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2)
送交者: Brigade 2020年07月27日06:55:56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在第12章赫拉利谈了宗教规律,他认为宗教是统一人类的第三大法宝,前面两个是金钱与帝国。自然,我认为宗教有其价值,碰巧过去几个月写的文章大部分与宗教有关。本质上,这是对中国专制文化的反叛,因为我们中学学历史(或者政治),说到宗教,就是误导说宗教是统治者奴役人民的工具。后来我有时想那共产党为什么不利用宗教奴役人民。研究历史,你会思考,与其成为基督教伊斯兰教扩张的牺牲品,不如直接加入它们。试想,过去一千多年,世界历史确实就是这两个宗教和帝国主义的大扩张,而中国是这两个统一法宝的牺牲品。西方不是有一句话吗,打不过,就加入。

不管怎样,就正统宗教来说,赫拉利的论述比较平淡无奇,讲讲古人从认为万物有灵开始,到多神教,再到定于一尊的独神教。多神教包容,独神教血腥,中世纪法国天主教徒跟新教徒随便冲突(St Bartholomew's Day Massace, 1572/8/23)一下子杀死的人数就超过罗马帝国几个世纪迫害基督徒死去的人数,因为罗马人是信多神的,什么战神女神很多,罗马的皇帝只是希望基督徒也信一信罗马的神,可是基督徒是信唯一神的,拒绝信什么维纳斯朱比特,所以引起罗马皇帝的愤怒。

赫拉利讲述了一下对各种宗教的主要精神的理解,在此省略。

虽然独神教名义上是相信唯一神,但是,怎么还会有撒旦呢?如果撒旦存在的话其实也是神,所以他认为基督教变相也是多神教。并且,他认为天主教封的那些圣人也是被当做神崇拜。我自己因为对圣人这个现象感兴趣,也写了几篇有关圣人的文章。事实上是这样,你可能对神不感兴趣,但是对某个圣人感兴趣,那么你就加入了他那个教派,天主教中世纪在欧洲盛行,应该与此有关吧。

他把儒教道教佛教苦行教宿命教之类划为自然律宗教,因为没有神的存在。就算佛教,佛是一个人。因为他喜欢缅甸的什么冥想,所以他对佛教介绍的比较多一点。

既然这样划分宗教,我们就可以说神教就是让神来拯救我们。自然律宗教就是承认人改变不了自然天地,就来改变自己,不吃肉不喝酒不做爱,坐着冥想等死升天。

最后,他探讨了了现代人的宗教。我不是说共产党为什么不利用宗教奴役人民吗,在他看来,什么共产主义人文主义国家主义纳粹主义都是宗教: 人类崇拜人。他承认信这些主义的人不喜欢说它们是宗教,但是说它们是理想。可是,“如果建立在超人秩序的信念基础上的人类标准与价值观系统就是宗教,那么苏联共产主义与伊斯兰教相比就并非不是宗教”(228页)。反过来,如果说一些理想不是宗教的话,那么有的佛教徒道教徒也可以说他们信的也是理想不是宗教,因为这些自然律信念当中也没有神。


因此,确实可以说,资本论是共产党的圣经,毛泽东习近平是共产党的大神。我们因为不信神没入教,共产党员大部分也不相信共产主义,却入了共产主义教。并且,共产主义相当于一神教,你要么当信徒,成为中国大小官僚,要么被奴役,成为农民工人阶层,任由政府宰割,任何人思想别出心裁,都有可能被共产党打成异端,叫做右派,反革命,走资派,等等。

一个人可以同时信很多东西。典型的美国人同时是一个国家主义者(相信美国的存在具有特殊的历史角色要扮演),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者(相信公开竞争和个人利益追求是创造繁荣社会的最佳道路),以及自由人文主义者(相信创世者赋予人类某些不可分割的权力)。

