “这种私密事你怎么会知道?”一直还没机会发言的孙君反问道,“也许人家真是身体忽然不舒服呢?”

        “这……”韩君终究还是个老实人,经过好一番思想斗争才终于做出了泄露重大国家机密,因此极有可能被当局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请去喝茶的一个危险决定。他压低了声音说道:“内人和周太太是密友,两人无话不谈。上星期她们俩人才一起去做过例行的年度体检,好象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两个人都是连一点毛病也没有检查出来。”

        “……”


        眼看一时无人搭话,我赶紧转移话题问道:“钱兄,你是名医,不知有何高见啊?”

        钱君答道:“从我多年潜心研究的中西医结合的理论角度来看嘛,人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压力和环境污染,自然就会随时生病。那些暂时不生病的人则不但体质,脾气会经常因为天气和太太的脾气受到影响,就连志趣,个性甚至相貌都会随着太太爱好的改变而不断产生新的变化呢。”


        大家正在努力学习理解钱医生高深莫测的变化论,忽然门铃声响起。我急忙跑出去一看,原来在附近一家有名的大製药公司从事生化研究的老友王君来了。我一边请他入座一边问:“这么重要的会议你竟然迟到几小时。瞧瞧都日上三竿了,你也太迷恋温柔乡了吧?该不该连罚三杯?”

没想到一向爱说爱笑的王君却哭丧着脸答道:“哪里还有什么温柔乡啊,我们之间现在出现第三者啦!”


        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本来有些醉眼朦胧的众人此时一下子酒全醒了,个个眼睛睁大了瞪着他,没有一个人会相信这样一对无论走到哪里都牵手相依,让人羡慕的模范夫妇间会有了第三者?


        大家越急,他却越说不出话来,看来真地是沮丧到了极点。我连忙送上一杯法国极品人头马白兰地为他压惊。好一会他才回过神来,突然没头没脑地问大家:“今天是什么日子?”

        “礼拜天啊。”有好几位一起回答。

        “礼拜天,礼拜天,提起这可怕的礼拜天我就头疼!因为每逢礼拜天快到的时候,从前一天晚上起我太太就跟没了魂似的,一直和教会里的人通电话讨论各种从天堂到地狱的大小杂事,总是熬到了午夜还不肯睡觉;紧接着天不亮就又起来祷告,准备天亮了去教堂做礼拜。她走来走去弄得我几乎整夜都无法入睡。一说她,她还说是在为我赎罪。”


        “你太太甚么时候开始畈依基督的呢?”钱君也是教友,又是这一带很受人尊敬的名医,说起话来自然不同。接下去我们这些俗人们便就只有洗耳恭听的份了。

        “当年结婚之前我曾经问过她有无信仰,答案是没有。现在更年期还没到呐,她忽然对人生一切都失去了兴趣不说,还每天闷闷不乐,直到半年前一位朋友介绍她进了教会。这一下可不得了了。她除了周日去教堂里做礼拜不说,每周还雷打不动地要去参加星期三的查经班,星期五的唱诗会,经常还要到外地去参加教会的各种团契活动,一去有时就是十天半月,她却乐此不疲。”

        “难道说这些不是好事吗?”钱君一脸地不相信,“这些活动我们也都经常参加呀。”

        “问题不在这里,问题是她的虔诚过了头。自从不久前成了教会里的执事以后,她如今在家里家外任何地方和任何人讲话都是言必称耶稣,话必感谢神——我们两人之间突然多出了一个无处不在的神来。这不是多了一个第三者是什么?”

        

        王君抓起啤酒瓶一口气灌了大半瓶,一向衣冠楚楚的他此时领带歪斜,衬衣领口敞开,一付股票市场崩溃后丧失一切的投资者的绝望神态。

        “那你为何不多参与她的教会活动呢?”钱君又问,“夫妻双方一起仰望会增加感情,还会……”

        “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不,我今天就是先从教堂把她送回家,然后再匆匆赶到这里。其实我本来并不信教,就是为了陪她,才勉强受了洗礼,又入了教会。我每次都尽量陪她参加各种活动,反正孩子们都大了,家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她整天泡在教会里,我一个人呆在家里也闷得发慌。每个月在各家轮流举行的聚会我也都尽量参加。上星期在我家里聚会来了40多个人,光准备招待他们吃饭就让我们头大眼昏地忙碌了好几天……”

        “这不就对了吗?一起侍奉神,你们就有福了。”

        “有福没福我倒不怕,最怕的是我们的夫妻生活如今早已是名存实亡,因为她说她的一切兴趣都奉献给了神——”王君突然停住了。


        四下里一片寂静。大家都知道王君是网球高手,快五十岁的人了,可身体强壮的和二,三十岁的小伙子一样,(有朋友打趣说也许和他正好在那家生产伟哥的製药公司工作有关,近水楼台先得月嘛。)让他独守空房的滋味当然不会好受。可是,这种闺房之内的微妙事情谁又能帮得上忙呢?连仁心仁术的钱君到了这个时候也说不出话来了。


