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萬維讀者為首頁 廣告服務 技術服務 聯繫我們 關於萬維
簡體 繁體 手機版
分類廣告
版主:納川
萬維讀者網 > 天下論壇 > 帖子
郭寶勝訪劉仲敬| 郭文貴及中印衝突、壹帶壹路、疆藏問題
送交者: 樂山水 2017年08月18日11:23:10 於 [天下論壇] 發送悄悄話

8-6  paste.e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rMvFVuxV4E
2017年8月1日

本稿由三馬兄整理。主持人的發言均經過精煉。【Twitter @mhb218】

[00:00:44]主持人:最近郭文貴現象引起了很大爭議。中國政府不得不做出很多回應,包括中央電視臺、環球時報和新華社,在關於海航的問題上造假,找出“姚慶”,不斷派人到紐約來告郭文貴。美國政府這方麵也做了很多積極回應,像紐約總檢察長對海航的慈善機構緻函,要求牠正式登記為慈善機構。最新的消息就是,白宮的新聞主管下臺,僅僅坐了十天,可能是美國歷史上在位時間最短的壹位新聞主管,據美聯社報導,他下臺的其中壹個原因就是,他也是個投資銀行家,與海航有1.8億美圜的交易,海航打算以低於市場的價格購買他的基金,這牽涉到利益交換的問題,美國的監管機構壹直在調查。針對這些現象,你覺得郭文貴爆料對中國政局的影響有多大?中共在海外的大外宣,目的是影響海外的政局,郭文貴能否阻止中共的大外宣達到目的?

[00:02:55]劉仲敬:撇開枝節問題談實質,1989年以後的中國之所以能夠存在,而且壹直存在到現在,就是因為牠扮演了西方世界半心半意的代理人的角色。這壹點是歷史基本格局決定的。自古以來,無論在什麽時候,國際政治都是有中心也有邊緣的。中心區對邊緣區的影響,永遠大於邊緣區對中心區的影響。在古羅馬時代,埃及的托勒密國王和克萊奧帕特拉女王誰能夠上位,不是取決於他們自己誰強誰弱或者誰更聰明能幹,而主要是取決於羅馬圜老院的意見。羅馬圜老院的意見對於埃及人來說至關緊要,但是反過來卻不是這樣。羅馬圜老院本身處理問題,主要是根據羅馬內部各個政治集團,而不是根據海外的利益,海外對於牠來說隻是壹個額外和附加的東西。但是對於埃及各派來說的話,取得羅馬的支持或者遭到的羅馬的反對就是生死存亡的問題了。近代以來的世界秩序,中心壹直是在西方,包括美國——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中心移到了美國,所以美國打壹個噴嚏,東亞就要感冒。

[00:04:07]國民黨的支持者壹向有壹個判斷:就是因為抗戰結束以後的那幾年美國採取了近乎孤立主義的態度,同時國務院又有很多親共人士,所以害死了蔣介石。這個判斷是有根據的,差不多在同樣壹個時期,美國對東歐採取消極政策,結果讓斯大林在這個時期把波蘭、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都毀掉了,然後美國積極起來以後,蘇聯就拿不動柏林了。中國共產黨,我們也都知道,牠能夠打敗國民黨而統治整個東亞大陸,有壹個關鍵因素就是,第壹,牠利用了美國粉紅色左派對羅斯福和杜魯門政策的操縱,利用了美國在戰後初期的那壹個消極時期,抓緊這個時期打擊國民黨,第二就是牠得到了蘇聯的積極支持。但是1990年以後,柏林牆倒塌以後,蘇聯不複存在了,中國共產黨不能夠像是1972年以後和八十年代那樣在蘇美之間左右逢源,當然也更不能像是1958以前那樣完全依靠蘇聯了,牠自身的實力仍然隻能夠處在邊緣區。

[00:05:18]實際上無論牠的意識形態色彩是怎樣的,牠就隻能麵對兩種前途:要麽說服美國人相信,現在的共產黨人不是真正的共產黨人,而是壹個普普通通的威權主義政權,經過適當的改造,發展市場經濟到了壹定程度以後,最終是可以改好的,最終是可以加入西方世界的;如果牠不能說服美國人相信這壹點的話,那牠就會立刻遭到毀滅。前南斯拉夫就是牠的前車之鑒,前南斯拉夫以前存在的理由也是,跟蘇聯發生衝突,美國願意保護牠對抗蘇聯,但是在蘇聯不複存在以後,西方世界沒有必要再保護牠,牠壹旦失去西方世界的支持以後,立刻就土崩瓦解了。

[00:06:02]共產黨的中國要想避免這壹點,那就隻能夠做出比牠原來願意做的更多的犧牲。鄧小平就用這樣的方法來描繪說:我們願意給西方的資本家做出更大讓步,“我就不相信資本回來以後,資本家的政府不回來”。這種讓步就是秦暉教授和其他許多人說的“低人權優勢”。因此共產黨在九十年代以後採取了很多從經濟方麵來看是屬於接近自由主義、接近資本主義的政策,願意給西方的企業很多優惠條件,甚至比牠們在其他第三世界國家——例如在非洲和東南亞得到的優惠條件更多。例如,拉丁美洲和東南亞的工會往往很強大,非洲的勞工保護法往往是跟歐洲壹樣嚴格,使資本家不能賺到太多的利潤;而中國共產黨不顧牠共產主義的出身,堅決地願意給西方的投資者更多的好處。因此,中國經濟在西方輸入資本和技術的情況下有了很大的發展。

[00:07:05]在2004年和以後,臺灣問題發生膠著或者是人權問題和其他問題在西方引起批評的時候,中國外交官和院外活動集團說服美國放中國壹馬的主要理由就是,中美之間有很大的共同經濟利益。美國看在這方麵才壓住了臺灣,同時也不太認真追究中國方麵在人權問題和其他問題上麵的越軌行為。所以可以說,包括大外宣在內的中共在西方——特別是在美國的院外活動,對於中共來說是壹個生死存亡的問題。如果中共不能夠得到西方——特別是美國的擁抱熊貓派的合作,對於牠來說,牠的政權就很快會支持不住。

[00:07:50]當然這樣做對西方的政治體製——特別是對美國的政治體製是壹個腐蝕。當年在羅馬帝國的時候,小加圖這樣比較正直的圜老院議員也就說,很多羅馬圜老已經不像以前比較淳樸的時代那樣正直了,他們不再代表羅馬選民本身的利益,而是接受了東方各君主的賄賂,在圜老院裏麵為東方各君主說話了,他要求恢複羅馬古代純正的古風,消除這些腐敗現象。其實現在發生的情況與此非常類似。共產黨的院外集團在美國活動,對於美國的政治體製是壹個腐蝕。美國的議員或者政治活動家本來應該全心全意為選舉了他們的選民服務,為美國的國家利益服務,不應該為外國服務的。但是實際上,由於美國的超強地位,俄羅斯的活動家、伊斯蘭世界的活動家和共產黨中國的活動家都把在美國的院外活動看成自身的生命線。所以川普當選就引起很多人對他的攻擊,說俄羅斯對他施加了不正當的影響,諸如此類。其實這種事情也就是過去埃及和敘利亞對羅馬圜老院所做的同樣的工作。這種攻擊對川普和共和黨也許是不公正的,但是我們要看到,這種現象存在的背後是有國際形勢的基礎的。

[00:09:05]郭文貴,無論他最初的動機是什麽,他現在所做的事情就等於是把共產黨在美國和西方世界的間諜活動和院外活動挑出來,而這樣壹挑出來的結果,就會引起西方主流政治家的警惕:這樣做是不是會毀壞西方民主製度的傳統呢?如果這樣做對西方民主製度的傳統不利的話,那麽無論經濟合作得到多大的好處,這種現象都不應該被容許繼續下去。所以共產黨當然會反對這種現象。他們可以報複郭文貴,包括採取騷擾行動。你不是要在美國人麵前出我們的醜嗎,那麽我們就派人到美國來騷擾你,跟你打官司,用各種方法來分散你的時間精力,讓你沒有辦法全心全意對付我。