神教着眼于拜神,人文宗教拜人类,或者,更正确地说,智人。人文主义的信念是智人具有唯一并且神圣的属性,即与其他动物其他现象的属性本质上不同。

赫拉利把人文主义宗教分为三个派别:自由人文主义,社会主义人文主义,进化人文主义-纳粹主义。具体就不细加分析了。

赫拉利没有探讨这样一个问题,信一个人文主义宗教的若干国家会不会像十字军那样,发动对其他人文宗教的'圣战'。



纳粹主义:希特勒塑造超人

在第四部分,也是最后一部分,本书探讨了自1500年以来的科学革命。

第14章写了科学的成果,人类对知识的态度,科学带来的进步,政府对科技投资的态度。等等。我没有什么评论。

到今天为止就看了这么多。比正常看得快很多。随便说说别的。

他这本书是简史,因此谈的问题是大宏观问题。有时说的话题跟我们写文章一样,我们如果写长文是怎么写的?仿佛在陌生的田野上漫步,走了一段路,到了一个岔口,谈不上有什么明确目标,按当时的兴趣,随便选了一个路径,继续走下去。结果弯弯曲曲。别人读了你的东西,也会说,这段路没有什么好看的。

虽然这样走路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是比站着不动好多了。很多人不知道路就是这样走的,因此就站着不动。

中国思想史就是站着看风景的历史:永远站在那里,欣赏孔子那几句俗话。因此不可能进步。

赫拉利显然有心理倾向。他喜欢用Afro-Asia一词。大约认同人类的文明起源于亚洲,不论是文字还是宗教,而希腊-罗马文明只是亚洲文明的继续。他也不喜欢谈罗马,古罗马把以色列毁灭,把犹太人掳去做奴隶,造成犹太人两千年的流离与受迫害。

第十五章讲了现代科学与帝国的联姻。我前面说“过去一年多写的东西大多也是跟历史有关,比中国历史家写的东西更有个性创造性和综合性”。你看他描述西班牙毁灭美洲印地安人的Aztec帝国和印加帝国,分析跟我也差不多,号称几百万人的帝国,被五百号甚至一百多号的西班牙征服者就推翻了。这是事实,他的意思是这些印第安人如果知道西班牙人在西班牙岛(海地)把土著居民斩尽杀绝,也许他们就会顽强抵抗,这样假设也没有什么错。可是原始文明和现代文明(武器,帝国主义)差别太大了,这两个帝国就算没有那么快被毁灭,也基本上无法逃避这样的终极命运,因为帝国主义者血腥掠夺霸占,当时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在“巴托勒枚与1550年的巴利亚多利德辩论”简单介绍分析了这段历史,在此无需赘述。

同样英国人在澳大利亚的塔斯马尼亚岛也是把土著人灭绝。几万多年前,海面低,原始人到了这个岛上,可是后来海水升高,1万多年以前岛上的人就与世隔绝了,直到英国人来了,英国人压迫,逼着他们信教,应该是他们太原始了,无法接受现代人的奴役,不生孩子,最后人口就在19世纪末灭绝了,英国人仅仅来了一百多年,土著人在这里生活了几万年。历史没有公正。帝国主义就跟贩毒份子一样,几十年几百年过了之后,他们可以再举起人权大旗欺压别人。我支持人权。但是人权跟武器一样,谁都可以用, 共产党这样封建原始的政权,为什么自动放下武器呢?

阿拉伯人跟欧洲纠缠两千年,能够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通过反抗并获得世界支持,击败法国殖民者。

所以,印第安人,塔斯马尼亚人,中国人,阿尔及利亚人面对帝国主义者反应很不一样。中国人的问题是,拒绝接受现代文化,诸如人权。可是这类东西,正如赫拉利所言,穿衣,文化,现代世界都是学欧洲的。而共产党明目张胆拒绝,似乎它以为有14亿人口就有足够资本同西方对抗,可是大清当初不也是这样想的吗?

英国是这样的帝国主义,马克思在英国写资本论要推翻资本主义,写吧。英国可以用来改良资本主义,苏联中国用来推翻封建主义,然后陷入灾难。同样,赫拉利也是在牛津拿了历史博士学位,写书揭露了英国灭绝塔斯马尼亚人,这也没有什么,他也客观描述帝国主义带来的科学进步。关键是,英国在文化上的包容性有利于自身的强大。

赫拉利在第14章说道自1500年科学的进步就是人发现自己的无知。确实,以前欧洲人以为地球是宇宙中心,哥白尼伽利略推翻了这一说法,伽利略因此受到罗马宗教审判所的审判。可是,最后更多的科学证明这一学说,证明以圣经为基础的知识是有局限的,因此人类的科学精神爆发了。中国人认为中国是世界中心,其他蛮夷之邦又穷又野蛮,到大清灭亡都没有改变。现在知道天外有天,可是仍然陶醉在自我文化为中心,因此可以说中国至今仍然深刻缺乏科学精神。

