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三件事合一起 催生摧毁中共国完美风暴(转帖)
送交者: 黄花岗 2020年08月10日00:35:35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苏联是怎样崩溃的?中共的口径是:苏联原本欣欣向荣,只是因为出了戈尔巴乔夫、叶律钦这样丧失革命意志的叛徒,大搞资产阶级自由化,才葬送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因此,中共总结出的教训是,要反对西方的和平演变,把握住枪杆子,中共的红色江山就会永不变色。

其实中共并不想知道苏联崩溃的真正教训。靠暴力维持的帝国一定会解体,这是人类国家形态的必然规律,不管是古代大陆上领土连续的帝国还是大航海时代的殖民帝国。如果只依靠暴力就可以延续统治,那地中海应该还是罗马帝国的内海、英国应该还是日不落帝国。中共的说辞是欲盖弥彰。苏联崩溃了,是他们相信的共产主义错了,还是有人在背后捅刀子?中共绝对不能说共产主义错了,因为这就等于说中共也错了,因此只能找戈尔巴乔夫、叶律钦做替罪羊。

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头子提到苏联解体时,嘲讽全体苏共党员更无一个是男儿。那意思是说,如果当时有一个有骨气的人敢于站出来振臂一呼,苏联就不至于倒掉。果真如此吗?在苏联存在的最后一个月,苏共强硬派发动了八一九政变,试图架空戈尔巴乔夫等反动派,实现苏联的伟大复兴。即使有军队强硬派的支持,即使有坦克、大炮和AK47,即使有部分军人保证遇到民众抵抗就会血洗,这场流血政变还是滑稽的以虎头蛇尾收场。就连政变首脑人物都莫名其妙,为什么命令失灵了?五天之后,乌克兰宣布独立,拉开了苏联解体的序幕。苏联倒了,不是没有人想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而是它的倒塌势不可挡。

这正是盖达尔在《帝国的消亡》一书中揭示的。此公是苏联解体历程的见证者和俄罗斯转型的参与者。他获得了前苏联的经济学博士学位,1991年退出苏共,并于1992年出任俄罗斯联邦政府代总理,次年担任俄罗斯联邦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后来还领导过俄罗斯转型经济研究所。

盖达尔认为,苏联的崩塌看似突然,其实导火索在其建立之时就已经埋下。靠暴力维系的极权体制、公有制、集体化和对人权的蔑视很快导致了屠杀、饥荒、短缺经济、低生产率和资源误配。如果没有外力干涉,苏共只能是走红色高棉波尔布特的路,坏事做绝之后昙花一现。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了苏共一个喘息的机会和一层合法的外衣。但是到了一九五十年代中,二战的强心作用消失了,赫鲁晓夫不得不抛出斯大林,把几乎所有暴行都推给他,想零负担从新开始。但这就好比一个先天性心脏病患者想成为马拉松世界冠军,谈何容易。不能碰触苏共意识形态底线的改革无法消除积弊,还制造出了更多弊端。苏联就像一艘大船冲上了浅滩,开足马力也无法摆脱困境。

这时,苏共碰到了第二个机遇:石油危机1973年首次危机,产油国对西方实行石油禁运,油价在两年内涨了近四倍。六年之后,第二次危机爆发,油价又涨了两倍还多。苏联通过出口石油赚了大钱。苏共领导人突然发现,原来只要上天眷顾,不通过改革一样可以过得舒服,还要改革干什么?还要产业升级、产业转型干什么?苏联突然觉得大国崛起了,甚至悍然入侵阿富汗。这一时期的苏共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均为碌碌无为、尸位素餐之辈。但是风水轮流转,进入八十年代,油价一路下滑,苏共赖以维生的石油美元干涸了。到了戈尔巴乔夫上台的时候,苏联已经面临山穷水尽、坐困愁城,连守成都已不可得。

当年一个苏联流传的笑话相当准确的描绘了其死亡过程:

苏联领导人坐火车旅行。突然铁轨到了尽头,火车不得不停下。列宁号召:发动人民搞星期六义务劳动,修铁路,直通共产主义!斯大林下令:把交通部全部送进古拉格。再调十万犯人来,修不好铁路统统枪毙。赫鲁晓夫敲着皮鞋喊:把后面的铁路拆掉移到前面去,火车继续开!勃列日涅夫耸耸肩说:没事,我们只需要在座位上摇动身体,做出火车还在前进的样子。最后,戈尔巴乔夫若有所思道:把火车拆了,到前面有铁轨的地方拼装起来,再开。于是苏联解体了。