[00:09:48]這種做法他們當然是很擅長的,但是僅僅這麽做是不足以挽回敗局的,因為政治形勢的根本發展還是取決於美國政治的內圈,就現在來說就是取決於共和黨主流派和川普週圍的這個私人班底之間的問題。如果他們雙方能夠和諧相處的話,那麽川普內閣要推行他們的政策是不會有太大問題的;如果發生了衝突,美國自身政治的走向出現不確定因素,那麽美國打壹個噴嚏,全世界都要跟著感冒,東亞的前途,包括中國共產黨的前途和郭文貴以及他朋友的前途,都要取決於這些不確定因素了。所以對於他們來說,盡管雙方之間正在相互鬥爭,其實他們的大部分命運都要取決於他們自身控製不了的許多因素,最主要的就是美國共和黨建製派對川普班底的看法。這個因素是共產黨和郭文貴本身都控製不了的,但是美國人將來會做什麽主要就取決於這個因素。郭文貴的爆料和共產黨施加的各種影響都隻是在這個因素之上加了壹些胡椒或者佐料,給牠調了調味,但是主要的前途還是要看美國政治階級內部之間的合作和衝突。

[00:14:41]郭文貴對中國的影響是這樣的:因為美國的國體是以基督教和自由民主為立國之本的,跟中共是根本不能相容的,所以要讓美國對共產黨寬容了這麽幾十年,這本身就隻能用那些不太光明正大的人才能做到,隻能用那些看重利益而不看重原則的人才能做到,隻能用那些相對而言比較腐敗而不太正直的人才能做到,而這些人的共同特點就是,他們隻能依靠密室交易,而不能夠讓事情揭得太開,所以隻要把鍋蓋揭開了,結果總是對他們不利的,對他們不利,也就是對中共不利。中共跟美國的基本盤不對等,美國如果不跟中國發生關繫的話,那麽對中共的損害遠遠超過對美國的損害。所以任何清除美國政壇腐敗現象的結果,最終都將對共產黨不利。哪怕這個爆料的人是阿拉伯人,揭露的是伊斯蘭教或者普京手下的人對美國政壇進行腐蝕的材料,隻要在美國政壇製造出了壹種反對腐敗、恢複美國立國精神的氣氛,造成的結果就同樣也會對中共不利。

[00:15:56]對於中共內部的權力結構,我們可以用比較簡單粗暴的話來說,中共內部的權力結構是包括有兩種人。壹種是洋務派,包括那些部分負責對外交涉的紅二代和改革開放以後才通過科舉和高校或者團組織進入體製內的高級幹部。這壹批人為共產黨服務的主要貢獻就是,幫助共產黨搞經濟建設,同時幫助共產黨跟西方世界發生關繫——這兩者其實是壹碼事,因為如果沒有西方的資金和技術輸入,中國的改革開放是根本搞不起來的。這種人在體製內的地位比較接近於李鴻章。他們被某些人認為相當強大,甚至被許多樂觀的評論家認為能夠推動改革開放,能夠促使中國向民主化和資本主義化的方向走,但是實際上這些判斷都是太高估了。2012年以後的趨勢已經很明顯,這壹派在中共體製內已經明顯失勢。

[00:16:56]體製內的新壹派在習近平時代佔了上風,他們包括兩種人:第壹就是最老的共產黨的核心,也就是蘇聯共產國際培養出來的那批核心幹部,他們對資本主義是沒有信心的,同時他們也知道自己不可能真正見容於資本主義世界,如果交出了政權、放棄了權力,他們就要落到任人擺布的下場;另壹部分則是我稱之為土鱉派的幹部,就是說像陝西這樣的內地的幹部,他們即使是在改革開放這三十年,由於工作方麵的原因,他們很少跟西方接觸,同時也不大從事關於經濟、技術建設這些需要壹定含金量的工作,這些人在內地的幹部當中和在強力集團——也就是公檢法部門中還有相當大的勢力。習近平所依賴的勢力也就是這兩種勢力的總和。

[00:17:49]現在中共目前處在這樣壹個階段,很像是甲午戰爭和戊戌變法失敗以後的那種狀態:李鴻章集團和康有為集團如果不是已經徹底失敗,至少已經是瀕臨失敗;而在李鴻章時代和康有為時代好像是壹度能夠主持大清改革開放的那些力量不存在以後,原先好像是隻在肅順時代以前才存在、現在已經失勢的那些力量又重新站起來了。這些力量在清朝就體現為端王那些支持義和團勢力的力量,他們不了解西方的強大,也不了解改革開放本質上是沾西方的光,還以為大清真的有力量,要求大清走原教旨主義道路,最後導緻了義和團戰爭。現在習近平週圍的人明顯是屬於這壹流派的。所以孫政才倒臺以後,你可以合理地推測,當初重用郭文貴、跟郭文貴關繫比較好或者是跟郭文貴保持著壹定聯繫的那些集團——主要就是我剛才描述的那個洋務派集團,在最近幾年內是處在節節敗退的狀態,很可能會在十九大上遭到全軍覆沒的下場。而郭文貴在美國的出現即使不是他們策劃的,至少也代表了他們相當壹部分人的看法——他們不希望中美之間關繫發生惡化。但是如果美國回歸立國之本的基督教和自由民主的路線,那麽中國無論如何都是要倒黴的。

[00:19:21]同時,美國方麵這樣採取強硬政策,對中國黨內鬥爭來說的話,實際上是會發揮不利於洋務派的作用,因為洋務派能夠生存的基礎就是要搞好中美關繫,要繼續推動改革開放,如果國內的政策急劇左轉,使改革開放變得不必要——目前已經有很多蛛絲馬跡顯示出這方麵的跡象了,或者是中美關繫趨向於緊張,以至於最高決策層認為,和經濟發展相比,維持政權更加重要,寧可讓中國人都去吃土豆,也不願意讓共產黨的統治發生動搖,寧可讓中國人吃土豆而在共產黨的統治之下繼續活下去,也不願意讓中國人都吃上牛肉而讓他們覺得共產黨已經變得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如果他們這麽考慮的話——事實上他們很可能就是這麽考慮的,那麽郭文貴的出現會給習近平和他週圍的強硬派提供更多的論據,讓他們下定決心,寧可犧牲掉改革開放派、洋務派和他們代表的資本和技術,也要維護共產黨本身的政權,把郭文貴作為洋務派的壹個罪名來加以使用,用他來證明,我們重新走回閉關自守的道路,重新走回對抗西方的道路,不但必要,而且正確。這種事情是很有可能發生的。

[00:20:41]這樣壹來的話,那麽郭文貴在國內的朋友就必須得麵臨選擇了:要麽像郭文貴壹樣,幹脆放棄了中國這個盤;要麽就下壹個最大的賭注,試壹試你自己的政治實力夠不夠資格再召開壹次遵義會議。照我看,在不久的未來,國內的改革開放派、洋務派或者技術官僚派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和決心開壹次遵義會議的話,他們將來的下場是很慘的。能夠跑到西方、像郭文貴壹樣在西方的庇護下做寓公,就已經是很不錯了。如果既不能夠把政策的決定權重新奪回到自己手裏麵,又不肯下決心拋棄共產黨的整個體製、完全投靠西方的話,那麽腳踩兩條船的結果是,他們將會成為最大的輸家,被雙方撕到五馬分屍的下場。

[00:22:21]主持人:如果洋務派不斷走下坡路,會不會很快就出現上麵是慈禧太後、下麵是義和團的那種局麵?