赫拉利用英国船长詹姆士-库克的例子说明帝国与科学的联姻。科学家一直想算出太阳与地球之间的距离。18世纪中期,天文学家提出一个方法,每过几年,金星会正好运行到地球太阳之间,预期1769年会发生一次,从地球上不同点观测,可以算出距离。为了算得精确,必须在西南太平洋设一个观察点,英国皇家学会决定选择大溪地岛(Tahiti),花钱费力不是问题。可是,既然花那么多钱,就派几个其他科学家去,有博物学家,艺术家(绘画)。库克本人也是地理学家和民族学家。远航队于1768年离开英国,1769年到了大溪地,也到过太平洋其他几个岛,还去了澳大利亚新西兰,1771年返回。带回很多惊人发现。

库克解决了远航船员因为缺乏维C生病的问题,虽然那时不知道维C,因为1747年詹姆士-林德医生试验给船员吃橘子,没有生病,没吃的生病了。但是皇家海军不信这个试验。库克远航带了很多酸菜,每到一处让船员多吃水果,结果没有船员生病死亡。

但是,库克也是海军军官,他的船是海军军舰,船员海军多达85人。库克声明很多他“发现”的岛属于英国的,包括澳大利亚。如此就有了后来英国占领澳大利亚,新西兰,塔斯马尼亚。一个世纪之后,这些地方最肥沃的土地被欧洲殖民者夺去,土著人口下降90%,幸存者受到严苛的种族压迫。

因此说,科学革命与现代帝国主义不可分割(278页)。

说到大溪地,想起高更,人类历史是一种宗教情怀:“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什么?我们到哪里去?”

Paul GauguinWhere Do We Come From? What Are We? Where Are We Going?, 1897

赫拉利在探讨为什么欧洲成为世界征服者中,强调其军事-工业-科学复合体的重要性。英国科技与工业大跃进之后,为什么法德美都能快速跟上而中国不行?世界第一条商业铁路是1830年投入运营,到1880年,西方拥有22万英里铁路,中国没有铁路,1876年欧洲人倒是在中国建了15英里,第二年中国政府就把它毁掉了。比利时人在1888年在波斯建了那里的第一条铁路,6英里长。

因此,我们可以说中国人对西方的无知和蔑视,并不比Aztec和印加帝国人更好一些。

当然,这不是赫拉利的解释。他认为(282页),中国人波斯人并不缺少技术发明,像蒸汽机,可以买到和复制。中国人波斯人缺少价值,神秘信念,司法机器以及社会政治结构,这些东西西方花了几个世纪形成与成熟,不容易被迅速复制和国际化。法国美国可以快速跟上英国脚步因为法国人美国人已经共享英国最重要的神秘信念和社会结构,中国人波斯人却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和组织社会。

在早期现代化时欧洲发展了什么潜力使它能够在后来统治世界呢?有两个互补答案:现代科学与资本主义。现在欧洲不再统治世界,但是科学与资本主义却继续增强。

当然,赫拉利这样宏观分析没有错。通俗地说,中国波斯这些国家那时制度不行,落后就要挨打,因为不可能指望现代帝国主义改变其掠夺侵略本性。但是微观上,中国鸦片战争赔偿很多,中国是农业国家,产出少还要为帝国主义输血,因此国力日衰。中国不重视科技,不重视现代文明,连洋钉洋火都带洋字,真看不出中国那时能够形成什么工业。试想,瑞士手表很有名,法国思想家伏尔泰晚年到瑞法边境的Ferney定居,大约是1758年,他带领镇民制造手表,因为有名,卖得还不错,包括卖给俄国女皇卡特琳娜,对方买10个,他运去100个,然后写信抱歉。当然,100个也不算多,对方就付一百个的钱。想想,中国要多少年才能制造出手表。

所以,从科学和资本主义这个角度说现代帝国主义变得强大没有错。什么是神秘信念?我不信但是你信的东西就是神秘信念。别人相信科学,资本主义,自由思想,自由平等博爱人权法制,就是别人的myths。中国不相信这些,中国统治者相信人民就是帝王的私有财产,因此,哪怕巴西请求大清让中国人移民过去大清都拒绝。中国只相信农业,守住自己那点黄土地就是国家强大,因此没有探索精神和侵略性。蒙古人打来,杀光汉人,农地变草原,就是蒙古人的myths。中国人津津乐道马可波罗中国游记说明中国多美好,可是那是元朝,有什么美好的?他们色目人高汉人一等,是他们美好。问题是,不论那时还是其他王朝,为什么是阿拉伯人西方人到泉州或者经过丝绸之路做生意呢?中国人谁去波斯到希腊做生意了?张三李四?