那时的戈尔巴乔夫真愿意让苏联解体、苏共解散、抛掉自己的乌纱帽吗?不是。他的选择是没有选择的结果。苏联当时困难到了什么程度?盖达尔在书中透露,当时苏联领导人想用政治交易换取资金,例如答应与韩国建交,以换取其区区三十亿美元的贷款;例如卑躬屈膝,向科威特这样的小国讨一杯羹。苏联政府为了搜刮外汇,竟然背着企业和国民把他们存在对外经济银行的外汇尽数挪用,其中包括戈尔巴乔夫本人的。(该银行不久宣布破产。)为了向西方贷款,戈尔巴乔夫派出代表游说七国集团邀请他参加1991年在伦敦举行的G7峰会,据说其原话是:约翰(指当时的英国首相约翰梅杰),求你了!戈氏参加G7峰会的目的是获得一点贷款,但最后还是铩羽而归。

民生也同样困苦。盖达尔记载了这样一个例子。19913月底,戈尔巴乔夫的助理切尔尼亚耶夫想为患病的亲人买一些面包。他和一个朋友乘车跑遍了莫斯科,没能买到一块。想想看,切尔尼亚耶夫是相当于中共头子大秘(至少副部级)一类的人物。如果在好年景,那绝对要享受特供的。可是在那时,面包店要么是大门紧锁,要么是空空如也。切尔尼亚耶夫说,这样的事情在莫斯科最饥饿的年代也没有出现过。

苏联人别无选择,或者说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抛弃苏共。换谁上台,结局绝不会比跑遍莫斯科买不到一块面包更糟糕。十四万人齐解甲不是因为没有男儿,而是他们在绝境中看到了苏共的真面目,看到了不值得去为这样一个政权卖命。

乍看起来,中共国的经济和苏联大相径庭。但是,仔细看看,会发现二者都是沙雕的城堡。一个浪头打来,再壮观的沙雕也会土崩瓦解。前苏联规模小,风浪还没来就第一个垮了,并引发了东欧变天。中共国经济架子大一点,但也顶不住一场风暴。

集权制度、公有制导致的系统性效率低下是两国经济的先天疾病。中共国所谓的改革开放,正是稍稍松动了一些政府对民间社会、私有资本的铁腕限制,让后者散发出一些活力,才有了所谓中国奇迹。但是,中共和苏共的底线十分明确:不管如何改革,意识形态领域绝不允许他人置喙。你敢碰红线,不管你是高官巨贾公知还是红二代,安个罪名立马就逮捕,于是徐章润嫖娼任志强敛财。这样的改革就是修修补补,或可续命几年,但终究不能治本。等到暴力机器腐朽到一定程度、无法有效运作时,约束国民的恐吓机制就不存在了。这是苏联倒台的直接原因。

苏共二次还阳靠的是石油。中共国发家靠的是另外一种大宗商品:低人权优势。对于用地,中共想征就征,不但可以不补偿,甚至可以把原主人肉体上消灭。对于人力资源,中共可以强迫农民工在没有任何社会安全网,和权益保护的情况下抛家弃子、出卖青春、接受人为的低工资,然后在他们老了、伤残之后一脚踢回农村,让他们自生自灭。各国资本家和中共都因此发了大财。苏共够残忍了,但在对待本国国民上跟中共比起来,简直是慈善家。

原油基本上就是靠天吃饭。后来原油价格下跌成了压垮苏联的最后一根稻草。但中共国的低人权优势,似乎具有可持续性:中共国永远有地可征;农村人口多,只要人口自然增长,就会给中共输送农民工,血汗工厂就可以维持下去。仗着有枪镇住国人,再过四十年,究竟是自由世界战胜中共还是中共一统世界,都很难说。这就是秦晖教授所说的昂纳克寓言。

这么说,难道中共国找到了让沙雕城堡万万岁的秘诀?不然。在两种情况下中共国可能丧失其低人权优势。第一种是其他不发达国家群起而仿效之,也都搞低人权、血汗工厂和出口导向型经济。但是这很难,因为在汲取能力和对人权的蔑视程度上,鲜有当代国家能够和中共国相比。北朝鲜也许可以算一个,但是其他不发达国家对自己的国民都不可能比中共国更狠毒。换句话说,没有国家能够建立比中共国更有效、更能榨取民脂民膏的血汗工厂系统。其次,中共国的血汗工厂还有另外一个特色,即体量超大。想和这个系统匹敌,需要一个血汗工厂国家联盟。这样的超国家反人类组织,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因此仅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吸收走一些劳动密集型工业,并不足与对中共国经济造成严重的打击。

第二种是国际社会制止中共国的血汗工厂。若按照中共国以前的策略,这也不可能。中共一面韬光养晦、做小伏低,装出一副我无害的模样,一面把国外政要哄得高高兴兴,一面把各国资本家的荷包塞满了中国农民工的血汗钱。于是乎皆大欢喜,中共国模式受到追捧,人民的苦痛却成了没人听的见、没人想听的荒野哭声。真要这么发展下去,中共国有可能就暗度陈仓,在各国的眼皮底下成为世界的新霸主。