[00:22:49]劉仲敬:這種可能性已經是非常大了,已經是近在咫呎了。實際上,歷史上的事情總有壹個圖窮匕首見的時候。當初改革開放開始的時候,雙方都是抱著壹定程度上的誤解的。美國方麵的情況是,美國方麵有屠龍派和擁抱熊貓派:屠龍派認為共產黨總是共產黨,沒有什麽溫和派共產黨和開明派共產黨,我們隻有把共產黨徹底消滅了,才能保護自由民主和文明;擁抱熊貓派的意見就是,共產黨內部還是有壹些開明派的,可以希望通過他們和平演變,把中國引向民主和資本主義的道路,這樣做比起直接消滅了共產主義來說的話,成本要低壹些,對中國人民也要更好壹些。結果是擁抱熊貓派佔了上風,才有改革開放三十年的成就。

[00:23:38]但是習近平政府的所作所為等於是向美國人證明,擁抱熊貓派錯了,而屠龍派是正確的。考慮到大部分實力和絕對優勢畢竟是在美國這壹邊,壹旦美國的政治核心做出這方麵的決定,那麽壹種類似於麥卡錫時代的政治轉變就會開始。當年美國就是從羅斯福時代袒護蘇聯,幫助蘇聯消滅德國和日本,容許蘇聯佔領東歐和中國,然後急劇地轉向保衛德國和日本不受共產主義的進壹步擴張。也就是說,我們以前太相信蘇聯了,結果上當受騙了,現在證明蘇聯是不可信的,我們隻有硬對硬了。然後就是幾十年的冷戰,最後證明蘇聯仍然不是美國的對手。

[00:24:22]現在的情況也是非常相似。美國國內的智囊早在兩年前就已經開始爭論了。原先主持中美友好的那些擁抱熊貓派的官員和知識分子都感到非常痛苦,因為北京政府的所作所為實在是打了他們的臉,實在是讓他們在政府麵前沒有麵子。他們信誓旦旦地說,我們隻要對中國人好,給共產黨多壹點機會,中國人是會改好的,共產黨是可以改造的。但是共產黨用實際行動來證明,共產黨把美國人當傻瓜,在從美國人這裏取得了很多資金和技術、弄得自己羽翼豐滿以後,現在準備反咬壹口了。這就是斯大林從1945年到1949年這段時間對西方做的事情。

[00:25:09]考慮到大部分實力還是在西方這邊,很快的,如果現在的局勢按照過去這幾年的方向繼續發展下去,過不了五年,美國又要進入壹個麥卡錫主義時代。過去的擁抱熊貓派的知識分子和專業官僚都要完全失勢,像過去的謝偉思壹樣,在政府內部混不下去,結果隻有去教書了。這個關繫還小,他們去教書對他們自己也沒有什麽損害,但是對於中國來說,壹旦美國下定決心以牠的巨大實力把中國封鎖壹下,中國就算是整個完蛋了。共產黨固然要完蛋,中國國內的人民也要得到吃土豆或者是比吃土豆更加悲慘的遭遇。而共產黨內的強硬派呢,要麽是不清楚西方的實力,要麽就是因為他自己罪行太大,算定了自己在轉型以後也得不到寬恕,所以寧可讓中國人民全都餓死,也要下定決心去做這件事情。

[00:26:03]所以唯壹的疑問就是,洋務派到底有多大實力?如果洋務派像以前的李鴻章和康有為壹樣,隻是在輿論界勢力還比較強大,但是在強力部門併沒有很大的力量、很容易被搞掉的話,那麽我們可以合理地推斷,他們死了不要緊,中國境內的十幾億人是要遭到極其悲慘的命運的,這個悲慘的命運很可能會使1960年的大饑荒相形見絀。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也看不出還有多大機會可以避免這種命運,除非是洋務派實力真的很強,在以前可以韜光養晦誘敵深入、目前已經沒有多少時間的最後這段時間,仍然可以發動逆襲,仍然可以來壹個類似政變的、類似遵義會議的撥亂反正,把政策主導權搶到自己手裏麵。

[00:26:56]如果他們做不到這件事情的話,那麽照共產黨內的遊戲規則,失敗者的下場是極其悲慘的。孫政才沒有好下場,郭伯雄沒有好下場,他們沒有好下場以後,胡錦濤、江澤民身邊的那些重臣也不會有什麽好下場,整個在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主持政策的技術官僚都會落到很慘的下場。而比他們的地位更不如、依靠對西方的貿易和西方的經濟技術吃飯的幾億人民,下場還會比他們更難看。現在這種可能性是超過六、七成的,其他的可能性加起來都達不到三、四成。

[00:28:06]主持人:你怎麽看最近的中印邊境衝突問題?

[00:28:53]劉仲敬:這個問題有兩方麵,壹個層次是技術上的,壹個層次是格局上的。技術上的問題就是,從封建主義來的所有國家,牠們都沒有明確邊界的,經常是兩屬的。像歐洲的安道爾大公國,牠就同時是法蘭西國王和西班牙國王的藩屬,這在封建時代是很正常的。壹個小國,像琉球或者安道爾那樣,有兩個以上的宗主,同樣的,壹個宗主也在其他領主的領地裏麵擁有很多藩屬,這都是非常正常的現象。像西藏就是壹個典型的封建體繫。壹方麵,西藏的主要權力是掌握在教會貴族的手裏麵,教會貴族和北京的滿洲皇帝產生了這樣壹種關繫——類似於羅馬教廷和日耳曼人的神聖羅馬皇帝之間的關繫,滿洲皇帝用軍事力量給拉薩的教會提供支持,拉薩的教會用宗教和文化力量來支持皇帝。同時,西藏本身和西藏週邊的地區都有很多小的封建領地,包括像春丕河穀,包括像錫金、不丹這樣的領地,牠們也是兩屬的。牠們壹方麵是拉薩達賴喇嘛及其政權的藩屬,跟牠有宗教上和封建性的聯繫,壹般來說要給牠寄送壹些禮物或者貢品,有的時候還要經常到拉薩去朝聖;另壹方麵牠們也是南方英印帝國的藩屬,接受英印帝國的保護。

[00:30:25]像衝突發生的地點春丕河穀,在英印帝國時期就相當於是英印帝國的上都,類似西姆拉那樣的地方。因為印度是個很熱的地方,所以英印帝國的英國官員往往夏天就要到那裏去避暑,避暑的過程中沒事幹,就要捉捉蝴蝶,採集植物標本。所以你如果是植物學家的話就可以看到,很多植物品種都是用春丕這個地方來命名的。這就說明英國人早就在這裏麵行使了相當大的權利。這個權利跟現代民族國家所謂的那種邊界性的、排他性的主權是不壹樣的,牠是壹種宗主權。也就是說,大不列顛和愛爾蘭聯合王國的國王兼任印度帝國的皇帝,然後以印度帝國皇帝的身份,接受包括錫金(哲孟雄)、不丹或者其他諸如此類的地方的封建領主的效忠。同時,作為印度的皇帝,他在拉薩也行使了很多封建權利。等於說,整個西藏都有複雜的封建關繫,壹方麵牠跟北京的皇帝有封建關繫,另壹方麵跟大英帝國派去的那個副王也有封建關繫。所以英印帝國在拉薩享有很多封建特權,在春丕河穀也把當地的封建諸侯視為自己的藩屬。春丕河穀的封建諸侯等於同時是德裏副王的藩屬和拉薩達賴喇嘛的藩屬。

[00:31:55]所以這裏麵本來就是留有不確定因素的。你如果講自古以來的歷史權利,那麽達賴喇嘛可以提出壹定的歷史要求,認為不丹和錫金在歷史上的某壹時期都是牠的藩屬,同時印度人也可以提出要求,認為牠作為大英帝國在東方的繼承者,不僅繼承了大英帝國對錫金和不丹的保護權,繼承了對喜馬拉雅邊境各封建領主的宗主權,同時也繼承了西藏境內的許多封建權利。這些權利是大清帝國、大英帝國和達賴喇嘛的政府都承認過的,所以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南京的中華民國政府壹樣,是沒有權力單方麵取消這些封建權利的。要取消,也還得要印度、西藏和南京或北京政府三方共同協商才能夠修改。