说到帝国主义的征服心理,怎么说呢?赫拉利举了一个例子能说明问题的本质。尼尔-阿姆斯特朗登月之前在美国西部荒漠受训,一天他们几个人遇到一位印地安老者,老人听说他们要上月球,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要求阿姆斯特朗行个好,说他们部落相信月上有神灵,希望他帮忙带个口信,然后教了他们一句印地安话,又不告诉是什么意思。说是部落秘密。阿姆斯特朗回去问翻译,试了几次,翻译大笑,然后说这个口信是:“不要相信这些人一个字,他们来偷你的领土”。

是的。罗马帝国就是抢夺财富土地,奴役其他人民。欧洲所有帝国主义,都继承了罗马帝国的“myths”。

赫拉利也探讨了一下帝国主义殖民者对科学的重视。在印度河谷考古发掘,发现了印度河流域三千多年前的文明。1830年英国派军官Henry Rawlinson到波斯帮助训练军队。一天,他跟着当地人到Zagros群山参观,看到悬壁上15米高24米宽的刻字。是公元前500年大流士王命令用三种语言刻的:古波斯语,伊拉马语,巴比伦语。刻的是楔形文字,当地人没有人能读。他想破译楔形文字。首先,他把完整刻字拓片复制寄回欧洲。其次,他自己也想破译。他最终想法把古波斯文破译了,因为古今波斯语差别不大,他懂现代波斯语。这样其他两种语言也破译了,如此,楔形文字就可读了,包括更久远的苏美尔泥砖上的文字。还有一个例子是学者William Jones, 他于1783年到孟加拉高等法院做法官,他对印度奇迹着迷,来了6个月就成立了亚洲学学会,两年内发表了梵语研究,成为比较语言学先驱。他指出梵语跟希腊语拉丁语相似,哥特语凯尔特语古波斯语德语法语英语这些语言之间也相似,他猜测所有这些语言有共同起源,因此就有了印欧语系一说。因为来自中亚的印度人最早在梵文中称自己是Arya,最早说波斯语的人称自己为Ariia, 欧洲学者就猜测这些语言的祖语就是雅利安人创造的。加上达尔文进化论,便有了欧洲人的种族优越论。赫拉利认为,当今欧洲排外不敢强调种族优越,但是强调文化不同,以此变相歧视穆斯林文化。

大流士大帝石刻

Behistun Inscription of Darius the Great

说到这些,可以说东西方统治者在对待自己人的态度上完全不同。西方给个人发展自由,个人可能会有广泛的追求。东方统治者把个人看作奴隶,喜欢以为人多不怕打仗,但是个人缺乏追求缺乏战斗力。英国在印度的殖民统治,官员只有数千人士兵数万,连家属也算在内,总共只有10万,却统治了印度(不是今天的印度,包括阿富汗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缅甸斯里兰卡)的三亿人。如此说来,这样一个大国,为什么就不能培养出多元化的精英增强国力以抗外敌?看看今天的中国就知道了,中国只有党的奴才才是“精英”,哪怕是共产党员对统治者对政府略有微言,就有牢狱之灾,像任志强那样。因此,思想解放文化灿烂国家富强的前提是人的解放。


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毛文革刘直落七位,习文革自贬到第五位
2019: 百日运动港华必胜:川拖席进凶,席退则
2018: 平地惊雷要变天 中共的破船要沉<br&
2018: 建议小习近期发动台海战争,武统台湾。
2017: 议论奥巴马医保
2017: 拥有多少财富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支配多
2016: 潘一丁:恐怖活动的丛林表象和“窝里斗
2016: 飞云:川普,是否靠谱?
2015: 什么是自由?
2015: 伊萍:马克思主义导致中国人金钱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