中共国几十年的低人权奴隶制是国际社会默许的结果。但是有三件事合在一起催生了可以摧毁中共国沙雕的完美风暴。其一,中共出了个习近平。此人似乎真相信了自己的宣传,觉得中国已经崛起、可以和美国平分世界,于是撕下了我无害的面具,要和美国公开搞对抗。这让一批西方人开始警觉。

第二件事是美国出了个川普总统。看一看他30年前的评论你就知道,川普是少有的一些从中共国改革开放之初,就看穿其本质的西方人。他一上台,就直奔中共的钱袋——这比口头批评中共的人权记录不知道有效多少倍。要知道中共是通过经济发展才还阳的。川普这么做,就是要抢中共的还阳丹。

第三件就是2019年底,到今年初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疫情,料将重创全球经济。疫情袭来,美国今年第二季度的年化经济增长率是-33%。假如这个势头持续,美国全年将损失5-6万亿美元的GDP。相比之下,一战美国的战争支出为320亿美元,以今天的美元计约为3500亿美元;二战中美国的战争支出一共约3500亿美元,约相当于今天的4万亿美元。也就是说,中共病毒疫情给美国一个国家造成的损失,超过美国两次世界大战战争费用的总合。中共这样的害人精,只保持距离远远不够。

在曲解、滥用、玩弄、无视国际贸易规则几十年之后,中共当局终于碰上了一个明白人对手。起初在其他西方盟国几乎一致反对的情况下,川总单枪匹马发雷霆之怒,只有几个回合,中共就感觉到粮道不保,出口导向型眼看要玩不转了,眼见着每年妥妥到手的几千亿硬通货要干涸了。这以后要出去撒钱可怎么办?没有钱,亚非拉的无赖跟班怎么镇得住?中南海一拍脑袋:没有你们送钱来,我们搞内循环!

问题是,内循环这么好搞吗?如果这么容易,北朝鲜应该是世界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在当代,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独立与国际经济体系之外并独善其身。恰恰相反,和西方市场联系越紧密、产业链一体化程度越高的国家越有可能成功。中共国搞内循环,是下策,是无奈之举,更是中共国走向崩溃的序曲。

先说中共国严重的美元依赖。中共国GDP约占全球GDP五分之一,但是跨境结算中人民币的使用量不到1%。原因是中共政府没有任何信用,不会有国家愿意接受人民币作为支付手段。但中共需要进口粮食、原油、金属矿藏和其他基本原料。这些都需要美元。就连中共的盟友俄国卖原油给中共也是用美元计价的。如果美国直接给中共实行美元断奶,中共很快估计就会沦落到戈尔巴乔夫的境地,写信给川普说唐纳德,求你了!给我点美元吧!

再说对中共国对西方科技的依赖2019年中共国进口集成电路的总额是2.06万亿人民币,超过原油进口的1.59万亿。如果美国禁运芯片,华为、中兴一干山寨公司倒台还是小事,几年之内足以让中共国自绝于文明世界。其实何止芯片?任何稍有技术含量的东西,中共国基本都是靠进口:飞机、汽车和船舶的发动机、数控机床、机器人、基因测序仪、新药……西谚云,不要咬给你食物的手。有两层意思:第一是你咬了别人的手,以后就别指望他继续喂你;第二是要有良心,不能恩将仇报。中共和美国斗,其实正是这么做。

还有对西方市场的依赖,近年中共国出口在其GDP中的比例一直在19%上下,去年约为2.5万亿美元。要知道,中共国内的消费总额在过去几年一直在萎缩。真要内循环,谁去消费这2.5万亿美元的商品?中共御用文人会说,2017年中国居民消费总支出占GDP的比重为39%远低于美国的近70%,甚至低于印度59%。再比如,美国的千人汽车拥有量是800辆,德日是650辆,中国到2017年才140辆。这证明,中国消费潜力巨大,内循环大有可为。

统计数字没有错,但是用这些来支持中国内循环则是一派胡言。比如一个富人有五辆跑车,一个流浪汉一无所有。流浪汉当然大有潜力成为车行的客户,但是他在今后几年拥有五辆跑车的可能性有多大?基本为零。中国人不消费不是他们不想消费,而是没有钱消费。玻璃大亨曹德旺说,中国有消费能力的人实际上不到三亿。中共总理李克强说,中国有六亿人月薪不过一千人民币。所谓中国奇迹的背后是大部分中国人依然贫困的现实。