[00:32:48]因為現在的印度聯邦共和國就是大英帝國在東方的繼承者,大英帝國在撤出東方的時候是把大英帝國在東方的所有權利都交給了印度聯邦共和國和巴基斯坦的,所以印度聯邦共和國繼承了大英帝國對錫金和不丹的保護權,也繼承了大英帝國在西藏的眾多封建權利,所以印度可以根據這個權利對不丹施加保護。如果不丹和中國之間的邊界沒有劃定、或者說是不丹和西藏發生衝突的話,那麽印度有義務來保護不丹。所以盡管發生糾紛的地方是在不丹邊境上,但是印度有權代表不丹來保衛這些地方,就像以前如果大清帝國跟尼泊爾和不丹發生糾紛、那麽大英帝國就有義務來保衛這些小國是壹樣的,印度現在就是在行使這個保護權。印度對不丹的保護權,是英印帝國所繼承的封建權利的壹部分,這部分現在由印度繼承下來了。這是從技術上的方麵。

[00:33:51]歷史上的封建國家轉化為現代民族國家,像法國和西班牙的邊境之類的,都要對過去的封建權利做壹番清理。現在呢,這個清理工作在歐洲是基本已經完成了,法國和西班牙的邊境、法國和德國的邊境都已經劃定,但是在世界上的大多數地方其實都還沒有解決。像東亞的圍繞著西藏的各個問題,從法律意義上來講都是過去的封建性歷史權利如何轉型的問題。這些權利是真實存在的,而且是重疊的。封建權利是可以有重疊性權利的,就像琉球群島既是大清帝國的、又是日本帝國的那種情況。像春丕河穀這種地方,牠既是西藏的,又是印度的。如果西藏是屬於中國的,那麽牠就同時麵臨著過去的宗主權利現在應該怎樣分配的問題,同時,不丹和印度之間的關繫到底是應該最終轉型為完全平等的民族國家之間的關繫,還是繼續維持大英帝國和印度帝國時期留下來的那種封建式或半封建式的宗藩保護關繫,現在還都在未定之中。牠可以通過雙方都同意的協商方式來解決,也可以通過戰爭方式來解決。這是法律的方麵。

[00:35:09]從政治的方麵來講就是,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雖然是壹個共產主義國家,但是牠由於歷史的關繫繼承了大清帝國的許多歷史邊疆,包括在西藏這壹片,所以牠在西藏、在內亞這壹片行使的是帝國的權利,而不是民族國家的權利。這就是因為東亞本身轉型不徹底。如果是像韓國或日本那樣,牠已經轉型為現代的民族國家,等於是已經階梯性解體了,那就是說,大清帝國不能拿著朱圜璋時代或者康熙時代的規律說,你韓國是我的藩屬國,韓國和日本的糾紛要由大清帝國的繼承國——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來處理。這個問題之所以能夠解決,就是因為韓國已經轉型為民族國家,牠跟中國的關繫不再是過去封建時代的、帝國時代的那種宗藩關繫。

[00:35:59]但是中國和西藏的關繫就很成問題。大清和西藏的關繫,原先是類似朝鮮的那種宗藩關繫,牠不是民族國家的那種領土關繫,但也不是說大清帝國對西藏就毫無權利、西藏就是個完全獨立的實體,而是介於兩者之間的關繫。牠跟西藏的關繫就比較接近於法蘭西共和國和安道爾大公國之間的關繫。安道爾大公國是依附於法蘭西君主國的;但是法蘭西共和國跟安道爾的關繫呢,就是壹種保存了原先壹部分封建遺產的那種既平等又不平等的關繫。因為法蘭西共和國是壹個民族國家,牠不能夠承認藩屬關繫,但是安道爾大公國過去是依靠法蘭西國王保護的,法蘭西共和國又不能撕毀這個保護的義務。

[00:36:47]現在中國在西藏的處境就是處在這種模糊的狀態。中國共產黨堅持說,中國是壹個民族國家,西藏是中國的領土。這在歷史上講是站不住腳的,因為宗藩關繫和民族國家不壹樣,而且民族國家無論在歐洲還是在東亞都是近代以來才存在的,就是中世紀的法蘭西王國也不是民族國家,明朝和清朝當然也更不是民族國家。所以,你用民族國家的規律去討論西藏問題,本身是沒意義的。但是牠堅持“中國已經是壹個民族國家”這壹點,就使得問題陷入僵局,沒有辦法解決。中國等於是依靠帝國的歷史權利,試圖行使民族國家的資格,自身陷入嚴重的矛盾之中。

[00:37:31]但是另壹方麵,印度也不是壹個徹底的民族國家。首先,過去的印度,無論是以前的莫臥兒帝國、孔雀帝國還是後來的英印帝國,牠們都不是民族國家,而是帝國。英印帝國不僅統治了印度,還對阿富汗、中亞的很多埃米爾國、對西藏和緬甸行使宗主權。也就是說,作為印度皇帝的英國國王不僅是印度本身的統治者,不僅是印度各邦和各土邦的統治者,而且也對中亞的穆斯林國家、西藏的佛教國家和緬甸的小乘佛教國家行使著很多封疆意義上的宗主權。這些權利最終都由印度來繼承了。所以印度無論是從法律上講、從地緣政治上講還是從國際形勢上講,牠都是過去的英印帝國在東方的繼承者。現在的大不列顛和北愛爾蘭聯合王國以民族國家的姿態出現在歐洲,不管東方的事情了,但是現在的印度聯邦共和國卻繼承了大英帝國的東方遺產,牠在中亞、東南亞和西藏本身都繼承了帝國的遺產,以帝國的姿態辦事。像牠現在不為了自己出頭,而是為不丹出頭,牠自己不要求爭議地區的領土主權,而是要求代表不丹來保護這些地方,實際上本身就是壹種帝國權利。

[00:39:00]以前印度因為自己經濟形勢不太好,實力不足,所以沒有明顯地顯示出這種帝國權利,但是印度的精英非常清楚,“印度之大,大於世界”,印度也是和中國壹樣相當於整個歐洲的。如果世界上有哪個國家像帝國而不像民族國家,那就是印度和中國。印度比中國好壹點,因為牠至少是承認聯邦製度的,牠內部的各個族群和過去的各個土邦通過聯邦製的形式得以部分地滿足了牠們的權利要求,因此不會像中國的西藏問題這麽尖銳。但是印度的規模仍然是帝國的規模,牠不是民族國家。南方的各小邦寧願用英語也不用印地語,牠們跟北方邦和中央邦這些北方核心邦的關繫壹直是相當緊張的。所以印度就牠自身的帝國規模和牠的發展態勢來說的話,牠早晚要染指中亞、東南亞和其他地方,行使牠的帝國權利的。

[00:39:56]這兩種帝國權利的衝突,使得圍繞著不丹的邊境衝突注定不可能按照民族國家和民族國家的方式來解決,最終會演化成為兩個帝國權利之間的衝突,而這兩個帝國權利之間的衝突又會跟國際政治聯繫在壹起。例如,中國可能會聯繫壹些中東的伊斯蘭國家打通壹帶壹路,而印度的自然選擇是,連接東南亞深受印度文化影響的國家和牠的傳統友邦越南與日本,從日本、越南、東南亞國家到印度,連成壹條線,這條線路跟中國和穆斯林國家的線路隱然形成對抗之勢。不丹的這場遊戲,本質上講是這個大博弈的壹小部分,這個大博弈是直接繼承了過去大英帝國、沙皇俄國和大清帝國之間的那場大博弈。

[00:41:19]主持人:你覺得壹帶壹路的前景如何?