        为了缓和会场的气氛,我不得不指名要迄今一直在做旁听者的孙君发言。要说这孙君,我忍不住先要介绍一下他的成功史。和其他诸位大多是拿全额奖学金来海外念博士的朋友不同,他是唯一没有在美国拿过学位,可偏偏又是这一帮朋友中间最有钱的人。他是温州人,大概血管里就淌着经商的基因。当年到了美国没有几天,他就和一伙同乡在中国城的街头摆起了地摊,不论风霜雨雪,也不管春夏秋冬,拼了命地苦干几年略有资本之后立刻借贷在那里租了一间巴掌大的摊位。中国城一年到头的外国游客多如牛毛,他就什么赚钱卖甚么,专做游客生意。这些年下来,他的摊位由小到大,再租下个店面,渐渐地从一家扩展到数家,生意也从零卖升级到批发……一句话,一位典型的苦干成功的华人同胞。


        和别的商人不同的是,他是个儒商,虽然精明但不庸俗,有钱但不像那些暴发户一样四处张扬,惟恐天下人不知道。他和我在一起打球时偶然相识竟成莫逆。对他来说,来到美国后唯一的失败大概就是婚姻了。


        因为经商太忙,他是经亲友介绍回国快速相亲,然后把未婚妻接到美国来的。因为怕陌生人不可靠,他在国内的亲戚把自己邻居的女儿介绍了给他。来自水软风柔的江南水乡的孙太太风情万种,在国内是位典型的高级白领。她人长得漂亮不说,一口流利的牛津腔英文和高雅的气质更让我们这些来美多年,却又在面对国内同胞时自感越来越土气的老留学生们惊为天人。孙君把她接来之后,自己照旧忙于打理越来越忙的生意,还不时要回国内看货下订单,美国这边几家店的事情就委托给了太太全权代理。孙太太本是学外贸的,又曾在京沪一带几家跨国大公司任高职,处理这些事情简直是易如反掌,孙君自然也是高兴得合不拢嘴,对太太百般疼爱,有求必应,算得上是个百里挑一的好丈夫了。


        想不到的是有次因急事他突然临时返美,竟然四处找不到太太踪影,最后才发现太太和一位国内来的旧日同事跑到尼加拉瓜大瀑布去玩了。这倒也罢了,偏偏事后太太故意百般掩饰,才让孙君起了疑心。再一察看账目,竟然有好几笔大额现金去路不明。


        后来他假托去广州参加一年一度的广交会却悄悄在洛杉矶下了飞机立即返回纽约。下面的事情不说也罢。被他在家里床上逮个正着的不是别人,就是太太和她当年在国内的那位老同事兼旧情人。更让他愤怒的是到了这种地步太太还振振有词,反说他这商人“重利轻别离”,撇下自己空帷独守,真让他欲哭无泪。


        一出弃新迎旧的闹剧终于收场之后,孙君万念俱灰,发誓此生再也不会回国相亲了。最可怜的是孩子。他们的独生子当时才两岁多一点,我至今想起当年旁听他们在法庭上为争夺孩子的监护权而进行的艰苦拉锯战就让人心寒。仅仅是律师费,开庭费再加上庭上为决定观察孩子同谁更亲近而指定的儿童心理医生费用他就花了好几万美金,精神上受的折磨那就不用说了。庭上庭外翻来覆去地折腾到了最后,法院还是判定由两人轮流抚养孩子。等于绕了一个大圈子最终又回到了原地。那一段孙君看上去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见我一再请他发言,孙君站起来徐徐给众人吟了一首他的旧作“望江南”:

        “女人变,变幻如浮云。弃新迎旧世上少,可怜男人一片心,空有海样深!”

      

          吟完,他高高举起酒杯,和大家轮流碰杯干杯,祝我们培训班这一伟大历史性创举成功,然后又是一杯,祝大家都早日成为合格的老公;第三杯,祝——直到几乎每一个人都是醉得东倒西歪,不是趴在桌子上,就是倒在沙发上鼾声如雷。钱医生平日里滴酒不沾,此时却滑到了桌子底下的地毯上和别人一样地呼呼大睡。


        最后只剩下“众人皆醉我独醒”了。四下里除了院子里的鸟叫之外一片寂静。我看到了桌子上刚才起草的新闻公报草稿,拿起来正想再做一下最后的润色,忽然惊讶地发现大标题“合格老公训练班”不知被谁悄悄改成了“优秀老公诉苦会”!


        更奇怪的是,大家在酒醒之后竟没有任何一位知道是谁改的,至今这还是一桩疑案。你说奇怪不奇怪?       


(08/22, 2004)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自驾德奥(3)—玛利恩堡
2016: 其实你们不用来这里,茶馆就挺好的,是
2016: 桦树,你不知道定理为什么离开。我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