今年大选川普总统连任应当没有悬念。中共在国际上受到孤立、走上内循环之路是大几率事件。没有西方拱手送上的硬通货,中共政治和经济都只能北朝鲜化。一方面,中共经济会下行;另外一方面,中共会穷兵黩武,像北朝鲜那样搞先军政治。犬决、高射机枪公开处决也可能出现在中国。

国家的崩溃有两种路径:一个是和平解体,第二是南斯拉夫模式。苏联解体,按照盖达尔的说法,叫做各方文明离婚。虽然这让有大帝国情节的人肝肠寸断,但是至少没有流血漂杵、伏尸百万。南斯拉夫正好相反。不但国家分崩离析,各派都会被极端民族主义分子控制,解体释放的张力全部转换成民族仇杀的动力。

苏联是一个东拼西凑起来的大杂烩。比如乌克兰波罗的海三国以前都是独立国家。它们呆在苏联不是因为民族认同和国家认同,而是害怕莫斯科的坦克。在莫斯科捉襟见肘的时候,它们就变成了独立的急先锋。南斯拉夫也是同样。二者的区别在于,在南斯拉夫,民族认同和民族之间的世仇以及宗教仇恨紧密交织在一起。比如克罗地亚人和塞尔维亚人本来同文同种,但前者大多信仰天主教,而后者主要是东正教。二战中,克罗地亚是纳粹盟国,曾屠杀了一半当时居住在该国的塞尔维亚人、驱逐了另外四分之一、并逼迫剩下的四分之一改信天主教。波斯尼亚人和塞尔维亚人原本也是同文同种,但前者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征服之后改信伊斯兰教,从此和其他族裔冲突不断。南斯拉夫用强力把这些冤家聚在一起从开始就是一个糟透了的主意。分家之日一到,那就是全面复仇之时。

中共国像是苏联和南斯拉夫的杂合体。中国腹地的汉族民族认同显然要比南斯拉夫强得多。虽然在清末也发生过各省通电独立的事情,但那都是军阀反清的一种象征性手段,并非寻求主权。但在边疆,民族认同和国家认同都比较薄弱的地方,离心倾向会更大。这些地方可能在中共恐吓手段失效之后首先寻求独立。在回疆和汉族地区交界的地方,由于多年的积怨和宗教仇恨,流血冲突不可避免。

难道就没有解药吗?有。很多中国人嘲笑印度民主低劣,没有让该国经济起飞。可是他们忽视了印度民主几十年来一个最大的贡献:印度的民族、宗教矛盾不知道比中国复杂、严重多少倍,但民主制却把这些你死我活的矛盾在几年一度的选战中消弭了、转化了,并且培养了各族民众对该国的国家认同。如果印度搞的是极权体制,在今天印度的土地上不知道有几人称王、几人称霸、不知道像印巴战争那样的冲突会有多少、不知道类似科索沃那样的宗教仇杀会有多少。中国的出路很简单:向印度学习,民主宪政,全民和解,现在也许还来得及。民主制下,经济也许不会发展那么快,但是总比过一段时间崩溃一次然后从零开始、过程中腥风血雨人口损失一半强吧?

无奈的是,中共和习近平都卯足了劲向崩溃狂奔。开始的时候,国人可能会发现工作难找,荷包缩水。然后有外汇存款的人会发现无法提取外币,甚至有一天会看到自己的外币存款全部被冻结甚至被没收。有工作的人会发现买国外设备越来越难,已有进口设备越来越老化,效率越来越低。经济紧缩到一定程度,商品开始短缺,大家会看到肉禽蛋奶的产量连年下降,粮食供应也无法保证,最后发生粮荒。中共头子可能会被内部权斗推翻,然后新上台的人会全面否定前者,并试图重新启动经济。苏联的崩溃基本就是这样发生的。

那中共的时间还有多少?原油价格从1980年开始下跌,仅仅十一年之后,苏联就四分五裂。徐章润说,他有信心在三十年内看到中国实施宪政。这是一个比较中肯的意见。怎么办?能跑的人赶快跑。哪怕移民缅甸果敢,安身立命是不成问题的。不能跑的人,要开始备荒,可以把1958大饥荒当作蓝本。靠近回疆的人,比如河西走廊、陕西一带,除了备荒,还要备战,可以参考同治回乱。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
2019: 玫瑰源于中国和美国是华人的“祖国”
2018: 从习仲勋到他的儿子习近平
2018: 戚本禹回忆录:李锐的揭发交代与庐山会
2017: 养猪场3百年的来源:近代日本舆论战的
2017: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老王请多多保重!
2016: 伊森•葛特曼向澳媒佐證中共
2016: 金复新:各位看爱国奥运,唯有我看汉奸
2015: 马克斯,列宁,毛泽东心中的社会主义为
2015: 德孤:习近平比薄熙来厉害