[00:41:57]劉仲敬:從國際體繫的角度來看,首先,核心的國際體繫始終是西方的國際體繫,過去以大英帝國為中心,現在以美國為中心。中華人民共和國最初是像北朝鮮壹樣,是作為蘇聯的附庸國加入到這個國際體繫當中的。蘇聯垮臺以後,牠就實際上是隻有兩種選擇了。選擇之壹就是順著改革開放的路,跟著美國走,最終和平演變成為美國國際體繫的壹部分。走這條路的結果,無論中間經過多少波折,但是最後的結果肯定是共產黨不複存在。美國願意支持你改革開放的前提就是,目前你是條件不具備,條件具備了以後,經濟發展起來、中產階級成長以後,你早晚要走民主和資本主義道路的,隻有走了這條道路,你才能夠融入以我們西方為主的國際俱樂部。但是共產黨是不想走這條路的,走這條路就是牠的政治自殺。

[00:42:48]那麽不走這條路還有什麽辦法呢?以前牠還可以選擇要麽做蘇聯的附庸國,要麽在蘇聯和美國這兩個體繫之間玩三國演義,左右逢源;但是現在,既然蘇聯已經不存在了,牠要麽長遠看來最終會加入美國的體繫而宣判共產黨自身的政治末日,要麽就利用跟美國交好的改革開放這壹段時間撈取的這些經濟上和技術上的好處,以此為資本,另外建立壹個獨立於西方的國際體繫。牠依靠這個國際體繫,就可以逃避我剛才描繪的那種最終融入美國的國際體繫、導緻共產黨政權不複存在的結局,所以為共產黨自身考慮,這是壹個必要的選擇。但是為中國的那些居民考慮就不壹樣了,就中國的十幾億普通老百姓來說的話,跟著美國走沒有什麽不好的。跟著美國走,首先改革開放搞好了經濟,然後再搞政治改革,把共產黨去掉,這簡直是天上掉下的福氣,有什麽不好的呢?但是共產黨怕的就是這個。對於這些十幾億人民有好處的事情,對共產黨沒有好處,等於是宣判了共產黨的死刑。因此牠要避免這種命運,就隻能綁架這十幾億人,欺騙美國,把從美國拿來的好處作為背叛美國的資本,另外搞壹個壹帶壹路。

[00:44:07]壹帶壹路在經濟上是無利可圖的,這是很明顯的。如果某些地方在經濟上是有利可圖的話,那麽私人資本家不是傻瓜,他們早就去投資了。之所以不去投資,就是因為私人去投資的話是無利可圖的,要麽是像阿富汗這樣充滿戰亂,要麽就是有其他方麵的不利條件,總之是賺不到錢。如果能賺錢的話,人家能不去麽。壹定要在這個不賺錢的地方去投資,那麽動機就隻能是政治的而不是經濟的,就隻能是算政治賬而不是算經濟賬。例如通過巴基斯坦的那條道路,那就跟蔣介石通過緬甸的那條道路壹樣,如果你想通過上海搞運輸的話,那你走緬甸幹什麽,走緬甸的成本不是比走上海要高得多嗎?蔣介石這麽考慮,是考慮他將來如果跟日本打仗的話,海路被封鎖了以後,那麽緬甸這條道路無論成本多麽高,都是他唯壹的生命線了。巴基斯坦這條道路從經濟上講,同樣根本不能跟上海相比,牠純粹是賠本生意。為什麽要這樣做?就是假定有朝壹日要跟西方全麵衝突,東部的海岸線都不能用了,那麽這時候通向西部的這條管道才會變成生命線。隻有在這種前提之下,壹帶壹路在經濟上才是有意義的。

[00:45:18]修起了交通線,把過度的產能和投資搞出去,跟伊斯蘭國家搞好關繫,形成壹個平行的國際體繫。壹方麵在這個國際體繫當中,北京可能希望自己出來當領導,領導巴基斯坦和許多伊斯蘭國家,就不再像是在西方國際體繫裏麵隻能跟著美國走了;另壹方麵就是,這樣做我就不用在美國不斷的壓力之下由經濟改革轉向政治改革了,我依靠這些穆斯林國家的支持,我自己當老大,我也不靠你西方的經濟和市場了。但是最後這壹點是問題最大的,在經濟上和技術上比較內行的洋務派是根本不可能相信這條道路能夠起替代作用的。對於他們來說,這就等於像是以前在毛澤東時代支持坦桑尼亞那樣,這是個賠本生意。我們有點錢拿出去賠本,賠壹點也就算了,但是你想指望這筆錢能夠代替中美貿易的巨大好處,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且因為這是賠本生意,你還得必須依靠從中美貿易賺到的錢來填補這個虧空。如果中國能夠繼續跟美國保持良好關繫,額外賠壹點錢也就算了,如果搞這條路線的目的根本上就是為了將來中美關繫惡化以後給自己找退路的話,那麽可以合理地推斷說,中美關繫壹旦惡化,從中美貿易中得到的這些好處壹旦中斷,中國馬上就養不起這幫穆斯林國家了。這些穆斯林國家從政治上、文化傳統上和現實利益上講,隻有在中國能夠給牠們好處的時候才會跟著中國,壹旦中國養不起牠們,立刻就會背叛中國的。

[00:46:48]所以壹帶壹路的整個戰略都是泡沫,建立在最高當局不可明言的政治野心和最高當局週圍這些不負責任的專家提出的壹些虛假建議之上。壹旦中美發生決裂,中國養不起這些穆斯林國家,造成的後果是沒有任何人能夠收得起場的,目前也沒有任何人提出合理的收場辦法。他們提出的所有方案,實際上都是在假定中國經濟能夠像過去三十年那樣不斷增長的前提之下,才能夠維持得起通向巴基斯坦、通向伊朗、通向敘利亞的這條道路。壹旦中國經濟增長開始減速,即使中美沒有發生衝突,隻要經濟減速的話,這條路線就要養不起。如果中美像我剛才推理的那樣很快就要發生衝突的話,那麽這條路線就要變成中國的死亡之路。牠打開的這條路線不但不能夠對中國造成政治上的好處,反而會導緻在歷史傳統和文化傳統上講比東亞要強固得多的伊斯蘭社會對東亞的全麵入侵。他們的人口年輕,他們的宗教組織充滿了活力和擴張性,而東亞的人口已經老化,社會在列寧主義的長期管製之下已經基本上喪失了自我結社和自我保護的能力。這樣壹場衝突無論在國家層麵上會是怎樣,在社會層麵上必然將有利於穆斯林而不利於東亞。

[00:49:16]主持人:你覺得壹帶壹路對新疆有什麽樣的意義?

[00:49:26]劉仲敬:對新疆而言當然是壹場災難。從歷史上來看,新疆自古以來跟中亞和西亞的關繫比跟東亞的關繫要密切得多。我們從最早的歷史——就是週朝和漢朝看起,當時的種族結構跟現在不同。現在是甘肅省河西走廊的那壹塊,當時主要是伊朗繫的居民在居住,他們的語言、文化和膚色都比較接近於伊朗人,也就是說比較接近於金發碧眼的那種類型。像唐代所謂的昭武九姓,安祿山那種昭武九姓,就是東伊朗繫的代表。他們的昭武城,照主流考古學家的意見,昭武這個地名就出自甘肅,也就是說,甘肅這個地方主要是金發碧眼、像我們現在看到的樓蘭女屍那樣的人種所居住的,他們併不是蒙古人種。

[00:50:14]在漢武帝通西域、“開河西四郡,以斷匈奴右臂”以前,這塊地方的主要居民是月氏人。月氏後來遷到中亞去,所以他們的種族背景是比較清楚的:他們明顯是伊朗繫的人,是金發碧眼的人。河西走廊壹帶和今天新疆壹帶的居民在週朝和漢朝基本上都是樓蘭女屍那種金發碧眼的外伊朗繫的居民,是屬於塞種或者吐火羅繫的居民。黃種人或者說是蒙古人種開始進入這塊地方,就是從漢武帝通西域、開河西四郡開始。而他開河西四郡以後,移到河西四郡的居民很多,但是移到西域各國的居民很少。隨著漢朝的覆亡,很快就消失了。

[00:51:03]直到唐朝,像龜茲人或者昭武九姓那些居民仍然是以伊朗繫為主的。他們在安史之亂的時候,有壹部分參加了安祿山的集團,反對唐朝,另壹部分則參加了李抱玉、李光弼他們的集團,幫助唐朝打那些安史叛軍集團。但是無論是支持唐朝的人還是反對唐朝的人,他們有壹個共同特點:他們都是伊朗繫的人,跟西亞的關繫比跟東亞的關繫要密切得多。直到五代十國時期,五代十國中間除了朱溫的後梁那壹代,其他四代都是出自河東的沙陀人集團。沙陀就是唐代的處月部落,處月部落東遷以後變成後來的沙陀人。照現在的考古學證據來判斷的話,他們主要也是白種人。

[00:51:51]直到沙陀人滅亡、宋朝消滅了五代十國以後,伊朗繫人口對東亞的優勢地位在東亞本土才變得不太明顯。同時,在內亞發生了突厥語居民替代伊朗語居民的過程:原先大體上是講伊朗語的包括新疆、包括哈薩克斯坦的七河流域、包括今天烏茲別克和塔吉克斯坦的河中地這壹大塊地方,由講伊朗語的居民逐步轉化為講突厥語的居民。今天的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和中亞的大多數民族,從語言上來講,除了塔吉克人還是伊朗繫以外,其他各民族在語言上講都是突厥繫的;但他們在人種上講則是過去的伊朗人和後來的突厥人、蒙古人的混血兒,也就是說,包括了壹部分雅利安的血統,也包括了壹部分蒙古人的血統。

[00:52:49]例如像維吾爾人是現在新疆的最大民族,他們就明顯地包括了蒙古帝國徵服時期察合臺汗國和窩闊臺汗國帶到西域去的蒙古人,這些人主要集中在吐魯番到龜茲這壹帶——也就是比較靠東部的地區,也包括過去從漢朝到唐朝伊朗語繫佔優勢的地區的那批伊朗語居民——這批人主要集中在阿圖什、喀什這些西部地區。所以,現在的維吾爾民族是二十世紀初葉構建的,從種族、血統上來講是伊朗-雅利安繫和蒙古繫的壹個混血。吐魯番壹帶的維族人,從體質人類學的角度來看,比較接近於蒙古高原上的居民;而西部阿圖什和喀什的居民,在體質人類學上比較接近於烏茲別克人,也就是說比較接近於白種人。所以你現在看到的維族人的相貌,有很多金發碧眼的、比較接近於白種人長相的,可能是西部血統比較重的;比較接近於蒙古人長相的,就可能是吐魯番血統比較重的。

[00:53:54]而突厥語的核心現在無疑是在土耳其,土耳其是北約成員國,也是突厥語各國當中實力最強大的,也是泛突厥主義的中心,所以維吾爾人在海外的流亡者有很多都跑到土耳其去了。像塔吉克這樣的伊朗繫居民呢,他們在文化上的母體當然是伊朗。但是無論是伊朗繫還是突厥繫,今天新疆的主流居民,他們的根都在西方。從文化上來講,他們要麽因為伊斯蘭宗教的影響要去麥加朝聖,因此他們的心向著西方,要麽是從世俗文化的角度來講,突厥文化的人心向著土耳其,伊朗繫文化的人心向著伊朗。而伊朗和突厥從歷史傳統上來講,都是跟東亞儒家文明平起平坐甚至更勝壹籌的強勢文明。像土耳其人就認為,中國古代歷史所謂的伏羲和五帝其實都是突厥人,突厥人是中亞的文明民族,漢朝也好,唐朝也好,都要依靠從內亞的突厥人那裏輸入文明。

[00:54:57]這壹點有部分的依據,就是說,內亞確實是向東亞輸出了很多技術和文明。當然這個交流也不是單向的,東亞人從內亞那裏學到了很多東西,內亞人也從東亞那裏引進了很多。葡萄酒是東亞人從內亞引進的,但是絲綢技術可能就是伊朗人從東亞引進的。伊朗現在的裏海海岸壹帶是伊朗的壹個大的稻米產區,也是絲綢產地,他們的絲綢技術和稻米技術也是在壹定程度上——特別是在蒙古帝國打通了東亞和內亞的交通線以後從東亞學到的。文化交流是雙向的,雙方都有壹定的理由說,你學了我,我也學了你。

[00:55:36]但是從歷史上來講,可以說,文明首先是在西亞產生而不是在東亞產生,東亞文明比西亞文明要晚了壹千年。所以要麽我們說文明不分高下,大家都是相互學習的,要麽壹定要分出高下的話,那麽無可爭議的是,西亞的文明比東亞的文明高級,主要是東亞學西亞,而不是西亞學東亞。而內亞人主要是西亞向東亞輸出文明的壹條軌道,所以內亞各文明無論是從宗教上看還是從文化上看,牠跟西亞的關繫都比跟東亞的關繫要密切得多,跟土耳其、伊朗和麥加的關繫比跟北京、南京和曲阜的關繫要密切得多。

[00:56:18]之所以新疆目前是屬於中國的,隻是出於外交上的安排,由於中華民國當了兩次世界大戰中的戰勝國的緣故,而奧斯曼帝國當了世界大戰的戰敗國。但是如果下壹次發生風吹草動,比如說就像習近平現在思想中的計劃,得罪了美國,最終導緻中國在對美國的衝突中壹敗塗地,那麽要麽中國像以前的德國和日本壹樣,帝國遭到肢解,要麽就像蘇聯壹樣,雖然沒有在軍事上打敗仗,但是國內的社會經濟全麵崩潰,導緻自身的瓦解,這兩種情況隻要發生任何壹種,那麽新疆的主流居民必然會向著西亞而不會向著東亞。

[00:56:57]所以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過去控製新疆的政策就是,盡可能地切斷新疆跟西亞的關繫。這對新疆本身的社會經濟是相當不利的。例如在圜朝時代和圜明之間,像喀什、葉爾羌壹帶壹度是天文學和各種文化交流的主要中心。葉爾羌的經學院在伊斯蘭世界是非常有名的,喀什的天文臺是僅次於撒馬爾罕的天文臺。跟北京相比,喀什的天文學家毫不遜色。葉爾羌的宗教學者也會覺得,自己不比南京和北京的儒家學者差勁。和田的絲綢匠人也會覺得,自己不會比廣州的絲綢匠人和景德鎮的瓷器匠人遜色。但是這些經濟和文化繁榮的先決條件就是,現在的新疆這塊地方能夠維持牠通向西亞和內亞的貿易和文化交通線。葉爾羌在清朝實行鎖國政策以後,就急劇地衰退了。喀什過去是繁榮的商埠,但是在清朝封鎖以後,就漸漸退化了。在清朝後期,喀什和葉爾羌的經濟文化再也不能跟圜朝的時候相比,主要就是因為封閉。

[00:58:11]你從喀什人和葉爾羌人的角度來看,他們有理由憎惡清朝,也有理由憎惡蔣介石和毛澤東,因為他們過去在圜朝和明朝時期是獨立邦國的時候,依靠發展西方的經濟和貿易關繫,壹度是非常繁榮和先進的,現在被你們封鎖起來,就變得貧困和落後了。廣州和上海的商人有理由討厭毛澤東,也是出於類似的理由。以前在大英帝國還在的時候,上海和廣州是非常繁榮的;你毛澤東壹把牠們封鎖起來以後,牠們就變得非常貧困了,變得跟香港和新加坡沒法比了。其實在大英帝國和中華民國初期的時候,上海和廣州本來是比香港和新加坡強的。蔣介石跟日本壹打仗,毛澤東跟著蘇聯對西方開戰,結果就是坑害了廣州人和上海人。如果能夠理解廣州人和上海人對毛澤東的痛恨,自然就能夠理解喀什人和葉爾羌人對大清帝國、對國民黨和共產黨的痛恨。在他們看來,他們如果不是跟著你東亞的大帝國走,而是跟著西亞的土耳其或者伊朗走,或者是幹脆獨立的話,在經濟上和社會上講對他們都更加有利,他們不會像現在這樣窮困的。壹旦東方的帝國發生解體、他們有了這樣的機會的話,他們是很可能會利用這樣的機會的。

[00:59:25]而壹帶壹路等於是破壞了過去清朝、蔣介石和毛澤東都採取過的那種政策,牠把過去封閉的西部邊境重新打開了,然後新疆的突厥語居民和伊朗語居民、新疆的穆斯林現在終於可以像過去他們在圜朝的時候那樣跟他們在西方的同宗發生關繫了。這個關繫壹旦重新建立起來,實力對比就立刻發生變化了。可以說,中國在新疆的統治當局,連同牠在新疆的移民,能夠在閉關鎖國的前提之下對付新疆邊界之內的突厥語居民和伊朗語居民,但是壹旦邊界開放,他們麵對著邊界內外連成壹體的大批突厥語和伊朗語居民,麵對著整個伊斯蘭世界的力量,立刻就會落到安史之亂以後安西節度使和北庭節度使麵對著回鶻人、阿拉伯人和西方的各個部族的那種狀態。他們等於是穆斯林和突厥語居民汪洋大海之中的壹個孤島,任何壹個波浪都會使他們遭到滅頂之災,他們沒有抵抗能力的。更何況壹帶壹路的實際含義就是反對西方,在反對西方的情況下,北京政權恐怕是自身難保,更不可能有多餘的資源來支持他們在西部的當局了。

[01:00:51]所以我判斷,如果習近平和他週圍的人員真的能夠獲得成功,把洋務派徹底消滅掉,能夠把中國再列寧化起來,重新組織起來,在長達二十年的時間內把整個東亞和新疆的資源都組織起來向西方挑戰的話,那麽牠將不可避免地會使目前新疆的軍政當局和新疆的非穆斯林移民遭到滅頂之災,像唐代的安西節度使和北庭節度使的殘軍壹樣,在歷史上徹底消失。這些人目前僅有的機會就是,洋務派取得勝利,然後中國重新回到跟著西方走的那條路線去,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還有壹定的存活機會。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跟西方對抗,向穆斯林敞開大門,依靠穆斯林的勢力來對抗西方的話,他們必定要成為穆斯林的手下敗將。

[01:02:55]主持人:西藏的文化更接近印度,但是為什麽牠在1950年代歸附到中國而不是被印度所接納?西藏問題在中印衝突中佔何種地位?

[01:03:59]劉仲敬:西藏是壹個特殊的封建邦國。這樣的封建邦國在中世紀的歐洲是非常常見的。牠可以跟北京發生宗藩關繫,但是自身又是印度邊境上若幹封建領主的宗主。同壹個邦國既是很多邦國的藩屬,同時又是其他邦國的宗主,這在封建體繫中是極其正常的。在近代歐洲轉型的過程中,自然就是解體論發揮了作用。最後是,像哈布斯堡帝國、神聖羅馬帝國和俄羅斯帝國這樣的大帝國最終解體了,原先隻是封建小邦和族群的各群體最後都演化成為民族國家了,用這種方式解決了問題。

[01:04:38]但是這樣做當然也不是免費的,中間是打了很多仗、流了很多血的。所以如果我們假定歐洲式的國際模式——威斯特伐利亞式的國際體繫能夠普及到全世界,比如說普及到包括西藏和中國在內的東亞的話,那麽為了使這塊地方改造成為符合歐洲威斯特伐利亞體繫的民族國家狀態,還需要流很多血,發生很多政治衝突。這就要引到我所謂的“諸夏”那個概唸,也就是說,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的這個大清帝國版圖,必須由牠現有的帝國狀態重新瓦解組合成為壹繫列像歐洲式的民族國家,然後天下才能太平。在這之前,無論如何都是免不了衝突的。西藏隻是這壹繫列衝突當中的壹個。

[01:05:27]牠以前的特殊之處在於,清政府和英印帝國政府壹般情況下都不想幹涉西藏的政務,因為這樣的幹涉是倒賠錢的事情,他們隻想保持這樣壹種資格,就是說,其他的強權不要染指西藏。英國人的立場是,隻要俄國人不染指西藏的話,英國就不會出兵西藏,但是如果俄國南下的話,英國就要進軍西藏,不是想要貪圖西藏的領土,而是避免西藏落入強大的俄羅斯帝國手裏麵。隻要清朝跟西藏維持過去的宗教性質的關繫,大英帝國也不反對,但是西藏如果跟清朝發生了政治性的衝突,大英帝國就要站出來充當調解人,以免雙方之間的衝突影響到英印帝國的太平。這就是說,英國人採取的是壹種模糊的調解人政策,牠併不要求西藏歸屬於英印帝國,隻是要求俄羅斯帝國不要染指西藏,清朝政府不要跟西藏引起太大的衝突,隻要衝突保持低烈度狀態,英國人是不管的。

[01:06:32]以後印度人所繼承的就是英國人這種政策和狀態。牠併不要求西藏歸屬印度,也不要求西藏正式獨立,但是牠要求繼承清帝國的南京國民黨政府和北京共產黨政府尊重西藏人的特殊權利,以及尊重印度從大英帝國繼承下來的在西藏的若幹特權。我們都知道,國民政府不承認這些權利,但是牠也沒有力量改變西藏的狀況,所以雙方沒有接觸。而共產黨1959年用突然襲擊的方法出兵西藏,撕毀了原先大清帝國、西藏和英印帝國三方達成的協議,這個嚴格說來是不合法的,但是印度也沒有以武力反對。直到達賴喇嘛出逃,北京政府全麵改變西藏的現狀,也取消了印度在西藏的所有特權,印度人才提出抗議,但牠也是僅僅抗議而已,沒有採取實際行動。真的到了邊境發生衝突的情況下,印度的政策才全麵轉向反對中國。印度目前的政策是,保護流亡印度的西藏人,但是併不對中國實際控製西藏的現狀實行挑戰,但牠保護流亡西藏的這個事實本身也就是埋下了伏筆。可以合理地預期,中國如果再發生週期性的動亂的話,那麽流亡在印度的西藏人也會像是1912年流亡印度的達賴喇嘛和他週圍的人那樣,輕而易舉地反對西藏,然後重新取消中國對西藏的統治。

[01:08:12]從中國的角度來看,這樣做當然是不徹底的,牠要求印度承認中國對西藏的所作所為,把流亡的藏人從牠那裏驅逐出去。但這是印度所不能接受的,不僅在外交上不能接受,在憲法上也不能接受。因為印度畢竟是壹個民主國家,雖然是壹個結構不完善的民主國家,但是所有民主國家都有尊重避難者的傳統義務,無論中國和西藏之間發生了什麽事情,西藏流亡者併沒有做對不起印度的事情,那麽他們在印度如果要求的僅僅是安全和庇護的話,印度是沒有法定的權力拒絕庇護他們的,所以印度為了維持自身的民主性質和憲法秩序,牠不能不庇護這些流亡者。然而隻要牠做到了這壹點,牠就必定會跟中國發生衝突。同時,印度除了西藏以外,在不丹、錫金這些地方還有大英帝國留下的很多封疆權利,這些權利必然要構成牠和中國之間長期糾紛的根源。因此,西藏人雖然得不到印度人在政治上的積極支持,牠至少可以以印度為基地,繼續發展牠的政治組織和文化組織,而這些政治組織和文化組織就像是漂流到海外的種子壹樣,在海外長大了,很容易就會回到海內的。中國共產黨除非能夠保證自己的江山能夠萬年,否則是沒有辦法避免在將來的某壹個真空期重新把西藏送給這些流亡者的。

[01:09:38]對於這壹點來說,共產黨其實是處在壹個絕路。牠對境內的西藏人可以想怎麽幹就怎麽幹,可以對他們實行強製的漢語教育,可以強迫他們批判達賴喇嘛,但是這些東西都是像濟慈的墓誌銘說的那樣,是你寫在水上的字,你無論在水上寫字寫得有多深,多麽用力,都會被波浪所吞沒,所謂電光影裏斬春風。但是要想消滅藏人在海外的勢力,那麽就要求牠打敗印度,打敗整個西方世界,這在技術上顯然是不可能的,沒有任何人會認真考慮這件事的現實可能性,所以這個僵局是無法解決的。中國在目前這種情況下就很像是飲鴆止渴,牠每取得壹個成功,就需要擴大牠的戰場,在海外打擊藏人,打擊壹次成功以後,牠就必須擴大牠的打擊範圍,進行進壹步的控製,但是這個控製範圍的擴大就意味著牠自身負擔的擴大,牠早晚會接近這樣壹個臨界點——牠自身的經濟資源不足以支持這種擴張。例如,我可以在意大利收買意大利的壹些政客,讓他們打擊海外的藏人——但是這當然是需要錢的,藏人可能會跑到德國去活動,我又要在德國搞類似的活動,壹個壹個搞活動,最後搞下來的結果就是,我除非把整個西方世界都買下來,否則我還是達不到這個目的,但是早在我能夠把整個西方世界買下來以前,我自己早已經破產了。

[01:11:06]請問,如果我有買下西方世界的這麽多錢和這麽大的力量的話,那麽我為什麽不幹脆搞壹場共產主義革命,把整個西方世界都顛覆了,由我自己當世界老大?答案當然是,因為我沒有這樣的力量。但是我既然沒有推翻西方世界的力量,那麽我用這樣的小動作搞收買又怎麽能達到目的呢?凡是沒有能力在正麵戰場上打倒對方的人,用側麵的小動作也是打不倒對方的,因為正麵的鬥爭需要資源,側麵的收買也需要資源,雙方麵都是有臨界點的。你不敢正麵衝突,隻敢側麵收買,實際上已經是承認自己處在弱勢壹方,你預先就已經失敗了壹半了,然後用這種不光明正大的收買手段,結果到達臨界點。要麽就是你自己力量不夠了,支持不住了,像毛澤東在援助坦桑尼亞的時候,國內都快要餓死了,最終還是支持不住;要麽就是,你步子走得太大,引起對方的反彈,導緻西方普遍地採取麥卡錫主義的方法,這種事情目前也到了臨界點了。無論哪壹種前途,你壹開始就可以看出,都是注定走不通的。

[01:12:11]注定走不通也就是因為有兩個原因:第壹個原因就是因為共產主義是注定要失敗的,你為了避免共產主義失敗所採取的所有迂回動作,實際上隻是延長了你失敗的痛苦和延長了你失敗的時間而已,延長時間就是付出更多的代價,使你更加痛苦;第二就是,大清帝國遺留下來的這個超民族的帝國結構是沒有辦法在民族國家為主流的世界中站住腳的,無論是共產黨、國民黨還是其他什麽人,隻要你接了這個盤子,最終都要麵臨這方麵的現實,無論你怎麽處理,都不可能使所有人同樣滿意——這個問題跟共產黨本身是沒有直接關繫的,但即使在沒有共產黨的情況下和沒有共產黨以後,仍然會繼續發揮作用。

[01:14:32]主持人:你對郭文貴有何建議?

[01:14:47]劉仲敬:我對他本人的建議就是,現在他已經上了戰場,處在暴露的位置上,就要壹不做二不休了,如果退縮,會導緻更大的危險。前進會有危險,但是危險較小;退縮,危險就會更大。所以如果碰上猶豫不決的事情,寧可冒較小的危險,讓敵人在你的正麵,不要冒較大的危險,讓敵人在你的背麵。第二就是,在目前這幾個月內,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幾個月,頂多是壹年。過了這個窗口期,他的安全形勢就會大大好轉。但是如果他在這個窗口期被人做掉了,比如被莫名其妙的交通事故做掉了,那再怎麽樣也都沒有什麽辦法了。

[01:15:32]過了這個階段,情況就會明朗化,因為盡管如裴敏欣教授所說的那樣,2012年是壹個轉折點,2012年以後共產黨中國對西方的態度由防禦性轉為進攻性,以至於原先屬於擁抱熊貓派的很多西方學者都感到沮喪,都開始公開地修改意見了,但是從歷史縱向比較的話,共產黨在西方紮的根和牠能夠動員的力量,比起當年斯大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所部署的那些匪諜來說是遠遠不如的。也就是說,如果比較的話,今天的中國盡管已經比1978年的中國強大了很多,但是仍然遠遠趕不上1945年的蘇聯;而美國雖然出了很多腐敗分子,今天牠的實力仍然是遠遠超過1945年的美國。

[01:16:25]按照現實政治的原則,在人類已知的歷史上,從來沒有壹次是現實政治力量處於優勢的壹方會主動放棄自己的優勢的。如果不講現實而講道義的話,那麽無論是美國作為壹個基督教國家的道義,還是牠作為自由民主國家領袖的道義,這兩種道義都不會容許牠跟共產主義發生關繫;如果不講道義而講實力的話,壹個比1945年更加強大的美國不可能比1945年的美國更樂意放棄自己的優勢。這個基本盤決定了共產黨必然會失敗。我們如果對什麽事情還有爭議,那就是,我們不知道牠會怎樣失敗,是以珍珠港式突襲的方式失敗,還是不敢突襲,隻敢做小動作,最後把自己耗得油幹燈盡。

[01:17:12]在這個失敗的過程中間,牠完全可能咬死很多像郭文貴這樣的人,也可能咬死很多像你我這樣的人,但是即使這種事情真的發生,就是你我他這樣的人在臨死的那壹刻,也會像是1944年被日本人殺死的國軍戰士壹樣,盡管我沒有看到廣島原子彈落下的那壹刻,也完全清楚,殺死我的人是死定了的,是壹定會失敗的。目前的形勢就是這樣。你沒有必要在這個窗口期增加自己的風險,但是你更沒有必要在目前這個基本格局對中國共產黨極為不利的情況下對自己最終的勝利失去信心。

[01:17:54]對郭文貴來說的話,我認為他最安全的做法就是,他應該培養壹個政治型團隊,這樣他就不必擔心自己的死亡了。個人的死亡是無關緊要的,如果你的繼承人會在你自己選擇的那個戰場上戰勝你選擇的敵人的話,那你死了不過像是壹個軍官在戰場上英勇犧牲壹樣,不但不是失敗,反而是你的成功;但是如果你隻是壹個想要保護自己的財產和生命的逃亡者,那麽你犧牲了就是你絕對失敗了。所以你要避免自己的失敗,最好是進壹步而不要退壹步。

0%(0)
0%(0)
標 題 (必選項):
內 容 (選填項):
實用資訊
回國機票$360起 | 商務艙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爐:海航獲五星
海外華人福利!在線看陳建斌《三叉戟》熱血歸回 豪情築夢 高清免費看 無地區限製
壹週點擊熱帖 更多>>
壹週回複熱帖
歷史上的今天:回複熱帖
2016: 上帝信仰是中華文明的源頭和線索04
2016: 轉貼:文革,白白折騰了壹場
2015: 習近平愛讀哪些書?
2015: 鳳凰網獨家專訪《開羅宣言》導演溫德光
2014: 山東的德州燒雞 (也叫“德州扒雞”)
2014: xpt:中共領導的混帳思維
2013: 萬沐:埃及為什麽流血及其牠
2013: 我打賭天壇裏的幾個毛左沒人會去挺薄。
2012: 毛澤東時代大學生與當今大學生的十個不
2012: 毛澤東——偉大的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